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摄政王家的娇宠医女

摄政王家的娇宠医女

顾十六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末世医药世家继承人林惊雨,意外穿越到古代,重生到一个落水姑娘的身上。原主跟她同名,意外落水,被董家三奶奶救起,再睁眼,原主身体里的灵魂就换成了她的。林惊雨穿越而来,却没有接收到原主的记忆,她只能留在恩人身边,做一个小丫鬟。一场阴差阳错的缘分,她跟大名鼎鼎的瑾王扯上了关系,两人之间的爱恨纠葛,正式拉开了序幕!

主角:林惊雨,瑾王   更新:2022-07-16 00: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惊雨,瑾王 的女频言情小说《摄政王家的娇宠医女》,由网络作家“顾十六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末世医药世家继承人林惊雨,意外穿越到古代,重生到一个落水姑娘的身上。原主跟她同名,意外落水,被董家三奶奶救起,再睁眼,原主身体里的灵魂就换成了她的。林惊雨穿越而来,却没有接收到原主的记忆,她只能留在恩人身边,做一个小丫鬟。一场阴差阳错的缘分,她跟大名鼎鼎的瑾王扯上了关系,两人之间的爱恨纠葛,正式拉开了序幕!

《摄政王家的娇宠医女》精彩片段

船舱内一声声惨叫传出,林惊雨站在狭窄的过道里,整个人贴着船舱站着,眼睁睁看着一盆盆血水被端出来。

董家三奶奶从阵痛开始到现在已经发作快两个时辰了,然而船在河道上走着,一眼看过去四下皆是水,连个靠岸寻医的地方都没有。

董家倒是跟着两个年长的嬷嬷,只董三奶奶发作得突然,才将将八个半月的孕期孩子就迫不及待想要冒头。都说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如今董三奶奶早产两个嬷嬷也是手忙脚乱。

林惊雨不过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自然不用近前伺候。只董三奶奶对她有恩,她自己又有些医术在身,就想着看能不能帮上忙。

船舱内不时传来惨叫声,还有刘、李两位嬷嬷的说话声。

“三奶奶这怕是要不好,孩子太大了些……”

“奶奶,你再用些力气……”

“让人切了参片含着……”

林惊雨贴着船舱薄薄的木质墙壁,听着里面的声音心中暗叫不好。

董三奶奶怕是要难产的。

她是一个多月前被董家的船靠岸的时候被董三奶奶在河道边的蒲苇地里捡到的。原身也不知道究竟是哪里人,又是怎么落的水。

只人被救上来,一睁开眼内里就是来自千年后的灵魂林惊雨了。

林惊雨原就是医药世家出身,是林家最为出色的后辈。这些年潜心研究中西医结合的办法,谁知道不过是在实验室睡上一觉,醒来就成了一缕幽魂,附身在了这么一个十二三岁、落水而亡的小丫头身上。

幸而董三奶奶心善,见她只记得名字,说不出来来历。只当她受了惊吓,忘却了前尘旧事,就让她留在身边做事。

林惊雨做事麻利,年纪又小,董三奶奶身边的人都颇为照顾她。

李嬷嬷推门催热水的时候见她贴墙站着,明白她是担心董三奶奶又怕碍事,心中多了几分怜爱,道:“你且小呢,这里帮不上忙,快回屋……”

林惊雨好不容易见到一个能管事的,连忙上前道:“李嬷嬷,我会一些医术,我能帮忙的!”

她说着抓住了李嬷嬷的手。

李嬷嬷皱起眉头,迟疑着看向林惊雨。“你才多大的娃娃,女人生孩子的事情……”

林惊雨连忙道:“我刚刚听到嬷嬷说夫人气力不足,是不是胎儿有些大,不太好生?”

她说着手上微微用力,把人往屋里推,“我有办法的。”

她在外面半响也未曾听到两个嬷嬷教导董三奶奶怎么呼吸聚力,想来这个时代是没有这种办法的。

“我家有祖传的让孕妇生产时聚力的办法,配上参片,事半功倍!”

