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都市狂龙:兄弟,哥罩着你!精品推荐

都市狂龙:兄弟,哥罩着你!精品推荐

抚琴的人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抚琴的人”创作的《都市狂龙:兄弟,哥罩着你!》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我永远忘不了四年前的那个夜晚。那是高考前夕,我正在家里复习功课,一群荷枪实弹的警察突然闯进我家,不由分说就把躺在摇椅上纳凉的哥哥给抓走了。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手足无措,只能傻傻地跟着那些警察出了门,又眼睁睁看着哥哥被押上了警车。哥哥上车之前,回头冲我说了一句:“不要惹事,等我出来,我有一大笔钱……”我以为这中间是有什么误会,于是辗转许多个警局都没有找到哥哥的下落,我意识到哥哥可能会出事……就在我以为哥哥已经被害死的四年后,我被人按在地上打,卑微又无能,可怜又无助。我觉得人生没有什么意义了,不如追寻哥哥的脚步,离开这个世界!可...

主角:齐恒宋尘   更新:2024-06-11 21: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齐恒宋尘的现代都市小说《都市狂龙:兄弟,哥罩着你!精品推荐》,由网络作家“抚琴的人”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抚琴的人”创作的《都市狂龙:兄弟,哥罩着你!》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我永远忘不了四年前的那个夜晚。那是高考前夕,我正在家里复习功课,一群荷枪实弹的警察突然闯进我家,不由分说就把躺在摇椅上纳凉的哥哥给抓走了。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手足无措,只能傻傻地跟着那些警察出了门,又眼睁睁看着哥哥被押上了警车。哥哥上车之前,回头冲我说了一句:“不要惹事,等我出来,我有一大笔钱……”我以为这中间是有什么误会,于是辗转许多个警局都没有找到哥哥的下落,我意识到哥哥可能会出事……就在我以为哥哥已经被害死的四年后,我被人按在地上打,卑微又无能,可怜又无助。我觉得人生没有什么意义了,不如追寻哥哥的脚步,离开这个世界!可...

《都市狂龙:兄弟,哥罩着你!精品推荐》精彩片段


发现我的存在以后,齐恒整个人都呆住了,关键是我悠闲的姿势、惬意的神情,以及在办公室里的潇洒状态,好像我才是骆队长的亲戚一样!

“舅……舅舅……这是怎么回事……”齐恒慢慢转过头去,重新看向骆队长,脸上写满了疑问和不解。

赵雪也是一样迷茫的表情。

“呃……”骆队长轻轻咳了一下,慢条斯理地说:“齐恒,你先出去,随后再和你解释吧。”

“舅舅……”齐恒有点着急,显然现在就想知道答案。

“出去!”骆队长摆了摆手。

齐恒没辙,只好拉着赵雪出门,临走之前面色复杂地看了我一眼。

骆队长来到我的身前,重新坐在了茶台边上,再次帮我续满了茶。

“喝,喝。”骆队长做了个“请”的手势,神态愈发客气。

“哦,好。”我端起茶杯,心里评估着老狼的能耐,似乎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啊。

“今天这个事情,说白了就是一场误会。”看我面色平静,骆队长继续说了起来:“同学间的小打小闹,本来就用不着上纲上线,你又是杨局长的人,咱们就都是朋友了……既然是朋友嘛,事情就好办了,直接握手言和就行。”

“……不用赔钱了?”我突然笑起来。

“不用。”骆队长也跟着笑:“你和小齐算是不打不相识吧,待会儿我把他叫进来,你俩聊聊天、喝喝茶,什么事都没了。”

我沉默了一下,说道:“这个结果,我不满意。”

“???”骆队长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来这里,我付出了时间和精力,刚才还被锁在讯问椅上,精神受到了很大的摧残……我还是个学生,哪扛得住这个?以前的事就不说了,但今天的精神损失费,齐恒还是要付下的。”我继续说:“一万块吧,这是我的底线……你看怎样?”

说毕,我抬起头,目光炯炯,直视着骆队长的眼睛。

我并非要趁火打劫或是贪得无厌,只是想借这机会试验一下老狼的能量!

如果骆队长恼羞成怒,对我大加指责、口吐芬芳,我就改口说是开玩笑的;如果骆队长忍受下来,并且真的让齐恒付出一万块钱……

就说明老狼真的很哇塞!

