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秦子墨林恩恩

秦子墨林恩恩

林恩恩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她大着胆子推开门,就看见秦子墨已经睡着了。林恩恩愣了一下,悄声走上前,蹲在床边,仔细看着熟睡的男人。头顶的橘灯照下来,让秦子墨清隽的面容添上一分温柔。距离一近,林恩恩好像都能细数出他垂落的眼睫毛。...

主角:秦子墨林恩恩   更新:2022-11-15 07:3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子墨林恩恩的其他类型小说《秦子墨林恩恩》,由网络作家“林恩恩”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大着胆子推开门,就看见秦子墨已经睡着了。林恩恩愣了一下,悄声走上前,蹲在床边,仔细看着熟睡的男人。头顶的橘灯照下来,让秦子墨清隽的面容添上一分温柔。距离一近,林恩恩好像都能细数出他垂落的眼睫毛。...

《秦子墨林恩恩》精彩片段

南城,正值盛夏。


名流公馆。


林恩恩刚从外面回来,就看着秦子墨穿着一身清爽的白衬衫,坐在沙发上。


瞧见林恩恩,他合上书,一言不发地起身,就要回卧室。


林恩恩喉头一苦,不由得拽住他的手:“你就打算一直不理我吗?”


从开学以后,他们就这样冷战了快一个星期,因为她为了秦子墨报考了医学院,放弃了自己航天员的追求。


秦子墨只是沉默的挣脱她的手。


林恩恩心头闷了一下:“就因为我要学医你就这么生气吗?我有什么错?”


“谁都可以学医,但你不行!”秦子墨狭眸冷冷扫向她,“你一个小时候看见针都会害怕的人,有资格学医吗?”


林恩恩情绪一下没忍住:“我只是想和你上同一所大学。”


“所以呢?这就是你放弃自己梦想的理由?!”秦子墨语气突然加重,“林恩恩,我讨厌你这样缠着我,从小到大你就喜欢赖着我,你到底还要赖到什么时候?”


林恩恩被这一句话说得一怔。


原来在秦子墨的心里,自己让他这么抵触吗?


气氛一下冷了下来。


这时,秦子墨也似是才意识到,他的话说重了。


他叹了口气,态度依旧强硬:“你的未来是为你自己做打算,不是为了我。”


林恩恩怔住,顿时一句话也说不出。


其实考医科大学除了想和秦子墨在同一个大学以外,还有个原因就是想要治好秦子墨的病。


他从出生就身体不好,一年365天,每一天都要靠吃药续命。


林恩恩看着他的背影,不由得反问:“那你呢?你不是也为了我报考了航空大学吗?”


只见那背影一僵,落下一句轻飘飘的话。


“你想多了。”


“子墨……”


林恩恩还想要上前,却听这时,一串电话铃声打断了她。


只是看一眼的功夫,房门“嘭”一声关紧。


林恩恩拿着手机无措地站在原地,心里无比郁闷。


她整理好了情绪,接通了电话。


那边,林父声音和蔼:“恩恩,和子墨在公寓住的还习惯吗?”


“他还在生我的气。”林恩恩苦恼地跟林父说起来龙去脉。


林父闻言,无奈叹气:“子墨也是为了你好,你跟他认真道个歉就行了。”


“爸知道你喜欢子墨,感情的事儿要慢慢来。”


林秦两家关系一直不错,对她和秦子墨的感情也一向很支持。


林恩恩轻轻点头,跟林父聊了几句家常就挂断了电话。


时间一晃,已经到了晚上,却一直没有看见秦子墨从里面出来。


想到刚刚林父的开导,她悄悄走到卧室门口:“子墨……我可以进来吗?”


林恩恩小声地问,里面却没有回答。


她大着胆子推开门,就看见秦子墨已经睡着了。


林恩恩愣了一下,悄声走上前,蹲在床边,仔细看着熟睡的男人。


头顶的橘灯照下来,让秦子墨清隽的面容添上一分温柔。


距离一近,林恩恩好像都能细数出他垂落的眼睫毛。


她心跳持续加速,像是受到蛊惑般,想要靠过去。


还没来得及做什么,男人黑眸突然睁开,她被锁定。


“你干什么?”