林惊雨说着用力点头,试图加强自己说话的可信度。

李嬷嬷不过略一迟疑就被她推着两人一并进了屋内。

屋中血腥味更浓郁些,林惊雨皱眉顾不上多说什么只寻了一盆子干净的热水洗手,然后就钻入帐子内去查看董三奶奶的情况。

董三奶奶的情况不太好,孩子头太大不说,因为僵持得时间有些长,还有些失血过多的样子。

林惊雨检查的动作飞快,在内帐的刘嬷嬷还没反应过来她就直起身子又跑到了床头。

“三奶奶!”林惊雨叫了声,见双目紧闭的董三奶奶略微动了下,这才略略放心,问一旁刘嬷嬷:“参片给三奶奶含上了吗?”

刘嬷嬷下意识点了下头,而此时董三奶奶又发出一声呻吟。林惊雨见状连忙回头道:“三奶奶,你听见我说吗?听见的话,就眨下眼。”

董三奶奶又疼又累,浑浑噩噩之间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耳边说话,忍不住照着对方所说的眨了下眼。

然而眼前却是一片模糊的,只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人影。

那人影就道:“你不要叫疼,疼就先忍着,一叫就散了气力,孩子就更不好生出来了!”

那人影说话不紧不慢,带着十分的笃定和沉稳,映着屋中的烛光,一时间董三奶奶仿佛看到了天上的仙女一般,一颗心就慢慢落回了肚子。

林惊雨前世并未给人接产过,但是实习的时候也是进过产房的。她现稳住了董三奶奶,见她目光逐渐清澈起来,回头先给她把脉确定了下情况,然后就让人准备东西。

因为董三奶奶发作得突然,屋内除了热水之外也就只有剪刀。

林惊雨让李嬷嬷去搬来一坛子的烈酒,准备上好的干净棉花。热水也要再多烧一些,一部分喂给董三奶奶,一部分备用。

李嬷嬷听着她吩咐,原本还想插话问上两句。然而你林惊雨语速虽然不快,可说得极为笃定,小小一张还没有完全褪去婴儿肥的脸此时紧绷着,倒是有几分让人信服的架势。

她下意识就按照林惊雨吩咐的往外传话。

林惊雨要的棉花和一小坛子烈酒很快就被送了进来。

林惊雨再次查看情况,发现孩子抬头确实已经大到了需要侧切的程度。而董三奶奶也已经被熬得没有气力了,再耽搁下去,只怕就是一尸两命。

她让刘嬷嬷学着她之前教的法子帮董三奶奶调整呼吸,自己则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宫缩。

宫缩发生的同时,林惊雨就按照老师曾经教过的,左手中、食指深入其中撑起,用剪刀向左找准角度快速剪开。

“啊!”照顾在旁的李嬷嬷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叫,林惊雨直接抓起裹着棉花的棉布压迫住伤口止血。

此时董三奶奶正处于阵痛之中,甚至没有发现身上又多了一处一寸有余的伤口,只听到之前那仙子大声道:“用力!”

她下意识跟着用力,挤推着那折腾了她半天的孩子就顺利出来了。

不多时,船舱内就传出一阵孩子的哭声,虽然不太清亮,可总归是活了下来。

而船舱里外所有人听到这个哭声都齐齐松了一口气。

活下来了!


孩子诞生最初的手忙脚乱过后,李、刘两位嬷嬷总算分配好彼此的任务,一个照顾孩子清洗干净,一个照顾董三奶奶。林惊雨小心翼翼帮董三奶奶处理好侧切的伤口,清理干净,这才哑着嗓子道:“先给三奶奶换一套被褥。”

