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姜淮鹿野

姜淮鹿野

鹿野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那……顾言晟呢?你们可是全国最模范的‘夫妻’,不知道羡煞了多少旁人,你现在居然要,婚前出轨?!你把他当什么了?”夏柒柒完全不能想象。婚前出轨算什么?江莞冷笑了一下。她眼睁睁看着顾言晟和另外一个女人,当着她的面,全身赤裸的纠缠在一张床上。她咬牙切齿的说,“我当顾言晟是畜生!”他不配做人!

主角:姜淮鹿野   更新:2022-11-15 12:4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淮鹿野的其他类型小说《姜淮鹿野》,由网络作家“鹿野”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那……顾言晟呢?你们可是全国最模范的‘夫妻’,不知道羡煞了多少旁人,你现在居然要,婚前出轨?!你把他当什么了?”夏柒柒完全不能想象。婚前出轨算什么?江莞冷笑了一下。她眼睁睁看着顾言晟和另外一个女人,当着她的面,全身赤裸的纠缠在一张床上。她咬牙切齿的说,“我当顾言晟是畜生!”他不配做人!

《姜淮鹿野》精彩片段

我暗恋十年的男神失恋了。


他约我出去借酒消愁,我没想到他是借我消愁。


第二天早上我颤抖着双腿,躲在厕所帮他洗衬衣,他出现在身后,略略看了我一眼,「扔了吧。」


我看着衬衣上的点点印记,觉得自己的脸也红得要滴出血来。


「好。」


像是处理惯了这样的小场面,整个过程,他都显得游刃有余。


不像我,牙齿抖得像筛子。


「去买颗药吧。」他在穿衣服的时候,用余光瞟了我一眼,「我们都喝了酒……」


「好。」我把领带递给他。


「多吃点。」他扣上最后一颗扣子,那样衣冠楚楚,透目光过镜子停留在我身体某处,「好好发育。」


「啊……好。」我窘迫地盯着地板。


临走前,我跟在他身后,他忽然转过身,低着头在我耳边嘱咐:「以后别喝酒,不要什么样的男人都往家里带。」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忍不住在心里揣摩起他这句话的意思。


