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夜先生的金丝雀她跑了

夜先生的金丝雀她跑了

网络作者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最开始,云薇薇和夜宸璟的爱情惹人艳羡。但后来他们俩的分道扬镳,成为了大家眼中不可多得的笑话,她的噩梦也由此开始。和他分手后,她开始了躲债的日子,甚至还要帮父亲戒毒。当生活已经满地鸡毛时,她发现自己怀了夜宸璟的孩子。时隔五年,他又出现在她面前,嘴上说着恨,心里却爱的不得了!

主角:云薇薇,夜宸璟   更新:2022-07-16 01:2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薇薇,夜宸璟 的女频言情小说《夜先生的金丝雀她跑了》,由网络作家“网络作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最开始,云薇薇和夜宸璟的爱情惹人艳羡。但后来他们俩的分道扬镳,成为了大家眼中不可多得的笑话,她的噩梦也由此开始。和他分手后,她开始了躲债的日子,甚至还要帮父亲戒毒。当生活已经满地鸡毛时,她发现自己怀了夜宸璟的孩子。时隔五年,他又出现在她面前,嘴上说着恨,心里却爱的不得了!

《夜先生的金丝雀她跑了》精彩片段

午夜,洛川市最大的夜总会“维纳斯”门前,一辆通体漆黑的奔驰车门打开,一个娇小身影从里面怯生生的钻了出来。

白衬衫配上蓝色的牛仔裤帆布鞋,青春靓丽的同时显得与周围的一切都格格不入。

云薇薇深吸了一口气,想她一个高三重点班班主任,竟然会在高考前夕来这种场合。

硬着头皮,云薇薇还是从大门走了进去,一直走到预定包厢的门前,她深吸了一口气,唇角带笑,推门进去。

“顾先生在吗。”

包厢内一群男女正围在一起嗨的正上头,他们见云薇薇出现在门外,指了指沙发上,顺着视线,云薇薇就见到了尽头的正主。

“哟,这就是刘鑫的班主任?”顾铭浩染着一头墨绿色的头发,穿着时髦,他轻佻的冲着云薇薇吹了个口哨:“早知道他有这么好看的班主任,他偷东西的事儿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她今天过来,就是因为自己班里的学生为了赚上大学的学费,惹了麻烦。

云薇薇扯了扯手中的包包,这个环境令她有些局促不安,她鼓足勇气开口:“顾先生,真是很抱歉,刘鑫的家庭条件不好,去您家里打工对于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确实是很大的诱惑,他马上就要高考了,这关系到他的人生,您看看,能不能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他这一次。”

话音刚落,她只觉得一道视线紧紧的落在自己的身上,顺着那道视线,远远地,她瞧见了包厢尽头的角落里,一个男人长臂落在沙发扶手上,他交叠着双腿,指尖的光点随着烟雾忽明忽暗,看不清他的脸。

一种熟悉的感觉从她的心头升起,来不及细想,就听见顾铭浩冷笑了几声。

“我大人不记小人过?可以啊!陪我喝几杯。”说着,顾铭浩起身,将放置在茶几旁的一整瓶马爹利酒倒满了一整个水晶杯。

“顾少,给老师倒这么多,万一喝多了怎么办,您要送老师回家么?”

“这点算什么,来,都喝下去!”

周围的人频频起哄,云薇薇犹豫着,端起了那杯酒。

只喝一杯的话,应该没事吧。

“那就拜托顾先生了。”

男人那猥琐的视线上下打量着云薇薇,在顾铭浩的眼中几乎已经把云薇薇扒光,如此的羞辱,眼前的女人竟然不为所动。

那粉嘟嘟的唇接触杯子的一刹那,她手中的酒被人夺走。

一抬眼,她与男人对视,那冷冽的视线,让她如坠冰窟,五雷轰顶。

夜宸璟。

他不是出国了么?怎么回来了!

那被她狠狠压在心底五年的感情,在这一瞬间松动,撕扯着伤口……那是她整整压抑了五年的思念跟愧疚,这个男人,他的一切还是那样的令她痴迷跟贪恋。

修长的手指摩擦着水晶杯沿,他左手将烟头掐灭,动作缓慢而优雅,就像是十九世纪的贵族,包间内五颜六色的灯光从酒水中映衬出来,与他整个人都格格不入。

周围原本喧闹的人群变得寂静,而顾铭浩也傻愣在原地:“夜,夜少?你们认识?”

