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空灵赌约小说

空灵赌约小说

唐薇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第一我不能用任何办法直接告知陆承安我是他死去的女朋友。第二我要在五年后才能出现在他面前。如果在五年后他还能透过陌生的皮囊爱上我的灵魂,那才是真爱。多么严苛的条件。

主角:陆承安唐薇   更新:2022-11-15 16:4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承安唐薇的其他类型小说《空灵赌约小说》,由网络作家“唐薇”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第一我不能用任何办法直接告知陆承安我是他死去的女朋友。第二我要在五年后才能出现在他面前。如果在五年后他还能透过陌生的皮囊爱上我的灵魂,那才是真爱。多么严苛的条件。

《空灵赌约小说》精彩片段

我叫唐薇。


我是五年前死在陆承安怀里的。


死于胃癌。


死之后我遇见神明。


神明不相信爱情,他和我打赌,若陆承安在 100 天内爱上我陌生皮囊下的灵魂,他就给我重生的机会。


如果他没爱上我,我就失去轮回转世的资格。


当然这场赌约有两个条件:


第一我不能用任何办法直接告知陆承安我是他死去的女朋友。


第二我要在五年后才能出现在他面前。


如果在五年后他还能透过陌生的皮囊爱上我的灵魂,那才是真爱。


多么严苛的条件。


但为了能回到陆承安的身边,我还是答应了。


当时我沉浸在能和陆承安重逢的喜悦里,没注意到神明垂首无声悲悯的望着我,没有说话。


我一个人在空无一物的茫茫大雾里熬了五年。


陆承安是我撑下去的唯一的一个信念支柱。


我相信他爱我一如我爱他。


爬我也是要爬到他的身边去的。


我在大荒中熬了五年,然后在五年后重生了。


我重生的身体是一个千金大小姐,叫宋瑶,她死于酗酒。


我附在她身上重生的第二天,是她的生日。


在这场生日宴会上,我遇见了陆承安,因为「我」爸爸是他公司的股东。


时隔五年后的重逢。


我想我当时的出场方式一定很隆重,那是一个衣香鬓影、纸醉金迷的场合。


我在璀璨的巨大水晶吊灯下扶着旋转楼梯拾阶而下。


「我」爸爸牵着我的手,将我牵到陆承安的面前,向他介绍我:「承安,这是我的女儿宋瑶,她刚回国,以后就请你多多照顾她了。」


时隔漫漫五年。


陆承安变了很多,眉眼间的轮廓更成熟,静静的站在喧闹的人群中,是经历时间洗礼沉淀下来的另一种风度翩然的气质。


我按耐着久别重逢的喜悦,直视他的眼睛,尽量表现的端庄稳重,我望着他含蓄的微笑,然后朝他伸出手,一字一句认真的对他说:「陆承安,你好,认识一下,我叫宋瑶,你未来的女朋友。」


我知道一段感情是需要循序渐进按部就班的,只是我没多少时间,我只能用一种近乎自杀式的强势挤进陆承安的世界。


我需要让他短时间记住我。


我没想到,他当时看着我,在我盈盈的笑意里神色冷漠,淡淡的冲我礼貌的颔首,说:「不好意思宋小姐,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我当时不以为意,以为他在跟我开玩笑。


这只是他拒绝我的一种方式。


直到我进入陆承安的公司,成为他的秘书。


其实他身边很早之前就不招女秘书了,大概是每一任秘书都想近水楼台先得月,一跃成为老板娘的缘故。


为了能来到他身边,我还用了些手段。


「我」爸爸是他公司最大的股东,他不会拒绝一个股东提出的「想让女儿来你公司实习一段时间」的小小要求的。


知道陆承安已经有女朋友,是在我入职他公司的三天后。


他的新女朋友叫苏珞,长了一张和死去的我如出一辙的脸。


碰见她和陆承安的场景也很仓促,那是午休时,用餐高峰期,一共三十二层高的电梯人满为患。


我抱着高高一摞文件出电梯的时候没看见人,撞到她的身上。


手上的文件散落一地,我一边道歉一边急忙蹲下去捡。


然后就听见陆承安的声音,很温柔,很熟悉,只不过是在问他身边的苏珞:「怎么样,没伤着吧?」


我手上的动作顿住了,然后抬头去看。


苏珞的那张脸和以前的我如此之像,就像在照镜子一样,以至于我短暂的恍惚了一下。


陆承安半抱着苏珞,在检查她被我撞到的地方,苏珞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于是他低下头看向我。


