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逗比小豆芽叶灵泷小说免费阅读

逗比小豆芽叶灵泷小说免费阅读

叶灵泷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宁明诚被她这忽如其来的激动给吓呆住了。“小师妹,你可别胡来!跟大师兄取了剑就走,里面很危险的!你就算要去青玄宗秘境里修炼,至少也要等到金丹期才可以。”

主角:叶灵泷   更新:2023-01-13 11:0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灵泷的其他类型小说《逗比小豆芽叶灵泷小说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叶灵泷”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宁明诚被她这忽如其来的激动给吓呆住了。“小师妹,你可别胡来!跟大师兄取了剑就走,里面很危险的!你就算要去青玄宗秘境里修炼,至少也要等到金丹期才可以。”

《逗比小豆芽叶灵泷小说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宁明诚被她这忽如其来的激动给吓呆住了。

“小师妹,你可别胡来!跟大师兄取了剑就走,里面很危险的!你就算要去青玄宗秘境里修炼,至少也要等到金丹期才可以。”

什么?金丹期?叶灵泷满腔热情一下子就被浇灭了。

“金丹期的才能进去?青玄宗里没有灵气,那刚入门的怎么修炼?”

“需要宝物师兄师姐会帮你们进去找,需要灵气师兄师姐也会给你们摘灵果,需要历练的话师兄师姐也会先带你们去别处,总之没到金丹期切不可随意进入青玄宗秘境修炼。”

“啊,那得多久啊?”

“那就看个人勤奋和天赋了,二师姐带着三师姐和四师姐去历练了,她们此番历练归来应该很有机会突破金丹。五师姐回家去了,她才到筑基中期,离金丹还有好长一段路呢。”

叶灵泷点了点头,重点在思考那第一句勤奋和天赋,她灵根不好可她聪明啊,她资质一般可她勤奋啊,叶溶月从炼气期到金丹期也花了三年,她也不是没希望追上的。

“小师妹,你在听吗?”

“在听。”

“明天到秘境记得一定要听大师兄的话,不可乱跑,懂吗?”

“懂了。”

宁明诚狐疑的盯着她,看起来就不太信。

叶灵泷管他信不信,直接把人赶走了。

赶走之后她拿出刚刚那一枚赤焰果,张开口直接吃了下去,浓郁的灵气顿时萦绕全身,又暖又舒适。

她迅速地闭上双眼,按照大师兄教的心法开始吸收转化赤焰果的灵气。

她记得原著里叶溶月拿到赤焰果之后,还囤了许久舍不得吃,一直到筑基突破金丹的时候才舍得拿出来用。

她现在不过就是一个炼气初期的入门菜鸟,竟然直接就把赤焰果吃掉了,这要是让外人知道她这么暴殄天物,保不齐真的会忍不住一剑砍了她。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必须要在明天去剑冢之前提升自己的实力,以应对更多情况的发生。

刻苦用功,专注做事对叶灵泷来说是最熟悉的状态,所以她从吃下赤焰果开始一直不停的打坐修炼,从白天到黑夜,又从黑夜到清晨,一直到了约定的时间她才结束了修炼。

她睁开眼睛收敛气息的时候她已经从炼气初期到达了练气中期,跟如今的叶溶月在一个修为水平线上了。

叶灵泷心情愉快的哼着歌一蹦一跳的去到了大师兄的院子里,刚进门就看听到大师兄正在训斥六师兄。

“你不该告诉她关于秘境的事情,她如今年纪太小,若她坚持不到金丹就放弃离开青玄宗,那师父会对她…”

裴洛白的声音戛然而止,他和宁明诚两个人转过头去看向站在院门口叶灵泷。

“小师妹你来了!”

唔,青玄宗秘密怎么那么多啊。

“我刚到,大师兄我们是现在就出发吗?”

“嗯,走吧。”

“六师兄也要去吗?”

“嗯,我们俩一起陪你去。”

“哦…”

这得是多不放心她啊。

只见宁明诚掌心一翻,一只羽毛鲜艳看起来又软又呆萌的鸟出现在她的面前。

“这只是二级的七色鸟,性情温和飞行速度也不快,你坐它背上它带你飞,比我们御剑带你要舒服。”

说完,宁明诚还将一个精致的垫子放在了七色鸟的背上,示意她坐在软垫上。

叶灵泷看着这只七色鸟看得眼睛都直了,那可是被驯服的灵兽啊,珍贵无比的!

在原著里,即便是运气爆棚资源拿到手软的叶溶月,获得第一只灵兽的时候也是筑基之后。

在整个修仙界筑基期修为就有灵兽的人叶溶月是头一个,当时又是引起了无数人的艳羡,因为别说筑基期了,大部分金丹期的都没有灵兽,一般到了元婴期才普遍拥有灵兽。

“这只七色鸟好漂亮啊,六师兄你怎么连灵兽也有啊!”

“这是五师兄送的,他擅长御兽,给每人送了一只,这只七色鸟太温和了没有攻击力,大家都不愿意要我只好收留它了。等你五师兄他肯定也会送你一只,到时候挑你自己喜欢的。”

“哇!我也会有一只灵兽吗?”

