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第七个电话许清

第七个电话许清

路河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紧接着,我听到手机里传来了路河急促的呼吸声。「小诺,你那边是几点?」我再次扭头,确认躺在我身边的,确实是路河。我虽然心里震惊的一批,但还是老实回答:「十点。」路河很明显的喘了一口气,「还有时间,小诺,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惊讶,但接下来我说的话,你一定要听好了。」「我这里的时间是一周后,我刚好参加完你的葬礼。你会在凌晨两点死去,也就是四个小时之后,死因是....」

主角:路河许清小诺   更新:2022-11-15 07: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路河许清小诺的其他类型小说《第七个电话许清》,由网络作家“路河”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紧接着,我听到手机里传来了路河急促的呼吸声。「小诺,你那边是几点?」我再次扭头,确认躺在我身边的,确实是路河。我虽然心里震惊的一批,但还是老实回答:「十点。」路河很明显的喘了一口气,「还有时间,小诺,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惊讶,但接下来我说的话,你一定要听好了。」「我这里的时间是一周后,我刚好参加完你的葬礼。你会在凌晨两点死去,也就是四个小时之后,死因是....」

《第七个电话许清》精彩片段

我扭头看向了一旁发出均匀呼吸声的路河。

他闭着眼睛,正在熟睡。

他的手机,也安静的放在床头柜上充电。

可手机里传来的声音,的确是路河的声音。

就连来电显示,也是路河的号码。

「小诺?」

他的声音听起来,激动又震惊,还带着一丝哽咽。

我下意识的应了一声。

紧接着,我听到手机里传来了路河急促的呼吸声。

「小诺,你那边是几点?」

我再次扭头,确认躺在我身边的,确实是路河。

我虽然心里震惊的一批,但还是老实回答:「十点。」

路河很明显的喘了一口气,「还有时间,小诺,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惊讶,但接下来我说的话,你一定要听好了。」

「我这里的时间是一周后,我刚好参加完你的葬礼。你会在凌晨两点死去,也就是四个小时之后,死因是....」

路河的语气停顿了一下。

这实在太离谱了。

我开始认为这是一个恶作剧电话。

或许有人录下了路河的声音,又用 AI 提取伪造了一段。

但当我拿起路河的手机的时候,一股寒意从我尾椎骨升起。

路河的手机上显示:正在通话中。

而通话的对象,是我。

这的确是一个来自未来的电话。

我很快冷静了下来。

「你的死因,是高空坠落。」

「警察调查的结果,是你失足从三楼摔下,因为你是头着地的,所以直接造成了你的死。但是,我不相信你是失足死的。」

「现在的我恐怕已经睡着了吧?小诺,请你马上把我叫醒,并且让我保持清醒不要睡着,因为我迷迷糊糊听到了你和许清的争吵声,然后就是你从楼上坠落发出的巨响。」

「我怀疑,是许清杀死了你,这一次,我绝对要保护好你。」

许清是我的闺蜜。

今天早晨,我,路河,以及许清来到了这幢位于深山上的别墅。

这幢别墅是路河父母出国前购置的,他们很少回国,钥匙一直放在路河这里。

我们三人经常会来别墅里露天烧烤。

本来我们预计在傍晚下山,但不料突然遇到暴雨,山体发生滑坡,只能在别墅上过一夜。

巨大的信息量让我一时之间难以接受。

我还想询问路河,电话却突兀的挂断了。

我看到手机上,显示出了一行字。

通话次数:5

通话时间刚好是一分钟。

难道这个数字,代表的是我能和未来的路河通话的次数?



可我却很难相信,许清会杀了我。

因为我和许清从大学认识,到现在已经五年了。

我们关系好的几乎可以穿同一条裤子。

但我还是决定叫醒陆路河。

「路河,快醒醒。」

但路河不知为何,睡得非常的沉,不管我怎么拍打他,他就是睡得很死。

这不太像是正常的睡眠。

路河的患有轻度的焦虑症,他非常的浅眠。

只要一点动静,他就可以醒来。

我突然想起,晚上路河曾喝下了许青递来的一瓶矿泉水。

难道这个水里,被许青加了什么东西?

