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厉总夫人又爬墙了

厉总夫人又爬墙了

琳琳之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顾冉的继母为了天价彩礼,逼迫她替继妹嫁到厉家去。谁不知道,厉家的继承人厉司衍,因为一场意外成了植物人,恐怕再也醒不过来了。顾冉不愿意,她的继母居然丧心病狂,将她迷晕,绑上婚车。结婚后,她自然没有将厉家的那个活死人放在眼里,心心念念的想着报仇。谁成想,厉司衍不仅醒了过来,他还相当的能“折腾”!

主角:顾冉,厉司衍   更新:2022-07-16 00: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冉,厉司衍 的女频言情小说《厉总夫人又爬墙了》,由网络作家“琳琳之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冉的继母为了天价彩礼,逼迫她替继妹嫁到厉家去。谁不知道,厉家的继承人厉司衍,因为一场意外成了植物人,恐怕再也醒不过来了。顾冉不愿意,她的继母居然丧心病狂,将她迷晕,绑上婚车。结婚后,她自然没有将厉家的那个活死人放在眼里,心心念念的想着报仇。谁成想,厉司衍不仅醒了过来,他还相当的能“折腾”!

《厉总夫人又爬墙了》精彩片段

顾冉昏昏沉沉的醒来时,发现自己居然在一部车上。

身旁坐着两位彪形大汉,一左一右把她架在中间。

所以,她这是被继母沈明玉绑上“花轿”了?

昨晚沈明玉就威胁她,让她代替继妹顾紫嫣嫁到厉家去。

不然她休想拿回母亲的手镯,和顾氏集团百分之五的股份。

厉司衍,厉家原本的继承人,但因为一场意外成了植物人。

眼瞅着再也醒不过来,厉家决定给她找个媳妇照顾他的后半生。

沈明玉看上了厉家天价彩礼,上赶着答应结亲。

转头却心疼自己女儿,把主意打在了她身上。

如意算盘倒是打得不错,可她顾冉却不是个任人欺凌的主儿。

当即就回绝了。

还警告对方,母亲的东西自己都会拿回来。

结果临睡前喝了佣人刘嫂的一杯牛奶后,如今醒来就在车上了。

看来沈明玉还真是未达目的不折手段啊!

想到这,顾冉的嘴角露出一丝讥讽的笑。

真当她泥做的,以为这样就会让她就范?

顾冉看着身边一左一右的两个大汉,正想着用什么办法可以逃脱。

车子却猛地刹车,差点没将她给甩到前座去。

“怎么回事?”

其中一个彪形大汉毫无怜惜的将她一把拉回了座位上坐好。

自己身子往前探去。

“前面突然窜出来一个人。”司机气呼呼的说道。

顾冉红唇轻启。

还真是瞌睡遇到枕头,正愁想办法了,机会就送上门来了。

她白皙纤细的手指,轻盈的摸入衣服夹层。

随即两指尖上出现了一根细长还闪着寒芒的银针。

灵动的大眼在一瞬间了冷了眼色。

抬手朝着左边的大汉准确无误的刺了下去。

正准备打开车门下车查看的大汉,忽然毫无征兆的倒在了椅背上。

和司机说话的大汉忽感不对,转头看向自己兄弟。

结果眼前一花,瞪着不可思议的眼睛。

眼巴巴望着朝他挥手做拜拜的顾冉。

砰一下,也倒了下去。

搞定!

顾冉拍了拍手,一向不喜于色的她,此时脸上难得有了笑意。

正当她想踹开大汉,去开车门时。

司机的车门却刷地被拉开。

还没等司机反应过来,就被一双手扯了出去。

接着又是咚的一声倒地声。

不用想也知道,司机被袭击了。

顾冉蹙了蹙眉宇。

不是吧,才解决掉麻烦,难道又遇到车匪打劫?

她慌忙又捏住了银针,紧促的瞪着车外。

一股冷风袭来,后面的车门被扯开了来。

探头进来的是个男人。

他顺手就把堵在门口的保镖扯落在地。

一双黑漆漆的眸子瞬间落在了顾冉身上。

与他满身凌厉气息不符的是,他长了一张再普通不过的脸。

普通到扔到人群中,绝对不会有人能看第二眼。

“下车!”

