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高位格秘书

高位格秘书

苏锦宸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忙的时候我给他带,不忙的时候就一起去外面吃。「印象城那边新开了家意大利餐厅,评分还不错。」苏锦宸点点头,拎起了靠背上的西装。我陪着他下楼。正是午休时间,电梯一层一层停。人潮涌动,我和苏锦宸紧紧贴在了一块儿,我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主角:苏锦宸叶沁   更新:2022-11-15 04:3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锦宸叶沁的其他类型小说《高位格秘书》,由网络作家“苏锦宸”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忙的时候我给他带,不忙的时候就一起去外面吃。「印象城那边新开了家意大利餐厅,评分还不错。」苏锦宸点点头,拎起了靠背上的西装。我陪着他下楼。正是午休时间,电梯一层一层停。人潮涌动,我和苏锦宸紧紧贴在了一块儿,我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高位格秘书》精彩片段

我给苏锦宸当了七年的秘书,最近他订婚了。

那大小姐挽着苏锦宸的胳膊,指着我说:「把她开了,我们就结婚。」

苏锦宸冷冷拂开了她:「这婚别结了。」

我:……

我该怎么解释我真的是个普通秘书。

还打算在筹备婚礼过程中大捞一笔。



这天中午,我路过营销部,听见老马正在讲八卦。

「你们见过老板娘了没有?」

「真公主啊那是。」

「叶秘书漂亮是漂亮,跟这种大小姐一比,就没那个豪门气质。」

我脚步一顿。

你夸老板娘可以,拉踩我干什么?

我一个普通打工人,我怎么有豪门气质?

给我一个亿,我倒是能当场变出豪门气质。

「诶呀,可怜她跟了苏总这么多年,到头来苏总还是打算娶个大小姐。」

「豪门联姻,要讲究门当户对的嘛。」

「别提了,叶秘书也不容易。婚讯一出,我看她啊,都憔悴了十岁!」

……

如果之前我还只是无语,听到这里我满头问号。

——苏锦宸娶老婆,关我什么事?我为什么要憔悴?!

我就算憔悴,也是因为加班。

我快步回到办公室里,喝了瓶胶原蛋白肽压压惊,完了拿着人事档案敲开了苏锦宸的门。

「请进。」男人的声音一如既往地低沉性感。

我推门而入,把下午的会议行程和资料做了汇报,把档案夹递到他眼前。

「这是人事拟定的升职名单。我过了下,营销部业绩不达标,今年不建议升迁。两个季度的营销费用投下去都没有什么水花,把实习生转正就差不多了。」

苏锦宸嗯了一声:「马壬是没做出什么大的公关事件。」

我站在男人身边,目睹修长的手指写下遒劲的签名,微微一笑。

马壬,就是在营销部里八卦的那位。

竟然造谣我和苏锦宸有一腿,还是卑微的地下情人,呵。

我叶沁是这种忍辱负重的虐文女主吗?

笑话,我根本就不在言情文里!

我是职场文里可以截留信息、三言两语左右顶层决策的秘书。

老马,今年就别想升了哈。

有这钱,我还不如给公司姐妹们多发点卫生巾费。


搞定工作,苏锦宸问我:「中午吃什么。」

公司有食堂,苏锦宸不怎么去。

他是老总,跟员工一起挤食堂尴尬。

忙的时候我给他带,不忙的时候就一起去外面吃。

「印象城那边新开了家意大利餐厅,评分还不错。」

苏锦宸点点头,拎起了靠背上的西装。

我陪着他下楼。

正是午休时间,电梯一层一层停。

人潮涌动,我和苏锦宸紧紧贴在了一块儿,我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是我挑的银色山泉。

我转过了脸,微微有些不自在。

能闻到香水的距离,太近了。

到了五层,进来一大波程序员,他们笑闹着往里挤,我被推的一个踉跄,撞进了苏锦宸怀中。

温热的大手护住了我的后脑勺,隔出一片可以喘息的区域,又低又磁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要超重了,等下一批。」