叶灵泷想想就好开心,她这起点早已秒杀叶溶月。

“走吧。”

叶灵泷高兴的爬到七色鸟的背上,温柔的摸它的羽毛,它高兴的回过头来轻轻的啄叶灵泷的手心,它是真的好乖好温柔啊。

七色鸟飞起,大师兄和六师兄也直接飞了起来,元婴期的修为不用御剑便可腾飞她是知道的,可六师兄只是金丹就能自己腾飞,说明实力是真的很强。

他们三个人飞过了几座山头之后,飞进了一个很深的峡谷里,越往下飞温度越低,凛冽的寒气不断的侵袭而来。

好在她昨晚卷了一夜,现在的她已经可以运转体内灵力抵御寒冷了,她正要拿出自己的真本事,大师兄便一个回头随手扔了一个保护罩在她身上,将她连人带鸟一起保护起来。

好叭,虽然但是,她能自己抵御的。

下坠了许久,三人终于落了地。

一落地,叶灵泷就看到四周围的地面上弥漫着一层层黑气,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仿佛是在不欢迎外来者的踏足。

只见大师兄一人走在最前面,他用灵力画了一个特殊又复杂符号,将符号送入石碑里面。

叶灵泷她学着大师兄的样子在掌心里也画了一个,默默的把它给记了下来。

很快前方光芒一闪出现了一个裂口,裂口里面漆黑一片,像是一只怪兽的大嘴张着引人进入。

大师兄丝毫没有把她从保护罩里放出来的意思,而是取一条绳子挂在七色鸟的脖子上,他就这么牵着七色鸟让七色鸟驮着她走进了秘境里。

叶灵泷觉得自己就像是刚出生的婴儿一样,被全方位的保护着,就这样的看护,她能出意外才怪了。

走进秘境他们直奔剑冢,剑冢的四周围全是断壁残垣,上面似乎还残留着斑驳的血迹,地上还有森森的白骨和灰色的邪灵,这个地方看着便阴气森森,十分可怕。

她记得原著里描述过七星宗的剑冢,那里是七星宗长辈建造的一座塔,他们将死去的七星宗门之人的佩剑送入剑冢之中,有缘人可以将它们取出,算是前辈留给后辈的财富。

而这个秘境里的剑冢更像是上古时期遗留下来的战场,所有的剑之下都是一道道死于战乱的亡魂。

她不知道这里从前发生了什么,但光看着便让人心底不由自主的产生震撼和恐惧,像是封存了上万年的那些亡魂的哀恸侵入后来者灵魂一般,又凶又恶又狠。



在剑冢的最入口的位置,大师兄用灵力做了一个结界将剑冢最外边缘的那一部分与里面深处隔绝开来。

然后他才回过头来解开叶灵泷的保护罩,这时七色鸟忽然缩起了身体害怕得瑟瑟发抖,六师兄迅速将它收了起来。

“小师妹,你就在这一片地方找跟你契合的剑,找到了就拔出来,我们动作快一些。”

叶灵泷点了点头,遵从大师兄的吩咐开始在他划定的范围内找剑。

她一边走一边看,看到了无数的残剑上面还残留着血迹斑斑,她还看到地面上那些灰色的邪灵绕着她的脚打转,但是没什么伤害力,但也足以见当年那场大战是多么的惨烈。

她走了许久都没有找到一把跟她契合的剑,她越走越深越走越远,一直到忽然听到前方有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

“过来。”

叶灵泷一愣,她往声音来源处看了一眼,看到在剑冢的中间最高的一个石碑之上插着一把黑色的剑,那一把黑色的剑剑身上一点光芒都没有,乍一眼看过去一点也不起眼。

但仔细一看却觉得它处处不凡,从剑身的模样到上面的纹路,每一处都透着强大的力量和神秘的底蕴,让人肃然起敬。

她正要抬腿走过去,忽然想起了两位师兄,为求谨慎她还是跟师兄们说一声,可谁知等她回过头去身后是一望无际的剑冢,没有入口,更没有两位师兄的身影,就连大师兄做的结界也看不到!

叶灵泷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秒钟的惊慌,但她向来心大,很快就冷静下来。

这剑冢显然是上古时期遗留下来的,里面蕴含的力量必定是远超大师兄所能控制范围,所以他的结界失效,而自己一步步被引到这里来他们却没能及时追上拦截也并不奇怪。

如果她只是迷路她还要惊慌一下,可她听到那个声音之后,便知道自己是被故意引诱到这里来的,既然是要她来,自然就不会要她的命。

不然以她这炼气中期的修为,随随便便就弄死了,需要这么大费周章么?

“过来。”

“你谁啊?我凭什么听你的?”

“过来你就知道了。”

“我又不好奇,不知道也无所谓。”

……

那边沉默了一会,眼看着叶灵泷不但没前进反而后退到处溜达,那声音又出现了,这回有点急。

“你若不过来,我现在就弄死你!”

“哦,你来啊。”

……

那边又一次陷入了沉默之中,这小孩怎么那么难搞?于是,那声音恼羞成怒了。

“你等着!”

话音刚落,叶灵泷四周围的景象骤然改变,一股强大到足以将她撕碎的力量在她身边席卷着。

等一切平静下来的时候那一块最高的石碑和石碑上插着的那一把黑剑出现在她面前三步远的位置。

好家伙,放最狠的话,搞最大的动静,结果就是瞬移一下把自己挪到她面前?这就有点傻里吧唧了。

“喂,你是这把剑的剑灵吗?”

