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和影帝成了国民CP

和影帝成了国民CP

酱油玄珠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风岚初跟江安之结婚之后才发现,对方居然是大名鼎鼎的影帝,不仅如此,他的前女友还前赴后继不放弃,继续打扰他们的生活。父母包办的婚姻,风岚初只能慢慢苟着,实在苟不下去了,她坚决跟江安之离了婚。离婚后,她开始上综艺,谁成想,自己居然跟前夫成了国民cp。江影帝对自己的妻子不了解,三年后赫然发现,那位前妻身份不简单……

主角:风岚初,江安之   更新:2022-07-16 01: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风岚初,江安之 的女频言情小说《和影帝成了国民CP》,由网络作家“酱油玄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风岚初跟江安之结婚之后才发现,对方居然是大名鼎鼎的影帝,不仅如此,他的前女友还前赴后继不放弃,继续打扰他们的生活。父母包办的婚姻,风岚初只能慢慢苟着,实在苟不下去了,她坚决跟江安之离了婚。离婚后,她开始上综艺,谁成想,自己居然跟前夫成了国民cp。江影帝对自己的妻子不了解,三年后赫然发现,那位前妻身份不简单……

《和影帝成了国民CP》精彩片段

第77届万花奖颁奖盛典在夜海举行,今晚的夜海星光璀璨众星云集:华夏知名导演、国内一线明星皆汇聚于此,为自家明星而来的粉丝应援声势浩大,电视媒体、网络媒体全体出击直播,今夜注定是属于娱乐圈的,全国民众都在关注这次盛典。

无人机从夜海上空俯瞰颁奖会现场,只见人头攒动,粉丝灯牌灿若星河,一辆辆保姆车驶进红毯,明星们款款下车走上红毯,对着媒体的长枪短炮面如桃李、笑靥盎然。

风岚初腆着大肚子在客厅来回走动锻炼,看着数九寒冬里,光着膀子还能淡定从容微笑的女明星,不由得肃然起敬。

即使怀孕,风岚初也保持每天锻炼身体,接近预产期肚子越来越大后,就从小区慢跑换成客厅慢走。

为了打发时间她会开电视看看动物世界什么的,没想到今夜的频道,被万花奖颁奖礼霸屏,风岚初也懒得调台,对颁奖礼评头品足起来。

这谁裙子真美,只是一看就觉得冷得很。

那谁头发被吹乱了,优雅撩头发的样子真养眼。

那个小鲜肉肩宽腿长,五官真是精致。

啧啧,现在的娱乐圈,还真是一个也不认识……

镜头在红毯区来回游移,突然毫无征兆地切换到保姆车那边,主持人的介绍紧随而来:

“接下来入场的是影帝江安之,江安之以电影《红梅开开》入围第77届万花奖最佳男主角提名,如果今晚拿奖,那就是第五次封帝。”

风岚初忽略长长的介绍,只听到一个重点——哟呵,这个人跟她老公同名呢。

电视里传出一大片粉丝的欢呼声,紧接着一双噌亮的皮鞋从保姆车下来,导播非常懂粉丝的心,镜头慢慢从下往上扫,大长腿、窄腰、宽肩完美的黄金倒三角比例,吊足了观众的胃口,当镜头对焦到脸的时候。

风岚初的心咯噔一声,懵逼了。

这……卧槽!

俩人不但名字像,模样也有七八分像。

只是她老公更温和无害,镜头里的这人,眼神更犀利冰冷罢了。

江安之慢慢走向红毯,在镜头中抿嘴微笑,浅浅的笑容化开了眉眼的凌厉,气质顿时变得柔和。

风岚初被吓了一跳,紧接着肚子一抽痛感袭来,她低头一看,羊水破了,脚边湿了一地。

“……”风岚初:“妈!”

救命!她要生了!

