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都市最强医仙

都市最强医仙

糖醋里脊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陈飞是名大四医学生,目前在医院实习。因为实习生身份的福利,他把患重病的母亲接到了自己工作的医院,还可以申请救助金。岂料,救助金被主任截下,转身给他的小情人买项链。怒火中烧的陈飞和主任厮打在一起,额头受伤,血液滴在了家传的项链上。从此,他获得医仙传承,医死人肉白骨,纵横都市。纵使前路渺茫,他可逆天而行!

主角:陈飞   更新:2022-07-16 00: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飞 的女频言情小说《都市最强医仙》,由网络作家“糖醋里脊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陈飞是名大四医学生,目前在医院实习。因为实习生身份的福利,他把患重病的母亲接到了自己工作的医院,还可以申请救助金。岂料,救助金被主任截下,转身给他的小情人买项链。怒火中烧的陈飞和主任厮打在一起,额头受伤,血液滴在了家传的项链上。从此,他获得医仙传承,医死人肉白骨,纵横都市。纵使前路渺茫,他可逆天而行!

《都市最强医仙》精彩片段

“小宝贝,你闻起来好香呀。”

“讨厌啦,不要动手动脚,你答应给我买的项链还没有兑现呢,达咩呦。”

“这都不是事,今天就给你买,刚好我最近有一笔额外的收入,是我手下一个实习生的救助金。”

“......”

在门外的陈飞听到这番话,咬紧了牙,攥紧了拳头。

陈飞是一名大四医学生,现在是天海医院的一名实习医生。

因为实习生身份的福利,陈飞把自己得了恶性肺病的母亲接到了这所医院。

今天,陈飞在闲暇之余去照顾母亲,却被收费处的护士告知自己母亲的医药费不够了。

当时听到这话,陈飞还愣住了。

因为他们家境贫寒,他给母亲申请的可是有救助金的,怎么可能医药费不够?

询问护士是不是搞错了的时候,护士语气非常肯定,表示是郝主任亲自签的字,不会搞错的。

于是陈飞便来找郝主任问个清楚。

可谁知刚到这儿,就听到了郝主任和他情人的对话。

原来自己的救助金让这郝主任私自挪用了。

陈飞卯足力气,一脚踢开了办公室的大门。

办公室内,一名年轻的护士正坐在郝主任的双腿上,衣衫不整,背对着门口。

而郝主任则被门口的动静吓得瞬间不行了,这让他怒火噌的一下就上来了:

“你特么找死?干嘛呢”郝主任赶紧提上裤子,指着陈飞骂道。

“郝建,你说我干嘛呢,我妈救助金呢?你这样还算什么医生?还算什么主任?”陈飞确定是郝建拿走了救助金,心中气愤,脱口而出。

“陈飞,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郝建眉头一皱。

“我刚才都听到了,你还敢在这里狡辩。”

“那是我妈的救命钱,赶紧还回来,不然我会把你的情况反应给医院。”陈飞才不想去管郝建的破事,他现在只想要回自己母亲的救助金。

听到这话,本来多少还有点儿心虚的郝建顿时就笑了:

“威胁我是吧?我作为科室主任,有权调动你妈的救助金,我只是暂时替你保管而已。”

“我可以把你妈的救助金还给你,可是你竟然对我这个主任这样无礼,以下犯上。这是你该做的嘛?”

郝建似乎找到了问题的突破口,一下子便把黑锅甩到了陈飞这边。

陈飞听到这番话,真的是被气到了,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的人?

现在自己母亲的救助金要紧,至于自己陈飞现在也顾不上考虑了。

“我随便你怎么处理,但是我妈的救助金必须还给我,缴费处的护士已经来催了,赶紧把救助金拿出来。”陈飞大声说道。

随着这边的动静越来越大,来看热闹的人也越来越多。

看到聚集在门外的人群,郝主任知道陈飞这是要鱼死网破了。

“陈飞你有种,你妈的救助金我在保管着呢,我会给你的,但不是现在。”

“现在我要先来谈谈你的问题,在怎么说我也是一个科室主任,是你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能来挑衅的嘛?”

