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靳先生的秘密

靳先生的秘密

水木耳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五年前,温心被继妹横刀夺爱,抢走男友。五年后,她带着一个身份不明的孩子,被渣爹继母逼着嫁人。同时,她也想找个体面人家,方便给孩子上户口。岂料,第一次相亲,她就被优质男靳亦霆明里暗里奚落找接盘侠。同样,她也骂他某方面无能,不是男人。从此,靳亦霆开始阴魂不散纠缠她,甚至展开强烈攻势!

主角:温心,靳亦霆   更新:2022-07-16 00:5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心,靳亦霆 的女频言情小说《靳先生的秘密》,由网络作家“水木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温心被继妹横刀夺爱,抢走男友。五年后,她带着一个身份不明的孩子,被渣爹继母逼着嫁人。同时,她也想找个体面人家,方便给孩子上户口。岂料,第一次相亲,她就被优质男靳亦霆明里暗里奚落找接盘侠。同样,她也骂他某方面无能,不是男人。从此,靳亦霆开始阴魂不散纠缠她,甚至展开强烈攻势!

《靳先生的秘密》精彩片段

格调雅致的西餐厅。

温心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视线可见范围内的一双手,修长如玉,骨节分明,简直堪称完美,不去做手模可惜了。

然而当她完全看清楚对方的脸时,愣神三秒钟。

这是如何精致绝伦的一张脸呢?棱角分明,五官深邃,高挺的鼻翼上是一双如黑曜石般的眸子,用‘深不可测’四个字来形容他的眼神再恰当不过。

那双眼睛明明没有在看她,却带给温心几分莫名的压迫感。

无论是手中带着的高档腕表,还是低调又奢华的衬衣与西装,处处彰显着他的品味与优雅天成的气质。

闺蜜冯媛居然介绍了这样一只姿色俱佳的高大上男人给她,简直是暴殄天物,貌似这男人对她的印象不错。

“靳先生,我的情况你应该基本了解了吧。”对方半响都没说话,温心决定主动出击。

“嗯?”他略挑了挑好看的眉,几分漫不经心。

温心郁闷,此人相亲的状态都是这么心不在焉的么。

她非常有耐心地开始自我推销:“我叫温心,二十六岁,毕业于E大,性格开朗健谈,无任何不良癖好,勤俭持家,尊老爱幼,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她在列举了一长串自己的优点后,对方的神情变得十分玩味,眸光在她身上探究与巡视,弄得温心一阵尴尬紧张。

不说话算是几个意思?

良久,他吐字如金,给了一个中肯的评价:“温小姐各方面条件确实都不错。”

温心有些没反应过来,小心翼翼地问:“所以你的意思是——”

“嗯,许久都没见过像温小姐这般会自夸的女孩。”他嘴角勾起了一道意味不明的弧度。

不知怎么滴,温心小小的脸红了。好吧,她承认,她刚才夸张了一点。

只是,他算是褒义呢,还是贬义呢?

男人继续补充道:“比起那种矫揉造作的女人,温小姐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明明是夸人的话,为毛听起来好别扭的样子……

“所以靳先生是同意了?”她用了三分钟时间搞定了一个相亲对象?

哈利路亚!她可以直接去申请吉尼斯世界记录了!

“明天你直接去靳氏集团找我的助理徐恒。”女人殷切的眼神让男人的目光微微一顿,但仍不妨碍他的决定。

喜怒哀乐全都表现在脸上,是因为钱吗?

找助理?喔她知道了,有钱人结婚办事通通不用本人出面,代办就行了!

她舔了舔干涩的唇,将胸口堵了许久的话问出口:“靳先生,你喜欢孩子吗?”

“温小姐到底想说什么?”他原本轻轻抿着的淡粉色的唇瓣微微龛动,抬眸,略有深意地扫了她一眼。

第一次见面就谈孩子,这个女人会不会太开放了!

温心瞥了眼对面细腻敏感的男人,将视线从他漂亮的下巴上移开了,替自己鼓了鼓底气,开门见山的问:“你介不介意我有一个五岁的孩子?”

话落,气氛骤凉。

周围的节奏仿佛停滞了一拍。


他的衬衣开了一粒扣,隐约露出性感的锁骨,配合上惊心动魄的容颜,完全是贵族总裁的标配,秒杀男女老少。

“所以,温小姐是未婚先孕?”她看起来像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皮肤水嫩白皙的似要滴出水来,五官很是精致,纤细窈窕的身材根本联想不出她生过孩子。

“应该……算吧。”水眸转了转,她思忖了下说道,显然对‘未婚先孕’这个贬义词感到不舒服,分分钟有一种古代女子浸猪笼的赶脚。

“很抱歉,我对买一送一没什么兴趣。”直截了当的拒绝,眉宇间多了几分冷意。

“可是你刚刚……”郁闷,难不成刚刚他的良好态度都是她误会了?想多了?

他修长的手指从高脚杯上离开,食指与中指交换着轻叩桌面,神情显得捉摸不定。

温心心里打着小九九,这人怎么就那么深沉呢!

