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清穿之四爷的出逃福晋

清穿之四爷的出逃福晋

连翘去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穿越这件事既时髦又雷人,李窕成为了天选之子,一觉醒来后被传送到了清朝。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她竟然在开局成为了四阿哥的替嫁福晋!原本以为安安稳稳的过活就好,哪知道前有一众妾室盯着,后有八王爷威胁。李窕一点都不想宫斗,做一条咸鱼怎么这么难?

主角:李窕,四阿哥   更新:2022-07-16 01: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窕,四阿哥 的女频言情小说《清穿之四爷的出逃福晋》,由网络作家“连翘去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这件事既时髦又雷人,李窕成为了天选之子,一觉醒来后被传送到了清朝。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她竟然在开局成为了四阿哥的替嫁福晋!原本以为安安稳稳的过活就好,哪知道前有一众妾室盯着,后有八王爷威胁。李窕一点都不想宫斗,做一条咸鱼怎么这么难?

《清穿之四爷的出逃福晋》精彩片段

红烛摇曳,李窕坐在床沿边,叹了口气,头上的盖头因此飘动,看起来极其浪漫,可是现实却是她忐忑到有点发抖。

“给爷请安,爷吉祥。”

“都起来吧,苏培盛,赏!”

“奴才、奴婢谢爷赏赐。”

本来就紧张不已的李窕听到外面的声音,瞬间激灵了一下,情不自禁的挺直了脊背,然而呼吸还没调整好,门就被枝丫一声推开了。

李窕放在膝盖上的手刹那间攥了起来,但是似乎没人注意到她的紧张,因为很快盖头就被四阿哥拿着玉如意还是什么给挑开了。

之后没给李窕任何的适应和消化眼前这一切的时间,在喜婆的指点了,以及李窕懵懵的情况下,交杯酒也喝完了,那些象征着所谓早生贵子的坐斧什么的也都结束了。

“奴婢告退,祝爷和李主子早生贵子。”

伴随着喜婆这吉祥话音落下的是关门的声音。

李窕做了一下心理建设,抬头看向坐在不远处的四阿哥。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据说一向话十分少的四阿哥反倒先开口了:“过大礼的时候,爷去过你们府,怎么瞧着和那天见的你不太一样了?”

李窕的口水不上不下的就这么噎在了嗓子里,咳嗽咳到了满脸通红,可是四阿哥却大金马刀一般坐在那里,一动没动,面无表情的看着李窕。

不怪李窕紧张,只因为眼前这四阿哥不是别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康熙的皇四子,众多清穿小说中的不二男主之一。

这也就罢了,毕竟不管是谁,终究是皇子,左不过是讨好人,李窕觉得自己拍马屁还算是擅长。

但是谁知道!这位爷的眼神真是神了!

李窕和四阿哥口中见到的那个人还真的不一样,当然长相没多大区别,几乎可以说是一模一样,以假乱真。

不一样的地方是,四阿哥口中那人是土生土长的古人。

但是李窕却是穿来的。

穿越这么时髦但是却雷人的事情发生在了李窕身上!

这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儿。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李窕得罪了各路神仙,不仅让她和皇家扯上了关系,她还再次时髦了一回!

替嫁!

没错,她是替别人嫁给四阿哥做侍妾格格的。

呵呵,别人替嫁嫁过去都是当家主母,是正室。

她可倒好,嫁过来竟然是一个小妾!

没办法反抗命运,李窕只能捏着鼻子接受,然而谁知道大婚当晚,四阿哥竟然给了自己这么大一个惊喜,听他那意思,是知道自己假的了?

“咳嗽好了?”

就在李窕绞尽脑汁想着怎么回答四阿哥的时候,听到了他低沉的嗓音。

声音不急不缓,但是却是实打实地在催促李窕。

李窕努力的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不是那么的尴尬:“回爷的话,大概是因为今天奴婢特意打扮了的缘故吧。”

为了让自己的话更逼真一点,李窕特意一副含羞带怯喜娇娘的模样。

“是吗?”