“呵,算你有眼力。”

“倒也不是有眼力,因为正常人类做不出你这种蠢事。”

……

沉默两秒之后,一道吼声传来。

“愚蠢的人类,你这是在激怒我吗?”

又傻又凶还玩不起,这剑她不收。

“愚蠢的人类都能激怒你,你这脾气也太不值钱了。”

……

这踏马说得好有道理,但它还是很生气怎么办?应该怎么找回这个场子?

“我要去找一把单纯可爱又温柔善良的剑去了,你去等其它人吧。”

叶灵泷转身就走,那把剑一下子就急了,它再次使用了它的力量扭转了空间,使得叶灵泷无论走到哪,她面前始终都是它。

“你是没人要了么?你这样的做法看起来好可怜哦。”

“我不管,你今天必须收下我!”

“为什么?你贪恋我的美色?”

……

这踏马是一颗小豆芽菜能说得出口的话?她怎么那么不要脸呢?气!死!剑!了!

“你若不收我们就耗着吧。”

“可你总得告诉我你到底贪图我什么啊?”

“你若收了我,这秘境里面所有的宝物都给你取来。”

“这点诱惑我还抵得住。”

这点诱惑?那把黑剑气到发疯,这里有多少宝藏她知道吗?!

还是说她真的有更好的才不屑?不会吧?她什么来历?不会真的那么富吧?

黑剑有点慌了。

“你还是直说吧,理由合适的话我收了你也不是不可以。”

黑剑沉默了许久之后,叹了口气。

“我想要你的血。”

叶灵泷一怔,她的血?

她迅速的在脑袋里搜索原著,在原著里她一直就是个嚣张跋扈又资质奇差的恶毒女配,一直到死,她都没发现自己身上有什么长处。

死!她想起来了!

原著里她被叶溶月的舔狗万剑穿心而死之后,叶溶月匆忙赶来给她收尸,当时她说的是好歹做了十年的姐妹,她不忍看她曝尸荒野。

给她收尸的时候,叶溶月从她的心脏处拿走了她的心头血。

因为当时她整个人已经死透了,可她的心头血却依然还是温热有活力的。

叶溶月火化了她的尸体之后留下了这滴心头血,但一直到她看的部分,叶溶月都没有拿出来用过,所以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心头血有什么作用。

现在从这黑剑的反应来看,她的心头血必定有大用。

这么一看,除了青玄宗的师兄们被叶溶月杀了夺宝以外,自己的下场也是被杀夺宝。

这叶溶月运气也太好了吧?怎么杀谁都有宝呢?就连她这不起眼的炮灰竟然也是有宝的。

“喂!我已经说了,你赶紧答应我!”

“我的血是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不清楚,但是我能感受到你血液里强大的生命力,那是一种浩瀚而包容万物的生命力,可以使得万物复苏,万物生长,万物生灵。”

这么一说倒是合理,这把黑剑失去了它的光芒和力量,若是她的血真的有这么大的作用,它想要也是正常。

“那你刚刚说的,只要我收了你这秘境的宝物你都给我取来是真的吗?”

已经交代了实话,就等着叶灵泷乖乖交血的黑剑:???

这就是她说的能抵得住宝物的诱惑,只为一个缘由?

它是不是被摆了一道?这豆芽菜小小年纪怎么能这么阴险呢?

“是真的!”

黑剑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叶灵泷满意的点了点头。

“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送了,那我就大发慈悲的收吧。”

话音落下,她割破了自己的手指,将血液一滴一滴的注入到剑身之上。

下一秒黑剑光芒大闪,她整个被一股能量卷起,空间像是碎裂了一样,眼前的景象骤然改变,她看到她刚刚送出去的血液被包裹成一个球漂浮在她的前方。

黑剑根本就没有吸收她的血液,先前它只说想要她的血,但却没说这血不是给自己用的。

淦,这黑剑比她还阴!



待叶灵泷再落地的时候,她看到了在这一片黑暗的空间之内,四处插满了白绿色的水晶,水晶上散发着幽幽的光芒,见整个空间里的一切照得清清楚楚。

在她的面前有一片巨大的莲花池,莲花池上飘着一朵朵漂亮的青莲,青莲的花瓣上不停的掉落着白色的光点,看起来圣洁无比。

而这时候她注意到在这个奇特的空间里面灵气浓郁到几乎能化作液体滴出来,这里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灵池一般。

