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七零恶毒女配她只想种田

重生七零恶毒女配她只想种田

八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程西西穿进了一本年代文,成了里面作天作地,最后作死自己的恶毒女配。不过现在熟知剧情的她还来得及拯救自己,她只需要远离男主顾临江,就可万事大吉。所以,她一改原书中的倒贴剧情,反而大力撮合男女主。可她已经很善良了,为什么还会被男主吃干抹净?!而且,顾临江看她的眼神怎么愈发沾染欲望!

主角:程西西,顾临江   更新:2022-07-16 01:2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程西西,顾临江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七零恶毒女配她只想种田》,由网络作家“八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程西西穿进了一本年代文,成了里面作天作地,最后作死自己的恶毒女配。不过现在熟知剧情的她还来得及拯救自己,她只需要远离男主顾临江,就可万事大吉。所以,她一改原书中的倒贴剧情,反而大力撮合男女主。可她已经很善良了,为什么还会被男主吃干抹净?!而且,顾临江看她的眼神怎么愈发沾染欲望!

《重生七零恶毒女配她只想种田》精彩片段

大院内,各家各户都在做着晚饭,院子里散翻着一股浓郁的饭香味。

角落里的房间关着门,窗帘拉着,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房间里很暗,偶尔的会想起男人低哑难受的声音。

程西西感觉身上像是压了千斤重,还没反应过来,脖子上忽然感觉到一团火热,紧接着一股男性的气息扑过来。

她吓得睁开双眼,看到身上竟趴着一个陌生男人。

男人身上很烫,手臂上的肌肉如铁般坚实,程西西摸了下,惊恐的呀了一声。

看着男人脸上布满汗水,双眼猩红,已经没有任何清醒的意识了,她忽然觉得腿下一凉,后知后觉中,对方竟然抬起了她的双腿。

程西西吓得抓起枕头旁的大手电筒狠狠的砸在他脑袋上,她用尽全力推开晕倒的顾临江,大喘了几口气后,提上裤子就跑了。

在跑的时候,她脑海里忽然多了很多不属于她的记忆,程西西靠在墙壁上缓和了好久才接受了一个事实。

她穿书了,穿到了一本名叫《七零年代小娇妻》的书里面,变成了书里面的恶毒女配。

她昨晚看完了一本名叫《七零小甜妻》的年代文,男女主从小青梅竹马,男主去当兵了,认识了程西西,只把程西西当妹妹。

但是程西西却爱上了男主顾临江,想嫁给他,于是在顾临江退伍回南树村的前一天给他水里面下了药,他们两个人发生了关系。

就是刚刚压在自己身上的那个男人。

所以顾临江娶了她,向李家退婚,程西西还把女主嫁给了外地的一个傻子,女主熬了八年的家暴,最终死了。

八零后改革,男主靠自己发家致富,寻找女主的时候才知道女主当年被女配设计害死了,于是打断了程西西的双腿,把她丢到了乞丐堆里活活饿死了。

看完这本书她当时就气炸了,在评论区狠狠的吐槽了恶毒女配程西西,没想到自己一睁开眼睛竟然变成了程西西!

她原本计划就待在东市,到时候顾临江回南树村和女主李秀箐见面,没有了她的存在,那两人的甜蜜爱情一定会顺顺利利的。

可事情往往背道而驰,原主前几天背着家人申请了下南树村当知青的申请,昨天文件已经审批下来了,她必须要去南树村,要是她不去,市里面肯定会让原主的家人承担后果。

想到这里,程西西叹了口气,既然来了,她就好好的撮合男女主,早日让他们结婚生子,她躲得远远的。

*

顾临江醒来时已经大中午了,他感觉像是做了很长的训练一样,浑身疼得厉害,头像是被重物砸了一下。

他掀开被子看了一眼自己不着寸缕,脸色忽然一冷,昨天的记忆也纷纷涌出来。

程西西昨天来找他,喝了她递的水后就失去了意识,后来发生了什么,他一点意识都没有,看着床单上的一小片血渍,他快速穿上衣服,准备去找程西西问个清楚。

他去了程西西家里才得知她今天早上已经退房离开了,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顾临江摸着刺痛的后脑勺,冷冷的看着已经人去楼空的房子。

程西西难道是做贼心虚,跑了吗?

去南树村的客车早上七点出发,十个知青坐在车上,除了程西西,其他九个人都在抱怨着乡下的苦日子。

乡下日子苦,他们被分配到下乡知青,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了。客车一路颠簸,癫的程西西差点连隔夜饭都吐出来了。

车里的几个男知青见她靠在车窗上,穿着粉白色的格子衬衫,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让几个男知青都有些心疼。

坐在她后排的杨雪燕坐过来,担忧的问道,“同志,你没事吧?”

