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三爷离婚吧

三爷离婚吧

叶晚风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罗佳正沉浸在即将做母亲的喜悦中,可丈夫却根本不欢迎两个小家伙的到来!怀孕七个月的时候,她挺着大肚子被扫地出门。时隔四年,当初的豪门弃妇摇身一变,成为了两个小包子的母亲。重新回归,原本打算过平静的生活,可是却被家人逼迫着代替继妹嫁给了双腿残疾的唐家三爷!

主角:罗佳,唐俞   更新:2022-11-03 16:0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罗佳,唐俞 的女频言情小说《三爷离婚吧》,由网络作家“叶晚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罗佳正沉浸在即将做母亲的喜悦中,可丈夫却根本不欢迎两个小家伙的到来!怀孕七个月的时候,她挺着大肚子被扫地出门。时隔四年,当初的豪门弃妇摇身一变,成为了两个小包子的母亲。重新回归,原本打算过平静的生活,可是却被家人逼迫着代替继妹嫁给了双腿残疾的唐家三爷!

《三爷离婚吧》精彩片段

“七个月了,你要多留意一下宝宝的胎动,因为这个时候是关键时期,每天要分阶段的数一下胎动次数,一般每个小时最少要两到三次......”

妇产科医生细心叮嘱着面前的女人,心想着也真是可怜,从她第一次来医院到现在,就没见过她那位丈夫。

罗佳一个人扶着腰,挺着圆滚滚的孕肚,有些费力接过医生递来的检查单。

医生坐在椅子上,皱着眉看着这个孕妇,“现在已经临近孕晚期了,就你一个人来检查?你丈夫呢?”

“他忙。”罗佳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我自己可以应付......”

医生叹了口气,嘱咐着罗佳回去路上小心点。毕竟这是别人家事她也不好多说。“两个宝宝都很健康!”

医院,妇产科。罗佳拿着挂号的单子,听到医生的话,松了一口气。

怀孕七个月,她受了不少罪,现在听到两个宝宝都很健康,突然觉得什么都是值得的。

回到家,沈辰风正站在门口,瞥见罗佳递过来的孕检单,没抬头,也没说话,只是低着头换鞋。

“我今天去做了体检,宝宝很健康。”

沈辰风今天要开会,没去,所以她自己去的。

这是他们结婚的第三年,家里期盼孩子,已经盼很久了。

自从她怀了孕,一家人都很高兴,虽然辛苦,但一想到家里即将会降生两个可爱的宝贝,她就满心雀跃。

沈辰风已经换好了鞋,脸上并没有浮出任何笑意,“把孩子打掉吧。”

“什......什么?”罗佳还沉浸在美好的期待中,听到沈辰风的话,傻了一下。

她听错了吧?

他竟然要打掉孩子?

罗佳二十一岁的时候跟沈辰风结的婚,他们恋爱两年,沈辰风对她一直很好,从来没有碰过她。

她是个保守的人,也不太能接受婚前就发生关系。

想着等结婚了再谈这件事情。

等结了婚才发现,沈辰风根本不能有孩子……

好在她一直觉得,只要两个人感情好,即使是他身体有些缺陷,那也没什么,反正她爱的是他这个人。

可他家里人并不知道这件事情,一直催着赶紧生孩子。

后来看着一起结婚的朋友们都有孩子了,他们也没有,再加上他母亲催得紧,他就想出了人工受孕的办法,取了精子库里的优质精子,让罗佳怀上了孩子。

天知道,她是挨了多少排卵针,被冰冷的输精管捅了多少次,才怀上的这个孩子!

这几个月,妊娠反应一日大过一日,反酸、腰痛,两条腿肿的像萝卜!为了肚子里的两个孩子,罗佳受了不少罪。

没想到现在......

他竟然,要她打掉孩子?

罗佳问道:“为......为什么?”

沈辰风道:“我今天问了我在医院的朋友,他说,我还是有治好的可能。我想再试试。这两个孩子生下来,跟我也没有血缘关系,我不想要了。”

罗佳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他,打掉孩子被他说得这么容易?这是她怀胎七月的生身骨肉啊!