她还从未见过如此浓郁的灵气,就连昨天晚上吃下赤焰果时溢出的灵气也远远不及这里浓郁,浓郁到她恨不得原地坐下当场开始修炼。

但这时,她看到她那些被包裹的血液忽然从她眼前飞入了莲花池之中,飞到了那一朵最中央最大嘴漂亮的青莲之上。

这时叶灵泷才注意到那一朵青莲的中央似乎躺着一团黑色的小东西。

只见那团血液缓缓的靠近然后往小东西的嘴巴里一点点的钻了进去。

一直到所有血液喂完,那团黑色的小东西动了一下,它蜷缩的身体舒展开来。

那一刻,叶灵泷看呆了。

它竟然是一条黑色的小蛇,小蛇长得非常漂亮,它全身的线条精致而完美,每一个细节都经得起放大欣赏,在青莲灵光的映衬之下,它的鳞片散发着令人惊艳的光泽。

跟其它普通的蛇不一样,它的小脑袋上有两块小小的凸起,像是有什么还未长出来。

就在这时,它的双眸忽然睁开了。

那双好看得像是琉璃一般的眼珠仿佛可以洞悉世间一切,只一眼便叫人心头一紧。

叶灵泷丝毫没觉察到自己这一刻竟然屏住了呼吸。

但下一秒它又重新闭上了眼睛,好像从来没有醒过一般,而叶灵泷也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

她壮着胆子往前走了两步,想要再往前看清楚一些。

就在这时,她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道熟悉又急切的声音。

“小师妹!小师妹!我找到了小师妹了,她在这边!”

叶灵泷愣了一下她回过头去,看到六师兄正火急火燎的朝着她飞过来,下一秒听到了声音的大师兄也从另外一个方向飞了过来。

而在她和他们中间,是最开始的那一片剑冢,上面还插着无数的残剑断剑。

她愣愣的看着他们又下意识的回过头去,而此时原本是一片莲花池的地方,也变成了她最开始在的那一片剑冢。

刚刚那一切好像就是个梦,什么也没有发生。

但从两位师兄着急的程度来看,她确实是失踪的了,只是现在又被送回来了。

“小师妹,你刚刚去哪了?快急死我们了!你有没有事?”

宁明诚赶过来的时候满头都是汗水,脸色还有些微白,看样子是真的吓坏了。

“我刚刚就在这里找剑啊,我哪里也没有去。”

叶灵泷没说实话,那把黑剑既然能够打破大师兄设置的结界把她从他们眼皮子底下送走,又把她送回到他们面前而不引起他们的觉察,说明黑剑的实力远在他们之上。

若真的有事,她说出来了他们也没有办法帮自己,反而还会连累到他们,所以她选择不说。

“小师妹,你有没有受伤?刚刚发生什么了?你怎么会消失在我的结界里?”

裴洛白赶过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抓着叶灵泷的手臂检查她有没有受伤。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按照你们的交代在这片地方找剑,我找了半天一把合适的都找不到。”

“这是什么?”

裴洛白指了指她的右手,叶灵泷抬起右手她那一脸无辜的表情骤然裂开。

那把该死的黑剑竟然在她的手上,这混蛋刚刚才阴过她,这会儿竟然还有脸跟着自己!

“这把破剑是我在地上捡的,但是它真的又丑又普通看着就讨厌,我正打算扔掉呢。”



叶灵泷说扔就扔,抬手就往远处扔了出去,连裴洛白和宁明诚都没来得及阻止。

两人看着她一时之间不知说什么好,那把可不是破剑,至少他们出入那么多次剑冢没见过比那把更好的剑了,它神秘又强大,它蕴含着浩瀚的力量却不显山不露水。

这把剑从前的主人绝对不凡。

但小师妹不喜欢也罢,这剑通体漆黑确实不太符合小姑娘的审美,她年纪小修为低看不出这剑的不凡之处也正常。

而且这剑看起来太过神秘,小师妹什么也不懂让她拿着这把剑他们也不放心。

“那我们就去找一把漂亮的,我之前看到一把彩色亮晶晶的,你肯定喜欢。”宁明诚说着就要带叶灵泷去找那把剑。

叶灵泷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彩色亮晶晶的剑,那是什么装了灯泡的幼儿园玩具剑吗?打架的时候拿出去会被笑掉大牙吧?她虽然年纪小,但也不会喜欢这种宛若智障的东西啊。

她正要拒绝,只见那把黑剑不知何时又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然后死皮赖脸的往她手里塞。

这一幕惊呆了裴洛白和宁明诚。

这剑是自己选择的小师妹?它该不会是一把有剑灵的剑吧?

要知道他们整个下修真界,还从未出现过有剑灵的剑呢!这可是头一把!

若真是这样,这把剑的来头绝对不小,至少不是下修真界人能驾驭得了的!

“这把剑…”裴洛白还在组织语言让小师妹放弃这把剑的时候,小师妹已经第N次扔掉这把剑了,而这把剑也第N次粘上来了。

“黑剑,我不知道你什么来历,但我小师妹修为尚浅资质也一般,绝不是适合做你主人的人,你可否另行则主?”

裴洛白说完,那把黑剑一点反应都没有继续死皮赖脸的缠着,看来这把剑才初萌灵智听不懂人话。

“大师兄,你对他这么客气干嘛?”

叶灵泷怒了,她把黑剑放在地上,然后两只脚踩了上去,踩在上面使劲的蹦了好几下。

这举动看得裴洛白和宁明诚两个人浑身冒汗。

这把剑来历不凡,力量更是不可估量,而且它是还有剑灵的,任何人见了都要毕恭毕敬的对它,可小师妹她却把剑摁在地上踩。

它若是报复的话,那后果不堪设想啊!

“小师妹,你快下来…”

“我不下!我就踩着,有本事它自己起来啊!”