“不要忘了,你还在实习,而我有你实习时的评价权利,你说我要是把今天的事情写到你的档案里,你在医学这块还混的下去嘛?”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陈飞也顾不得自己了:“这是我的事,不用你管,现在我只需要你把我妈的救助金还回来。”

一时间气氛有点凝固。

“等一下!”但就在这时,一道喊声从门外响起。

因为放心不下自己儿子的张芸,拄着输液的铁杆虚弱的来到了郝主任的办公室门外。

刚来便听到了郝主任说要让自己的儿子在医学这块混不下去。

心急的张芸也不知那里来的力气,推开了门外围观的众人便挤了进来。

“郝主任,请你不要为难我的儿子,我儿子有什么过错,我来......”

“咳......”张芸话还未说完,便猛烈的咳嗽起来。

听到张芸咳嗽,陈飞赶紧过去扶住了自己的母亲。

而郝主任看到张芸咳嗽,嫌弃的捂住了口鼻,他知道张芸是有肺病的。

郝主任的动作,引来了围观人的不满。

“你身为一个医生怎么能嫌弃病人?”

此时陈飞更是怒目瞪着郝主任。

郝主任看着陈飞的眼神,心中无名之火燃起,你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凭什么敢在他的面前嚣张?

想到刚才自己被陈飞吓得不举,郝主任眼神变得阴冷,他要陈飞付出代价。

“你要替你的儿子出头是吧?行,我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郝主任说着吐出了一口浓痰。

“这样吧,你要是能把这口唾沫给我舔干净,我就放过你儿子,而且你的救助金我一分不少的给你。”

郝主任说的轻描淡写,但张芸还是听出了其中威胁的口气。

“郝建,你特么混蛋......”

陈飞刚想冲上去,但却被张芸拦住,她一脸苦涩:“郝主任,非要这样么?”

郝建冷笑一声:“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拒绝,不过你儿子的后半生可就跟医学无关了。”

他兄弟刚才被吓的都快不行了,他能轻易放过陈飞才怪。

“别,千万别!”张芸赶紧喊道。

想到因为自己的肺病,一直拖累着自己优秀的儿子,张芸心中一直十分自责。

对于她来说,只要能够帮到自己的儿子,自己做什么都是愿意的。

“好,我按你说的做。”张芸说完便俯下身子要去舔那口浓痰,可是因为身子太过于虚弱,反而差点跌倒。

还好陈飞及时扶住了母亲,他的眼睛现在已经赤红。

“哈哈,笑死我了,龙生龙,凤生凤,果然狗东西就是狗生的,真是贱骨头,这样的要求你也能答应。”

郝主任一脸的得意,今天他真的是看到了有趣的一幕,心里觉得张芸真的是太好笑了。

“老东西,既然你不能蹲下,那便趴下吧,我来帮帮你。”郝主任说完便伸手想要按下张芸的脑袋。

看到自己的母亲如此受辱,本就在爆发边缘的陈飞彻底的爆发,提拳就上。

“郝建,你敢羞辱我妈,我跟你拼了!”

但没想到的是,陈飞的这一拳却是被郝主任给躲了过去。

陈飞继续猛攻,就这样,两人扭打到了一起。

终归是陈飞太过于年轻,最后被郝主任拿起桌子上的烟灰缸砸到了脑袋。

鲜血顺着陈飞的脑袋流下,流进了陈飞的心口。

所有人包括昏死过去的陈飞都没有注意到,血液流进陈飞心口之后,便被陈飞胸口佩带着的传家宝给疯狂吸收。

传家宝像海绵一样允吸着陈飞的血液,最终一滴血红色的水滴状晶石浮现在了传家宝的中央。


“陈氏后辈,接我传承。”陈飞意识中,一名老者的声音响起。

“希望你能将我的医术和传承发扬光大,要悬壶济世,切不要辱了陈家的名声。”

随着陈飞脑海中老者声音的落下,生死决,生死印,大罗金针等等知识通过传家宝融入了陈飞的脑海中。

脑海中随着走马灯一样的画面,陈飞感觉脑袋好重,好似要炸裂一般。

“啊......”陈飞被剧痛惊醒。

等他再坐起身子的时候,环顾四周,陈飞发现自己正在医院的病床上。

“老妈呢?”陈飞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自己的老妈。

在病房外的护士听到动静,走了进来。

“见我妈了么?”陈飞看到护士,赶紧询问。

护士闻言掀开了病床间的护帘,陈飞瞧去,发现自己的老妈张芸正躺在旁边的病床上。

看到张芸,陈飞直接跳下了病床。

这一举动可吓坏了护士“你头上的伤还没好呢,不能乱动。”

闻言,陈飞一愣,依稀记的脑袋确实受了重击。

摸了摸脑袋,陈飞并没有发现什么伤口,难道梦中的传承是真的?