夜宸璟有条不紊的将酒杯直接倒在了地上,转头看向云薇薇,半晌,紧抿着的唇勾起了一丝轻蔑的冷笑:“云薇薇,好久不见。”

“好……好久不见。”

云薇薇近乎呆滞的回答道。

“呵,真没想到,你为了学生,竟然有这么大的牺牲精神。”夜宸璟的声音低沉而淡漠,他的语气一字一顿,可是云薇薇还是能感觉到那丝丝轻鄙。

“我,我还有事,我先走了。”云薇薇躲避着他的视线,转身就要走,可是手臂上却传来猛地一阵拉扯,男人的手不清不重的禁锢住她的肩膀。

“我允许你走了?”

她的身体僵硬在原地,整个人都不知所措。

“怎么,”夜宸璟的眼中充满冷意,他勾了勾唇,“想故意喝多,借机爬上顾少的床,被拆穿了待不下去了?”

“不是,我没有!”

云薇薇的心被猛地扎了一下!原来在夜宸璟的心里,她竟然是这样的人!

如果不是为了刘鑫,她这辈子都不会进这种地方!

眼前的男人的身形高大,沉默不语,挡住了她眼前所有的光,这让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五年前的那一晚,她被狠狠的按在床上,男人疯狂的索取着。

“夜宸璟,你够了!”云薇薇立刻挣脱开他的手,可是原本就松垮的衬衫被这么用力一扯,扣子崩裂,瞬间裂开了一个大口子,雪白的肌肤就那样露了出来,她下意识的护住。

下一秒,男人的外套就这样落在了她的身上。

上面还带着那熟悉又陌生的气息,云薇薇死死的咬着唇瓣,用力的克制住了想要流泪的冲动。

这辈子她都没办法忘记,五年前的那个晚上,她死死的掐着自己的手,歇斯底里的要分手的场景。

“夜宸璟,你到现在还不明白,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你什么都不是,你没有钱没有权,你救不了我!”

“放过我吧。”

当年夜宸璟死盯着她的眼睛,双目恣裂:“云薇薇,早晚有一天,你会跪在地上求我。”

“求我回来。”

“我不会。”

然后,她便走了,独留下那个原本就敏感尖锐的少年站在原地。

那个时候,他刚失去了最疼爱他的外婆,失去了他的爱情,失去了曾经的一切……

那段日子,夜宸璟一定很难过吧。

“夜少,那个,您别误会哈,我只是跟云老师的学生起了点冲突而已,没事没事……我没有那个心思。那就是件小事,您开口我马上就办!”顾铭浩见状,哪里还敢再打云薇薇的主意,连忙开口解释道。

“滚!”

夜宸璟双手直接将西服外套紧紧的系在云薇薇的领口,随即抬手就将她推出了门外,随着包厢的门关闭,偶尔传来音乐声的走廊中,他死死的将云薇薇按在墙面上。

“夜宸璟你……”云薇薇的心狂跳不止,话还没说完,下一秒,她的唇就被狠狠的堵住。

男人的手顺着衣服的缝隙,紧紧伸进去箍住了她的腰,他用力的肆虐着这个女人的唇,似乎只有揉碎了这个女人,才能解他的心头之恨!

这种地方的酒能随便喝吗!


五年了,云薇薇还是一点脑子都没有!

云薇薇拼命的挣扎着,她感觉到夜宸璟托起她的脸,那修长的手指插入她的发丝间,逐渐加深着这个吻,那种酸涩肿胀的酥麻感从她的心口缓缓溢出,她软了身子,双手不自觉攀附在了男人的脖颈上。

这是五年前她就亲手斩断了的感情。

是不应该重新触碰的人。

是她男朋友的小舅舅!

云薇薇的瞳孔骤然紧缩,她猛地回过了神来,狠狠的将夜宸璟推开,抬手对着他那张脸就是一个耳光。

“啪!”的一声,夜宸璟的脸被打的偏了过去。

他回过头,一双眼冷冷的盯着眼前这个女人:“云薇薇,怎么?不想让我碰?”