冷漠的声音刺骨三分,还带着一丝沙哑。

顾冉紧了紧手中的银针,一脸警惕的瞪着男人。

慢吞吞的下了车。

两人刚在车旁站定,男人一个欺身上前。

把顾冉圈在了他的面前。

漆黑眸子上上下下把顾冉打量了个遍。

那眸光看得顾冉寒毛直竖,手中的银针又捏紧了几分。

“你就是想嫁给厉司衍的女人?”男人再次沙哑开口。

顾冉很怕,娇小的身躯在微微发抖。

但依然仰起头与男人对视。

“我不想,我是被迫的。”

听着这话,男人眯了眯眼。

“被迫?放眼整个A城,哪个女人不想嫁进厉家做豪门太太。”

“你居然说不想?”

“给我玩欲擒故纵?”

男人质疑的语气全是嘲讽,眼底的嗤笑几乎要吞没了顾冉。

本就因为被沈明玉陷害还一肚子火的顾冉,此时也顾不得害怕了。

脖子一梗,瞪着因为委屈泛着红的大眼,气呼呼的怼了回去。

“脑子有病才想嫁一个活死人,谁愿意谁去,我不稀罕!”

似乎被她的模样感染到,男人愣了愣。

趁着对方失神的时间,顾冉用力一推。

灵巧快捷的从他桎梏中跑了出来,甚至还扬起了手中的银针。

“我警告你,别过来,他们可都是我放倒的,你要是不怕死就试试。”

见她一副明明怕得要死,还故作强悍的样子,男人抽了抽唇角。

不过,这些保镖都是她放倒的?

男人抬眸瞄了一眼两个睡得死沉死沉的保镖。

还以为是因为刚才急刹车两人撞到了头,没想到居然是这女人下的手。

有点意思……

只是,没听过顾家人会用针啊?

“你是顾紫嫣?”

顾冉愣住了,她以为这家伙只是一个路过打劫的。

却没想到对方居然有备而来。

那她到底要回答是,还是不是呢?

见顾冉漂亮的大眼在那里滴溜溜的转,男人没好气的瞪他一眼。

“说实话,或许爷今天心情好,就放你一马。”

“不是,我是顾冉,顾家正牌的千金小姐!”

“所以我不可能看得上厉家那个病秧子,更不可能有什么嫁入豪门做阔太太的想法。”

“因为,我就是豪门!”

顾冉毫不迟疑的回了话。

嗯……虽然冲动了点,也那个夸大了点。

但管它了,对方让说实话不是?

可能是被她的豪言壮语吓到了,也可能是被气到了。

反正顾冉肉眼可见的,男人那张普通得再也不能更普通的脸在微微抖动。

“所以,你是被狸猫换太子,被迫嫁入厉家?”

“而且对厉司衍完全没想法,更不会企图爬上他的床?”

沙哑声再次响起,带着一丝颤动。

前面一个问题顾冉还能听明白,后面那句什么意思?

一个活死人,爬他床是来暖被窝的吗?

这男人脑子迟怕是有什么大病!

“没错,是被迫,没想法,爬床那个想都别想,满意了吗?”

“满意!”

“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男人唇角上扬,“可以。”

见男人真的答应了,顾冉终于松了一口气。

瑟瑟的看他一眼后,转身拔腿就跑。

可还没跑两步,就感觉到了后方疾驰而来的脚步声。

慌忙中她急忙转身,然后抬手,纤细白皙的手指中,那根银针急速飞出。

却见那个身影如鬼魅一般闪过,直接站立她面前。

还没等顾冉那个“你”字说出口,对方一记手刀就把她劈晕了。

在昏迷的瞬间,她发誓,这家伙以后最好祈祷别让她遇上。

不然这事没完!

等顾冉再次醒来时,她依然在车上。

而此时,车外面站了一堆人,其中一人还为她打开了车门。

“顾小姐,我们已经等你很久了。”

顾冉甩了甩头,迷迷糊糊的下了车,抬眼一看。

厉家别墅!


顾冉惊呆了。

感情闹了半天,她还是被打包来了厉家?

那家伙难道是沈明玉的人?

不过不对啊,沈明玉的人又干嘛半路拦截了?

可如果不是,又为什么还把她送来呢?

此时的顾冉满脑子浆糊,怎么跟着一堆人糊里糊涂进的厉家她都没注意。

等她反应过来时,客厅里已经坐满了人。

为首的老爷子白发苍苍,但精神矍铄。

他右下方则坐着一个优雅端庄的贵妇。

“你就是紫嫣吧?”

