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离婚两年她强势归来

离婚两年她强势归来

小酒轻狂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原来爱情也可以伪装!楚思雅在怀胎八月的时候,被丈夫递来了一纸离婚协议书,直到被抛弃,她才明白,原来一切都是那个男人的阴谋!离开之后,楚思雅回到了帝家,成为了帝家捧在掌心上的小公主。原本无意与前夫过度纠缠,但那个男人却不知死活的来到她面前……

主角:楚思雅,墨迹,帝思雅   更新:2022-07-16 01: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思雅,墨迹,帝思雅 的女频言情小说《离婚两年她强势归来》,由网络作家“小酒轻狂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原来爱情也可以伪装!楚思雅在怀胎八月的时候,被丈夫递来了一纸离婚协议书,直到被抛弃,她才明白,原来一切都是那个男人的阴谋!离开之后,楚思雅回到了帝家,成为了帝家捧在掌心上的小公主。原本无意与前夫过度纠缠,但那个男人却不知死活的来到她面前……

《离婚两年她强势归来》精彩片段

室外狂风暴雨,室内气氛如六月浩雪,冰冷彻骨。

楚思雅在墨迹将离婚协议推到她面前的时候,全身血液瞬间冰凉,面色更是苍白如纸,她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会和这个将她宠上天,疼在心尖上的男人走到这一步。

“为什么?”

双手握成拳,语气颤抖,双眸带满哀伤的看着对面那个冰冷的男人。

曾经,他是那样温润,不管对外人如何阴狠,但对她,始终温言细语。

她不敢相信这个男人竟然会和她离婚,并且,她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快八个月。

“迹,告诉我到底为什么?”

他的沉默,更让楚思雅更感觉气氛可怕的诡异,双眼再也忍不住的湿润起来。

她不想哭,尤其是在这个时候不想在他面前露出半分懦弱,用了很大努力才让眼泪不滑下来。

他不说话,从进门到现在唯一和楚思雅的交流就是见离婚协议递给她。

三日前他的态度忽然改变,楚思雅以为只是平常的生气。没想到,再次相见,等待她的是一纸离婚。

“不说是吧?我不会签字。”

“拖下去对你没好处。”

“……”

“除却协议上,我会给你额外补偿,两年后,我会要回孩子的抚养权。”

“……”

抚养权?

承认孩子是自己的,那么离婚的原因到底是为什么?她需要一个理由,也这么的艰难?

他的态度是如此坚决,楚思雅眼底的受伤并没让他改变主意,要是以前,他必定看不得她受到半点伤害。

这样的墨迹,让她看不懂,或者说,这个男人她是从来不曾看透过。

“既然这是你想要的,好。”

悲痛欲绝,最终很是利落的拿起笔签上自己的名字,自此她和墨迹的关系也到此为止。

在她签下字的那一刻,墨迹心尖颤抖了一下,但也快被他给压下,拿起离婚协议,头也不回的离开,留给思雅的只是一抹决绝的背影。

外面的狂风暴雨让思雅心中的惊涛骇浪更加凶猛。

轻轻抚上自己已经八个月大的肚子,心中千般苦涩伤痛。

她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出,墨迹到底为何要在这个时候跟自己离婚。

不过,在她签下字的那一刻,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既然他能在这个时候抛弃自己,那么她也永远不会原谅他,自此两清!!

“墨迹,既然这是你选择的,那就不要怪我会对你无情。”

轻声呢喃,也是为她们的感情画上一个不圆满的结局。

眼泪,终于还是滑落,留下一室伤悲……

……

两年后。

帝氏一场奢华寿宴在冰凌城某一空中花园中举行,在a国都有着不同或高或高的地位,却是因为帝氏集团老爷子的寿辰相聚。

豪车相会,名门齐聚。

长长的车队驶入花园门口,车门打开那一刻,下来的都是身份尊贵之人。

银色精致限量版高跟鞋,一身定制奢华礼服瞬间成为全场焦点,她的美,依旧无人能及,就连一身气质也是冠压全场名媛。

“恩恩,你跟爷爷一起。”

“好。”

帝思雅,帝氏最小的女儿,自小就流落在外,好不容易找到,今天是她第一次和帝氏的人在一起面对公开场合。

很是乖巧恭敬的搀扶帝老爷子一起进入宴会,全场记者镁光都对准帝老爷和搀扶他的女子身上,思雅的出现瞬间成为全场爆点。

“怕吗?”