“你刚刚可是热情的很。”

云薇薇的心脏狂跳不止,她的指尖颤抖着攥成了拳头,眼泪明明溢满了眼底,可是到嘴边的话却那么的冷漠无情:“多谢你今天帮我,应琛还在等我回去。”

“你什么意思?”

夜宸璟整个人都萦绕着一种危险的气息,他的眼神中没有丝毫的波动:“你跟季应琛什么关系!”

“你刚刚回国,可能还不知道吧。”云薇薇鼓足了涌起,她唇角流露出一丝苦笑:“我现在跟季应琛在一起了,他现在就在门外等我,我们不要再联系了。”

在一起了,什么叫在一起了!

“季应琛?!你知不知道……”

话音未落,云薇薇打断,对上夜宸璟的眼:“我知道。”

季应琛,是夜宸璟的外甥。

虽然,她也是昨天才知道的,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

夜宸璟看着眼前云淡风轻的云薇薇,恨不得一口咬碎她!

这个女人!竟然在抛弃他之后跟自己的外甥在一起!

很好,非常好!

“怎么?你觉得有了季应琛,我就不敢动你?”他忽然一把捏住云薇薇的下巴,恶意的笑了:“云薇薇,你想多了,我的女人,没有人敢碰!”

剧烈的疼痛让她眉头紧皱,心中的擂鼓打响,夜宸璟还是如同以前一样偏执,所以她从来都不敢赌,不敢赌他在顶怒之下会做出什么样的事!

毕竟,夜宸璟可是六亲不认的。

可是她知道夜宸璟对她,向来吃软不吃硬……

云薇薇像是瑟缩了一下,眼泪徒然流了下来:“夜宸璟,都五年了,你放过我不行吗!”

一时间,夜宸璟怔住,他的手松了松,而这个女人就趁这个时候竟然直接朝着一边一钻,朝门外跑了!

该死!她装的!

夜宸璟正打算追上去,身后的门开了。

“夜少,今天是你的接风宴啊,你怎么出来了这么半天。”

……

见夜宸璟被拦住,云薇薇拼了命似的冲出了了夜总会,直径跑向季应琛的车子,她一把拽开车门,慌乱不止的坐了进去。

“怎么了?是不是顾铭浩为难你了?”

季应琛坐在驾驶座上,眉眼中满是担忧,那棕色的碎发垂在眼前,温柔的眼神落在她的身上:“是我没用,没办法陪你。”

因为几年前的意外,季应琛得了严重的哮喘。

里面到处都是烟酒的气息,他的身体是受不了的。

云薇薇摇了摇头来不及解释什么,到现在她的心脏仍然在狂跳不止,刚刚她与夜宸璟的一切,就好像是一场虚幻至极的梦境。

一直到季应琛发动车子,她的心情才平缓了下来。

“我小舅应该也在里面,你们当年不是同校么?按理来说顾少不会太为难的。”季应琛温和的缓声说道:“早就让你别逞强,你还一个人进去。”

“我总不能什么事都依赖你。”

云薇薇心不在焉的说着,她看着窗外不停倒退的景色,脑海中不停浮现出刚刚夜宸璟的神情,他一定很生气吧,这么多年被夜家安排到国外,好不容易回来了却听到这个消息。

夜宸璟,她惹不起,只能躲。

“改天可以一起聚一聚,我跟我小舅以前感情很好的。”季应琛看着一旁云薇薇若有所思的模样,他伸出手,揉了揉女人柔软的头发。

“婚纱我已经选好了,明天可以去看。”

“不行,明天我没有时间。”云薇薇下意识的反驳道,随后才意识到了自己语气有些生冷:“我只是有些担心刘鑫的问题,明天我还需要去学校,六月七号就高考了。”

“嗯,好。”

季应琛应了一声,双目直视前方。

五年了,他早已经习惯了云薇薇的推拒,可是从未有过情人之间的亲密,他们更像是朋友。如今薇薇能答应他的求婚,他也该心满意足了。

虽然心中泛着微微的苦涩,可是季应琛还是什么都没说。

……

第二天一早,云薇薇做好早餐就一个人赶去了学校,见刘鑫还在正常的上课,她便放心了。

“云老师,校长办公室有人找,好像是关于刘鑫的事。”教导主任见云薇薇来了,连忙拦住她:“学校现在也是想保刘鑫的,但是他一直死咬着说自己没偷东西,甚至连道歉都不肯,他成绩那么好,如果跟顾家的人杠上估计没办法顺利毕业,更别提考大学了。”