大概是说我肤浅吧。想到这,我的心情跌到谷底。


但我依旧挤出了一个字,「好。」


手机响了,是他的,他看了一眼,没有立马接,而是拉开了门。


啪。门关上了,他走了。


我大脑有片刻呆滞。


我看到了,来电显示是他前女友。


《天黑前抱兔》乖乖女✘野生弟弟


后来我一个人在厕所,固执地洗着他的白衬衣。


怎么洗都洗不干净,我气得掉眼泪。


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他白衬衣上的红色印记,怎么看怎么刺眼。


后来,我瘫坐在冰冷的瓷砖上,嘲笑自己的可怜。


十年了,我还是被他肆意拿捏。


他叫姜淮,大我 2 岁,是我青梅竹马的邻居。


从小到大,我和他都在同一个学校。


他就是我妈口中别人家的孩子,成绩好,长得帅,一直都是老师喜爱的好学生,女孩子追捧的暗恋对象。


面对这样一个万众瞩目的人,很难不心动,于是我也加入了暗恋他的万千大军。


只是比起别人的明目张胆,我的暗恋被我隐藏得不露痕迹。




我从小被我妈说蠢笨,别人读三遍能记住的课文,我得花十遍。


他轻而易举就能拿到的年级第一,是我奋战了无数个日夜,也从未实现的。


我自知自己配不上他。


我以为我隐藏得很好,除了那年我妈打扫卫生看到了我的日记本。


她板着脸,把我狠狠训斥一翻。


「学什么不好,学别人暗恋。」她掩面叹息,「姜淮妈妈是我上司,你妈我这些年被他妈妈压得喘不过气,你倒好,现在又被他这么拿捏着,你就不能争争气。」


我吓得不敢说话。


「别说出去,丢人。」这是我妈给我最后的忠告。


这些年我都谨记在心。


他有一次喝醉了,问我:「我们只只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啊?」


我只看了他一眼,就觉得内心犹如小鹿乱撞,急忙说道:「戴眼镜,有书生气的,最好是长得丑点没谈过恋爱的,安全。」


他愣了一会就笑了,笑得我有些虚。


我这样说,他应该看不出任何我暗恋他的痕迹了吧。


那一夜后,他一直没跟我联系。


我好几次编辑好信息想发给他,后来都删了。


发生了这种事,他不来找我,我想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了。


于是,我跟着我妈回了趟爷爷家。


爷爷家今年的荔枝大丰收,我妈让我给他们家送去。


前有荔枝博杨贵妃一笑,如今我顶着烈日,扛着几麻袋荔枝辗转在公交与地铁之间,只为了博他妈妈一笑。


「进去后记得叫人,嘴巴甜一点,要说请她品鉴,现在他们这种有钱人收礼可谨慎了。」我妈进去之前还在嘱咐我。


我看着最大最红的荔枝安静地躺在口袋里,没忍住,「爷爷说让我给爸爸留点。」


「留给他?他能给我在提前退休申请上面签字?」我妈又开始数落我爸,「但凡你爸出息一点,你妈我用得着低三下四去舔别人吗?」


我不敢说话了。


我妈最近更年期,失眠,她想提前半年退休,姜淮妈妈没签字。


我按了门铃,看见我妈在抓紧时间整理衣服。


门开了,是姜淮妈妈。


「刘阿姨……」我勉强扯出一个笑容。


可能笑得有点夸张,我看到她愣了一下。


「只只啊,姜淮今天没在家。」


我的笑容僵住了,准备好的话全忘了。


也难怪,这十年来,我经常出现在他们家,找各种理由只为了见上他一面。




起初只是帮他们家带点酱油,食盐之类的调料。


后来可能是我这个跑腿的用得过于顺手,他们家一缺了啥就让我去跑腿。


关键是,我还乐意得不行。


有一次我帮他们扛一桶矿泉水,太重了,我不小心砸到了脚上,痛得眼冒金星。我一开始没哭,只是回到他家,看到他帮他女朋友拧矿泉水瓶的时候,突然眼泪忍不住一直往下掉。


「只只啊,扛不动,就不要逞强嘛,下次不叫你了。」刘阿姨看见我哭了,语气里依旧满是高傲。


只有姜淮,拿着药箱一言不发,将我扶到沙发,给我涂药。


走之前,他很生气地问我:「痛就说,为什么那么笨?」


为什么那么笨?


他果然还是嫌弃我笨啊。


「因为我不痛啊。」我笑着掩饰内心的酸楚。


啪!他关上了门。


「刘姐,这是只只爷爷家自己种的荔枝,自家吃的,没打药,想着姜淮那孩子也喜欢吃荔枝,就带了一点来给他尝尝。」


我妈的话让我瞬间抽回思绪。


刘阿姨瞟了一眼地上的麻袋,将门推开了一些,掐着嗓子,「进来吧。」


于是我和我妈把袋子扛了进去。


「你们真是太客气了,每次都送东西来,我都不好意思了。」刘阿姨坐在沙发上,但我没从她语气里听出不好意思。


「别这样说,我们只只工作以来,一直多亏你们家姜淮照顾。」


其实是姜淮工作的地点离我公司只有一条街,偶尔早上我没赶上公交,就会看见他开着那辆黑色大奔在我后面按喇叭。


「你知道你像什么吗?」每次他总是笑着问我。


「像什么?」


「兔子。」每到这时候,他总是用手打着方向盘不看我,「瞪着两只眼睛,又迷糊得要命,想要又不开口说话。」


我:???