低着头还在酝酿情绪的李窕因为四阿哥这不咸不淡的话嘴角抽了抽,心也噗通噗通跳地更快了。

这万一要是让皇子知道自己不是真的新娘,发放宁古塔那都是轻的。

恐慌地抬眼看向四阿哥,刚巧和他的目光相撞。

李窕似乎看到了他深邃眼中的闪烁着的冷厉,惊得她迅速地移开视线,“回爷的话,当然是真的了。”

四阿哥似乎不太相信她的话,要笑不笑的看着她。

李窕心里的恐慌越来越大,想着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她奓着胆子站起来走到四阿哥面前。

“爷,不信您看,奴婢搽了胭脂,嘴巴也是红的。”

李窕抬手指了指自己泛红的脸颊,更甚者她体贴的为了让四阿哥看清楚自己,堵着嘴巴往四阿哥眼前凑了凑。

等两人近在咫尺,李窕都能看清楚四阿哥脸上的毛孔的时候,她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愚蠢的举动。

李窕想自己长的真不差,虽然可能比不上杨贵妃,但是也是能和貂蝉或者是西施拼一下的。

然而面对这样的自己,四阿哥的目光竟然没有任何波澜。

李窕愤怒的同时也有点尴尬。

虽然骑虎难下,但是李窕想不能再丢脸了。

于是就在她要站直之前,听到四阿哥再次用他那招牌的波澜不惊的声音说:“也是,之前爷在京城里碰到的给人算八字的是一个老头,不是年轻女子。”

想起刚穿越来的时候,自己都做过的一些营生……李窕踉跄了一下,弯着腰要起不起的她因为这一踉跄,直接栽倒在了四阿哥的怀里。

没有预想中被扔走的戏码,腰上像是被烙铁紧紧的箍住了一样。

近在咫尺交错的呼吸让李窕脸爆红,要知道她穿越之前一直母胎SOLO,没有任何和异性相处的经验。

“那什么……爷,您……”

腰上被烙铁熨烫的触感还在,李窕的不自在达到了极点,她试图开口说点什么,可是一转眼唇角似乎碰到了四阿哥的耳朵。

这下李窕彻彻底底变成了惊弓之鸟,她挣扎着要站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想起了一个太监的声音:“爷,云惠小姐身子又不大爽利了。”

因为太监的话,李窕的恐慌更是到了极点,她直接坐到了四阿哥的腿上。

“知道了。”

扬声冲着外面喊了一嗓子,之后四阿哥看向李窕:“你是和爷一起去瞧瞧呢,还是先歇着?”

洞房花烛夜,四阿哥去看另外一个女人,说实话对于李窕来说她并不嫉妒,甚至觉得这样也好。

然而这另外的女人却叫云惠。

李窕的心已经到了嗓子眼了。

“爷,虽然奴婢身份卑微只是一个侍妾格格,但是今儿个好歹是洞房花烛,爷您……”

李窕自己都起了鸡皮疙瘩,满脑子都是赶紧把话说完,可是没想到却被四阿哥打断了:“这就开始拈酸吃醋了?”

李窕其实压根没想好要怎么应对,但是四阿哥的话让她紧张的同时,似乎也给了她一个思路。

自己都已经和他拜堂成亲了,就算是拈酸吃醋那也是正当的。

于是声音更加矫揉造作了:“爷,奴婢不是拈酸吃醋,就是觉得爷您要是真的去看那什么小姐了,阿哥所的人就都知道了,以后奴婢该怎么自处啊?”

就在李窕想为自己鼓掌、争取一下奥斯卡的鼓励的时候,听到四阿哥又开口了:“爷需要在意你怎么自处?”

嘴巴翕动,李窕被噎住了。

一个皇子的确是不需要在意小妾的心情的,自己这小妾也远没有到了能恃宠而骄的地步。

只是这个“云惠”小姐到底和自己知道的“云惠”小姐是不是一个人,李窕必须要验证一下,不然她真的是吃喝都不香。

“你还别说,云惠和你长得还是真有几分相似。”四阿哥语气淡淡的,仿佛在说别人的事情。

然而李窕听到这话,却忍不住打了和寒颤。


四阿哥扬眉扫了眼手搭在他肩膀上的李窕,十分亲密的握着她的手,关心地问:“手怎么这么凉啊?”

