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分身神婿

分身神婿

饺子就酒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当陆秋面对自己老婆的闺蜜林彩霞的酒后表白时,他义正言辞拒绝了她,理由是自己太优秀,她配不上他。更何况,他不会背叛自己的婚姻。可刚从酒店出去,他就接到了自己不着调师父的电话,让他去入赘林家。陆秋大无语了,他明明刚入赘夏家,现在又要他换一家入赘。推辞了半天,他这个龙隐殿第一高手,竟然又要伪装流浪汉,继续赘婿的生活!

主角:陆秋,林彩雯   更新:2022-07-16 00:2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秋,林彩雯 的女频言情小说《分身神婿》,由网络作家“饺子就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当陆秋面对自己老婆的闺蜜林彩霞的酒后表白时,他义正言辞拒绝了她,理由是自己太优秀,她配不上他。更何况,他不会背叛自己的婚姻。可刚从酒店出去,他就接到了自己不着调师父的电话,让他去入赘林家。陆秋大无语了,他明明刚入赘夏家,现在又要他换一家入赘。推辞了半天,他这个龙隐殿第一高手,竟然又要伪装流浪汉,继续赘婿的生活!

《分身神婿》精彩片段

“陆秋,睡了我吧!”

“我林彩雯好歹也是秦川两大绝色美女之一,不知道爷爷吃错了什么药,非逼我嫁给一个流浪汉!”

“你虽然是个窝囊废女婿,但总比那个流浪汉好,我的第一次便宜你,也不便宜他!”

秦川市,某酒店套房,陆秋目瞪口呆,看着眼前一个美的不像话的女孩。

女孩名叫林彩雯,是陆秋老婆的闺蜜,生的唇红齿白,前凸后翘,妩媚的桃花眼水汪汪的。

林彩雯喝的很醉,双颊酡红,醉眼迷离,慵懒的倚在床头。

“开什么玩笑,你可是我老婆的闺蜜,你这样做对得起我老婆吗?”

陆秋可不是一个随便的人,这种事自然不会答应。

虽然林彩雯衣衫半解,魅惑无限,但陆秋始终不为所动。

不过林彩雯的爷爷也真够可以的,居然会把这么如花似玉的孙女嫁给一个流浪汉。

呵呵......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你以为我想吗?哪个女孩不想嫁给自己喜欢的人?”

林彩雯掩面哭道:“可是,当初救我的人我还没找到,爷爷就下令赐婚了。”

“如果你不帮我,我只能去死了。”

三年前,林彩雯在巴黎度假,因所住酒店忽然起了一场大火,她被困在九楼无法脱身。

眼看就要葬身火海,一个男人从天而降,抱着她从九楼一跃而下。

当时林彩雯因为强烈的恐惧尖叫出声,但眨眼的功夫,她却毫发无损的平安落地。

这段经历对她来说充满了梦幻色彩,虽然男人的脸被浓烟熏成焦黑,看不出本来面目,但林彩雯却将他视作真命天子,这几年一直守身如玉等他出现。

但过了这么久,她一直没有和男神重逢。

明天就是爷爷安排的婚礼日期,要是真和一个流浪汉结了婚,她和男神就再也没有可能了。

所以,林彩雯这才出此下策,希望通过失贞的方式,迫使爷爷取消婚礼。

“对不起,我爱莫能助,我的身体,不会让一般人轻易得到。”

陆秋平静的看着她,用一种极其漠然的口吻说道。

“什么?我一般?”

林彩雯差点气笑了,“我可是秦川两大绝色美女之一。”

“在这个城市里,想和我在一起的男人,能从长城排到巴黎,你这个只会混吃等死的窝囊女婿,居然敢说我一般?!”

陆秋淡淡道:“你看到的,不过是表面现象而已。”

“实话告诉你,我精通十七国语言,得过剑道冠军,围棋冠军,赛车冠军......”

“还拿过诺贝尔化学奖,国际9S级武术认证,国际一级医学专家认证......”

陆秋只是说了一些富有含金量的头衔,就已经有些口干了。

其实他还精通歌舞、书画、魔术、烹饪、以及各种体育项目。

如果一口气告诉林彩雯,实在太浪费时间。

“所以,你还不配得到我的身体。”

陆秋做了总结性发言,随即在林彩雯惊诧的目光中,优雅离去。

“......”

林彩雯沉默了好一会,先是骂了句神经病,随即绝望的喃喃道:“难道这个婚礼真的避不开吗?”

“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嫁给那个流浪汉。”

“就算是死,我也要反抗到底。”

林彩雯毅然决然的说。

......

离开酒店,陆秋想拦一辆出租车回家。

这时一通备注‘银行客服’的电话打了进来。

“陆秋,为师有个新任务要安排给你,明天入赘林家,和一个叫林彩雯的女孩结婚。”

陆秋闻言一愣,“啊?我已经按你的吩咐入赘夏家了,怎么可能再入赘到林家?你以为我会分身术?”

