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薄爷的心尖宠小说

薄爷的心尖宠小说

云初薄晏卿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陌生女子也走了过来,目光落在云初消瘦不堪的身上,冲她伸出手:“你就是晏卿的前妻?你好,我叫林曼可,跟晏卿是在景晨医院认识的,之前是他的病人。”...

主角:云初薄晏卿   更新:2022-11-14 19:5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初薄晏卿的其他类型小说《薄爷的心尖宠小说》,由网络作家“云初薄晏卿”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陌生女子也走了过来,目光落在云初消瘦不堪的身上,冲她伸出手:“你就是晏卿的前妻?你好,我叫林曼可,跟晏卿是在景晨医院认识的,之前是他的病人。”...

《薄爷的心尖宠小说》精彩片段

确认得食道癌的第77天。

云初在微博主页上更新了一条信息:“夏天到了,冰淇淋一定很好吃吧。”

发出之后消息便石沉大海,没有任何人回复。

云初也不在意。

迄今为止,她的主页上只有寥寥一个关注——景晨第一外科薄晏卿。

关上电脑,云初起身给女儿准备早餐。

吃过早餐,她便送女儿去幼稚园。

进校门前,云初叫住了女儿,面带笑意道:“恩珠,妈妈要亲亲。”

说着,弯腰把脸颊凑到女儿蓝恩珠的面前。

恩珠愣了一下,不情不愿的走上前在妈妈额头和脸颊亲了两下。

她觉得妈妈这两个月变得很奇怪,不仅辞掉了工作,还特别爱撒娇。

目送女儿小小的背影离开,云初眼眶湿润。

她一个人在幼儿园门口站了良久,直到幼稚园大门紧闭,才迎着风转身去了医院。

景晨医院。

薄晏卿一身白衣大褂从手术室出来。

迎面便看到云初消瘦的身影站在不远处。

他眸色微暗,正要从云初身边走过去的时候,却被她叫住:“晏卿,我们能聊聊吗?”

声音暗哑难听。

薄晏卿怔了怔,停下来看向她。

云初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他。

“这是六年来,你给我和恩珠的抚养费,还给你,密码是你生日。”

薄晏卿愣住,垂眸:“什么意思?”

云初强扯出一笑:“没什么意思,就是觉得恩珠不是你的女儿,我们自然没资格拿你的钱。”

听到这话,薄晏卿一直隐忍的怒火再也按捺不住。

他冷冷地看着云初:“你终于肯承认了?”

薄晏卿没有拿那张卡,径直从她身边走过:“以后,我不想再看到你。”

云初僵在原地,喉中像是被卡着一根刺一样上下不得。

良久,她拖着沉重的双腿,到之前给她看诊的医生那里拿了些止痛药,便离开了医院。

但她没有回家,而是去了薄晏卿住的地方。

推开门,看着里面熟悉的装修,她眼神中有些怅然。

这里本来是两个人的新房。

六年前一次意外她和薄晏卿在一起,她阴差阳错怀了孕。

薄晏卿负责娶了她。

可当孩子出生后,做亲子鉴定,孩子并不是他的。

离婚理所应当,只不过,离婚后薄晏卿每个月还是会给自己和恩珠抚养费。

照常打扫完卫生后,云初给薄晏卿准备晚饭。

这是她六年来一直做得事情,或许是因为愧疚,又或许是因为喜欢……

云初看着时间,在薄晏卿要下班时,提前离开了。

刚走出小区,她的脚步一下顿住。

不远处,薄晏卿的车停下,一个漂亮的女人从他的车上走了下来。

薄晏卿关上车门的时候,也看到了云初。

两人四目相对,远远的云初还是感受到了他眼中的不耐。

薄晏卿快步走上前:“我马上要结婚,你以后不要再过来。”

那陌生女子也走了过来,目光落在云初消瘦不堪的身上,冲她伸出手:“你就是晏卿的前妻?你好,我叫林曼可,跟晏卿是在景晨医院认识的,之前是他的病人。”

云初强忍住心底的酸涩,礼貌伸手回握住林曼可的手。

“恭喜,你们很相配。”

说完,她近乎狼狈的逃离。

回家路上,城市无数行人擦肩而过,可这些人都不是心里最重要的那一个。

云初不由得想起张爱玲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我以为爱情可以填满人生的遗憾,然而制造更多遗憾的却是爱情!”