“不怕,爷爷。”

两年前,在帝思雅离开墨迹之后,全城都是她和墨迹离婚的消息,也有……他和新欢成双入对的消息。

那个时候,是她最艰难的时候,帝家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在她的身边。

回到帝家,见到爷爷的时候,他也问过她这样一句话“思雅,怕吗?”

而她的回答是,我现在除了这条命,还有什么?

昔日的爱人,曾经拥有的一切都成为她过去的噩梦。

帝老爷之所以会问这句话,是因为帝氏的产业原本就不清白!一些道上交易,和帝家站在一起,就是和危险站在一起。

帝传,帝思雅的生父,在这个特别重要的日子,宣布着帝思雅的身份,从今天开始她就是被帝家承认的三小姐。

“那,那不是墨二少爷的前妻吗?”

“对,那是楚思雅没错。”

楚思雅,当年因为墨二少爷的蚀骨宠爱,他们的旷世婚礼也是轰动整个冰凌城乃至a国,所以很多名门世家小姐都对思雅很是熟悉。

“对啊,她怎么会……”

“没想到她就是帝家三小姐。”

“……”

瞬间,全场的目光都是以一种惊诧、羡慕、不可思议的看着帝思雅,在两年前墨迹和她离婚的时候大家可都是幸灾乐祸,却是没想到,她一跃成为帝家三小姐。

而且还是在这样重要的场合宣布她和帝家的关系,可见帝家对这个三小姐到底有多疼爱。

“恩恩,这开场舞就我和你跳好吗?”

帝卿,自从帝思雅回到帝家之后,一个哥哥,三个姐姐都对她很是疼爱。

思雅露出了一个很是温和的笑意,眉眼弯弯,让人看着很是舒服,芊芊玉手伸出,将自己完全交给帝卿。

“当然好。”

帝卿,身形很是高挑,在木晋国也是收获了全国少女的芳心,无奈他的冷心冷情让大部分少女心碎。

音乐响起,帝卿很是绅士的牵着思雅的手到舞池中央。

两人站在一起,就好像一对绝配的璧人,羡煞了一种女子的心。

热情的探戈,帝卿和帝思雅配合的很好,帝卿和帝思雅都不喜欢华尔兹,都是喜欢偏热情的舞。

若不知道帝思雅是帝三小姐的话,大概都会认为她是帝卿的恋人,两人看上去实在是太过相配。

“今天开始,你……”

“行了,我知道哥哥要说我今天之后的一举一动都是代表帝家了。”

“……”

“你放心好了,帝家也不缺我一个撑门面的。”

“……”

思雅直言不讳的说道,自从她回到帝家之后,就是各种学习,这些话听的她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对于她的话,帝卿也只是宠溺的笑了笑。


见到帝卿颠倒众生的笑意,瞬间秒杀全场少女心,而思雅……虽然在大家心里只是个离婚的女人,但今夜之后,怕也会成为抢手单身。

一曲毕,思雅和帝卿都很好的收场,她的落落大方,让全场的目光更是跟随在她身上。

宴会大门打开,晚来的客人身份也是非比一般的尊贵,瞬间将全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进来的是墨家人……

墨家人的出现,让现场再次轰动,鉴于两家人的身份大家都不敢直言不讳说什么,但都很默契的看了看墨迹。

而大家在找帝思雅身影的时候,现场哪里还有思雅的存在。

墨家的人全部到场,可见这场面帝家老爷的寿辰到底有多轰动。

“恭喜帝老爷,来晚一步,真是失敬。”

“贤侄客气了,能来就让我这老爷子很高兴了,家父?”