赵雪之前说的没错,世界就是这么现实,有钱人就是能够为所欲为,齐恒靠关系和背景碾压同龄人,我也可以如法炮制、照猫画虎,走上属于自己的人生巅峰!

家有人脉,不用岂不成了傻子?

当然,还是要看骆队长的反应,才能决定我接下来的所作所为。

我紧紧盯着骆队长的脸,观察他每一丝的表情变化。

果不其然,在我提出这个“荒诞”的条件时,骆队长的眼神中闪过极大的不悦,整张脸也迅速黑了下来,似乎已经游走在暴怒的边缘,随时都要跳起臭骂我一顿了。

但是很快,那些不悦便消失不见,愤怒的火苗也偃旗息鼓,虽然一张脸依旧黑着,但骆队长并没发作,只是沉默下来,一句话都没有再说,好像是在思考什么。

似乎有门?

我试探着加码:“要不,我给杨局打个电话?”

“不用。”骆队长突然惊醒,迅速打断了我,反应极快地说:“齐恒赔你钱是应该的……你受了委屈嘛。”

成功了!

老狼,果然牛逼!

我的心中狂喜,面上仍旧淡定地说:“骆队长,也就冲你的面子了……换成别人,少于三万解决不了。”

骆队长呼了口气,摸出手机拔出一个号码。

过了一会儿,办公室的门便被推开,齐恒迈着大步走了进来:“舅舅,让我准备一万块钱干嘛?”

骆队长站起身来:“有吗?”

齐恒从怀里摸出一个鼓囊囊的信封:“没那么多现金,好在旁边就是银行,我专门去取了一些。”

一边说,一边还看了我一眼,我仍旧在旁边悠哉悠哉地喝着茶。

“取了就好。”骆队长接过来,微微捏了一下厚度,似乎觉得没啥问题,便转手交给了我。

我没他的本事,还是打开信封看了一下,估摸着数量应该能对得上,才揣到了自己内侧的口袋里。

“舅……舅舅……什么意思啊……”齐恒在旁边都看懵了。

“这是你赔偿齐恒的精神损失费。”骆队长随口说道。

“我赔偿他?!”齐恒整个人都麻了:“舅舅,为什么是我赔偿他啊!”

“随后再跟你说,你先出去!”骆队长一摆手。

“不,我不出去!”齐恒激动的嘴角抽搐起来,一张脸也胀红了:“舅舅,到底为什么,你告诉我啊!”

“出去!”骆队长的脸色一沉,声色俱厉。

“……”齐恒不敢再说什么,恨恨地看了我一眼,转身往外走去。

这一刻,我的心里简直要爽飞了,可惜赵雪没有跟着进来,否则也能看到她那张吃屎一样的脸了。

当然,我的面上依旧淡定,仿佛这一切对我来说都司空见惯、习以为常。

齐恒离开后,办公室里重新恢复安静,骆队长笑呵呵地说道:“小渔,现在满意了吧?”

我点点头:“不错,骆队长办事还是很公道的。”

“那当然了,我干这行的嘛,就是需要公平、公正……”骆队长摆着手,“来,继续喝茶。”

“不了,时间也不早了,就不耽误骆队长下班了。”验证了心里的想法,没必要再留在这了,我现在只想早点回去。

“……好吧,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打我电话就好。”骆队长说着客气话,但也没有真的留下手机号码。

毕竟在他眼里我连杨局都认识,哪里用得着一个小小的队长啊。

骆队长把我送到办公室门口,还想继续往外面送,但被我婉拒了,最终签了个结案书,便一个人朝公安局的大门走去。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公安局里也没多少人了,我步伐轻松地穿过大厅,期间还忍不住捏了捏怀里的一万块钱。

虽说我提出这个要求的目的并不是为了钱,但当这笔钱顺利揣到我怀里、真真正正的属于我时,还是忍不住有些兴奋和窃喜,要知道我平时做兼职,再排除掉各种生活开销,一个月能攒下来一两千块就不错了!

一万块啊,我得送多少快递、发多少传单、洗多少盘子!

原来有了背景,赚钱是这么容易!