一念刚起,陈飞的脑海中便浮现了各种医学知识和经验。

陈飞呆在了原地,不可置信。

护士看到陈飞的这个样子,心中以为陈飞是受的打击太大,直接疯掉了。

于是便要去喊郝主任。

陈飞这时候也没有功夫去管护士了,如果传承是真的,那自己就能治好老妈的病了。

这样就不用在看郝主任的脸色了。

陈飞狂喜,下一刻便打算治疗自己母亲的病。

刚抬起手,却有些犹豫了。

陈飞心中有点不太确定传承的真实性,他也不敢拿自己的母亲来实验。

要是能先试验一下就好了。

这时郝主任带着刚才的护士进入了病房。

“陈飞,听护士说你疯了?”郝主任直接嘲讽道。

医院怕事情闹大,坏了名声,不然郝主任真的想把陈飞母子给扔出去。

陈飞冷哼一声,没去搭理郝主任。

看到陈飞无视自己,郝主任刚想教训陈飞几句,一名医生直接闯进了病房大喊道:

“郝主任,可算找到你了,一号急诊室的苏念念小姐突然病情恶化,已经快撑不住了。”

闻言,郝主任大惊,苏念念可是那个苏媚的独女呀,不能有半点差池的。

郝主任心急,没空再去管陈飞,火急火燎的带着医生和护士离开了病房。

陈飞听到是一号急诊室的病人,眉头一皱。

这个病人陈飞特别关注过,她的病情是比较奇特的,陈飞觉得有利于自己医术的提升,而且正好可以试一试自己所得的传承。

想到这里,陈飞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妈,然后便跟着郝主任的后面来到了一处急诊室。

一号急诊室,

此时病床上正躺着一位少女,大约十八到十九岁的样子,看起来有一些青涩,但丝毫掩盖不住她绝色的容颜,正是苏念念。

不过此时苏念念的表情看起来却十分的痛苦,脸色苍白,眉头紧皱。

一名医生站在病床边上,不知所措。

看到郝主任到来,医生心中松了一口气,开口道:

“郝主任,你总算来了,苏念念小姐肺部开始纤维化,我真的是无能为力了。”

听到是肺部纤维化,郝主任傻掉了,怎么会出现这个情况?完了,这下全完了。

这时医生没有发现郝主任异常的脸色,继续说道:

“郝主任,你可算来了,这个小小的肺部纤维化一定难不倒你的,你来了我就放心了。”

“啪......”听到这话,郝主任直接打了医生一耳光。

“你特码当我是神呀?你知道什么是肺部纤维化嘛?纤维化是不可逆的。”

“给你举个例子,就是一个生鸡蛋煮熟了,它就再也变不回生鸡蛋了,你明白了没有。”

这点常识都不知道,郝主任真是被手下的一群饭桶给气到了。

不过他此时的脸色也难看到了极致,因为病床上的可是苏媚的女儿。

这要是真的出事儿了,他一百个脑袋都不够用。

“要不让我来试一试?”突然这时,陈飞的声音传来。

郝主任听到急诊门口的声音一愣,扭头看去,发现是陈飞,心中充满了鄙视。

“陈飞你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肺部纤维化是你一个还在实习的医生能治的好的吗?”

“我估计你都不知道什么是肺部纤维化吧。”

陈飞看了一下病床上的女孩儿,眉头一皱:

“再耽误,她就真没救了。”

“你特么还真没救,你才看过几个病人,就凭你......”