吓得李窕迅速地甩开了四阿哥的手,然后也不管腰上的烙铁是不是还在,她倏地站起来,后退几步拉开和四阿哥之间的距离。

“这是怎么了?怕爷?”

四阿哥依然不缓不慢,好像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一点没有洞房花烛夜的激动。

李窕站定之后再次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太大了,迅速地想该怎么补救。

只是所有的办法在脑子里迅速的过了一遍之后,她觉得还是要把拈酸吃醋这一人设立稳的好。

于是再次忍着鸡皮疙瘩,再次用小白花一样的语气开口:“回爷的话,按说奴婢人卑言轻不该在爷面前有任何的不满的,可是今儿个终究是奴婢的大喜日子,爷要是去了别的房里……”

“这倒也是,不过爷倒是有个法子。”

李窕四阿哥这么说,眼睛晶亮,但是看到四阿哥老神在在的样子,又把激动收敛了一点,“爷,什么法子啊?”

“刚才爷说了,那个云惠和你长得有几分以假乱真的,身边有两个长得这么像的人,不算是什么吉利的事情。”

李窕楞了一下之后,恍然大悟:“爷的意思让奴婢悄悄的跑了?”

四阿哥似笑非笑地看了看李窕没说话,站起来走了。

这就走了?!

李窕思维发散,觉得四阿哥刚才那话就是让自己滚蛋的!

很好,自己还不愿意伺候了呢。

只是看到身上的吉服,李窕犯愁了,还有头发,太过复杂了,她自己搞不定,认命地叫丫鬟过来帮她拆头发。

坐在梳妆镜前被动的让丫鬟春喜给自己拆头发,李窕在想自己的处境。

娘家和李窕没多大关系,抛开她是穿越来的这个狗血之外,她还是被人抓来替代别人的。

而且李窕要是没记错的话,自己这身份很可能就是小说中大名鼎鼎的李格格。

虽然孩子生了不少,但是却也没生下四阿哥的长子。

一想到此,李窕觉得自己更要跑了。

不然自己这身份生了三子一女,最后死的就剩下一个儿子,仅剩的儿子最后还被过继给了八阿哥!

这么惨绝人寰的遭遇李窕是万万不想经历的。

于是跑就变得更加势在必得了。

拆完头发,丫鬟春喜去给李窕找衣服,让她把身上拜堂穿的吉服给换下来。

但是她选的衣服,李窕都给否了,因为不好和春喜说,自己想悄悄的跑,所以请给找一个低调点的衣裳。

就在李窕想要隐晦的启发春喜一下的时候,李窕的随嫁嬷嬷在门外叫:“主子。”

刘嬷嬷进来后看到春喜手上拿着的颜色比较亮眼的衣裳说:“快赶紧换了,找个素净点的。”

这话正合李窕的心意,但是她却也疑惑,春喜帮李窕问出了疑问:“怎么了?”

“皇上的一个格格没了。”

听到刘嬷嬷的话,春喜赶紧找了个素净的衣服,这个时候红白喜事规矩特别多。

然而刚才还有点颓的李窕突然之间情绪高涨,“刘嬷嬷,春喜,你们过来,我有话交代你们。”

两人疑惑的走到李窕身边,李窕冲着她们两人耳语。

春喜和刘嬷嬷两人听了李窕的话,默契的异口同声反对的同时直接跪下了:“主子,这使不得,万万使不得啊……今儿个是您大喜的日子,万一弄巧成拙了……”

李窕抬手打断:“我是主子,你们听我的吩咐去做就是了。”

春喜和刘嬷嬷两人战战兢兢:“主子……”

但是李窈心意已定,目光冷肃地看了看刘嬷嬷和春喜,两人就把要说的话咽下去了。

李窈要的就是万一。

她就是要让自己八字和皇宫相克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的,最好让皇上和太后全都知道了。

因为但凡自己和这紫禁城相克,而且还克死了皇帝的女儿的传闻被大家听到了,那么宫里的巨头们肯定本着宁可错杀不能放过的原则,想法子把自己赶出皇宫的。

谁让这四阿哥现在还没分府单独住,还在宫里的阿哥所里呢。

为了自己一个小小的侍妾格格,皇上给四阿哥分府……李窕可是人间清醒,不会觉得自己有那么的脸。

不得不说刘嬷嬷和春喜两人的执行力还是相当不错的。

翌日,李窕就注意到了大家看她的目光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李窕装作困惑,但是实际上心里却得意的很。