他的眉眼英俊锋利,不笑的时候就显得很冷漠,我其实很少看见他这个表情,因为在我的记忆里,他在我面前永远是温柔含着笑意的。


尤其是后面我快要死的时候,他对我就像易碎的艺术品,有种小心翼翼的珍视,那段时间他什么都不做,不开会不处理文件,只是寸步不离的守着我,像是怕下一秒我就消失一样。


可现在他居高临下的望着我,神色冷漠,声音没什么情绪,眼神带着好不加掩饰的厌恶,他跟我说:「下次走路的时候看着点。」


直到他们离开我都没缓过来。


我蹲在地上看着散落的纸张,手上被文件边缘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正在流着血。


但我怔怔的,之前陆承安和我说他有女朋友的时候,我情感上一直不相信。


直到今天,我亲眼见到他的女朋友。


和死去的我长的一模一样的女朋友。


陆承安向来理智,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荒唐,找一个和我如此之像的人。


是,五年已经过去,若他已经忘记我找了另外一个人,我只会感慨一句这是人之常情,毕竟没有人有义务替你守节。


我还能指望陆承安为我守一辈子吗?


虽然会难过和失望,但我会大大方方的在心底无声的祝福他,然后愿赌服输。


可他找了一个替身。


我不知道我内心的感受。


我爱他,也尊重他,他可以交任何一个女生当女朋友,但那个人,不该和我长的如此之像。


因为我觉得不甘心,愤怒和……恶心。


我看着手上的伤口。


要是以前的我,一定会娇气的举着手故意找陆承安撒娇,他一定会很心疼的找创可贴仔仔细细的给我贴上,然后捧着我的手吹气。


可现在我只能怔怔的看着伤口,然后在他拥着别人离开的背影里安慰自己没关系。


唐薇,没关系的。


我在心里劝自己,这是五年后,陆承安不认识你,他对你冷漠是应该的。


可我还是用手捂住心脏的位置,那里控制不住的隐隐做痛。


在我死去的五年后,他交了新的女朋友。


他的新女朋友,长了一张和死去的我如出一辙的脸。


这真是令人控制不住的愤怒。


我和同事 Amy 打听陆承安和苏珞的事。


我的来意太过明显,公司里所有的人都知道我是为陆承安而来。


Amy 和我八卦:「苏珞啊,陆总女朋友,他们在一起四年多了,老天还是公平的,给她开了一扇门,关了一扇窗,她不会说话。」


说完话锋一转,又说,「不过我听说,我听说的啊,她之所以在老板身边在一起那么久,是因为她长得很像老板死去的前女友,就是那种白月光你知道吗?」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就是自你之后,我身边所有的女人都是你的影子。」


我扯扯嘴角笑,我觉得荒诞,也并不觉得感动。


因为长得再像,那也不是我。


而且我死后不到一年,不到一年啊,陆承安,你就和别人在一起了。


我收拾好文件和心情回到陆承安身边的时候,他正准备会议。


他的视线从我流血的伤口上淡漠的一掠而过,然后问:「下午的会议安排?」


我面不改色的汇报,下午的会议安排比较长,我将所有参会人员的喜好都摸清了,以备准备咖啡茶水和点心,会议上的注意事项一件件列下来,他安静的听着,最后有点惊讶的抬头看了我一眼。


我知道他惊讶,他大概一直当我是不学无术高傲自大的无所事事的大小姐。


当年他从家里出来自己创业,是我一直陪在他身边的啊。


我陪他谈过客户,上过酒桌,当过秘书,自学过会计。


我和陆承安刚谈业务的时候还被一个客户耍无赖骗过,我们这边成本垫付,成交后他那边却拒不付尾款。


那是我和陆承安的第一笔创业金,我把那个老板堵在酒吧门口,一红酒瓶敲下去,敲的他头破血流,我在此起彼伏的尖叫中面不改色,说:「光脚不怕穿鞋的,下一次我拿的就是刀了。」


那老板惊惧的望着我,乖乖交钱。


陆承安知道这件事后狠狠的将我箍在怀里,红着眼跟我说钱没了可以再赚,我要出点什么事他该怎么办,后来他就不让我出头这些事了。


我陪他风里雨里这些年,胃癌也是这样透支出来的。


我是和他并肩而立的桦树啊,我们那样的契合,是并肩作战的战友,是亲密无间的爱人。


别人拥有我之前的那副皮囊,就是我了吗?


