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妈咪带球逃跑

妈咪带球逃跑

清浅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白瑶未婚先孕,嫁到贺家时带了天价嫁妆,不仅救了贺希霖的公司,也让她本人沦为外界笑料,尤其成了贺家佣人的饭后谈资。因为她们知道,自家少爷贺希霖心中另有所爱,而允许少夫人怀胎,不停给她送补品,全都是因为要靠她的孩子以命换命去救他的白月光。知道真相的白瑶假死逃生,六年后归来复仇!

主角:白瑶,贺希霖   更新:2022-07-16 01:0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瑶,贺希霖 的女频言情小说《妈咪带球逃跑》,由网络作家“清浅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白瑶未婚先孕,嫁到贺家时带了天价嫁妆,不仅救了贺希霖的公司,也让她本人沦为外界笑料,尤其成了贺家佣人的饭后谈资。因为她们知道,自家少爷贺希霖心中另有所爱,而允许少夫人怀胎,不停给她送补品,全都是因为要靠她的孩子以命换命去救他的白月光。知道真相的白瑶假死逃生,六年后归来复仇!

《妈咪带球逃跑》精彩片段

“我真的吃不下了!”

白瑶捂着嘴,看着面前各色补品,胃里一阵阵的翻涌恶心。

她如今已经怀胎九个月,马上就要临产,可生理反应依旧害喜的难受。

“少夫人,贺总叮嘱过,您每日要吃的补品一点也不能少,”那佣人说的客气,但语气冰冷,将面前的燕窝又推近了些,“贺总就在楼下书房,若是知道您没吃完,定然会不高兴的。”

白瑶看着那一碗带着腥气的燕窝,安慰自己这是贺希霖的关切。

虽然自从那一夜后,便再没见过她的丈夫,哪怕两人就在同一栋别墅内,但得知她怀孕,他还是安排人,将各种补品一样不落的送来。

或许......只是他工作太忙抽不出时间。

她端起碗,闭上眼睛,如同饮苦药一般将那燕窝猛的灌入口中。

然而,舌尖在触碰到海腥味的瞬间,还是强压不住的恶心,捂着嘴巴,逃也似的去厕所内呕吐起来。

直到几乎将苦胆都吐出来,才稍微舒服了一些。

她的肚子实在是太大了,连直起身子都很困难。

白瑶扶着门框缓神,正巧门外有两名女佣经过,窃窃私语的谈论着什么,并没发现厕所内的她。

“你知不知道,贺总当初不想娶少夫人,都是老爷给少爷灌醉了,少夫人趁机爬床,才怀孕嫁进来的。”

“是啊,而且我还听说,少夫人当初带了天价嫁妆,救了贺总的公司,两人虽然没什么感情,但贺总不停送来的补品,也挺关心的。”

“切,你不会真的以为那补品是给少夫人吃的吧?那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傅小姐身子虚弱,需要骨髓移植,孩子越强壮,越能早些手术。”

白瑶的脑子里顿时嗡的一声,再听不到一点声音,猛的将厕所门一把推开,吓坏了门口的两个女佣。

她们自知失言,赶忙想上前搀扶白瑶,却被她尽数推开,一路踉踉跄跄的去了楼下书房。

自从她嫁进贺家,就被以养胎为名,‘囚禁’在三楼!

她听话懂事,无论多难吃的补品,都愿意逼着自己往下咽,因为那是孩子父亲的心意,是为了宝宝好。

可如今才知道,他是想要用孩子以命换命!

她不愿相信,这世上不会有这样的丈夫,她要亲耳听到!

白瑶推开了书房门,男人一身黑色西装笔挺,正在书桌后看合同,面前的沙发上,乖巧的坐着一名白衣女子,正在贤惠的给他剥着葡萄。

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两人是恩爱夫妻。

“有事?!”

九个月未见,男人目光冷漠,似乎不满她闯进来。

白瑶紧紧的握着拳头,感受着佣人目光中的嘲弄,一字一句道:“我的孩子,要给她做骨髓移植吗?你有没有和我商量?我不同意!”

