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无双军王

无双军王

龙不在渊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魏无双没想到,在他出生入死之时遭遇背叛,最终好友惨死。为了复仇,他以战神之名重返都市。当他归来之时,亲人受辱,盛怒之下,他再次踏上征途。这一次,他要让整座都市都臣服脚下,他要用仇人的血来祭奠死去战友的亡灵。且看他如何手握利刃于斩杀黑手,成就他王者天下的传奇故事!

主角:魏无双,魏宁宁   更新:2022-07-16 01:2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魏无双,魏宁宁 的女频言情小说《无双军王》,由网络作家“龙不在渊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魏无双没想到,在他出生入死之时遭遇背叛,最终好友惨死。为了复仇,他以战神之名重返都市。当他归来之时,亲人受辱,盛怒之下,他再次踏上征途。这一次,他要让整座都市都臣服脚下,他要用仇人的血来祭奠死去战友的亡灵。且看他如何手握利刃于斩杀黑手,成就他王者天下的传奇故事!

《无双军王》精彩片段

“轰隆隆~~”

水泼一般的大雨席卷了整个静海城,街道上空空荡荡,然而在郊外的无名墓园内,却仍有两个身影如松般屹立。

“向乾,我的兄弟,大哥来看你了”

魏无双捧着一个盒子,轻轻放在了墓碑前。

墓碑上,“向乾之墓”四个鲜红的大字即使在雨中也不曾褪色丝毫。

看着这四个字,魏无双脑海中一幅幅画面闪过,最终定格在了他们最后一次作战的场景。

那一次,他们面对的是臭名昭著,甚至曾攻陷过数个小国的魔鬼佣兵团。因为对方侵扰了华夏边境,进行了惨绝人寰的屠杀,魏无双义无反顾带领小队与之交战。

可谁也没想到,他们这些奋不顾身保卫国家的战士,竟遭到了可耻的背叛,直接陷入了敌人的圈套,死伤惨重,魏无双亦是险些惨死。

在危机时刻,是向乾挡在了魏无双身前,替魏无双挡住了子弹。

他永远也忘不掉,向乾躺在他怀里说过的那些话。

“队长,很开心能够跟随你征战,只是这一次,我可能回不去了…哥,你答应我,一定要照顾好宁宁和小安,一定…”。

“兄弟,放心,你的仇,大哥一个一个来清算。”

“魔鬼佣兵团已经覆灭了。”

“接下来,敢欺负宁宁和小安的家伙,当年出卖我们兄弟的畜生…”

“一个也逃不了!

魏无双眼中闪过一丝暴虐,滔天的气势轰然爆发,直接在暴雨中营造出了一个真空领域!

“魏战神!”一直静静站在魏无双身后的女子终于忍不住出声:“您私自斩首截留魔鬼佣兵团团长的首级,已经被人举报,免去了当众受勋的荣誉,如果您再…”。

“你在教我做事”?

魏无双淡淡撇了女子一眼。

“不、不敢。”

女子脸色一白,连忙闭口不言。

尽管她现在是参将军衔,手握实权,但在大名鼎鼎的大夏战神魏无双面前,也就是普通的小兵罢了。

“让你调查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良久,魏无双情绪平复下来。

“据调查,魏宁宁现在带着孩子在不远处的桃园村住着,过的不是很好。”

听到战神问话,女大校连忙将情报呈上。

“村子里住着?我记得向乾当时已经在城里买了房。为什么又回到了村里,而且向乾的抚恤金金额不在少数,宁宁也不是乱花钱的人”。

魏无双站起身,转头看着对方,身上的气息让王语嫣的眼神有些闪躲。

王语嫣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心尽量的平稳下来,随后抬头说道:“向乾有一个弟弟,名叫向左,经常找宁宁要钱,若是不给,轻则死缠烂打,重则偷盗打骂。而向乾的父母他们不仅不管,反而大骂魏宁宁是扫把星,克死了丈夫还生不出儿子,并以此为由将宁宁从城里的房子赶了出来,逼得魏宁宁不得不住在村子里的老房子,靠兼职养家。”

“另外,现在那个老房要被拆迁了,可房产证在向左手里,他狮子大开口要三百万,拆迁方最多给五十万,并勒令魏宁宁三天之内不来签合同就强制拆迁将她活埋了”。

“好啊!呵呵,真是好大的胆子。”

魏无双怒极反笑:

“三天是吧?我倒要看看他吃了什么雄心豹子胆,敢活埋我魏无双的妹妹!”

