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苏颜惜司霆舟免费阅读无弹窗

苏颜惜司霆舟免费阅读无弹窗

苏颜惜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回到沁绝园,屋子里漆黑一片。苏颜惜这女人这次倒是沉得住气,快两个月都不露脸。司霆舟打开灯,站在客厅,抬头看着那盏极为华丽的琉璃灯。

主角:司霆舟苏颜惜   更新:2022-11-15 17:3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司霆舟苏颜惜的其他类型小说《苏颜惜司霆舟免费阅读无弹窗》,由网络作家“苏颜惜”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回到沁绝园,屋子里漆黑一片。苏颜惜这女人这次倒是沉得住气,快两个月都不露脸。司霆舟打开灯,站在客厅,抬头看着那盏极为华丽的琉璃灯。

《苏颜惜司霆舟免费阅读无弹窗》精彩片段

回到沁绝园,屋子里漆黑一片。

苏颜惜这女人这次倒是沉得住气,快两个月都不露脸。

司霆舟打开灯,站在客厅,抬头看着那盏极为华丽的琉璃灯。

结婚那年,苏颜惜专程去港城,在一个拍卖会上花了300万买下来的,献宝一般指给他看。

“这个灯点亮,投影是一颗爱心,是不是很烂漫?”

灯是很漂亮,可他看她不顺眼,回应得很戳心:“烂漫没有,很烂倒是真的。”

那之后,她没再和他交流装修的事。

越想越烦躁,司霆舟觉得自己果然不该来这里,无论过了多久,苏颜惜的东西还是令人讨厌。

司霆舟回客卧洗了个澡,路过开门的主卧时,却发现了不对劲。

他和苏颜惜的卧室里,原本挂着一幅巨大的婚纱合照。

那照片还是她P的,她说:你不配我拍婚纱照,我自己P张图做个梦,也算弥补遗憾了吧。”

可现在,墙上光秃秃的。

司霆舟开始翻找家里的东西,发现屋子里,竟然没有任何苏颜惜的私人物品!

床头柜上,有一点星芒在闪亮。

他走过去,看见了一枚戒指。

正是苏颜惜自己设计的那枚素圈戒指。

司霆舟捏起那枚婚戒,不知为何,只觉得胸口闷得发疼。

疼痛的感觉不断蔓延,让他四肢百骸,似乎都缺了力气。

他握紧了那枚戒指,戒指将他手心烙得生疼。

他握着钻戒,摇摇晃晃找人。

一间房一间房找。

“苏颜惜,我知道你躲在屋里,给我出来!”

“苏颜惜——”

从屋内找到屋外,他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房子里回荡,莫名凄凉。

宋智还没有离开,听到司霆舟的声音,连忙下车。

司霆舟坐在门卡台阶上,神色落寞又愤怒,还有着些许难以分辨的委屈。

“大晚上的,你又发什么酒疯?”宋智想将他扶起来。

司霆舟挥开他的手,喃喃自语:“我想去找她。”

“谁?”宋智刚问出口,便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多余的问题。

还能是谁呢?

当然是那个被他伤到痛彻心扉,现在已经消失了踪影的女人。

宋智不知该去哪里找苏颜惜,最后只能将司霆舟带到了苏颜惜外婆居住的海边小院。

清晨,小院门口。

外婆拄着拐杖,缓缓走出来。

一个多月不见,老人仿佛老了十岁,那股子精气神就像是消散了一般,着实是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了。

司霆舟心中莫名不安,坐在车里,几乎不敢去看这位老人。

下一秒,司霆舟看见顾长沐从外婆家出来!

苏颜惜,竟然邀请了一个外人住进了外婆家?

她都没有邀请过他!

司霆舟气极了,当即下车,冲到了顾长沐跟前:“苏颜惜呢!你让她出来!”

他声音很大,强装出的强词夺理,想要掩藏心中的不安:“都离婚了还把戒指留下来!玩这种引人注意的小把戏,以为我看不懂吗?”

顾长沐满脸怒容:“你赶紧走,这里没人想见到你!”

司霆舟一把将他推开:“叫苏颜惜出来,把戒指拿走,别让她的东西脏了我的地方。”



顾长沐再也忍不下去,挥起拳头,狠狠给了司霆舟一拳。

“你混账!”

