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毒妃难驯妖孽王爷滚下榻

毒妃难驯妖孽王爷滚下榻

君迁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现代特战队传奇医官,穿越到古代,穿成了软弱无能的废物弃妃,原主云卿,是摄政王轩辕翊最恨之入骨的女人。地狱般的开局,狗王爷居然让她挂牌招待一百个客人,否则就要接受生不如死的惩罚。所有人都对云卿嗤之以鼻,极尽践踏,殊不知,换了灵魂的她,绝对是他们招惹不起的存在。后来,她凭借活死人,肉白骨的医术,惊艳天下,想要见她一面的人踏破了王府门槛,某王爷终于不淡定了……

主角:云卿,轩辕翊   更新:2022-07-16 00:3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卿,轩辕翊 的女频言情小说《毒妃难驯妖孽王爷滚下榻》,由网络作家“君迁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特战队传奇医官,穿越到古代,穿成了软弱无能的废物弃妃,原主云卿,是摄政王轩辕翊最恨之入骨的女人。地狱般的开局,狗王爷居然让她挂牌招待一百个客人,否则就要接受生不如死的惩罚。所有人都对云卿嗤之以鼻,极尽践踏,殊不知,换了灵魂的她,绝对是他们招惹不起的存在。后来,她凭借活死人,肉白骨的医术,惊艳天下,想要见她一面的人踏破了王府门槛,某王爷终于不淡定了……

《毒妃难驯妖孽王爷滚下榻》精彩片段

 

华灯初上,夜色阑珊。

渗人的冷风拂过肃穆而暗沉的宫殿,传出压抑的喘、息声。

“给本王下毒,爬上本王的床,云卿,这就是你苟延残喘的手段?!”

云卿只觉得自己脖子一痛,肺里的空气几乎被挤压出去。

迫的她从昏睡中醒过来。

一睁眼,便是一双赤红的,完全失去理性的眼睛。

紧接着,撕拉声响。

云卿感觉身上的衣服被扯了个干干净净。

她惊恐地踹出一脚,翻身拼命地往床下爬。

可刚逃出少许距离,就被一只滚烫的手拽住脚踝,一把拽了回去。

云卿咬紧牙关,捏紧拳头朝着身后男人的腰侧穴道狠狠捶去。

但在碰到男人身体的瞬间,手腕就被大手牢牢抓住。

骨头几乎被折断的疼痛传来。

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俊美无俦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惜沉溺,只有浓浓的厌恶。

“既然你那么怕死,那本王成全你!”

“从现在开始,本王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男人的怒气如狂风骤雨般而来。

在失去知觉前,云卿只有一个念头——

这一定是一场噩梦吧?

===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啊!”

“是卿儿她自作主张给您下的药,跟我们母子没有关系啊!求求您放我们母子一条命吧,......不要杀我们啊!呜呜呜呜!”

好吵!

云卿奋力睁开眼,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旁边那个吵得她耳膜生疼的女人。

然而一睁开眼,她就被吓得一声尖叫差点冲口而出。

因为就在她的眼前,竟然悬挂着五具尸体!

她,云卿,作为21世纪全球最顶尖的中西医双料圣手,没少跟死人打交道。

见过死状恐怖的尸体没有上千,也有上百。

但是却从来没用见过有比眼前更加血腥惊悚的。

这些尸体,有的被砍掉了四肢,有的被生生扒去了一层皮,更有的一个被直接腰斩成了两断。

“呕——!”

云卿再也忍不住,扑到一旁,发出剧烈的干呕。

几乎与此同时,她的大脑中传来剧烈的胀痛感。

仿佛有什么东西一股脑儿涌入了她的脑海中。

原来,她不是在做梦,而是穿越了。

她现在占据的这具身体也叫云卿,是沧澜国的前相府千金,第一美女。

可惜好景不长,一场政变,让云家曾经的死敌轩辕翊上位,成为沧澜国一手遮天的摄政王。

而云家作为轩辕翊最仇恨的对象,自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此时吊在云卿眼前的这些尸体,正是云家的所有成年男子。

其中被做成、人棍的,是云卿的父亲。

而旁边在尖叫哭泣的妇人和瑟瑟发抖的小男孩,则是云卿的母亲和弟弟。

云母为了保住自己和小儿子的命,逼迫云卿去给轩辕翊下毒,趁机爬上轩辕翊的床,希望能借此苟延残喘。

接收完这些记忆,云卿简直想骂娘了!

让她穿越就算了!

竟然还给她一个地狱开局!

老天爷你是不是故意玩我啊?!

......

啪——!