贺希霖蹙起眉头,面上不耐又厌烦:“这是你和孩子存在的唯一价值。”

白瑶闻言,瞪大了眸子,几乎难以置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原来她和孩子,都只不过是他为了取悦别的女人而存在的。

腹中登时绞痛起来,几乎疼得,要将她整个人撕开。

大片鲜红从她的脚踝处流下,染红了雪白的地毯......

沙发上坐着的傅暖暖似乎受到了惊吓,柔弱的倒在了地上。

贺希霖赶忙上前将她横抱起来,从白瑶的旁边走过,从始至终,也没在意过她的死活。

“先救暖暖......”

这是白瑶昏迷前,最后听到的一句话!

贺希霖冷着脸,坐在医院的长椅上。

急诊的医生半晌才从里面出来,恭敬的站在他面前:“贺总,傅小姐已经没事了,只是受惊过度,身体虚弱,回去好好疗养就能恢复。”

他点点头,面上看不出喜怒。

傅暖暖从里面被护士搀扶着走出来,乖巧的站在他身旁。

女孩拽了拽他的衣服,似乎是想走,但男人却丝毫未动,反而看向医生,寒声道:“刚才送来的孕妇呢?”

医生擦了擦头上的汗:“孕妇胎大难产,生产前又情绪激动,求生意志不强......”

“人在哪!”男人声音骤冷,不想听医生结结巴巴的辩解。

“第一个孩子生出来后,孕妇就脱力了,剩下一个孩子闷死在孕妇腹中。大人和孩子都已经被拉去停尸房了。”

医生不知道这孕妇和贺家是什么关系,但贺总现在的表情怎么这样可怕?

贺希霖转身大步向停尸房走去,可胳膊却被傅暖暖拽住:“别去那里,很脏,我害怕。”

男人面色冷淡的甩开了她的手,吩咐司机将她送回家中,冷着脸,去了阴森的停尸房。

然而,空荡荡的停尸房并没有白瑶的身影,调出监控,才得知殡仪馆的车刚才来过,将那盖着白布腹部还隆起的女人拉走了。

“贺家没有安排车,去查!”

贺希霖双眸带着寒意。

不多时,助理怀中抱着一个男婴匆匆赶来,知道他不喜欢孩子,也就没有凑上前去,只是站在一旁:“贺总,殡仪馆的车在路上发生侧翻,司机逃生后燃起大火,白小姐尸骨无存。”

......

六年后的机场--

记者们纷纷挤在大厅内,一个个摩拳擦掌,誓要抢到今日的独家专访。

“最近贺总和傅小姐的孩子被拍到,一家三口去东南亚度假,看样子可甜蜜了。”

“好像是宝宝身体不好,所以总去东南亚看病吧?但是没什么效果。”

“那这么说,贺总和傅小姐不仅隐婚,还有个孩子?这次一定要拍到正面照!”

“......”

然而,等了许久,却没见着贺总一家三口出来,说不定是一早接到消息,所以走了私人通道,记者们又白等了。

众人三三两两的没了耐心准备散去,只有少数几人还锲而不舍的等着。

不多时,便见着一个半大的娃娃从接机口出来,面上带着酷酷的笑意,脸上还戴了副小墨镜,头上斜带了顶小帽子,看起来又酷又拽。

他的身后还跟着一名身着白大褂的女人,一头波浪似的黑发被高马尾束起,红唇张扬又干练,举手投足都带着不容忽视的自信与洒脱。

有记者还赶忙上前想拍两张照片,却不想撞了那小家伙一下。

好在白瑶上前将孩子一把搂在怀中,那记者这才发现自己认错人了,赶忙道歉赔礼。

林林手上的可乐撒在了牛仔外套上,却顾不上擦,反而伸手拿过记者的相机随意按了几下,将上面的照片全都删干净。

“照片数据已经删除了,但我保留追究肖像权的法律权益,不希望在报纸上看到照片,你知道怎么做吧?”

记者被唬的一愣一愣,只会傻傻的点头道歉,心中惊叹不知这是谁家孩子,小小年纪居然这么厉害!