她颤着声开口:“当初是你自己要的。你说,就算不是你的,那又怎么样,是我生的,也是我们两个的孩子。而且,孩子已经七个月了,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出生......”

七个月,她受苦受罪,已经接受了这两个宝宝的存在,能感受到他们的心跳,开始期待有他们加入的未来。

他现在说不要就不要了?

“所以你到底打不打?”沈辰风看着她,有些不耐烦。

“不打。”罗佳头一撇:“我没你那么狠心,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怀这两个孩子有多不容易?”

她已经有感情了,说什么也不会打掉这两个孩子。

尤其是今天在医院,看到两个孩子长得那么好,她心里别提有多暖。

沈辰风道:“行啊,你想生就自己生,反正我是不会出力的。还有,你实在想生,等孩子生下来,你自己养,我们离婚。”

“你说什么?”她心头一震。

没想到离婚两个字,他都能说出来。

她一直以为,沈辰风对她很好,所以以前,不管他怎么样,她都能接受,但没想到他现在......竟然......

沈辰风道:“我没跟你开玩笑。这又不是我的孩子,我凭什么养他们?”

他说完,直接打开门,把自己关进了房间里。

罗佳一个人站在客厅里,只觉得空调的风冷得逼人,吹得身上起了阵阵细密的疙瘩。

晚点的时候,婆婆王兰打了电话过来,“佳佳。”

“妈。”罗佳听到婆婆的声音,才发现自己刚刚一直在流眼泪,她有多久没哭过,她自己都忘了。

她伸手擦掉眼泪,怕婆婆听出什么来。

电话里,王兰问道:“刚刚小风给我说,要打掉孩子,是为什么?”

“你问他吧,我不知道。”

“他还让我劝劝你,把孩子打掉,要不然就离婚。我看他平时也挺喜欢这个孩子的,是不是你做了什么事情让他生气啊?”

“我没做什么。”罗佳道:“是他自己不想要孩子了。”

“那怎么可能?”王兰在那边想了想,声音一变:“是不是这个孩子,根本不是他的?”

除此之外,她实在想不出来,儿子不要孩子的原因。

罗佳听着婆婆的话,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从何说起。

这个孩子说起来,还真不是沈辰风的。

可当初,人工受孕也是他自己决定的。

她怎么也没想到,现在孩子都七个月了,他突然翻脸不认人。

罗佳还没出声,王兰见她不说话,就当她承认了,在电话那头已经骂了起来,“好啊罗佳,给我们沈家戴绿帽子?还要把和别人的烂贱种生下来让我儿子养?你怀了孕,我们一家人那么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你,你竟然能够干得出来这种事情!”

王兰自顾自地骂完,就把电话挂了。

......

罗佳耳边嗡嗡的响,眼前一黑。

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医院。

门外吵吵闹闹的,正是她婆婆王兰的声音,跟她昏倒前电话里的口吻一模一样,“你女儿这种事情都能干得出来,赶紧离婚!你们罗家家教可真好!我好好的一个儿子,对她那么好,她竟然不知足,还敢在外面找男人!臭不要脸的。”

罗佳睁开眼,看到父亲罗志文就坐在旁边。她看到父亲,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爸。”

心里的委屈不知道从何说起。

罗志文看到她,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问道:“孩子是谁的?”


父亲的话,仿佛在罗佳的脑子里敲了一棒!

现在竟然连父亲也觉得她在出轨?

她道:“是沈辰风的。”

“呵。”站在旁边的罗小雨笑了一声,“姐,你是不是当大家都是傻的?沈家那么想要孩子,如果真是沈辰风的,他们会逼你打掉这个孩子?你自己干的事情你就承认吧!爸平时还总拿你给我做榜样,真看不出来,你竟然是这种人!”

罗小雨平时就看罗佳不顺眼,此刻,她出了这档子事,罗小雨自然要来嘲讽几句。

王兰那情绪更是激动,上来就揪着罗佳的衣服,把一份文件甩在了她面前:“你睁大眼睛看看,这是医生做那什么羊水穿刺的DNA检验,别欺负我不懂,这明明白白地写了,你肚子里这两个货,就不是我老沈家的种!”

