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变成作精夫人

重生变成作精夫人

狐语者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顾家千金顾乔一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可以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惜,前世的她没有脑子,智商不够用,眼神也不够清明,最终惨死在渣男和恶女的手里,一手好牌被她打得稀烂。重生归来的顾乔一还没等缓过劲来,就被三位大佬哥哥和霸总老爹宠上了天。这一世,她不仅要报仇,她还要嫁给最权势滔天的男人,做人人羡慕的豪门少夫人!

主角:顾乔一,墨肆城   更新:2022-07-16 00:4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乔一,墨肆城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变成作精夫人》,由网络作家“狐语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家千金顾乔一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可以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惜,前世的她没有脑子,智商不够用,眼神也不够清明,最终惨死在渣男和恶女的手里,一手好牌被她打得稀烂。重生归来的顾乔一还没等缓过劲来,就被三位大佬哥哥和霸总老爹宠上了天。这一世,她不仅要报仇,她还要嫁给最权势滔天的男人,做人人羡慕的豪门少夫人!

《重生变成作精夫人》精彩片段

“嗷呜~”

一只体型巨大的藏獒倒在地上,心口的位置往外渗着鲜血,奄奄一息,喉咙里发出呜咽的哀声。

而墙角的位置,一个浑身是血的少女正缩在那里。

她瘦弱的身躯上布着密密麻麻的抓痕,皮肉翻开,鲜血淋漓。双手无力地抓着刚刚给藏獒致命一击的金属烛台。

她拼命地喘息,血水漫过眼睛,目光隔着红色的水雾,锁定不远处一脸悠哉的男人。

顾严岂。

他是顾家的养子,曾经自称是全世界最爱她的男人。

却是今天想要她命的人。

“为什么?”

她痛苦地冲他嘶吼。

嗓子却哑得几乎喊不出声来。

自从父亲死后,他就是她唯一信赖的人。

她甚至听他的话,跟墨肆城离婚,还把整个顾氏公司都交给他打理。

可他居然。

要杀了她。

他把她约到这栋郊区的独栋别墅里,在她的酒里下药,然后趁她毒发,放出凶猛的藏獒咬她。

他要看她被活活的撕烂,咬死。

她想不通一向温柔儒雅的哥哥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她张嘴,“哇”得吐出一口黑血。

顾严岂起身,走到她面前,骨节分明的长指掐住她的脖子。

“因为你爸害死了我爸,我妈,还有我尚在襁褓中的妹妹。所以,我要你们全都去死,替他们偿命。”

乔一的瞳孔逐渐收缩,眼里越来越没有光亮。耳畔低醇的嗓音,此刻竟恐怖得像是紧密的毒蜘蛛网,紧紧地网着她的心脏,令她感觉到窒息,且痛不可支。

“顾家……可养了你二十……”她极艰难地从胸腔里挤出半句话来。

“养我?呵。他收养我,是图我们奉家的财产。”

他原本姓奉,但被顾家收养后,他为了取得顾志山的信任,就改成姓顾。

原来这一切都是他设计好的。

乔一到现在才意识到他的心机有多重。

“我爸……他不可能杀人。”

“我跟你拼了。”

她摸到烛台,握在手中,直捣顾严岂的眼眶。

可她中毒太深,又伤得极重,所以她根本就不是顾严岂的对手。

她被他一掌掀翻在地。

“贱人!”

“唔!”

她跌得头昏眼花,又吐出一口黑血。

顾严岂不给她缓和的机会,穿着皮鞋的脚狠狠地在她太阳穴处踢了几脚。

最后,她像垃圾一样被踹到了墙角处。

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说。

“她死了?”

“还有一口气。”

随即她就被一股刺痛锥醒。

她艰难地掀开眼皮,看到一只高跟鞋正踩在她的手背上,尖细的鞋跟刺穿皮肉,碾着骨头。

她痛得痉挛,喉咙火辣辣的呼不出痛。

“哼!”

“……”

听到熟悉的声音,乔一才真正去留意女人的长相。

是她?!

