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结束回忆知乎

结束回忆知乎

陈冉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后来陆丰和张茜说什么我都记不清了。整个过程,我安静得像是我才是那个做错事的孩子。我只记得我爸一直在桌底下握着我发抖的手。张茜好像不太舒服,陆丰陪她去医院了。我爸载他们去的。他刚好下午有课,去学校会路过医院。最后热闹的屋子里只剩下我和我妈。

主角:陈冉陆丰张茜   更新:2022-11-15 14: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冉陆丰张茜的其他类型小说《结束回忆知乎》,由网络作家“陈冉”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后来陆丰和张茜说什么我都记不清了。整个过程,我安静得像是我才是那个做错事的孩子。我只记得我爸一直在桌底下握着我发抖的手。张茜好像不太舒服,陆丰陪她去医院了。我爸载他们去的。他刚好下午有课,去学校会路过医院。最后热闹的屋子里只剩下我和我妈。

《结束回忆知乎》精彩片段

男朋友的弟弟是在缅北把我关在地下室三年的魔鬼。

可男朋友却说他弟弟从未去过缅北。

西装革领的男人乖乖叫我「嫂子」,一脸禁欲的模样,与缅北那个叫嚣着「谁惹你不高兴我杀了他」的疯子完全不同。

应该是我认错了。


被拐后的第三年,我获救了。

男朋友陆丰把我一路从警局抱到家里,他抱得很紧,就像是怕一阵风又把我吹走了。

回到家,闺蜜张茜给我洗的澡。

她看到我肚子的疤痕,一边帮我洗,一边抱着我哭。

「疼吗?」

「不疼。」

她哭得更厉害了。

其实她不知道,我肚子上和腰上这两刀救了我一条命。

洗完澡出来,我爸妈已经做了一桌子川菜。

曾经无辣不欢的我,却没办法动筷子。

因为常年被关在地下室,饮食不规律,我得了严重的胃病,吃一丁点辣椒都能让我难受得要命。

「尝尝这个辣子鸡丁,以前最喜欢阿姨做的了。」张茜给我夹了好多。

「你吃。」我又给她夹了回去。

「她吃不了。」一直不说话的陆丰突然开口了。

「可以吃一点。」张茜瞪了他一眼,吃了一筷子。

下一秒,她捂住嘴,往厕所跑。

我呆在那里,很蒙。

「她……怀孕了,吃不了辣。」我妈叹着气来了一句。

我很震惊。

「她结婚了?」我轻声问。

没有一个人理我。

我爸沉声道:「小陆和小张在一起了。」

一瞬间,我犹如被五雷轰顶。

后来陆丰和张茜说什么我都记不清了。

整个过程,我安静得像是我才是那个做错事的孩子。

我只记得我爸一直在桌底下握着我发抖的手。

张茜好像不太舒服,陆丰陪她去医院了。

我爸载他们去的。

他刚好下午有课,去学校会路过医院。

最后热闹的屋子里只剩下我和我妈。

「也可以理解。」我妈一边给我擦地,一边叹气。

「你消失三年了,他们都说你死了,我们作为父母,找你都找得崩溃,其他的人都在劝我们放弃,只有他们两个,三年来从来没有停止找你。」

「他们两个都是好孩子,走到一起,我们作为大人都觉得欣慰,毕竟,谁都没有想过你会回来。」

我躺在床上听着我妈跟我讲很多大道理,胸口压着一块石头,闷得我呼吸不过来。

我没有哭,满脑子都在想,他们为什么会在一起呢?

我从高中那会儿就喜欢陆丰了。

我只把这个秘密告诉了张茜。

她是我的邻居,从小没了父母,跟着奶奶,平时她几乎 24 小时跟我泡在一起。

我们自然成了最好的朋友,她也整天为了撮合我和陆丰出谋划策。

为了让我在桃花树下偶遇陆丰,她爬上高高的桃花树拼命地撒着花瓣。

为了让我坐陆丰的自行车回家,她偷偷放了我自行车的气。

为了让我和陆丰考同样的大学,她和我一起戒了电影,天天打卡背单词。

就连高考完那晚我向陆丰表白,也是她帮我偷偷关了教室的灯,我才敢趁黑亲了陆丰一口。

那晚,陆丰脸红到极致,「陈冉,你一个女孩子知不知羞?」

被他拒绝,我心情很丧,「这只是真心话大冒险,你不愿意,下次,我亲别人。」

他却提着我的领子,狠狠地瞪着我,「你敢。」




高考后我就和陆丰在一起了。

我们上了同一所大学。

张茜因为舍不得我,也报了这所学校。

从此我们三个在学校几乎形影不离。

所以,张茜从什么时候喜欢陆丰的呢?