听到她的声音,李嬷嬷吓了一大跳,连忙把孩子交给刘嬷嬷让人更换被褥。

等董三奶奶被换到干爽的被褥上时,整个人都已经睡过去了。因为熬过了最难熬的时候,她此时脸上反而有些血色,额头上一缕缕发丝贴着,显得狼狈而又带着几分宁静。

董三奶奶身侧还躺着一个脸色因为缺氧时间过久,脸色依稀有些发青的孩子。

林惊雨看着这番场景,这才缓缓舒了一口气,露出了笑容。她示意两位嬷嬷开一扇小窗散了屋内的血腥味,回了自己和另外两个丫鬟同住的船舱洗漱一番,换了一身衣服这才又回来。

因为之前的表现,如今李、刘两位嬷嬷再不把她当普通的丫鬟看待,听着她的吩咐给董三奶奶上了上药。

“多准备几个干净的垫子给三奶奶用,要注意被褥的干燥和干净。回头伤口还是要每日都清洗、敷药的。”

林惊雨声音好了些,此时交代了具体照顾的事项,又检查了下刚出生的孩子,这才在两个嬷嬷紧张的注视下道:“孩子尚好,虽然指甲没有长全,不过是因为早产的缘故,长长就好了。”

说起早产来,屋中气氛就有些凝重了。

董三奶奶胎像一直稳健,不然也不会在此时匆匆入京。谁也没有想到,路上竟然出了这般意外。

两位嬷嬷对视了一眼,半响李嬷嬷才道:“三奶奶发动之前,都是我陪在身边的,除了船上有个小孩子从一旁跑出来吓到了三奶奶之外,并没有什么冲撞。”

林惊雨当时就在一旁,当下就摇头道:“那点惊吓根本就不会让人早产。最算是,也只能算做是诱因……”

话一出口,她就隐隐有些后悔,连忙闭上了嘴。

林惊雨想当做自己什么都没说,两位嬷嬷却不会放过她。毕竟,她们也都是生过孩子的,自然知道那小孩子突然钻出来的惊吓不至于让人早产。

最终的是,林惊雨懂医术。

她们在后宅混迹了半辈子,什么样的阴私手段没有见过,从董三奶奶有孕开始就小心一应吃穿用度的物件,却没有想到还是着了道。

林惊雨能在董三奶奶快要一尸两命的时候救下两条命,她们自然就不会怀疑了。

然而,除了她之外,董三奶奶贴身伺候的丫鬟有一个算一个都是两个嬷嬷的怀疑对象。

林惊雨不想牵扯到大户人家后宅阴私之中,然而董三奶奶确实对她有恩。两位嬷嬷平日里也算照顾她,她只犹豫了片刻就道:“那先检查一下三奶奶贴身用的东西吧?”

李、刘两位嬷嬷很快就把董三奶奶贴身用的香囊、手帕,甚至还有出事时身上穿的一身衣服,胭脂水粉等等都给拿了过来。

林惊雨一样样看过去,最终摇摇头道:“没有问题。胭脂水粉用的花不同,但是这些花与香囊里的香包药材并不相冲。”

两人这才齐齐松了一口气,虽然未曾查找出来原因,但是不是身边人动了什么手脚就好。

“对了,还有三奶奶之前吃的东西!”

董三奶奶从有孕开始胃口就不太好,吃的东西多多少少都有剩下,林惊雨再检查了一遍,摇头道:“没有异常。”

屋里有些闷热,李嬷嬷抹了把额头急出来的汗水,抓起一旁的蒲扇扇了两下。

清风吹来,林惊雨只觉得脑子清明了片刻,然后双眼一亮。

“我记得三奶奶有一个用惯了的团扇?”她说着看过去,“那团扇如今在什么地方?”

两位嬷嬷一愣,然后李嬷嬷立刻起身不一会儿就把那把团扇给寻了过来,有些紧张地递给了林惊雨。“惊雨,你看看可是这团扇的缘故?”

林惊雨入手只觉得木质的手柄冰凉,在夏日颇有几分凉意让人喜欢。

她仔仔细细闻了一下团扇上淡淡的香味,脸色渐渐凝重起来。

李、刘两人见状也不由看过去,一时间竟然紧张得屏住了呼吸,只等待着林惊雨的结论。林惊雨却并不说话,反而寻了一个干净的杯子,倒入白水把手柄泡了进去。

一开始一杯白水清澈见底,不见一点颜色。渐渐的就有一缕缕的颜色绕着团扇的手柄在白水中化开,虽然不明显却在低头仔细观察的三人眼中无所遁形。

“这……这……”李嬷嬷吓得脸色发白,一旁刘嬷嬷也变了脸色。“这究竟是什么?”

