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离婚吧骆修

离婚吧骆修

浅线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顾念曾天真的以为是她的真情付出暖化了骆修那颗冰冷的心,所以他才会娶她为妻,却不想这场婚姻成为了囚禁她的枷锁。男人为了心中恨意,不惜婚姻为名将她捆绑,让她为所犯的错付出应有的代价。顾念拼了命的解释,她从未伤害过夏雪儿,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的骆修怎样都不肯信她……

主角:顾念,骆修,夏雪儿   更新:2022-07-16 01:1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念,骆修,夏雪儿 的女频言情小说《离婚吧骆修》,由网络作家“浅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念曾天真的以为是她的真情付出暖化了骆修那颗冰冷的心,所以他才会娶她为妻,却不想这场婚姻成为了囚禁她的枷锁。男人为了心中恨意,不惜婚姻为名将她捆绑,让她为所犯的错付出应有的代价。顾念拼了命的解释,她从未伤害过夏雪儿,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的骆修怎样都不肯信她……

《离婚吧骆修》精彩片段

“离婚吧!”

男人的声音在我上方响起,低沉好听却带着一丝冷酷。

我耳朵嗡地一响,除了呼吸声便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阳光透过窗在我身上留下了痕迹,而我却感觉自己像处于寒雪烈风中一般,只觉得冷。

我眼睁睁看着他将离婚协议书随意的丢在面前的茶几上。

仿佛那是什么垃圾一般。

骆修,我的丈夫,是说过要与我相守一生的男人啊!

我的心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捏住,再缓缓收紧,窒息般的感觉让我透不过气来。

“为什么……你还在介意那件事吗?”

骆修嘴角一挑,没有说话,望向我的那双眼眸充满了戏谑。

一时间,诺大的房子里静到能清晰的感受到每一道的呼吸声。

厨房里被烧开的水似乎已经溢出将煤气熄灭,一股难闻的味道逐渐扑鼻而来。

骆修皱了皱眉,像是也闻到了这个味道,想要说些什么。

我突然被惊醒,慌忙的用手胡乱抹了一下脸,跟跄的从椅子上站起来。

“水烧开了,水烧开了,我去看看!”

不等他回答,我便逃窜般的躲进了厨房里。

关好煤气我仿佛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一般,只能倚着墙支撑身体,才没有直接瘫坐在地。

墙体的冰凉透过衣服从后边传入我的心脏,仿佛要把我的心穿插成碎片。

手在惊慌中被滚烫的壶体灼伤,皮肤已经被烫的脱了一块皮。

但此时我已经顾不上伤口,甚至痛意都已经被忽略。

我的脑海中只有那一句离婚吧……

滚烫的泪水肆意的从我的眼角滑落,又滴落到了地上。

那溢出来的水浇灭的仿佛不是火,而是我小心翼翼维护的爱情。

骆修不耐烦的声音传了进来。

“还没弄好!你到底有什么用!”

听到他的话我赶忙的擦了擦,却不想伤口碰到了泪水一阵钻心的痛意袭来。

我不禁痛呼了一声。

可我不敢耽误片刻,小跑着出了厨房来到他的面前。

我装作不经意的把手背到了身后,这么面对面的站在他面前。

因为疼痛的缘故,背在身后的双手不受控制的颤抖。

“不、我不想,我不离婚……”我轻声说到,言语中充满了哀求与卑微。

可对面的男人却因为这句话笑了,笑得讽刺,笑得刺眼。

“你有什么资格不离婚,顾念,你扪心自问,现在的一切是你应有的吗?!”

骆修面色阴沉的像能滴出水一般,声音中带着狠意。

他抬手捏住我的下巴,怒极反笑。

我本能的捉住他的手,可下一秒,便被他甩到了地上。

伤口破了,在地上画出了一道血迹。

望着地上的那抹血痕,骆修难得的愣了一下。

我看到他的反应,心中一喜,顾不得疼痛,以为他还是关心我的。

却没成想,他却不耐烦的看了我一眼便开口:“这么点事都做不好,没用!”

骆修蹲下捏着我的下巴,眼中是化不开的冰霜。

我没由来的心中一颤,瞳孔骤然一缩。

他死死盯着我的眼,一个个冰冷的字从他的唇边溢出。

“今天这婚你离就离,不离也得离!”

痛意好像从骨子里出来,身体痛,心也痛。

我以为他当初娶我是因我们互相爱慕,水到渠成。

却不成想,原来他娶我只是为了报复我,只因我当初没能及时就救下他心爱的女人!

我是多么可笑!

忍着痛意,我艰难的开口道:“当初是我没能及时救下夏千歌,是我的错。但是你对我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吗?!”

“感情?!你配谈感情吗?!”