一句冰冷的质问结束,林恩恩被秦子墨猛地推开!


林恩恩猝不及防被摔在地上,疼的她在冷抽一口气。


秦子墨冷冷的看着她“谁让你随便闯进一个男生的卧室?”


她眼眶一下积满眼泪:“我不是故意的。”


“我本来是想来跟你道歉的。”


她知道只要自己服软,秦子墨多半不会计较。


事实上,秦子墨也的确是个嘴硬心软的人。


“不用了。”


林恩恩收敛住难过的情绪,轻声又问:“那你不生气了?”


“嗯。”秦子墨重重地应了声,抚了抚微蹙的眉心,“明天还要上课,我想早点休息。”


他已经下达了逐客令。


林恩恩只好跟秦子墨道了声晚安,乖乖回到房间休息。


清早。


林恩恩准备去上课时,公寓已经没有了秦子墨的身影。


刚开学,她和秦子墨在各自的学校都比较忙。


忙碌的这一阵,他们也一直没见过面,没再去过公寓。


这天。


林恩恩跟着几个同学刚下课往外走,她低头想要给秦子墨发消息,想要约他见一面。


身旁同学李可用手肘戳了戳她:“恩恩,我听说你昨天拒绝了临床医学系草的表白?”


林恩恩含糊得应了一声。


从小到大,她身边并不缺追求者,但是每一次,她都会拒绝。


因为她想要的那个人,只有秦子墨。


李可看她一脸不以为然的模样,调侃道:“连系草你都看不上,林恩恩,你眼光也太高了吧?!”


林恩恩目光从手机中抬起头来,语气认真:“你们要是见过我喜欢的人,就不会这样说了。”


在她眼里,秦子墨永远是天下第一好。


李可一脸的怀疑:“是吗?有没有你说的这么神啊?”


“正好我们下午没课,不如就带我们去你心上人学校看看啊?”


林恩恩表情有些纠结。


她看了一眼手机上和秦子墨的对话框。


“子墨,你下课了吗?”


“我下午没课了,能去你学校找你玩吗?”


……


她发过去很多条消息,依旧没收到回复。如果冒然过去,又怕惹他生气……


林恩恩语气犹豫:“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时间。”


然而朋友李可却已经等不及,推着林恩恩就走。


“走啦走啦,有喜欢的人干嘛藏着掖着。”


林恩恩拗不过几个人软磨硬泡,还是来到了南航大学。


因为她心里,也想要见到秦子墨。


怀着期待,林恩恩跟着几个朋友问路到了秦子墨的学院。


烈日当空。


林恩恩走过长长的树林小道,额头已经满是汗水。


幸运的是,她看见了从远处走来的秦子墨,他站在太阳下,相当耀眼。


林恩恩心里的喜悦一下到了顶峰,正要跟身边的李可说。


可接着,她视线一晃,又看见一个扎着高马尾的女人慢慢走到了秦子墨的身边。


林恩恩顿住,看着两人交谈甚欢的模样,心底一瞬闪过无数种念头。


这时,一个骑单车的男生路过秦子墨和女人身边时,高声喊了一句:“秦子墨,又来找你媳妇儿啊!”


林恩恩只觉脑中轰得一声,再听不到四周任何声音。


阳光照进透过树梢,在地面落下一片淡淡的光斑。


林恩恩止住呼吸,没有听到秦子墨的反驳。


“恩恩,你喜欢的人在哪儿呢?”李可看了四周一眼,疑惑发问。


林恩恩很想说她喜欢的那个人就在前方,可看着与秦子墨并肩的那个女生,到了嘴边的话像是被卡住了一样。


沉默间,两人的目光忽然交汇。


秦子墨蹙了蹙眉,跟着身边的女生说了句什么,便朝着林恩恩这边走过来。


“你怎么过来了,也不提前打招呼?”


林恩恩一下攥紧了手:“我给你发了信息,你没回,我就和朋友一起过来见你了。”


说着,她顺道一并介绍了身边的李可。


秦子墨简单打了个招呼,又看回林恩恩:“找我什么事?”


“想和你一起吃晚饭。”


林恩恩说完,又看向远处正在等秦子墨的女生,忍不住问:“那个女生……是谁?”