郝主任听到陈飞这话顿时忍不住就讥讽,但刚说一半儿,突然想到什么,突然话锋一转:

“行行行,你觉得你能行,那你来。”

此时他心里乐开了花。

这陈飞倒是来的正好,如果治不好苏念念,这个黑锅就让他来背。

陈飞心里清楚,也知道郝主任打的什么主意,可是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当初的陈飞了。

来到苏念念的病床前,陈飞看着病床上面露痛苦表情的美少女,心里也是感到一丝不忍。

稳定心神之后,陈飞开始仔细的查看苏念念的病情,果然是肺部纤维化。

陈飞的心念一动,脑海中便浮现出关于肺部纤维化的介绍和一套针灸治疗方法。

不再犹豫,陈飞取出自己一直随身携带的银针,身体便像是有了肌肉记忆一样准确的扎进了苏念念的穴位。

撵动银针的尾梢,苏念念的表情开始扭曲,好似非常的痛苦。

陈飞见状没有慌神,另一只手施展了生死决。

随着生死决白气的涌入,苏念念的表情开始变得平和,脸色也开始恢复红润。

一刻钟之后,陈飞收起了银针。

陈飞暗叹了一声,病毒已经入骨,看来还需要一次针灸,才能彻底治好她的疾病。

“好了,之后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此时陈飞也顾不得苏念念了,不管怎么说传承是真的。

这下自己的母亲有救了。

甚至没有在意郝主任惊讶的目光,陈飞直接冲出了急诊室,他现在只想赶紧治好自己的母亲。

“快,看看苏念念怎么样了?”郝主任吩咐手下医生去检查。

医生闻言,来到病床前仔细检查了一遍“主任,真的好了,苏念念小姐的身体数据已经全部恢复了正常。”

“不可能,这不可能!”郝主任此时的心中只有惊讶。

发愣间,急诊室突然闯进来了一人,“苏念念怎么样?不管怎么样苏念念不能在咱们医院出事。”

郝主任看向来人,发现竟然是林院长。

此时林院长的头发凌乱,一看就知道是听到苏念念病情恶化没来得及收拾。

林院长来到苏念念的病床前,却发现苏念念的呼吸平稳,仪器上身体数据一切正常。

见状,林院长褪去了脸上的愁容,来到了郝主任的面前,笑的像一朵花,

“老郝呀,真没有想到你的医术进步这么大,竟然治好了苏念念,你是医院的大功臣呀,我要在医院开会表扬你。”

“啊?”听到这话,郝主任条件反射的愣了一下。

“怎么?不是你治好的么?”林院长眉头一皱。

这可是苏媚的女儿啊!

郝主任闻言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

想到陈飞也算是自己的手下,于是把心一横,直接开口说道:

“没错,是我治好了苏念念,这种小病简直就是小事一桩。”


郝主任这话一说出口,林院长开心坏了,

“好,没有想到我的医院竟然出现了一个神医,我看好你郝主任,下一任院长非你莫属。”

听到这话,郝主任的心思活跃了起来,这可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只要把握住了,平步青云将不再是梦想。

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是陈飞治好的苏念念,自己的手下医生是肯定不会说的,现在唯一的障碍就是陈飞。

必须把陈飞赶出医院,这样才是最保险的做法。

想到这里,郝主任和林院长寒暄了几句,便赶紧回到自己办公室。

办公室内,郝主任拉开抽屉,拿出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关于陈飞实习的评价档案。

“哼,陈飞这次我一定要把你赶出医院。”郝主任打算拿着档案威胁陈飞。

郝主任再次来到张芸的病房,果然陈飞正在陪着自己的老妈。

此时,张芸的脸色已经变得十分正常,和陈飞正有说有笑。

有了在苏念念身上的试验,陈飞回来之后根本就没犹豫,直接用传承救了母亲。

看到郝主任来到病房,张芸下意识的想要护住儿子,因为张芸记得就是他伤害的自己儿子。

感受到老妈情绪的变化,陈飞扭过了身子,看到是郝主任,陈飞其实心里一点也不惊讶。

“陈飞,你的医院实习评价我已经写出来了。”郝主任一边说着一边把档案上的评价语展现在陈飞的眼前。

陈飞看到之后,一点也没有意外。

可是张芸看到之后却是脸色一变,因为上面全是关于陈飞负面的评价,包括陈飞殴打主任,上面都写的清清楚楚。

“郝主任,我儿......”张芸想要替自己的儿子求情,说到一半陈飞却是伸手拦住了。

看到张芸着急的样子,郝主任心中一阵得意,拿着档案来回在陈飞眼前摇晃着,

“想要我修改评语其实也很简单,我只要陈飞现在立马离开医院。”郝主任终于是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陈飞闻言冷笑,一把抓住了档案,

“这种地方我还不愿意多待呢,我本来就打算要带着我妈离开。”

