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公主太难哄

公主太难哄

周星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作为一国公主,赵凝儿没能摆脱和亲的命运。她嫁给了邻国祁王联姻,原本以为就算没有爱,二人也可以和睦相处。可是在大婚之日,那个男人不光怀疑她是杀害哥哥的凶手,还以细作的身份将她关进大牢!面对无缘无故的猜忌,赵凝儿决定拿出点真本事……

主角:赵凝儿,谢世轩   更新:2022-07-16 00:2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凝儿,谢世轩 的女频言情小说《公主太难哄》,由网络作家“周星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为一国公主,赵凝儿没能摆脱和亲的命运。她嫁给了邻国祁王联姻,原本以为就算没有爱,二人也可以和睦相处。可是在大婚之日,那个男人不光怀疑她是杀害哥哥的凶手,还以细作的身份将她关进大牢!面对无缘无故的猜忌,赵凝儿决定拿出点真本事……

《公主太难哄》精彩片段

天骐三十三年,黄道吉日。

风凌国公主赵凝儿和天骐的祁王谢世轩成婚的日子。

赵凝儿此刻正被喜娘扶着走向喜堂,拐弯的时候,几个侍女从赵凝儿身边路过。

借着盖头底下的余光,赵凝儿分明看见那几侍女穿着白衣白裤。

这大喜的日子,怎么会穿白衣呢。

正当赵凝儿疑惑之时,喜娘停下了脚步,且让赵凝儿跪到了一个蒲团之上。

“这可是天骐的规矩,王妃且在此侯着吧。”

喜娘离开之后,一阵哀乐就灌入了赵凝儿的耳朵。

赵凝儿越想越不对劲,于是就把盖头扯了下来。

她抬眸望去,只见那高台之上放在一件带血的衣冠。

衣冠的正前方摆着一排排的灵牌。而正中间的灵牌上挂着白花,上面写着谢氏连赢之灵位。

等等,这谢寅不正是去风凌求亲的信使么,怎么就死了?

还有让她堂堂风凌公主在成亲之日来为他守灵,这祁王府到底几个意思!

赵凝儿正想去找人问清楚,谁知刚回过头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人。

来人身穿一件大红喜服,细看之下,此人有着如鹰一般的眼睛和冷峻的横眉,加上那高挺的鼻梁,厚薄适中的嘴唇,简直就是活脱脱的谪仙般的人物。

不用说她也知道,此人除了祁王谢世轩,还能有谁。

“公主可认得令牌上的名字?”

听得出来,谢世轩的声音中透着一股杀气。

赵凝儿直勾勾地盯着谢世轩,讥笑道:“认得又如何,不认得又如何?喜事丧事一起办,还让新娘守灵,祁王府的规矩真是骇人听闻。”

话音刚落,谢世轩就将这大红喜服脱了,露出了白色的丧服。

“祁王这是作甚?”

赵凝儿声音虽然清冷,不过她对谢世轩还是存着些许敬畏的,毕竟这是她仰慕的天骐战神。

谢世轩却在此时,上前捏住了赵凝儿下颚冷声质问道:“既然公主愿意联姻,为何还要对本王的哥哥痛下杀手?”

赵凝儿挣脱谢世轩的钳制住她的手腕,倒退两步,冷眼看着他。

“祁王莫不是说笑,我和你哥哥既无冤又无仇,本公主杀他作甚?”

谢世轩见她不认,将一块雕着风凌图腾火凤凰的令牌丢到了脚边。

“这个你总该认得吧?”

赵凝儿只觉得呼吸一窒,她侍卫的令牌怎么会到了他手里。

“仅凭一个风凌的皇家令牌,祁王就认定是本公主下的手,未免太武断了吧?”赵凝儿冷声道。

谢世轩目光灼灼地盯着赵凝儿,冷声质问道:“那为何本王的兄长近侍,却说兄长是喝了你会客厅的茶点,回程的路上武功尽失,还遭到天凌卫的截杀?”

赵凝儿冷哼了一声,讥讽道:“堂堂祁王居然偏听一面之词,况且本公主不曾见过你兄长。

不成想谢世轩听到此言,却反问道:“既然刺客都能拿着风凌令牌,你这风凌公主的信物何在?”