“林林,妈咪的手术药箱还在托运,要去办理手续取一下,你要和我一起过去吗?”白瑶拿出手帕,给他擦了擦衣服,声音温柔极了。

白林摇摇头,接过手帕,乖巧又可爱的眨眨眼睛,全然没有对待记者的急严令色:“妈咪,你去取吧,我去洗手间换件衣服,穿着脏衣服就不帅了。”

女人闻言,便和他约定好,一会儿来洗手间这里接他。

林林拖着自己的行李箱进了洗手间,却没有着急换衣服,而是拿出随身的平板电脑,手指飞快的敲击着屏幕,表情越发凝重。

该死的,明明昨天的股票还是一路涨停,怎么今天就出现了差错?!

是谁在背后针对他不成?!

他的手指飞快敲击着键盘,输入着一串串代码,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做空,至少不能被套牢。

“一三四,这几股全都卖出,收拢资金。”

突然的声音从身后响起,险些将小家伙吓得尖叫出声。

那人赶忙伸手,捂住他的嘴,示意他安静不要出声。

林林这才注意到,说话的竟然是个戴着口罩的小男孩,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

“你看的懂?”林林眼前一亮,他之前一直和妈咪在C国生活,C国的金融证券早就玩的透彻,如今操纵国内股票,哪知还遇到了对手,连着几天都和对方咬得很紧。

穿着西装的男孩点点头,手指在屏幕上点了几下,帮他将刚刚还飘绿的几只股追成了红色。

“那剩下这几只股票呢?该怎么做?”

林林赶忙追问,却不想,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那男孩目光一沉,拽着他,躲到了厕所隔间内。

“小少爷就是跑进来了,赶紧找!”

“弄丢了小少爷,贺总会扒了我们的皮。”

嘈杂的脚步声在门外走来走去。

林林葡萄似的大眼睛转了一圈,而后上下在这男孩身上打量了一番,伸手摘掉了他脸上的口罩。

那穿着西装的男孩似乎也注意到了什么,也摘下了他脸上的墨镜。

一瞬间,两个孩子都愣住了。

若不是两人动作衣着完全不同,他们还以为是照在了镜子上,怎么会长得完全一模一样?

“那些人是来抓你的?”林林反应极快,从门缝向外张望了一下,见他们一间间搜查很快会找到这里,便从行李箱中找了一身棒球服和棒球帽递给他,“你穿西装太扎眼了,换成这个再跑,他们就认不出了。”

贺夕伸手接过衣服,面容带了几分冷意,似乎也怀疑这男孩会不会是别有用心。

然而保镖的脚步声原来越近,他还是咬牙脱下了西装,换上了林林给的衣服,指着平板上的股市道:“你帮我,我帮你!”

林林小脑袋瓜转的飞快,当下,便穿上了他脱下来的西装,小声在他耳边嘱咐了一番。

两小只似乎心有灵犀,几句话,就交代清楚了合作事项。

就在保安推不开这间反锁的门想要用脚踹时,慵懒的声音从内传出,“吵什么啊,小爷上个厕所,你们还要抢着吃吗?”

隔间门被打开,穿着西装的小少爷从里面出来,随手提了提裤子,大摇大摆的模样有些和平常不同。

黑衣保镖却觉得有些奇怪,明明还是这个模样,但怎么总觉得不对劲?

“看什么?小爷今日是不是格外帅?比之前要帅多了。”林林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西装:不错,果真是长得帅,穿什么都好看。

保镖生怕这小祖宗又乱跑,他们有几条命也不够折腾的,赶忙出声附和连连答是。

“......”

隔间内的夕夕一阵无语。

等外面彻底安静下来,他才拖着行李箱,从隔间内走出来。

刚到厕所门口,便被一个女人温柔的拉住了手。

夕夕一愣,竟是没有很厌恶的下意识甩开,反倒是不自觉的握得更紧。

“怎么去了那么久,肚子有不舒服吗?”白瑶关切的蹲下身子,伸手摸了摸小家伙的额头,见他脸色实在是有些不好,不由的心疼极了,“一定是累坏了,妈咪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甜甜圈,等去了公寓我们就吃,好不好。”

夕夕低着头,心里一阵暖流流过,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只是觉得鼻头有点酸酸的。

原来,这就是有妈咪的感觉吗?有妈咪疼爱,居然这么幸福......

