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穿书后被大佬娇养了

穿书后被大佬娇养了

莞尔wr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朝穿书,宁云欢成为炮灰女配,为了改变惨死宿命,她压抑本性,走圣母路线,将真善美演绎的淋漓尽致,可最终却还是输给了命运。再次醒来之时,宁云欢发现自己回到了原点,这一次她绝不会重蹈前世覆辙,势要远离男女主,过她想要的美好生活。可谁知腹黑男主竟然不按剧情走,撞入了她的爱情陷阱中……

主角:宁云欢   更新:2022-07-16 00:5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宁云欢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书后被大佬娇养了》,由网络作家“莞尔wr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朝穿书,宁云欢成为炮灰女配,为了改变惨死宿命,她压抑本性,走圣母路线,将真善美演绎的淋漓尽致,可最终却还是输给了命运。再次醒来之时,宁云欢发现自己回到了原点,这一次她绝不会重蹈前世覆辙,势要远离男女主,过她想要的美好生活。可谁知腹黑男主竟然不按剧情走,撞入了她的爱情陷阱中……

《穿书后被大佬娇养了》精彩片段

宁云欢没有想到,她居然又重生了!

是的,这是她第二次来到这个世界里了。

这个世界原本是她看的一本肉文小说,却没想到她在看完之后,就穿进来成为了文中同名的女配。

她的第一世,虽然最后躲过了原书中被轮至死的结局,但却迎来了比之好不了多少的结局!

她上一世的最后,是被女主送进了一个研究所里,被用去做实验而死。

想到在研究所里那最后的一段日子,宁云欢就浑身发抖,那种毫无尊严,自己无法控制自己身体的感觉,她再也不想经历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还能重生,但这一辈子,她不能再走上一次的老路了,她得远离女主!

“欢欢,起床了。你大哥难得回来一趟,这会儿正在楼下呢。”宁云欢的母亲宁夫人这会儿正站在门外,隔着一道门跟女儿说这话。

听到大哥两个字时,宁云欢瞳孔一下子便紧紧缩了起来。

原书中,宁家从宁云欢祖父那一代开始发迹,原是戏园出身,到了如今成为了京中一个中等规模的经纪公司,名下签了一些二三等线的模特与演员,在京中虽然算不得多么富裕的人家,可也算是家境比起普通人好了。

宁家这一代有一儿一女两个孩子,而宁云欢自小因为宁家只得一个女儿,更是对她千娇万宠,将她宠得天真而不知事世。

原本宁云欢一辈子是可以安安稳稳幸福而过,但却偏偏是个炮灰女配的命。

因为是肉文,所以原女主坐拥几大美男后宫。

宁云欢的哥哥,宁云城,就是其中之一!

宁父经商能力平平,宁云城前两年才从英国留学归来,如今在家中公司里挂名总经理一直,但他天性风流浪荡,几乎公司里的女模特与艺人跟他都有瓜葛。

若只是如此而已,宁家大不了不再经营企业,最多关门倒闭当个普通富裕人家就是,可惜宁云城遇着了女主,最后为了那个女人,不止是哄骗宁云欢放弃了继承权,又气死了宁父,最后将宁家拱手送到了那个女人手上,只盼那个女主对他多个笑脸。

想到这里,宁云欢的脸上就滑过一抹厌弃。

门外,宁夫人敲了一阵门,兴许是当女儿睡着了,过了一阵子声音便渐渐小了。

宁云欢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起床梳洗。

下楼时,宁云城父子已经不见了,只剩下宁夫人一个人正坐在客厅中拿了本杂志在翻看。

宁夫人看到女儿下楼,叹息道,“你这丫头,怎么就睡起懒觉了,妈妈敲门也不答应,你大哥难得回来一趟,你也没看见。”

宁云城风流成性,而与之相反的则是宁父性格古板严肃,很是看不惯儿子吊儿郎当的模样,也不喜欢他总朝自家公司艺人下手的德性,因此看到他总要骂上一回,宁云城最后索性为了逍遥快活,自个儿搬到了位于蓝山宁家的一栋家别墅里头,方便他鬼混胡来了。