赵凝儿皱了皱眉,这谢世轩居然怀疑起了她这公主身份。

“你要信物是吧,不知本公主的嫁妆现在在何处?”

谢世轩将赵凝儿打量了一番,半晌才说道:“请随本王来吧。”

片刻之后,赵凝儿就跟随谢世轩来到了祁王府的库房。

赵凝儿扫了一眼这库房,放的居然全是她的嫁妆。

谢世轩冷冷地扫了赵凝儿一眼,冷声道“公主不是要找信物么,找吧,本王等着你。”

她随即走过去,在其中一口箱子中翻找了起来。

可谁知她打开那箱子里所有锦盒,里面的证明她身份的画像,文书全部不翼而飞,就连谢寅送到风凌的独有的谢家的龙凤佩也不见了。

她以为是长途颠簸,这些掉到箱子底下了。

可是箱子底下空空如也,比她的脸还干净。

见此情形,谢世轩招了招手。

顷刻间,侍卫们鱼贯而入,瞬间将整个库房围了起来。

赵凝儿还是不甘心,于是她走向了另一个箱子,随手将那长匣子打开了。

匣子里放着一把长剑,那剑鞘上雕琢这栩栩如生的凤在九天,那是她让人打造的独一无二兵器,风凌剑。

赵凝儿随手将风凌剑拿出,立在了地上。

“如果本公主说,信物被盗了,王爷可信?”

谢世轩眯了眯眼,做了个上的手势。

“将这冒充公主的女贼给本王抓起来!”

凭赵凝儿的武功打赢这些侍卫,生擒谢世轩都没问题。

不过她是为了两个继续交好而来,以后还是要和谢世轩过日子的,所以她不想动手。

“风凌剑是本公主命人秘密制作,整个风凌仅此一把。且极少有人驾驭,不然会被剑气所伤,这把剑王爷应该见过的。”

谢世轩眼中闪过画面,这把剑他确实见过的,不过手持这把剑女子却是红纱遮面,也无法确认她是不是公主身份。

一旁的侍卫首领见谢世轩犹豫,随即提醒道:“信物全无,这剑估计也是冒领的,此言说不定还是她凭空捏造。”

眼见着谢世轩的脸色逐渐阴沉,赵凝儿急忙说道:“不知殿下可还记得两国同时对抗外敌之时,那个在战场上救你的女子?”

谢世轩听到她提起这事,情绪稍缓,对着侍卫挥了挥手。

侍卫们立刻退到了谢世轩身后。

“你不会想说你是救本王的女子吧,不过你恐怕要失算了。”

“因为那名女子本王已经找到可,且已经抬为侍妾。过几日本王就选个吉日,迎她为侧妃。”

赵凝儿难以置信瞪大了眼睛,到底是谁冒充了她的身份。

“既然王爷怀疑本公主的身份,就不怕那女子是知晓了此事,或者是女子身边的人冒充了她的身份?”

谢世轩皱了皱眉,脑海中浮现那日战场上的画面。

那救他的女子身穿一件火红色的骑马装,手握一根长鞭,手中的凤凌剑在女子手中更是关斩将,所向披靡。

而那个他抬为侍妾女子确实柔弱了些。

仔细想来,还是眼前的赵凝儿更像是那日战场上救他的女子,看起来也有那种英姿飒爽的气势。


“照你这么说,你有法子证明她不是搭救本王之人?”

赵凝儿见谢世轩这么说,知道此事有了转还的余地。

“王爷若是有胆,领我去见见你的那位侍妾便知分晓。”

谢世轩回头扫了身后的侍卫一眼,“押上她!”