陆承安啊,你知不知道,你让我,非常的失望。


会议一直到深夜才结束,我妥帖的打点好,得体的送走所有人之后只剩下我和陆承安。


我和他一起并肩站在落地窗前,外面参差林立的办公楼层灯光璀璨。


我们聊了会天。


他偏头看我,眼里有打量的意味,过了半响才说:「你和我想象中不一样,但我还是想直截了当的告诉你,宋瑶,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我没说话。


他大概以为我们初次见面的那句话是一个大小姐的心血来潮。


事实上,若是当时我知道他找了一个像我的替身,我不会那么快的暴露我对他的心思。


因为在还没靠近他之前,他已经对我有了防备。


但其实我初见对他说的那句话,只是因为我们当初在一起的时候,这话是他对我说的。


那时候我和陆承安还在上大学,他这个人又闷又高冷,琢磨不透,看似对我有意,但迟迟没有表明心意。


后来我舍友看不下去,拉着我去参加大学联谊,跟我说天涯何处无芳草。


当时也不知道陆承安怎么知道的,他黑着脸来联谊聚会上找我的时候,我喝醉了,逢人就做自我介绍:「你好,我叫唐薇,13 级经管系二班……」


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冷着脸握住我的手,说:「我知道你叫唐薇,你是我未来的女朋友。」


所有人都围着我们起哄,我们就是这样在一起的。


实在是太多年过去了,我望着他,依稀就像望着当年那个站在我面前青涩挺拔冷着脸,但仍旧掩盖不住羞涩的陆承安。


这怀念让我控制不住自己,我做了一件很不明智惹恼陆承安的事。


我看着他,冷静的开口,真心实意的问:「陆承安,你说苏珞是你的女朋友,你是爱她还是只是将她当成别人的替身?」


我笑了笑,继续问:「你说要是你死去的女朋友知道你找了一个如此像她的替身,她会有什么感觉?」


我知道这句话会惹怒他,但我没想到会让他发这样大的脾气。


他是个情绪非常内敛的人,但在我话音刚落的时候,他瞳孔就极快的收缩,呼吸加促,那一瞬间我根本不怀疑,若是杀人不犯法的话,他一定会杀了我。


最后他冷冷笑出来,眼里没什么情绪,眼神像刀子一样剜在我身上,他说:「不要在我面前提她,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不,我静静的望着陆承安,在心底叹口气,想,什么都不知道的那个人,是你啊。


我的视线移到他的左手无名指,我当年和他交换的戒指还静悄悄的戴在他手上。


这就是为什么,当时初见,他跟我说他有女朋友我不相信的原因。


因为没有任何一个有女朋友的人,还将和前任交换的戒指戴在无名指上。


我和陆承安是举行过婚礼交换过戒指的。


在我死之前。


那时候长期的化疗让我苍白消瘦和虚弱,但陆承安很专注的看着我穿婚纱的样子,然后夸赞我真美。


他一直在温柔缱绻的望着我笑,但他周身的绝望和悲伤还是抑制不住。


这场婚礼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走完婚礼的仪式后,陆承安就抱着我在落地窗看庭院中的那棵桃花树。


那是我和陆承安在一起的第一天亲手种的。


我死的时候那棵桃花树刚结花骨朵,陆承安找人围着桃花树建了一个玻璃房,用暖气熏着,想让我赶上花期。


我问陆承安说:「你说我能不能熬到花期过?」


他低头轻轻的温柔的吻在我的额顶,说:「可以的。」


我每隔几个小时就从昏迷中挣扎着醒来问陆承安一句花开了没,他每次都及时的哄我,说:「就快了。」


但花还没开,我就撑不住了。


我跟陆承安说:「我先睡一会儿,要是花开了你喊我好不好?」


他抱着我的手轻轻颤抖,但很稳,声音也很稳,他说:「好。」


我说:「晚上我要是没醒过来,你要记得吃饭。」


千万不要跟我一样,因为胃生毛病呀。


他眼泪一颗一颗很大滴的无声落在我的脸上,他说:「好。」


我那一睡,就再也没醒过来。


真遗憾,我还没看到花开呢。


我们一起经历过那么多。


所以我不理解陆承安为什么能将别人当成我。


老实说,我一开始并没有将苏珞放在眼里。


虽然伤心痛苦和生气。


但苏珞那张脸对我实在是构不成真正的威胁,只会提醒我陆承安对死去的我的念念不忘。


我并没有放弃和神明的那个赌约。


一是陆承安虽然背叛我,但是苏珞和我长得实在太像了。


二是他可以找任何人,但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这样自欺欺人。


小学生有一篇必学的课文叫黄粱一梦,他现在就沉浸在他的黄粱梦里自欺欺人。


那天下班我路过 31 楼的办公室,看见过陆承安和苏珞相处的场景。


当时苏珞正在办公桌上对着电脑处理文件,陆承安站在离她很远的地方,什么都没做,只是静静的望着她。


他的眼神穿过她的脸落在不远处的绿萝上,仿佛在透过她去怀念他永远回不来的爱人。


他永远不知道,他回不来的爱人就站在他的身后。


静静的望着他。


我叹口气,望着陆承安,心里想:你知不知道,我没多少时间了啊。


我不知道陆承安为什么会将苏珞当成我的替身。


除了那张脸,我们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苏珞的性格非常软,她很内向,可能是因为她不会说话的缘故。