我懂了,他大概是觉得我麻烦他太多次,厌烦我了。


后来我都给自己定了闹钟,尽量不要惹他烦。


刘阿姨将我们请进去,走到玄关,她特意盯着我妈的鞋子。


上面沾满了泥。


「哎呀,这鞋套用完了,也忘了买了。」刘阿姨有些苦恼地看着我妈的鞋。


「没事,我穿袜子就行。」我妈瞬间脱了鞋子,就这么穿着袜子踩在了她家的地板上。


天气很热,我的心却宛若一下子掉入了冰窟。


我妈低声下气的样子,让我一瞬间想掉眼泪。


我终于明白了我妈说的那个词,拿捏。


刘阿姨说荔枝太多,一时吃不完,想做成果干。


我和我妈坐在她的客厅,一颗一颗地把荔枝剥壳。


望着一颗颗晶莹剔透的荔枝,我想起了我自己,那晚也是躺在那,任人宰割。


也许是太阳过于热烈,或者是我揣着心事过于压抑,很快我就觉得头昏脑涨。


我很想吐。


「怎么了?」我妈见我憋得脸色不太对。




「想吐。」我如实回答。


刘阿姨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我妈暗骂了我一句,我知道她嫌我丢脸。


我去了厕所,大吐特吐。


眼泪鼻涕夹杂在一起,我觉得这一天真的是糟糕透了。


等我处理完自己,走出来,就感觉气氛有些不对。


因为刘阿姨和我妈不约而同地看着我,目光里满是审问。


「只只啊,最近是不是交男朋友了?」刘阿姨说这话时,我妈脸色不是很好看。


「没有。」我小心翼翼看了一眼我妈。


「哎……我们只只就是让人省心,不像姜淮那个臭小子,别人张总有意撮合自己的女儿和他,他还傲气得不行……整天和那堆小姑娘纠缠。」刘阿姨说起来像是骂姜淮,但脸上却有意无意地露出笑容。


我妈默不作声,我感觉她在憋大招,那个大招是指向我的。


我更不敢多说了。


「只只,那天你没回家,去哪里了?你妈妈可到处打电话找你,急死了。」


那天晚上!我心里咯噔一下。


我记得后来我关机了,我和姜淮在我公司分配的单身宿舍,我妈没去过,当然找不到我。


「同学家。」我把头埋得很低。


「哪一个?」我妈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感觉到她的怒气,我脑子里闪过无数个同学的名字,却又不知道说哪一个,脑子一片混乱。


「诶,你吼孩子做什么。」刘阿姨充当和事佬,劝着我妈。


在别人家,我妈摁下了冲上来打我的冲动。


「只只啊,和男同学交往要注意分寸,女孩子最容易吃亏,不像我家姜淮,他回不回家我可不关心。」刘阿姨这话里有话,我看见我妈脸红了又白。


听她这么说,我又觉得有些恶心,站起来又要吐。


「哎呀,孩子大了,你还是该关心下了,要不然做了外婆都不知道。」刘阿姨一边劝我妈,一边朝着我摇摇头。


「到底跟哪个男同学在一起?你还不说是吧?」我妈已经撸起袖子,要朝我头上来一下。


「只只,别嘴硬,你快说是谁,事情总要解决。」刘阿姨对我也算是特别「关切」了。


我听着好气,这么多年积压的憋屈让我瞬间丧失了理智。


我洗了把脸,抬起头,望着刘阿姨,「刘阿姨,那天晚上姜淮不是也没回家吗?你说,还能是谁?」


刘阿姨被我问得嘴角动了动,却没说出话。




倒是我妈,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刘姐,你儿子那晚回家了吗?」我妈问。


感觉真相就在眼前,我的心快跳到嗓子眼。


我后悔了。


「他是……没回来。」刘阿姨脸色骤变,「关我儿子什么事?」


我妈缓了一口气,瞪了我一眼,好不容易压下情绪,又扬着道:「我就说我们家只只乖巧听话,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是你儿子就没错了,她从小就听你家姜淮的话,他发起疯来干个什么,她能拒绝?」


「你胡说什么!」刘阿姨大惊失色,又转向我,低声问,「只只,告诉阿姨,那晚你不是跟姜淮在一起吧?」


我抬头,看见我妈瞪着我,看见刘阿姨也逼我,我握紧了拳头。


毁灭吧。


「是。」我咬了咬嘴唇,「我是跟他在一起,一整晚。」


啪!


