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北疆战神

北疆战神

阿爽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青在外带兵打仗,战况凄惨,横尸遍野。终于,他方军队大胜,一举平定了北境之乱。这时,他的下属过来禀报,说他母亲已于半年前去世。这时林青才知道,原来他的上司为了利用他在北境带军作战,竟然隐瞒此消息半年以上。瞬间,林青带着自己的万员大军撤退,班师回朝。得知母亲惨死真相,林青举起寒刀,势必要血染半边天!

主角:林青,叶倩柔   更新:2022-07-16 00:4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青,叶倩柔 的女频言情小说《北疆战神》,由网络作家“阿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青在外带兵打仗,战况凄惨,横尸遍野。终于,他方军队大胜,一举平定了北境之乱。这时,他的下属过来禀报,说他母亲已于半年前去世。这时林青才知道,原来他的上司为了利用他在北境带军作战,竟然隐瞒此消息半年以上。瞬间,林青带着自己的万员大军撤退,班师回朝。得知母亲惨死真相,林青举起寒刀,势必要血染半边天!

《北疆战神》精彩片段

大夏王朝,北境战区。

三十里连营战地,血流成河!

十万北境军傲立于此,脚踏敌军骸骨,面色如常,气血冲天。

红色战旗,高高插在敌方营地最上空,随风飘荡!

大捷!

此役,北境军阵斩数十万敌军!威震天下!

为首的青年一席布衣,面染鲜血,刚毅的面容上挂着一抹傲然的笑。

北境之乱......终于平定。

他,可以回家了!

就在这时,青年突然微微皱眉,摸出了怀中的通讯器。

“讲。”

通讯器那头,传出了下属惊恐的声音。

“老大,令堂......去世了!”

青年瞬间脸色惨变:“你说什么?什么时候的事?”

下属颤声道:“于......半年前!”

轰隆隆!

青年双眸瞬间充血,步伐沉重,一步步走向了南方!

一边走,他一边脱下了自己身上的军装!

半年?

他的母亲,竟然已经死了半年?

而他,还在这儿打仗?还在这儿杀敌?还在这儿想着回去孝顺母亲?

嗞。

刹车声瞬间传出,一辆军车停在了青年身旁。

一个中年男人开门走出,冷漠的声音也传了出来:“林青!你做什么!给我把衣服穿上!”

林青扭头望向他,声音如冰:“滚开!”

中年男人脸色微变,咬牙道:“林青!你是军人!军人的天职,便是服从命令!你若敢离开,便是叛逃!”

“叛逃?”林青笑了,笑得,是那样的癫狂:“家母惨死半年,你隐瞒消息,断我通讯,逼我北上迎敌!我林青破敌百万,孤军守国门!解北境之乱!现在,你说我叛逃?

若这是叛逃......我林青,便是叛逃了,又如何!”

“你!你好大的胆子!”中年男人咬牙切齿,直接冷喝道:“北凉军何在!林青叛国逃离,今已被我开除军籍!现令尔等立刻将其抓捕归案!”

周边,死一般的寂静。

只有中年男人的怒吼声在空荡的荒漠中回荡。

中年男人气得浑身颤抖,又补充道:“抓捕林青者,赏金千万,官升三级!”

风吹过,却依旧无一人动身。

林青笑了。

他扭头望向身后的十万大军,突然冷声高喝。

“北凉军,归队!”

啪啪!

齐刷刷的脚步声瞬间传出!

所有人,起身回归大夏北境!

而那中年男子,则被彻底无视了!

要知道,他可是林青的上司!他可是这里名义上的总统帅!

看着中年男子脸上愤怒的表情,林青面露不屑,上前两步,走到他身侧,轻声开口。

“虎军,怎听犬吠?”

“你!”中年男子脸色大变,放声怒吼道:“林青,今日,你敢踏出北境半步,便是逆贼!我将上报此事,撤销你全部军职!”

可林青却根本不理会他,直接大步走出!

......