贵妇上下打量顾冉。

漂亮是漂亮,但和自己打听到的顾紫嫣,长得似乎有些出入。

顾冉刚想说不是,贵妇却站起了身,直接握住了她的手。

“孩子,谢谢你来到厉家,我代表司衍欢迎你。”

“我......”

面对对方温柔又诚挚的眼神,顾冉的话头一时间卡住了。

“我是司衍的母亲,衍儿的情况想必你也听说过了,实在是有些委屈你了。”

“但你放心,既然你选择了我们司衍,我们厉家以后就是你的后盾,不会让人欺负你半分。”

厉母的这番话,说不感动,是假的。

但最终让顾冉提起精神的,还是她最后那句。

厉家是她的后盾!

自从母亲莫名离世,父亲接手母亲公司后,沈明玉就携顾紫嫣嫁入了顾家。

不但染指公司事情,甚至还拿到了不少公司股份。

而她这个正儿八经的顾家千金,却无人问津。

就连公司沈明玉都不让她进。

如今还为了厉家的天价彩礼,玩一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不过现在看来嘛,似乎也有沈明玉算漏的地方。

厉司衍虽然是个活死人,但厉家却是个活招牌。

她嫁进来,不但不用应付厉司衍。

还能利用厉家的势力帮自己拿回母亲的一切。

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顾冉眼睛亮了亮,她已经有点期待沈明玉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表情了。

“伯母你好,我......能先看看厉司衍吗?”

听到顾冉第一句话就是自己儿子,厉母不由得有些感动。

朝着坐在沙发上的老人示意。

老人也微微点了点头。

于是厉母牵着顾冉的手,上了二楼。

刚到门口,顾冉就小小心心开口。

“伯母,我......可以单独看看他吗?”

说完还垂下头,一脸羞涩的模样。

厉母当下会意,人家姑娘这是不好意思了,和缓的点点头。

“去吧,我下楼等你。”

见厉母离开,顾冉小心翼翼的推开了房门。

房间里冷冷清清,显得压抑。

最里面的大床上,躺着一个男人,她缓缓走上前。

躺在床上的这个男人,安静的沉睡着。

脸色略显苍白,但五官深邃,流畅的脸颊线条透着一丝冷厉。

薄薄的唇没有一丝血色。

这就是厉司衍?

顾冉轻轻的坐到床边,纤长的手指划过厉司衍的薄唇,去试探他的鼻息。

却不想柔软的触感从她的指尖传来。

顾冉借机稍稍按了按他的唇。

“长得倒是不错,可惜了......”

居然是个沉睡不醒的植物人。

对方呼吸沉稳,微热的气息扫过顾冉的手指,莫名的带着一丝旖旎。

顾冉急忙抽回了手,小脸也微微红了起来。

“抱歉,冒犯你了。”

明知道对方不会有反应,但顾冉还是尴尬的道了歉。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感觉对方的睫毛微微动了一下。

等她再定睛一看时,一切又恢复如前,毫无波澜。

顾冉疑惑的摇了摇头,急忙抓紧时间掏出了手机。

不到几秒电话就接通了,话筒里传来沈明玉高高在上的声音。

“怎么,醒了?”

顾冉淡淡一笑,“不但醒了,还已经到厉家了。”

“既然生米都已经煮成熟饭了,你最好就给我乖一点好好接受现状。”

“要不然你妈的东西,我可不保证会丢到哪里去。”

还在威胁她,顾冉冷了冷眸子。

“阿姨,你似乎还没搞清楚状况。厉家娶的可是顾紫嫣,不是我顾冉。”

“你以为把我打包送到厉家,厉家的人就会要我这个冒牌货吗?”

电话那头的沈明玉面不改色,悠闲的看着她刚做的指甲。

“那是你的问题,不是我的。假如厉家退货,你知道后果!”

顾冉被她那不要脸的话差点气笑。

“后果?”她冷冷一笑。

“阿姨,我这个人向来叛逆,最讨厌谁威胁我。”

“你要是想让顾氏集团和你的宝贝女儿陪葬,我不介意同归于尽。”

听到这话,沈明玉刷地一下坐直了身体。

“你什么意思?”

见她语气紧促,再没了刚才的嚣张,顾冉轻扯了下唇角。

“我现在就在厉司衍的房里,你说,如果我现在把毫无反应的厉司衍给杀了,厉家会怎么对付你这个,把我送来的人呢?”

“什么?顾冉你疯了?”