我刚说完,我妈的耳光就来了。


我的脸被打得阵阵发烫。


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我妈扯着往外面走。


一路上她骂得最多的一句,「只只,你还要不要脸?」


「你不要脸,你妈我还要脸呐!」


她说,她这一辈子都要在刘阿姨面前抬不起头了。


「你是不是傻?他有女朋友,他要你就给?你有没有脑子?


「你喜欢他,这么多年有什么结果吗?


「我怎么就养了个你这么傻的?」


……


我被我妈骂得脑袋阵阵发晕,然后我终于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我爸和我妈都守在我床边。


我不敢面对他们,只好翻过身,背对着她们。


「只只,还晕吗?」我爸估计被吓到了。


「不晕。」我闷闷作答。


「你大了,谈恋爱爸爸妈妈都不反对。」爸爸顿了一下,「姜淮那孩子,爸爸觉得不算坏,如果你真心喜欢,那就认认真真谈恋爱。」


我不出声,我该怎么说,他哪里是想跟我谈恋爱,他到现在都没联系我。他根本不喜欢我,是我贴上去,我又怎么说得出口。


「还谈个屁的恋爱,孩子都有了。」我妈没好气地来了一句。


大概是被我爸瞪了一眼,她又不说话了。


孩子?


我想起前一阵自己吃的药,怎么可能有孩子。


她们误会了。


我今天真的就是热晕了,中暑了……


可是想到姜淮家也会因为我和他的事闹得鸡飞狗跳,我心里竟然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虽然这纯粹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孩子……孩子有的是时间生,先谈恋爱,谈不好,孩子就不要!」我爸做了最终决定。


「你懂什么,你知道做手术对女人身体影响多大吗?」我妈明显气得够呛。


我本来想解释的,但我怕我一开口,我妈会扑上来掐死我。


就在我还在斟酌如何告诉她我吃了药这个事实。


结果,她突然来了一句。


「不对!现在孩子在我们只只肚子里,慌的是他们。我们急什么?谈条件,谈不拢,咱们就让这孩子改个姓,我让她刘芸一辈子都看不到她孙子!就这样办!」


我听了我妈的「妙计」,简直头皮发麻。


「妈……」我叫住她。


还没开口,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哎呀,我们只只呢?」是刘阿姨的声音。


我竖起耳朵听,然后就听到了他的声音,我的心开始止不住地狂跳。


「周阿姨,只只呢?我能进去看看她吗?」


是姜淮,我握紧了被子。


「姜淮来了,你跟他好好谈谈。」我爸主动腾出地方,让他和我单独相处。


好一阵没见,我有些紧张,那些画面仿佛历历在目,让我羞红了脸。


「怎么?不想见我?」他在我床边坐下,伸手探了探我的额头。


「不说话,那我走了啊……」他扬着调子。


「没。」我将手伸出去,抓着他衣角。


下一秒,我的手被他抓住,握在手心,他叹了一口气,揉揉我脑袋,「还真不省心呐,让你买药怎么不买?」


我刚刚因为他起伏的心又跌到谷底。


他不希望和我有瓜葛。


所以,他真的就只是爽一下,然后拍拍屁股走人?


凭什么,我要卑微地承受这一切?


这十年我并不好过,到现在,我还要卑微一辈子?