“走!”

“现在,带我去找宁宁和小安。”

“还有那个…猪狗不如的畜生!”

静海市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前,十辆法拉利,五辆兰博基尼,五辆玛莎拉蒂,成了酒店前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毕竟这么多豪车一同出现的情况实属罕见。

酒店内的一间豪华包房内,二十人围坐在饭桌前,桌上摆放着十几瓶82年的拉菲和二十几瓶国酒,眼前这一桌菜,已经超过了一百万,可这群年轻人,似乎并不在意。

毕竟,他们之中大多都是官二代和富二代,除了向左。今天这个饭局,也是他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组成的。

“十分感谢各位公子赏脸前来,我先干为敬”,说完,向左端起一杯白酒便入了肚。

“向左,你费劲心思巴结我们这么久,想干什么就直说”。

向左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既然张公子已经开了口,我就直说了,关于桃园度假村开发的事情,不知道我能不能分一点”?

被称作张公子的,正是静海城城主的儿子张明远,这个房间里坐的,基本都是通过他,获得了参与开发桃园度假村的资格。

向左知道,这些人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索性大出血一回,只要能够参与进去,怎么说都有的赚。而这个张明远,向左更是调查了一番,此人极为好色,所以他准备以此为突破口。

“向左啊,我们的名额已经够了,若是再加你一个,就得从其他人那里分走一部分,恐怕没人愿意吧”。

听了张明远的话,向左顿时气的想骂娘,他知道,想要让对方松口,必须得给足了好处,他也找到了几名姿色极佳的模特,准备让对方瞧瞧。

不过还不待他开口,张明远便起身走到他的身后,俯下身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听说你嫂子魏宁宁成了寡妇,现在独守空房,我就喜欢这种女人,若是你让她陪我三天,我就让你参与开发,而且将我那一份给你,怎么样”。

向左听后犹豫了一会儿,随后唯唯诺诺的说道:“张公子,这恐怕不行,我哥虽然已经死了,可毕竟是军人,最关键的是我哥那个战友每年都会回来祭拜,而且他和我嫂子是兄妹,此事若是被他知道了,会有危险”。

听向左说起此事,其他人也开始议论起来。

“原来是个当兵的”。

“是啊,这群当兵的不太好惹”。

张明远不以为然道:“瞧你们说的,再怎么厉害,也只是一个当兵的,还真以为他是军队一把手吗,我就不信,他能大过城主”。

“向左,如果这件事办成了,拆迁款我再给你三百万,如何”?

听了张明远的话,刚刚还在犹豫的向左,眼神变得无比坚毅,说道:“张公子放心,我今晚就将此事办成”。


静海市,一家五星级酒店前,十辆法拉利,五辆兰博基尼,五辆玛莎拉蒂,成了酒店前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毕竟这么多豪车一同出现的情况实属罕见。

就连酒店外的保安,都比平时多了好几倍。

“你说,这群公子哥都是干什么的,真特娘的有钱”。

“这还用说吗,不是官二代,就是富二代”。

“难怪一人身边跟着一个妞,那些妞可真正点”。

一群人一边看着这些豪车,一边谈论着刚刚进去的那群人,时不时的还要将来拍照的人赶走,万一除了意外,他们可赔不起。

酒店内的一间豪华包房内,二十几个年轻人围坐在饭桌前,桌上摆放着十几瓶82年的拉菲和二十几瓶国酒,而在每个人腿上,都坐着一个身材曼妙,长相较好的女子,用他们的话来说都是他们的女伴。

在他们面前是慢慢一桌菜,这桌菜的价值虽然已经超过了一百万,可这群人却毫不在意,毕竟今天又不是他们掏钱。

他们之中大多都是官二代和富二代,除了向左。今天这个饭局,也是他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组成的,此时他虽然心疼,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标,脸上却一直带着微笑。

“十分感谢各位公子赏脸前来,我先干为敬”,说完,向左端起一杯白酒便入了肚。

“向左,你少跟老子玩虚的。想干什么就直说”。

向左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既然张公子已经开了口,我就直说了,关于桃园度假村开发的事情,不知道我能不能分一点”?