程序员们讪讪地退了出去。

我赶紧推开他。

电梯里鸦雀无声,只有我尴尬地理着头发。

好死不死马壬也在电梯里,眼神暧昧地看着我俩:「苏总,叶秘书,出去吃饭啊?」

「嗯。」苏锦宸平淡地应了声。

电梯里更安静了。

大家脸上不约而同扬起了诡异的微笑。

等一下,事情不是这样,你们听我解释。


我和苏锦宸上的同一所大学。

我喊他学长,一起做过项目。

他成绩好,跟着他能拿国奖。

毕业后进他公司也是这个道理。

我知道学长是个强者,以后上市了我能分点原始股。

我们的关系就是这样简单枯燥。

散发着资本主义的铜臭味。

跟言情文一毛钱关系没有。

餐厅里回荡着悠扬的小提琴旋律,我翻看着菜单,苏锦宸托着腮看我。

一身手工定制黑西装,五官英俊,惹得周边几桌人纷纷侧目。

平心而论,他的脸能代大多数言情小说。

而且还没有大多数言情小说里霸道总裁的傻逼毛病。

比如说好养活。

我点菜他从来也不抱怨,有什么吃什么,也不挑拣。

侍者过来介绍:「今天周四,我们这里有情侣套餐,随餐附赠一道甜点,二位有需要吗?」

我扫了眼:「挺划算。」

套餐里的那道焗龙虾单点都差不多这个价了。

「那就来一份。」苏锦宸点了点桌台。

「好的先生。」侍者从我指尖抽了菜单,然后把一朵玫瑰花插在我眼前的花瓶里。

我突然想起来他订婚了:「苏总,这可不兴点 。」

他撩起眼皮子看了我一眼:「为什么?不是你说的划算吗?我又不是冤大头,给你单点焗龙虾。」

我涨红了脸。

完了,他看出我来蹭吃焗龙虾。


酒足饭饱,苏锦宸去付账。

我正盘算着去哪儿买咖啡,身边笼罩下一道阴影。

——是一身名牌的李沐儿,苏锦宸的未婚妻。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吃得起吗?!」大小姐面容扭曲。

惭愧,确实吃不起。

所以工作日才蹭一下老板的工作餐。

「怎么还是情侣套餐?!」大小姐头皮都炸了,火眼金睛看到那个在付账的男人。「……你!」

不是我!

他点的!

「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李沐儿把玫瑰花都给我扬了。

我怎么解释?

解释我利用职务之便安排老板就餐结果在将近七年时间里带着老板把全城的美食都吃了个遍吗?

我会进局子的。

虽然慌得一批,但我毕竟还是一个见过大风大浪的秘书。

我摆出了职业的笑容:「老板想约您出来吃饭,又怕这地方配不上您的格调,我就陪他先过来踩一下点。」

李沐儿一哽:「是这样?」

我指了指满桌的菜:「不然为什么偏偏是情侣套餐呢?」

李沐儿被我问住了。

她思考了一阵子,剜了我一眼:「哼,算你走运,以后别让我看到你跟我老公一起吃饭,不然别想要你的工作了!」

我打了个寒战。

不要说不跟苏锦宸吃饭。

就算一天只让我吃两顿,我也要保住我的饭碗。


被李沐儿敲打过之后,我感受到了职业危机。

作为女秘书,要跟男老板保持适当的距离。

我自认为我的距离感保持的很好,这么多年对苏锦宸没有半点肖想之心。

我连他的手都没碰过!

不小心碰到都会立刻站直道歉的那种。

但老板娘说我没做到,我必定要适当整改。

中午,我不再陪苏锦宸吃饭。

我每天给他点外卖。

点了一个礼拜,苏锦宸在一次散会后意味深长地跟我说:「我不想再吃外卖了。」

「好的收到。」

接下去的一个礼拜,我把所有的应酬给他安排到中午。

苏锦宸不用吃外卖了。

他每天都在陪老头喝酒。

没两天,他钉钉我了。

苏锦宸:「我不想再跟老头喝酒。」

这不是巧了吗这不是?

李沐儿也在钉钉我。

鬼知道她一个大小姐为什么有钉钉。

我每天一上班就看到她每天变着法钉我,为什么苏锦宸还没有跟她约会?是不是我这个恶毒女配操纵了他的行程?

……原来你们约会也归我管。

好的吧。

我把约会塞到了苏锦宸的今日行程里,地点是上次的意大利餐馆,提前预定情侣套餐,还给他们订了一份红酒。

抄送苏锦宸后。

已读不回良久。

将近下班,苏锦宸才把「约会」披红了返给我。

苏锦宸:?