程西西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没事,有点晕车。”

杨雪燕叹了口气,“我看你在家里也是被父母宠着的女儿,这娇滴滴的体格,咋下地干活呀?你要知道,在乡下不干活就挣不着工分,没有工分你连饭都吃不上。”

下地干活她不会,可是事情都走到这一步了,她就得干了。

客车到了南树村口,外面站着好多人。

程西西跟着几个知青走下车,带头的大队长李长明笑着给身后的大家伙介绍,“这十个是来咱们南树村下乡的知青,和你们一样,都是有知识的文化人。”

站在边上的一些人目光都被走下车的程西西吸引了,他们只见一个穿着粉白格子的女孩,梳着马尾辫,皮肤白皙,双眼像是隐藏着闪亮的星光,无比耀眼。

“哎,这女娃娃是干活的料吗?”

“不过这城里的女孩还挺漂亮的,这脸蛋咱们南树村可找不出来一个了。”

村头的几个婶子交头接耳的谈论着。

李长明身后的一个知青走出来,朝着最前面下车的男知青伸出手,说道,“同志你好,我是上一批派下来下乡的知青,我叫赵科。”

“我叫刘刚。”两人互相介绍了一番。

赵科身后的几个知青过去给新来的知青提行李,赵科主动给程西西提行李,关心的问道,“你好女同志,我叫赵科,请问你叫什么?”

程西西看了眼赵科,对方应该知道今天有下乡的知青,特意穿着当下流行的牛仔外套。

她后退两步,拒绝道,“我叫程西西。”

其他几个女知青一看不乐意了,有人站出来看了眼程西西,讥讽道,“有些人,一副娇滴滴的模样,一来就勾三搭四的,怕是想提前预谋好找人给你干活吧。”

另一个女知青也站出来,附和道:“是啊,都下乡了还这么娇气,谁还不是个女的了。”

杨雪燕走下车,解释道,“你们别瞎说,西西只是晕车而已,你们有必要说的这么伤人吗?”

那两个女知青冷哼一声。

刘刚之前在客车里就挺活跃气氛的,大家也都认识了他,他安抚两个女知青,“程西西同志身体不舒服,大家都谅解一下。”

“对,我跟大队长带大家去住的地方。”


赵科接过两个女知青的行礼走在前面,杨雪燕来到程西西身边,好心的帮她提着行李,“西西,那个赵科好像对你有意思,他一见着你眼睛都放光了。”

程西西看了眼走在前面和女生情聊得火热朝天的赵科,没有一点兴趣,“我对他没有意思。”

杨雪燕个子比较高,长的也壮实一点,站在程西西的边上显的人高马大,提着两个行礼一点也不费力。

她看了一眼连绵起伏的大山,还有绿油油的田地,开心的说道,“我忽然觉得乡下还挺好的。”

程西西顺着她的目光看向大山,叹气:“等明天开始干活就不觉得好了。”

南树村时红星四队的分支队,是红星公社里最好的一个村子,因为南树村有一个国家新开发的矿场,他们来到知青住的地方,是一个大院,里面有三排房子,左边和前面都住满了,就剩下右边的了。

两个人一间房,杨雪燕主动跟程西西一间房。

进到房间里,杨雪燕看了一下,墙壁是用稻草糊的黄泥巴墙,上面是木头横梁,床是用木板组成的大通铺,靠着墙放了一个长木桌,要多简陋有多简陋。

她叹了一声,坐在床板上晃悠着腿,“也不知道下雨漏不漏,万一漏的话我们可怎么办?”

程西西取出褥子铺在床板上,看了眼横梁上的蜘蛛网,索性闭上眼睛,对杨雪燕说道,“待会吃饭的时候你们去,我想睡一会。”

杨雪燕见她脸色苍白的厉害,担心的点头,“那你睡一会,我等会给你打点饭,你起来吃。”

大队长在外面吹了一声口哨,扯着大嗓子喊道,“放完行李我们去食堂吃饭,今天迎接新的知青同志们,我们队上专门割了两斤肉给大家改善伙食。”

上一批的知青们听到顿时开始欢呼起来,他们已经好久没有吃过荤的了,要不是今天又新来的知青,食堂改善伙食,他们都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再吃上荤的。

大队长没看见程西西,就问和她住在一间房的杨雪燕,“程西西怎么没来呢?”