走出公安局的大门,习习夜风迎面吹来,不由得让我精神抖擞,最近几天的经历使我深刻地感觉到,我这操蛋的人生似乎要开始翻盘了。

等回学校,我就联系老狼,然后就和宋尘见面,自从哥哥出狱,我们兄弟俩还没好好在一起过。

心中正安排着,眼睛突然往前一瞟,整个人也随即呆立在了原地。

公安局门口下方的台阶处,七八个人站在那里,其中有不少老熟人,齐恒、赵雪自然不必多说,之前被老狼磕碎下巴的凯凯也在其中,直到现在他的下半张脸还打着石膏和封闭。

但,他们几个都不是主角。

一个将近四十岁的中年男人站在C位,身高约莫一米七五,整个人骨瘦如柴,脸颊也又窄又长,看着像“杜宾犬”似的,穿一件黑色的运动服,一双眼睛黑漆漆的,哪怕一动不动,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威严。

“狗哥,他就是齐恒!”凯凯指着我,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声,显然下巴受伤对他的发音也有影响。

狗哥!

听到这个称呼,我顿时倒吸一口凉气,知道他就是在云城和老狼齐名,号称“东边一条狗”的那个杜斌!

小说《都市狂龙:兄弟,哥罩着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看到这幕,我本能的把手伸到枕头下面,握紧了那支平时用来锻炼身体的臂力棒,同时观察自己身边的环境和走位,琢磨着怎么突袭才能逃离这个修罗场。

硬扛肯定是不行,我也没有三头六臂。

眼睛一瞥,却又发现宿舍门外还站着几个人。

和上次的局势一模一样!

只能从窗户逃了么?

又看向窗台,我们宿舍是在一楼,从那里逃出去肯定没问题。

很快,凯凯等人便来到我的身前,寝室里的气氛也跟着紧张起来,胡金铨和白寒松都吓得不敢动了,马飞还坐在窗边痴痴呆呆地看风景。

陆有光则好奇地朝这边瞅过来,显然还不明白怎么回事。

“齐恒,又见面了。”下巴上打着石膏和封闭的凯凯面露凶光,气场是到位了,就是说话含糊不清,有点影响了他的霸气。

“……怎么着啊?”枕头下面,我死死握着臂力棒,手心里微微浸出一点汗水。

上次猝不及防挨了一耳光,这次绝不能重蹈覆辙!

“呵呵,放心,我不打你……狗哥不让我对你动手,说你就是个小角色,没必要。”凯凯沉沉地道:“你给老狼打电话,说狗哥要和他见一面。”

“……”我犹豫再三,还是拿出手机,拨通了老狼的电话。

这时候确实该他救场了。

凯凯伸手一点,按了免提。

“嘟——嘟——”

电话连响了十几声,老狼却没有接。

“打不通。”我抬起头,故作镇定地说。

我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但希望凯凯等人能就此离开,不要再找我麻烦了。

“呵呵,联系不上的话,那你就得跟我们走一趟了。”凯凯用下巴指了指门口,仍旧含糊不清地说:“走吧。”

“我真联系不上他。”我没动弹,说道:“绑了我也没用,他都不接我电话……之前他肯帮我忙,是我花了钱的。”

“哪来这么多废话,快走!”凯凯不耐烦了,大声喝了一句。

别看他在老狼面前怂的一批,连口大气都不敢喘,但在我这就嘚瑟起来了,这就叫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但我肯定不想做虾米!

我又偷偷瞄了一眼窗户,规划了下逃跑路线,接着又说:“真不能跟你们走,我一会儿还有课呢……”

“你走不走?”凯凯伸出手来抓住了我的后领子,显然准备用强的了。

“老哥,别这样,我们还是学生……”胡金铨不知鼓了多久的勇气,终于站起身来大着胆子说了一句。

作为宿舍的寝室长和老大哥,他能说一句话已经很不容易了。

但也就这一句,凯凯狠狠瞪了他一眼,胡金铨立刻缩了回去,随手拿起一本书嘟囔道:“学生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将来努力报效祖国,建设四个现代化……”

“走!”凯凯扯着我后领子,就要把我往门口拖。

我终于忍无可忍,猛地抽出臂力棒来,朝他脑袋狠狠砸了下去。

“咣——”

凯凯猝不及防,脑门上淌下一抹鲜血,人也踉踉跄跄地往后退去。

“找死么?!”