林惊雨心中暗暗惊叹古人下毒的手段,把团扇拿出来,手轻轻在手柄上抹了一下,然后就送到了唇边。

竟然不是红花之类滑胎药方的味道!

旧时让女子滑胎的药无外乎几样,林惊雨自幼就在草药堆中长大,这浸泡在团扇手柄中的药味虽然淡了些,可她略微一品就尝出了这团扇的木柄有什么玄机。

用的虽然不是滑胎的药,可这扇柄中用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活血化瘀!

孕妇最忌的就是这种药品了。

事已至此,她也不藏拙,干脆就把发现的事情跟两位嬷嬷说了个清楚。

其实事情也不复杂,只是人的“巧思”让人胆颤而已。这团扇的手柄是在活血化瘀的药水中长期浸泡过的,甚至炖煮过。等药性入了扇柄之中后,再制作成团扇送来。

董三奶奶有孕之后畏热,早早就用上了团扇。

掌心皮肤与扇柄长期接触,那扇柄中药性就一点点渗透到了她体内。虽然量小,可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影响的。

有句话林惊雨还没说出口。

也幸好是这次意外早产了,要真再这么下去,说不定到临盆的时候孩子身子会更弱,甚至于胎死腹中。

就算董三奶奶运气好,把孩子生了下来。可只要在团扇她喜爱一日,只怕以后再想要子嗣就更难了。

这是一个日积月累的阴狠手段!


两个嬷嬷脸色变幻了几次,最后还是李嬷嬷道:“好孩子,辛苦你了。这事儿你可一定要闷在心里,不要对外透露半句才是。”

就算她不交代林惊雨也不会对旁人说这桩事情。

此事就暂且压下了,毕竟主子董三奶奶还未醒过来,究竟该怎么做她们谁也做不了主。

船上一应东西都不够,然而靠岸最快还要三五天的功夫。董三奶奶失血过多,体虚无奶。因为离着临盆还有月余,加上要回京城,所以奶娘也是京城那边找好了的,路上并没有随行的奶娘。

孩子生下来就憋久了,再加上没有奶水。刘嬷嬷就让人煮了些米汤,每隔一个时辰喂孩子一些。

一开始孩子吃什么吐什么,只到了当天晚上,大约是饿狠了才勉强咽下了米汤。

孩子好了些,可董三奶奶的情况就更让人担忧了。

她还有些出血,伤口甚至肿胀起来。

林惊雨检查了一下这才道:“要是有复方金花油和珍珠生肌散就好了。”可船要靠岸买药,却还有三天。如今天气炎热,三天的功夫谁知道伤口会怎么样!

两位嬷嬷也是心急火燎,第二天一早李嬷嬷起床唇角就冒出了几个水泡。

林惊雨见她这样就道:“嬷嬷多喝些水,若是有黄连就泡上些下火。”

李嬷嬷不甚在意,只摆摆手道:“只要三奶奶好了,我这都是小事。”黄连倒是常备的药材,船上还是有的。

林惊雨见状只能敲散了一些给她泡水。

李嬷嬷不想让董三奶奶担忧,就躲在了船头吹风。林惊雨找到她的时候,她正扒着船舷往前看。

“惊雨快过来看看,对面那个黑点是不是个船!”

林惊雨被叫了过去,趴在船舷上眯着眼睛仔细看向远处,隐隐约约发现那竟然真的是迎面过来的一艘船。

“好像是……”她心下一喜,“嬷嬷,说不得那船上会有我们要用的药材!”

李嬷嬷拍掌道:“就是如此!快喊船家帮忙,跟对方的船喊话、打旗!这下可有救了……”她说着立刻叫了人来,开始冲着那艘越来越近的船高声招呼。

林惊雨就眼睁睁看着两艘船慢慢靠近,斜对面那艘船上一个护卫模样的人站了出来,手持一把未出鞘的大刀,大声问道:“尊驾何人,有何事,竟然半路拦截我家船!”