骆修看着我狼狈的样子,笑的讽刺。

他的一字一句像刀一样将我割的遍体鳞伤。

明明知道结果,却还是妄想能有不一样的答案。

眼前的人逐渐变得模糊,突然我被甩开了,恍惚间看见他嫌恶的甩了甩手。

原来是我的眼泪滑倒了他的手上。

他真的这么恨我么……

恨到不愿让我的泪水沾染他的手。

恨到不惜用自己的婚姻来报复我。

 


三年了。

我和骆修结婚三年了。

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而他,竟要在今天与我离婚。

望着那面色阴沉的脸,我不觉间陷入了回忆。

当初我对骆修一见倾心,便主动搭话。

就这样,我们相识相知,在交往几个月后我们便结了婚。

可领证后骆修仿佛变了一个人,在我的追问下,才将娶我的理由告诉我。

我才明白,原来夏千歌是他的初恋,也是他心爱的女人。

本来应该与骆修结婚的人是她,可因为我的袖手旁观,让原本美好的一切变成了泡影。

三年前的那天晚上,我照常下班却在离家不远处的拐角巷子中看到一个被人欺负女孩子女孩凄厉的叫喊是让我心中一紧。

我当时觉得一定要救这个女孩子,但不能就这样过去,以免救不了人还把自己搭上了。

我便往前多走了几步,确定报了警后便转身回去帮帮女孩子,拖延时间,确保警察有足够的时间过来保护我们的人身安全。

然而当我回到那个地方才发现,他们已经不见了……

我也没能救下那个女孩子……

最后导致她被救后却抑郁自杀……

所以,骆修恨我。

他娶我,只是要看我内疚看我痛苦而已!

他的目光让我感觉全身像是被烈火灼烧一般,却动弹不得。

骆修随意的往旁边的沙发上一坐,手指轻磨着手腕上的手表。

他的手指细长瓷白,十分具有美感。可只有我体验过才知道那双手的力量是多么强劲,仿佛能把我的骨头捏碎一般。

骆修像是在思虑什么一般,眼神既勾人又薄凉。

这几年我一直都知道骆修对我没有什么感情,当年两人结婚也只是为了有机会报复我。

我爱他,也想弥补他,因此也坦然接受他的一切安排。

我能做的,便是乖乖做好妻子的本分——

照顾好他的饮食起居,迎合好他的需求。

这段婚姻,我经营得如履薄冰,却又甘之若饴……

我以为时光可以让我抚平他的伤疤,将他的心捂热。

然而,最终还是逃不过离婚的命运吗……

我双脚发颤的从地上起身,慢慢的走到他的面前坐下。

看着面前男人熟悉的轮廓,泪水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惹得男人眉头一皱。

这短短几步,仿佛花光了我所有的力气。

骆修从口袋里拿出了烟,又抽出一根点上后深吸了一口。他吐出一口烟圈,白色烟雾挡住了他眉眼中的情绪。

冰凉的嗓音宛如从地狱传来:“被人玩脏了的女人,你觉得还有资格留在我身边吗。”

烟雾中他的面容模糊,犹如虚幻,但我却仿佛看见了魔鬼一般!

那一刻,我犹如被惊雷击中一般,心口一阵钝痛。

我的手紧紧攥着衣角,止不住颤抖。

瞳孔骤然一缩,我仿佛又置身于那场噩梦之中。

三个月前。

因临时加班我错过了回家的末班车,本想试探性的问问骆修能不能来接一下,但不出所料被拒绝了。

对面传来的声音寡淡而冰冷:“自己解决。”

心酸无比却也无可奈何。

后来实在打不到车便走了回去,没成想却在半路被人拖进巷子中,如同当年的夏千歌一般。

即使我不愿想起,但还是无法抹除那令我感到羞耻的经历。

眼前一阵白光闪过,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空一般,我再也支撑不住的往后瘫倒,绝望的闭上了眼。

许久,我睁开眼,呆滞的望着天花板。

骆修可能没想到我的反应这么大,掐着烟的手难得一顿。

良久,我用未受伤的手覆住双眼,强忍着行中的酸痛与绝望,下定决心一般,艰难的开口道:”好……我同意离婚……”

听了我的话,骆修却是难得的一愣,仿佛因为在他的认知中,我不是一个这么容易就放弃的人,以为我还会挣扎一番。

不知为何,我答应之后,骆修盯着手中的香烟,脸上却闪过一丝莫名的烦躁。

“但至少不要在今天好不好……”我抹了一下泪,涩然又卑微的开口。

骆修神色一松,仿佛觉得这才是我的风格。

可能是善心发现,他竟然没有一口回绝。

“顾念,结婚三年你应该了解我,不该想、不该做的你心里清楚,我没有那么多的耐心,别让我久等。”

对面传来骆修薄凉清冷的声音。

等我回过神,他已经起身离开,徒留一个清冷背影给我。

几分钟后,外面传来汽车启动的声音,我再也绷不住,缩在沙发上绝望的大哭起来。

就像一个被遗弃的布偶一般。

 


医院妇科。

“骆修就是个混蛋!竟然在结婚纪念日与你离婚!顾念你出息了是吧!过了这么多天才告诉我,要不是我主动联系你你是不是就不打算告诉我,自己悄悄来医院了!”

叶小晚越想越气,恨不得把顾念敲醒,骆修那狗男人除了长得好看还有什么好的!

“真不知道你看上他什么了!”