罗佳被晃得头昏眼花,阵阵恶寒泛上心头。

“姐,你就承认了吧,以后别再找野男人厮混就是了。”罗小雨抱着臂,一脸奚落。

罗志文面色冷峻:“把孩子打掉。回去给你婆婆认个错,说不定还能原谅你。”

“我没有错!”

罗佳蓄着泪,扯着嗓子吼了一嘴,却显得那么无力。

“你真的是......”罗志文看着她,气得眼睛都有了红血丝,“我怎么会有你这种女儿!”

实在不知道怎么说她,干脆离开了病房,直接走了。

......

他们走后,沈辰风才走了进来,他站在门边,看着罗佳,道:“把孩子打掉吧。”

罗佳抬起头,看着他,就在前些天,她还在想,自己是有多幸运,才会遇到对她这么好的老公。

然而此刻,她只觉得背脊发凉。

她看着他,麻木地道:“你故意坏我名声,就是为了让我打掉孩子?”

沈辰风道:“我只是让你知道,孩子我不会要的。以后大家也不会承认这是我的孩子。”

“你真残忍!”罗佳看着他,道:“孩子这么无辜,你怎么能够做得出来这种事情?”

“有什么可无辜的?又没生下来。女人就是心软!”

“我们离婚吧。”罗佳捏紧了拳,冷声道。

沈辰风笑了,“所以你就是要把孩子生下来,是吧?好啊,要离婚,可以,但是房子不能给你。”

“凭什么?房子我们一起买的,一人一半。”

“凭什么我买的房子,要给两个野种住?”

“沈辰风!”听到他说出野种两个字,罗佳感觉都快吐了。

她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遇到这种人。

这个跟她一起生活了三年的老公,竟然,就是这么一个男人。

......

四年后

清晨,罗佳坐在餐桌边,拿着手机,看着微信群里群友发的沈辰风再婚的消息,“沈辰风昨天结婚,居然娶了陆琳琳。啧啧啧,真羡慕他啊!”

“他不是离过婚吗?二婚男也能娶白美富!”

“你们不知道吧!那是他老婆出轨,在外面怀了别人的孩子才离婚的。”

罗佳看着群里那些言语,想起当年的事情,只觉得背脊发凉。

即使过了这么久,想起当时沈辰风的嘴脸,她依旧觉得恶寒。

你看,上帝真是不公平,就他那种人,这几年在公司混得风生水起,还娶了公司老总的女儿。

而她呢......

“我妈妈长得当然很好看啦!她不好看,怎么会生出这么好看的我们?”

二宝的声音从沙发上传了过来,打断了罗佳的思绪。

罗佳瞅了一眼,发现二宝又拿着平板在开直播了。

“喜欢宝宝的加个关注。”

“谢谢姐姐的礼物,爱你哟!”

他说着,还用手比了个心。

罗佳看着他人小鬼大的样子,嘴角不自觉地扬了扬。

虽然这几年因为孩子受了不少罪,可现在看着大宝和二宝长大了,觉得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顾晚从外面打开门,走了进来,看了一眼还在家里的罗佳,“你还没走啊!”

罗佳站了起来,“我说等你过来再走。”

“你赶紧去吧,别迟到了。”顾晚道:“孩子交给我就行了,你快去。万一迟到了别人不高兴了怎么办!这工作可是我好不容易给你联系上的。”

她跟个老妈子似的,将罗佳推到门口。

今天是周六,顾晚不用上班,所以过来帮她带孩子。

她真的是觉得自己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才有这么一个朋友。要不然当初......所有人都不管她,她一个人在医院生下孩子,还真的不知道怎么才能熬过来。

......

两个人平时总斗嘴,然而实际上,罗佳已经把她当成自己最好的朋友。

从电梯里出来,罗佳站在楼下,想起这几年的事情,呼出一口气,站在路边,打了个车,直接去了唐家。

她从二号门进去,来接她的是顾婶。

顾婶看了一眼罗佳,道:“你是晚晚的朋友吧?”

