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海棠烟花全文免费阅读

海棠烟花全文免费阅读

虞豪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因为怕冷,还顺带从路边的服装店买了一块披肩。罗池问过我,为什么不告诉家人我生病了。我妈死之前,一直是我照顾的。她临终时的模样,形容枯槁,血管萎缩,针都扎不进。

主角:陆时予虞豪   更新:2022-11-14 20:2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时予虞豪的其他类型小说《海棠烟花全文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虞豪”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因为怕冷,还顺带从路边的服装店买了一块披肩。罗池问过我,为什么不告诉家人我生病了。我妈死之前,一直是我照顾的。她临终时的模样,形容枯槁,血管萎缩,针都扎不进。

《海棠烟花全文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我没有回家。

去便利店买了一提啤酒去江边,就着江风喝了起来。

我倒也没有折腾自己的意思,只喝了半罐,剩下的就拿在手里。

因为怕冷,还顺带从路边的服装店买了一块披肩。

罗池问过我,为什么不告诉家人我生病了。

我妈死之前,一直是我照顾的。

她临终时的模样,形容枯槁,血管萎缩,针都扎不进。

这成了我对她最深的印象。

每每忆起,像一块阴云积压在心头,午夜梦回,那股亲人被病痛折磨的绝望悲凉感挥之不去。

我的死不必这样。

与其让他们陪着我做无谓的治疗,见证我一点点变得衰弱难堪。

不如让他们记住我健康美好的样子。

那之后罗池可以告诉他们,我走的很体面,现在医疗很发达,也没有受什么罪。

我独自呆了很久,抱腿眯了一会儿,不知不觉天都快黑了。

打开手机,很多通未接来电。

我随便选了其中一通回拨回去。

陆时予口吻愠怒,似乎要把我吃了,“我给你打了那么多通电话,为什么不接?”

我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直觉自己耽误了什么,“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他沉默半晌,呼吸粗沉,像是在努力控制情绪,“你在哪?”

我四处张望了一下,“禄江码头。”

他说,“在那里别动,我来接你。”

我裹紧披肩,老老实实在原地等他。

陆时予来的比我想的要快,停稳车子后,他疾步走到我面前,目光迅速在我身上睃巡着什么。

发觉我没出什么状况之后,他冷静下来。

“你来这里做什么?”他问。

我刚想回答,就打了一个喷嚏。

他脸色难看,脱下外套包住我。

我其实是不想要的,毕竟这件外套午时还披在赵伊肩头。

隐隐的,我还嗅到赵伊身上的香水味。

我跟在他后面,偷偷把外套脱了下来。

陆时予打开车门,冷不丁转身看向我,蹙起眉头,“怎么?”

我轻声说,“赵伊披过。”

她披过的,我不要。

矫情就矫情吧。

都快死了,我也没必要那么懂事了是不是?

“谁说的?”他抓过外套重新裹住我,眉心却松开了,“她披过你也得穿,还嫌身体不够差?”

车里,他开了暖气。

我说,“热。”

他说,“活该。”


那场车祸过后,陆时予开车变得很谨慎,五公里的路开了十多分钟。

进门的时候,他蓦地拉住我的手,低头嗅到我身上的酒气,“喝了多少?”

“一罐。”

他显然不信。

我想解释,一开口又连续打了几个喷嚏。

他将手掌放到我额头试温,“发烧了?”

可能是喷嚏打的太猛,鼻腔里又有什么流了出来。

陆时予蹙眉,“你怎么了?”

我摇摇头,用手捂住鼻子,“可能是上火吧。”

血像没关紧的水龙头一样哗哗往外冒,陆时予眼神骤变,让我仰头捏紧鼻翼,进卧室翻找出医用棉球塞进我鼻孔里。

他紧盯着我,动作细致而小心。

鼻血渐渐止住了,我的脸上和脖子上都是黏糊糊的血。

陆时予拿来热毛巾替我擦拭干净,擦到胸口的时候,他的手略微一顿。

我扯扯他的袖子,那里有块斑点大小的血迹,“弄到你身上了。”

他不以为意,盯着我的脸,眉头又有蹙起的趋势,“打个喷嚏都能流鼻血,你是瓷娃娃吗?”

我点点头,大方承认,“我就是比较虚弱的。”

我说的实话。

他打量了一下我,“你是不是瘦了?”

他还能记住我的体重?

