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农女富甲天下

农女富甲天下

月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觉醒来,宋安然成为了古代乡下的可怜包,亲爹早逝,娘亲临盆,还有一大堆的极品亲戚上门来找茬。开局家徒四壁,惨不忍睹,不过没关系,她堂堂二十一世纪的农学博士还能饿死不成?且看她如何凭借现世种田养家,经商致富。当她的小日子过的蒸蒸日上之时,知府大人江初定天天来登门拜访……

主角:宋安然,江初定   更新:2022-07-16 01:2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安然,江初定 的女频言情小说《农女富甲天下》,由网络作家“月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觉醒来,宋安然成为了古代乡下的可怜包,亲爹早逝,娘亲临盆,还有一大堆的极品亲戚上门来找茬。开局家徒四壁,惨不忍睹,不过没关系,她堂堂二十一世纪的农学博士还能饿死不成?且看她如何凭借现世种田养家,经商致富。当她的小日子过的蒸蒸日上之时,知府大人江初定天天来登门拜访……

《农女富甲天下》精彩片段

轰!

实验室炸了!

宋安然晕了过去,手里还紧紧抓着今年研究所用的新一代杂交水稻的种子。

她和她的导师正在做新一代的杂交水稻实验,不知怎么就出现了意外。

等她醒来的时候,浑身酸痛,还没有睁眼睛就觉得脑袋上面晒得快要掉皮一样!

宋安然冷静下来,努力地平稳了呼吸之后才缓缓睁开了眼。

可是这一睁眼又让她大跌眼镜!

我的天呐,这是个什么鬼地方?

怎么破成这样?

实验室就算炸碎了,好歹也是残留现代建筑的残渣碎片啊,眼前这个跟破烂了千百万年的破屋一样的东西是什么?

她以为自己在做梦不由得抬手揉了揉眼睛。

眼睛抡了一圈,发现自己穿得破破烂烂的,跟个叫花子似的,浑身散发着一股酸臭味,和眼前的破屋倒是很相配。

她才爬起来,便听到了一阵刺耳的声音从前院传过来。

“还不快起来?天都大亮了还在睡,真把自己当猪养了,是不是?下了崽也没见你下个公的出来!”

宋安然听到这刺耳的声音,当时就皱了皱眉头。

这公鸭子一般的嗓音像是一个老太太的声音,难道是哪家的婆媳在吵架吗?

那这老太婆也太不是东西了吧,哪有这样骂儿媳妇的?

她本想过去说道两句,可又觉得这是别人家的家事,自己掺和什么?

于是就站在原地又听了两句。

“你怀着宋安然的时候不是也壮得跟头牛似的吗?现在才八个月你装什么死人?咱们知礼出去打鱼了,你还以为有谁伺候你不成?”

“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看看,我看你是不知道怎么给人家当儿媳妇了!”

“啊!疼!婆婆你快放开我,你放开我呀!啊,我的肚子好疼啊!”

啥?

孕妇都打?

前院的宋安然再也听不下去了,一溜烟赶忙冲过去。

踏进房门的一瞬间,整个人真是差点惊掉了下巴!

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被一个老妇人骑在身上,挺着个大肚子在坑坑洼洼还带着脏水的地上疼得滚来滚去,叫得撕心裂肺的。

宋安然被这一幕震惊,反应过来之后,不由分上前就是一个擒拿手,将那老妇人一抓,狠狠砸在了一旁的土墙上。

“哎呦!我的脑袋!要出人命了!快来人啊!恶毒媳妇季初柳要杀婆婆了!”

宋安然听到这话真是恨不得一脚将她踩死,她赶忙将季初柳扶起来。

季初柳艰难地往旁边破木板上一躺:“岚儿,娘肚子好疼,你快去找你大伯娘来看看!”

宋安然听到这话就有些蒙了,看来自己是她的女儿?