我望着小晚明艳却因愤怒而有些扭曲的脸,不禁又是一阵苦涩,我只能扯开嘴角给她一个惨然的笑容。

那天过后我的精神便一直很糟糕,在床上躺了好几天才缓过神来。

最近更是任何事物都吃不下去,经常反胃,小腹时不时隐隐作痛。

我与叶小晚一起在孤儿院长大,两人情同姐妹,更是对方的知心闺蜜,听到我不舒服硬是拉着我过来检查。

消毒水的味道在我鼻腔中蔓延开来。

一阵头晕目眩,我差点不慎跌倒,幸好被小晚眼疾手快的扶住。

她坚决不让我排下去,硬是把我按坐在侯诊等待的长椅上,自己过去排队。

我嘲笑小晚太大题小作,却只得到她的白眼一枚。

在这万难的境地里,幸好还有她在旁支持。

想到这里,眼睛又忍不住湿润起来,我赶紧低下头。

正想的入神的时候,一双镶钻的黑色高跟鞋映入眼中。

我不禁抬头看向鞋子的主人。

这一看,却让我呼吸一窒。

眼前光鲜靓丽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夏千歌的亲妹妹夏雪儿。

我此生最不想见的人之一。

我呆呆的望着她的脸,一时忘了反应。

夏雪儿与她的姐姐长得很像,也难怪骆修那么看重她,甚至不惜败坏名声的与她传出绯闻。

可能是想把欠她姐姐的都弥补在她的身上吧。

想到这,我不禁自嘲一笑。

然而夏雪儿似乎以为我在嘲笑她,挑衅她。

一瞬间面目狰狞。

她红唇轻启口气不善又略带嘲讽的开口:“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你来妇科做什么?难道怀孕了?”

似乎想到什么,上下打量着我,伸出手指轻卷一缕发丝,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就你这样的,又出了那样的事,骆哥哥相比也不会碰你。该不会是染什么病吧?!”

说完便夏雪儿便掩嘴轻笑了起来。

她的话如同针一般扎入我的心中。

我蹭的一下站起来,眼睛血红的直直盯着她,夏雪儿被看得有些瑟缩。

我无力反驳,她说的是事实,骆修很少碰我,在出了那件事之后,他就更没有怎么碰过我。

可事实才是最伤人的啊……

看我不说话,她气焰上涨,挑衅般的开口:“听说你要离婚了?恭喜啊,像你这样的女人根本配不上骆哥哥。等他和你离婚后,我便能和骆哥哥结婚了,到时候,一定要来喝喜酒啊……”

望着她那仿佛胜利者般的笑容,我眼前一黑,跌坐到了长椅上。

无力感,只有深深的无力感。

小晚注意到这边情况不对,一下子冲过来把夏雪儿到一边,挡在了我的面前。

“夏雪儿你对顾念做什么?!我警告你滚远点!看你不爽!”

小晚的脾气我是十分清楚的,为了不让她俩产生冲突,我强撑着拉着小晚的手臂站了起来。

不漏痕迹的微微挡在小晚面前,我淡淡的向夏雪儿说道:“我来这里做什么不重要,倒是你,好好的来医院做什么?”

见我没有被她的话影响到,却被我反问,夏雪儿愣了几秒,却看着我不说话了,眼中别有深意。

我感觉不对,正想继续询问,却被她哦的一声“骆哥哥”打断了。

我清楚的感受到自己背部僵直。

骆修直径越过我从我身旁走过,站到了夏雪儿身边。

我的心里一片酸涩,我们已经好久没见了,但他却选择直接忽视我向别的女人走去。

我已干的眼眶再一次湿润起来。

“骆哥哥你下来啦,刚刚看到这边有个人很像顾念姐姐,我就过来了,没想到真的是她。”

夏雪儿撒娇般的说完便踩着高跟鞋走到了骆修的身后。

在骆修看不到的角度盯着我看,红唇勾起一抹晦暗不明的弧度。

从我的角度看,他们更像是一对夫妻……

身侧的手不自觉的攥紧在攥紧,直到指甲陷入皮肉里。

骆修终于皱着眉转头看向我,带着不耐烦开口:“你来医院做什么,哪里不舒服?”

一句简单的话,却差点让我落下泪来,他还知道关心我……

叶小晚忍不住了,看着眼前的景象,气急败坏的向骆修吼道:“姓骆的,顾念喜欢你,忍着你,我叶小晚可不管你。顾念好好的一个人放在你身边却成了什么样子?!你凭什么这么对她?!”

我心里一突,心想坏了。

果然下一秒骆修便冷冷的朝叶小晚开口:“你说我凭什么?!这是我和她的事。”

“还有你,少跟她来往。”

我看形势不对,连忙伸手扯了扯小晚,让小晚别说了,并向骆修投去乞求的目光。

骆修冷冷的看了我一眼,眼睛里却仿佛带着什么深意。

只可惜我那时并不知道那深意是什么。

再后来,明白后,便是痛彻心扉。

骆修最重仿佛答应我的请求一般,什么都没说转身便带着夏雪儿离开。

我望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心就像被撕扯开了,泛着疼,又无法愈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