“家父还在国外,让代他问好。”

墨天则在帝老爷面前明显是晚辈。

他的恭敬,帝老爷的客气,两人在握手的时候,帝老爷忽然用力,墨天则感觉瞬间紧绷神经,很是不明白的看着帝老爷。

“帝老爷?”

“帝传,好好招待贤侄。”

“是的爸爸。”

帝爷爷松开墨天则,不动声色的和他那些老朋友招呼去了。

对于墨天则,帝老爷就是看到心情就不好,当然,这其中的缘故主要还是在于思雅。

但好在,今天的日子特殊,大家的面子工作也做的很足够。

……

思雅从洗手间出来,迎面而来三个让她诧异的身影。

“二嫂?”

墨薇见到帝思雅的那一刻,声音的高分贝活生生的拔高了,秋水般的双眸中满是惊讶,不敢相信在这里会遇上帝思雅。

惊喜着上前将思雅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发现没认错人的时候,面上的表情更是掩饰不住的欣激动,不顾一切的抱住了帝思雅。

“薇薇。”

墨薇的热情,思雅虽然算不上热络,但也算是比较好的态度,在墨家的那些年,也就是墨薇不管在什么时候站在她这边。

对于墨薇,她也是像对待自己的妹妹一般。

墨薇放开思雅,双眸冒星星一般的看着她。

“二嫂,你这两年都到哪里去了,二哥他……”

“什么二嫂?”

“……”

墨薇激动的话没说完就被身后的许岚大步走上来给打断。

刚见到是帝思雅,许岚没有反应过来,反应过来的她上来就一把将墨薇的手给拉下来。

“妈你做什么?”

许岚对思雅没有好脸色,这让墨薇很难为情。

毕竟在墨家的时候,许岚也没少为难思雅,甚至用了各种残忍的手段对付思雅。

在许岚眼里,思雅就是个不被待见的孤儿,即便当时是怀上孩子,也还是不被许岚接受。

“呦呵?不错嘛?今天有事勾搭上了哪家的少爷?竟然能进来这里?或者说……还是成为了哪些公子的小三?”

许岚见思雅一身的定制限量,怎么看都是不顺眼,直接对她就是一阵冷嘲热讽。

对于许岚的嘲讽,思雅只是淡淡一笑,并不打算理会这样没素质的人。

“妈你干什么?二嫂她……”

“二嫂?薇薇你的二嫂可是晚柔,你再这样,小心你二哥……”

“妈你不要说了。”

见许岚越说越多,墨薇很是着急,这两年二哥到底是如何找思雅她都是看在眼里,当年的那场误会早已在时间下被冲淡,唯一能印证这份过去的,那就是这两年来墨迹对思雅的寻找。

“楚思雅我告诉你,你最好是离墨迹远点,他就要和晚柔结婚了,你最好不要有什么歪心思,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许夫人放心好了,如你所愿,我会离你儿子远远的。”

“……”

“当然我也要警告你,管好你的儿子,后面那位,管好自己的丈夫,只要不来纠缠我,一切好说。”

“你什么东西,纠缠你。”

思雅的话让许岚瞬间愤怒,以前唯唯诺诺的楚思雅竟然反驳她,以前她说什么,这个媳妇都是承受着。

如今这反驳,还是如此犀利的话,瞬间气的许岚是脸色铁青。

“妈,你够了!”