第二章 苦恼各不相同

几天后,是云初父亲的忌日。

一家人照常聚在一起。

蓝母做了一桌子美味佳肴。

云初和女儿恩珠到家不久,她的两个妹妹也早早下班回了家。

吃饭的时候,云初本想趁着这次机会,告诉大家她生病的事。

“我有话……”

可还没等她说出口,二妹蓝静先开了口:“我准备结婚了,他是海市人,过两天,我要搬出去跟他一起住。”

众人愣了一下。

年过二十五,结婚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只是像二妹这么仓促的却少。

家里人也都知道她的感情生活和别人不同,因此没有多问。

一阵道贺后,云初想再次开口时,母亲已经去厨房收拾东西了。

于是没说的话,只能被云初咽进了心里。

家人似乎也不关心。

成年人都有各自的事要忙,哪怕亲人之间也是。

晚上。


吃过晚饭,云初拉着女儿的手,准备走回家。

身后蓝母脚步蹒跚地走过来,问她:“吃饭的时候,你好像有话说,怎么了吗?”

云初闻言,看着母亲花白的发,还有布满皱纹的脸,喉中一窒,最后只说。

“没什么事,您在家照邱好自己。”

蓝母欣慰地拍了拍云初的肩膀,又摸了摸小外孙女的头,声音温和:“你们也是。”

家人总是吝啬表达自己的感情,但一举一动却又透露着关心。

夏天的暖风在这一刻吹进了心里。

回家的路上。

云初给自己和女儿恩珠一人买了一只冰淇淋。

恩珠吃的很开心,云初看着不由勾起了嘴角。

冰淇淋很甜,只不过下咽时,喉咙是刺痛的。

回到母女俩居住的小屋。

房间里面却亮着灯,云初推开门,就见薄晏卿坐在沙发上。

恩珠看到薄晏卿时,眸光明显亮了,可却紧靠在云初身边不敢上前。

云初也愣在原地,半晌,她哄着恩珠回自己房间。

过后,她走向薄晏卿。

“你怎么来了?”

薄晏卿目光跟随恩珠落向儿童房,待房门关闭,才看向云初。

“以后不要让幼儿园的人,给我打电话。”

云初闻言,拿起手机,才发现有不少未接电话。

她忙解释:“对不起,我今天手机忘记开声音了,明天我就告诉老师,不会再打你电话,你放心。”

之前,女儿上学需要留父母的电话,她下意识留了薄晏卿的号码。

她不想让别的孩子觉得女儿没有爸爸。

薄晏卿听云初解释完,语气不耐。

“以后不要再耍这些手段,我和你根本不可能。”

说完,他起身离开。

薄晏卿刚走,恩珠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眼尾发红。

“为什么他对你那么凶?”

云初喉中一涩,走上前,蹲在她前面温声解释:“不是的,邱先生是医生,医生说话就是这样不苟言笑的。”

蓝恩珠强忍着眼泪,伸手抱住她,闷声闷气,像个小大人一样:“你是我最好的妈妈,就算医生也不能凶你。”

云初听着女儿的话,眼泪差点落下来。

她把女儿抱进怀里,抚摸着她的头:“我的恩珠真乖。”

……

或许是病情加重,云初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九点了。

她慌忙穿衣,要送恩珠去幼儿园。

可刚走两步,她才恍惚想起来,今天是周末。

她的记忆也开始变得迟钝了。

云初眼神黯淡,开门走去恩珠的房间,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她不由一慌,就看到桌上放着一张字条,歪歪扭扭的写着。

“妈妈,记得吃早餐,我去医院找爸爸了。”

第三章 我们都很想你

云初曾私心的告诉恩珠,她的爸爸是景晨医院第一外科医生。

只是因为工作原因,不能来看她。

如今看到这张字条,她还有什么不明白。

云初来不及多想,搭车匆匆赶往医院。

……

景晨医院。

一众医生护士围着恩珠,眼中满是惊奇:“你说你爸爸是第一外科医生。”

恩珠握紧了书包带子重重点头,大大的眼睛看着这里的人。

“叔叔阿姨,你们能告诉我,他在哪儿吗?”

