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农门医女飒翻天

农门医女飒翻天

阿半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阮萱做梦都没有想到,狗血小说中的情节竟然发生在了她的身上!她是个土生土长的现代人,因为一场意外而丧命,再度醒来后穿越到了一个刚刚死翘翘的村妇身上。还未下葬,婆家竟然打起了尸体的主意!为了活命,阮萱彤不假思索的抱住了那个残疾男人的大腿……

主角:阮萱彤,胡长隽   更新:2022-07-16 00:3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阮萱彤,胡长隽 的女频言情小说《农门医女飒翻天》,由网络作家“阿半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阮萱做梦都没有想到,狗血小说中的情节竟然发生在了她的身上!她是个土生土长的现代人,因为一场意外而丧命,再度醒来后穿越到了一个刚刚死翘翘的村妇身上。还未下葬,婆家竟然打起了尸体的主意!为了活命,阮萱彤不假思索的抱住了那个残疾男人的大腿……

《农门医女飒翻天》精彩片段

“我家把灵堂都已经布置好了,就等着新娘子到了,好一起做法下葬的!我们钱都已经给了!”

“呵呵,说得好像谁没给钱似的!我家还给了足足十两银子呢!”

“我给了十二两!比你多,人该归我!”

“我呸!人还是我们先看上的呢!我们家也先给的钱!”

……

男人凶神恶煞的争吵声从外头传来,震得窗子上破旧发黄的窗纸都不停来回摇晃,中间还穿插着女人的哭喊声嚎叫声……真是热闹得叫人脑仁疼。

无奈将所有声音都收入耳中,躺在地上的阮萱彤嘴角无力轻扯了一下。

没错,这就是她这个身体现在的处境。

都还没确定她死透了没呢,婆家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把她给卖出去配了阴婚,而且还是婆婆和小叔子一人把她卖了一家!

现在两家人前后脚上门来接人,在大门口撞上了,然后就吵起来了!

小叔子一看情况不对,直接脚底抹油溜得无影无踪,留下婆婆王氏应对这两方人马。然而这两伙人又哪是好惹的?双方互相逞凶斗狠,王氏根本招架不住,她就拿出了乡下女人的看家本领——一哭二闹三上吊。

于是乎,她开始呼天抢地,扯着脖子喊要杀人了!

那些曾经只在古书记载上看到过的狗血乡村伦理剧,现在就活生生的发生在了她的身上。

“想我上辈子也是个悬壶济世、救命无数的医生,虽然医者不自医没能治好自己的病,但老天爷你也不该和我开这个玩笑,直接让我刚一穿越过来就面对这个hard模式啊!”阮萱彤无力低语。

嘴里的话刚刚说完,她耳边又听到嘭的一声响,这边房门已经被人给一脚踹开了。

“老子懒得和你废话。反正老子给钱了,现在人就必须跟我们走!这个人我们徐家要定——”

一个身形魁梧的大汉气势汹汹的杀进来,然后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紧跟着,另一家的人也闯了进来。

“不行!人是我们黄家的,我——”

这个人也呆住了。

“几位大爷哟,你们行行好——”

紧跟着,阮萱彤这个身体的记忆里狰狞凶恶的婆婆出现了。

当看到大睁着眼睛的阮萱彤的时候,她的脸色刷的一下吓得惨白。

阮萱彤见状,她慢慢的支撑着坐起来,然后嘴角勉强扯开一抹笑。

“不好意思让你们失望了。我还没死呢,所以你们的这个阴婚是配不成了。”

“你你你……扫把星,你没死?”

婆婆王氏尖声叫着,她赶紧冲过来在阮萱彤身上一通乱揉乱抓。“热的……有反应……还真没死?三天了,你居然还给我活着?”

“是啊!”阮萱彤轻笑点头。

她成功看到王氏乃至那两伙人的脸色都变得异常的精彩。

然而马上……

“哼哼,反正这屋里又没有外人来过,你死没死,还不都是我说了算?”

王氏阴嗖嗖的声音忽的在耳畔响起。

紧接着,两只手就死死掐上了她的脖子。


这老太婆竟然想把她给活活掐死!

阮萱彤立即明白了王氏的意思——她是打算坐实了自己死掉这件事!

也就是说,这个阴婚她必须配!

只可惜,自己可不会遂了这个老太太的愿!

她好不容易才捡回来一条命,就算这个身体的处境很不合她的心意,那她也不会放弃这次来之不易的活命机会!

阮萱彤冷冷一笑,马上她就聚集起全身的力气,一把推开这个老太太,趁着外头那群大汉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她跳起来直接朝着屋外跑了过去。

“快,把她抓回来!”

王氏的喊叫声立马从背后传来,一连串的脚步声迅速跟上。

阮萱彤沿着跟前的土路一通狂奔,却没想到土路的尽头竟然是一道高大的河堤。河堤那边……是宽阔汹涌的河流……

无路可去,她无奈停下脚步。

很快王氏等人就追了过来。

王氏迅速冲到最前头,她指着阮萱彤的鼻子就开始口沫横飞:“小贱人,你还敢跑?你能跑到哪里去?现在你赶紧给我过来,不然你就等着掉进河里喂鱼,死无全尸吧!”

看着眼前越逼越近的人群,再回头看看身后宽广的河道里奔腾不息的水流,阮萱彤面上却浮现出一抹释然浅笑。

“我情愿葬身鱼腹,也好过被你害死第二次,然后还要和一个陌生的男人躺在一起被埋在阴冷的泥地里!”