这也太巧了吧?原来林彩雯的婚事居然和自己有关!

陆秋刚刚还说林彩雯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想不到......

“秋儿,你有一身的本领,这点小事还难得住你吗?”

“我给你安排了一个流浪汉的身份,到时候你稍作乔装,不就糊弄过去了?”

“夏伊人和林彩雯都是秦川的绝色美人,有两个大美女轮流伺候你,啧啧!这是多少男人做梦都奢望不来的啊!”

陆秋:“......”

“师父,这个任务到底伟大在哪里?你直接告诉我好不好?”

“你先让我入赘夏家,现在又让我入赘林家,我真搞不懂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陆秋本是龙隐殿第一高手,历年来所做的任务都堪称惊天动地,含金量十足。

半年前殿主找到他,说有一个很伟大的任务交托给他执行。

如果任务能够顺利完成,龙隐殿将拥有改变世界的能力。

想不到,这个任务就是入赘到夏家做上门女婿。

现在时间已经过去半年,可师父一直没有告知任务背后的真相,反而让他乔华成另外一个人再入赘到林家,对象还是现任老婆的闺蜜。

说真的,陆秋对这个任务有点排斥。

“这个任务事关重大,就算你在龙隐殿地位再高,我也不能轻易透露给你,直接点,这个任务能不能接?”

陆秋闻言,骨子里的傲性被激发,“呵呵,这个世界上有我不敢接的任务么?”

想当年他被数百名顶尖高手围攻,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更不要说在两个女人中间分身周旋了。

罢了,其实他也想看看这个任务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好,明天上午十点,你去凤凰于飞酒店参加婚礼,记住,一定要伪装的滴水不漏,千万别被你第一个老婆认出来,不然这个任务就泡汤了。”

话落,二人挂断了电话。


半小时后,陆秋回到了夏家小别墅。

“老公你回来啦。”

夏伊人像只欢快的小鸟,笑靥如花的迎了过来,蹲下身子为陆秋换鞋。

“我和妈一直在等你回来吃饭,都是你爱吃的菜。”

岳母韩冰扎着围裙走出厨房,笑着对陆秋招手。

“你可算回来了,伊人都快急死了。”

“她本想给你打电话的,又怕惹你不高兴,我家这个傻丫头,真是把你爱到骨子里了。”

韩冰今年刚四十出头,温婉端庄风韵犹存,保养的非常年轻。

不知道的,都以为她和夏伊人是姐妹关系。

“不错,以后要继续努力。”

陆秋大咧咧的回应,走到餐桌旁坐了下来。

刚入赘的时候,他还是这对母女的眼中钉肉中刺,可如今,他俨然已经成了这个家里的太上皇。

也许外人看来,陆秋就是个只会吃软饭的废物。

但韩冰母女却清楚的很,她们能过上现在的美好生活,都是拜陆秋所赐。

夏伊人的父亲很早就去世了,孤儿寡母难以为生,一直靠着家族的接济过日子。

以前她们住在一间四十平米的小屋里,吃穿用度都要看老太爷的脸色。

可自从陆秋入赘以后,随便出了几个主意,她们母女就迅速脱贫,还做起了自己的生意。

现在住别墅开豪车,每月都有六位数的结余,走到哪里都能挺起胸膛。

母女二人对陆秋的感激和宠爱,那就别提了。

“老公,明天彩雯结婚,你能陪我一起参加吗?”

陆秋落座后,夏伊人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呃......自己参加自己的婚礼,这似乎不太方便。

“我明天没空,你自己去吧。”

陆秋很干脆的拒绝。

夏伊人眼中透出淡淡的失望,迟疑一阵,忽然鼓起勇气问道:“老公,你是不是外面有人了?还是......你觉得我不够漂亮。”

见她悲悲切切,大有要哭的架势,陆秋忍不住扭头看了她一眼。

这一看不得了,他忽然发现夏伊人今天很不一样。

秋水含情,面泛桃花,仿佛一个怀春的少女。

更勾人眼球的是,她今天穿的很简约,上身露脐衬衫,领口开的很低。

而下身就更过分了,居然是一条短的不能再短的裙子,两条丰盈的大长腿优雅交叠,惹人无限遐思。

“你怎么忽然穿成这样?”