突然,一个鞭子朝着云卿狠狠抽过来。

云卿正头痛欲裂,猝不及防之下,鞭子落在身上,带来一阵火辣辣的痛感。

她惨叫一声,抬头看去。

就见一个身穿红衣,眉目张扬的少女,正挥舞着鞭子,朝她身上狠狠抽过来。

看到这个人,云卿脑海中立刻闪过一个名字。

安王府郡主许婉婷!

“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臭婊、子,竟然敢给翊哥哥下毒,你怎么不去死啊!!”

啪——!

又一个鞭子抽过来,直接抽碎了云卿身上本就单薄的衣衫,在白、皙的肌肤上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红痕。

“云卿,你也不照照镜子,就你这不要脸的婊、子,也敢染指翊哥哥!”

尖锐刺耳的声音中带着丝疯狂。

许婉柔目眦欲裂地看着被她抽的血淋淋,但是依旧美的不可方物的少女。

尤其是看到她倮露在外的肌肤上,青青紫紫的痕迹。

一看就是欢、爱过后留下来的,心中更是嫉妒的发狂。

手中的鞭子再次高高举起,狠狠挥下。

但这一次,鞭子抽、打在身体上的声音却没有传来。

云卿闪电般地出手,一把抓住了挥下来的长鞭。

鞭子上的倒刺落在她的手上,渗出股股鲜血。

但是云卿好似感受不到疼痛,抓着鞭子猛然一扯,从许婉婷的手上夺走鞭子,随即反手抽回到了许婉婷身上。

啪——!

许婉婷惨叫一声,硬生生被抽倒在地上。

“贱人,你好大的胆子......”

话音未落,许婉婷就对上了一双冷冽深邃,让她胆寒的眼睛。

许婉婷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寒颤,生生给吓得僵住了。

云卿扬起鞭子就要抽下第二鞭。

就在这时,一个杯子朝着她飞射而来。

速度之快,让云卿避无可避,只能眼睁睁看着它砸中了她的手腕。

钻心的痛楚从手腕直接蔓延到全身,让云卿再也拿不住手中的鞭子,掉落在地。

她咬紧牙关,生生把冲到唇边的痛呼咽回去,冷眼朝杯子掷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个穿着玄色绣暗纹长袍的男子正朝她缓缓走来。


看到这男人的瞬间,云卿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停滞了一瞬。

战王轩辕翊!

年仅二十五岁,却已经是十国闻名,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神将。

也是沧澜国说一不二,铁血无情的摄政王。

这个男人有着一张能让天下女人都迷醉的俊美脸庞,却也有着一颗最狠辣无情的心。

也是这个男人,给了她最恐怖的刑罚!

感受到身上传来的隐隐疼痛,云卿咬牙切齿,双目几乎喷出火来。

许婉婷看到这一幕,却是双目大亮:“翊哥哥,你快教训这个贱人!!她竟然敢打我!!”

轩辕翊没有理会许婉婷,冰冷的目光扫过云卿和她身边的云母阮秀云和云昊。

阮秀云吓得面无人色,死死抱紧了怀里的云昊,惊恐道:“王爷,王爷你要杀就杀云卿,求求你饶了我和昊儿吧!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云卿冷冷瞥了阮秀云一眼,在心底嗤笑。

从前云家还没有败落的时候,阮秀云就不怎么喜欢云卿这个女儿。

完全只把她当做联姻的工具。

如今更是连表面的母女情都不装了。

明明是她逼迫原身去爬轩辕翊的床的,现在却推了个一干二净。

呵呵,真是好母亲!

反倒是年纪小小的云昊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眨巴着一双有些红的眼睛,小声道:“娘,为什么要杀姐姐?昊儿不要姐姐死!娘,爹爹和哥哥呢?昊儿想爹爹了!”

听到这童真的话,阮秀云刻薄又恐惧的脸上露出悲戚绝望的神色,哇的一声哭出来。

她紧紧地抱着云昊,只一遍遍道:“昊儿乖别说话,别说话!”

云卿只觉得一颗心堵得难受。

她的记忆还有些模糊,记不起云家曾和轩辕翊有过什么仇恨。

以至于这位摄政王如今权势滔天,万万人之上,却还不肯放过云家。

可无论曾有过怎样的恩怨,用这样残忍的手段凌虐一群老弱妇孺,也太让人不耻了!

反正横也是死,竖也是死!

她倒不如死的有尊严一点!

云卿扬起下巴,毫不退让的对上了轩辕翊的视线,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

“怎么,鼎鼎大名的沧澜国战神,觉得自己被下毒丢了贞、操,所以带着人想要问我讨回公道吗?”

少女一身血衣,头发凌乱,狼狈不堪。

可此时此刻却美的无比炫目,令人窒息。

在场的众人也不知道是被她的大胆话语吓到了,还是被美貌震慑,宫殿里传来此起彼伏的倒吸冷气声。

许婉婷柳眉倒竖,尖叫着扑过去,“贱人,你敢胡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云卿敏捷的躲过许婉婷扇过来的巴掌,冷笑道:“难道我说错了吗?你对着我喊打喊杀,不是为了替你的翊哥哥讨回贞、操?”