跟在凯凯身后的几个人都冲上来,我手持臂力棒胡乱挥舞了几下,勉强将他们逼退后,便迅速朝窗边扑去。

“踏踏踏——”

几人紧追不舍,守在寝室门外的人也冲进来,我一只脚迅速踏到窗台上,一只手迅速去推窗户,有人突然抓住我的衣摆。

使劲一拽,我便从窗台上跌下来。

该死,就差一步!

六七个人涌了上来,马飞幽幽地说了一句:“世界熙熙攘攘,我的心却无人问津。”

眼看我要陷入重围,也站在窗边的陆有光迎了上去:“大家好,推荐一款产品,我手里这瓶清洁剂效果非常好……”

“陆有光,你怎么在这里?!”人群后面,还捂着脑袋的凯凯,突然惊讶地说了一句。

他们认识?

我刚懵了一下,陆有光已经“嘿嘿”笑了起来:“才看见我?迟了!”

陆有光手持清洁剂,“呲呲呲”地左右喷了一下,白色雾状体如天女散花般迅速在四周蔓延。

“啊——”

准备冲上来的几人惨叫一声,纷纷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脚步也连连后退,有人还流出了泪。

“陆有光,你要干嘛!”凯凯在最后面大叫着。

“狼哥让我来的,懂了没有?”陆有光哈哈一笑,接着伸手推了一下我的肩膀,“快走!”

这时我才明白,原来这个清洁剂推销员就是老狼派来保护我的人!

但也太少了吧,就这一个?

顾不得想那么多,我赶紧爬上窗台,推开窗户一溜烟钻了出去。

陆有光也跟着爬了出来。

“追!追!”宿舍里传来凯凯气急败坏的声音,一群人也迅速爬上窗户,伸手捞着我俩。

“滚蛋!”陆有光转过头去,又手持清洁剂一通乱喷。

“啊——”几个人捂着眼睛倒了下去。

“哈哈哈,怎么样,厉不厉害?”窗户下面,陆有光叉着腰,那叫一个得意洋洋。

“厉害!”我竖了下大拇指,又疑惑道:“两边的人咋办?”

“啊?!”陆有光迅速看向左右,至少七八个人正朝这边包围过来。

凯凯不光在宿舍门外埋伏了人,窗户下面也有帮手。

滴水不漏!

但老狼能派陆有光来,他应该有办法吧?

我满怀期待地看着他。

“分头跑!”陆有光果断干脆地说:“逃出去就没事了!”

我:“……”

还真是个好办法啊!

老狼要是不派他来,我都不知道要逃呢!

我的心中满是苦涩,心想这个陆有光到底靠不靠谱,老狼派他过来到底干什么了,就拿一瓶清洁剂到处乱喷啊?

“王公山见,狼哥在那里等咱们!今天要收拾杜斌了!加油,跑到终点就是胜利!”察觉到我的疑惑,陆有光拍了拍我的肩膀,接着撒腿就往一边奔了出去。

知道老狼就在王公山上,而且还要收拾杜斌,我的心中燃起一丝希望,接着撒丫子朝另外一边夺命狂奔。

“追!两个人都追!老狼肯定是在幕后!”身后传来凯凯的声音。

人群立刻分成两拨,一拨追陆有光,一拨追我。

男寝窗外是片绿化带,陆有光在树丛间闪躲腾挪,迅速朝我们学校后门方向奔去,时不时拿出清洁剂来喷几下,“啊啊啊”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回荡在附近还算宽敞的空间里。

我也拼命跑着,借助地理优势左躲右闪——我在这里呆了三年,肯定比他们熟悉环境,同时手里紧抓着臂力棒,谁追上来就狠狠给他一棒子。

我是个二十出头的成年人,身高、体力也不比别人差,只要不陷入围殴的状态,单对单还真不鸟谁!

陆有光的身影渐渐消失,我也冲出了绿化带,沿着小路朝后门去了。

身后有几个人穷追不舍,但我有自信能甩掉他们。

但也就在这时,前方又出现了几个社会青年,手里还都拎着棍棒骂骂咧咧朝我堵了过来,在还算空旷的校园里显得极其霸道、嚣张。

竟然还有后手!

我吃了一惊,凯凯到底藏了多少人啊?

对付我一个大四学生,有必要出动这么多人吗?