“妈妈,要看大哥,每天只要翻翻报纸就能看到了。”宁云欢不以为意。

宁云城家世虽然跟京中许多人家比起来算不得什么。

但因他总跟一些所谓的明星扯上关系,再加上容貌长得又不算差,与另外几个狐朋狗友并称为京城五公子。

算是一些小报媒体最爱的人物了,只要一翻到娱乐版,恐怕三天两头的就能看到他搂着女明星的消息,这也是宁父最不喜欢的地方。

宁夫人顿时有些无奈了。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宁云欢跟宁云城两人就不像是亲兄妹,宁云城没出国前还好一些,等宁云城出国回来之后,兄妹两人间的关系越发疏远了。

这可是自己生的两个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宁夫人可不愿看两个孩子这样生疏下去,她想了想,站起身来:“欢欢,你等下陪妈妈出去逛逛,顺便去你爸爸公司看看。”

跟宁夫人当了几乎算是两世的母女,宁云欢哪里不知道她心头的想法,连忙便摇了摇头:“妈妈,我已经跟傅媛约好了。”

若是没有前世的事情,宁夫人的好意说不定宁云欢就接受了,但因为有前世的心结在,宁云欢一听到要跟宁云城见面,心里本能的便生出抵触来。

“没几天就要开学了,我想先去大学看看。”

傅媛是宁云欢已经有多年的朋友,两人性格几乎都相差不多,安安静静的,文静乖巧,两家家世也相当,傅家是靠卖百货起家,如今也算小有余钱,两家有些来往,再加上傅媛跟宁云欢岁数相差不多,因此从初中到现在,一直都关系还不错,大学也是上的同一所。

听到宁云欢跟朋友有约,宁夫人也就作罢了。

宁云欢心下松了一口气,只是想到再过不了两天自己就要开学,不由又有些烦恼了起来。

当初文中宁云城爱上的女主就是与宁云欢同一所学校,且比她大了两岁的学姐。

因宁云欢的关系,两人因此而相识,才导致了后来宁云欢悲惨的下半生。

上一世文中的结局并没有改变,阴差阳错之下宁云城因为宁云欢的关系,无意中得到了女主的第一次,因此而对她开始死心踏地,从而宁云欢也开始了她就是努力却也无法改变的一生。

若是早些时候回来,宁云欢说不定便不选这所学校了。

用过饭后,宁云欢收拾了下,刚准备出门,便听到外头传来车声。

宁家所在的地区是一整栋单独的别墅,周围草坪都是属于宁家的范围内,宁夫人被人邀了出去,宁父一向为人严肃,这会儿应该坐镇公司才是,能开车回来的,该不会是宁云城吧?

心里涌出这个念头来,宁云欢撑着太阳伞刚出门,便看到留着一头半长的柔软头发,且将额头的长发用一个小橡皮筋扎起垂到脑后,露出额头的宁云城这会儿刚从车上下来。

大热的天,他穿着一身铁灰色真丝衬衫,一条雪白的休闲长裤,衬得整个人身材十分修长,看到穿着乖巧的宁云欢出来时,他眉头皱了皱:

“要去哪儿?”

宁云城比宁云欢大七岁,今年刚好二十五,原本扎起的头发不止没有显得他女气,反倒给他露出几分不羁的气势来,胸前衬衣扣子敞开了几颗,隐隐能看到里头结实的胸膛,若是其他女人见到他这模样,说不得就要春心荡漾了。

 


但宁云欢上一辈子是吃了他不少亏的人,再加上又是他的亲妹妹,因此对于宁云城的外表并没有半点儿动容,看到他斜斜的靠在车门上,一边拿了水喝,这才冷静道:

“逛街。”

“我送你。”听到宁云欢这样一说,宁云城也没有多问了,只是绕了几步,将车副驾座的门拉了开来,冲宁云欢扬了扬下巴:“上车。”

宁云欢本不想和他有多交流,但是想到这会儿家里的车刚好都被宁父宁母开走了,她总不能走出去,想了想,没必要委屈自己,便答应了。

“那就麻烦你了。”

上车后,两兄妹没人说话,宁云欢冷淡得像是几乎不存在一般,宁云城倒是有些奇怪她怎么不问自己回来是干什么的。

他转头看了两眼,见宁云欢低垂着眼皮,半面侧脸漂亮得简直比自家公司许多艺人还要完美,可惜却一声不吭,看了几眼,宁云城也自讨没趣,专心开车了。

京都商城门口,傅媛早已经等在了那边,宁云欢没多说什么,下了车打了声招呼就朝傅媛走了过去。

傅媛有些好奇:“欢欢,刚刚那是你大哥吧?”