“我承认我为了活下去给轩辕翊下毒爬床了,可是想活下去难道错了吗?”

“这么厌恶我,为什么还要委屈自己碰我?”

“有本事欺负老弱妇孺,却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欲、望,不是禽、兽是什么?!”

嘶——!

大厅里的人再度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神色骇然而惊恐。

就连许婉婷也僵住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所有人的目光小心翼翼地,惊惶地落到轩辕翊身上,屏住了呼吸。

而轩辕翊那张、万年冰山的俊脸,也终于有了变化。

他的唇角缓缓勾起,露出一个森冷的笑。

轩辕翊的五官精致而俊逸,笑起来的时候,更是把这种俊美放大了无数倍。

让人不知不觉就会沉溺其中。

可此时此刻,这个笑却丝毫不能让人感觉到魅力,只有深、入骨髓的寒冷和阴鸷。

“好,很好!”

轩辕翊一步步走近云卿。

云卿本能地想后退,可身体却像是被一股无形的气场控制住了,让她无法动弹。

一只冰冷的手扣住云卿的下巴,将她狠狠拽到眼前。

云卿痛的发出一声闷哼,秀美轻蹙。

“云卿,多年不见,你变得本王快认不出来了。”

什......什么意思?

原主和轩辕翊认识?

为什么她没有这段记忆?!

云卿正惊疑着,就听男人低哑阴沉的声音再度响起,“不过,这样才好玩不是吗?”

顿了顿,轩辕翊继续道:“你想活下去?”

云卿咬牙瞪着他,“谁不想活下去?难道战王殿下想死......唔!”

轩辕翊的五指陡然收紧,疼痛从下颚传来,让云卿的声音戛然而止。

下一刻,她就见近在咫尺的这张俊脸上,浮现出一个恶意而残忍的笑。

“想活,本王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云卿痛的面色苍白,冷汗涔涔,说不出话来。

但是一旁的阮秀云闻言,却好似好看到了希望。

当即连滚带爬地来到云卿身边,死命抓着她的裙摆尖叫道:“快!快答应王爷!”

说着,她仰起头,朝着轩辕翊露出一个谄媚讨好的笑容,“王爷,只要你能放过我和昊儿,无论你要卿儿做什么,就算是让她给您当牛做马,为奴为婢,她也绝对不会有一句二话。”

云卿狠狠皱了皱眉,拍掉了轩辕翊掌控她的手,“说吧,什么机会?”

她才不信这魔鬼一样的男人会好心放过他。

果然,下一刻,就见轩辕翊眼中闪过一抹阴狠残忍的光芒,嘴角也缓缓勾起邪肆的笑,“云卿,你不是喜欢勾引男人吗?那本王成全你!”

“本王要你从现在开始挂牌接客,直到接满一百个人。本王就放你和你云家剩余的人一条生路,如何?”


云卿猛地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个禽、兽,竟然想让她接客?!!

这畜生怎么不去死啊!

“你做梦!!”

许婉婷兴奋地大笑,“好好好,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就应该让她受尽践踏。哈哈哈!云卿,你放心吧,看在你那么饥、渴的份上,本郡主一定会给你好好挑选恩客的!”

云卿双目攥紧,骨节发出咔咔的响声,双目几乎要喷出火来。

轩辕翊嘲讽地看着她,那眼神像是在戏耍老鼠的猫:“你不是说,为了活下去,什么都愿意做吗?有胆子爬本王的床,却没胆子接客?”

“机会只有一次,你不愿意的话,那便算了。”轩辕翊挥了挥手,眼神冰冷如霜,“现在就把这三人拖下去,凌迟......处死!”

“不不不!不要啊啊啊!!”

阮秀云吓得连连尖叫,她连滚带爬地冲过去,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王爷,王爷,我们答应,云卿愿意接的,她愿意的!别说一百个,就算是一千个,她也会接的,求求您饶了我和昊儿吧!”

说着,她又扑向了云卿。

“你这个孽障,你说话啊!你快跟翊王说,你一定会好好听话,他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你哑巴了,还是你想害死我和你弟弟?反正你都已经不是黄花大闺女了,睡一个男人是睡,睡一百个也是睡,你还装什么贞、洁烈女啊!”

云卿面色一冷,一把抓住她挥过来的手,目光凌厉如刀:“嘴巴给我放干净点!还是你想现在就跟我探讨一下,给轩辕翊下毒的主意,到底是谁出的!”