杨雪燕说道,“她一路上都在难受,这会先睡下了,我给她打点饭。”

刚才两个说程西西的女知青闻言,又开始借机嘲讽,“还真是个娇滴滴的大小姐,第一天来就让人伺候她。”

“是啊,有些人就愿意当个下人,愿意伺候人。”

杨雪燕不耐烦的皱眉,打好饭,把饭碗重重的放在两个女知青面前,没好气的吐了一句,“关你们屁事。”

程西西是被渴醒的,一睁眼就发现天都黑了。

杨雪燕从外面走进来,手里拿着煤油灯,把黑漆漆的屋子照亮了一些。

“你终于醒了,我刚给你打的饭,和中午的一起热了一下,你赶紧吃了吧。”

程西西看着桌上放着一碗饭和一杯水,顿时心里暖烘烘的,感激道,“雪燕,谢谢你。”

“都一个宿舍的,有什么可谢的。”

“对了,你知道吗,听说南树村的矿场里要来一位领导,还是位退伍军人,大队长今天给我们说的,说那领导还是他的半个女婿呢。”

程西西猛地咳嗽了几下,按照书里面的剧情,顾临江是要在矿场任职主任的,要是没有意外,他明天就应该出现在矿场里,到时候大家都在一个村子里,低头不见抬头见,她该怎么让顾临江忘掉那晚的事呢?

一大早,程西西是被喇叭吵醒的,喇叭上播报着共产主义阶级。

杨雪燕已经换好衣服,掀开她的被子,拉着她的手催着,“西西,我们要上工了,赶紧起床走了,要是迟到了会被扣工分的。”

程西西躲在被窝里,瞌睡虫还没清醒,迷迷糊糊的说道,“扣就扣吧。”

杨雪燕掀开被子喊道,“扣了工分就没有饭吃,你还指望我养你啊。”

程西西思想上挣扎了一会,麻利的爬起来,特意找出来一件旧点的衣服穿上,和杨雪燕一起下地干活。

现在是一九七五年,公社都没有解散,人们都是靠着挣工分过日子的。

有的家里为了多挣点工分,连小孩子带着一块下地干活,只有年迈动惮不得的老人不用干活,像他们这些知青,就是靠着每天挣工分赚口粮的,谁要是偷懒就没有吃的。

男知青干的都是些体力活,女知青力气小,就在田地里做一些除草割麦的轻松活,但对从来没做过农活的程西西来说,简直太难了!

小队长把她们带到一块田地,给几个人分工,分到程西西的时候,小队长看着她的摸样,有些害羞的红了脸,指向最边上的田地说,“程西西,你就负责这片地的草,今天要拔完。”

程西西看着满地的杂草,太阳穴突突直跳,这么多草要今天拔完,怎么可能啊。

赵科从远处跑来,看着程西西笑道,“程西西同志,这么多草挺难拔的,要不要我帮你?”

“赵知青不能偏心,要帮就全帮,不能帮程西西一个人吧?”

“是啊,大家都是女同志,你可不能搞区别对待。”

赵科脸色有些尴尬,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用了,我自己会拔。”

程西西冷淡的走到地里,根本不给赵科一丁点希望。

边上的女知青嘲笑赵科,都被赵科打哈哈的掩过去了,他看了眼弯腰拔草的程西西,看到那双白皙的手腕时,眼睛里有了一丁点的欲念。

“快看,那好像就是退伍的干部。”

“你瞧瞧那人,脊背笔直,走路带风,不愧是个当兵的。”

“听说他就是被派发到矿场里当主任的,谁要是能嫁给他,这辈子说出去都有面儿了。”

几个女知青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程西西听了个全部,抬头看过去,正好看到顾临江走在田埂上,后面跟着两个穿工作服的男人。

对方好像是感受到她的目光,忽然朝她这边看过来,程西西吓得赶紧蹲下身拔草,利用麦子的高度隐藏自己。

“临江。”


田埂的另一头,李秀箐穿着崭新的花衬衫,扎着两个小辫子,带着红头绳,笑眼弯弯的朝着顾临江摆手。

李秀箐是南树村出了名的小美人,温婉可人,还认识字,要不是从小和顾临江定了娃娃亲,去李家相亲的门槛都要踏破了。

顾临江闻言,抬头看过去,在看到是李秀箐时,冷峻的脸有了一些笑意,他走过去,声音平和温柔,“秀箐,我回来了,以后待在南树村不走了。”

李秀箐开心的笑起来,脸蛋上露出了一对醉人的小酒窝。

谁都不知道,她重生了。

就在昨天一颗雷劈了她屋子后面,把树批到,房子塌了,而她受伤昏迷过去,再次醒来,她已经回到了八年前,就是昨天。

再醒来的这一天,她很害怕,害怕又会像前世一样重蹈覆辙,于是想要去东市找顾临江,但村里人说顾临江回来了,就在田埂那里。

她心急如焚的跑过来,看见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心里的大石头落地了一点。

李秀箐想了好一会,终于鼓起勇气问道,“临江,你一个人回来的?在东市有没有遇到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顾临江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脑海里对那晚和程西西的事一闪而过,他摇了摇头,“没有,我还有点事,你先回家,我晚点去找你。”

李秀箐悬着的心瞬间落地,他说没事,就一定是没事了。

前世顾临江刚回来就来她家里退婚,但这一世回来却没有这么做,难道是她重生后,很多事情都变了吗?