她正想着,脑海中疯狂涌入许多原主的片段。

不出片刻工夫,她便将这里的所有的关系网都捋清楚了。

那个所谓的大伯娘,人称徐巧嘴,是个稳婆,但是平日里没少煽风点火,为难宋安然他们家。

宋安然不由得担心的问道:“娘,去找她,她会帮忙吗?不如我去外面给你找个稳婆吧,你告诉我在哪里可以找到稳婆?”

季初柳疼得厉害,直锤那几块木板,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先去找你大伯娘吧,她不帮忙的话你再去隔壁邻居家,看看隔壁林老太太能不能动弹了?能动弹的话让她过来看看我的肚子吧,我实在疼的不行了!”

人命关天,宋安然不疑有他:“好的娘,你坚持住,我马上去叫人。”

话音刚落,宋安然转身的脚便被绊住。

宋老太到底是个庄稼人,已经六十了力气也大得出奇,此刻就像是两个铁锁千斤坠一样,将宋安然的双脚抓得死死的。

宋安然恨不得一脚踢飞她。

可是自己哪有那么大的力气,此刻动弹不得,不由得骂道:“你这个老妖婆,你想做什么?还不放开我?人命关天啊!”

宋老太却歪着嘴对她说道:“你个小没良心的,居然敢骂你奶奶我老妖婆,我看你是没王法了,今天我要撕烂你这张嘴!”

宋安然急了,抓起桌上的一个热水壶便狠狠地砸在她的身上。

所幸热水壶里都是温水,否则那壶里的水此刻全洒出来烫在那宋老太的脸上,还不跟开水烫肥猪似的?

“你再不放开我,我就不客气了!”

说完这话,宋安然已经抄起了桌上的一把剪子,剪子虽然钝,但是仍旧是有杀伤力的,宋老太吓得一下就松开了手。

瑟瑟发抖的咧嘴骂道:“你拿开水烫我的事儿,回来我跟你没完!你不是要去找你大伯娘吗?我到要看看她会不会帮你这个小没良心!”

宋安然懒得理身后的疯老太婆,一阵风似的跟着原主的记忆跑到了一墙之隔的大伯娘家。

破旧的春联贴在有几条大缝的门上,宋安然扯着嗓子,用力拍门大喊着:“大伯娘你在吗?我娘肚子有些疼,好像快要生了,你去给她看看吧!”

宋老太也风一样的跟在了身后,微微跳着脚,神婆似的伸长了脖子骂道:“你这是要把他家的门砸破吗?砸破了你家有钱修门吗?你这小没良心下手没轻没重的,扯着你那破嗓子喊不就行了?还拿手砸门,你再砸门我把你这手给剁了!”

宋安然动静十分的大,周围四五家邻居都已经探出头来,有的端着手里头的簸箕围了过来皱着眉头看热闹。

宋老太见大家都围了过来,更是一屁股坐在地上,捶着地喊着:“哎呀,这个孙女啊,胳膊肘往外拐了,刚才要拿剪刀戳死我,还用开水烫我呀!你们大家伙看看我这一身被她烫的,都成什么样了!我今早才化的妆呀!都被她用开水给烫没了!”

宋老太的力气和嗓音都远胜于宋安然,于是宋安然再怎么用力嘶吼,那声音也完全被她盖了过去。

而且宋安然越是尖着嗓子使劲的喊,宋老太越是卖力的吼,两个人像是比赛似的。

宋安然心里头知道,她是故意的,与此同时她也知道大伯娘肯定是故意不出来的,这么大的动静十里八荒都知道了,她就算睡得跟个死猪似的也该知道吧!

想到这里,她二话不说就往记忆中右边一墙之隔的林老太家去了。


宋老太又一把拽住了她的腿,臭不要脸的喊道:“你不许走,留在这里让大伙评评理,你拿开水烫我,拿剪子戳我,算怎么回事?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就不配姓宋!简直跟你娘一个德性!贱命一条!”

宋安然忍无可忍,抡起拳头狠狠砸在她的脑袋上,一下将她砸晕了,愤懑的骂了一句:“CNMD!”