陆秋暗道非礼勿视,急忙扭转目光。

不得不承认,夏伊人的魅力和林彩雯不相上下,就算石头见了也会开花。

只可惜,他入赘夏家终究不是为了爱情。

夏伊人是个好女孩,陆秋不想破坏这份美好。

“咳咳......你们慢慢聊,我吃好了。”

韩冰知趣的站起身,快步上楼了。

“老公,我们结婚已经半年了,但你一直没有碰过我,我到底哪里不好,让你这么嫌弃。”

夏伊人动情的哭了起来,紧紧握着陆秋的大手。

她自问天生丽质,只要自己愿意,世界上就没有她征服不了的男人。

可陆秋,偏偏就成了她无法触及的梦。

没错,一开始她确实讨厌陆秋,恨不得趁他睡着时把他掐死。

可经过半年的相处,她发现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

他英俊、聪明、绅士、风趣......并且见闻广博,学富五车。

夏伊人终于还是沦陷了,打定主意和陆秋相守一生。

但陆秋......从始至终都对她若即若离。

明明近在咫尺,却仿佛远在天涯。

“老公,我不想再等了,今天我就要把一切都交给你!”

见陆秋始终沉默,夏伊人忘情的搂住他,想来个霸王硬上弓。

“伊人,你别这样。”

陆秋轻轻推开她,叹气道:“你很好,但想得到我的身体,你还要变的更加优秀才行。”

夏伊人一点也不觉得这话很臭屁。

说真的,时间久了,她确实在陆秋面前生出自卑的情绪。

“真的么?是不是我变优秀了,你就愿意真正和我在一起?”

夏伊人期期艾艾的问。

“再说吧。”

陆秋含糊回应,起身道:“我今天有点累,先上去了,明天你自己参加婚礼吧。”

“嗯,我收拾碗筷,一会上去给你洗脚。”

夏伊人仿佛看到了希望,嘴角满是甜蜜的微笑。

......

次日一早,陆秋不声不响的离家,去附近的商场买了很多道具。

假发、假胡子、还有墨镜。

一番装扮,陆秋面目全非。

长长的刘海遮住了脸,黑色的蛤蟆镜挡住眼睛,加上极为邋遢的胡子茬,真称得上是滴水不漏了。

“化成这样应该可以了吧,就算我站在伊人面前,她也肯定认不出我。”

陆秋满意的嘀咕一句,随便穿上一套西装,准备参加自己人生中第二次婚礼。

凤凰于飞酒店,是秦川十分驰名的五星级酒店,更有情侣圣地的美称。

酒店二十层是一间面积三千平的大教堂,无数美好姻缘在这里得到了神的见证。

“真惨呐,秦川就这么两个美女,居然都掉进火坑里。”

“是啊,夏伊人嫁给一个废物也就算了,想不到林彩雯更惨,要嫁给一个流浪汉!”

“这到底是什么世道!好白菜都让猪拱了,我要是林彩雯干脆死了算了!”

上午十点,教堂里座无虚席,绝大部分人都是抱着义愤之心过来看热闹的。

陆秋站在台上,被下面无数男同胞盯的后背发凉。

嫉妒的力量真是无穷大,他切切实实在这些男同胞身上感受到犹如实质的杀意。

“吉时到!请新娘入场!”

这时牧师走到台前,先是望着陆秋撇了撇嘴,随即高声唱喏一句。

随着优美的旋律奏起,林彩雯身穿一袭白纱,在父母的搀扶下走进礼堂。

长发高挽,光彩照人。

精致到无可挑剔的五官,美的令人不敢直视。

刹那间,所有人呼吸顿止。

男人留着口水,女人满眼羡慕。

场中唯有一人对新娘视若无睹,目光始终萦绕在新郎身上。

夏伊人迷惑的望着陆秋,总感觉在他身上看出一丝熟悉的味道。

可她很确定,之前绝对没见过这么不修边幅的男人。


“爸爸妈妈,这门婚事真的没有转圜的余地吗?”

走到陆秋身旁时,林彩雯绝望的深吸一口气,两行眼泪像自来水一样淌落下来。

天呐,这到底是个什么鬼?

还能不能再邋遢一点?

杀马特发型,满脸胡子茬,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简直可以用令人发指来形容了!

想到要把终身幸福交给这么一个不堪入目的男人,林彩雯恨不得万箭穿心而死。

“女儿,爸爸知道对不起你。”

“可你爷爷定下的事,谁都不能改变。”

林父不敢去看女儿的眼睛,嗓音哽咽的说:“爸爸以后,一定会竭力补偿你的。”

“不用了。”

林彩雯惨然一笑,先是恶狠狠的瞪了陆秋一眼,随即仰起头道:“我不会屈服的,让我嫁给他,我宁愿死!”

话落,她突然朝着窗边跑了过去。

教堂里一共有四面大窗,十二面小窗,此时正值夏季,所有窗户全部开着。

而小窗的窗台,只有半人多高。

林彩雯死意坚决,还没等跑到窗台边,直接一个纵跃跳了出去。

“再见了,我的男神,本想找到你,亲口对你说声谢谢,但我没时间了。”

林彩雯迅速下落,心中带着深深的遗憾。

“彩雯!”