说完,她毫不犹豫纵身一跃!

扑通!

身体从高处落进水里,漫天的河水顿时汹涌而来把她给团团包围起来。

阮萱彤挥动手脚开始游泳。

上辈子她可是游泳健将,眼前的河流虽然湍急,但她心里知道该怎么应对。

然而……

无力。

不管手还是脚都软绵绵的跟吸饱了水的棉花似的,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反倒还一个劲的拽着她的身体往下落去。

阮萱彤才想起来——现在这个早已经不是她当初那个健康的身体,而是多年吃不饱穿不暖、而且还刚刚撞墙自尽,身体被摆在地上整整三天水米未进的阮氏的身体!

就这么一具残破的身体,她还指望和汹涌的河水搏斗?怎么可能!

完了!

她才刚重活过来,就又要死了吗?

她不要!

“救、救命……”

张嘴想呼救,不想立马河水争前恐后的灌进嘴里,狰狞的叫嚣着要把她给吞吃入腹。

眼前渐渐又归于黑寂,就在阮萱彤以为自己就要被活活淹死的时候,只听身边传来扑通一声,然后她的身体终于脱离了水的包围。

接下来她脑子里迷迷糊糊,隐约间阮萱彤察觉到似乎有人在给自己做急救。但是她太累了,根本都不愿意睁开眼。

一直到——

“你别碰我家儿媳妇!你个臭男人,你在她身上乱摸些什么?你要是害得她的身价贱了,我和你没完!”

都这个时候了,王氏还是只盯着钱看,而且坚决的想让她死!

而就在王氏的叫唤声发出的刹那,原本在她腹部拼命按压的双手移开了。

这个人竟然也真的打算放弃她了吗?

阮萱彤吓得一把抓住了那只刚刚离开自己身体的大掌。

“别走,救我!”


睁开眼的刹那,阮萱彤对上的就是一张胡子拉碴的脸。

说胡子拉碴那都是抬举他了。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个破马张飞,那一捧大胡子都遮住了他的大半边脸,只留出上半张脸上两道斜插入鬓的剑眉,以及一双明亮的眼睛。

这张脸倒是蛮有辨识度的!

马上,阮萱彤脑海里就调出了关于这个人的记忆:他也是这个胡家村的人,名字叫胡长阳。不过说是胡家村人,但三十年前胡家村遭了水灾,这个胡长阳的家人外出讨饭,一去没有踪迹。也就三年前,这个人却突然带着一个双腿残疾的兄弟,还有两个侄子回村里来了!

回来之后,他们就在村头一间茅屋里安了家,胡长阳每天不是弯腰种地,就是带着两个侄子上山打猎,一家人都不怎么和村里人来往。

好些人都在私底下嚼舌头,说这一家子根本就是回村来蹭房子蹭地的。

结果现在就是这个人,他救了她的命!

阮萱彤刚想感激的对他说声谢谢,但马上头皮上就是一阵生疼。

原来,婆婆王氏已经冲过来揪住她的头发,还一边把她往回拖一边骂骂咧咧。

“好你个浪蹄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开始勾搭野男人?你老实交代,你的野男人是不是就是他?不然他干嘛要来救你?”

本来从醒来到现在,她脑袋就一直在剧烈的痛着,结果现在头发又被人给一把揪住,耳边王氏的大嗓门还在耳边炸响,阮萱彤被吵得脑子里嗡嗡作响。

可她依然死死抓住了这个男人的手。

不能放开他!她在心里告诉自己。不然,要是这个男人真的抽手,自己就真的要死在这个王氏手上了!

她不能死!

心里如此想着,她的目光不自觉瞥见了那个旁边不远处坐在轮椅上的年轻男人。

这个人长得真好看!这是第一时间浮现在阮萱彤心头的想法。

五官细致清俊,如描如画,甚至就连面部线条都精致得让人想要惊叹。尽管垂着眼帘,让人看不清楚他的眼神,但这样的他就已经足以成为现场所有人第一眼就会关注到的焦点。就连阮萱彤在这样的情况下,她都不由自主从茫茫人海中惊鸿一瞥瞥见了他。

就是……他的脸色未免太过苍白了些!看起来病怏怏的,还有他的腿……

她知道怎么一回事了!

阮萱彤心头立马窜上一丝喜意,她憋足了浑身的力气,然后抬起脚朝着王氏肚子上踹了过去!

王氏哎哟一声,人就被踹了个四脚朝天。

但这一脚踹出去,阮萱彤的体力也耗尽了。她脚下一软,下意识的回身一把抱住了面前的胡长阳。

四周围立马发出一阵倒抽凉气的声音。

男人冷不丁被她抱住,他的身体也是一僵,马上就要把阮萱彤给推开。

可是阮萱彤却干脆双手死死的抱住他不放,她还趁机踮起脚凑到男人耳边说了几句话。

这个时候,王氏已经爬起来了。

“好你个阮氏,你敢对自己婆婆动手?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现在我就要把你给打死!当着所有人的面!死了我还要把你的尸身挂在路边上给所有人看、给野狗啃,叫你死无全尸!”

她又大声叫骂着,人又冲过来要把阮萱彤给拽走。

但是这一次,她的手都还没有碰到阮萱彤,就已经被人给推开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