我不知道。

只是印象中,从来都是我在她面前说着我对陆丰的崇拜,我对陆丰溢出来的爱意。

她却从未告诉我,喜欢过谁。

大一的暑假,我们三个约着去云南旅游。

我因为有事错过了航班,他们两个先飞去了,我改签了下一班。

到达之后,突遇暴雨,司机临时加钱,被我拒绝后把我扔在了路边。

我买了他俩喜欢的零食,在荒无人烟的国道,躲在破烂的棚子下面,等他俩来接我。

电话却怎么都打不通。电话却怎么都打不通。

这时候,突然一辆摩托,也进来躲雨。

年轻的骑手戴着头盔,暴躁地站在那里打电话,我看不清相貌。

「嗯,你等着来收尸吧。」

「你大爷的,你出来试试?」

……

他骂了十几分钟脏话,我吓到不敢吭声。

他空隙的时候瞟了我一眼,「有吃的吗?」

「有,你要什么,都给你。」

我瞬间把我手里的薯片给了他,怕他不满意,还把剩下的零食袋子放在了他摩托车上。

「我想要的……都给我?」他笑得一脸痞坏。

我开始怕了,躲在角落不敢吭声。

接下来他吃着我的零食,占据了我的地盘,又开始打电话,这一次心情好像好了起来,

「你大爷饿不死了,遇到一个妞。」

「就你满脑子颜色,也不看看自己送来的都是什么货色。」

……

他安静地骂了十几分钟人,最后看着我,「你叫什么名字?」

「陈冉。」我吓到说话发抖,「你不用给我钱,那些送你了。」

「陈冉?」他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笑着道,「你知不知道不要随便告诉别人名字?」