再然后是婆婆从楼上下来,手忙脚乱地围着风岚初打电话。

不久救护车的声音在家门口响起,然后她像烤猪一样被抬上担架,推进产房……

医生检查后说

“羊水破了,但宫口才开了一指,可以再等等。”

于是又从产房移到待产室,一阵兵荒马乱的移动之后,风岚初暂时在待产室安顿下来。

VIP待产室是单人间,为了让她转移注意力,护士贴心地开了电视,画面上又是颁奖盛典。

这时正好进行到万花奖最佳男主角颁奖时刻,当颁奖嘉宾念出江安之的名字,所有人都沸腾了。

呜……她不想看!谁可以把电视关掉。

阵痛越来越强烈,在身体和精神双重刺激下,风岚初恍恍惚惚看见了十一个月前,两人初见的那会儿。

……


“岚初你好,我是安之的妈妈,你可以叫我陈阿姨。”

“阿姨好。”风岚初乖巧问好。

江妈面容姣好,形象端庄,举止温婉,一看就是受过上层教育的人;江爸五官俊朗,眉宇透着浓浓的儒雅,显然也是高知识份子,再加上两人衣着考究,举止谈吐大方明显出身殷实家庭。

难怪梁女士夺命连环call把她从非洲弄回来,这相亲对象的条件,摆在公园相亲角,绝对是扛把子无疑。

风岚初做作地微笑,眼睛偷偷瞟向对面,这一眼却让她意外

虽然她不是颜狗,也不得不夸一句,眼前这男人端的是好颜色!

朗目星眸,五官出尘,他的眸像淬了星光的墨池,薄唇微抿浮现一丝浅淡有礼的微笑,男朋友独家宠溺既视感。

他的外表如同撕漫男般精致,骨子里、灵魂里又透出温润气度,这……凭颜值已经吊打她之前的相亲对象一万遍。

……好像,是她高攀不起的对象啊,风岚初犯嘀咕。

双方家长看到这俩小孩互相对视,只觉得有戏。

江妈:“听说岚初是怀香大学的教授,年纪轻轻太难得了。”

风妈:“惭愧惭愧,我们岚初跟您家安之比可差太远了,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就是课业不忙,有足够的时间兼顾家庭和孩子罢了。”

江妈:“这样才好,安之就是太忙了,顾不到家。”

风妈:“那他们俩正好互补。”

风岚初惊愕地望着老妈,这……确定不是骗婚?

她一个常年泡在非洲大草原的人,哪来的时间照顾家庭和孩子?

江妈:“我们家这个虽然是闷嘴葫芦但心地善良而且很有才气还特能赚钱。”

风妈:“男人不善言辞是正常的。你看他多帅气,跟那个大明星长得多像,叫啥来着,好像名字也叫得一样呢。”

风岚初闻言再度打量江安之,是有点眼熟。

江妈闻言眼神闪烁了一下,尬笑:“呵呵呵我看就这么定了,咱俩家赶紧挑个日子把喜事儿给办了吧。”

风妈:“我看行。”

没话语权的两位老爸互相看一眼,颇有些心心相惜地拿起酒杯小酌寒暄。

风岚初惊愕地望着两位老妈,这速度是不是太快了?正常流程不该先加个微信互相了解一下?

明白老爸帮不上忙,她连忙转头望江安之,想从他那儿寻求同盟。

谁知江安之敏锐地捕捉到风岚初的目光后,只是再度扬起浅浅的微笑。

笑,是什么意思?风岚初懵了。

忽然对面的帅哥有了动作,修长的手将一手机推到她的面前,那白皙的指尖让她自惭形秽。

“可以加你微信吗?”低沉好听的声音从对面传来。

也不知是不是被这好听的声音古惑,风岚初不自觉地拿出手机按照对方的指示去做,直至瞟到自己碍眼的小黑爪子才回神,和人家水葱似的手指相比,自己这是什么乌鸡爪子,好想流泪。

但江安之只是坦荡荡地注视她,并未注意到她的黑爪,或者说并不在意。

风岚初连忙把乱七八糟的心思收起来认真扫码。

对方微信名“江海寄余生”,头像是一个张狂的草书“静”,这老掉牙的名字和头像,怎么这么像临时注册的号……

风岚初古怪地瞄了对方一眼,只见他正操作手机备注她的名字,不似有恙。

风岚初暗搓搓点开江海寄余生的朋友圈,一片空白。

是将她屏蔽了?

