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豪车新娘免费阅读

豪车新娘免费阅读

贺骏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拿驾照当天,我追尾了一辆婚车。结果车上下来的新郎,竟然是我的现男友贺骏。新娘子指着我骂:「有病吧,看到豪车就往上贴的捞女!」

主角:贺骏许愿   更新:2022-11-14 19: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贺骏许愿的其他类型小说《豪车新娘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贺骏”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拿驾照当天,我追尾了一辆婚车。结果车上下来的新郎,竟然是我的现男友贺骏。新娘子指着我骂:「有病吧,看到豪车就往上贴的捞女!」

《豪车新娘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拿驾照当天,我追尾了一辆婚车。


结果车上下来的新郎,竟然是我的现男友贺骏。


新娘子指着我骂:「有病吧,看到豪车就往上贴的捞女!」


而贺骏则是揽着她的腰肢对我说:「许愿,我爱的人是媛媛,请你不要对我死缠烂打。」


我笑了,当初死缠烂打的人,不是他吗?


1


拿到驾照上路的当天,我碰到一辆号牌熟悉的劳斯莱斯婚车。


我爹挺宝贝的一辆车,改装都花了几百万,不可能会外借给人的。


我跟得太紧,结果追尾了。


从婚车上下来两个人,气势汹汹地走到我车前。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握着方向盘的手有些发抖。


这新郎官,竟然是我的男友贺骏?


他不是回老家照顾病重的老母亲了吗?走之前还拜托我帮他做课题!


结果转头就跟别人结婚了??


我不信,说不定是同胞孪生兄弟呢……


于是我摸出手机给他打电话,然后,新郎的手机响了。


好吧,小丑竟然是我自己……


当我拿着通话中的手机从车上下去,三个人的脸色都变得异常精彩。


一身白色婚纱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新娘子指着我骂:


「你是不是有病啊,看到我们开的豪车就故意撞上来,你这种捞女的手段真是下作。」


我心里哽得慌,毕竟是谈了三年,付了真感情的男朋友,看向贺骏,皱眉问道:


「贺骏,这是怎么回事?」


新娘子也很狐疑,挽上贺骏的胳膊娇滴滴道:


「老公,你跟她认识?」


贺骏眼神躲闪,却很快揽住了新娘的腰肢安抚她:


「这是我在大学里的一个追求者,大概是看到我们结婚,情绪失控了。」


新娘子冷哼一声,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那还真是有够不要脸的,知三当三,呵呵。」



「……」


所以这三年多的恋爱,我是跟狗在谈吗?


「算了老公,我们走吧,别耽误婚礼。反正这个穷逼也赔不起修理费。」新娘子抱着贺骏的胳膊傲慢地瞟了我一眼。


贺骏宠溺地点点头,牵着她的手准备回车上。


不是,我要被气笑了。


狗男人要出轨,行,就当我眼瞎。


可是那辆劳斯莱斯是我爸的啊,他们凭啥说不修就不修?


我跑上前,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等等。」


贺骏无奈地看着我:「许愿,我现在爱的人是媛媛,请你不要对我死缠烂打了。」


当着新婚妻子的面,说得很含糊:


「既然爱过,就不要让我为难,好吗?」


这一刻,我为自己曾经的愚蠢感到悲哀。


他这种比琼瑶剧女主还稀碎的三观,我之前怎么就一点没发现呢?


我指了指被怼掉漆的劳斯莱斯车屁股:


「维修金额应该挺大的,找保险公司现场定损吧。」


新娘子嗤笑:「别搞笑了,乡下土包子也不照照镜子,开辆破五菱,你赔得起吗?」


「是啊,媛媛都不跟你计较了,你还折腾什么?」


贺骏也是满脸不理解,他还义正词严地警告我:


「不要白费心机了,我是不会跟你在一起的!我们已经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了。」


我没理他们,报了保险,转手还报了警。


不但如此,我还对着车祸现场一顿拍照,不放过任何一个死角。


毕竟我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听到我报警,新娘子的脸色忽然有些变了。


她走到远处打了个电话,然后折回来对贺骏说:


「老公我们打车先去酒店吧,这里我爸爸会派人来处理。」


贺骏似乎有些不甘心:


「这……去婚礼现场不坐婚车不太好吧?」


新娘抬着傲娇的小下巴,嘟着嘴不满地抱怨:「还不是这个死三八事多,非要等警察和保险公司过来,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去嘛!」


「难道要让我的家人一直在酒店等吗?」


贺骏立刻又体贴温柔起来:「宝贝别急,我用叫车软件叫辆好点的车,怎么也不能让你受委屈。」


「老公~你想得真周到~」


两人腻腻歪歪地相携而去,这一次,我并没有阻拦。


因为那一瞬间,我看透了这个男人的本质:虚荣,好高骛远。


如果现在就拆穿新娘的身份,等于是帮助贺骏悬崖勒马,那真的太便宜他了。



交警和保险公司的人过来之后调取了监控,发现前车有实线随意变道的行为,至少要负主要责任。


而且监控把驾驶位上的贺骏拍得清清楚楚。


对此我很满意,哪怕赔个一半维修费,也不是贺骏能吃得消的,更何况他和那位小娇妻,还有盗用车辆的嫌疑。


于是我把后续交给了律师处理,还叮嘱他过段时间再把律师函寄给贺骏。


安排完这一切,我便打算去贺骏的婚礼现场凑凑热闹。


可打开贺骏的朋友圈看了看,上面竟然毫无蛛丝马迹,看来他早就把我分组屏蔽了。


我只好给贺骏的好兄弟打了个电话,问他贺骏举行婚礼的酒店名称。


结果对方上来就对着我阴阳怪气:「许愿,我劝你还是死心吧,贺骏攀高枝了,别说你这种穷女友,连我们这些多年的兄弟都断来往了。」


「据说他娶了星语集团的千金,婚礼直接在繁星大酒店包了一整层场地,没个几百万资产的人还不允许入场呢,啧啧啧,也难怪看不上我们这些穷逼了。」


好家伙,别人上岸第一剑,也就斩个意中人助助兴。


到了贺骏这,简直是横扫千军啊!


不过更让我无语的是,星语集团什么时候又多出来一个千金,难不成我还有个流落在外的妹妹?



等我到了繁星大酒店,发现酒店大堂还真的摆着贺骏和小娇妻的巨幅婚纱海报。


上面明晃晃地写着:「欢迎至酒店六楼参加我们的婚礼。


「新郎:贺骏先生;新娘:许媛小姐。」


这么巧,小娇妻竟然也姓许?


难道老许同志真的在外面开枝散叶了?


我神情微妙地在家族群里发了条信息:「那啥,咱爸是有个私生女吗?」


我的消息一弹出,群里直接炸了,万年不见的大忙人全部开始冒泡。


三哥莱袂:「嗯?是我理解的那种私生女吗?@老许」


二哥盼袂:「@老许你还有私生女?这么时尚的吗?」


母上大人:「解释一下@老许」


老许同志:「???老婆大人冤枉啊,生完愿崽我就结扎了啊!!!」


母上大人:「结扎前生的?愿崽见到人了吗,照片发来看看。」


我爸急得开始满屏刷跪搓衣板的表情包。


我默默对着海报拍了一张照片,发到了群里:就是这个,她说自己是星语集团的千金。 


老许同志:「……这不是那谁的闺女嘛,啥时候成我私生女了?@大哥昭寐快查一下她在作什么妖。」


我的鬼畜大哥许昭寐并没有在群里出现,而是直接给我拨了个电话。


原来,许媛她爸是我们老家那边的远房亲戚,两个月前拖家带口过来这边投靠我们,我爸是个老好人,就给他们在集团安排了工作。


讲完许媛的来历,他劈头就问我:「那个新郎怎么回事,你被绿了?没事,你只是失去了一个渣男,而他却错过了一座金矿。」


盲生,你发现了华点……


我非常心虚地把事情交代了,内心怂得一批。


当初我要跟贺骏恋爱的时候,二哥三哥都想去暗鲨贺骏,但大哥就很不一样。


他说我这种恋爱脑僵尸都难以下口,差点要把我的头锤通……


果然,我一说完,我哥就毫不留情地嘲讽:「你这前男友眼睛比你还瞎。怎么样,需要把他们赶出酒店吗?」


我赶紧说:「不不不,大哥你先别出手,戏这么快收场就没意思了。」


「行,你玩你的。」接着,我哥发出了变态兮兮的笑声,「不过既然落到了我手上,不扒他们一层皮是不可能的。」



为了保持住贫困前女友的人设,我谢绝了酒店前台的带领,直接刷内部卡上了六楼。


结果刚出电梯,两个穿着湖蓝色伴娘服的姑娘突然一左一右架住了我的胳膊。


我正一头雾水,就被推进了更衣室。


她们一边七手八脚地扒我衣服,一边同我抱怨:


「你来得晚就算了,怎么连个妆都不化。」


「是啊,待会儿新娘子找不着人要扣工钱的话,全算你头上。」


我看着她们死命往我身上套的同款伴娘服,狐疑道:「还要扣工钱?」


「废话,咱们都是兼职伴娘,雇主不满意当然会扣钱。」她们朝我翻白眼。


我心里合计了下,也就明白了。


许媛刚来这个城市没多久,婚礼又举行得匆忙,要找到知根知底还能陪她演戏的伴娘确实困难。


花钱雇几个是最安全的办法。


因为我正好从员工电梯出来,她们把我错认成了那个迟到的伴娘。


我失笑,贺骏这场盛世婚礼,新娘身份是假的,婚车是假的,连伴娘都是假的。


也不知道当他知道所有真相的时候,会不会仰天长啸:「那什么是真的!到底什么是真的!」



不得不说许媛找的兼职伴娘是有些手艺在身上的,化妆、造型一条龙,把我打造成标配伴娘只花了不到十分钟。


至于妆效……


按她们的说法是,华美中带着一丝粗糙,看似明艳而又平平无奇。


总而言之,是一种能衬托出新娘美貌的绝妙装扮。


我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好吧……就是纯粹的丑。


但丑归丑,还是有被认出来的风险。


所幸她们带着我从大厅后门绕进了婚礼会场,然后指着舞台后方的小马扎对我说:


「你在此地不要随意走动,好好守着婚戒,司仪 cue 流程的时候,你再送上台。」


说着,就像扔烫手山芋一样塞给我两个戒指盒。


我欣然同意:「交给我吧。」


这真是瞌睡来了就有人递枕头,这下,我不但不用担心被贺骏他们认出来,还占据了一个绝佳的吃瓜宝地。


她们明显松了口气,离开前,还夸张地嘱咐我:


「可千万别搞丢了,据说这对婚戒价值几千万呢,是咱们几辈子都赔不起的!」


几千万?


就算这价格的水分有猫眼螺那么大,也还是笔巨款诶!


出于好奇,我打开戒指盒看了一眼,一股熟悉感扑面而来。


我二哥掌管集团的珠宝业务,还是个珠宝设计师。


而这对戒指,我恰好在他工作室看到过设计图纸。


这……不会又是从我家顺走的吧?


要真是我家里人的戒指,被他们拿去当了婚戒,那还真够膈应的!


我连忙把婚戒的照片发到家族群里:「@二哥,盼袂眼熟吗?这是今天许媛婚礼用的婚戒。」


我二哥那个暴脾气,当场就炸了。


二哥盼袂:「@老许,你招进来一家子小偷。」


二哥盼袂:「这是我为咱爸妈的结婚二十五周年纪念日亲手设计的。」


二哥盼袂:「他们要是敢戴,手就别想要了,呵呵。」


三哥莱袂:「@老许,把他们手剁掉!」


母上大人:「剁手!@老许」


老许同志:「@大哥昭寐,怎么回事,查清楚没有,怎么他们还没被警察带走?」


大哥昭寐:「嗯。许媛嫁的人是愿崽前男友。愿崽打算温水煮青蛙玩死渣男,等她玩够再说吧。」


大哥昭寐:「戴最绿的帽子,就要用最绿的方式还击。」


这话一出,群里瞬间鸦雀无声。


我默了,这下我被绿的事情全家都知道了……


更可恶的是,他们非但不安慰我,还在群里疯狂放烟花。


等那一家五口哈哈哈完,二哥才私聊告诉我,他派人送了一对符合新郎新娘身份的戒指过来,让我来一招偷梁换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