叶灵泷话音刚落,那黑剑就真的起来了,而且还是带着她飞起来的,“嗖”的一下,被迫御剑飞行的她整个人给吓呆住了。

“你要是把我给摔了,我跟你没完!”

话音落下,那黑剑还真就老老实实的把叶灵泷平稳的放在了地上。

这一幕,再次把裴洛白和宁明诚给震撼住了。

原来它不是听不懂人话,它是只听小师妹一个人的话。

这下难搞了。

叶灵泷平稳的落了地,那把黑剑又讨好的

飞到她的面前。

"我不要你了,你走吧!"

那把黑剑在她面前晃了晃,虽然没开口说

话但意思叶灵泷都看懂了。

它在质问自己为何出尔反尔,刚刚明明答

应过要收了它的。

"我就是个小孩子,小孩子说的话你也信啊?你傻不傻?"

黑剑急了,她说话不算数还能这么理直气

壮的?它愤怒的对着空气使劲的戳了个眼花缭

乱,警告叶灵泷它可不好惹。

叶灵泷笑了,这家伙的警告她之前刚见识

过,没什么威力大概率最后还是自己怂,她丝毫不慌。

更何况它现在有求于她,它更不可能对她

造次。

虽然她不了解,但她的血好像是心甘情愿给出去的才有用,直接杀人取血是用不了的,所以它没办法只能拉着脸讨好她。

或许这就是因为原著里叶溶月取走她心头

血之后放进戒指里存着一直没能使用的原因。

但她有种感觉,叶溶月后来一定会找到办

法使用她的血。



一想到这个她就更讨厌叶溶月了,这把陌

生的黑剑好歹还知道讨好她求血,她一个被自

己父母养大的人却等着她的舔狗杀了自己之后

直取心头血,能不能用暂且不论,总之先拿走了再说。

这么一想,这把黑剑对她的欺骗倒也没那

么可恶了,也罢,不必再追究它的欺骗和利用,

随便找个理由打发它离开吧。

"你别晃了,我是不会收你的。你黑不溜秋的太丑了,跟我这种可爱的小姑娘不是一个风格。"

这话一出,那把原本搔首弄姿一心讨好的

黑剑顿时就不动了。

剑鞘“蹭”的一下拉开,刺眼的剑光带着凌厉

的剑气骤然从剑身上爆发出来,看样子是真的

生气了。

叶灵泷万万没想到,搞半天这把死皮赖脸

的剑竟然最恨人家说它丑,离谱了。

看到这剑气和架势,裴洛白和宁明诚顿时

就慌了,他们迅速地冲到叶灵泷的面前将她护住。

他们灵力运转周身,做好大战一场的准备,

同时宁明诚召唤出那只七色鸟,示意叶灵泷爬

到鸟背上先行离开。

而对面的黑剑也不甘示弱,它的剑气暴涨迅速的覆盖他们所在的这一片区域将他们包裹一起来,意思是一个都别想逃。

一瞬间的功夫,双方剑拔弩张,气氛瞬间

紧张了起来。

就在这时,她忽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动了

一下,她迅速的低下头来看到了洁白的手腕上

不知何时竟然缠了一条小小的黑蛇。

怪不得这把黑剑死活要跟着她呢,原来这

条小黑蛇在她身上。

这时,嗖的一下子那把黑剑竟然绕开了她

的两位师兄冲到了她的前面。它剑光大闪杀意

满满的样子把两位师兄给吓坏了。

就在那一瞬间,她手腕上的那条小黑蛇睁

开眼睛看了那把黑剑一眼。

下一秒,剑光大闪的黑剑气势瞬间消弭。

然后摇身一变变成了一把彩色亮晶晶的剑,散

发着幼稚又辣眼睛的光芒,就差没自带一首

《小星星》的BGM了。

震惊于黑剑品味的叶灵泷:这怂得也太辣

眼睛了。

已经准备好豁出性命去跟黑剑拼的两位师

兄:连尊严都不要了,这爱得未免也太深沉。

还在一闪一闪亮晶晶的彩剑:嘤嘤嘤,老子竟然要遭这份罪!

被彩剑给闪瞎了眼的叶灵泷低下头去看她

手腕上那条小黑蛇,只见她的手腕上雪白一片,

小黑蛇早就不知藏哪里去了。

她忽然心头一动,所以它刚刚出现是因为

觉察到自己有危险?

这一刻,她心里想若是这条小黑蛇需要她

的血恢复身体,她也不是不可以养着它。

而这把黑剑要守护那条小黑蛇必然不会离

开,也罢,以她现在的能力还没办法保护小黑

蛇,就勉为其难的收留这辣眼睛的家伙吧。

“你别闪了晃得我眼睛疼。”

那把彩剑果然不闪了,乖得让人想敲它。

“你这审美是真的离了大谱,一次比一次丑得让人抓狂,换个白色吧,普普通通就行。"

彩剑瞬间一变换成了通体遍白的颜色,看

它那德行高兴的几乎要掩面哭泣,看样子刚刚

那彩色亮晶晶的样子把它给难受疯了。

"行啦,我勉强让你跟着我,可你以后不可以再凶巴巴的。"

白剑疯狂点剑,表示它能做到。

"你刚刚是不是想杀了我师兄来着?你现在

去跟他们道歉。"

叶灵泷是故意要给这白剑一点下马威的,

不然以后它稍有不悦就动怒杀人,而且还是她

在乎的人,她还怎么敢带着它?