不过公司里的人似乎都挺喜欢她的,因为她善良温柔,见人就挂几分笑,很讨人喜欢且乖巧。


那样的性格,我相信即使是我妈,在和苏珞相处一个小时后也能完完全全的将我和她从那张脸上割裂开。


我们灵魂上南辕北辙的差距可以让人忽视那张如出一辙的脸。


我不知道陆承安究竟在想什么。


这种不理解在我重生的第 28 天的时候加剧了。


203,这是沈明珠的高考成绩。
甚至比原书里的还要低了好几十分。
我爸妈听到后,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要知道,沈明珠在离开姜家前,最后一次摸底考试,是考了六百多分的,高了一本线好几十分。
「这孩子的成绩不是这样的,怎么会才考了这么一点?」好半天过去,我妈依然不敢相信这个成绩竟然真的是沈明珠考出来的。
毕竟按照沈明珠以前的底子,就算是闭眼瞎蒙,都不可能才考这么点。
我爸语气淡淡的说:「估计是回到亲生父母身边,高兴傻了吧。」
听到这话,我妈脸上多了几分失望。
她感叹道:「我都不知道绵绵跟沈家的孩子抱错了,也不知道明珠是怎么知道的。」
「而且去沈家之前,都没提前跟我们打声招呼……」
我爸冷笑了一声,说:「家里给她买了那么多漂亮的衣服她不穿,反而穿了件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旧衣服……」
沈明珠重生后只顾着要回沈家,根本就没考虑过养育了她十几年的养父母。
我爸妈好歹也在职场里混了这么些年,哪里会看不懂她那点小伎俩?
两人嘴上不说,但心里明显是非常失望的。
我看了看他们两人的脸色,故意说道:「爸,妈,沈爸爸不是说招生办的老师来我们家了吗,咱们要不要把家里收拾一下?」
我妈拍了拍脑门,「哎呀,差点把这事儿给忘了。」
我爸站起来,说:「我去洗点水果。」
我妈侧身看向我,问道:「绵绵,咱不听招生办的老师忽悠,你自己有想好要报哪个学校了吗?」
我毫不犹豫的道:「报咱们本地的大学吧,离家近一点好,反正也没比清北差到哪里去。」
原书中,女主阮糖是报的是清大。
但她的分数虽然比书里高了一丢丢,却没拿到市状元。
我怕后续情节都会跟着有所改变,所以还是留在本市算了。
我都穿书了,女主光环这种玄学,我不得不信。



但现实发展确实和书里的剧情有些不一样了。

沈父没把沈明珠送出国,而是选择了让她复读。

沈父说:「严格说起来,这场变故对绵绵的打击会更大一点,但她都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反倒是明珠……」

「这说明明珠的心态不怎么好,将她一个人送出国,怕情况会越来越糟糕。」

坏事和好事一样,都会有个连锁反应。

然后沈明珠就这么被留了下来。

但我最后还是报了清大。

其实我们本地的某所大学在国内也很有名,但我爸跟我分析了一通过后,我还是顶着剧情的压力选择了清大。

之前我一直顾着避开剧情、躲避属于原来的姜绵的结局,根本就没想过自己可能一辈子留在这本书里。

也没考虑过姜绵可能会回来。

所以我做的任何决定,都是奔着躲开女主去的。

虽然这成绩是我考出来的,但用的却是姜绵的身体。

从姜绵社交账号里发布的那些动态中其实不难看出,她心仪的大学也是清大。

而且我已经改变过部分剧情了,以后会怎么样,谁能说得清呢?

8

清大的录取通知书下来那天,沈父给我爸打了电话,说想请我们家人吃饭,帮我庆祝我被清大录取。

我爸考虑到我在沈家生活了十八年,就答应了沈父的邀约。

时间定在了晚上。

我妈现在放假了,但我爸是医生,平时工作忙,就只能将就他的时间。

沈父选了个挺豪华的饭店,还要了个包厢。

但让我意外的是,他们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