叶沁:是的晚上您有一个约会。

苏锦宸:上次的馆子?

叶沁:是的时间是六点。

苏锦宸回复我 ok。

晚上下班,在十九楼办公室看着苏锦宸西装革履地坐上宾利,我深藏功与名。

苏锦宸和漂亮小姑娘喝上了酒。

李沐儿和她未婚夫约上了会。

我的工作保住了。

我坐上地铁,想象着苏锦宸和李沐儿在意大利餐厅里衣冠楚楚吃情侣套餐配法国红酒的样子,心里莫名有些气。

啧,这万恶的资本主义。


当天晚上苏锦宸钉钉我了。

苏锦宸:过来加班。

叶沁:啊这不合适的吧老板现在九点了呀。

苏锦宸用实际行动告诉我,劳动法对他不起作用。

——他直接踹了我家的门。

我当初一听跟他租同个小区有补助就义无反顾住他隔壁,真是被猪油蒙了心。

开门之后,苏锦宸就驾轻就熟进了我家,阴恻恻往沙发上一坐:「开个短会。」

我认命地打开电脑。

「最近我的行程安排一塌糊涂。」苏锦宸漂亮的桃花眼中隐含怒火,「主要是就餐方面。」

「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您说。」

苏锦宸冷冷一笑:「你说呢。」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

英俊帅脸上左眼皮跳。

真的火了。

我盖上电脑轻轻跪下:「如果您说的是晚上的约会,是老板娘这几天一直在钉钉上催我……」

「李沐儿为什么会有你的钉钉?」

果然大家的第一反应都是这个。

我也想知道!

苏锦宸平息了一下怒火:「她不是老板娘。你要是再在工作中夹带其他人的私货,那你不用干了。」

我晴天一个霹雳。

我在公司干了整整七年。

从什么都不懂的秘书助理,干到现在的位置,陪着他从空降少主到今天说一不二的话事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他竟然因为他的未婚妻要辞退我。

他不知道李沐儿有多凶啊?

跟只吉娃娃似得从第一面就冲着我乱吠。

如果我被辞退,大龄未婚的我怎么找工作?

我鼻尖一酸,抽了张纸巾。

苏锦宸神色和缓了些:「下不为例。」

他掏出一份打包盒放在桌上,有些疲惫地扬了扬下巴:「吃吧。」

竟然是那家意大利餐厅的焗龙虾。

我咽了口唾沫,摇了摇头:「我最近气色不好,不能吃夜宵。」

苏锦宸的眼神瞬间染上了杀气。

我只好含泪吃下了整份焗龙虾。

资本家叫人加班的花头可真是越来越多了。


第二天晨会结束后,苏锦宸留了我。

「这次婚礼,你统筹操办。」

我愕然。

但他的眼神不像开玩笑。

我尴尬地扯了扯嘴角:「这不好的吧。毕竟这是老板您的私事……」

「婚礼规模不会小,到时候肯定会做公关。」苏锦宸淡然地推了推金丝眼镜,强行把私事变成了公事。

「那新娘那边会不会有意见……」

「钱我出。」苏锦宸漆黑的眸子转向了我,「事你定。」

我还想拒绝,张了张嘴,实在找不出什么说辞。

毕竟秘书这个职位的事权确实很模糊。


生活助理也涵盖在内。

苏锦宸还算不上「我家总裁柔弱不能自理」,但你看,吃个饭都是我拿主意。

他家装修的时候正忙着开新产品线,也是我找设计我监工。

不过结婚这个事情,毕竟不比其他,我心里说不出得堵。

这都什么事儿啊……

我都还没谈过恋爱,我就要给苏锦宸和吉娃娃操办婚礼。

我忙前忙后,吉娃娃穿着纯白婚纱风光大嫁。

人还在传我是跟了苏锦宸七年的地下情人。

要来这一出,我的人设得变得多忍辱负重。

苏锦宸,你是人干的事儿半点都不沾啊!

我满心不乐意,但谁叫我只是个打工的,不情不愿地打开新文档:「大概的时间和预算是多少呢。」

「时间你看着办吧,预算三千万。」

我打字的手顿住了。

怀疑我的耳朵出了问题。

「多少?」

苏锦宸坐在老板椅上,轻巧道:「三千万。」

啊!

啊啊!

啊啊啊啊啊!