司霆舟顶了顶腮帮子,咬紧了后槽牙,抓着顾长沐的肩膀,在他小腹狠狠来了一拳。

“你算个什么东西!”司霆舟眉眼间满是戾气,“我找苏颜惜,要你来多管闲事!”

“你来找她做什么?”顾长沐比他更疯狂,“一个破戒指,你不想要就扔掉!用得着故意来恶心人?!”

两个身高一米八几的大男人,就打成一团。

外婆看着两人那装若疯狂的模样,拐杖在地上跺了几下:“住手!”

老人家已是风烛残年,谁也不敢让她动气,只好不情不愿的停下。

“外婆,您让苏颜惜出来一下。”司霆舟揉了揉腮帮子,看着老人的眼神里,有着不自知的渴求。

可这一次,一向对他十分慈祥的老人,却连一个好脸色都不愿意给他。

拐杖抬起来,狠狠的戳在地上:“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还想见她!八年前,我就不该让颜惜救你!”

司霆舟愣住,以为自己听错。

八年前,救他的人难道明明是苏珍珍。

浑浊的眼泪从老人眼角留下来,声音嘶哑而悔恨:“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让颜惜嫁给你!她当初就是随便找个人结婚,都比跳进你这个火坑要好!”

顾长沐抢步过去,给外婆拍了拍背。

他眼眶也红着,扶着老人往屋内走。

关门前,他最后剜了司霆舟一眼,扔下一句:“你放千万个心,就算你想找,也永远见不到苏颜惜了。”

司霆舟看着那扇门在自己面前阖上,心中慌乱不已。

他自欺欺人的想,当初救他的人,明明就是苏珍珍。

一定是外婆和顾长沐,看他对苏颜惜不够好,所以联合起来骗他。

“霆舟,苏颜惜不会真的出事了吧……”宋智咽了口口水,心头跳得莫名的快。

这世上会有什么人找也找不到呢?

——死人。

“你少跟着胡说!”司霆舟哑声反驳:“我最了解苏颜惜,她那种女人,城府极深花样百出,现在指不定躲在某个角落看笑话!”

他手心已出了一层薄汗,却犹自嘴硬:“她以为她多重要?我才不会去找她……”

宋智扶了扶他的肩膀,他看着司霆舟,只觉得他的脸白的吓人。

“霆舟,你冷静一点。如果……我是说如果,苏颜惜真的——”

话没说完,顾长沐又从屋子里出来了。

手里还抱着一束白菊花。

司霆舟只觉得那花碍眼得很,他冲上去夺过花一把扔掉。

“真是小看了你们做戏的本事!让苏颜惜立刻来见我!否则,我就废了MC集团!”

宋智怕他们打起来,忙冲上前挡在两人中间:“有话好好说!”

“我说顾长沐,你搅合到现在也可以了,让苏颜惜出来吧,他们夫妻之间的事,让他们自己处理。”

“呵,夫妻?”顾长沐忽然笑了起来,可他的眼眶却红的绝望。

就连宋智都察觉不妙。

司霆舟死死压制不安,刚要说话,就听顾长沐睨向他,满脸恨意——

“苏颜惜死了!就死在你大张旗鼓给苏珍珍过生日的当晚!想找她,那你去海城墓圆找人去吧!”