“从头到脚我只是答应来见温小姐一面,况且我和温小姐并没有达成交往或者结婚的意愿,温小姐如果想要找个男人为自己的任性与错误买单,恐怕找错对象了。”

他的语速极快,客气又疏离的让人挑不出错来,棱角分明的脸部线条既冷硬又流畅,而纯黑色的眼神更透出冷漠。

但温心却明显看出了其中的轻蔑与嘲讽。

她面色白了白:神马叫买一送一?什么叫任性错误?她只是打算找个站得上台面的男人扯个证,然后就能把温朗的户口给上了,又不是卖身,而且结婚后,她可以独自抚养孩子,这个男人拐弯抹角的羞辱她算几个意思。

温心压住愠怒,尽量平复自己的心情道:“靳先生,其实我们可以好好商量的么,毕竟您的身体那啥——”

她哪里料到,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凌厉的眼神给冻住了,顿时头皮发麻,唇瓣发颤。

脩然,从那张薄唇中吐出一个浑圆而冷冽的字:“滚。”伴随着他厌恶与不耐的表情。

温心第一次深刻地体会到什么叫伴君如伴虎,什么叫翻脸比翻书还快!

回国后,冷厉的父亲与笑里藏刀的继母所施加给她的压力,以及对面这个男人对她的说教与羞辱……心中腾地窜上来一把火,霎时灼烧了她的理智。

她抢在男人离场前,高傲地起身,漂亮的水眸微微眯起,抬起下巴,皮笑肉不笑的道:“这位靳亦霆先生,你看,虽然你是大公司的总裁高富帅,我是未婚生子,可我毕竟年轻么,而且我都没有嫌弃你又老又是某些方面无能,买卖不成仁义在,毕竟不是每个女人都忍受得了您这种太监体质的,您说是吧!”

话落,整个西餐厅里一瞬间变得异常安静。

说完,她就马上后悔了!

果然,冲动是魔鬼啊!祸从口出啊!

不少人向靳亦霆投过来或同情或关切或嘲笑的目光,之后,又窃窃私语起来,毕竟靳亦霆在E市的身份地位非同一般。

男人眸光微转,与方才轻蔑厌恶的语态截然不同,仿佛周围的议论通通与他无关。

而实际上呢,他微抿着的唇内,齿间紧咬,投注在温心身上,墨色的眸瞳更深切浓重了,寒意彻骨。


如果用眼神可以杀人,她感觉自己已经死了至少两次以上。

尼玛,吓屎人了!

她心虚地挪开眼,果然是心理素质太弱了,疾步快速走到卫生间,可身后那人的目光如影随形,跟猎豹盯上猎物似的,令她如芒刺在背,心有余悸。

“waiter,叫你们老板出来。”

靳亦霆的嘴角勾起一个弧度,诡异浅笑。

温心?很好,在E市还从来没有人敢对他如此大胆!

这一笑,周围的人没来由的一颤,冷汗直流,纷纷噤声。

怎么,她又没有说错,靳氏集团的靳亦霆现年三十二岁,却是一个绯闻绝缘体,如此一个容貌家世出众的钻石王老五,多少女子投怀送抱,他都视若无睹坐怀不乱,上流社会的圈子里渐渐传出他那方面无能的重磅信息,靳亦霆从未出来澄清或制止,最关键的是,八卦杂志拍到他经常出入某个高档私立医院,想来是多年医治未果。

所以么,按理说他是需要一个妻子来掩饰这种功能障碍,而她需要的是红本本和身份,明明是一拍即合,两全其美的事啊。

为什么要拒绝她啊!

刚出了隔间,包包里的手机不要命似的响了起来,温心接起,冯媛急切的声音似竹筒倒豆子:“心心,怎么样,怎么样?虽然是个无能的,但是人家有钱有貌有地位,你要是跟他结了婚,肯定能把你那个白莲花心机婊妹妹和渣男前男友给活活气死!”

现在的智能手机简直都不用开免提了,温心的耳膜直打鼓,只是在冯媛提到前男友的时候,神色微变,某处不自觉地被针扎了一下。她迅速地掩下异样情绪,咬了咬小巧殷红的唇瓣,怨气满满道:“别提了,黄了,那个性无能,居然还敢嫌弃我,媛媛,我看你下次还是给我介绍一个GAY比较好——”

温心发现自己的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离了手,手机在男人过分漂亮修长的手指间,发出“喂,喂,心心你在吗……嘟嘟……”的声音后,继而被人强行挂断。

“你……你干嘛?”温心简直不敢相信,那个男人是什么时候进来的,还抢了她的手机,并用一种十分危险的目光注视着她,她下意识地双手护住胸部。

可就是这细微的动作落在靳亦霆眼里,着实有几分可笑。

“温小姐一口一个性无能,说的很顺溜么。”他的声音中,明显可以听出其中的咬牙切齿与剑拔弩张,高大的身形给人一种如帝王般倨傲的压迫感。

刚才坐着没发现,这会儿就觉得此人高不可攀,气势逼人。

“我……也不是故意的,总比某些人乱闯女洗手间——”温心脸上火辣辣的,被人抓包的感觉不好,虽然她意识到自己之前的言辞是有过激的地方,但对方也有错啊,相互扯平了不是。

对于她的示弱,某人显然觉得远远不够。

“忘了告诉你,在一分钟之前,这个餐厅被我买下了,准确的说,现在是温小姐你——闯入了我的私人领地。”

霸气十足的话蓬勃而富有张力,惊心动魄的眼眸无比摄人,他浑身上下充分诠释了财大气粗这四个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