我原地窜起来,走了两步,颤抖着拿起茶杯喝了口水掩饰自己激动的心情,再回到沙发上端庄坐下。

三千万!

全权由我负责!

我从来没有经手过这么大的项目!

婚礼这一环接一环,多少名目啊。

这一轮一轮招投标,我能捞多少回扣?!

叶沁,你的好日子在后头!!!

「结,尽快就结,越快越好。」我十指如飞噼里啪啦在电脑前写项目策划,「苏总,我保你风光大婚!」

我是被苏锦宸从办公室里丢出来的。

临走还恶狠狠附赠我一个滚字。

不重要。

他现在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

他是我亲爹。

即使他要娶李沫儿又怎样?!

我叶沁愿意认这个妈,诶。

什么狗血三角,什么修罗场,不存在的,我们三个就是幸福的一家。

正当我在办公室里十指如飞地写婚礼策划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

李沐儿给我打电话了:「你给我出来!」

「诶妈。」

「哈?」

「好的好的正在来的路上。」


李沐儿约我在两个街区外的咖啡馆。

我进去就遭了冷冰冰的眼刀。

大小姐环着手臂,仿佛要将我生吞活剥。

「你好,什么事啊。」我谨小慎微地拉开椅子在她对面坐下。

李沐儿啪地一声把手机扔在桌上:「锦宸哥哥昨天告诉我,他不会跟我结婚,你跟我解释一下, 这是什么意思?!」

整个咖啡馆的人都看着我俩。

我一下子被她问住了。

苏锦宸不跟你结婚,你不该去问他吗?

关我什么事?

我怎么解释?!

她一把扣住我的下巴,把我整个拖到她面前:

「是不是你在他耳边吹耳旁风,啊?!假惺惺给我们安排约会,实际上逼他跟我分手!」

我不是没有脾气的人。

但她的美甲,尺一样得长。

我赶紧安抚她:「没有的事,今早他还跟我说,要花三千万娶你。三千万啊姐,你是我唯一的姐。」

李沐儿懵了。

我赶紧把我的脸摘出来,躲得远远的。

李沐儿回过神来:「真假的?你不会又在骗我吧?」

「怎么会呢。」我把刚写的策划展示给她看。「婚礼都在走流程了,妥妥的,他巴不得早点跟你完婚,我也衷心期待着那一天。」

李沐儿眼中起了警惕:「你们不会想吞了我的嫁妆、贪了我家产业,再把我踢走吧。」

「少看点言情。」我嘱咐。

李沐儿哼了一声,轻蔑地打量我几番,眼里流露出算计:「好啊,既然这样,你陪我去逛逛吧,采购些婚礼用品。」

她起身,包臀连衣裙勾勒出玲珑的曲线,提着铂金包,气势逼人地等着我。

好一出鸿门宴。


李沐儿把我带去了爱马仕。

店员一见她就把她请进了 VIP 室。

她打了个响指:「我要订婚礼珠宝。」

店员捧着产品册,毕恭毕敬地呈给她。

「叶秘书,你坐啊。」李沐儿摘了墨镜,笑里藏刀地拍拍身边的位置。

我心里发虚地坐下。

我们 1688 女孩儿进爱马仕,确实需要勇气。

李沐儿把画册摊在我膝盖上,一页一页翻着点评:「叶秘书觉得哪个好?」

我发自内心地赞美:「都挺好。」

「看仔细点儿。」李沐儿嘲讽道,「毕竟叶秘书你不要说买不起,就连看,都没机会看。」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可以百度。」

李沐儿一哽。

「百度一下,什么都有,包括爱马仕官网。其他热心有钱人还会 po 在抖音小红书跟我们分享。」

李沐儿气急败坏地剜了我一眼。

看我做什么。

不知道现在信息时代,你工人奶奶眼界宽着呢,嗯?