还是她猜对了,这是临时注册的号?

这个人……

风岚初好像明白,为什么对方条件这么好,却还能轮得到她的原因。

想必要么有病,要么也是被逼的。

看这操作,差强应付不能再多了。


愉快的晚餐时间结束,在双方父母盛情安排中,江安之负责将风岚初送回家。

明明,可以各回各家的。

风岚初无语地腹诽,但求生欲让她说不出口。

这边,江安之已经站起来,个子比她想象的还要高,约莫185。

而且重点是,江安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戴上口罩,扣好鸭舌帽,整张脸藏得严严实实,一副大明星出行的架势。

风岚初震惊地望着他,正常人应该不会这样做吧?

余光偷偷瞄一眼自家爸妈,只见他们也面露古怪。

江妈看出众人的疑虑,连忙打圆场:

“呵呵呵,安之有点呼吸上的毛病所以得特别注意,放心不是什么大问题。”

江妈这么一说,梁女士心头的疑惑瞬间烟消云散

“那还真是要注意些,怀乡的空气质量确实越来越差。”

“是是是,咱别耽搁了,走呗。”

“好好,小初快跟上啊。”

江家开来的是一辆低调的豪车,江爸招呼风爸风妈上车,把风岚初家的长城留给江安之。

怀乡虽不如夜海白昼等一线城市发达,但城市规划得好有小新加坡的美称。

普通的长城SUV行驶在繁花似锦的公路,后头还有豪车护航,本来挺浪漫的,但,当后车坐的不是保镖而是双方的父母,这就浪漫不起来了。

如果这次的相亲对象也跟之前一样,家室长相都过得去,她闭闭眼就嫁了,可江安之明显家室优渥,长相过帅,怎么看怎么不安于室,还是把这天菜让给其他姑娘吧。

风岚初心里暗暗打起拒绝的腹稿。

“风小姐对今晚的事怎么看?”

江安之漫不经心地开口,声音低沉还有一点酥哑,很是好听。

呃?风岚初心虚地眉眼闪烁

“就……挺好的。”

“挺好的?”江安之稍稍侧眸看了她一眼。

“嗯呐。”风岚初违心地点头。

江安之闻言不知怎的,深沉的眸子逐渐染上笑意:“我很欣赏风小姐。”

诶?

尽管江安之只剩一双眼睛露在外头,但不知怎的,风岚初的心不受控制地悸动了。

她终于体会到一切原则唯帅可破的意思。

刚刚决定把他踢出局,但听了一句夸赞,她竟虚荣地飘了……

“坦白说,我没有结婚的打算。但……总之我是很认真的,也希望风小姐能给我机会,一起试试。”

江安之说完还朝风岚初递来一个坚定而温和的眼神。

风岚初也不知当下是什么情况,像被蛊惑了也像一拍即合,毕竟她也是被赶鸭子上架,两人强强联手也没什么不好,于是懵懵懂懂地跟着点头。

再然后订婚、闪婚、怀孕、生娃,一连串事情就如投掷了加速帧一样,一桩桩一件件快速闪过。

……

产房里,风岚初陷入回忆不可自拔,恨不得能穿回十个月前,把傻傻点头的自己给掐死。

直至婆婆将鸡汤端到她的面前

“乖媳妇儿,吃点东西,等会儿好发力。”

鸡汤的浓香伴随肚子的阵痛,终于让风岚初回神,眼下就是捧龙肉到她面前,那也吃不下。

她泪眼婆娑地摇摇手拒绝了江妈的投喂

“妈,现在开几指了,可以生了吗?”

医生让她等到宫口开到四指再进去,可肚子真的太踏马疼了,为了转移注意力,已经把自己的闪婚历程想了一遍又一遍,越想越郁卒。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