我心里一沉。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下一秒,许清的声音响起。

「小诺,你睡了吗?如果可以出来陪我聊聊天吗?」

她的声音和往常的相比,有些沉闷,像是捂着嘴巴说话一样。

此时,窗外闪过一道惊雷,豆大的雨点撞在玻璃上。

我攥紧了手里的手机,屏住呼吸,不敢出声。

但我突然意识到,房间的门没有锁。

我深呼吸一口气,光着脚踩在了地上。

虽然我已经以最小的动静来到了门前。

但没想到,许清的耳朵竟然如此敏锐。

「我听见声音了,小诺,你还没有睡对吗?」

我颤抖着咬住嘴唇。

许清又说道:「我已经听见你的脚步声了,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不说话?」

我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准备将门锁上的时候,却发现,这个门根本就不能反锁。

「我很担心你,我可以进来吗?」

许清的声音带着忧虑。

我的呼吸急促起来。

我意识到,如果我再不出声的话,许清绝对会开门进来。

我平稳了一下呼吸,说道:「小清,我刚醒上了一个厕所,我今天有点累,我们明天再聊吧。」

门外陷入了一阵良久的沉默。

最后我听到许清说了一个好。

我松了一口气。



但这时,我的手机再次响了。

来电显示,是许清的名字。

我皱起眉头,还是接起了电话。

「小诺?是小诺吗?」许清的声音显得惊喜又难以置信。

「是我。」

我不明白许清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但下一秒,手机那头传来了她激动的嚎啕大哭的声音。

「这些天,我像个疯子一样拨了无数次你的号码,别人都说我疯了,但我就是想再听一听你的声音....」

我心底升起一个难以置信的念头。

很快,许清接下来的话验证了我的猜测。

「小诺,我现在说的话,你可能会不相信,但我必须要告诉你,再过四个小时,你会死。」

「我现在所在的时间,是一周后,我刚参加完你的葬礼。」

「你从别墅的三楼掉落,后脑着地死亡,警方判定你是失足掉落,可我根本不相信,因为早上我们上山前,我偷听到了路河在打电话。」

「他给你买了一份巨额意外保险,一定是他预谋杀死你,小诺,那天晚上,我一直想要和你说这件事情,但你却并没有给我机会。」

「或许这一次通话,是上帝给我们的机会,小诺,请马上离开房间,去找我,我会保护你。」许清急促的说道。

此刻,通话戛然而止。

我的手机上再次显示出了通话时长为一分钟。

剩余通话次数:4

我握住手机的手不住的颤抖着。

难道刚刚许清想要找我聊天,就是要告诉我路河买保险的事情?

我转过头,却发现路河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

他睁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

一瞬间,我心底升起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路河,你醒了,我刚刚怎么叫你都叫不醒。」

我露出一个勉强的微笑。

路河歪着脑袋看着我,「我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脑袋沉的厉害。」

他看着我,欲言又止的说道:「小诺,我感觉我现在的状态不对劲,我怀疑是我晚上喝的那瓶水有问题。」

我回想起晚上许清给我们递水的时候,一瓶是常温的,一瓶是冰的。

路河知道我不爱喝冰水的习惯,所以他肯定会选择那瓶冰的矿泉水。

难道许清利用了我们的习惯,让路河喝下了那瓶有问题的水?

「小诺,其实我一直想要告诉你,许清似乎有问题,但是你和她的关系太好了,我实在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说。」

「你来看一下这段视频。」

路河从手机里找出了一段视频。

这段视频是我们三个月前,订婚时候的录像视频。

视频里,我和路河在众人的祝福下,露出羞涩的微笑。



此时,镜头扫过了许清的脸。

她露出了一个极为奇怪的表情。

许清像是在微笑。

但她的眼睛却刻意的睁的极大,死死的看着我们。

老实说,我被许清的这个样子给吓到了。

我们认识这么久,她在我心目中的样子就是一个大大咧咧,心思单纯的女孩子。

「那天看完视频,我就觉得有一点不对劲,就去找了以前我们三人在一块的一些照片。」

看完路河手机的这些照片,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每一张照片上,许清的表情都相当的瘆人。