来不及想其中的蹊跷了,前有狼后有虎,我却连学校都没出去,还谈什么王公山啊!

左右一看,旁边就是女生宿舍。

上午时分,大部分人都在上课,女生宿舍门口冷冷清清,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个人进进出出,甚至有的人还拎着早餐、打着呵欠,显然刚刚起床不久。

我一咬牙,管他三七二十一,一头扎进了女寝楼。

“那里!”

前后的追兵迅速合到一处,也朝女生宿舍楼追了过来。

(大家看完记得给个五星好评呀!礼物也可以点一点,尤其那个为爱发电,我爱死它了)


云城不大,我出门打了辆车,不一会儿就到了公安局的门口。

就像白寒松说的一样,这种小打小闹就算经公,也是辖区内的派出所处理,能惊动公安局这种机构,八成就是齐恒背后的亲戚发挥了效果。

即便如此,我还是选择相信老狼,心有不安但还是面色坦然地走了进去。

表明来意之后,我很快被带到一间审讯室里,锁在一张坚固结实的铁椅子上,由一个姓骆的队长亲自审问。

姓骆的队长……

在对方自报身份后,我不由得感叹白寒松的情报确实厉害,连这种家长里短的隐私都能打探得清清楚楚。

以后要是开个公司,必须把他请来担任顾问,专门负责打探竞争对手的消息!

“说说吧,怎么回事?”骆队长大概四十多岁,皮肤有些黝黑,看上去不怒自威,旁边一个小警察摊开本子开始记录。

我刚准备说话,审讯室的门突然“砰”一声被人推开,齐恒和赵雪一阵风似的从外面窜了进来。

齐恒的头上裹着绷带,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虽然看着挺狼狈的,但是起码没有屎了。

九屎一生,可喜可贺。

看我已经归案,齐恒兴奋地说:“宋渔,你敢打我,现在就让你知道后果!”

赵雪也一脸得意地说:“你不是让我快点报警吗,现在满足你的心愿了吧?”

这两个跳梁小丑!

我轻轻咬着牙,但没回嘴,没有那个必要。

“行了,你俩出去,我这审案子呐!”骆队长皱了皱眉,显然不太满意他们两个。

“舅舅,他要不肯赔钱,你就顶格处罚他啊,最好给他弄个刑事,让他一辈子背上案底!”看到骆队长的神情愈发不悦,齐恒急匆匆地下一句话,赶紧拉着赵雪出门。

审讯室里终于重新安静下来。

骆队长轻轻咳了一声,又对我说:“继续。”

我不知道老狼做了什么安排,但现在也只能配合,便从头开始讲起,说是齐恒先打了我,所以我今天才报复的。

“所以你承认了,确实打了齐恒?”骆队长轻轻敲着桌子。

“……是他先打我的,还是一大群人!”我试着抗议。

“不管他打你,还是你打他,都违反了治安管理法!但你当时并没报案,而且也没去做伤情鉴定,现在看来还是齐恒的伤更重一些。

当然,你俩都是学生,我们还是调解为主,齐恒那边的医药费、误工费等等,综合下来一万块钱左右……

你如果肯出这笔钱,就能免于其他的处罚了。”

骆队长慢条斯理地给出处理结果。

“我不赔钱!”我梗着脖子说:“他也打了我,凭什么就我赔?”

“我说过了,因为你没报警,伤情鉴定也没有做,现在已经没办法确定你当时的伤了……”骆队长顿了顿,又继续说:“你要不肯赔钱,就得按流程走了……你还年轻,还有未来,现在就背上案底的话,对你的将来非常有影响啊!”

我低头沉默着,没有说话。

到底是个队长,想对付我这种学生实在太简单了。

就像骆队长说的,我还年轻,还有未来,根本担不起这样的后果!

骆队长的每一句话,都精准地拿捏了我的软肋和命门!

要不是老狼提前承诺了没问题,恐怕我现在已经认怂,乖乖赔偿一万块钱了。

憋屈,但没办法,社会就是这样子的,背景和关系大于一切。

老狼到底安排了没?

要不要继续等?