江陵城。

东郊。

公墓北侧一座荒山山脚下。

今天的江陵,下起了绵绵细雨。

林青示意跟来的下属在山下等候,自己一步步走向了山上。

这里,便是母亲墓地所在!

他于北境死战,母亲惨死半年,消息却被隐瞒!尸体还被埋在了荒郊野外!

林青的双眸有些泛红,脚下步伐也越来越快,一步步向上走去。

可走到半山腰处,林青却突然愣住了神。

不远处,一个柔弱的身影正撑着把素色雨伞,一步步走向山上。

虽只是背影,可那双细长的美腿还是令人目不暇接,黑色的包臀裙将她腰臀间的曲线凸显,足以让任何男人为之心动,一头黑色长发披肩,徒增几分清纯气息。

女人似是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扭头望去。

那是一张绝美的脸,虽带着几分疲惫跟消瘦,却依旧难掩其美貌,一双眼睛尤其动人,仿佛散发着令人陶醉的光芒。

“林......林青?”女人忍不住张大了嘴,眼眶瞬间湿润,脸上写满了激动。

可此刻,回过神的林青,声音却无比阴冷。

“叶倩柔!”

叶倩柔!

林青的......妻子!

六年前,林青当兵前,二人刚刚结婚。

林青离开前,曾千叮咛万嘱咐,让叶倩柔一定要照顾好母亲。

如今,六年过去。

他林青回来了!他本应带着无上荣光回来,他本能看到母亲眼里的骄傲!

可现在?

母亲没了!

而根据下属查到的消息,叶倩柔这些年过得很不错,在叶家公司里地位颇高!母亲惨死当日,她还在外面跟人喝酒!

最关键的是,母亲死后,叶倩柔竟然只是让人悄无声息地将她埋在了这荒郊野外!连葬礼都没有!

如今再见到叶倩柔,林青怎能不怒?

念及往日旧情,林青没说话,直接快步从叶倩柔身边走过,看都没看她一眼。

叶倩柔心头顿时一阵绞痛。

可她还是看着林青的背影,忍不住道:“你去做什么!”

“去祭拜母亲。”林青低声呢喃,“然后带她......去她该去的地方!而不是像某些人一样,将她埋在这儿!”

“不行!”叶倩柔直接惊呼了出来,“不能动妈的墓!”

林青根本没理会叶倩柔,直接快步向山上走去。

叶倩柔顿时大急,连忙快步跟上,边走边道:“林青!你听我说!你走后,我父亲一直想让我改嫁!妈死后,他们根本不允许我将妈好好下葬!更不允许我去祭拜!他们怕这样会影响让我改嫁!

我若将妈葬在公墓中,他们怕是第二天就要过来挖了坟!我也是为了妈好,才把妈葬在了这里!”

林青眉头微皱,并未言语。

一直在北境的他对江陵城的情况并不了解。

他知晓的消息,也是北境的兄弟紧急查的,大多是明面儿上的消息,并不算细致。

虽不知半年前母亲去世真相如何,可若真如叶倩柔所言,或许此事,她真的有苦衷。

见林青面色渐柔,叶倩柔也连忙低声道:“你放心,前面就是妈的陵墓,我给妈立了碑,一切都是按照妈之前提过的规矩做的,而且这里地处偏远,妈葬在这儿会很安全......”

砰,砰......

不等叶倩柔说完,一声声锄头的声音,传入了林青耳中。

不远处,一座孤坟立于林间。

石碑碎裂,被扔在地上。

几个强壮的男子正手持工具,挖土掘坟!林青的眼眶瞬间变得一片血红。

他扭头看着叶倩柔,声音,宛若来自地狱的恶魔!

“这......就是你说的安全吗?”


叶倩柔心头一颤,看着林青的她,心底隐隐浮现一股恐惧。

六年不见,林青就像是换了个人一般,让她无比陌生。

不过她还是很快就扭头望向不远处挖坟的几人,怒吼道:“住手!你们是什么人!都给我住手!”

几个壮汉缓缓扭过头来,看着叶倩柔,为首的壮汉咧嘴一笑,眼中也闪过了一抹嘲讽。

“叶总,您在这儿偷偷给那贱妇立坟,您说,我们要做什么?家主没迁怒于你,已是恩德!若是坏了家主的大事,您可担不起这责任!”