众人面面相觑,景晨第一外科医生不就是邱医生吗?

可邱医生什么时候有了一个这么大的女儿?

就在这时,薄晏卿穿着白大褂,从远处走来。

有人给恩珠指:“他就是我们医院的第一外科医生,薄晏卿。”

恩珠顺着那人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只见他正是昨晚出现在家里的那个人。

薄晏卿也注意到这边,看见众人围着的恩珠,眸色清冷。

四目相对,恩珠顿时红了眼眶,穿过人群,就朝薄晏卿冲过去,小拳头瞬间落在他的腿上。

“你个混蛋……大坏蛋……”

恩珠一边打着薄晏卿,一边落泪:“你怎么能丢下我和妈妈……坏蛋……”

医院的走廊霎时间寂静无声。

所有人看向薄晏卿的目光都不对劲了。

薄晏卿脸色一下沉了下去,正要拉开恩珠,忽然又听到她哭着说。

“你知不知道,妈妈一个人带我很辛苦……我和她都很想你……”

“你为什么不多回家看看我们……”

薄晏卿抬起的手一时又落了下去。


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他眉间紧蹙,正打算挣脱离开。

抬头就看到云初手足无措的站在远处。

两人对视一眼,云初看着四周议论纷纷的人,回过神忙跑过来抱起女儿。

随后当着所有人的面对薄晏卿鞠躬道歉。

“对不起,我女儿她……认错人了。”

这话一出,周围议论声顿时消失不见。

云初看着哭红眼的女儿安慰:“恩珠乖,他不是爸爸。”

恩珠吸着鼻子,看向云初不明白。

“妈妈不是说爸爸是第一外科医生吗?”

云初顶着薄晏卿的视线,声音哽咽的纠正:“你爸爸他是妈妈心中的第一外科医生……他,他已经去世了……”

恩珠闻声不在说话,目光落在薄晏卿身上。

“叔叔,对不起。”

她软软弱弱地说着,眼眶红了,但这次却没有哭。

云初又抱着恩珠向薄晏卿鞠了一躬,这才脚步踉跄的离开。

薄晏卿看着云初抱着孩子离开的背影,心里莫名不适。

同事许翊走上前,顺着薄晏卿的目光看去,摇头道:“唉,单亲妈妈还真可怜。”

说完,他又调侃薄晏卿:“刚才我们真的都吓坏了,还以为你背着我们都有老婆孩子了。”

周围其他人在心里默默点头。

薄晏卿轻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径直走到自己单独的办公室。

刚进办公室,他脑海中不由闪现出,刚刚女孩儿拉着他的大褂衣摆,大骂自己混蛋的样子。

他冰冷的眼中眸色渐深,看不清在想些什么。

许久,薄晏卿拿起手机,拨打了一通电话。

“我要再查一次亲子鉴定!”

医院门口。

云初牵着女儿的手,迎着温暖的初阳往前走。

她的眼前有些模糊。

恩珠的小手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声音还有些哽咽:“妈妈,对不起……”

云初听到女儿道歉,强忍住眼底的泪意。

弯腰擦过她脸上的残泪。

“不要说对不起,是妈妈的错……”没能给你一个完整的家。

云初惭愧的蹲下身,将女儿抱住。

恩珠头靠在她脖颈间,懂事的轻轻拍着云初的背,小大人般地说:“妈妈,我不要爸爸了,我只要你,我要陪着妈妈一直到老。”

听到女儿最后一句话,云初强忍着的眼泪悄然落下。

许久,她柔声道:“恩珠,今天周末,我们去游乐园玩好不好?”