「啊?」

「特别是遇到像我这样的人。」

雨还没停,他又骑着车闪进了雨幕。

后来一个老人也进来避雨,她问我是不是叫陈冉。

我警惕地看着她,她却说她孙子说在路上遇上了好心人给了他吃的,让她过来给我送一把伞。

我有些惊喜,又有些自责,原来那个年轻人是好人。

我一接过她递过来的伞,突然鼻子闻到一股异味,瞬间没了直觉。

等我再醒来,已经被绑在旅馆里。

面前围了一圈的男人,虎视眈眈地看着我。

「鹿爷看上的妞,果然够正。」

「老大,几个月没见过这么正的妞,不如让兄弟先试试?」

「不要命了,你觉得鹿爷会要二手的?」

一个面上有刀疤的男人制止了他们。

我不知道他们口中说的鹿爷是谁,我早就被吓哭了。

哭累了,就晕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刀疤男人拿着手机再跟一个男人视频。

「一个妞换点消息,成不成?」

视频里面的男人看都没看我一眼,吼了一句:「没兴趣,哪儿来的送哪儿去。」

刀疤男人却不依不饶,「真的不感兴趣?我手下那帮兄弟倒是很感兴趣。」

「你试试?」

视频很快结束。

「X,白忙活,量量尺寸,拉去卖了。」

一群人涌上来,拍照,我觉得我跟死了也没区别了。

想到这,我突然头痛欲裂。

说好了,逃出来了就是新生,以前的事不去想了。

可是我却在这个午后,想起了那个避雨时遇到的恶魔。

他叫鹿城。

从一开始,他就是魔鬼啊,人是他让别人拐的,最后把我扔给那帮烂人的也是他。

我逃出来那天,他还在家里等着我给他做糖醋鱼。




「我讨厌吃甜的。」

「我不会做别的鱼。」

「就不能为了我学学?」他搂着我的腰,低着头,看起来温柔无比。

「那你为了我,尝尝别的口味行不行?」我踮起脚尖,主动献吻,「比如这样的。」

他笑得一脸灿烂,开始解扣子,「鱼不吃了,先吃别的。」

那顿鱼没做成,我看着天花板在我头顶晃了一个小时。

后来他抱着我一声轻叹,「陈冉,我后悔了,我们过一辈子好不好?」

「好。」我很怕他看出了什么,赶紧回了一句,「我去上个厕所。」

我刚走出那里,整个房子就炸了。

有人把我拉上警车,我在这里三年的遭遇也葬身于那片火海。

后来,警察跟我说基地的房子烧成了灰,现场骨头都烧化了,还检测出了他的 DNA,但是我说的那个戒指没找到。

那个戒指是陆丰送我的定情戒指。

大概是烧化了。

我木讷地听着这些消息,心里空荡荡的。

……

「忘了那三年吧,好好去重新读书。」我妈把我送到大学校门口。

我的思绪被我妈拉回来。

「妈。」我叫住她,「你和我爸什么时候离婚的?」

她神情变得不自然,「前两年吧。」

「前两年才离的婚,现在弟弟都 2 岁了?」我笑着问她。

我回来才知道我有了个 2 岁的弟弟,是我妈跟别人生的。

而我爸也在今年再婚了,新的阿姨也怀孕了。

「陈冉,你不能要求我守着你爸一辈子,他眼里只有工作,我们一直没离婚也是因为你,你都不在了我凭什么和他过?」

我妈说着说着又崩溃了。

她开始拍打着我,用眼泪诉说这三年来找我的痛苦。

「可我回来了啊。」我在心里一声叹息。

安慰好她,我转身去了学校。

张茜和陆丰来接的我,把我送到新的寝室。

她陪着我说话。

而陆丰一直埋着头给我铺床。

我仿佛又回到了大一那年开学,陆丰也是安安静静地给我铺床,张茜在一旁帮我整理洗漱用品。

当时人人都说我找了一个模范男友,还得了一个生死之交的闺蜜,我上辈子一定拯救了银河系。

我当时也是这么认为的。

可是现在张茜怀孕了,她没办法帮我整理了,就连聊着天,她都不时想去吐。

我只好给她准备了好多橘皮,让她闻着好受些。

「冉冉,你对我真好,你能回来就是奇迹,你给我肚子里的宝宝当干妈好不好?」

她拉着我一脸天真。

我抬眼去看陆丰,他顿住了手里的动作,也看了我一眼。

「行。」

我好像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后来我一个人安静地在学校上学。

总是有各种各样的人跑来看我,每次都是一脸同情。

就连上课,老师点到我的名字,都会特别安慰一句:

「人的一辈子很长,过去的磨难终将会成为你人生的宝藏。」

我每次都很尴尬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这一刻我突然好想怀念以前。

以前上课我和张茜在下面打游戏,老师抽问,陆丰总是直接把准备好的答案扔给我。

然后下来训我一顿,又默默把笔记扔给我,带着我去图书馆复习。

可是现在我身边坐的,都是陌生的比我年龄小了很多的同学,没有他了。

他和张茜已经大四了,他忙着考研,张茜在寝室养胎。

中午,张茜还是像以前一样拉着我去食堂吃饭。

陆丰早早地排队,坐下来后,又仔细地为她挑出所有的辣椒。

「你帮冉冉也挑一下,她也不能吃辣。」张茜提醒他。

他一边挑辣椒一边问我:「怎么不吃辣了?换了口味?」

我看着他,「不喜欢了,就换了。」

他眼神微动,「在那边的三年,吃得还好吗?」

「吃得还行,什么都吃得下。」




刚去缅北,我接受不了生吃,接受不了糊成一团的食物。

可是,一顿不吃,可熬不过去。

谁都不知道鹿城的心情,上一秒他还轻抚着我的脸颊温柔亲吻,下一秒就可能因为我的不听话,把我关在水牢一天一夜。

「你在那边害怕吗?」他没忍住,红了眼眶。

这还是我们第一次聊到我在那边的事。

他们怕刺激到我,都对那三年避而不谈。

「挺害怕的。」我如实说。

「他们真的会割你腰子,把你卖到那种地方,给你拍那种照片吗?」

「我听说还有直播的,是真的吗?」

「你怎么活下来的啊?」

……

身边突然涌上来很多人。

一人一句,问得我头皮发麻。

大脑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我觉得无比恐惧。

我不知道大家是对我同情多一点,还是八卦多一点。

我又想起了被卖到缅北的时候。

那天,同时被卖的还有其他几个人,既有女孩,也有男孩。

一群油腻男人对着我们挑肥拣瘦,甚至把女孩子拉进旁边毫无隔音效果的木屋验货。

那个刀疤男人给我标价五万。

客人听了都摇头,价格没谈妥,干脆拉走了一个白净的小男生。

最后他们说让我去做直播。

逼我签约,逼我吃药,不听话就把我关地下室,各种折磨我。

几天不到,同行的人没剩两个,有直接从木屋出来没气的,有在地下室关到神志不清的。

为了活命,我撒了谎。

「我认识你们老大,他欠我钱。」

「他欠你钱?他欠你一晚我们都信。」一群人像是被笑掉了大牙。

「如果不是,你们怎么知道我叫陈冉,你们杀了我,不怕他秋后算账吗?」我豁出去了。

「说说看,他怎么看上你了?」他们只觉得我在讲笑话。

「他强吻我,我扇了他一耳光,他这是跟我置气呢,等他想通了,你们还能活命吗?」

大家本来在笑,有个人却跳出来说,

「那天我听飞哥打电话,的确像是鹿城在国道遇到一个妞,他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混蛋,什么时候听他提到过其他妞?」

「对对对,那个混世魔王,咱们惹不起。要不还是算了吧」

……

一群人开始倒戈。

最后他们商量好,一百块把我卖给了鹿城部落的打杂的。

我很快见到了鹿城。

他被一群人簇拥着,从森林里走出来。

我第一次看清他。

他穿着迷彩服,身姿挺拔,比周围的人都高出一些,留着寸头,手上的匕首还带着血。

他愣了一会儿,蹲下来看我,把刀扔到我面前,「把刀给我洗了。」

「好。」我颤抖用水洗了刀。

「你知不知道,水洗过的刀会生锈?」他捏着我的脸,强迫我抬头看他。

「不知道,对不起。」我赶紧承认错误。

「会游泳吗?」他凑得很近。

「不会。」我的心跳得厉害。




「再敢靠近我,就把你扔河里。」他不带有一丝犹豫,直接站起身走人。

「你……你还欠我一袋薯片!」这个混蛋,一点都不知道知恩图报。

「哦?还有呢?」他顿住身子,侧脸看我。

「还……还有很多零食。」我被他杀人的眼神吓到了。

「改天让人烧给你。」他收住笑容,「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最后我被他手下擅自扔到河里,被水呛晕了,还好当地渔民把我救了起来。

渔民是个老头,是早年中国过去的移民,问我愿不愿意做他媳妇,如果不愿意就把我卖给别人。

我问他认不认识鹿城。

「你和他什么关系?」他一听到这个名字,就吓得发抖。

「他也问我愿不愿意做他媳妇,我没答应他就把我扔到了河里。」

老头直接吓蒙了,找了几个人,花了些钱才又把我送到鹿城的地盘。

从此我发现鹿城这名字是真的好用,为了早日回家,我开始暗自打起自己的小算盘。

我又在他的地盘苟着,干了几天杂活。

直到某天,他和一群看起来不好惹的人物开着车在森林对峙。

而我刚好在河边洗衣服,目睹了大战前的一幕。

那一刻,我恨不得一头扎进水里,免得被误伤。

但是敌方的光头哥勾着手指让我过去。

「还洗什么衣服,要我们帮你炸鱼?」

光头哥一说话,全部的人都笑了。

「那,那我回去了,你们继续。」

我扭头就要跑,一把刀甩过来,插在我的去路上。

「行啊,鹿城,这么正的妞,你还忍心让别人洗衣服。」他疯狂叫嚣,「过来,他不疼你,爷疼你。」

我站在那里不敢动。

「我劝你回家照照镜子,买不起镜子,我让手下烧给你。」鹿城不紧不慢地盯了我一眼,「过来。」

「鹿城,你嚣张什么!」光头哥气急败坏。

「待会儿你爹再告诉你。」鹿城伸了伸手指,森林四面八方涌出一群人,把对方全包围了。

对方一看,慌了神。

「愣着干什么?」鹿城低声警告我,「过来。」

这次我没有再犹豫,连滚带爬地跑到他身后。

可是,对方并没有善罢甘休,鱼死网破之际,有个人从队伍里狂奔过来。

一个匕首直接飞了过来。

我发誓我没想过帮鹿城挡那一下,但是那刀子就像长了眼睛一样只往我肚子上飞。

最后我倒在了鹿城怀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