四阿哥还没大婚,没福晋。

李窕只是一个侍妾格格,一般是没机会见到德妃的,不用面对婆婆可能的刁难,不用伏低做小的给福晋请安,李窕觉得这日子还算是不错。

只是四阿哥提到的“云惠”……是李窕自得其乐的日子里的隐忧。

宫里关于李窕的八字和宫里相克的传言却越来越烈。

按照李窕想的,四阿哥早该来找自己了,可是他却无动于衷!

同住在阿哥所,可是除了新婚那晚之外,李窕再也没见过四阿哥了。

他在想自己要不要试探地问问四阿哥的时候在房里发现了一纸条,看到上面写了什么之后,李窕慌乱地把纸条揉烂,可是想想还是有点不安全,就准备用火给烧了。

可是夏天没火炉,慌乱之下李窕顾不得其他,直接把纸条塞到了嘴里,随便地嚼了几下之后艰难地吞咽下去了。

纸条是八阿哥让人给李窕的。

真是水深火热啊!

她这个不受宠的小妾还是八阿哥安放在四阿哥身边的细作!

入夜。

李窕自己不受宠害怕被八阿哥给弄死了,换了一身太监的衣服,鬼祟地去见八阿哥。

走着走着李窕听到有人叫自己,惊得贴着墙根的她虔诚的往前磕了一下。

然后被动的被人拉了壮丁,扛着一个女人又回到了阿哥所!

而且人还是送给四阿哥的!

本就如履薄冰的李窈扛着人进了屋见到四阿哥之后,双腿走路开始打麻花了,左脚拌到了右脚,把扛着的人给直接扔了不说,李窕自己也没站稳,直挺挺地往下倒!

直接趴在了这屋里唯一一个主子身上了!

而且是把站着的主子推倒趴到人家身上的!

四目相对看到四阿哥黝黑的瞳仁中蕴藏着的情绪,李窕只觉得天灵盖好像被人敲碎了,死了算了。


“四阿哥,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李窕还没反应过来呢,被她连累着也摔倒的另外一个太监已经一边掌嘴,一边跪着挪到了李窕身边。

同时还粗鲁地把李窕从四阿哥身上拽了下来。

被人一气呵成像是拖着什么不祥的东西一样从四阿哥身上拖下来的时候,李窕所有的思绪回神。

她跪在那里哆嗦的像是筛子一样,“四阿哥饶命,四阿哥饶命……”

此起彼伏的饶命的声音,让李窕恍惚自己可能下一秒就真的要脑袋搬家了,她祈求四阿哥没有认出她来。

谁知却听到四阿哥低沉的声音:“下去吧。”

“谢四阿哥,谢四阿哥……”

李窕下意识的想要站起来,可是看着和自己一起的太监却是跪着往外挪的。

她僵了僵,虽然不想这么屈辱,但是没办法,为了小命,她只能也这么挪出去了。

门咣当一声被关上了,李窕这才松了口气,抬起胳膊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终于逃脱了,李窈现在只想赶紧走,然而刚落荒而逃一般的转身无意间却听到了小太监的嘀咕声。

惊得李窕脚步再次顿住了,不可置信地回头问:“你说什么?”

对方四下看了看,冲着李窕小声地把刚才嘀咕的话又说了一遍:“四阿哥据说不能干那事儿……”

李窕一口口水没咽下去,差点没把肺给咳嗽出来!

“四阿哥他怎么……可能……”之前李窕还想着连洞房花烛夜四阿哥都没怎么样,大概是不喜欢自己,谁知道这竟然……竟然……她一副吃瓜表情。

“四阿哥这岁数早该有通房丫头了,但是一直没有,平时永和宫的主子对四阿哥多不上心啊,都想着法子的给四阿哥找合适的通房丫头呢,但是据说送进去的是姑娘,出来的还是姑娘……

而且前几天四阿哥不是娶了一个侍妾格格吗,听说新婚当晚四阿哥压根没在那位格格屋里待。”

吃瓜吃了自己的一个半熟瓜,李窕还处于尴尬中呢,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又出来一个人,声音低沉地质问:“嘀咕什么呢!”