赵凝儿并未反抗,任由侍卫押着跟上了谢世轩,不过她却紧紧抱着手中的风凌剑。

约莫绕了两个回廊,谢世轩终于在一个阁楼前停了下来。

赵凝儿抬头看了这阁楼的匾额一眼,匾额上雕琢着隐香居三个字。

隐香居,隐藏香味,金屋藏娇,倒是别有深意。

赵凝儿冷哼了一声,挣脱侍卫的束缚,抬腿走进了屋内。

只见屋内摆着上等的茶具,镶着银边的菱花梳妆镜,还有那金丝楠木的家具等等

“王爷真是深情啊,一个小小的侍妾,用的却是王妃样式的房间布置。”赵凝儿讥笑道。

谢世轩只是瞪了赵凝儿一眼,并未出声。

稍等了片刻,屋内的屏风后就走出了两人。

一个是丫环模样的打扮。

另一个身穿一件绿色的轻纱留仙裙,那一头墨发也只是用一个淡青色的发簪挽起。这应该就是谢世轩所说的侍妾。

当赵凝儿看清这侍妾的脸的时候,不由地惊住了,这不正是她失踪的丫环灵溪么。

灵溪看到赵凝儿的那一刻,踉跄了几步,禁不住脱口而出。

“公…公主殿下……”

话落,知道自己失言,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

随后,踏遍走到了谢世轩身边,想要挽住谢世轩。

“王爷,你怎么领王妃姐姐过来了?”

可她的手刚碰到谢世轩的衣袖,谢世轩就后退了几步,避开了她的触碰。

赵凝儿却在这时指着她冷声质问道:“大胆灵溪,你为何说是你救了祁王?”

灵溪看了赵凝儿一眼,缓缓开口。

“奴婢知晓是奴婢逆了你的意思,应该将这功劳让给公主殿下。可是奴婢心悦祁王,又不忍祁王受到欺骗。”

赵凝儿直勾勾地盯着灵溪,“来到这祁王府之后,这颠倒黑白的能力见长啊。”

灵溪试图退到谢世轩身边,不过谢世轩却依旧避开她,站到了侍卫当中。

赵凝儿见状,又继续说道:“灵溪你要是仰慕祁王,你和本公主说呀。本公主可以让你作为陪嫁丫环一同嫁过来,反正天骐的规矩是允许三妻四妾的。”

“不过你分明是想置本公主于死地呀,盗走本公主所有信物,还传本公主密令让人刺杀求亲信使,你到底是何居心?”

“你忘了是谁救了你全家,还将你从哪如同地狱般的花楼里救出来的?”

面对赵凝儿的连番质问,灵溪冷声道:“奴婢只拿走了奴婢和祁王之间的信物,公主为何要污蔑奴婢呢,还挟恩图报,非逼死奴婢才甘心么?”

赵凝儿扫了一眼站在侍卫中谢世轩,见他环着手,一副看戏的模样。

她便拔出了手中的风凌剑,指着灵溪。

“很好,你说你是战场救祁王的女子,应该听本公主说过本公主是如何救祁王的。如果你能握得住这风凌剑,祁王就会信你,本公主也将这王妃之位让给你如何?”

听到赵凝儿这话,灵溪脸色微变。说时迟那时快,灵溪就直接撞上了赵凝儿的剑锋。

“灵溪谢过公主的大恩大德,可公主为何这么容不下灵溪。可作为灵契的公主,你怎么能爱上祁王。”

话落,灵溪吐出了一口鲜血,倒在了地上。

赵凝儿拔出风凌剑,插在地上,呆若木鸡。

现下信物全无,他的丫环竟然是灵契的人,还说她是灵契公主。

她该如何辩解!

见此情形,谢世轩冷声下令道:“将这灵契的细作给本王押进暗牢。”

众侍卫一拥而上。

赵凝儿并未反抗,其实她是在赌,赌谢世轩不会杀她,至少在找到风凌公主之前不会杀她。

况且她就是风凌公主。

况且两国交好,若错杀了公主,他也不好交代,谢家更不好向天骐的君王交代,更不好向风凌交代,他可是千古罪人。

将赵凝儿押到牢中之后,谢世轩对着狱卒说道“给本王将她用锁链锁起来。”

赵凝儿被锁到上之后,冷哼了一声。

谢世轩走到赵凝儿面前,从袖兜中掏出了一把匕首,用匕首的刀鞘拍了拍她的脸颊说道:“听闻灵契细作擅长易容之术,你还是趁早将灵契派你来的目的供出,也好少吃些苦头。”

赵凝儿扭过头去,不再看谢世轩。

她倒想看看,这谢世轩会对她做什么,只要证明了她没有易容,她就办法让谢世轩不敢动他。

谢世轩见她如此,以为她是嘴硬,随即对着狱卒吩咐道:“将那解除易容的药水拿来,顺便再打一盆水过来。”

狱卒将药水拿过来之后,谢世轩便威胁道:“你现在从实招来,还来得及?”