“好。”

……

这一天。

母女两人在游乐园玩的异常开心。

日落时分,云初看着恩珠坐在旋转木马上,举着手机给她录像。

忽然,她感觉鼻尖一阵湿意。

云初立马转身背对着女儿,抬手去擦,手上刺目的鲜血让她说不出话。

回去的路上,云初还有些心神不宁。

这两天她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病情越来越严重。

为了避免被发现,她蹲下来和女儿商量。

“恩珠,你先去外婆家住两天好吗?妈妈临时要出差,等妈妈回来了,就接你回家。”

恩珠疑惑的看着她,不明白妈妈为什么要骗自己,她明明已经辞职了。

但她懂事的没有问,只是乖巧地点头:“那妈妈你一定要早点回来,星期一的时候送我去幼儿园好不好?”

“好。”

“我们拉钩。”

云初抬手,和女儿拉钩保证。

随后,她将恩珠送到了母亲那,看着恩珠乖巧听话的朝自己摆手,她眼眶酸涩不已。

坐在去往医院的出租车上。

云初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泪水再也止不住往外落。

食道癌晚期。

医生说已经没有手术的必要了,只能采用姑息疗法延缓生存时间。

根据现在的情况,医生让云初住进医院打两天止痛针。

第二天。

云初的病房内一个病人被推进来。

她看过去,愣了一下。

是林曼可!

林曼可看到云初也不由疑惑:“蓝小姐,你怎么也在住院?”

云初下意识回:“有点感冒,明天就出院了。”

林曼可若有所思点头,而后自言自语道。

“我得了癌症,幸好遇到了晏卿,他把我从死神面前拉了回来。”

云初没想到林曼可也生了这么重的病,但又不由得为她庆幸。

屋内一派寂静之时。

林曼可又看向云初,温声询问:“我很快就要嫁给晏卿了,但我对他还不够了解,你能告诉我一些他的喜好吗?”

云初闻言,也没隐瞒。

自己随时会离开,如果能有一个人照邱薄晏卿,也好……

“跟邱医生相处,有十条规则。第一,他不喜欢太吵,如果有什么事,一定要等他忙完;第二,他不喜欢吃辣,如果做饭,里面最好一点辣椒也不要放;第三,他很爱干净,房间一定要每天打扫……”

云初脱口而出,她早已将这些记在骨子里。

她如数家珍的说着,却不知薄晏卿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门口,将一切听得一清二楚。


薄晏卿走进病房,清冷的目光落在云初身上。

云初看着突然出现的人,口中还没说完的话,一下卡在了喉咙。

薄晏卿没说话,移开视线,走到林曼可床边,看向她。

“感觉身体怎么样?”

林曼可笑着回:“已经好多了。”

说完,她伸手拉着薄晏卿衣袖,小声说:“我有话想要悄悄和你说。”

薄晏卿愣了一下,弯腰靠近。

不远处,云初看到这一幕,偏头看向窗外,手抓着被子,眼眶不自觉红了。

她没有再转头,不知道薄晏卿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只知道从今以后两人真的陌生了。

……

薄晏卿走出病房,脑海中不觉想起脸色苍白的云初。

他正准备去询问她的病情。

这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电话里,男人的声音清晰无比。

“晏卿,经过再次鉴定,你和蓝恩珠依旧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薄晏卿清冷的一张脸,看不出任何神情。

他挂断电话,紧握着手机的指骨泛白。

朝云初的病房看了一眼,转身回了自己办公室。

不知过了多久。

办公室门被人敲响。

“进来。”薄晏卿说。

门被推开,赫然是穿着病服的云初。

云初看着薄晏卿熟悉的脸,犹豫了很久才说:“我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

薄晏卿闻言,想到不久前接到的电话,不耐烦看向云初:“什么事?”

“我可能需要做个小手术,你能当我的手术医生,帮我做吗?”

