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我的爸爸国士无双

我的爸爸国士无双

程宇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五年前,林凡被人设计陷害。危难之时,一个女人勇敢站了出来,但正因为帮他,才会被中了埋伏的他伤害,毁掉了她的一生。五年的时间,家破人亡的林凡经历了无数铁血磨炼,终于,他练就一身本领后荣归故里,去寻找那个被他辜负的女人。这时,他发现她给他生了三胞胎,而最小的女儿却身患重疾,智商低下。林凡发誓,自己要不惜一切代价让她们母女健康幸福!

主角:林凡,陆秋彤   更新:2022-07-16 00:2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凡,陆秋彤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的爸爸国士无双》,由网络作家“程宇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林凡被人设计陷害。危难之时,一个女人勇敢站了出来,但正因为帮他,才会被中了埋伏的他伤害,毁掉了她的一生。五年的时间,家破人亡的林凡经历了无数铁血磨炼,终于,他练就一身本领后荣归故里,去寻找那个被他辜负的女人。这时,他发现她给他生了三胞胎,而最小的女儿却身患重疾,智商低下。林凡发誓,自己要不惜一切代价让她们母女健康幸福!

《我的爸爸国士无双》精彩片段

夜,漆黑,风大雨急。一名性感的女人冒着雨战战兢兢的拨通了林凡电话。

“老师,您让我查的事情有消息了!”

“五年前救老师你的女人叫陆秋彤,陆秋彤把老师您救出来以后遭人报复,面部毁容,腿也被打折了。另外她育有一对三胞胎!”

听到这话,林凡脸色猛的一沉!舒适的空调房内,瞬间一股寒意席卷而来。

他狠狠捏着拳头,忍住万般怒火:“那对三胞胎多大了,情况怎么样?”

“三个孩子一直生活在乡下,条件很艰苦,其中一个孩子神经系统损伤、智力低下,存在先天性障碍问题。另外有一个孩子三天前失踪了!”

“他们岁数都一样,四岁零两个月。”

轰隆!

仿若一道晴天霹雳,狠狠劈在林凡头顶!

时间这么吻合,他敢断定这对三胞胎一定就是他的孩子!

陆秋彤竟给他生了一对三胞胎!

现在他的孩子一个神经性损伤,一个莫名失踪!陆秋彤又惨遭报复,毁容腿断,可想而知情况有多糟糕!简直堪比噩耗。

“快!快!传我命令,不惜一切代价,半个时辰内,一定要将失踪的那个孩子找到!”林凡虽然着急,但也明白当务之急先找到孩子要紧。

“可怜的孩子,等着我,爸爸马上就能找到你。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爸爸一定安全的带着你回去见妈妈。”

随着林凡一声令下,这一刻,天朝无数大腕纷纷发动人脉、势力,寻找一个叫陆云的小男孩......

同一时间,临丰县花园中心,一栋豪华别墅内。

一男一女泡在进口意大利豪华浴缸里,一边享受着热水冲刷过肌肤那种舒服的惬意,一边嬉戏......

“你弄来的那个孩子可靠吗?不会出什么事吧。”男子斜躺在浴缸里,喘着粗气,问道身边的妖精。

女人妖娆一笑,妩媚尽在唇间。

“放心吧,那个小家伙是我特意从县城几十公里外的野山沟里骗来的,家里条件不好,没有父亲,母亲又丑又瘸,这样的家庭就算出事了咱也能轻松摆平。而且根本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用来替我们办事最合适不过了。”

“哦,是吗?”男子深邃一笑:“很好。等事情结束以后,安排刀仔做得干净一些。我不喜欢养别人的种!”

“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该怎么做。”女人冷冷一笑。

“哐当......”忽然,这时外面传来一声异响,像是有什么东西砸到了地上。

怎么回事?

两人皆都一惊。

“我出去看看。”女人匆匆套上一件浴袍,朝外走去。

浴室外面,一名不足一米高的小男孩怯生生的看着眼前摔碎的花瓶,手足无措,害怕极了。

他身上穿着沾满泥土、破烂的粗布衣衫,脸色苍白,想找地方躲,但是已经晚了,女人已经走了出来。

“是你?”在看到小男孩后,女人松了口气。但是随之眼神也冷了下来:“不是让你待在屋里不许出来的吗!你瞎跑个什么!知道这个花瓶值多少钱吗?你一下就让我损失了好几万你知道吗!”