船是临时租的,可是为了避免一路麻烦,这船上也是挂了董家的旗的。

刘嬷嬷早就得了信儿,这时候拿着董家的帖子冲了出来,道:“我家主人是京中东峻侯府的奶奶。途中生病,不好就医。如今水路偶遇也算是缘分,不知贵人船上可备得有药材,若是有可匀我们些?董家定然记得贵人恩情,日后定然厚报!”

那边护卫闻声打量了一番。

这船是临时租的,可是为了避免一路麻烦,船上也是挂了董家的旗的。

见这边不似作假,他才应了声,道:“稍等。”

又过了一会儿,两艘船靠得更近了些,船家就在两艘船之间支起了板子,供人通行。

刘嬷嬷拿着董家的帖子,带着林惊雨过去,去之前还交代了一声:“到了对面船上,就跟着我身后行礼,不要多言语。”

林惊雨连忙应下,由这边船家带着摇摇晃晃走到了对面船上去。

这一路她都不敢低头看一眼,就怕看着脚下滚滚江水,让她一时头晕目眩掉了下去。等好容易到了对面,她脚踩在踏踏实实的船板上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刚松了一口气,她就听到旁边有声淡淡的嗤笑声。

林惊雨忍不住扭头朝着笑声传来的方向看了眼,见是个跟她年纪差不多的少年,一身青色的衣服看着简简单单,不像是仆从也不像是主子,不知道是什么人。

她只扫了一眼,那少年就红了脸,连忙拱手致歉。

林惊雨只觉得好玩,冲着对方眨了下眼睛,这才跟在刘嬷嬷身后被人带进了船上二楼的花厅。

说是花厅,这四面透风的厅中并没有什么花,只是几盆绿植摆在四周,连带着白纱的窗帘随风吹动,倒是别有一番意趣。

厅中并无太多摆设,只一觉摆着一架屏风,用冬雪松竹图挡住了众人视线。

林惊雨不敢多看,跟着刘嬷嬷先是行礼,然后就听她与人说话。

有人问了几句,知道她们是求药就笑着道:“我此行所带药材大多是常用的药材,旁的带得并不多,不知道要用何种药物?”

刘嬷嬷这就伸手轻轻拉了林惊雨一下,示意她开口。

林惊雨连忙道:“所需复方金花油和珍珠生肌粉。”

“珍珠生肌粉倒是有,只那复方金花油,倒是未曾听过,不知道是用何物所做,又有什么用处?”

被问到所学,林惊雨忍不住抬头看去,道:“是用金花茶、金银花,一箭球、两面针,还有小叶青天葵等药草才提炼的精油。用以消炎抗菌,止痛止痒,解毒消肿,散瘀止血。”

“听着倒像是治疗外伤的药物?”

说话的是一个年约四五十的男子,留着的山羊胡修剪得颇为漂亮。

此人说话的时候还略微捋了下胡须,仿佛在思考林惊雨所说的话。

“此方你是如何得知的?”

林惊雨心中一动,面上并不显露什么,只道:“是家传。”

“我此行到是带了这些药材,你且随我来。”那人笑着示意林惊雨跟上。

林惊雨一时有些踌躇,转头看向刘嬷嬷。刘嬷嬷连忙示意她跟上,不要延误了时机。

她这才跟着人下了二层,又进了船舱之中。因为刘嬷嬷同行的缘故,她倒是没有多害怕,甚至还抽空看了两眼四周。

不得不说,这船虽然比不上董家租的船,却也不遑多。也不知道,船的主人究竟是谁。

林惊雨跟着人进了一个房间,还没来得及打量就听到一个少年道:“师父,可是要抓药?”

说话的正是刚刚上船是遇到的青衣少年。

中年男子只淡淡嗯了一声,回身看向林惊雨道:“你要用什么药材,自己取就是了。”

说着他又吩咐之前的少年道:“去取一份珍珠生肌散来。”

林惊雨屈膝行礼道谢,然后才上前看向那整整一面墙的药柜,开始寻找自己所需要的药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