说完这话,陈飞便带着母亲收拾了一下行李,打算回家。

陈母张芸还想在说些什么,可是陈飞直接拉着她的手就走了。

郝主任对于陈飞的行为不屑一顾,年轻气盛罢了。

不过只要陈飞离开医院,他也懒得管那么多。

看到陈飞带着张芸离开病房,郝主任露出了轻蔑的微笑。

“郝主任,林院长找你,说是苏媚来了。”一名护士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听到苏媚两字,郝主任的神色一正,理了理医生服,

“快,前面带路。”

院长办公室,此时院长和苏媚正坐在沙发上喝着茶谈论着什么。

郝主任进来之后,两人听到动静,看向了郝主任,而郝主任也看向了苏媚,只一眼郝主任便觉得自己的心脏要停止了。

世上竟有如此充满诱惑的女人,狐眼桃腮,性感嘴唇,一颦一笑,媚人之极。

“这位就是治好念念疾病的医生吗?”苏媚看到郝主任看着自己发呆,心中不快,但想到是他救了自己的女儿,还是率先开口说道。

郝主任被苏媚的声音惊醒,一时间感到非常的尴尬,自己竟然失态了。

早就听闻苏媚是一个人间尤物,果然名不虚传。

“没错,苏念念的病就是我治好了,刚才有点失态,实在是夫人太美。”

听到郝主任确定的回答,苏媚也是露出了笑容,这一笑一顾倾人城,

“你好,这次来其实我是有事相求的,实不相瞒跟我女儿有一样疾病的还有七个,他们的家长是我的朋友,希望你能再次出手。”

听到这话,郝主任愣住了,他会治个鬼,这下郝主任真的是有口难言了。

看到郝主任不说话,苏媚以为郝主任是想要更多的好处,眉头一皱,

“你放心,只要你治好了我朋友的儿女,好处我是绝对不会少你的,甚至可以单独给你开个医院,我说到做到。”

听到这话,郝主任的心里更苦涩了。

不是他不想治,而是根本就不会啊!

看到苏媚都把话说的这样明白了,郝主任还是没有动静,林院长都着急了,他可是打了包票,于是直接怒吼道:

“郝建,你怎么回事?咱们医院能为苏总裁效劳是医院的机缘,而且苏总裁已经答应了给你好处,你可不要不识好歹。”

林院长催促,郝主任知道自己不答应的话就是找死,此时骑虎难下。

想到陈飞的治疗过程,郝主任觉得自己可以试一试,凭什么一个实习生都可以,自己就不行呢?

于是狠心点了点头,应承了下来。

看到郝主任点头,林院长露出了微笑,

“早点这样不就好了,救人如救火,你简单准备一下,跟着我和苏总裁一起去给病人治疗。”

郝主任闻言只得不停的点头。

简单的准备了一下,林院长亲自带路,带着苏媚来到了一间高级病房。

高级病房内,此时正躺着七个跟苏念念差不多岁数的大学生。

郝主任来到一个少年的身边,仔细查看了之后,发现果然也是肺部纤维化。

一时间郝主任的眼神开始变得飘忽不定。

硬着头皮拿出银针,郝主任开始在脑海中仔细回忆陈飞治疗苏念念的过程。

此时郝主任的大脑一片空白,根本没有一点回忆。

举着银针,郝主任双手发颤,额头冷汗直流,实在是不记得第一针要扎在那个穴位。

看着冷汗直流的郝主任,苏媚心中疑惑,针灸需要准备这么长时间嘛?苏媚不知其中门道,只得耐心的等待。

而林院长此时却是有点看不下去了,低吼道:

“郝建,你搞什么呢?赶紧下针呀。”

郝主任知道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凭着零散的记忆,下了第一针。

看到郝主任终于下针,林院长露出了微笑,可是下一刻笑容直接凝固在了脸上。

郝主任扎针之后,本来还算稳定的男孩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

“郝主任,不好了,苏念念小姐不知为何,突然吐了一大口鲜血。”

而刚好就在这时,门口冲进来一名医生,焦急的大喊道。

听到这话,苏媚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她的语气冰冷的仿佛要杀人,“郝主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不是说念念的病已经治好了吗?如果念念出了什么问题,我保证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话音未落,苏媚身后的保镖已经控制住了郝主任。

这下郝主任是真的慌了,他心里清楚苏媚并不是开玩笑,吓得双腿发软乱颤。

“扑通”一声,跪倒在了苏媚的面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