她皮笑肉不笑的盯着我,笑容夸张又刻意。

「之后,我去调查了许清的一些过往。你还记得,她曾经告诉过你,她高中曾经被室友霸凌吗?」

我点了点头。

许清的确说过这件事情,她高中被室友集体霸凌,后来就转学了。

为此,我曾经很心疼她。

路河深呼吸一口气,他给我看了一张新闻截图。

「2013 年 3 月 1 日,建设中学 405 寝室发生意外失火,寝室内三人全部死亡,唯有一位学生因晚归未回宿舍,幸存了下来。」

建设中学就是许清以前读的学校。

我心脏砰砰直跳起来。

这件事情,许清从来就没有告诉过我。

「我联系上了许清的高中同学,她告诉我,当年那场火灾,警方怀疑是有人故意纵火,但是没有找到证据,是一件非常邪门的事情。」

「而且许清从没有被霸凌过,相反,她和寝室里其中一个女孩的关系非常好,但是自从高二开始,她们的关系就不如之前。」

「准确来说,是许清班上所有人,都变得有点害怕她。」

「为什么?」我疑惑的问道。

路河的鼻尖冒出了微微的汗珠。

「高一的时候,许清被绑架过,她被绑架之前,性格是非常安静内向的,但是自从被绑架后,她的性格就截然大变,变得十分外向。」

「许清同学说,她给人的感觉,非常的奇怪,甚至连饮食习惯,都和之前不一样,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路河:「我找到了当时许清被绑架时的新闻。」

我看到路河手机上当时被捕的绑架犯的照片。

那是一个长相非常凶恶的女人。

但令我最为恐惧的是,照片上的女人,是笑着的。

而且她的笑起来的神态,和我之前看到的许清的笑,非常的相似。

路河看着我,说出了一句让我胆战心惊的话。

「小诺,你觉得,当时回来的,是真正的许清吗?」



我被路河的话吓得寒毛耸起。

我回想起这些年和许清相处的点点滴滴。

许清性格像个男孩子,但是对我一直都很照顾。

我还记得大学有一回,我食物中毒,上吐下泄,衣服裤子上全沾上了呕吐物,狼狈得要命。

是许清彻夜照顾我,一点点给我擦去身上的呕吐物。

当时我只有一个念头,要跟许清做一辈子的朋友。

可我却突然发现,我根本不了解许清的过往。

她从来就没有和我说过,她高中发生的失火案和被绑架的事情。

这时,我的手机又响了。

我低头一看,是许清的电话。

不,准确来说,是来自一周后的许清。

我看了眼路河,「我去上厕所。」

我迅速走到房间内的厕所,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还是许清带着哭腔的声音。

「怎么之前电话这么快就断了,我还有好多话都没有说完,打了好久才打通。」

「小诺,我要告诉你一件关于路河很重要的事情。」

「你死后,我一直在请人调查路河,他其实还有一个双胞胎哥哥。」

「路河的哥哥从小性格就十分怪异,十二岁了依旧尿床,喜欢虐杀动物,并且经常对同学进行暴力行为,这是典型的杀人犯潜质。」

「路河十四岁那年,他的哥哥将同学打至重伤,赔了不少钱。就在他哥要去少管所的前一晚,家里发生了一场大火,路河的哥哥在火灾里直接死亡。」

「小诺,我一直在想,为什么路河要对我们隐瞒这件事情。」

「你说当年在火灾里死去的那个人,会不会是真正的路河?」

我的心脏猛地一紧。

双胞胎一般来都长得极为相似,如果当年活下来的不是路河,而是他的双胞胎哥哥呢?

为了逃脱去少管所,路河的哥哥便以路河的身份活了下来。

我的呼吸陡然急促起来。

许清和路河说的话,到底谁是真的?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小诺,你没事吧?我听你似乎在里面和谁说话。」

路河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我连忙平稳呼吸,「我没事。」

突然,电话里的许清压低声音,恐惧的说道:「小诺,你的死因变了!你的死因从高处坠落变成了心脏破裂,你是被刀捅死的!」

我的心脏狂跳。

我小心翼翼的弯下腰,趴在了地上。

透过门缝,我看见了路河的脚。

还有他手上握着的,极其锋利的刀。

这时,手机里的声音戛然而止。

一分钟的通话时间到了。

剩余通话次数:3

门把手吱呀缓缓扭动了起来。

我惊恐的后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