陆时予去厨房煮了一碗香气四溢的面。

然后盯着我把一整碗都吃了下去。

我很久没有这么饱过了。

肚皮都鼓了一圈,撑得动不了。

他拿来睡衣,蹲下身给我换鞋,低头的时候额前的碎发盖住了眼睛,显得耐心温和。

有一瞬间,我以为回到了从前。

那时候我因为挑食营养不良,他再也不愿意惯着我了,生生把我的口味纠正了过来。

其实……我有很多事情想要问他。

当年他考的那么好,明明可以上全国前五的学校,为什么要留在我们这所末流985。

那时他说是因为离家远,可以不被家里烦,是不是真心话。

还是说,他怕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去外地上学,会被欺负。

可我到底是没有问出口。

陆时予接到一通电话,他站起身,走向一旁,语气和神态都十分柔和,“嗯,她找到了。”

有些事情是上天注定的。

他不来我们学校,就不会遇见赵伊。

虽然赵伊后来顶不住压力和别的男生走到了一起,可过去这么多年,这两个人到底还是心意相通的。

陆时予,我没有多少时间了。

陪我走完这一段,你就可以解脱了。


再过一个月就是我的生日。


近些日子,我明显感觉到身体变差了,止痛药的剂量越来越大,我却越来越痛。


罗池也告诉我,我的情况不乐观。


我紧紧跟着陆时予,反复在他耳边唠叨,「带我去看极光好不好?」


「不是说好明年吗?」


「我等不及了。」


你知不知道极光的寓意是什么。


它代表幸运,看见极光的人将会收获一辈子的幸福。


陆时予被我缠的不耐烦,「好。」


「真的吗?」


他:「嗯。」


我眼睛噌得亮了,用力搂紧他的脖子,在他鼻尖亲了一口。


陆时予怔了一瞬,浑身肌肉僵硬,倒也没有推开我。


我们的关系缓和不少。


最直接的表现是,陆时予变「凶」了。


虽然以前我们的频率也不算少,但他最近明显更卖力了。


抛开这些,我还是很珍惜这段时光的。


如果没有那些理不清的男女纠葛。


他至少是个称职的哥哥。


人生总是充满意外。


捱了那么久,总算快要捱到我生日了。


那天,我出门去置办一些出国旅行要用到的东西,结果在路上头痛发作,被一辆电瓶车撞了。


我蜷缩在地上,脸色惨白,车主吓坏了,打电话想给我叫救护车,被我拦住了,拨通了罗池的电话。


他今天应该休息的。


罗池赶来的很快,他把痛到抽搐的我从地上抱起,放进车里,然后给我服用了镇静剂。


我慢慢缓过来了,还有心思跟他开玩笑,「等我死了一定要留一半的遗产给你,你比男朋友还称职。」


他百忙之中抽空瞪我一眼,「谁要你的遗产。」


「那你要什么呢?我也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


他思索了一下,「给我做顿饭吧,说句实话,当初追你就是因为你做饭太好吃了。」


「哦。」


我给陆时予做了这么多年的饭也没见他爱上我。


我们去市场买了菜,怀着感恩的心,我准备大展身手。


罗池本来倚在厨房门口悠哉悠哉地看着我,被我叫进来打下手。


菜烧到一半,陆时予给我打了电话,「怎么回事?今天公司有人说看到你在路上被撞了?」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会知道,「小意外,没什么事情。」


他深吸了口气,「你现在在哪?」


罗池把处理好的虾递给我,「虾线虾头都去了,早知道这么麻烦,就直接买虾仁了。」


陆时予听到他的声音,陷入沉默。


我只好说,「罗池帮了我,我在他家给他做饭。」


「那看来没什么事。」他沉声开口,挂断了电话。


我与罗池对视了一眼。


他摊摊手。


夜里。


陆时予回来的很晚。


我欢欢喜喜地蹦跶到他面前,把热好的牛奶递给他,「我们几号去挪威?我好订机票。」


陆时予抬头望向我,他没有接牛奶,也没有说话。


在这股静默里,我似乎有所预感。


果然。


他垂下眼帘,「抱歉,英国有个棘手的工程交由我们接手,必须我亲自到场参与,项目开工到竣工,至少需要半年。」


我无意识的攥紧了杯壁。


换做以前……我当然可以谅解。


工作为重,事业为先。


这个道理我明白。


我是很任性。


但在正事面前,从未干扰过他。


「……能不能推后一点,去了挪威,我们也待不了几天。」我有些茫然的说,甚至透着些许哀求。


或许是意外于我的执着,他看了我一眼,「明年再去,你想待多久都可以。」


良久,我嗯了一声。


可是,没有机会了。


大约还是有些愧疚的,床上,我背对着他,陆时予从后面拥住我,细碎的亲吻落在我的脖子和肩头。


我没有回应,他也不生气,慢慢吻着我,连手指都一根根地吻过去,开始是痒,力度逐渐凶狠。


五个月不能见面,他像是都要补回来。


第二天早上。


他简单收拾了一些行李,赵伊把车开到院外。


陆时予跟我道别,「我会抽空回来。」


说完,他准备离开。


我说,「不抱一下吗?」


他犹豫了半秒,倾身靠近我。


赵伊从车里探出头,「老板,该走了。」


陆时予的动作一顿,也是,他在外人面前一惯和我不太亲近。


他看了看我,「等我回来。」


而后转身走向赵伊。


我习惯性地在数。


一步。


两步。


三步……十步,他没有回头。


过去我总期待着他能回头看看我,一眼也好,至少说明他舍不得我。


只可惜这一次,也没有例外。


我睡了很久。


再醒过来已经是凌晨了。


夜凉如水,整座城市都沉寂了。


陆时予给我发消息报平安,说他已经到英国了。


我没有回复。


我再也睡不着了,抱腿坐在床上。


其实也还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