旁边的人都大惊失色,一个个跟见了鬼似的盯着她,宋安然懒得看这些粗鄙的吃瓜群众,抬起脚一阵风似的跑到了林老太家。

刚跑到门口就看到林老太已经杵着拐杖,一瘸一拐的来了。

“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扶我一把呀!你那娘疼得直叫唤,我在隔壁感觉墙都要被她叫穿了!真是造孽呀!”

宋安然赶忙过去背着送了林老太回了家。

没多一会儿,林老太便已经将季初柳的身子安稳下来,并且叮嘱宋安然要去抓一副药来。

“你娘下个月怕是要生了,这些天你可千万不能让她动了胎气,否则这肚子里的孩子很可能会保不住的。你娘亲本就胎位不正,行动不便更是要处处小心,你可得好生盯着她,再不要让你那恶毒的奶奶靠近她了。”

宋安然用力的点点头,同时对她感激的说道:“林奶奶您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看着我娘的!”

林老太有些讶异的看着她:“你方才叫我什么?”

宋安然也有些疑惑:“林奶奶呀,怎么有什么不妥吗?”

可她说完这话的时候,脑海中又浮现出往事来。

原来隔壁林家和宋家是世仇,两家人通常是老死不相往来。到了爹娘这一辈,也都被宋老太和宋老太爷两个人死死地禁锢住了思想,不许他们与隔壁林家有往来。

这也就难怪方才自己叫她一声林奶奶,会让她觉得很惊讶了。

可是世仇都能够听到声儿便来帮忙,这自家人的宋老太却是往死里想害死自己的儿媳妇,简直畜生不如!

一想到这里,宋安然便上去握紧了她的手,郑重其事的说道:“林奶奶您放心吧,以后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你今天的恩情我好好的记在了心里。”

林老太没说什么,轻轻摇摇头,又拿起她的破拐杖一瘸一拐的准备出去。

宋安然赶忙又过去将她背在身上,林老太皱着眉头,鼻子一酸,问道:“你不嫌弃老太太我身上臭吗?”

“林奶奶您身上这是老人家本就有的味道,没什么大不了。您看那宋老太,她身上真是臭到了骨子里去,像臭水沟似的臭不可闻。”

身上的林老太忍不住一笑:“你这孩子,哪有你这样说自己亲奶奶的。”

“哼,这种人也配做我奶奶吗?她又不是我奶奶,敢这样害我娘亲,我恨不得抄起剪子就把她那脖子给剪断了。”

“哎哟,你可别说这话了,我看现在你也麻烦上身。你赶紧将我背回家去,把你奶奶带回去吧,否则晚上有你和你娘亲的好受了。”

说这话时两个人已经走到了大门口,看见了仍旧躺在地上的宋老太,一旁的吃瓜群众竟然谁也没有想要去扶她一把。

宋安然心里头不由得大乐起来,真是报应不爽,看来是她人品太差,周围的人都不愿意和她来往!

正想着的时候,脑海中又跑出一条信息来。原来这宋家是个大佃户,也就是大地主。这整个宋家村的土地基本上都被他们家占据了,所以这宋家村的人个个都恨不得他们家的人死光了才好!

此刻那些街坊四邻看到自己背着林老太,也都纷纷投来诧异的目光。

宋安然将林老太送回家的时候,推开那破败的门,才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穷困潦倒,家徒四壁。

木门做的家,经过风霜的千锤万击已经变得破败不堪,木墙的缝已经足以塞得下两个手指宽。

现在是大热天的还好,倘若是冷些时候,灌进来些风雨,全部都洒在坑坑洼洼的地上,林老太太腿脚又不方便,万一摔了岂不是骨折?

她又往上撇了一眼,发现真的是应了杜甫那句话:屋漏偏逢连夜雨!