秦子墨语气自然:“同班同学。”


话是这样说,但林恩恩知道他很少和女生有交集。


联想到刚刚一个路过男生的话,她这次都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秦子墨的话。


思虑间,站在不远处的女生忽然喊道:“子墨,可以走了吗?”


秦子墨朝女生那边回应了声,又转头对林恩恩催促:“你们先回去,我还有事。”


说完,他转头就走。


“子墨……”


林恩恩想要挽留,可男人却走得很快,似乎不想让女生等着。


她就站在原地,一直看着两人并肩的身影消失。


身边李可眼神意味深长:“原来这就是你说的心上人,看上去,他好像有个更关心的女生了。”


林恩恩下意识反驳:“他说了,只是朋友。”


李可察觉出她脸上的异样,又提醒道:“现在只是朋友,以后就不一定了。”


林恩恩没再说话,手心不自觉的攥紧。


她……刚相信秦子墨的话吧,他们只是同学关系……毕竟他从没骗过自己!


晚上,天气开始骤变,不多时便是倾盆大雨。


名流公馆。


林恩恩在窗户边看着打在玻璃上的雨滴,心里多了几分担心。


她记得今天秦子墨出门的时候好像也没有带伞。


想此,她拿起手机,正想发消息去问。


玄关处忽然传来一道开门声。


秦子墨浑身湿漉的走进来。


林恩恩见状,连忙拿了一条浴巾迎上前去。


秦子墨身上衣服被浸透成深色,她看在眼里,不由得心疼:“下这么大的雨,你怎么不给我发消息?”


秦子墨接浴巾擦拭身体,嗓音寡淡:“不麻烦你。”


听完这话,林恩恩心里有些不舒服,他们青梅竹马二十多年,秦子墨为什么突然这么生疏!


但她没有说什么,转身去厨房倒一杯热水给秦子墨。


眼见他接过,喝下。


林恩恩又想到早上的事情,她动了动嘴唇,刚想问:“子墨……”


下一秒,却被秦子墨打断:“我去洗澡。”


话落,他转身走进浴室。


不知为何,总觉得秦子墨在回避。


思索时,一道手机铃声响起。


林恩恩闻声看去,发现是秦子墨遗落下来的手机。


屏幕刚亮起,背景是今天刚刚见过的女生。


林恩恩有些呼吸不畅,当看到那条短信内容时,更是几乎窒息——


“亲爱的男朋友,在一起的第一天,晚安。”


林恩恩不由得拿起手机,看见备注上写的一个名字——唐婉。


她眼睛一瞬刺痛,接着从旁就有一只手,抢走了手机。


“谁让你随便翻看我的手机?”秦子墨带怒意,没有看信息,直接将手机息屏。


林恩恩被他这突如其来的怒斥说得一僵,缓缓垂下了手。


“对不起……”她轻声道歉,心里却压抑不住情绪又问,“你……交女朋友了吗?”


秦子墨表情冷漠:“跟你没有关系。”


林恩恩眼睫一颤:“可是你明知道我……”


‘喜欢你’几个字还没说出来。


秦子墨却已经转身走进了房间,留下一片死寂。


翌日一早。


林恩恩没有再看见秦子墨的身影。


他是不是真的生气了,在躲着自己?


林恩恩心里一阵失落,当走过客厅,又扫见放在桌上的几本资料书。


她记得这几本书相当重要,经常看见秦子墨带在身上。


没有多想,林恩恩拿起书就连忙赶去航空大学。


她给秦子墨发了消息,便在教学楼下面等,可还没等到秦子墨,却看见了唐婉。


唐婉穿着清纯的白裙,一脸温柔地走来:“你好,我们见过的,你是来找子墨的吧?”


对待情敌,林恩恩笑不出,只能故作平静:“他书落在家里了,我给他送过来。”


唐婉扫过她抱在怀里的书,笑道:“子墨可能在忙不太方便,我帮你送给他吧。”


林恩恩躲过她的手:“不用了,我等他。”


如果不是她给秦子墨发过消息,她都没想到唐婉会撒谎。


这时,一道沉稳男声插进来:“你来这里干什么?”