她惊愕地险些说不出话来。

孙菲儿。

她最要好的闺蜜。

一个是哥哥,一个是闺蜜,他们竟联起手来将她推入地狱。

此时肉体上的剧痛,都抵不过心上的万分之一。

孙菲儿把鞋跟拔出来,带出一股鲜血喷溅,然后再锥进去,如此周而复始。

却丝毫不觉得自己残忍,反而放声大笑出来。

“顾乔一,你以往不是很嚣张吗?起来打我啊。哈哈。”

“……”

乔一一动不能动。

她又采着乔一的头发,把她的头一下下地往地板上猛撞。

“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乔一的头撞得血肉模糊,眼珠都从眼眶脱出。

可她无还手之力,奄奄一息之际,只能在心里恨。

一对畜生。

狗男女。

不甘心。

她好不甘心就这样死掉。

如果人生能够重来,她一定要加倍向他们奉还,要让他们生不如死。

在她彻底陷入黑暗之前,她听到一道声音说,“把她丢去喂狗。”


夜色浓重,宛如墨染。

顾乔一惊坐而起,身上冷汗涔涔。风夹着雨点从窗户灌进来,吹得她一个激灵。冰冷的感觉,过于真实。美目瞪圆,错愕地看着忽明忽暗的、奢华的房间。

顾乔怔住……

她……不是死了么?

怎么……

她心下狐疑,动了动完好的肢体,目光恰巧捕捉到套在左手无名指上的钻戒。

这是墨肆城当初送给她的婚戒。可她不是在两年前就已经还给他了吗?

等一下……

大雨,豪宅,喜事,钻戒……

接二连三的震惊没有令顾乔一失去理智,反而越来越清醒。

难道,她重生了?回到她和墨肆城成亲的当晚……

“嘭!”

来不及多想,房门被大力撞开。

她被惊得一愣。

一个高大颀长的身影撞进她的瞳孔。

是他。

再次相见,她的心情是难以描摹的复杂。

只觉得眼眶一热,差点掉出泪来。

嘴唇轻颤着,想叫他名字,可话还没出口,她就被男人大力地擒住了下巴。

骨节分明的手指,拧得她下巴仿佛都要断了。

“还想逃?”

他冰冷的嗓音从齿缝里挤出来。

沉沉的目光紧紧地攫着她惊恐万状的眸子。

墨肆城,墨氏集团的总裁。

年仅二十七岁,却是常年盘踞全球富人榜前三的超级大亨。

多金,有才,俊美,不知有多少女人削尖了脑袋想得到他的垂青。

可她倒好,她竟想尽办法让他讨厌她。甚至……

甚至,还在两人举办结婚礼的当天,也就是今天,与人私奔!?

想绿他……

呵!那他就让他们这对“苦命鸳鸯”永生永世都不得再见面……

男的送去赤道几内亚,女的留在身边,慢慢折磨……

他要让她知道,惹他是要付出巨大的代价的。

正当他想蛮横地丢开她的时候。

然而,就在这时……

她竟然主动环住了他的腰。

并且,还冲他无辜得眨眼。

他微怔。

这小女人到底知不知道眼前究竟是什么状况?

他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的。

可她竟然。

浑然不觉危险的。

勾-引他!

她,究竟又想玩什么把戏?

她湿漉漉的眼眸笔直地望着他,软糯的嗓音声若蚊呐,“我、我不会再逃了!”

那双莹润的唇瓣,一启一合,美好的仿似人间水蜜桃,勾得人食指大动,想要一偿芳泽。

墨肆城眸色加深。

一直变着法得要离开他,突然转性说不逃了?!

鬼才信!

他捏着她下颌的手斗然力道抽紧。

暴戾的眸子里射着骇人的冷光,咬牙切齿地说,“死到临头,还想耍花招?”

“我。”

顾乔一几乎喘不上气来,很艰难地把字从喉咙里一个一个地挤出来。

“没……有……不……逃。”

他俊脸冷沉似冰,甫一压下,嗓音冷得仿佛冰窟,“你不妨再逃一次试试!”