赵凝儿不为所动,只是冷冷地盯着他。

谢世轩立即恼了,直接吼道:“给本王将药水涂到她脸上。”

那洗去易容的药水灼得她的脸异常刺痛,赵凝儿也并未吭声。

半晌之后,见赵凝儿的脸只是通红而已,并无其他异样。

谢世轩瞬间急了,连忙端起地上的水,朝她的脸上破了过去。

赵凝儿的全身都被水浇透了,水滴沿着她的脸颊缓缓地流下来。

“现下王爷可以证实我这脸没有作假了吧?”

谢世轩瞪着赵凝儿,语气微冷。

“那也不能证明你就是风凌公主!”

赵凝儿摇了摇那锁住她的锁链,慢条斯理地说道:“风凌剑剑气极其凌厉,王爷可以找个侍卫,或者亲自去试试!”

谢世轩正准备吩咐他人,这时刚来到牢门口的侍卫听到此言,对着谢世轩摇了摇头。

可谢世轩哪里是个轻易否定自己判断的主。

“风凌国和灵契相邻,搞不好风凌公主的剑术被偷学去,能驾驭风凌剑有何奇怪。”

“况且你的丫环已经确认了你的身份!”

赵凝儿知晓这谢世轩现下是任何辩解都不信的,她干脆不言语。

谢世轩却认为赵凝儿是故意拖延时间,于是他冷声吩咐道:“来人啊,把本王的倒刺鞭拿来。”


侍卫很快就把倒刺鞭拿了过来,递给了谢世轩。

谢世轩接过倒刺鞭之后,狠狠抽向地面。

地面尘土飞扬,那气势也让赵凝儿心头一震。

“王爷,这是打算屈打成招么?”赵凝儿冷笑道。

“你简直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话音刚落,谢世轩直接扬起鞭子向赵凝儿身上抽了过去。

倒刺鞭的倒刺没入赵凝儿的体内,疼得赵凝儿直抽气。

她实在忍不住,便出声骂道:“若等本公主确认了身份,本公主就告知御祁君主,还修书一封,传信风凌,说祁王在新婚之夜将本公主关进暗牢,且毒打本公主。”

赵凝儿的话,对于谢世轩无疑是挑衅。

而且谢世轩哪里让人如此挑衅过,于是他咬着牙,连抽了赵凝儿两鞭子。

就在谢世轩的鞭子再度扬起之时,一个侍卫急匆匆地闯进了牢房,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王爷,大公子身边…的侍卫…言离回来了……”

谢世轩听完,拿着倒刺鞭气哼哼地离开了牢房。

等谢世轩来到言离的房间的时候,看见了脸上身上全是伤的言离正坐在椅子上,一旁的府医正在上药包扎。

言离看见谢世轩进来,正要起身行礼。

谢世轩赶紧示意他坐下。

等府医离开之后,谢世轩就开口问道:“言离,我哥呢?”

言离连忙低着头告罪,“属下无能,没保护好大公子。为了引开杀手,属下和大公子分开了,不过大公子倒是交给了属下一样东西。”

说完,言离就从那袖兜中将一副满是血迹的短画轴拿出来交给了谢世轩。

谢世轩看了一眼满是血迹的画轴,指了指桌上说道:“把画摊开。”

言离闻言,直接小心翼翼地将画轴在铺开,毕竟是自己拼命保下来的东西。

当画轴铺开之后,画上的内容映入了众人的眼帘。

那是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手中拿着一个根卷起来的马鞭。

突然,一个侍卫惊呼了一声。

“这不是王爷刚娶的王妃么?”