曾经,她对自己的病已经不抱任何希望。

可一想到女儿,她就不想这么快离开。

薄晏卿要结婚了,他也不承认恩珠是他的孩子,等自己走后,她怕没人照邱恩珠。

所有人都说薄晏卿是第一外科手,经他手的手术,没有不成功的。

她想抓住这么一个微小的可能……

然而却听到薄晏卿冷声回。

“我说过,我不希望我们再有任何交流,既然是小手术,景晨还有其他优秀医生。”

已然婉拒。

云初闻言,还想说什么。

薄晏卿直接打断了她:“我还要工作,不送。”

云初眸光霎时黯淡了下来,苦涩道:“打扰你了。”

说完,她转身一步步离开,轻轻关上了门。

薄晏卿看着紧闭的房门,想着朋友给他的回话,再次鉴定,依旧不是亲子关系。

他不耐烦地闭上眼,脑海中都是云初和一脸泪意的恩珠。

两母女看着并不坏,可为什么却要一次次使手段博取可怜,欺骗自己?!

……

云初从薄晏卿科室出来。

对着自己的主治医生江锦亦无奈的摇了摇头。

江锦亦温声道:“我去和他说。”

说着就要过去。

云初拉住了他:“不用了,反正也是极小的几率,还是不要让他劳神了。”

她自己都知道,就算是再高超的手术技术,也难以将她的命拉回来。

云初出了院,她明天还要送女儿去幼儿园。

江锦亦虽然不忍心,但还是叫住了云初,轻声开口。


“如果有空,带孩子也来检测一下吧,这病可能会遗传。”

云初听到这话,喉咙似是要窒息了一般。

她沉默了很久才点头。

翌日。

外婆家。

恩珠穿戴好等在门口,一分钟过去、十分钟过去……半个小时过去,妈妈却没有来。

第六章 是癌症

云初是被门外剧烈的敲门声给惊醒的。

她慌忙起身穿衣,开门就看到恩珠和母亲焦急的站在门口。

“妈妈,你坏,你不是说今天送我去学校的吗?”

恩珠大大的眼睛被水雾弥漫,小手一下抱住云初:“我……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云初看着女儿哭,眼眶瞬间发红。

她一把抱住女儿,一遍遍地解释。

“对不起,妈妈工作太晚,睡着了,对不起……”

一旁的蓝母像是看出了什么。

等两人将恩珠送到幼儿园。

步行在林荫路上。

蓝母看向身边的云初:“阿初,有什么事,一定不要藏在心里。”

云初闻言,沉默一瞬,这次没有隐瞒。

只是很平静地的说:“我生病了,是癌症。”

走在路上,一瞬间仿佛能够听到落叶下坠的声音。

蓝母只是一个平凡的妇人,丈夫离开后,一直就是孤身一人拉扯三个女儿。

如今听到这话,眼泪止不住往外落,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女儿的话。

云初倒是松了一口气,一直压在心底的秘密被揭开,好像也没那么难受。

“这事先不要告诉其他人,特别是恩珠,她还小,我想她开开心心的长大……我走了,您就告诉她,妈妈去了很遥远的地方……”

“至于钱,我存了不少,都会转给您。”

话落,云初愧疚地看着蓝母:“妈,对不起,您把我养大,如今还要……”

“好了,不要说了……”蓝母打断了她的话,喉中哽咽,“妈从来不怪你,只怪自己没给你一个健康的身体……”

云初眼眶霎时红了,笑得很艰难。

……

接下来的时间,云初除了送女儿上学,给她做饭之外,就是去医院做治疗。

日子过得很平静,却不缺温馨。

她会把自己与女儿的日常发到微博上,偶尔也会不轻不痒的抱怨喉咙痛。

那个她一直关注着的账号,却还是如一潭死水般,每次只会发一些医疗信息。

这天,她正在医院等着打止痛针。

打开手机就看到关注的人微博更新,上面写着:夏季喉咙痛注意事项。

云初愣了一下,默默地将其看完,就当他是发给自己的。

医院的护士来给云初扎针,就看到云初伸出的手上满是针孔,无处下针。

看另一只手也是如此,眼眶不由得红了。

打完针,护士叫住云初,温声道:“蓝小姐,好好保重。”

云初笑着对护士鞠躬道谢,随后离开。

护士看着云初慢慢离开的背影,声音带着可惜:“多好的一个人啊,怎么就生了那么重的病。”

薄晏卿恰巧有事从护士站经过,隐约听到她的话,抬头一看就见云初的背影消失在眼前。

他心底莫名一跳,下一秒,长腿不自觉迈了出去。


医院外。

云初走在林荫路上。

阳光撒满身,她仰头看着细碎树叶透出的光亮。

不知道身后薄晏卿正看着她出神。

“云初!”