抬眼望去,看到背着手近在咫尺的四阿哥,李窕想先死一死去。

李窕哆嗦的连请安的话都说不囫囵了,刚才还和她窃窃私语的那个太监都有哭腔了。

虽然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但是李窕也知道,刚才两人说的话绝对不能让四阿哥知道。

而且也要祈祷四阿哥没听到。

更甚者,四阿哥不要认出自己来啊,一如既往的眼瞎就好!

就在李窕开始在心里祈祷驰名中外的各路神仙的时候,听到四阿哥说:“你跟我来。”

李窕下意识的侧目看了眼自己的同伴,然而却发现对方逃似得拉开和自己的距离。

“回四阿哥的话,您是在叫奴才?”李窈声音颤抖的问。

“不然呢?”

李窕看了看自己的同伴,见对方都不看自己了,李窕要去看四阿哥的时候,发现人家爷已经转身往回走了。

无奈之下,李窕硬着头皮跟着四阿哥进了书房。

进去之后,四阿哥没说话,但是目光却上下打量着李窈。

李窕被他审视的目光看得十分不自在和尴尬,尴尬到李窕恨不得这个时候土地婆能从地底下窜出来把她给拽走。

因为四阿哥打量的目光最后定格在了她脖子往下心脏稍微靠上的位置。

下意识的李窕含了含胸,之后余光扫到四阿哥的目光一凝,她意识到了什么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她站直不合适不站直一直驼背也好像不对,两难之下就让自己变得有点吊儿郎当的样子。

“这模样打算是去见谁?”

李窕听到四阿哥这话,还在掩耳盗铃的硬撑:“奴婢不懂爷的话什么意思……”

称呼一出口,李窕懊恼的咬了咬嘴。

自己现在可是一个太监啊,怎么就“奴婢”了呢!

太监自称可是奴才啊!

自己为什么这打扮自然是不能和四阿哥说实话的,但是该怎么敷衍四阿哥,李窕有点为难了,就在这个时候李窕听到四阿哥问:

“刘嬷嬷没有教你规矩吗?”

李窕对四阿哥这话不明所以,但是注意到四阿哥的目光还在自己身上打量的时候,李窕意识到自己站立的姿势有点不雅了,于是李窕迅速地站好。

“见着要见的人了吗?”

在李窕还在想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猝不及防的听到四阿哥这么问了她一句,她都没反应,出于本能直接摇头了:“没……”

只是话到了嘴边了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就迅速的把话咽下去了,懊恼极了。

然而即便不说,四阿哥也不是傻子,一开始没认出李窕是因为没想到李窕竟然能这么的“与众不同”扮太监,现在再认不出李窕,四阿哥就是真瞎了。

实在是太不自在了,李窕想她拍马屁可是没怕过的,不能再这么大眼瞪小小眼下去了。

“四阿哥……”

结果她刚出声,四阿哥就站起来缓缓地踱步到了她面前、之后下巴被四阿哥掐住了。

被迫仰着头,李窕尴尬地笑:“四阿哥,奴婢容貌丑陋别污了您的眼。”

一手掐着李窕的下巴,四阿哥居高临下地望着她开口:“原来你也有谦虚的时候。”

感觉到四阿哥的手松了,李窕被吓的鸡皮疙瘩也慢慢的要落下去了,却听到四阿哥说:“这额头是被人打的?”

他的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摁了一下李窕刚才额头撞到墙上的地方。

疼得李窕实在没忍住“嘶”了一声。

“回四阿哥的话,不是的,不是打的,是奴婢不小心撞到墙上磕的……”忍着痛李窕解释。

李窕感觉脖子快仰断了,可是四阿哥却依旧紧紧的掐着她的下巴,居高临下地端详她。

什么是毡板上的肉,李窕此时此刻算是感觉到了。

可是屈辱却还不是最主要的,因为接下来四阿哥说了一句直击李窕心灵的话:“你还别说,要是额头上没这个包的话,还真是像,几乎一模一样。不过假的终究真不了。”

因为四阿哥的话,想到自己是代替别人嫁过来的,李窕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感觉到阎王爷的呼吸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