“我的女儿啊!”

变故突生,所有人猝不及防!

林父林母更是睚眦欲裂,跪在地上抱头痛哭!

场中只有陆秋最清醒,在林彩雯跳窗的一瞬间,他也跟着动了。

一道残影掠过,陆秋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紧随林彩雯飞出窗外,在千钧一发之际抓住她的手腕。

几个呼吸后,二人平安脱险,重返教堂。

林彩雯已经晕了过去,正被陆秋抱在怀里。

无数人大呼小叫的围了上来,想看看林彩雯死了没有。

没人关心陆秋是用什么方式救下的林彩雯,他们只关心女神的安危。

“你这个杀千刀的,要不是你!我女儿怎么会自寻短见!”

林母癫狂的推搡着陆秋,声音尖刻刺骨。

“阿姨,要不是他及时救人,彩雯肯定摔死了,你应该谢谢他才对。”

夏伊人站了出来,莫名的维护陆秋一句。

刚才新郎的义无反顾令她十分钦佩,而他高明的身手更是令人震撼。

其实她曾亲眼见过自家老公出手教训几个小流氓,潇洒的动作和炫目的速度迷的她神魂颠倒。

本以为自家老公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男人,想不到眼前这个流浪汉也有不俗的本事。

“我不管,要是我女儿再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就和这个杀千刀的拼命!”

林母不依不饶,看着陆秋的目光没有丝毫感激,只有无尽的仇恨!

陆秋倒是浑不在意,他刚入赘夏家的时候,夏伊人母女对他也是这个态度。

但反观现在,她们却生怕自己抛弃她们。

人之常情,给她们点时间就好了。

......

两小时后,林彩雯在医院病房醒来。

屋子里只有陆秋一个人,见她转醒,开门见山的说:“你的心脉之中毫无生气,蝼蚁尚且偷生,你何必非要自寻短见?”

林彩雯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你会把脉么?”

陆秋点头,“略懂。”

林彩雯嗤笑一声,脸上写满不信二字。

她出身中医世家,之前一直在父亲的医馆里做护理医师。

她深知医道一途奥妙艰深,就算穷极一生都未必有所成就。

这个邋里邋遢的流浪汉,居然说他会把脉。

真是太不要脸了。

“我告诉你,我不会承认你是我老公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林彩雯决然的说:“这次没死成,我会再找机会自杀,除非你能滚出我的世界!”

陆秋皱了皱眉,没说话。

其实这个女人死不死跟他确实没什么关系,但现在是特殊时期,她还真死不得。

她要是死了,师父安排的任务岂不是要泡汤?

“这样吧,以后我对你言听计从,只要不离婚,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陆秋很罕见的说了句软话。

“对我言听计从是么?那好,以后你绝对不许碰我,不然我马上割腕给你看!”

林彩雯心里活动了一下,其实她也不想死,要是能暂时保住清白,和陆秋做一对假夫妻倒也还在能忍受的范围。

“小姐,别以为你长得漂亮,我就会馋你身子。”

陆秋的傲性再次被激发出来,冷笑着说:“我的身体,也不是一般人能轻易得到的。”

林彩雯闻言一愣,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你不会告诉我,你还精通十七国语言,拿过赛车冠军围棋冠军吧?”

林彩雯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

“我说是的话,你会信么?”陆秋反问。

“天呐,我最近是不是撞邪了?怎么总能遇到这种满嘴跑火车的精神病?”

林彩雯欲哭无泪的扶住额头。

其实昨天酒店的事,她是非常懊悔的。

也不知怎么,她竟会为了破坏婚礼去勾引闺蜜的老公。

当然,这里面虽然有醉酒的成分,但内心深处,她多多少少对陆秋还是有那么点好感的。

这种感觉毫无道理,来的也莫名其妙。

不过自从陆秋说出那番惊世骇俗的话以后,这点好感就荡然无存了。

她觉得陆秋是个不切实际的男人,满嘴没有一句正经话。

而眼前这个流浪汉,居然和陆秋是一路货色,这让林彩雯无比反感。

“你的父母和闺蜜都在外面,如果没什么事,让他们进来陪你吧。”

见气氛沉默下来,陆秋也不想继续留在这,起身要走。

“你等会,你叫什么名字?”林彩雯叫住他。

“我叫刘浪。”陆秋随便起了个假名。

“呵,和你的职业还真相配啊。”

林彩雯讥讽一句,淡淡道:“帮我做件事,我的电脑桌左手第二个抽屉里有个日记本,你帮我拿来。”

“记住,你要是敢偷看,我马上去死。”

陆秋学着她的语气回敬道:“谁稀罕?”

林彩雯一翻白眼,挥手示意他赶紧消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