薄晏卿的声音突然响起。

云初僵硬的转身,看着薄晏卿的身影却不真切。

模模糊糊的仿佛眼前被蒙上了一层雾。

她的主治医生江锦亦说这是因为癌细胞扩散到了脑部,压迫了视觉神经。

薄晏卿朝着云初走来:“怎么又来医院了?”

他声音清冷,却不似之前那么不耐烦。

云初闻言,沙哑着声音:“感冒了,喉咙不蓝服,来吊水。”

薄晏卿不知为何松了一口气。

他拿过一枚钥匙递到云初手中。

“我和曼可要结婚了,之前的婚房,你和恩珠住吧,你们现在住的地方,太小。”

云初看着薄晏卿手中的钥匙,一时怔住。

一阵暖风吹过,她回过神,抬头看向薄晏卿,轻摇了头婉拒。

“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但这份礼物太过贵重,我们不能收。”

薄晏卿伸出的手一时间僵在半空。

他眉目轻动,不知该说些什么,讪讪将手收回。

“那我陪你一起回去。”

话音刚落,他便愣住了,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云初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

两人一起走在街道上。

一步,两步……

云初轻轻地数着。

她忽然好想这条路没有尽头,能和身边的人永远走下去。

突然想起一句不知从哪看来的话。

拥抱时希望一生年少,在一起时希望瞬间变老。

可人生的尽头总会是一个人。

等发现薄晏卿停下脚步,她抬头一看时,才发现已经到了家门口。

礼貌告别后,云初正要进去,又听到薄晏卿叫住她问。

“你需要做什么手术?”

云初转头看向他,轻声开口:“没事,就是小手术,已经做完了。”

薄晏卿闻言,一时间不知再说什么。

他看着云初转身进屋,一个人站在门口的白桦树边,一身白大褂,与这夏天融为了一体。

云初进去后,站在窗帘后面,看着薄晏卿的背影一点点远去……

她想,人生不能太过圆满,求而不得也未必是一种遗憾。

……

这天,云初在微博上更新了一条动态。

——我与春风皆过客,你携秋水揽星河。

接下来的日子,云初食道癌的情况越来越严重。

连喝水也变得有些困难起来,硬的东西根本无法下咽。

她知道自己所剩的时间也不多了。

想到她的主治医生说这病可能具有遗传性,于是她带着女儿去做遗传学检查。

医院的走廊上,云初等在外面。

这时,一个声音忽然从身后响起,是林曼可。

“蓝小姐。”

云初转身,就看到林曼可剃了头发,站在自己身后。

她愣了一下,上次看到她时,还是一头秀美的长发。

“蓝小姐,我上次骗了你,其实我不只是晏卿的病患,还是他曾经的女友。”

云初瞳孔微颤,喉间一紧,说不出话。

“还有……我的手术其实没能成功,我活不了多久了。”林曼可又说。

云初心跟着一颤,想开口安慰,林曼可打断了她。

“所以,我请你不要再来医院影响晏卿了……我希望最后的时刻,能和晏卿办一场完美的婚礼,好吗?”

商量的语气,却不容置喙。

云初想开口解释,但又觉得没必要,她强掩苦涩回。

“好。”

等恩珠从检查室出来,云初告别自己的主治医生江锦亦,带着女儿离开了。

一旁的林曼可看着母女俩的背影,眸色冰凉。

这时,薄晏卿从远处走来,也看到了这一幕。

他眸色微动,朝林曼可走去。

“她们怎么来了?”

林曼可闻言,转身,一张脸色苍白无比。

她温声道:“我说了你别生气,刚才我听蓝小姐和江医生说要造一张亲子鉴定,还好江医生回绝了。”

听到这话,薄晏卿眸色沉了沉。

林曼可伸手握住薄晏卿的手说:“我们真的结婚好吗?重新开始,我不怪你当初娶了别人,我知道你也是受害者。”

薄晏卿不动声色拉开了林曼可的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