墨薇见许岚如此针对思雅,心里是着急的不得了,她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带思雅去见自己的二哥。

“二嫂你不要听我妈胡说,其实二哥他……”

“薇薇,不要叫我二嫂,我和他早就离婚了。”

“……”

话落,不等墨薇再说什么,帝思雅直接对她们就是插肩而过,在走过刑晚柔的时候,两个女人的眼神交锋,谁都不输于谁。

在思雅眼里看到如此犀利的目光,刑晚柔很是诧异,觉得自己必定是错觉。

但也不重要了,她说的对……她和墨迹早就离婚了。

当年,在墨家的时候,墨迹对思雅是宠在心尖上,她嫉妒的不能自己,但谁想的到,之后,竟然也是墨迹和楚思雅离婚。

“你站住。”

见思雅就要这样走,许岚却是没有善罢甘休。

在许岚眼里,思雅就是个软柿子,刚才那样尖锐的话,她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为刚才的话给我道歉。”

“……”

许岚站在原地,目光阴狠的看着思雅的背影。

思雅嘴角微微勾起一米嘲讽的笑意,几乎是连头也不曾回。

“你……不够资格。”

“你说什么?”

在听到思雅说这句话的时候,许岚被气的失去理智,在她眼里,最不能武逆自己的就是思雅,见她如此模样,上前就要打思雅。

“恩恩,你怎么在这里?”

就在许岚大势汹汹的要上前对思雅一番教训的时候,一个很是温和的声音传来。

帝卿见她和墨家人站在一起,眉头微微蹙了蹙,找到思雅之后,对于她当年的事儿都是有些调查,自然也晓得她在墨家的那段过去。

“走吧。”

“刚才她们……”

“没事。”

帝思雅只是淡淡的说了两个字然后大步流星的离去。

帝卿的出现,让许岚愣在原地,尤其是帝卿站在思雅身边的时候,她几乎都不敢相信。

尤其是看到帝卿对思雅如此温柔的时候,许岚就恨不得将帝思雅给生吞活剥。


她们今天来的目的,大部分的原因可是为了墨薇和帝卿的事儿,现在看来……

“这个贱人,竟然和帝家少爷勾搭在一起。”

“妈你在说什么,二嫂不是那样的人。”

“闭嘴。”

对于墨薇处处维护帝思雅,许岚的气不打一处来。

尤其是看着帝卿对思雅的那种温柔,更加让她心里恼火。

在她心里,这个女人还真是阴魂不散,当年不但是迷惑自己的儿子,现在竟然连自己看上的女婿也……

只是不知道,许岚在知道思雅其实是帝卿的亲妹妹的时候是什么表情。

刚才听我她们晚来的几分钟,所以开始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轰动的事儿,她们根本就不知道。

“晚柔啊,你放心,她就算回来和墨迹也不可能了,你不要往心里去。”

“伯母放心,我不会。”

“恩,还是你懂事儿。”

见自己母亲和刑晚柔那副嘴脸,墨薇淡淡撇嘴,直接看不下去的离开了。

她现在第一件事就是要将二嫂回来的事儿告诉自己二哥。

……

墨迹和墨天则正在给帝老爷子道贺,只是宾客一向很是和颜悦色的帝老爷子,对这墨家人却是不冷不热,这微妙的气氛墨天则和墨迹自然是感觉到了。

两人都在疑惑这帝老爷子态度为何的时候,一个很是温和的声音传来,将墨迹和墨天则都给震撼了。

“爷爷,我想先回去了。”

帝思雅遇上许岚的事儿后,也没心思待下去,头疼的找到帝老爷子,毕竟今天他是寿星,要离开也是要给这个寿星打声招呼。

只是,话还没说完,看到帝老爷子面前站着的两个人的时候,她面上乖巧的瞬间一僵。

“老婆?”

墨迹先是反应过来,很是不敢相信他找了两年的思雅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在这一瞬间,全场好像就剩下了他们两人一般。

墨天则也是不敢相信,竟然真的是楚思雅,这两年,不管墨迹动用什么样的关系都找不到她半分线索。

如今只能说这世界还真是小。

“老婆,老婆,真的是你吗?”