说着,几人便继续挖起了坟,根本没搭理叶倩柔!

可这人话音刚落......

啪!

林青两步上前,一记耳光,直接将他抽翻在地!

“你找死!”这人脸色一变,捂着被抽的半边脸,冷喝道:“这是叶家的事,你是什么东西,也敢掺和!”

话语间,几人都抄起家伙起身,上前围住了林青。

“林青!你冷静点!”一旁,回过神来的叶倩柔连忙上前,拦在林青面前,低声道:“他们应该都是我父亲暗中雇佣的顶尖保镖,你别乱来!”

“你就是林青?没想到,你这废物竟然还活着。”闻言,刚刚被打的那个保镖站起身来,擦去嘴角血渍,一脸冷笑。

林青没理会这人。

他缓缓走到一旁,捡起地上摔碎了角的石碑,轻轻擦拭着,又看了眼已经被挖出边缘的骨灰盒,直接上前将其取出。

“小子,你他妈是当我们不存在吗!”

那保镖见林青无视他们,顿时大怒。

他直接伸手抓在了林青的肩膀上,想要将林青拉起。

可任凭他怎么用力,林青却根本没动弹半分!

他只是蹲在那儿,认真擦拭着骨灰盒,同时口中低声呢喃。

“辱母者......当斩!”

“什么?”

那保镖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

可不等他反应过来,林青猛地起身,转身便是一记侧踢,直接将这保镖重重踹倒在地!

一旁其他几个壮汉想要上前,却被林青随手抽起一根枯木枝条,连续挥舞之下,枯木枝宛若铁鞭,狠狠抽在几人腿上!

伴随着惨叫声,几人都痛苦地倒在了地上,发出阵阵哀嚎!

可林青却对他们没有丝毫怜悯!

挖掘家母孤坟!

其罪当诛!

猛然折断枯木,树枝边缘化作锋利剑刃,林青随手一挥,瞬间,枯木划过几人咽喉!

几个保镖,顷刻间全部倒在地上,面露惊恐,却再也无法吐息半分!

叶倩柔站在一旁,双手捂着樱桃小嘴,大眼睛里写满了惊恐之色!

她长这么大,可从未见过杀戮!

可今日......林青当着她的面,连斩四人!

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林青吗?

他这六年......到底经历了什么?看着林青大步走向山下的背影,叶倩柔虽然恐惧,却还是咬着牙跟了上去。

“林青!你太冲动了!这几人都是我父亲请来的助力,他们惨死此处,我父亲早晚会知晓!”

“那又如何?”林青冷漠开口,脚下不停,声音如冰。

“那又如何?”叶倩柔身子一颤,“他若知晓此事,必将送你入狱!你一走,便是六年!如今好不容易回来,是想让我当寡妇的吗!”

这回,林青终于停下了脚步。

他看着身边的佳人,脸上却没有丝毫柔情,声音中满是冷意。

“放心,明日,我自会上门退婚,不会牵连你叶大小姐!今后,你我再无关系!要嫁给谁......随你!”

说完,林青再不做停留,脚步加快,迅速消失在阴雨绵绵的山路中。

叶倩柔眼睛一红,泪水瞬间涌出,整个人直接瘫坐在了地上,手中素色雨伞缓缓落下,随风被吹走。

......

林青下山,下属瞬间跟上。

林青冷漠道:“让人上去处理几具尸体。”

“厚葬还是......”

“喂狗!”林青直接打断了下属的问话。

那下属面色一变,眼中瞬间闪过了一抹冷意,“诺!”

说完,下属迅速消失!他自然看到了林青手中的骨灰盒跟石碑!如今林青这么说,他也大概猜到了一些!林青,是他们北凉的王!唯一的王!

便是那总统帅的话,他们也不认!

北凉军,只识林青!

如今,林青一怒,那便是十万北凉军之怒!

林青没去在意下属踪影,直接拨通了一个电话。

很快,电话接通。

“军主!”