林恩恩看见走来的秦子墨,忙将书递过来:“我是来给你送书的。”


秦子墨扫了一眼资料书,一本没少,他收敛情绪:“以后给我打电话,我会自己回去取,不用你送。”


唐婉站在秦子墨身边,笑着打趣:“子墨,你妹妹好像对我挺有敌意的。”


林恩恩忍不住反驳:“我不是她妹妹,我是子墨的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


秦子墨听出她话里的敌意,不禁蹙眉:“林恩恩,你发什么脾气?”


“难道我说一句都错了吗?”


林恩恩心里有些难受,这么多年,秦子墨很少会对她发火。


她有些委屈:“你明知道我喜欢你,为什么连交女朋友了都不说一声?”


这一声,直接引来不少人围观。


秦子墨扫了眼周边的人,对身边的唐婉嘱咐:“你先去上课。”


而后他便拉着林恩恩朝校外走。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出了学校。


沉默间,林恩恩也渐渐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失控。


她心生歉意:“子墨,刚刚我……”


话还没说完,秦子墨突然停住脚步,回头看她:“林恩恩,你让我很为难。”


林恩恩一怔,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


然而,秦子墨只是继续说:“你知不知道刚刚这么一闹,就算我和唐婉原本不是情侣,现在也是了!”


扔下这句话,他便转身回了学校。


林恩恩僵站在原地,看着秦子墨的背影,不知道该说什么。


下课后,回到公馆。


林恩恩以为秦子墨生气没有回来。


可刚进到客厅,就见秦子墨站在阳台上,拿着手机在打电话。


想到今天的事,林恩恩想要和他道歉,可刚走近,就听见秦子墨电话里传出了秦父的声音:“怎么突然想谈恋爱了?”


秦子墨的回答中规中矩:“只是想试试。”


林恩恩身体一僵,他……还是谈恋爱了吗?


沉默间,只听秦父沉声又问:“那恩恩呢?你应该知道她喜欢你近十年。”


秦子墨的声音近乎冷漠:“是她一厢情愿,跟我没关系。”


夜色寂静。


秦子墨通完电话回头,猝不及防对上了林恩恩的目光。


他愣了一下,收回手机:“你都听到了?”


林恩恩也没有回答,直直地盯着他:“在你眼里……我的喜欢就这么不让你看不起吗?”


她仔细回想着自己和秦子墨从小长大的这些年。


秦子墨也不是没有回应自己,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


迎着她质疑的目光,秦子墨眉心微沉:“别胡思乱想。”


这晚后,他们很多天没有交集。


直到这天下课。


辅导员单独找上林恩恩:“林同学,最近市区举办了一场大学化学竞赛,场地就在南航,你是我最出色的学生,我已经帮你报名参加了。”


南航大学……


林恩恩心里想到了秦子墨,不由得沉默下来。


辅导员见她犹豫,拍了拍她的肩膀又说:“这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机会,以后不管是考研还是参加工作都有好处,你好好把握。”


走出教室。


林恩恩还是点出了秦子墨的微信,敲字过去:“周五我会去你们学校参加比赛,你会来看吗?”


而对方却没有回答,只是留下了简单的两个字:“加油。”


时间很快到了参赛那天。


林恩恩跟着学校的队伍一同前往了南航大学。


不出意外,她拿到了一个不错的成绩。


站在颁奖台上,林恩恩一眼就看见了坐在角落的秦子墨。


他真的来了?


这次她站在耀眼的地方,会不会得到秦子墨一个欣赏的眼神,一句夸赞?


林恩恩心里漫过一瞬欣喜,拿过话筒刚要准备说话。


这时,一个男生突然站起来,出言调侃:“林同学,你这次来比赛,不会又是因为我们机械工程学的秦大才子吧?”


台下投来看好戏的目光。


经过上次一闹后,林恩恩在南航机电工程学院出了名,只要提起秦子墨,一定也会提到她。


林恩恩保持微笑拿起话筒,大胆承认:“我喜欢他,想因为他而变得优秀,不可以吗?”


全场顿时轰然大笑,响起掌声一片。


林恩恩从来都是这样,大胆的承认自己的爱。


她视线滑过在场人,再去看秦子墨时,那里却早已经换了新的同学。


不多时,人群散场。


林恩恩刚走出去,就看见秦子墨站在一个雕像边。


她连忙加快脚步朝着秦子墨走去:“你在等我吗?”