这话分明是威胁。

可伴随着他沙哑磁性的嗓音说出来,却又有一种难以言说的致命性感。

乔一浑身一哆嗦。

记忆如潮水般汹涌地扑面而来……

那样的经历,简直生不如死。如今她仅是想起来就牙根打颤,双腿发软。

但,即便是如此,她也不会再逃了。

逃……

只会加深这个男人对她的憎恨。

只会令自己离真正的危险与凶恶更近。

只会加速自己死亡。


天晨微光。

顾乔一被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

她睁开眼,看到墨肆城正在穿衣服,昏沉的光线勾勒出他挺拔的身形和背部线条分明的肌理。

男人气度从容,修长的指尖扣起衬衫上的小金扣。

冷峻的面容上,眉头微蹙。

他转过脸来,冰封的视线,对上她一双迷离的湿眸。

“别再耍花样,否则,你会经历比昨晚胜过千万倍的痛苦。”他声音毫无欺负地说道。

兴许是自己主动承认错误,放低姿态的缘故吧,他没怎么为难自己。

见她思维开小差,男人不悦。

锁眉,冷声道,“听到了没有?”

她眨着一双鹿眸,“知道了,老公!”

乖巧顺从。

他眉心掐起一丝细褶。

眼前的小女人,分明还是那张脸,却像完全变了个人。

从昨晚到现在,她给了他太多意外。

她低头,捂着生疼的下巴,微微地倒抽两口凉气。

“嘭!”

忽然,一道有力的关门声。

她抬起眸子,发现他已经走了。

墨肆城都走了好一阵了,她才完全放松下来,并重新打量起周遭的环境。

更加确定的是,她真的,重生了!

她,顾乔一,回来了!

她兴奋、激动,两行清泪夺出眼眶。

她父亲是顾志山,顾氏集团的董事长。

她的母亲在几年前就去世了。

自从她母亲去世,她的行为就很叛逆。

父亲爱之切,责之深,但根本管不了她。

父亲为了她能受到管制,因此,当她刚过完二十岁生日,就急吼吼地安排她嫁到墨家来。

上一世,她非常不理解父亲的做法,认为父亲是因为不爱她,才硬生生将她往火坑里推。

而她为了反抗这桩婚事,就接受了顾严岂的安排,和一个男人假装恋爱,并在婚礼这天与这个男人私奔。

她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父亲气得晕倒,醒来后就对外声称要与她断绝父女关系。

从此,她两年没登过顾家的门半步。

顾家不待见她。

她也不待见顾家。

但,直到父亲死后,律师宣布父亲留下的遗嘱,将顾家的全部资产都留给她,她才知道父亲心里最疼爱的人始终都是她。

终于大彻大悟,在这世上,哪有不为孩子好的父母?

她错了,大错特错。

她很后悔没在父亲活着的时候好好孝敬他老人家。

更后悔,在他死后被小人夺去了他一手创立的顾氏集团。

如今,她很庆幸自己重生了,而且是重生在自己刚刚和墨肆城结婚的时候。

让她有机会扭转最后的结局。

上一世,她被顾严岂和孙菲儿联手算计,赔上了婚姻,搭上了家族企业,害父亲惨死,害自己惨死,连全尸都没留……

她死死地攥着拳头,由于太用力,骨节处泛着青白。一抹复仇的狠厉在眼底闪过……

顾严岂,孙菲儿,你们的好日子已经倒头儿了!

她掀被下床,走进浴室。

偌大的落地镜里映出她现在的样子。

瘦的像一堆干柴,左肩膀处纹着一团丑陋的刺青;一头枯草似的黄头发,上面好像睡过草鸡;一脸的大浓妆,已经晕开了,所以更加恐怖,好像女鬼。

她之所以把自己搞成这副鬼样子,是因为顾严岂说她这样打扮很像电影里大哥的女人,很酷!很飒!

她盯着镜中的自己,嘴角不禁抽了抽:上辈子是自己脑子抽筋吗,居然相信他那样的鬼话?不过,话说回来,墨肆城面对这样的自己,是怎么下得去嘴的呢?

难不成,他就好这口儿?

她浑身一个激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