“放手。”

墨迹确定自己不曾认错,上前很是激动的握住思雅的手。

对于他的触碰,思雅想也不想的就要甩开。

直接将自己的手腕从他的大掌中抽离。

“老婆,你到底去了哪里,我……”

“墨少爷。”

就在墨迹激动的不知道要说什么的时候,帝思雅直接冰冷的打断了他。

这个男人,到底是她心底的一抹痛,两年时间不见,他瘦了,眉宇间还有些许淡淡的疲惫。

不过,他该高兴才对啊,毕竟,不是要和刑晚柔结婚了吗?

“跟我走。”

“你放开我。”

这里毕竟是宴会,墨迹现在唯独想做的就是将思雅带离这里,他想知道,知道这个女人到底去了哪里。

这个两年来让他肝肠寸断的女人。

现在全场的焦点都在墨迹和帝思雅身上,毕竟墨迹在娶这个女人也是轰动了整个冰凌城。

而离婚的时候也是那样轰轰烈烈。

如今这两人的情况……?

“墨迹,你放开她。”

就在墨迹拉着帝思雅要离开的时候,许岚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许岚对思雅和墨迹的纠缠那是极为刺激敏感的,所以现在,完全就像是失去了理智一般。

上前就直接将两人给强行分开。

“楚思雅,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我不是警告你不准靠近墨迹吗?”

“……”

因为许岚的这句话,全场哗然了!!

都在为许岚默哀,她到底知不知道思雅现在的身份?

要是不知道的话,大家只能说她倒霉,要是知道的话,大家只能说她真的很蠢。

“墨夫人,你要看清楚了,是你的儿子在纠缠我。”

“贱人。”

“妈,你干什么?”

墨迹最看不得就是自己母亲对思雅的伤害,所以他们婚后都是住在外面,也只是必要的节假日才会回去墨宅,不过每次回去,这许岚都是蹬鼻子上脸的对思雅各种挑剔。

对于这个女人,思雅现在也没必要忍她。

“这到底是在干什么?”

帝老爷子显然是怒了,好好的一场寿宴变的乌烟瘴气,刚才墨迹和思雅拉扯的时候他就不爽了,当即也就没好脸色。

“对不起爷爷,我有点不舒服,就先回去了。”

“……”

思雅的这称呼让在场的墨家人都瞬间凌乱,就像是被雷劈了一般愣在原地久久无法反应过来,墨天则眉心一跳,墨迹也很是诧异的看着思雅。

而许岚的想法则是联想到了帝卿身上。

倒是没想到这两人的关系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之前也没听到传言说这两人在一起。

“你都看到了,她现在可是跟帝家少爷……”

“闭嘴。”

许岚的话没说完就被墨天则给打断,毕竟是混迹商场多年的人。

不清楚的情况下最好是少说,说的越多,错的也就越多。

许岚在家的脾气他就知道,这个时候必定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来。

帝思雅甩开墨迹的手。

“爷爷,我先回去了。”

“去吧,让司机送你。”

“好。”

之后她是不曾看墨迹一眼,直接就离开宴会。

墨迹这个时候哪里会让她就这么离开,不管许岚如何嗷嗷叫直接就追了出去。

只是他还是晚了一步,思雅已经上车。

“老婆,老婆,你……”

见思雅的车已经被开走,立刻上车追上前面的。

一直到帝家老宅。

思雅下车的时候,墨迹也跟着下车。

“老婆,我……”

“对不起墨少爷,小姐已经很累了。”

墨迹就要上去,却是被护送思雅回来的保镖给拦下。

思雅为何要上帝家的车,为何会来帝家,现在墨迹也想不得那么多。

见思雅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就这么进去,墨迹心里很是着急,当即就身手敏捷的将保镖全部摁倒在地。

而帝思雅始终是头也不回的离开。

在她要进大门的时候,手腕被一直刚劲有力的手给大力拉住。

“老婆。”

“放手。”

放手?这个时候墨迹哪里会放手?

两年前放手,从此她消失在自己实现中,让他再也找不到她,如今好不容易重逢,他自然不会再放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