被称作张公子的,正是静海城城主的儿子张明远,这个房间里坐的,基本都是通过他,获得了参与开发桃园度假村的资格。

向左知道,这些人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索性大出血一回,只要能够参与进去,怎么说都有的赚。

而这个张明远,向左更是调查了一番,此人极为好色,所以他准备以此为突破口。

“向左啊,我们的名额已经够了,若是再加你一个,就得从其他人那里分走一部分,恐怕没人愿意吧。”

听了张明远的话,向左顿时气的想骂娘,他知道,想要让对方松口,必须得给足了好处,他也找到了几名姿色极佳的模特,准备让对方瞧瞧。

不过还不待他开口,张明远便起身走到他的身后,俯下身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听说你嫂子魏宁宁长得不错,是个俏寡妇?嘿嘿,本公子就喜欢这种女人。若是你能把她送到我的床上,我就给你个参与开发的机会,怎么样?”

向左听后犹豫了一会儿,随后唯唯诺诺的说道:“张公子,这恐怕不行,我哥虽然已经死了,可毕竟是军人,最关键的是我哥有个战友,而且那战友和我嫂子是兄妹,此事若是被他知道了,恐怕…”

听向左说起此事,其他人也开始议论起来。

“原来是个当兵的”。

“是啊,这群当兵的不太好惹”。

张明远不以为然道:“瞧你们说的,再怎么厉害,也只是一个当兵的,还真以为他是军队一把手吗,我就不信,他能大过城主”。

“向左,如果这件事办成了,拆迁款我再给你三百万,如何”?

听了张明远的话,刚刚还在犹豫的向左,瞬间被金钱迷住了双眼:

“张公子放心,我今晚就将此事办成”。


桃园村,一个十分落后的村落,因为村子里的年轻人基本都出去打工了,剩下的都是些留守老人和儿童。

在村子的最东边,有一土房,因为刚刚的大雨,房间里摆满了锅碗瓢盆,此时还在噼里啪啦的响个不停。

魏宁宁站在椅子上,正用塑料遮挡着那透风的窗户,而魏安安在一旁小心的扶着凳子,还不时的提醒道:“妈妈,你小心一些,如果够不到就不挡了,安安不冷”。

魏宁宁心头一酸,还是笑着说道:“妈妈够得着,安安小心一些,万一妈妈掉下去你要躲开知道吗”。

魏安安没有说话,只是那坚毅的眼神似乎告诉着对方,她不会躲开的,她要保护妈妈。

正在钉窗户的魏宁宁突然看见两道身影从远处走来,其中一个身影让她感到十分熟悉,直到那人走近,她才认出对方,瞬间愣在了凳子上。

“哥...”。

魏无双也没想到,妹妹住的地方竟然这么破烂不堪。

当他走进房间,看见几乎无处下脚的地面,愧疚和愤怒同时涌上心头。

魏安安看了魏无双一眼,有些不确定的看向魏宁宁,奶声奶气的说道:“妈妈,是舅舅”。

魏宁宁眼含泪珠,可以看到她控制着自己不哭出来,可魏无双那内疚的眼神,让她有些心疼,她急忙从凳子上下来,抱起安安,来到魏无双面前,扑进了对方的怀中。

“哭吧,哭出来就舒服一些”。

魏无双轻轻拍打着对方的后背,没有说太多的话,他知道,妹妹需要肩膀依靠,那么以后就由他来守护。

随后,几人找了一个不漏雨的地方坐了下来,魏无双这才开始问起这几年来发生的事情。

“我记得向乾在城里买了房子,你们和他父母当初已经搬了进去,为什么现在你住在了这里,这里是向乾的老家,以前他父母住的地方吧”。

魏无双没有直接说他们调查的结果,他想听妹妹怎么说的。

魏宁宁犹豫了片刻,说道:“在向乾走后,公公婆婆的身体变得不太好,可这边要拆迁,拆迁方说要有人住才能算数,才会结拆迁款,所以,我就带着安安来这里住了,等拆迁款到了,我们就回去了”。