秦子墨没有回答,而是问:“为什么要在台上说那些话?”


林恩恩愣了下:“为什么不行?喜欢有什么不能告诉别人的。”


秦子墨嗓音微沉:“你的发言,到最后只能成为一个笑话,有意思吗?”


林恩恩被这句话刺痛:“你觉得我的喜欢,只是一个笑话吗?”


秦子墨没有回答,眼底仿佛全是不满。


气氛一点点变冷。


林恩恩原本看到秦子墨的欣喜也一点点耗光。


她慢慢攥紧了手,执着地问:“所以呢?我一厢情愿的喜欢了你这么多年,你对我的回应是什么?”


秦子墨目光很沉:“你刚刚在讲台上说,有志者,事竟成。”


“但我想告诉你,感情不是。”


听着秦子墨的回答,林恩恩只觉喉咙酸涩不已。


在这一瞬,她感觉自己的喜欢就像是个没有终点的征途。


沉默到最后。


秦子墨率先收回了目光,落下一句:“早点回去吧。”


林恩恩一愣:“那你呢,你不回去吗?”


秦子墨摇了摇头:“我去找唐婉。”


说完,转身便没入了学校的人潮之中。


林恩恩僵在原地,愣愣地看着男人的身影渐渐消失……


这一晚。


借着获奖的名头,林恩恩说什么也要拉着李可一起放肆一场。


夜深人静。


两人买了几罐酒,躲进了学校的安静无人的阶梯教室。


等保安巡查离开,李可关上了教室的门,看着她失意的模样,有些担心:“你这是失恋了?”


林恩恩仰头灌了一口酒,苦笑起来:“我……连失恋的资格都没有。”


李可恨铁不成钢的坐过来:“我说你啊,就是死脑筋,明明你值得更好的人。”


林恩恩摇了摇头,呆滞的目光落在易拉罐的拉环上:“我不想要更好的人,一辈子能有一个让我愿意花心思去付出的人,就够了。”


十年前她是这样认为的,十年后,她依旧放不下秦子墨。


话说到这儿,李可也不知道还能劝什么,只能陪着人喝酒。


但她没想到,喝醉酒的林恩恩这么难控制。


她半天拉不起来,只好拿起林恩恩的电话给秦子墨打电话,让他来接人。


挂断电话后,又朝醉倒的林恩恩放下一句狠话:“你要是再赖着,我可走了。”


可林恩恩没了意识,无法回应。


李可便真的气冲冲的走了。


教室一瞬间归于黑暗中。


不知多久,教室突然出现一束光。


林恩恩模模糊糊看去,就见秦子墨站在光源处。


刚走近,浓烈的酒味便扑鼻而来。


他冷着一张脸:“你喝酒了?”


“喝了一点点……”


叛逆如林恩恩,就算酒后在秦子墨面前,也说不出的乖巧。


“你怎么还敢一个人在晚上喝那么多酒?”


听着秦子墨的教训,林恩恩偏头看他:“你关心我吗?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啊?”


秦子墨如实告知:“你朋友给我发了消息。”


原来不是刻意找她……


林恩恩眼眸一片黯淡:“我是不是耽误你和唐婉的约会了?”


秦子墨沉默半晌,轻声:“林恩恩,你不是小孩子,该学着长大了。”


“唐婉就不会和你一样,喝得烂醉等我照顾。”


唐婉。


这个名字像是针刺进心里。


“当然不一样……怎么会一样?”林恩恩自嘲着笑了笑,“她能轻而易举的得到我二十年都奢求不到的人,我却不行。”


断断续续的说完这句话,她再没了意识,也没看见秦子墨落过来的深沉目光。


宿醉一夜,直到第二天晌午。


林恩恩才从床上模模糊糊醒来。


想到昨天宿醉后,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秦子墨,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来。


她洗漱完走出房间,本来想跟为昨天的事情道谢。


然而客厅里没有秦子墨,反而是唐婉坐在沙发上,身边还摆着子墨的行李箱。


林恩恩目光诧异:“你怎么会在这里?”


闻言,唐婉抬眼看来:“林同学醒了,我是来帮子墨搬家的。”


林恩恩眸色一紧:“搬家?”