在女人的潜意识里,一个四岁多的小孩子他知道什么啊,就算刚才他和老公说的话被他听到了,估计他也听不出什么东西来。

小男孩畏手畏脚,怯生生的说:“对不起阿姨,我是不小心摔坏的。我向你道歉。还有,阿姨我不想继续待在这了,你能不能放我回去?”

“回去?”女人兀的笑了:“怎么?待在我这豪华别墅里不比你待在乡下那破烂房子里强啊?在我这好吃好喝好穿的供着你,你还不乐意?回去有什么好的,整天面朝黄土背朝地的,以后能有什么出息。你不是想要钱吗?只要你认阿姨我做了妈,说好的十万,妈一分不少你。”


这一声妈叫得别提多阴阳怪气,也亏得小陆云是小孩子,要换做年纪大一点的,不定得起多少鸡皮疙瘩。

“不,不。我已经有妈妈了,我妈妈是陆秋彤!不能认阿姨你做妈妈的。我不要钱了,我现在就要回去。我离开了这么多天,妈妈找不到我,会很担心我的。我的妈妈已经很苦很累了,我只是想给妈妈减轻一点负担,但是我不想让妈妈替我担心,阿姨,我求求你,你可怜可怜放我回去吧。我给你磕头了。”说着说着,小陆云眼泪就掉了下来,一边哭着一边给女人跪了下去不断的磕着头。

他虽然年纪小,但是知事。家务活三岁的时候就会做了,要不是为了挣钱帮助妹妹治病,他也不会被女人几句好话就骗到这里来。

刚才女人和男人的对话他都听到了,虽然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但是聪明的小陆云能听出来,这对夫妻很危险,必须得尽快离开。

“就你那瘸了腿的丑妈有啥好的!她有我漂亮有我有钱吗!老娘愿意认你做儿子那是你的福气,你个小兔崽子还想着回去?回个屁!不把事情给老娘办板正了,我弄死你都行!”

小陆云吓坏了,哭得更急了,一边哭一边不断的哀求着:“呜呜......阿姨,求求你,求求你了。你让我回去吧,我不要钱了,我只想回家,我要找妈妈,我想妈妈,我想妹妹......”

“你找死去吧!......砰!”见小陆云不识抬举,女人气极了,提起脚猛踹小陆云。

一边踹一边狰狞的吼着:“给我叫妈!否则我踹死你!”

“呜呜......阿姨,不要打我,不要打我......你可怜可怜我,放我回去吧。云云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小陆云抱着脑袋痛苦的蜷缩着身体,哀求连连。

“特么的!岁数不大,骨头还挺硬啊!踹几脚不疼不痒的有个屁用,得来狠的!你闪开。老子倒要看看你个小兔崽子的骨头到底有多硬!”这时,男人阴沉着脸走了过来,一把将小陆云从冰冷的地板上给提了起来。

狰狞如狼:“老子再问你一遍,这妈你认还是不认!”

“叔叔,我求求你。你可怜可怜我,放我回去吧,我有妈妈的,我要找妈妈,我想妈妈......”人在半空,小陆云不断的蹬着腿,脸色苍白,呼吸都感觉困难。

“老子让你骨气硬!让你不叫!”

“砰砰砰......!”男子暴怒,猛的将小陆云的脑袋往旁边酒柜狠狠撞去,一下又一下。

“呜呜......”鲜血瞬间就从小陆云的脑门上流了下来,染红了他整张小脸。

他痛极了,拼命的蹬着腿,有几下踢中了男人,男人更是火大,发疯一般撞着小陆云。

直到小陆云再也蹬不动腿,连哭都哭不出来时,男人才意识到玩大发了,这小兔崽子怕是要被他撞死了。

骂道了一声“晦气!”然后随手将小陆云给扔到了地板上。

落地时,小陆云已经动弹不得,痛苦的蜷缩在地上,发着低低痛吟,嘴唇哆嗦,瑟瑟发抖,苍白的小脸上除了血以外全是一颗接一颗的冷汗,他痛极了,疼极了!这种感觉像是快要死了......