司霆舟为了找到苏颜惜,几乎将海城翻了个底朝天。

可他找遍了整个世界,最终还是没能找到他想要找的那个人。

海城公墓里,她的墓碑伫立在千千万万的墓碑之中,墓碑上的照片都在风吹雨打之中,褪去了鲜亮的颜色。

直到某天深夜,司霆舟带着一束迟来的玫瑰,站在她的墓前,失声痛苦。

那声音在夜色中,宛如野兽的哀嚎,经久不散。

而墓碑的主人,则在没有尽头的黑暗中,不断的坠落。

死前那一刻的感受,她还记得很清楚,在顾长沐的车后座,她一直给司霆舟打电话,希望能在死前听一听他的声音。

可他将电话挂断了,就像是挂断了她最后的一丝执念。

系统的最后一句话,漂浮在空中:【攻略失败,即将抹杀苏颜惜的灵魂】

苏颜惜觉得自己被困在一片混沌之中,无边无际的黑暗,包裹着她的身体,一直往下坠、下坠,似乎要沉入没有尽头的深渊。

空寂与冷惊包裹着她,时间的流逝变得不再重要。

她也不知自己下坠了多久,直到某个时刻,忽然感觉到指尖有一丝柔软的触感,她用了所有的力气,想要抓住那一丝感觉。

下一秒,她挣开了眼睛。

像做了一个漫长又可怕的梦,终于从梦中醒来。

那一瞬间,她还有些茫然无措。

任务失败的结局,是生命走到尽头。

可她如今,却又睁开了眼睛。

苏颜惜举目四望,眼前是一个晦暗又窄小的房间,唯一的光源是左侧顶上的一扇小窗,还有一阵阵如同受潮般难闻的味道。

她不知道这是哪里,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醒来。

就在这时,门被推开了。

一个染了金发的彪形大汉进来,对她说:“说了让你换身衣服,怎么还不换,怎么等着老子来给你换吗?”

苏颜惜吓了一跳。

她不敢出声,缩在墙角,不明白这是什么状况。

或许,她是被绑架了。

她咽了口口水,不敢去看对方的脸,生怕对方撕票:“大……大哥,你想要多少钱?我……我都可以给……”

“你这小娘们儿,要是拿得出钱,还会在这里吗?”金发大哥嗤笑一声,从旁边扯了件衣服,扔在她身上:“赶紧把衣服换了,待会儿可有贵客要来,你可别弄砸了。你爹欠的一千万赌债,每天都还在这利滚利呢!”

见苏颜惜还呆愣愣的,他失了耐心,径直冲苏颜惜走了过去,一把抓起她的长发,将人提了起来。

苏颜惜痛极了,却又有些为这痛感着迷。

在那片一望无际的黑暗里,她一直下坠,什么感觉都没有。

而此时,就连痛感,都让她觉得如此鲜明。

“我告诉你,今天要是还开不了酒,我就把你送到红窝去。开酒办不到,张开腿总办得到吧!”金发男人恶狠狠的威胁了她几句,将苏颜惜扔在地上,骂骂咧咧的转身离开了。

苏颜惜被这状况弄蒙了,她跌在地上,一侧头就看到了穿衣镜。

这一看,她便愣住了。

镜子上的女人,丹凤眼、樱桃唇,肤色白皙,眼角还有一颗红色的小痣,虽然与她有五分相似,却非常明显的不是她。

苏颜惜一瞬间几乎以为自己撞鬼了,连忙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镜子里的人也跟她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难道她是借尸还魂了?

在经历了攻略系统那般崩坏的事件之后,苏颜惜觉得这也不是不能接受。

或许是老天爷也觉得她太惨,不忍心收她,所以才给了她一次全新的生命。

可现在的她,又是谁呢?

她心头充满了慌张,正要爬起来,手边摸到了什么冰凉的东西。

她拿起来一看,发现竟然是手机,手机上写着2025年的字样。

苏颜惜大吃一惊,她死去的那年是2022年。

现在再睁开眼睛,竟然已经过去了3年吗?

正在这时,外头又传来了一道娇媚的女声:“丽惊,你衣服换好了吗?换好了就赶紧出来化妆呀!别耽误时间了!”



推门进来的,是个穿着短裙的中年女人,脸上的妆容很精致,只是带着一股风尘味。

她一进门,看见苏颜惜还没换衣服,就有些生气了:“小苏,不是陈姐我说你,既然都已经决定要做了,怎么还装模作样的?”

陈姐双手抱臂,靠在门框上,语气中带着一股见惯风尘的凉薄:“今天来的可是贵客,要不是因为你这张脸投了贵人的缘,才轮不到你。”

苏颜惜花了些功夫,算是勉强弄清楚了此时的状况。

如今的她叫苏丽惊,还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因为父亲欠了巨额的赌债,被送到了海城最有名的夜色阑珊会所陪酒。

夜色阑珊的大名,她是听说过的。

司霆舟偶尔会去夜色阑珊喝酒,每次都带回来一身混杂的烟酒香水味,她无可奈何。

如今她的身份,与以往的自己可谓是天差地别。因父亲是个赌鬼,欠了巨额的赌债,她被父亲送到寒总会来陪酒还债。

苏丽惊长相姣好,外表条件还算优秀,却因为为人木讷、放不开,所以两次都被选进了包厢,却没能开酒,也没有收入。

债主要挟她,如果这次还不能开酒,就要把她送到红窝去。

红窝,顾名思义,就是比夜色阑珊尺度更加开放的场所。

苏颜惜弄清楚这一切之后,靠着墙半晌没说话。

虽然她在司霆舟身上吃尽了苦头,却也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落到这般境地。

她想从这里逃跑,可门口就守着两个铁塔般的壮汉,想跑是显然不可能的。

苏颜惜冷静了片刻,回到那换衣间里,挑了一件低调的黑色短裙换上了。

那裙子正面虽然还算齐整,可背面却是超大的露背装。

陈姐看到她换上了衣服,将她拉到一旁:“都穿了露背的裙子,背怎么能不露出来呢?去换上个乳贴!”