唐婉缓缓放下水杯,笑着点了点头:“子墨没告诉你吗?我们要同居了。”


室内霎时一片死寂。


林恩恩怎么也没想到,秦子墨为了唐婉会做到这个地步。


她深吸口气,又问:“他人呢?”


“子墨有事先离开了。”唐婉解释了一句,话锋又转,“林同学,昨天子墨照顾你一夜,你知道吗?”


林恩恩眉眼怔了怔。


还没回答,就听她继续说:“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毕竟你和子墨还有二十多年情分在。”


“不过现在子墨是我男朋友,还是麻烦你跟他保持一点距离。”


这一番轻描淡写的话,令林恩恩心里酸涩不已。


明明是她和秦子墨先有着二十多年的感情,现在却要被当成插足者驱逐在秦子墨身边。


沉默间,秦子墨开门走了进来。


他目光带过对立站着的两人,转头对唐婉说:“你先下去等我。”


唐婉点了点头,转身走了下去。


等只剩两个人后,林恩恩便先发问:“你就这么着急远离我吗?”


秦子墨目光落向她的脸上:“我跟你住在这里,多少会有点不方便。”


“以后你该懂得照顾自己,不要大半夜出去喝酒。”


林恩恩拉住他的手,想要挽留:“我以后不会给你添麻烦了。”


名流公馆,这里是她能和秦子墨唯一有交集的地方了。


秦子墨却像是看不见她眼底的悲伤,缓缓抽回手:“唐婉还在等我,先走了。”


话落,他提起身边的行李箱,转身离开。


这一刻,林恩恩好像耗光了所有的力气,跌坐在了沙发上。


窗外的光影暗淡,晴朗天空逐渐遮上阴云。


自秦子墨离开以后,林恩恩回归了一个人的校园生活。


直到9月24日,这天是林恩恩的生日。


一下课,她就收到了爸爸的短信:“恩恩,生日快乐,爸今天在外地出差没办法回来陪你过生日,给你打了钱,自己买点好吃的。”


林恩恩习惯了他的忙碌,也没有怪罪。


不多时,她看着手机上的入账短信,不由得想起,以前陪自己过生日的都是秦子墨,但现在他身边有了唐婉,应该没机会了……


林恩恩出神的走出学校,忽然手机震动声响起。


她打开,目光在备注名上定格——秦子墨。


电话接通,里面传来一道温柔的男声:“生日快乐。”


林恩恩听着,心头被一股喜悦之情冲刷,随后又感觉心酸。


她强忍着情绪开口:“你说过每一年我的生日,都不会缺席。”


这话让秦子墨沉默了一瞬,只留下两个字:“抱歉。”


便挂断了电话。


林恩恩缓缓落下手机,看着黑幕后自己脸上的落寞。


入夜后,名流公馆。


林恩恩一个人窝在沙发上,被孤独淹没。


忽然,有一条来自秦子墨的消息落入眼帘:“有时间吗?过来一趟。”


接着,他又发来了一个定位。


林恩恩愣了愣,还是顺着定位去找,结果是一家餐厅。


而秦子墨就坐在其中,他的面前是一场烛光晚餐,四周摆满了蜡烛和玫瑰,相当浪漫。


林恩恩看着这些,心底的感情好像快压抑不住:“这是你给我准备的生日惊喜吗?”


秦子墨没有回答,而是说:“坐吧。”


林恩恩看着他满眼的冷漠,心里一涩,还是立刻调整好心态。


她还是想好好和秦子墨过完这次生日。


温馨一刻还没来得及享受,忽然,一道女声插了过来。


“子墨,抱歉,我来晚了。”


听到唐婉的声音,林恩恩面色一僵。


唐婉看见林恩恩同样诧异:“林同学,没想到那你也在。”


一旁的秦子墨低淡的嗓音响起:“不是说不来吗?怎么又改变想法了?”


唐婉自然地坐在秦子墨的身边落座:“是呀,不是你说今天给我准备了惊喜吗?”


闻言,林恩恩目光落向面前的烛光晚餐,全身的血液好像都已经凝固。


迟迟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场浪漫的烛光晚餐不是给她的,而秦子墨要等的人也不是自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