果然,魏宁宁并没有告诉魏无双实情,她担心魏无双去找他们的麻烦,毕竟是向乾的父母,如果当面和他们起了冲突,该如何面对已故的向乾。

魏无双没有揭穿魏宁宁,接着问道:“那你在这里住了多久了,这里之前好像也不是这个样子,怎么变成了这副摸样”。

“来了也没几天,应该是很久没人住,再加上下雨刮风,才会变成这个样子吧”。

魏宁宁看了看周围,最后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极小,可能她也觉得这个理由说不过去,毕竟门和窗户上都有那么大一个洞,怎么可能是风吹雨淋的。

不过魏无双也并未拆穿魏宁宁,他知道妹妹一向好强,只是心中愈发的愧疚。

似乎害怕魏无双再问起什么,魏宁宁赶紧问道:“哥,你这几年在外面怎么样,有没有出过危险的任务”。

魏无双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我都是在军队训练,不怎么出去了,就算执行任务,也是一些十分简单的任务,比如当司机,护送领导去机场之类的”。

“哦,那就好,只要不再去那些危险的地方就行”。

魏宁宁正打算问问其他事情时,向安安跑了过来,直接躲进了魏无双怀里,随后转过身来看着魏宁宁,说道:“妈妈,你说骗人是不对的,你怎么能骗舅舅呢”?

“安安,不要乱说话,回房间去睡觉”。

魏宁宁的声音不由得大了几分,似乎害怕着什么。

见魏宁宁似乎生气了,向安安往魏无双的怀里挤了挤,魏无双轻轻拍着向安安的小脑袋,对着魏宁宁轻喝道:“声音小一点,安安说错什么了吗”?

随后他又问怀里的向安安,“安安,你告诉舅舅,妈妈怎么骗舅舅了”?

魏宁宁还想阻止,可是被魏无双给瞪了回去。

过了一会,向安安偷偷看了一眼魏宁宁,然后对着魏无双小声说道:“我和妈妈是被奶奶和爷爷赶出来的”。

“哦?他们为什么赶你们出来,那里也是你们的家啊”。

“他们说,妈妈没生出来男孩,还克死了爸爸,他们不想让妈妈在家待,怕把他们也克死,还把爸爸给妈妈的钱都抢去了”。

听到这里,魏无双看了一眼魏宁宁,此时魏宁宁已经泪流满面,向安安拿过一张纸巾递给了魏宁宁。

“自从向乾走后,我在家里就不受待见,他们虽然对我不仁,可我不能对他们不义,所以也依旧照顾着他们的饮食起居,而且给他们做的饭,他们不满意的时候就会打我,还不给我和安安吃饭,到最后甚至限制我们的自有,他们开始对安安发火,还想动手打她,所以我趁他们睡觉的时候逃了出来,来到了这里”。

魏宁宁哭诉着这几年以来的遭遇,把一肚子苦水都吐了出来,看着不停流泪的魏宁宁,向安安跑到对方跟前,用小手在魏宁宁脸上来回擦着。

看着如此伤心,又无助的妹妹,魏无双心里也十分内疚,他没有照顾到妹妹的感受,没有考虑到她的处境。

双方都沉默了很久,谁也没有说话。

又过了一会儿,魏无双率先打破沉默,说道:“你放心,这一年你们娘俩受的委屈,我一定让他们加倍奉还”。

“不要,哥,你不要冲动,向左他的朋友都很厉害,那个张公子也不是一般人,我们得罪不起,如果去和我公公婆婆争论,到时候向左让他朋友帮忙,很有可能出事,我不希望你出事”。

魏宁宁不停的劝阻着魏无双,可魏无双并不想就这样放过他们,就算根据法律,魏宁宁也有一半的继承权。

就在几人说的正酣时,外面响起了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

魏宁宁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