跟宁云欢当了几年的好友,傅媛自然知道自己这个好友跟她大哥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那么亲近,没料到这会儿宁云尹还会送她过来,倒是有些意外:“没想到你大哥还是满疼你的嘛,都送你出来,我说我要出来时,我弟弟都只顾着玩儿。”

傅媛在家中是长女,傅家重男轻女,傅媛在傅家的身份尴尬得很,她比宁云欢大三个月,如今不过才刚十八,可傅夫人最近已经开始在为她物色往后联姻的对象,希望能借由傅媛可以使傅家再更上一层楼。

听到傅媛的话,宁云欢也不知道怎么接,因此只笑了笑,不说话了。

文中的宁云欢骄纵而任性,可自从宁云欢穿越过来之后,为了改变命运,一直以来虽然因为自己穿越者的身份有些傲气,但却并不像原主那样任性,有些时候她甚至十分安静的。

两人虽说当了几年好友,可其实相互之间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语言。

如今天气正热着,两人进了商场转了几圈,宁云欢想着再过几日就是宁夫人生日,便想替她选件首饰做为礼物。

宁家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之家,但宁云欢每个月的零花钱都尚算可观。

想到前世,她为了博得众人的好印象,将这些零花钱全存下来领养了十来个穷困的孩子,可赞助到最后,没有给她带来好名声便罢,反倒因那些孩子最后长大而开始要求越多,与她之间生出矛盾来,四处败坏她名声,说她是沽名钓誉之辈,最后关系闹得十分的僵。

这一世宁云欢自然不可能再去做那样的傻事,她的零花钱并没有再捐出去,反倒存了起来,如今算算也有五万多了,还是能选一个一般好的首饰给宁夫人。

“欢欢,你有什么要买的吗?”傅媛问道。

“我妈妈下个月生日,我想替她挑一根项链。”宁云欢一边说着,一边目光便在商场的柜台上看了起来。

傅媛一听到宁夫人生日,顿时眼睛便亮了亮:“宁伯母生日吗?那我也挑一件礼物送她。”

转了半天,倒是在商场右侧的大门边直对着的柜台处,宁云欢有了看中的东西。

那是一条被摆在模具上的项链,项链是白金的,那坠子是由一颗约有二三克拉的钻石旁边再用碎钻加以点缀形成如荷叶上的露珠形象。

宁云欢一眼就看中了这条项链,忍不住伸手隔着那玻璃在那项链的方向摸了摸。

“真漂亮。”傅媛也跟着弯下了腰来往这边看。

“小姐,这算是我们店的镇店之宝,店里还有其它的东西也非常不错,两位要进来看看吗?”刚趴在玻璃边还没看两眼,店里已经有伶俐的店员赶紧从里头出来拉客人:“这颗吊坠样式简单且又不失贵气,中间的钻石足有……”

那店员嘴里不停的说着,一边用目光在宁云欢与傅媛两人身上打量了几眼,看到两人身上穿着打扮,虽然不是什么正式的衣着,可也看得出来不凡,因此表情越发显得热情了几分。

本来宁云欢就有些心动了,这会儿一听到店员介绍,更是目光落到了那项链上,点了点头,与傅媛一块儿进了店。

没有了外头光线的反折,只隔着一层玻璃,宁云欢越发能看到那吊坠的美来,她站到了柜台后,那店员拿了钥匙将紧锁的玻璃柜打开,小心翼翼的把里头的模具连带着项链一起捧出来。

这会儿离得近了,宁云欢有些后悔,这条项链少说也要百万,但她卡里的钱可不够。

原本弯着腰看那项链的,这会儿后悔之下站起了身来,眼角余光隔着玻璃无意中往外看了一眼。

这家首饰店正对着商场一侧的门,透过外头的几层玻璃门,她隐约似是看到一个高大挺拨的身影站在那儿,好像有些眼熟,宁云欢忍不住皱了眉头又看了几眼。

她前世时因为一心想要改变自己书中女配的结局,装了一辈子的圣母白莲花,乖巧安静得几乎不识外男,照理来说这身影光是一看就气势不凡,自己不应该认识才是,可却偏偏感到有些熟悉,她将脸凑近了玻璃一些,想要仔细看清楚这人是谁。