罗佳点头,“是的。阿姨好。”

顾婶是顾晚的姑姑,一直在唐家打工,这次的工作,就是她介绍的。

顾婶看了一眼罗佳,跟她说起唐家的情形,“我们家三爷两年前出了车祸,腿一直不好,所以才想找个针灸师过来试试。晚晚跟我介绍,我就把你叫过来了。”

“谢谢阿姨。”

“客气了,我们上去吧。”

顾婶领着罗佳去了楼上,唐家很大,比她想象的大很多。她跟着顾婶上了楼,先见过了唐先生的助理欧昊,看过了她的证件,才将她放了进去。

“三爷。”欧助理介绍道:“约好的针灸师过来了。”

罗佳站在欧助理身边,抬起头往里面看了一眼,看到唐家三爷就坐在窗边的轮椅上,腿上还搭了条毯子。

从罗佳的角度,只能看到一张透着刚毅英俊的侧脸,虽坐着轮椅,却浑身充斥着矜贵凌厉。

一双冷冽的眸子向罗佳看过来,罗佳呼吸一窒。

听人叫他三爷,她还以为是个老头,没想到是个年轻男人,只是看到他正脸的时候,罗佳心里还是惊了一下......

下意识地就想起了家里的两个宝宝......

这个男人,和大宝二宝长得也太像了吧!简直就像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唐家三爷见她愣在门边,问道:“你姓什么?”

他的声音很磁性,却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在里面。

罗佳低头,觉得这样盯着人不太礼貌,道:“我姓罗,这是我的名片。”

“罗医师,可以开始了。”唐俞接过她的名片,没看,只是淡漠地开口。

罗佳看了他一眼,把自己的东西拿了下来。

其实罗佳以前不是针灸师,她当初怀上大宝和二宝的时候,为了在家带孩子,就把工作辞了。

生下两个孩子之后,跟着顾晚朋友的爷爷学的,开始只是打打下手,后来老程发现她很有天赋,就把针灸术都交给她了。

老程在针灸师里面,算是权威的,信赖他的人也很多,只是这两年他实在年纪大了,没这么多精力,平时也不怎么接活了。

罗佳也不是第一次给人针灸了,只是她今天,格外的紧张,尤其是唐俞的助理欧昊还一直在旁边盯着,像是生怕她会做出什么伤害唐俞的事情一样。

好在针灸过程总算是结束了。

罗佳松了一口气。

她一边把自己的东西收起来,一边道:“针灸一次最适合的时间是半个小时,晚上我会再来一次。我刚刚下针的时候,发现唐先生的肌肉很紧,应该是之前车祸的时候受了损伤还没好。坚持一个星期之后,应该会有好转。”

“好转?”说话的是站在一旁的欧助理,他有些不太敢相信地看着罗佳,似乎在怀疑她是不是信口开河,“你的意思是,唐先生的腿,有可能会好起来吗?”

罗佳诧异地问道:“你们叫我过来,难道不是为了帮唐先生的腿康复吗?”

欧助理听了她的话,脸上露出一丝喜色,有些不敢相信地看了一眼自己家三爷,继续对着罗佳道:“如果唐先生的腿真的能够好起来,我们会重金酬谢。”

其实今天把她叫过来,都是抱着死马当着活马医的想法。

没想到竟有瞎猫碰到死耗子的时候!

只希望这位罗医师不是为了赚钱信口开河。

......

罗佳从房间出来,顾婶在门口接她,领着她下楼,道:“你吃过早餐了吗?可以吃点再走。”

“不了。”罗佳道:“晚晚还在家里等我,我要赶回去,晚点会再过来。”

“这样跑来跑去挺麻烦的吧?”

“还好,今天周六,不算堵车。”家里有两个孩子,罗佳一会儿不见,总觉得挂念得紧。

顾婶道:“也好。”

罗佳回去给两个孩子做好饭,料理完家务,已经下午过半,她连忙陀螺似的往唐家赶。

只是她初来唐家,不太熟悉,上午来时司机停的是后门,现在她自个从前门进来,有点迷糊,绕了几圈。

刚刚走到院子里,就看到一对夫妻从外面走了进来,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前夫沈辰风,以及他的新婚妻子陆琳琳。

陆琳琳挽着沈辰风的手,沈辰风帮她拎着手提包,也许是因为刚刚结婚,两人看着蜜里调油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