这一瞬间,我突然不想做乖乖女了。我本来也不乖,只是因为他说他喜欢我乖巧的样子,我装得够累了。


我就要不乖,就要把一切搅得天翻地覆。


「我困了,不想说话,你走吧。」我不想解释,我自私地就像让他们误会,让他们为此抓狂。


「只只……」姜淮在我身后叹了一口气,「你乖一点。」


我不出声。


他让我乖一点,我就要乖一点?他以为我还像小时候那么好骗呢。


「好了,他们知道也好。」他说。


「你什么意思?」我没忍住。


「还能有什么意思?」他挑着眉看了我一眼,「我就勉为其难做你男朋友了。」


男朋友?


听到这三个字,我以为我的内心会抑制不住地狂跳。


但是,很奇怪,我有点出乎意料的平静。


后来他再说了什么,我都不记得了。


只是我内心有个声音。原来一件期待了太久的事,终于费尽千辛万苦得到时,很可能已经没有了想象中的惊涛骇浪,甚至会有一丝失望。


一想到他是因为误会我怀孕了,才勉强答应做我男朋友,我就觉得自己有些可悲。




起初只是帮他们家带点酱油,食盐之类的调料。


后来可能是我这个跑腿的用得过于顺手,他们家一缺了啥就让我去跑腿。


关键是,我还乐意得不行。


有一次我帮他们扛一桶矿泉水,太重了,我不小心砸到了脚上,痛得眼冒金星。我一开始没哭,只是回到他家,看到他帮他女朋友拧矿泉水瓶的时候,突然眼泪忍不住一直往下掉。


「只只啊,扛不动,就不要逞强嘛,下次不叫你了。」刘阿姨看见我哭了,语气里依旧满是高傲。


只有姜淮,拿着药箱一言不发,将我扶到沙发,给我涂药。


走之前,他很生气地问我:「痛就说,为什么那么笨?」


为什么那么笨?


他果然还是嫌弃我笨啊。


「因为我不痛啊。」我笑着掩饰内心的酸楚。


啪!他关上了门。


「刘姐,这是只只爷爷家自己种的荔枝,自家吃的,没打药,想着姜淮那孩子也喜欢吃荔枝,就带了一点来给他尝尝。」


我妈的话让我瞬间抽回思绪。


刘阿姨瞟了一眼地上的麻袋,将门推开了一些,掐着嗓子,「进来吧。」


于是我和我妈把袋子扛了进去。


「你们真是太客气了,每次都送东西来,我都不好意思了。」刘阿姨坐在沙发上,但我没从她语气里听出不好意思。


「别这样说,我们只只工作以来,一直多亏你们家姜淮照顾。」


其实是姜淮工作的地点离我公司只有一条街,偶尔早上我没赶上公交,就会看见他开着那辆黑色大奔在我后面按喇叭。


「你知道你像什么吗?」每次他总是笑着问我。


「像什么?」


「兔子。」每到这时候,他总是用手打着方向盘不看我,「瞪着两只眼睛,又迷糊得要命,想要又不开口说话。」


我:???


我懂了,他大概是觉得我麻烦他太多次,厌烦我了。


后来我都给自己定了闹钟,尽量不要惹他烦。


刘阿姨将我们请进去,走到玄关,她特意盯着我妈的鞋子。


上面沾满了泥。


「哎呀,这鞋套用完了,也忘了买了。」刘阿姨有些苦恼地看着我妈的鞋。


「没事,我穿袜子就行。」我妈瞬间脱了鞋子,就这么穿着袜子踩在了她家的地板上。


天气很热,我的心却宛若一下子掉入了冰窟。


我妈低声下气的样子,让我一瞬间想掉眼泪。


我终于明白了我妈说的那个词,拿捏。


刘阿姨说荔枝太多,一时吃不完,想做成果干。


我和我妈坐在她的客厅,一颗一颗地把荔枝剥壳。


望着一颗颗晶莹剔透的荔枝,我想起了我自己,那晚也是躺在那,任人宰割。


也许是太阳过于热烈,或者是我揣着心事过于压抑,很快我就觉得头昏脑涨。


我很想吐。


「怎么了?」我妈见我憋得脸色不太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