阮秀云被她的目光和话语吓了一跳。

随即眼珠子一转,抱起一旁懵懂的云昊,对着云卿磕头:“卿儿,就当为娘的求你了,你就行行好,救救你弟弟吧!他才六岁,是我们云家仅剩的一条血脉了,难道你能看着你弟弟也受尽折磨而死吗?”

云卿的目光落在云昊身上。

小男孩显然还没搞懂现在的局势,立刻朝她露出一个笑容,跑过来抓住她的手,小心翼翼地道:“姐姐,你身上怎么有血啊?你疼不疼!”

云卿的喉头突然有些哽住。

她会穿越,就是为了救一个孩子。

那孩子就跟云昊一般大小。

云卿是医生,从小就有着一颗医者仁心,她还特别喜欢小孩子。

她可以宁死不屈,可要她怎么眼睁睁看着云昊这样的小孩子被凌迟处死呢!

云卿的双手越攥越紧,指甲深深嵌入肉里。

而此时战王府的侍卫已经冲了进来,要拉云卿三人去凌迟处死。

阮秀云拼命把云昊护在怀里,发出歇斯底里的哭喊尖叫,“不要碰我的昊儿!云卿,云卿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真要看我和你弟弟去死吗?!”

云卿深吸了一口气,冷厉地目光陡然看向轩辕翊,声音嘶哑,一字一字道:“战王殿下说话算话?!”

轩辕翊的眸光闪了闪,挥手让那些侍卫退下,“当然!”

云卿:“接待的方式由我自己决定,只要接满一百个客人,你就放过我们云家的人?”

轩辕翊似笑非笑道:“不错。”

“好!我答应你!”

云卿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声音里也带着颤音。

纤弱的身姿仿佛风中柳絮,可怜而脆弱。

可她的背脊却一寸寸挺起来,眼中是孤注一掷的决绝和孤勇。

“战王殿下,今日之约,在场诸人皆已听见,皆可作证!”

“希望有朝一日,堂堂战王,不要耍赖,不要后悔!”

说完,云卿毫不犹豫转身离开。

在走出大厅的时候,她朝一旁一个身穿黑衣的侍卫淡淡道:“既然要我挂牌,战王府总不会连衣食住行都不提供吧?能不能劳烦你带我去住的地方,我好养精蓄锐,完成王爷给的指标啊!”

被点到名的刑天愣了愣。

他看了轩辕翊一眼,见自家王爷没有说话,便点头道:“请云小姐跟我来!”

说完,径自朝着西院的方向而去。

云卿毫不在意地跟了上去。

阮秀云呆愣了半晌,随即脸上露出狂喜之色,慌忙抱起云昊跟上。

轩辕翊看着少女逐渐远离的背影,一双剑眉紧紧皱起,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之色。

“翊哥哥,你在看什么啊?”

许婉婷娇嗔了一句,心中却妒火中烧。

翊哥哥是在看那个贱人吗?

轩辕翊连看都没看她一眼,转身离开。

许婉婷狠狠一跺脚,“我一定会成为翊哥哥的王妃的!云卿你这个人有什么资格跟我抢!”

夜凉如水。

许婉婷穿着一身白色斗篷,拎着一个食盒,进了轩辕翊的房门。

“翊哥哥。”许婉婷咬紧了嘴唇,一脸娇羞道:“翊哥哥,我听府医说,你中的药有点重,我担心,担心你还没能得到纾解,所以......”

说着,她朝轩辕翊走近了几分。

然后当着轩辕翊的面,解开了身上的斗篷。

斗篷落地,身上一袭轻纱薄如蝉翼,轻纱底下的风光若隐若现,把她曼妙的身体勾勒的淋漓尽致。

“翊哥哥,让我伺候你好不好?婷儿愿意,愿意做你的女人......”

说着,就朝轩辕翊靠去。

轩辕翊面无表情地伸手一抓,直接扣住了许婉婷的手腕,然后将她甩到一边。

“刑天!”

话音刚落,一袭黑衣的刑天如鬼魅般出现。

“送郡主回去。”轩辕翊头也不抬道。

刑天当即挑起地上的斗篷,罩在许婉婷身上,一把将人扛起来。

许婉婷不甘心地大喊:“翊哥哥,为什么,为什么那个云卿可以,我就不可以,翊哥哥,我喜欢你,只要你愿意,让我做什么都行......”

许婉婷的声音消失在门外。

轩辕翊看了一会儿手上的公文,却猛然烦躁地丢到了一边。

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少女倾城绝色的小脸与雪白的柔肤......

心中陡然升起一股异样的情绪。

轩辕翊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许婉婷有一点说对了。

他体内的毒并没有完全解除。

但看到许婉婷若隐若现的身体,他却升不起任何欲、望。

反倒是想起了那个该死的女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