我俩唇枪舌战,店员见缝插针地介绍:「这是今年新出的限量款,钻石很闪。」

我和李沐儿闭上了嘴。

脑袋顶着脑袋,看着图上能从脖子挂到肚脐眼的全套钻石,眼睛放光。

「多少钱?」

「打完折一千零六十八万。」

我眼中的光熄灭了,李沐儿没有。

李沐儿还用一尺长的美甲点了点画册:「有实物吗。」

「只有一个配套的手镯。」

「拿来试试。」

李沐儿戴上了一百多万的手镯,在聚光灯前照着镜子,得意地瞥了我一眼。

我输了。

输得好彻底。

——他妈的那钻石好闪。

我感觉我生命中有一些美好的品德被摧毁了。

在钻石的光芒中,我感受到了我的无力与渺小。

大概是我脸上遗憾、屈辱的神情太过明显,李沐儿越发得意了,随手指了双 blingbling 的高跟鞋:「给我试试这双。」

店员捧着鞋子,要给她跪地穿鞋。

李沐儿往沙发上一倒,翘着二郎腿:「不用。我要她来。」

她挑了挑眉,看向了我,眼中泛着恶毒的光:「——叶秘书?」

你没事吧?!

大小姐你侮辱我会上瘾吗?

你看我像个抖 m?

我打开了电脑,现场写起了 excel 预算表:「放回去吧,这双鞋咱们不买了。」

李沐儿想不到我竟然会拒绝:「你说什么?」

「你花了一千万定项链,我这边预算不够了,鞋子能省就省吧,反正裙子一盖就看不着了。」

李沐儿满脸的问号:「你在说什么???」

我一本真经地忽悠:「三千万不单单是给你花的。婚礼还有酒桌,场地,置景,置装,鲜花,酒水,宾客的往来交通费和住宿,鉴于你们的身份,还有一个大头是公关。所以你看其实费用是很紧的,你这双鞋我批不了。」

李沐儿猛地站了起来:「我买婚鞋为什么要你批?!」

我摊了摊手:「因为婚礼交给我操办了。」

李沐儿气得当场拿起爱马仕要砸我。

「钱从我这儿走!」我大吼一声,「所有的钱从我这儿走!再砸项链都没有!」

李沐儿还有一丝理智尚存,停止了袭击行为。

脸上写满了遗憾、屈辱、愤恨和不甘。

我乐了:「求我啊~」

李沐儿丢下一句「你等着我要告诉锦宸哥哥」,拎着包气急败坏地走了。

我喝着店员递上来的茶汤,试了试她那双鞋,确实挺好看的。

等我哪天从她的婚礼上抠点钱,我也买一双。


人情往来就要送来送去。

别人送苏锦宸的,我要搞清楚能不能收,能收的,按价格归置。

然后要送礼的时候,看对面是什么人、求他办什么事儿,送相应的东西。

我穿着拖鞋在抽屉里翻东西,苏锦宸就倚着门框看着我。

突然两瓶圆滚滚的东西映入了我的眼帘。

「谁送你的这个?」

在一个单身男人的储藏间里翻出黑白绷带,我是真的绷不住。

「忘记了。」苏锦宸手握拳头咳嗽两声,「你拿去吧。最近脸色黑得跟包公似的。」

这狗东西说话没一句爱听的。

就「你拿去」三个字勉强能入耳。

「怎么一直有人送你胭脂水粉啊,我不理解。」我每年都能从他这里翻出什么粉底液、口红、卸妆油、海蓝之谜,他用不上的都归我。

苏锦宸说翻脸就翻脸,脸色一阴,咬牙切齿:「你、觉、得、呢?」

我想了想:「他们是不是想看你女装?」

苏锦宸愕然。

随即冷笑了一声:「叶沁,我真怕有一天忍不住把你给活活掐死。」

随便吧。

死就死吧。

我也活得不痛快。

这一天天的都什么事儿。

就当我俩在储藏室里商量送礼的事儿,门铃响了。

门铃里传来李沫儿柔柔的声音:「锦宸哥哥,我来给你送刚出炉的小蛋糕~」


当天晚上苏锦宸钉钉我了。

苏锦宸:过来加班。

叶沁:啊这不合适的吧老板现在九点了呀。

苏锦宸用实际行动告诉我,劳动法对他不起作用。

——他直接踹了我家的门。

我当初一听跟他租同个小区有补助就义无反顾住他隔壁,真是被猪油蒙了心。

开门之后,苏锦宸就驾轻就熟进了我家,阴恻恻往沙发上一坐:「开个短会。」

我认命地打开电脑。

「最近我的行程安排一塌糊涂。」苏锦宸漂亮的桃花眼中隐含怒火,「主要是就餐方面。」

「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您说。」

苏锦宸冷冷一笑:「你说呢。」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

英俊帅脸上左眼皮跳。

真的火了。

我盖上电脑轻轻跪下:「如果您说的是晚上的约会,是老板娘这几天一直在钉钉上催我……」

「李沐儿为什么会有你的钉钉?」

果然大家的第一反应都是这个。

我也想知道!