她刚刚是看出来了,它那架势是威胁她的

它其实不会杀她,但是她的师兄过来挡在她前

面的时候,它是真的想杀了他们对她以示惩戒。

在裴洛白和宁明诚惊诧的表情之下,那把剑真的飞过来朝着他们上下点了点剑柄表示歉意。

看到这一幕他们心中五味杂陈,一是这把如此强大的剑竟然真的这么听小师妹的话,二是他们的小师妹心里这样维护他们。

虽然他们不愿意这样的危险留在小师妹身

边,可现如今小师妹已经决定收下,他们也没

办法再阻拦。

"既然已经拿到了剑,便离开这个地方吧

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

刚刚小师妹在他们眼前凭空消失的恐惧还

弥漫在他们心头,这种没有办法控制的危险他

们不能让小师妹去冒。

"好嘞!"

叶灵泷把白剑收入戒指之中,然后听话的爬上那只七色鸟,跟着师兄们一起飞回自己的院子里去了。

将她安全送回之后,两个师兄又叮嘱了好

几遍没事别惹白剑,有事呼唤他们这才离开。

他们一走,叶灵泷就把那把白剑放了出来。

"好好跟我交代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白剑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说的都是她

之前猜到的,而关于它主人的一切它一句不提。

叶灵泷白了它一眼,打发它去青玄宗秘境里摘几个赤焰果回来。

它走之后,叶灵泷伸手去摸她干净洁白的

手腕,果然摸到了那条小黑蛇,小黑蛇渐渐的

现了形,但眼睛依旧紧闭着,看样子还在沉睡

它安静乖巧的模样实在是太好看了。



从此以后她又多了一个要保护的。

保护她自己,保护她青玄宗的师兄师姐们。

保护这条跟着她的小黑蛇,跟叶溶月对抗,跟剧情对抗,与天与地与命运对抗!

所以,从现在开始她要拿出前世拼命十三娘的精神,开始认真修炼了! 

叶灵泷说炼就炼,啃了口灵果之后开始迅

速的进入了打坐修炼的状态。

白剑去了半天才回来,回来的时候果然带

了三枚赤焰果回来。

看着这三枚又大又红的赤焰果叶灵泷口水

都流下来了,她那天刚吃过,灵气浓郁美味无

比。

"小剑,干得漂亮!"

叶灵泷她伸手去拿赤焰果,正准备往嘴里

送,这时白剑凉凉的声音传来。

"如果你想当场暴毙的话,就赶紧把它们都

吃了。"

叶灵泷拿着果子的手一顿,嘴巴收了回来,

一脸不爽的盯着那把白剑。

“你前不久才刚吃了一枚吧?就你这屁点的

修为你也敢直接吃,我很佩服的你勇气。吃了

就算了,但上次吃了赤焰果灵力暴涨导致极速

扩张的经脉还没有恢复好你又想吃第二枚,你这不是嫌命长了吗?"

"好好说话你会死?"

"会啊。"

叶灵泷抬起右手放在她的左手手腕上,眼看着就要唤醒手腕上的小黑蛇,白剑吓得赶紧

道歉。

"对不起,我错了。我刚刚已经死过了

回,现在的我是重生后的我,是一把讲文明懂礼貌的好剑。"

叶灵泷冷笑一声,你家主人还在我手上呢我治不了你?

不过,她也就是吓唬这把傻剑而已,她不可能为了这点口角之争吵醒沉睡的小黑蛇,它

不心疼她还心疼呢。

"记住,没有下一次了。"

真踏马就是狐假虎威,这小豆芽菜怎么那么能装呢?

“我能跟你商量个事吗?"

"说。"

“别乱给我起什么破名字,什么小剑?老子比你祖上几百代祖宗年纪都大,而且老子有名

字!"

"哦,那您老人家姓甚名谁啊?"

这踏马的让人蹭蹭冒火,这小豆芽菜怎么能这么阴阳怪气呢?

"玄影。"

"啊!玄影?"

"怎么?"

"没听过。"

……

主人,我现在就宰了她,回头重新给你找

个合适的血包吧,真的忍不了了。

眼看着玄影又要暴跳如雷,叶灵泷悠悠然

的往左手手腕上轻轻一碰。

顷刻间,世界安静了,它顺势躺在了桌子

上不动了。

叶灵泷满意的收回了手,一把剑就老实躺着,不该有那么多戏。

她将赤焰果全部收起来放入戒指中,然后继续打坐修炼。

但说实话,青玄宗的灵气实在是太稀薄了。除了那天吃下一枚赤焰果她能够感觉到灵力汇

聚的舒爽之外,其他时候她根本感受不到灵气。

叶灵泷叹了口气。

"玄影。"

玄影一动不动没反应。

"你再装死的话,我就.."

"有本事你别拿我主人来威胁我啊,动不动就拿他来威胁我算什么好汉!"

"我又不是好汉,我只是个小孩子啊,你跟小孩子讲什么大道理?我又听不懂的。"

它保证,等主人醒来的那一天,它一定把豆芽菜剁成豆芽泥给主人尝尝鲜!

"有事就说!"