沈明玉刺耳的尖叫声几乎要穿透了话筒。

用脚趾丫也能想到此时对方跳脚的画面。

顾冉舒坦的一屁股坐在了床沿边上。

“疯没疯,就看阿姨怎么做了?”

沈明玉原以为顾冉为了那个贱人的遗物,怎么着也会忍气吞声吃下这个哑巴亏。

却没想到她骨子里这么反骨。

宁为玉碎也不为瓦全,用命来和自己拼。

虽然不知道她到底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沈明玉不敢赌。

因为,她输不起!

“你到底想干嘛?”沈明玉咬牙切齿的问道。

“不干嘛!我们说好的我妈的手镯给我。”

“然后顾氏集团的股份,我至少要百分之二十!”

“只要阿姨说到做到,那我也就什么都好商量。”

“不然......大不了就鱼死网破。”

贱人,贱人!

啪的一声,沈明玉刚做的指甲被她气得捏断了。

“百分之二十?你这简直就是明抢!”

沈明玉歇斯底里的吼出声。

顾冉当然知道这是明抢。

可这本来就是母亲的东西,抢也只是物归原主而已!

“我无所谓,可留给阿姨考虑的时间不多,毕竟我没什么耐性。”

“到底是要顾氏集团的股份,还是你和你女儿的命,自己考虑清楚!”

顾冉的话一说完,电话那头就变成了死一般的寂静。

她知道,算计了一辈子的沈明玉,此时应该是她这辈子最为煎熬的时刻。

毕竟,百密一疏不是。

片刻后,话筒里再次响起沈明玉一字一顿的声音。

“你杀了厉司衍,一样会死!”

顾冉无谓一笑,转头看向了躺在床上安静如斯的男人。

“无所谓,能有阿姨和顾紫嫣陪着,我赚了!”

再一次沉寂片刻后,沈明玉终于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好!成交!”

扔了电话的沈明玉气得肝疼。

千算万算,却没想到顾冉是个疯子!

想从她手里拿走她好不容易从她贱人妈那里拿到的股份。

简直是痴人说梦。

厉家要一个媳妇,说白了就是给那个活死人厉司衍冲喜的。

只要人进门了,后续是死是活厉家也怪不了她。

一个死人,股份还拿得稳吗?

沈明玉狠厉的看向自己断掉的指甲。

顾冉,这可是你自找的,可别怪我这个后妈心狠手辣!

此时被动变主动的顾冉,心情可是好得不得了。

只不过,当着人家的面拿人家的命威胁别人,貌似有点太不地道。

她有点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唇。

站起身朝着床上的厉司衍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

“对不起啊,刚才利用你了,我是情非得已,不是故意的。”

“不过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伤害你,刚才无非是吓吓对方罢了。”

“虽然不知道你能否听到我说话,但我向你保证。”

“就算我嫁过来只是个工具人,我也一定会好好照顾你,做好我妻子的本份。”

“而你了,作为丈夫是不是也应该让我物尽其用一下,好好利用下你厉家的家世呢?”

说了一大堆后,顾冉抬头偷瞄了一下厉司衍。

见对方还如睡美人一般,睡得恬静又安稳,她当即嘿嘿一笑。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啊。那就祝我们合作愉快啦!”

说完就掀开厉司衍的被子,去握他的手。

可当一碰到对方的手,顾冉的职业病就犯了。

顺带朝着他的脉搏摸去。

三指搭在他的脉搏上,还未细细感受,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顾小姐,见了少爷就赶紧出来吧,老爷和夫人都在正厅里等着你呢。”

她的手顿了顿,将刚刚掀开了的一角又重新盖上,回应道,“知道了。”

回到正厅,厉母沉静的问道:“你已经看过衍儿了,怎么样?”

“挺好的。”顾冉浅浅一笑。

厉母的脸上露出笑意,眼神也变得柔和下来。

“只是伯母,我并不是顾紫嫣。”

“我叫顾冉,顾家的大小姐,顾紫嫣是我继妹。”

她的话让在座的人皆是一愣。

“顾家大小姐?”厉母喃喃的,但紧皱的眉头已经舒展开来。

以这样的心态重新打量顾冉。

觉得她不光长相好,说话行事上也是落落大方,进退有度,不错!

只是,为什么会无端换人呢?

难道顾家心思不纯,想忽悠她?