就在我心中天人交战的时候,骆队长突然站起身来:“这样,给你一个小时考虑!一个小时以后,你还不肯赔钱的话,我就只能秉公处理这件事了。”

他的声音不大,每个字却像是有千斤重担,压得我浑身上下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我轻轻地捏紧拳头,哪怕来的时候雄心万丈,如今身处这冰冷森严的审讯室中,也一点一点被磨光了,紧张和恐惧迅速占据了我整个心窝。

一个小时么……

我心里忍不住想,如果一个小时后还没变化,就老老实实地赔这一万块钱吧,虽然很不甘心破财,但总好过去蹲号吧?

一辈子到底还长!

脚步声响,骆队长已经起身,朝审讯室的门口走去。

也就是在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起。

“哎,喂,杨局……”

他接起来,神情变得恭谨,电话那边显然是位领导。

片刻,他转过头,神色有些诧异地看了我一眼。

我的一颗心也随即吊到了喉咙口。

难道……

“哦,好,好,知道了……”骆队长放下电话,轻轻地吸了一口气,接着又重新看向我。

我也抬起头来,迎向他的目光。

他的面色平静、淡然,看不出任何悲喜,过了半晌才缓缓说:“松开他。”

“啊?”旁边负责记录的小警察一愣。

“松开他。”

“哦,哦。”

小警察立刻走到我身前来,将我手上的镣铐解开。

“来!”骆队长看了我一眼,转身出门。

我从讯问椅中出来,跟了上去。

在走廊里拐了几个弯后,来到一间办公室中。

作为一名队长,骆队长的办公室不算豪华,好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办公桌和沙发都有,窗台上摆着几盆绿意盎然的君子兰,旁边还有一方小小的茶台。

骆队长直接把我引到茶台边上,摆摆手让我坐下,接着又泡起茶来。

“不是什么好茶,就这个条件,凑合着喝哈。”一番醒茶、冲泡的程序过后,骆队长推了一杯黄澄澄的茶水过来。

确实不怎么样,颜色有些浑浊,显然并非名贵品种,但也勉强弥漫出了一股茶香。

我的一颗心砰砰直跳,猜到是老狼的安排起作用了,但表面上依旧装得很是沉稳,仿佛对我来说只是稀松平常。

“感谢。”我淡定地说了一句,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和我们头认识啊?”骆队长试着问了一句。

我哪认识什么“头”啊,估摸着就是刚才电话里的杨局,为了避免说多错多,只能含糊不清的“嗯”了一声。

“怪不得!”

我的“少说话”策略起了作用,骆队长轻轻呼了口气,又笑着说:“你从进来局子开始,就一直挺放松的,原来是自己人!你看这事闹的,大水冲了龙王庙吧?”

放松?

我都快紧张死了好吧,之前都打算破财免灾了!

一句“自己人”让我忍不住有点飘,心想到底是老狼啊,“云城五大佬”的地位果然稳当,走到哪里都有他的人脉,这次直接把“杨局”搬出来了!

但还是努力抑制内心中的喜悦,尽量不表现到脸上来,语气淡然地说:“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不走不行,我根本不认识杨局,多问两句恐怕就露馅了。

“别急啊,喝口水嘛!”骆队长笑呵呵地说着。

我努力保持着淡定和从容,端起茶杯轻抿,继续贯彻“沉默是金”的原则。

这样的形象,估摸着在骆队长心中更加神秘了吧?

骆队长意味深长地看了我几眼,似乎还想问点什么,刚要开口,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滴铃铃”响起。

他只好起身去接电话,刚“哎,哎,行,行”了两声后,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猛地推开,齐恒和赵雪急匆匆地奔了进来。

“舅舅,宋渔咋不在审讯室,是不是跑了啊?”齐恒着急忙慌地问着。

“没有……”

骆队长放下电话,正要解释一番,齐恒又气冲冲说:“宋渔胆子太大了啊,在公安局都敢逃走!舅舅,这回能给他弄个刑事了吧?不光要赔我钱,还得让他蹲大狱……”

赵雪突然晃了晃他的胳膊。

“干嘛?”齐恒转过头去。

“宋渔……宋渔在这……”赵雪指着我的方向,面色有些惊讶。

“你好。”

办公桌旁的茶台边上,我好整以暇地靠着沙发,面带微笑、浑身轻松,一条腿翘在另一条腿上,看着就像来做客似的,手里还端着一杯茶,虚空冲着齐恒敬了一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