"这里灵气太稀薄了,你带我去秘境里灵气浓郁的地方,我要修炼。"

"就你这资质..."

玄影嘲讽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叶灵泷甩了

一个眼神警告。

"怎么?"

"也不是不能炼。"

"哦?"

"至少打败修真界这些小鱼小虾问题不大。"

"嗯?"

"你这样看我干什么?我说真的。虽然你现

在只有三灵根,但是凭借你的特殊体质,日后

领悟更多的灵根不成问题,如果肯努力又能遇

到好机缘的话,炼全九条灵根也不是不可能。"

这话说完叶灵泷愣了一下,它在说什么?

"灵根不是越少越好?越纯越精贵?"

"你在说什么胡话?一条灵根炼顶天了也是

一条啊,能跟九条灵根全部炼顶天的人比吗?

你们这些小蝼蚁之所以觉得灵根越纯越好,那

单纯只是因为你们连一条都炼不好,更不可能同时炼九条。"

玄影嘲讽一笑。

"炼不好就说它灵根多了不好,这不就是自

我欺骗吗?结果还这么多人上当受骗,把它当

做真理了。"

叶灵泷撑着下巴陷入沉思,按照玄影的理

论,那她岂不是灵根比叶溶月的有优势?

叶溶月是单灵根,能迅速修炼,快速成型。

而她是三灵根,需要三条灵根兼顾的话,

速度自然比她慢,也比她吃力。但她若能同时炼好三条,秒叶溶月还不是轻轻松松?

这么一想,叶灵泷整个人都精神了,她蹭的一下站起。

"走!咱现在就修炼去!"

玄影被她这一惊一乍的给弄得愣了一下,

回过神来又觉得好笑,果然是小孩子,好幼稚。

在玄影的带领下,叶灵泷重新回到了遇见

小黑色的那个青莲灵池里,当浓郁的灵气涌上

来的那一刻,她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器。

她迅速的坐下打坐,闭上眼睛修炼起来。

玄影在旁边晃了一圈,看着这豆芽菜是真

的全身心投入到修炼里去了,他忍不住对她刮目相看。

她虽然幼稚又气人,小气又嘴坏,但修炼

的定力是真的可以,若能坚持下去,没准以后

还真能直上九霄,一鸣惊人。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里,叶灵泷白天跑去

找大师兄学习剑法,夜晚跑到秘境来修炼。

她原本主修炼的是木灵根,上次一枚赤焰

果她把木灵根修炼到了炼气中期,听了玄影的

话之后,她借助秘境里的灵气,花了一个月时

间把水火两个灵根也一起修炼到了炼气中期。

三灵根都到炼气中期之后,她虽然修为没

有涨,但是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基础变得更扎

实,整个人变得更扎实更沉稳,无论是运转灵

力还是修炼剑法的时候气息和顺畅度都变得不一样了。

她敢打包票,若有一个和她同等修为的人站在这里,她绝对能一剑把人给拍飞。

尝到了甜头的她,又花了三个月时间把三

条灵根一起修炼到了炼气后期。

她不但自己修炼,还每天都在大师兄身边

叨叨他让他也勤加修炼。叨得她大师兄一见到

她就下意识的汇报自己的修炼成果。

青莲还在池子里散发着点点灵光,秘境之

内,叶灵泷长长的眼睫像是两片蝴蝶翅膀一般扑了两下,她睁开了眼睛,然后嗖的一下从地

上站了起来。



"完啦!"

玄影被她这一惊一乍的给吵醒,整把剑瞬

间陷入暴躁中。

"你一惊一乍的干什么!"

"原著中记载四个月后叶溶月跟随她大师兄

从七星宗出发去西山秘境解救被小魔头围困的

同门。"

"叶溶月是个啥玩意?"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小魔头好像叫季

子濯!"

“季子濯又是啥玩意?”

玄影刚刚问完就被拽着剑柄拽了出去,然

后叶灵泷一个漂亮的跳跃坐在了它的剑身上。

"快回去找我大师兄!"