苏锦宸平息了一下怒火:「她不是老板娘。你要是再在工作中夹带其他人的私货,那你不用干了。」

我晴天一个霹雳。

我在公司干了整整七年。

从什么都不懂的秘书助理,干到现在的位置,陪着他从空降少主到今天说一不二的话事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他竟然因为他的未婚妻要辞退我。

他不知道李沐儿有多凶啊?

跟只吉娃娃似得从第一面就冲着我乱吠。

如果我被辞退,大龄未婚的我怎么找工作?

我鼻尖一酸,抽了张纸巾。

苏锦宸神色和缓了些:「下不为例。」

他掏出一份打包盒放在桌上,有些疲惫地扬了扬下巴:「吃吧。」

竟然是那家意大利餐厅的焗龙虾。

我咽了口唾沫,摇了摇头:「我最近气色不好,不能吃夜宵。」

苏锦宸的眼神瞬间染上了杀气。

我只好含泪吃下了整份焗龙虾。

资本家叫人加班的花头可真是越来越多了。



第二天晨会结束后,苏锦宸留了我。

「这次婚礼,你统筹操办。」

我愕然。

但他的眼神不像开玩笑。

我尴尬地扯了扯嘴角:「这不好的吧。毕竟这是老板您的私事……」

「婚礼规模不会小,到时候肯定会做公关。」苏锦宸淡然地推了推金丝眼镜,强行把私事变成了公事。

「那新娘那边会不会有意见……」

「钱我出。」苏锦宸漆黑的眸子转向了我,「事你定。」

我还想拒绝,张了张嘴,实在找不出什么说辞。

毕竟秘书这个职位的事权确实很模糊。

生活助理也涵盖在内。

苏锦宸还算不上「我家总裁柔弱不能自理」,但你看,吃个饭都是我拿主意。

他家装修的时候正忙着开新产品线,也是我找设计我监工。

不过结婚这个事情,毕竟不比其他,我心里说不出得堵。

这都什么事儿啊……

我都还没谈过恋爱,我就要给苏锦宸和吉娃娃操办婚礼。

我忙前忙后,吉娃娃穿着纯白婚纱风光大嫁。

人还在传我是跟了苏锦宸七年的地下情人。

要来这一出,我的人设得变得多忍辱负重。

苏锦宸,你是人干的事儿半点都不沾啊!

我满心不乐意,但谁叫我只是个打工的,不情不愿地打开新文档:「大概的时间和预算是多少呢。」

「时间你看着办吧,预算三千万。」

我打字的手顿住了。

怀疑我的耳朵出了问题。

「多少?」

苏锦宸坐在老板椅上,轻巧道:「三千万。」

啊!

啊啊!

啊啊啊啊啊!

我原地窜起来,走了两步,颤抖着拿起茶杯喝了口水掩饰自己激动的心情,再回到沙发上端庄坐下。

三千万!

全权由我负责!

我从来没有经手过这么大的项目!

婚礼这一环接一环,多少名目啊。

这一轮一轮招投标,我能捞多少回扣?!

叶沁,你的好日子在后头!!!

「结,尽快就结,越快越好。」我十指如飞噼里啪啦在电脑前写项目策划,「苏总,我保你风光大婚!」

我是被苏锦宸从办公室里丢出来的。

临走还恶狠狠附赠我一个滚字。



李沐儿约我在两个街区外的咖啡馆。

我进去就遭了冷冰冰的眼刀。

大小姐环着手臂,仿佛要将我生吞活剥。

「你好,什么事啊。」我谨小慎微地拉开椅子在她对面坐下。

李沐儿啪地一声把手机扔在桌上:「锦宸哥哥昨天告诉我,他不会跟我结婚,你跟我解释一下, 这是什么意思?!」

整个咖啡馆的人都看着我俩。

我一下子被她问住了。

苏锦宸不跟你结婚,你不该去问他吗?

关我什么事?

我怎么解释?!