见对方眉头一皱,脸色不太好,顾冉急忙上前解释。

“之所以我来,是因为我们家对厉少的重视。”

“毕竟厉家在A城可是豪门大户,虽然继妹从小也在顾家长大,但终究不是正经的千金大小姐。”

“身份悬殊,终究有点辱没厉少。”

这个解释虽然有点牵强,但至少理由很充分不说,还抬高了厉家。

让人听起来很是舒服。

“但如果......伯母你们介意的话,我可以去换继妹来的。”

礼貌的以退为进,更显得尊重对方意愿,给人留下了好印象。

果然,厉母与老爷子对视一眼后,朝着顾冉温和一笑。

“不用,我和爷爷对你都很满意。”

“谢谢伯母和......爷爷。”顾冉乖巧羞涩的小声说着。

厉母真是越看越满意,大家千金的气质就是不同。

女儿家的小羞涩也能看出顾冉的青涩和单纯。

当即上前牵住了顾冉的手。

“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你放心,厉家不会亏待你的。”

等的就是这句话,顾冉乖巧的点点头。

随着亲事的定下,老爷子第一个离开。

剩下的人则围到厉母的身边,口中道着恭喜。

“恭喜大嫂,讨到了个好媳妇。”

厉母脸上带着笑,向顾冉招手。

“过来见见你的二伯母。”

“二伯母好。”顾冉礼貌的打招呼。

沈淑兰身边跟着她的儿子厉司寒,吊儿郎当的嚼着口香糖。

等到顾冉走进,呼吸突然一窒。

原本离得远,顾冉又是背对着他,没看清楚。

此时他正对上顾冉,惊艳感顿时扑面而来!

她五官精致,鼻子小巧高挺,略施粉黛的脸庞难掩倾城国色。

偏偏这样的美丽又不显得凌厉张扬,而是带着温婉。

这该死的厉司衍,怎么都半死了,还能娶一个这么好看的老婆?

“你好!”

厉司寒迫不及待的代替母亲开口,伸手握住顾冉的小手。

脸上明晃晃的垂涎之色引来厉母的怒视,他却丝毫没有察觉。

一双眼睛恨不能掉出眼眶黏在顾冉身上。

“嫂子,我是厉司寒,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可要多亲近亲近。”

顾冉用力抽出自己的手,面上沉静,心里则恶心的想要给他来上一针。

将手背到身后使劲擦了擦,意味深长。

“好说好说。”

厉母不动声色的将顾冉掩到自己身后。

淡淡的拒绝了其他人的邀约,拉着顾冉上了二楼。

“小冉,我这么叫你可以吧?”

“当然。”

厉母带着她来到厉司衍的房间,叹了一口气。

“衍儿他已经躺了大半年了,反正你马上就要嫁进来,今天这么晚了,不如就留在这里吧。”

“等你们婚礼一成,你们就可以单独搬出去了。”

“今晚就住在这里?”顾冉诧异的挑眉。

厉家也不像是腾不出一间空房的样子啊,这多少有点于理不合吧?

厉母点点头,眼神里晦暗难明。

“放心吧,我不会害你的。”

见状,顾冉也不多说什么,反正他们也是未婚夫妻。

貌似也没什么不妥。

顾冉走进屋内,和刚刚的惊鸿一瞥相比,她这次观察得更仔细了些。

房间内只有一扇窗户,还被灰暗的窗帘拉上了,只勉强透出一缕光。

厉母看着她走进房内后就将房门带上。

一时间,一股阴森的气息冒了出来。

顾冉有些受不了。

“刺啦”一下打开窗帘,顺手将窗也开了起来。

有了新鲜空气和阳光的涌入,她顿时感觉好多了。

也不知道厉家怎么想的。

正因为厉司衍是病人,才更应该多通风才是。

这么闷着,不死也半死了!

她摇着头回到床边,男人还是紧闭着双眼。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

总觉得男人的平躺的位置和刚刚有些不太一样。

可他是植物人,又不会动,是她眼花了吗?

她再次伸手将男人的手挪了出来,搭在他的脉搏上。

刚刚只是粗粗的一探,只觉得他的脉象平稳,不似有病的模样。

现在细细感受,脉象飘忽,凝滞且涩。

这分明是生了重病之人的脉象。

可按厉母所言,他已经躺了大半年了,病情应该趋于平稳。

怎么都不该是这样的脉象。

顾冉伸回手,眉头紧皱。

两次探到的脉象截然不同。

到底是厉司衍的病情比她想象中的要复杂许多。

还是他根本就是在装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