那屋顶显示出几块破败的瓦砾来,阳光从上面调皮地落下来,像是将屋顶砸穿了几个洞一样。

宋安然一点也不觉得诗情画意,相反,她觉得心酸至极。

一个屋里就只有一张茅草铺的破床,几个缺了口的碗被刷得锃亮,烧饭的小矮灶上有口大锅,也干干净净。

破木板做的破屋,空间之狭小,仿佛都不用转身,只用余光就能够看完所有的范围。

此情此景宋安然无言以对,最后只得说了一句:“林奶奶,您还没吃早饭呢?我一会儿去做了饭,给您送一份过来。”

林老太听着这话,双眼一下就浑浊了,她孤苦无依许多年,孩子夭折得早,丈夫死得早,早就已经习惯了一个人。

如今隔壁的小孙女忽然问候自己,她实在是受宠若惊,也有些不敢接受。

随后饶是感激地拍了拍宋安然的手,安慰道:“你还是回去给你娘做了饭,便去镇上抓些安胎药回来吧,你娘现在胎位不正,若是调理不好身子,回头生你弟弟的时候,保不齐是要出人命的。”

宋安然感激的点点头,随后离开了。

她本也是穷人家出生的孩子,只是现代再怎么穷也比不老古代这么穷。今日她可算是开了眼界,真正重新认识了什么叫穷。

她在自家院子里摘了些菜,随便做了个能喝的菜汤,就着些白米饭就给娘亲端了过去。

“娘你放心吧,我现在去镇里给你买安胎药,我也会买些冬瓜的种子回来,咱们家地里的事你就不必操心了,我可以解决的。”

季初柳听到她说这些话,觉得她长大了不少,眼泪盈眶的对她说道:“你奶奶真是太过分了,我都已经八个月了,她还是不肯放过我!”

宋安然冷冷一笑,说道:“娘,你放心吧,她迟早会有报应的。您好生躺着,我去去就回。”


宋安然说完这话,看着娘亲从床底板下压着的谷草堆里掏出了一个小布包,打开了足足有九层之后,才从八个铜把里给了她三个。

她伸手去准备接,季初柳又将三个铜板捏在手心里,一个一个摆在宋安然的手心。

季初柳眼里始终装着忧愁,仿佛很舍不得将那些铜板给她。

一直紧皱着眉头,想了想,最后又将宋安然手心里的一个铜板给拿了回来。

无奈的点点头,说道:“去吧,早些回来,路上注意安全,一个铜板买一副安胎药。另一个铜板,你等到快要日落的时候再花,那个时候的市价比较便宜,你应该能买三包冬瓜种子回来,明日娘亲便和你一起去丢种子。”

宋安然有些傻傻的愣在原地,她的内心已经崩溃了。

没想到,全家的家当就只有八个铜板!

这真是穷的叮当响也叮当不起来了!

宋安然憋住了眼里的泪,深吸一口气,暗暗发誓一定要发家致富!

随后她艰难的点点头,对娘亲说道:“好,娘,你万事小心,我这就出门去了。”

宋安然关好门就出门去了,路过大门口的时候看见宋老太仍旧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她不由得皱着眉头蹲在地上,在宋老太鼻子上面摸了摸,发现气息仍旧是很足的,只是晕过去了而已。便拍了拍手,满脸嫌恶的扫了她一眼,大步流星就走了。

一路上她的脑海中不停地涌出信息来,原来她穿越到了一本未完结的小说里。

这本小说目前的剧情都是女主凄惨的前半生,一堆亲戚全是极品,没一个好东西。就连她那爹也是一个十足的伪君子,用八个字形容就是:色厉内荏,穷酸书生!

不过就在这本书目前剧情的最后一个章节,她看到了一个希望——男主江初定对女主一见钟情,这男主可是全国首富之子,不仅如此,他还是皇帝的亲信朝廷派来的农业知府大人!

男主在第一章就出现了,可惜女主当时没有胆量去接近男主,生生错过了和男主的一见钟情。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扼腕:“原主啊原主,既然我与你有缘,那我便帮你好好走完这一生吧。有我宋安然在,你且看我如何鞭打渣男贱婊,虐极品亲戚,发家致富,傍上美男相公,走上人生巅峰!”