她一把扣住我的下巴,把我整个拖到她面前:

「是不是你在他耳边吹耳旁风,啊?!假惺惺给我们安排约会,实际上逼他跟我分手!」

我不是没有脾气的人。

但她的美甲,尺一样得长。

我赶紧安抚她:「没有的事,今早他还跟我说,要花三千万娶你。三千万啊姐,你是我唯一的姐。」

李沐儿懵了。

我赶紧把我的脸摘出来,躲得远远的。

李沐儿回过神来:「真假的?你不会又在骗我吧?」

「怎么会呢。」我把刚写的策划展示给她看。「婚礼都在走流程了,妥妥的,他巴不得早点跟你完婚,我也衷心期待着那一天。」

李沐儿眼中起了警惕:「你们不会想吞了我的嫁妆、贪了我家产业,再把我踢走吧。」

「少看点言情。」我嘱咐。

李沐儿哼了一声,轻蔑地打量我几番,眼里流露出算计:「好啊,既然这样,你陪我去逛逛吧,采购些婚礼用品。」

她起身,包臀连衣裙勾勒出玲珑的曲线,提着铂金包,气势逼人地等着我。

好一出鸿门宴。


李沐儿把我带去了爱马仕。

店员一见她就把她请进了 VIP 室。

她打了个响指:「我要订婚礼珠宝。」

店员捧着产品册,毕恭毕敬地呈给她。

「叶秘书,你坐啊。」李沐儿摘了墨镜,笑里藏刀地拍拍身边的位置。

我心里发虚地坐下。

我们 1688 女孩儿进爱马仕,确实需要勇气。

李沐儿把画册摊在我膝盖上,一页一页翻着点评:「叶秘书觉得哪个好?」

我发自内心地赞美:「都挺好。」

「看仔细点儿。」李沐儿嘲讽道,「毕竟叶秘书你不要说买不起,就连看,都没机会看。」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可以百度。」

李沐儿一哽。

「百度一下,什么都有,包括爱马仕官网。其他热心有钱人还会 po 在抖音小红书跟我们分享。」



「百度一下,什么都有,包括爱马仕官网。其他热心有钱人还会 po 在抖音小红书跟我们分享。」

李沐儿气急败坏地剜了我一眼。

看我做什么。

不知道现在信息时代,你工人奶奶眼界宽着呢,嗯?

我俩唇枪舌战,店员见缝插针地介绍:「这是今年新出的限量款,钻石很闪。」

我和李沐儿闭上了嘴。

脑袋顶着脑袋,看着图上能从脖子挂到肚脐眼的全套钻石,眼睛放光。

「多少钱?」

「打完折一千零六十八万。」

我眼中的光熄灭了,李沐儿没有。

李沐儿还用一尺长的美甲点了点画册:「有实物吗。」

「只有一个配套的手镯。」

「拿来试试。」

李沐儿戴上了一百多万的手镯,在聚光灯前照着镜子,得意地瞥了我一眼。

我输了。

输得好彻底。

——他妈的那钻石好闪。

我感觉我生命中有一些美好的品德被摧毁了。

在钻石的光芒中,我感受到了我的无力与渺小。

大概是我脸上遗憾、屈辱的神情太过明显,李沐儿越发得意了,随手指了双 blingbling 的高跟鞋:「给我试试这双。」

店员捧着鞋子,要给她跪地穿鞋。

李沐儿往沙发上一倒,翘着二郎腿:「不用。我要她来。」

她挑了挑眉,看向了我,眼中泛着恶毒的光:「——叶秘书?」

你没事吧?!

大小姐你侮辱我会上瘾吗?

你看我像个抖 m?

我打开了电脑,现场写起了 excel 预算表:「放回去吧,这双鞋咱们不买了。」

李沐儿想不到我竟然会拒绝:「你说什么?」

「你花了一千万定项链,我这边预算不够了,鞋子能省就省吧,反正裙子一盖就看不着了。」

李沐儿满脸的问号:「你在说什么???」

我一本真经地忽悠:「三千万不单单是给你花的。婚礼还有酒桌,场地,置景,置装,鲜花,酒水,宾客的往来交通费和住宿,鉴于你们的身份,还有一个大头是公关。所以你看其实费用是很紧的,你这双鞋我批不了。」

李沐儿猛地站了起来:「我买婚鞋为什么要你批?!」

我摊了摊手:「因为婚礼交给我操办了。」

李沐儿气得当场拿起爱马仕要砸我。

「钱从我这儿走!」我大吼一声,「所有的钱从我这儿走!再砸项链都没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