白瑶领着他的手,到了机场前的停车场,在里面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那辆银白色的奔驰。

车旁倚着一个穿西服的男人,骚包似的对着路过的空姐吹着口哨,引得女人们一阵含羞带臊。

见着白瑶过来,男人赶忙迎上前,替她拎着东西,讨好似的道:“瑶瑶,你好狠的心,一走六年都不回来看我!哎?这个是林林吧,果然继承了你的美貌,又帅又酷。”

说着,便重重的在小家伙身上拍了一下。

哪知也不是很用力,竟然直接将小家伙推了个跟头,若不是白瑶眼疾手快将他抱住,就要跌倒在地上了。

陆恒傻了眼:一个男娃娃,怎么这么柔弱?没听瑶瑶说他身体不好啊!

“他舟车劳顿水土不服,你能不能轻一点!”白瑶怒斥陆恒,回头温柔的将儿子抱在怀中,语气中的心疼几乎都要溢出来。

夕夕紧紧抱着白瑶,几乎舍不得放开。

可就算舍不得放开也要放开,这是林林的妈咪,不是他的妈咪。

他的妈咪,早就已经死了......

“我有点难受,我们在这里歇会儿再走行吗?”夕夕抬起头,苍白的小脸看上去十分可怜。

白瑶自然不会拒绝儿子的任何请求,便将他放在车内歇着,自己和陆恒在车外说着话。

“你真应该给林林找个爸爸,你看孩子性格都多内向了,这就是你育儿方法有问题,”陆恒支支吾吾,末了,大义凌然道,“不然就我和你凑合凑合过得了。”

“别贫嘴!”

白瑶懒得搭理这个花花公子,也没将他说的话放在心上。

她本就出身医药世家,精通医理,六年前诈死瞒过大夫,但中途出了差错,导致大儿子留在了贺家,只得在去殡仪馆的半路给陆恒发了消息来接应,用车祸‘毁尸灭迹’瞒过了贺希霖。

而这次回来,她只有一个目的--接回大儿子!


林林穿着西装,被保安送到了一辆豪华的阿尔法上。

正中央坐着个女人浓妆艳抹,见他进来,眼底流露出一丝厌恶,随即又装作亲昵的迎上来:“夕夕呀,你怎么到处乱跑,不知道你爹地会多担心吗?”

“我爹地关心我,和你有什么关系?”

林林半点面子也不留给傅暖暖,虽说他不知道这女人和夕夕什么关系,但他是一点关切都没感受到,反而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傅暖暖闻言,立刻做出黯然神伤的表情,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梨花带雨的看着身旁的男人。

林林抬眸与那男人对视,面上毫无惧意,小嘴里还嚼着泡泡糖吹了个大泡泡,对着男人上下打量了一番。

“希霖,你要多管管他了,身体不好还跑出乱跑,我也是出于好意关心他,要是下次被人绑架或者发生危险,后悔都来不及!”傅暖暖打心眼里烦透贺夕,这么多年,就是这个孩子横在她和希霖哥之间,不然她早就成了贺家的女主人。

贺希霖将目光从手上的电脑前收回来,落在了林林的脸上,只是一眼,便眸中闪过错愕,而后压下疑惑,冷声道:“道歉!”

林林看着面前的男人,只觉得这人长得和夕夕真的很像,连那浑身清冷的态度都差不多。

“算了,”傅暖暖继续装可怜,“我也不用他道歉,回去禁足一段时间就行了,这也都是为了他好。”

林林跟着白瑶,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这种低段位白莲花他见得多了,当下便一个拥抱,猛的扑到了傅暖暖的身上,佯装道歉的语气道:“我只是想知道爹地是更爱我还是更爱你一些,现在看来,还是爱我多一些,你一个大人,不会和我计较吧?”

“......”