叶灵泷落地之后顺手收起玄影,三两步冲

进裴洛白的院子里。

彼时,天刚蒙蒙亮,清晨的太阳还未在大

地上洒落光辉。

她正要抬手去敲门,裴洛白的房门就从里

面打开了。

看到叶灵泷,裴洛白的脸上闪过一丝紧张。

这小师妹是有点可怕的。

这四个月来,小师妹每天都会跑来找他学

剑法,她在一旁练习剑法的时候,她会把自己

存的灵果都拿出来要他吃掉。

让他吃下之后,又要他在一旁利用灵果里

的灵气修炼,她练习多久,他就得修炼多久,

一秒都不能歇。

美其名曰,她耽误了他的修炼时间,必须

要给他补回来她心里才会好受一些,而且她还

把自己当做她的榜样和目标,自己只能一刻不

停的努力,不让她失望懈怠。

不仅如此,她每天一早过来的时候,她都

要问一遍他的修炼进度,让他展示一下自己当

前的境界。

如果她觉得慢了,当天她就会拿出比前一

天多三倍的灵果塞给他让他吃了继续修炼。

裴洛白吃灵果快要把自己给吃吐了,为了

少吃一点,他会在小师妹离开之后跑去秘境里

面,利用里面的灵气修炼以达到小师妹要的速

度,避免她要求自己吃下比前一天多三倍的灵

果。

但如果他某天的修炼成果比她预期的要好

一些,她就会减少他吃灵果的量。

在他勤奋的努力之下,他现在每天只用吃

三枚,他算算日子,再拼一些要不了几天就只

需要每天两枚了,想想就好感动。

在小师妹的高压鞭笞之下,他的修为进步

飞快。已经到了元婴中期,差一口气冲击元婴

后期了。

虽然他心里很感激打了鸡血似的小师妹,

但现在看到她还是有些怕的。

毕竟小师妹是真的太猛了,她不但对自己

苛刻对他也很严格,若他有丝毫的懈怠退却

她能坐在自己门口哭上一整天。

"小师妹?你今天怎么那么早?"

平时她都是等到日升高空的时候才会来,今天也太早了吧!

"大师兄,不好啦!七师兄他出事了!"

"子濯?他出什么事了?"

"他刚刚送了一只纸鹤回青玄宗说他在西山

秘境遇险了,求师门救援!"

裴洛白眉头微微皱起,七师弟这人平时风

风火火的。时常在外面打架切磋,以青玄宗为

中心好几千里之外的宗门全都被他上门挑战过。

但他向来奉行一人做事一人当的原则,无

论是他大获全胜还是他被别人打掉了牙,他从

来都是一声不吭不炫耀也不报青玄宗的名号。

更不会因为自己陷入了危险而求救。

所以他第一反应就是小师妹可能看错了

或者是别有用心的外人企图向他们设下陷阱。

"小师妹,求救纸鹤呢?"

“送到就化成灰烬了。"

叶灵泷知道大师兄心思缜密做事周全,要

是没有实在的把握他不会贸然出动的。

但是没关系啊,她是小孩子嘛,无理取闹

很合理吧?

于是,叶灵泷三两步冲上去抱住了大师兄的手臂,扯着他就往外走。

"大师兄,快走啊,你快去救七师兄,再不

去他就要被人欺负死啦!"

"小师妹你别冲动,这件事情有蹊跷。"

问题不大,她是小孩子嘛,冲动涉险很合理吧?

"才不会有蹊跷!你不去我去,我现在就

走,我一定要把七师兄救回来!玄影!"

玄影嗖的一下从戒指里飞出来载着叶灵泷

嗖的一下冲了出去,快得裴洛白还没反应过来她人就飞远了。

裴洛白情急之下只能迅速的追在后面避免她遇到危险。

也罢,她难得有一份维护师兄的心,即便

是陷阱又如何?他陪着就是了。

至少在下修直界,凭他元婴中期的修为一

般人不可能在他眼皮子底下伤害小师妹。

裴洛白跟着叶灵泷一路飞往西山,西山秘

境是一个稳定的小秘境,里面的妖兽等级大多

数是一级,小部分是二级,三级的妖兽基本上见不到。

自打西山秘境被发现之后,下修真界的宗

门联盟就立下了规矩,西山秘境每年开启一次

一次开启五天允许所有人低修为的弟子进去历

练。

五天之后,西山秘境会进入一年的养护期

等待迎接明年来历练的弟子们。

所以西山秘境是一个极为安全的秘境,进

去历练的弟子甚至不需要有门派长老带队,有

领头弟子便可,因为这么多年来它从未出过什么差池。

但裴洛白和叶灵泷在西山上落地的时候,

裴洛白看到西山秘境里确实有力量波动,里面

好像真的出事了,难道小师妹收到的求救纸鹤

是真的?

可七师弟怎么说也是个金丹,他一个性格

火爆的金丹怎么会进西山秘境这样的低级秘境?

抱着满心的疑惑,裴洛白带着叶灵泷走进

了西山秘境里。

"小师妹跟紧我,这里是筑基期弟子历练的地方,里面有不少一级二级的妖兽,这对你一

个炼气期的弟子来说非常的危险。"

裴洛白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在修真界一

级妖兽对应人类的炼气期,而二级对应筑基期

但因为妖兽是天生的修为还自带蛮力,性子又

野又凶,所以它们普遍比同等级的人类要强上一些。

叶灵泷一脸认真严肃的点了点头。

然后趁着裴洛白不注意的时候,她回过头

一道灵力打在身后某个树枝上。

树枝一晃,上面蹲着的那只一级灰鸟身体僵直的从上面掉了下来。

一击毙命,啧,三灵根一起修炼果然很牛

逼。

她敲了敲自己的须弥戒指。

"玄影,赶紧去捡我的战利品。"

“捡那破烂干啥?"

"你懂个屁,这是我第一次对付妖兽,很有纪念意义!"

"我呸!你就是看我太闲了,没事找事!"

"啊,跟我四个月,你开始长脑子了。"

最终玄影还是跑去给她捡了回来,他不断

安慰自己,不要和小孩子计较,小孩子都是幼稚鬼,小孩子真的很烦很烦。

裴洛白带着叶灵泷走了一路,叶灵泷偷偷

摸摸的在他身后打了一路,玄影给她捡垃圾捡

了一路。

一直到,他们走到秘境里一个巨大的湖泊

附近。

在那里聚集着大量的宗门弟子,看穿着至

少有十来个宗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