宋安然确立的第一个任务就是直接去救男主。

凭借对小说剧情的记忆,找了没多久,果然她在一个灌木丛里看见了重伤昏迷的男主。

将他翻过身来,令人印象最深的莫过于那张脸。

绝色倾城的脸白净又带着几分刚毅沉稳,脸上带着一道伤,恰好落在右边脸颊,看起来就像是白玉被划了一痕,真真让人惋惜。

此时,他连昏迷也皱着眉头,这副模样就像是动了怒的人闭着眼,看得宋安然有几分心悸。

不过,同时她也欣喜,越是强大的男主,背景越大,她可等着踩在“巨人”的肩头上发家致富呢。

宋安然轻轻将他摇醒,那人睁眼的一瞬间眼里迸射出寒刀来,目光像是激光一样穿透宋安然的心,让她愣住,手指一颤。

好强的杀气!

宋安然甚是无辜的眨了眨眼。

江初定狼性的目光只维持了片刻便被眼前的小白兔那双灿若星辰,宛若流光的眸子给软化了,一瞬间变得沉静,深情,而平和,与方才睁眼的一瞬间判若两人。

“你……你醒了?”

宋安然生怕这人是个高冷人设,自己言语冲撞了保不齐立刻就会领盒饭,还是小心为上。

江初定忘了坐起来,迷人陶醉醇香的嗓音对她说道:“是你救了我?”

宋安然点头一笑,努力让自己显得温柔可人:“是,只是公子心口的伤需要及时看大夫,既然公子醒了,就随我去镇上抓药吧,顺便公子也看看伤势是否要紧。”

说到这里,江初定有些吃疼的摸了摸心口的伤,抬头皱着眉头望着明晃晃的太阳,回想起了昨夜发生的事情。

他被死对头派来的杀手追上,数十人围剿之下中了贼人奸计,这才狼狈出逃,还好是晕在了灌木丛没有被发现,否则早就魂归九泉了。

他下意识看向身旁,宋安然赶忙将包袱递给他。

摸了摸包裹,官印还在,江初定紧蹙的浓眉这才缓缓展开。

呵,我终究还是活着来到了这里,你失算了。

他不屑的勾起一个冷笑,那个“你”,在心头被他鄙视一番。

这时候,他才好生的打量起了身边的‘救命恩人’。

宋安然穿得破破烂烂,像个京城里的小叫花子,可是那神采间都是傲人之气与沉稳,尤其是一双眸子,真是犹如大海一般沉静又平和,笑时若天上星辰流光,不笑时如海纳百川, 平稳而和气。

对,就是大海。

江初定只觉得,宋安然就是大海的化身,他对这个沉稳又生得宛若清风明月一般清爽的姑娘心生一见如故的感觉,他愣了片刻,却不知道那奇怪的感觉是什么。

让他平静多年的心莫名跳动了下,那感觉十分奇怪,却又不觉得排斥。

可看到宋安然的脸,又像是故人重逢。

再开口时,他语气已经温柔如水:“不知姑娘芳名?”

“落霞与孤鹜齐飞,岚雾今朝重,江山此地深——宋安然是也。”

宋安然勾唇一笑,宛若芙蓉花开,江初定忍不住跟着笑了。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在下江初定。”

他声音好似暖阳,又清爽如山泉,宋安然听着就忍不住心动,忍不住感慨:好看的人声音也好听,真是极品公子人如玉啊。

“江公子真是人如其名,一样的好。”

宋安然对眼前颇有诗意的人有了些许好感,嘴角露出欣赏的微笑。

“宋姑娘,我昏迷期间钱财不翼而飞,一时间也没个落脚的地方,不知可否到姑娘家借宿一晚?”

江初定始终一副彬彬有礼温和矜贵的模样。

宋安然点头一笑:“当然可以!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那真是多谢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