苏颜惜心里羞耻极了,半晌都没动。

陈姐眉头一皱:“怎么?不听话了?”

苏颜惜只好将那东西换上,然后坐在化妆镜前化妆。

她本来想给自己化个平平无奇的丑妆,以免被那所谓的‘贵人’选中,结果才刚刚拿上眉笔,就被陈姐劈手夺了过去。

“今天,老娘亲自伺候你上妆。”陈姐笑嘻嘻的,不顾她轻微的闪躲,用粉刷在她脸上扫来扫去:“我跟你说,今天来的这位贵客,说不定就能让你一步登天。你万一之后要是走了大运,可别忘了,是陈姐我给你送来了这场天大的前程。”

苏颜惜心中苦笑,可面对现场的状况,她也不敢多说什么。

化好了妆,她被带离包厢,又有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对着她的脸细细详端,然后对陈姐说:“眉毛,要再细一点儿。”

陈姐利索的给她改了妆,这才让那中年男人满意的点头,带着苏颜惜离开房间。

离开房间的前一秒,苏颜惜路过穿衣镜,看了一眼自己的脸,心头大吃一惊。

原本这张脸与她自己的脸,大概只有五分相似,可化完了妆之后,活脱脱有八分相似,若非这衣着风格跟她前世区别太大,几乎就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



夜色降临,苏颜惜神色不安的坐在沙发上,听着那中年男人对她的叮嘱。

中年男人姓丁,是这家会所的老板,也是她父亲输钱的那家赌场的幕后负责人。

如今却对她十分和气:“小苏,今天丁哥我呢,送你一场天大的前程。你如果把握好了,别说你父亲的赌债,日后你的荣华富贵可在后头!”

“但是,你要是敢坏我的事……”丁老板变了脸色::“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苏颜惜被这般再三警告,心里已经很清楚,今天要来的这位‘贵客’对丁老板来说,肯定很重要。

只是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张脸,心里莫名有了些不好的猜测。

时间过去了三年,有谁会对她念念不忘呢?

是顾长沐吗?

但顾长沐很少来夜色阑珊这种地方,更别说被会所的老板专程准备美人用来讨好。

“丁……丁哥,我明白您的意思。”苏颜惜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问:“能不能告诉我,今天要来的那位贵客,到底是谁呢?我……我心里也有个底。”

“呵,那位贵客,我就算说了,也不是你这样的人能认识的。”丁哥摸了摸她的肩头,看着她的眼神倒不带情欲,如同看着一颗发财树:“如果他看上你了,自然有你的好果子吃,没看上你,你再怎么讨好也没用。”

苏颜惜深吸一口气,心里暗骂了一声。

丁老板却以为她紧张,爽朗的笑了一声:“别紧张,我答应你,只要你不作妖,今天本本分分的按着陈姐跟你说过的那些流程来做,无论那位贵人有没有看中你,我都不会难为你。”

苏颜惜点了点头,心里却很清楚,这只是想让她放轻松的谎话罢了。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很快就到了晚上十点。

丁老板已经姿态殷勤的去接人了,过了不知多久,他行色匆匆的过来,叫了一排姿态妖娆的姑娘,又让苏颜惜过来:“你站第一个。”

穿过铺着大理石地板的豪奢长廊,苏颜惜看着眼前的包厢,神色中难掩抗拒之色。

其实她不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很久之前,在她的前世,她和司霆舟刚结婚的时候,她也曾好奇过他晚上到底在哪里,为什么总是那么晚才回来。

于是,她就跟着司霆舟,悄悄的到了夜色阑珊。

这纸醉金迷的浮华世界,给了她极大的冲击,以至于看到他左拥右抱的在包厢里喝酒,除了心碎,并不感到震惊。

当时的她并没有想过,原来人生的磨难远远不仅于此。

站在那扇雕花大门的门口,苏颜惜深吸一口气,丁老板帮她推开了包厢的门。

苏颜惜低着头看着脚尖,希望不要吸引任何人的注意力,慢慢走进包厢里。

包厢里放着轻缓的音乐,觥筹交错的喧嚣并没有因此而稍有停歇。

她站在包厢的角落里,一直低着头,听到丁老板的声音:“小苏,来给司先生倒酒。”