谢世轩看了看眼前的言离,冷淡地开了口。

“你不会是灵契的人假扮的吧?”

言离并无半分慌张,“王爷,属下的脸方才府医已经试过了,真实可靠,不信的话,王爷用刀刮一刮。”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谢世轩扭过头,再度看向了那幅画。

这才发现这幅画画轴挡住了两个印鉴的印记。

谢世轩只好伸手挑开了那画轴,只见那其中一个印记是霸气的风凌二字,还被一个火凤凰围绕,底下还有风凌皇朝四个字。

另一个就是他和谢寅秘密约定的联络私章,没人知道其中奥秘。

只见他用手刮了刮那私章,一行行楷小字就显现了出来。

‘恐防公主有假。’

谢世轩眯了眯眼,这赵凝儿他亲自试过了,这脸是真的。

“来人啊,把牢中那位放出来,派人盯住了。”

而牢房内,赵凝儿正想着下一步如何是好的时候,侍卫解开了锁住她的锁链。

“你家王爷确认本公主的身份了?”

侍卫并未回答她,而是冷声说道:“请王妃随属下去扶摇阁。”

将赵凝儿领到扶摇阁之后,侍卫就径自离开了。

赵凝儿在扶摇阁呆了片刻,她的两个陪嫁丫环杏绫和香宁就兴冲冲地跑了进来。

“公主,他们终于把你放出来了。”杏绫看着赵凝儿说道。

香宁则更细心一点,上前看了看赵凝儿被血染红的衣裳。

“公主你受伤了?”

赵凝儿闷哼一声,“没事,挨了三鞭而已。”

一旁的香菱瞪大眼睛,“他们为何打公主殿下?”

“因为他们怀疑本公主是灵契细作,祁王那个侍妾正是灵溪,而她是灵契的人,本公主现在信物全无,根本无法证实自己的身份。”

香宁听完,仔细想了想,急忙问道:“那公主下一步有何打算?”

赵凝儿来回踱了几步,“从宫里带来的纸张还有没有?”

两丫环同时摇了摇头,“全部被祁王的人搜走了。”

赵凝儿见状,走到桌案旁,对了两个丫环招了招手。

“过来一人帮我研墨。”

香宁立即走过来,边研墨边问道:“公主这是作甚?”

只见赵凝儿将一方宣纸铺在了桌上,边写边说道:“灵契能安插人到本公主身边,宫里肯定还有灵契的人,所以本公主要传信回风凌,告知父皇,严查宫中的人。”

没成想她刚把迷信写完,谢世轩就走了进来。

“公主这么快就想通风报信么?”

赵凝儿彻底被他惹恼了,直接将写好的密信扔到了他的脸上。

“谢世轩,你看清楚了。这可是传往灵契的密信?”

说完,冷笑着继续说道:“还有若我真是细作,动起手来,你那些侍卫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甚至还有机会挟持你。”

谢世轩若有所思地看了赵凝儿一眼,将地上的纸张捡了起来,转身走了出去。

他走后,赵凝儿走过去猛的将房门关上了。

香宁打量了一下四周,低声问道:“公主,现在咱们该怎么办?”

赵凝儿仔细想了想,轻声笑道:“谢世轩目前会将此信送往风凌的,就算他怀疑风凌的动机,他也不得不送,因为一旦风凌出事,天骐就会成为灵契唯一的目标。。”

“还有,我们若将此信送回去,也难免被灵契的人截下来。”

两个丫环听完,对视了一眼,“公主,当务之急还是先给你治伤吧,明天再想办法。”

说完,两单就开始过去给赵凝儿治伤。

突然,一阵黑影闪过,窗台上就多了几瓶金创药。

赵凝儿冷笑一声,这谢世轩打一巴掌,再给一个甜枣的伎俩,真是用的炉火纯青。

上完药之后,赵凝儿就躺在软榻上睡了过去。

谁知第二日,她还没完全清醒,就被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了。

赵凝儿立即从软榻上下来,冷声骂道:“一大早的,叫魂呢?”

门口的侍卫仿佛没有听见似的,冷声说道:“请王妃快些洗漱,到正门去见王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