傅暖暖如遭棒喝愣在原地。

要知道,贺夕从出生起就不让她碰,如今虽然是抱了她,可是非但没有一点开心的感觉,还觉得如鲠在喉。

什么叫爱他更多一些?!还让她别计较!这分明就是在贬低自己。

林林趁她还没反应过来,将嘴里的口香糖吹了个大泡泡,而后‘吧嗒’一声,泡泡便破了,黏在了傅暖暖精心打理过的头发上。

“哎呀,我不是故意的,给你擦掉。”小家伙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去揉搓那泡泡糖,将头发裹得更均匀了一些。

傅暖暖被疼得直叫,车内顿时乱作一团。

林林手脚麻利的从她身边钻出来,趁着傅暖暖闹腾,开开车门,一溜烟向着停车场跑去,嘴角上扬,带着胜利者的姿态。

哪知还没到地方,后领便被男人提溜起来。

小家伙瞪大眼睛,看着身后的男人,连忙歪头露出甜甜的笑容:“爹地,我尿急,你要一起去吗?”

贺希霖面容依旧冷峻,只是眸子里似乎闪耀着平日里从未出现过的激动,仿若六年的梦,就要在这一瞬间被捉住般。

他薄唇轻启,幽幽开口:“她,在哪里?”

这绝对不是夕夕!

夕夕体弱冷淡,眼神总是冰冷。

可这孩子,明明穿着夕夕的衣服,也和夕夕长得一样,但笑容透着结婚照上女人的恬静。

他可以确定,这不是夕夕!

那唯一可能的,就是当初白瑶腹中没能出世的另一个孩子。

什么车毁人亡!他不相信!

贺希霖找了整整六年,天南海北,只要是有可能的地方他都找过。

如今,这个孩子就这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林林知道漏了馅儿,以为他口中的是在问夕夕在哪里,无奈的吐吐舌头,“好吧,算你聪明,连小爷的伪装都看穿了,不过......你休想知道他在哪里。”

说着,便一下子从西装里滑了出来,扭头,转身便钻入了熙熙攘攘的人群里。

贺希霖手上紧攥着小西装。

正常的六岁孩子正是充满活力,夕夕自小体弱多病,可这个孩子却健康的很,自然不会就这么轻易被抓住。

林林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甩掉了跟在后面的保镖。还在躲闪时,身后的车门骤然打开,一股力量将他拽到了车内。

“嘘,是我......”夕夕捂着他的嘴,示意他小声,别被车旁的白瑶和陆恒听见。

林林立刻和他将衣服换了回来,外面的保镖封锁住整个停车场,事情看样子是闹大了。

权衡利弊后,夕夕还是决定回去,不然还会拖林林下水。

“抱歉,你爹地太厉害了~”林林表情透着几分无奈,聪明又有钱,能有势力封锁整个机场停车场,他们今天肯定跑不掉。

“我已经很知足了,你妈咪也很厉害。”夕夕露出淡淡的笑容,能有这段经历感受有妈咪疼爱是什么感觉,他已经很知足了。

林林见他准备离开,又想起那个讨人厌聒噪的女人,立刻从口袋中拿出一把泡泡糖,递给夕夕:“那个女人再欺负你,你就当她面嚼泡泡糖,她肯定就离你远远的了!”

夕夕接过糖,从车后溜走,临走前,深深看了眼正在谈笑的白瑶,小拳头紧紧握住,如果有机会......他们一定还会再见面的!

停车场被莫名的禁封又莫名的开启,众人谁也不知发生了什么。

白瑶坐上车,看儿子的脸色已经好了,心也放下了大半,几人启程去往公寓。

林林打开了自己的平板电脑,发现股票已经被操纵的全部盈利,嘴角的笑容刚刚扬起,就见着右下角闪烁着一个跳动的马赛克小人头像,赫然就是刚刚穿着西装夕夕!

有趣!

既然两人已经加上了微信,那以后联系起来,可就方便多了。

车子一路疾驰,停在了医院附属楼的公寓后面。

白瑶这次,是作为儿科专家,被梦夕医院花重金从国外聘请回来。主任亲自出门迎接,恨不得铺上红毯,向全世界宣告他们挖到宝了。

“切,有什么厉害的,不就是个儿科大夫么,还带这个拖油瓶,肯定是个老女人。”

烈日下,众人怨声载道,可等白瑶下车的一瞬间,所有人几乎全都看傻了眼。

这身材傲人,模样美丽的女人?!

就是三年在国际上发表五篇学刊,拿了国际儿科医学奖的最年轻大夫?

说是电影明星也不为过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