“我母亲的死因,查清楚了吗?”林青沉声开口。

“查清楚了!”电话那头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怒意,“令堂半年前,于江陵死于车祸!肇事司机车辆失控,撞上隔离带,司机当场死亡,就此结案!

不过,我们的人查到,肇事司机的尸检报告中,他体内有一种特殊物质!那应该才是肇事司机的死因!此人,是被杀人灭口的!

可此事,却被江陵当地高层压下,并未追究!”

林青眼神一冷!

凶手被灭口!

母亲的死,并非意外,而是人为!

“继续说!”

电话那头:“肇事司机死前,家中账户曾收到过一笔来路不明的百万资金,经查实,打款账户的所有人,乃江陵城陆家少爷,陆勇!”

江陵陆家!陆勇!

林青眼神一冷,“陆勇的资料发给我。”

说完,林青直接挂断了电话。

不一会儿,他便收到了消息。

陆勇,二十四岁,江陵城陆家少爷,也是陆家家主陆震霆最宠爱的一个儿子。

而今日......正是陆震霆的六十大寿!

寿宴就在江陵城最顶尖的饭店,天悦大酒店举办!晚六点开席,届时,陆勇必然也会到场!

雨中,林青静候片刻,一辆越野车直接停在了他面前。

林青上车,放下骨灰盒,看着叶倩柔准备的石碑半晌,终是轻轻放下,冷冷开口:“备一口棺材。晚上,去天悦大酒店!”

“棺材?”下属心头一动。

林青一声冷哼:“替人收尸!”


晚五点半。

天悦大酒店早已人山人海。

今日,天悦大酒店直接被陆家包场!

无数豪车停在酒店外,酒店内,更是热闹非凡!

富豪们一个个上前去给陆震霆贺寿,陆震霆的脸上也挂上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六十岁的他今日稍微化妆修饰了一下,看起来如同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一般,一身西装革履,标准的成功人士装扮。

他身旁,一个年轻人双手插袋站于一旁,一脸傲然,面对宾客也都只是轻轻点头。

几个富家子弟站在其身后,脸上皆是谄媚之色。

这年轻人,正是陆震霆的小儿子,陆勇!

这会儿,陆勇目光四处打量着,时不时在几个年轻女孩儿身上停留,却又很快暗暗摇头,口中低声呢喃:“没一个好货色。”

可就在这时,他的目光突然落在了不远处的一个身影身上。

这是个短发女子。

尽管一身西装包裹,却依旧展现出了其傲人的曲线,西服内,白色衬衣几乎要被挤开。

短发齐耳,英姿飒爽,一双柳眉如剑,徒增几分异样的魅力。

此刻的她正侧身站在入口处,似是跟着什么大人物过来的,正在等候。

“这妞是......”

陆勇正要开口询问。

可下一刻,他脸色徒然大变!

门口处......

轰隆隆!一声巨响传出!

一个破旧木棺,直接重重落在地上!

“找死!”

陆勇眼神一冷,直接大步走了过去!

棺材后,林青的身影缓缓走出,完全无视了周围这帮宾客震惊的目光,双眸死死盯着不远处走来的陆勇。

陆勇一路过来,目光打量着林青,冷喝道:“小子,今日是我父亲六十大寿,我不想惹事!带着你的东西,给我滚出去!”

林青淡漠一笑,目光直指远方陆震霆,高声道:“听闻陆家主大寿,林某特来祝寿敬酒!”

陆震霆眉头微皱。

他并不认识林青,更不可能请人带着棺材过来。

可今日,毕竟是他六十大寿,他还是冷声回道:“既然有心,那便敬酒,然后离开吧。”

林青抬起右手。

那短发女子直接从一旁的桌子拿过一个干净的空酒杯,倒上半杯白酒,递给林青。

林青接过酒杯,嘴角突然露出一抹冷笑,缓缓将酒在身前洒成一条横线!

一瞬间,全场之人,脸色惨变!

这哪儿是敬酒?

这是上坟!祭天!

他这分明是在祝陆震霆......早日超生!