兴许是察觉到了有人看自己,那道很是卓绝的身影一下子转过了头来,露出一张刀削斧刻似的清俊脸庞。

略有些长的留海挡住了前额,戴着的眼镜使得这人原本有些凌厉的气势转化为温文尔雅,紧抿的薄唇下,那下巴似是削尖一般,是个气质十足的美男子,且又文质彬彬的模样。

有些人的气势就算不用什么言语来衬托,可也足以胜过一切!

本来目光落到钻石上的宁云欢,这会儿却不由自主的被那年轻的男子吸引,只是她看了片刻,却突然间脸色大变,额头后背心沁出层层冷汗来,修长笔直的双腿这会儿都开始不由自主的哆嗦。

裸露在裙下的纤细小腿这会儿开始抽起筋起来,面色铁青。

“欢欢,我觉得这项链真漂亮。”傅媛这会儿也忍不住被这钻石吸引,她自己也喜欢上了这项链。

可宁云欢之前却说是要送给宁夫人当生日礼物的,这会儿她想要,不免心里开始想自己要用什么理由说服宁云欢放弃这项链了。

只是说完了这句话,宁云欢却是半点儿反应也没有,傅媛有些纳闷的抬头看了她一眼,顺着她的目光往外看了出去,一边就忍不住伸手撞了撞宁云欢:“欢欢,你怎么了?”

她说话的功夫间,外头那原本目光漠然的男子似是感觉到宁云欢的异样之处,这会儿嘴角边露出玩味的笑意,原本没有要进来的心思,可这会儿却是转身朝商场里迈了进来。

自动门随着他的靠近缓缓的打开了,露出了男子那张俊美而清雅的脸,一身墨绿色格子衬衫下,长腿裹在黑色的悠闲裤中,这会儿漫不经心的朝商场内进来。

傅媛只看了一眼,目光便被定住了,脸上涌出淡淡潮红色的烟霞来。

但和傅媛完全相反的,是一旁的宁云欢。

她此刻吓得动不了腿,内心却是尖叫着,快逃!!!

 


这个男子一看就气势不凡,不提那张俊美的脸庞,光是他给人卓越的气质,便足以让他忽略掉他的长相。

他身材极高,恐怕有一米九以上了,越是朝这边走近,越是能感觉到他凌厉而逼人的气势。

“欢欢,你认识这个帅哥?”傅媛只觉得自己心开始疯狂的跳动了起来,口干舌燥的又撞了宁云欢一下。

这回她激动之下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力气,一下子撞到了宁云欢腰间上,顿时令宁云欢疼得下意识的惊呼了一声,也感谢傅媛这一撞,一下子便将宁云欢给撞回过了神来。

“不认识。”宁云欢这会儿险些尖叫了起来,一看到这个男人下意识的就要找地方躲。

她前世时压抑自己的本性,装得纯洁而又善良,甚至为了改变当初看到书中女配悲惨的结局,一心只想等宁夫人给自己物色对像,只盼相亲普通的过一生,避开那个倒霉的结果,可她没料到,最后装了二十年,却仍落了个那样悲惨的下场。

原本书中的女主是善良而纯洁的,她无意中先是不小心与宁云城有了一腿的关系,宁云城尝过她的滋味儿之后,自然开始浪子回头,女主虽然容貌不怎么样,可她有一副作者金手指大开赐予的外表不显眼,内里却勾人命的身材,尤其是只要与男人有了关系之后,便能让人忘不掉她滋味儿的完美身体!

在这本肉文里,围绕着女主出现的优秀男人层出不穷,各种各样的完美男子都是应女主而生的,上一辈子的宁云欢也亲眼见证了这个结果!

可唯独不同的,就是眼前这个男人!

恐怕别人不知道他是谁,甚至许多达不到那个层次的人,根本不配知道他的名字,但宁云欢却知道,不过如果有选择,她宁愿一辈子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

因为,她等于说是间接死在了这个男人的手里!