“呜......呜......”

“妈妈,妈妈......云云好害怕,云云好痛,妈妈你在哪儿,救救云云。云云不要死,云云还要照顾妈妈和妹妹......云云还要帮妈妈去找爸爸......”小陆云的意识已经渐渐模糊,眼睛皮慢慢塔拉下来遮住他清澈的眼睛......

他虚弱极了、痛极了,连哭都没有力气了。但是他的嘴边还挂念着妈妈、妹妹还有那个未曾谋面的爸爸。

妈妈告诉他爸爸去了很远的地方,迷路了,可能永远都回不来了。但是小陆云不信,他执着的相信爸爸终有一天会回来的。

“爸爸......云云好想你啊,你能在云云死之前见见云云吗?云云真的好想爸爸......好想......”


“文东,这小兔崽子不是被你撞死了吧?”看着小陆云那气弱无力的样子,女人蹙了蹙眉,担忧问:“这可如何是好?”

蒋文东大大咧咧道:“慌什么!这种不识抬举的小兔崽子死了也就死了,就当我杀了条狗而已,翻不起多大的浪花来!临丰县周边那么多穷苦孩子,重新再找一个听话的就是。通知刀仔进来,将这小兔崽子先拖出去找个地方埋了。”

蒋文东是蒋家大少爷,蒋家在临丰县就是一土霸王,财力雄厚,产业极广,黑白通吃。

最近蒋氏集团董事长,也就是蒋文东的父亲蒋天盛病危入院,蒋家兄弟都在为老头子病逝后财产分割问题做文章。

蒋文东呢没有子嗣,按照老头子留下来的遗嘱,蒋文东夫妻只能享受百分之三十的财产分割。但是弟弟蒋文发就不同了,有子嗣的他能享受百分之六十。剩下百分之十老太太获利。

这让蒋文东夫妻特别不满,挖空心思想要获得更多的财产分割,就想出了“借子”这一昏招。

小陆云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被蒋文东的妻子叶丽从乡下骗来的。

这小子的母亲陆秋彤是十里八乡闻名的可怜人,又丑又瘸,家境特别贫寒。这样的条件,就算杀了她的儿子她又能怎么样?还不是任他夫妇拿捏。

叶丽有恃无恐,点了点头拿出手机拨通了狗腿刀仔的电话:“喂,刀仔。你进来一趟,把这个小兔崽子拖出去找个地埋了。”

刀仔很快进了来,长得贼眉鼠眼,顶着光头,脸上疤痕交纵,看上去就特别寒颤人。

他扫了一眼瑟瑟发抖的小陆云,笑着说:“东哥,这小兔崽子还没死透呢。活埋遭罪啊,不如我补他一刀?”

“要补拖出去补,别弄脏我家地板。”蒋文东不耐烦的摆摆手。

“明白。”刀仔邪邪一笑,提了小陆云就欲走......

“哐当!”忽然,这时别墅大门那边传来一声滔天巨响!

“出了什么事情!”

几人脸色皆都一惊,火急火燎的就朝外面赶。

等到了外面,就见一辆咆哮着的福特猛禽悍然冲了进来,别墅大门被这辆车撞得四分五裂,面目全非!

好大的狗胆!竟然连他蒋家府邸都敢撞!

“刺啦!”

不等蒋文东率先发火,猛禽车陡然急停,林凡从车上猛的跳了下来,戾气冲天,满目皆怒!

他刚准备质问儿子下落,忽然扫到刀仔手上提着的小孩,陡然间他的心脏猛的一紧!

眼睛就那么愣愣的看着小陆云......

这个小男孩长得真的很像他,鼻子、眼睛、眉毛、五官......

仿若一个模子里刻出来那般。

他敢断定,这孩子就是他的儿子——小陆云!

而也就在这时,半昏迷中的小陆云听到巨响忽然睁开了眼睛,下意识的抬头看向林凡,四目相对,颤入心灵......

哐!

一种血浓于水、温暖如沐,熟悉又亲切的感觉悠然心生......

他就是爸爸吗?

小陆云下意识的用尽身上所有力气,笑了笑,甜甜叫了声:“爸爸......”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