“好胆!”陆震霆一拍桌子,怒火中烧,“来人!给我把他扔出去!”

陆勇更是瞬间大怒,直接抬手指向了林青,“下贱的小子,你在找死!你......”

砰!

陆勇话音未落,一旁的短发女子身影突然一闪,瞬间出现在林青身前,一拳直接闷在了陆勇脸上!

陆勇整个人当场重重倒在地上!

可短发女子却并未准备就这么算了!

辱骂林青者,北凉军,人人得而诛之!

一瞬间,她的右脚直接踩在了陆勇的脖子上!

高跟鞋纤细的鞋跟,正对着陆勇的咽喉!

“朱雀!”林青突然冷声开口。

被称为朱雀的短发女子一声冷哼,缓缓收回右脚,目光冷冷看着面前的陆勇。

她虽未言语,可显然,只要陆勇敢乱动,那鞋跟,下一秒便会插入他的咽喉!

顿时,周围这帮陆家保镖都不敢乱动了!

便是陆震霆,头上都冒出了冷汗,咬牙切齿道:“你到底是谁!你到底要做什么!”

林青平静地抬起头,看着陆震霆,声音悠悠道:“北凉林青!特来寻仇!”

林青?

陆震霆一愣。

倒是陆勇,瞬间反应了过来,眼中直接闪过一抹怒意:“我还当是什么大人物,原来就是那个贱妇去当兵的儿子......”

砰!

话音未落,朱雀直接一脚踩在了他的嘴上,当场踩掉了两颗牙!

当即,陆勇直接疼得双眸瞪大,浑身冒出冷汗!

林青平静地看着陆震霆,宛若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声音清冷道:“家母于半年前被你儿陆勇找人害死,你可知情?”

此刻,陆震霆也反应了过来。

不过他却冷声道:“胡说八道!令堂之死,我看过新闻,那是意外!与我陆家何干?你休要胡言乱语!如此污蔑我儿,你可有证据?”

“证据?”林青冷冷一笑,眼中闪过一抹血红的杀意,“我杀尔等,何须证据!”

说完,林青一脚踢开木棺,一把抓起地上的陆勇,随手一甩,直接砸进棺材之中!

砰!

棺材盖,再次被盖上!

林青大手直接拍在上面,生生压住了这棺材!

“放了我儿!”陆震霆顿时大惊!

那棺材并不大,若陆勇就这么闷在里面,怕是用不了多久就得憋死!

可林青却只是冷声道:“三日内,交出幕后凶手!否则,我当屠陆家!”

说完,林青直接一脚将木棺踢向了陆震霆,转过身,带着朱雀,一路消失在天悦大酒店的门口!

陆震霆根本无心去管林青!他连忙让人打开棺材。

可此刻,棺材里的陆勇,却早已彻底没了气!

“林青!你找死!找死!”陆震霆放声怒吼,手中酒杯,重重砸在了地上!

今日,是他六十大寿!可此刻......

却成了他儿的忌日!他陆家......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

酒店外。

车子很快启动,一路驶向林家老宅。

那是林青离开前母亲的住所。

朱雀开着车,看着后视镜中闭目养神的林青,忍不住道:“军主,为何不直接杀光那帮贱人,逼他们说出幕后真凶?”

林青摇了摇头:“陆勇与我母亲并无死仇,此次必是为他人出手!陆家也是江陵巨富,能操控陆家出手之人,必不简单!逼他,他也未必敢说,反而容易打草惊蛇。”

“可是三日后,难道他们就会说了吗?”朱雀有些不解。

林青冷哼道:“三日......不是给他的,是给我的!让人盯着陆震霆!这三日,他的每一个电话,见的每一个人,都别落下!”

“诺!”朱雀瞬间明白,连忙答应下来。

半个小时后。

车停在了郊区一处破旧的老宅门口。

林青下车,打开上锁的铁门,先是一愣,随即,眼中不禁闪过一抹异色!

大门的门锁上都生了锈,显然许久没人从正门进来过。

可这院中......却有被人翻找的痕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