兰陵燕,兰家九公子。

兰氏唯一的掌权人,之所以说是唯一,那是因为其他的继承人都被他不知不觉间收拾了个干净。

兰家原本是军火世家,不知势力到底是有多大,但前世时的宁云欢却因为是深受其害的原因,才阴差阳错之下知道,那势力大到是自己无法想像的,毕竟前世的她就算丢了性命,可摸到的,却连兰家最差的显露出来的底都不够格。

他的母亲本来出身于林氏一族,虽说在京中林氏一族可能不显,但宁云欢估计应该是在军中有些势力,毕竟前世的她就是被一辆军车弄走,可就算到死,也没人将她救出去。

能到那样的地步,到底林家有多能耐,宁云欢却是不知道的。

在当初年轻的生命里,宁云欢曾无意中见过这个兰家九公子一次,不过虽说只见过一回,但那惊鸿一瞥,却足以让她牢记到如今,那面容身姿,死死刻在了她心里!

当然,这些印象并不是说她因此而迷上了这个风姿卓绝的男人,而是因为她怕!

因为那个研究所,就是眼前这个男人所建的!

不知怎么的,当初那文结局中本来没有出现的兰陵燕,在前一世时不止是出现,而且并没有拜在女主的裙底之下。

就算女主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尝遍了整个京都上层社会众优质男的美色,甚至让人深深迷恋上她而不自知。

但偏偏女主却疯狂地迷恋上了兰陵燕,最后甚至为了能得到他的注意,而干出了让宁云欢怨恨不已的事儿。

兰家背地里有一个研究所,听说是这位兰家九公子自己投资建设,而这位兰九公子心狠手辣,研究对象自然不会是普通的小白鼠,具体的事情宁云欢不知道,但前世的她,是因为女主为了讨好这位九公子,为了能得到他的垂青,勾引得宁云城不能自恃,将已经没有利用价值的亲生妹妹,亲手送到了那研究台上。

前世的宁云欢能活两世,意志自然不比一般的人差到哪儿去,也正因为如此,她尝到了不少的苦头。

这会儿看到兰陵燕,好似心底那些恐惧一时间全都滋生出来了般,让宁云欢脸色都变得青黑,下意识的冷汗淋淋的要躲。

“欢欢,你认识他吗?你知道他是谁?”傅媛这会儿没有注意到宁云欢难看的脸色,只是满脸晕红的盯着那个朝这边走过来的身影,眼睛里露出荡漾之色来。

“我不认识。”宁云欢第一反应是要找地方躲,只是看到珠宝柜台后面几乎不能藏人时,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应该赶紧逃开。

若说因为前世遭遇她对于宁云城有恨,可对于这个兰陵燕,她头一个感觉便是害怕与躲藏。

只是那人身材高大腿也长,商场玻璃门离柜台本来就没多远的距离,他几步便已经走到了专柜外。宁云欢怕得浑身哆嗦,这会儿极度惊恐之下,想也不想的便要朝门外跑。

兰陵燕隔得近了,静静的站在门外,一双原本似鹰隼般的眼被藏在眼镜后,淡淡的盯着神色慌张的宁云欢,嘴角边轻轻勾起一丝细小的纹路来。

如猫捉老鼠般,他脸上露出令人值得玩味的神色来,一边眼里露出讥讽之色站到了那玻璃门面前。

他记忆里很确定不认识这个少女,可她却怕他!

这种感觉很不寻常,好似不在他掌控中一般,未知的东西兰陵燕不怕,因为未知的事情,总能在他的安排下变成有条不紊,若是超出他掌控之外,便会由未知而变得不存在!

不能被他掌控的未知,就该毁灭!

低下头,兰陵燕留海垂了下来,挡住了大半眼镜,也掩住了那双微微上挑的修长丹凤眼中,凛然的寒意。

气定神闲的站在首饰店门外,如同结好阵的猎人,开始等着猎物的自投罗网!

宁云恩想夺门而出,兴许是太过慌乱了,她就是看到兰陵燕站在门外,可惊恐之下,她下意识的就想要逃,慌不择路的跑出去,没料到小猎物一头就撞进了早就等待在门外的猎人怀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