苏颜惜有些慌张的抬起头来,顺着丁老板的声音看过去。

单人沙发上,司霆舟一手撑着下颚,另一只手捏着红酒杯,正死死的盯着她。

时隔三年,苏颜惜从未想过,她捡回一条命之后,这么快又遇到了司霆舟,还是在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场合、这样的身份。

苏颜惜被他的眼神吓了一下,不但没敢上前,反而向后退了一步。

司霆舟冷笑一声,忽然将红酒杯狠狠砸在了地上,冷笑一声:“这就是你说的大礼?”



一瞬间,包厢内鸦雀无声。

苏颜惜忍不住看了司霆舟一眼,她从未见过司霆舟那般愤恨而复杂的眼神。

丁老板也有些吓蒙了,半晌才小心翼翼的说:“您要是不喜欢,我就让她滚出去……”

司霆舟抬手,制止了丁老板要说的话。

“你过来。”司霆舟冲她勾了勾手指。

苏颜惜并不想过去。

她已经在这个人身上,耗尽了所有的情感、所有的期待,最终只换来一个狼狈不堪的结局。

上天又给了她一次生命,如果有得选,她只想离司霆舟越远越好。

可此时此刻,她并没有选择的权利。

如果她敢扭头走人,或者触怒司霆舟,很难想象在离开这个房间之后,她会被丁老板如何对待。

红窝,这蕴含着深切意味的名字,令她不寒而栗。

苏颜惜缓缓走过去,距离司霆舟还有还有一米的时候,停了下来。

“这也太像了,简直是一个模子里长出来的。”她听见宋智惊叹的声音,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被一个高大的身影笼罩了。

她抬起头,被他狠狠的捏住了下颚,力道大得她生疼。

她的眼泪早已经为他流干了,可此时此刻,还是会因为生理性的疼痛,而泪满眼眶。

下一秒,她感觉到一柄锋利的冰凉,抵在了她脸侧。

她感觉浑身的寒毛都立了起来。

“这张脸,动过吗?”他轻声问。

苏颜惜毫不怀疑,如果她点头,或许司霆舟下一秒就会将她的脸给划了。

可这一瞬间,她是想要点头的。

即便被划了脸,也比留在他身边要好吧。

“司总,这可是纯天然,如假包换的一张脸啊,我怎么可能会用那种整过容的货色来招待您呢。”丁哥的声音在司霆舟身后响起,然后接连给苏颜惜使眼色,生怕她被吓晕了。

“所以,天生就长这样?”司霆舟眼神格外复杂,捏着她下颚的手,终于松开了。

苏颜惜连忙揉了揉被他捏的位置,若是照镜子,估计会留下几个红色的手印。

她现在才意识到,原来前世的司霆舟,对她偶尔的粗暴,或许都已经算是留了分寸。

司霆舟将水果刀随意扔在桌上,哐啷一声,像是砸在人心里。

“过来,给我倒杯酒。”他轻声说着,坐回了他的单人沙发上。

包厢内,气氛为之一松,就像是拉满的弦终于被放开。

音乐继续播放,男男女女也开始轻声交流,偶尔视线投注在她身上,令苏颜惜更加不安。

因着司霆舟坐着的事单人沙发,她也不想靠近他,于是端着酒,站在他旁边倒。

可她没想到的是,她保持距离的动作,恰好让司霆舟舒坦了些。

觥筹交错,宋智的视线一直放在她身上,忽然问了一句:“你叫什么?”

苏颜惜张了张嘴,自然不敢说现在的名字。

她现在叫苏丽惊,跟原本的名字几乎没有区别。

“您叫我丽丽就好。”她刻意的冲着宋智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笑。

“别笑。”司霆舟皱着眉头,忽然狠狠瞪了她一眼。

苏颜惜下意识收敛了笑容,心头却如同被浅浅的扎了一下。

他还是那么讨厌她,即便她已经不是曾经的她了,看到一张相似的脸,都不愿意看到她的笑容。

“你笑起来,就不像她了。”他轻声说。

可惜,苏颜惜并没有听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