见李秀箐没动,顾临江笑道,“我不走了,不用再怕我失信了。”

对上男人那双含笑的眼睛,李秀箐瞬间红了脸蛋,低着头小声的回了一句,“知道了,那我回去等你。”

说完,她小跑着离开了田埂。

田地里的农民看着这一幕,都在谈论着大队长家很快就要办喜事了。

杨雪燕跨过田埂凑到程西西跟前,看了眼远处的顾临江,八卦道,“西西,你看新来的干部长得还挺俊的,还是个退伍军人,怎么会和乡下的女人谈恋爱呢?”

程西西看了一眼渐渐走远的顾临江,松了一口气,想也没想就顺口说了出来,“人家是青梅竹马,命定的姻缘。”

杨雪燕好奇道,“你怎么知道的?”

她赶紧扯谎解释道,“我听周围的婶子们说的,顾临江和大队长的女儿从小就定了娃娃亲的,整个南树村的人都知道。”

“是吗?”

杨雪燕走到自己的地里面拔草,想了好一会没想明白,程西西从昨天到今天都跟她在一起,她怎么不知道?

到了中午,知青们都去吃饭了,程西西让杨雪燕给帮带两个馒头,她要继续拔草,因为别人地里的草都拔了一半了,只有她的地里才拔了个头。

程西西坐在田埂上,看着白嫩的手心有几道划痕,有的划痕里面都冒出了几滴血珠。

到了下午,很多知青地里的草都拔完了,只有程西西的还有一半。

杨雪燕留下来帮她,剩下一点的时候,她伸了个懒腰,说道,“西西,我先回去打热水了,不然一会咱们俩都没热水喝了。”

程西西嗯了一声,说道,“你去吧,我等会就来。”

*

程西西拔完草时,天已经黑了,她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四周,浑身汗毛竖起,她怕黑,很怕黑。

尤其是在这种乡下的田地里,夜风吹的庄家和半人高的杂草呼呼作响,她总感觉草丛里会钻出什么可怕的东西,想到这里,程西西后背顿时毛骨悚然,惊恐的尖叫了一声就往宿舍的方向跑过去。

夜里太黑了,她看不清脚下面,一脚踩在了田鼠打的洞里,整个人摔倒在田地里,手掌擦过地上的草根,手心又多出一道划痕。

程西西疼的脑门冒汗,坐在地上吹着手心,看着伤痕累累的手心,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她憋屈的哭了起来。

“呜呜呜……”

哭声在夜里面诡异的很。

顾临江手里拿着手电筒,骑着自行车经过田地,听到田地里发出的声音时停在原地,仔细听着声音的来源,哭声是从右边传来的。

他放好自行车,朝着右边的田地里走过去,手电筒照过去,喊道,“谁在那里?!”

男人声音低沉,在夜里竟格外好听。

程西西看到一束光照过来,好像听到有人的声音,心里的恐惧顿时消失了大半,赶紧站起来朝着灯光的方向招手,大声喊道,“这有人,我在这里呢。”

女人的声音从田地里传过来,顾临江却瞬间听出来了,这好像是程西西的声音!

为了验证自己的直觉,他快速走过去,手电筒照在站起来的女人脸上,在看到那张布满泪痕,但依旧漂亮清秀的脸蛋时,脸忽然一冷!

真的是程西西!

“程西西——”顾临江利落的跨过田地里的水沟,高大的身形在夜里极为显眼,尤其是喊她名字时带着一股子咬牙切齿的劲头让程西西也反应过来了。

竟然是顾临江!她想也没想,转身就跑,这一刻也顾不上脚下有什么东西了,跑的很快。

顾临江看着程西西见了他像见了瘟神一样,气的脸色难看极了,朝着她就追了过去,他常年在部队里训练,长腿毫无阻碍的跨过了田埂,在夜里行动自如,没一会就追上了程西西。

他拽住程西西的手臂用力将她拽的翻过身来。

程西西看到他的脸时,忽然想起那天晚他在她身上时,他的眼睛里都是强烈的欲望和血丝。

她红了脸,抬起手就打顾临江的手,气喘吁吁的骂道,“松手,你抓疼我了!”

白嫩的手打在顾临江手背上,没有痛觉,就跟挠痒痒差不多,他松开手,盯着她质问发问,“那天晚上我们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程西西没想到他一上来就问这么直白的问题。

她努力不去想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所以赶紧伸出三根手指朝天发誓,“我保证,那天晚上我们两个清清白白,绝对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绝对没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