“谢谢主任,我现在就过去。”

云薇薇点了点头便朝着校长办公室走了过去。

刘鑫的家境不好,但是上学这三年,性格直率开朗,不像是会小偷小摸的人。但是洛川市顾家人脉颇广,刘鑫本来是去给顾家的小儿子做家教,但是谁能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反正无论如何,一定要让刘鑫把书读好。

云薇薇的心里打着鼓,当她推开校长办公室的门时,预料中的顾家人没有来,反而是校长的位置上坐着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背对着他。

不祥的预感从心头升起。

糟了!

“夜少,云老师来了,你们聊,我就先出去。”校长对着夜宸璟毕恭毕敬的说道,随后……

偌大的办公室内只剩下了云薇薇跟夜宸璟两个人。

周围一片安静,安静的几乎能听到云薇薇自己的心跳声,她咬着牙,想要开口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只能硬着头皮,渐渐的朝着门的方向退了两步。

“你想去哪?”

皮质的转椅转动,男人缓缓的随即转身,夜宸璟淡淡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忽然,他那紧抿着的唇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丝沾染着不屑的笑意。

“我说过,我不会放过你。”

心脏仿佛要从胸膛里蹦出来,云薇薇深吸了一口气:“我们的私事跟这件事情无关,如果你是替顾家施压,那么,他是我的学生,我替他道歉。”

她僵直着身体,对着夜宸璟郑重的鞠了一躬。


抱歉?

夜宸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眸色微冷,他居高临下,一步步的逼近云薇薇,最后直直的站在她的面前。

“云薇薇,你觉得你的一句抱歉能抵消我们之间的债么?”

云薇薇的心脏咯噔一声,下一秒,她整个人都被按在一旁的沙发上,男人栖身上来,那夜的记忆席卷至她的全身,男人的手轻轻的解开她的纽扣。

“你要听清楚问题再回答。”

夜宸璟的声音沉沉的响彻在她的耳旁,云薇薇下意识的抬腿想要挣扎,却被男人整个压制住,隔着衣服的布料,她能清晰的感觉到夜宸璟身上的温度!

这里是学校,还是在校长的办公室,夜宸璟想要干什么!

她心里一慌:“夜宸璟,校长还在外面,刘鑫跟顾家的事情还没解决,你这样我怎么跟你谈?”

“不是。”他哑着声音:“我特意来找你的。”

夜宸璟的身上总是有一种魔力,那种魔力让云薇薇从五年前就欲罢不能,现在更是如此,可是两个人已经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她又怎么可能回头。

“小舅舅。”她忽然开口:“你这样,季应琛会难过的。”

“你叫我什么!”

夜宸璟危险的眯起了眸子,他的手直接落在了云薇薇的臀*部:“再叫一次,好好想想,你究竟应该叫我什么!”

“小舅舅。”

似乎是为了赌气,云薇薇就是死都不改这个称呼,她睁着那双水汪汪的眸子,眼眶已经有些微微泛红,配着那染上了几分羞涩几分难堪的面容,更是让人难以克制。

他找了她好久!

如今这个女人就在自己的面前!

夜宸璟恨不得下一秒就把她办了!昨天就这么放过了这个女人,让他后悔了一整夜!

“其实不管你叫我什么,只要听到你的声音,我就足够了。”他邪肆的勾起唇,手直接顺着她的脖颈拨弄着她的锁骨,直径往下!

就在这时,大门被人一把推开!

“你最好放开我妈咪,不然这位叔叔,很快就有警察叔叔来带您走了。”一道清脆的声音出现在门前,顿时云薇薇整个人脸色十分难看。

同样脸色大变的,还有夜宸璟。

妈咪?她有孩子了!

他一抬头,就看到了出现在门前的小小少年。

少年穿着牛仔背带裤,头上戴着鹅黄的棒球帽,那双眉眼机警伶俐,与云薇薇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此时他正举着自己的手机:“叔叔,强迫女性发生亲密关系是违法行为。”

“小寒,不是你想的那样。”

云薇薇尴尬起身,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刚刚发生的事情,更不知道怎么跟夜宸璟解释这个孩子。

“云薇薇,你能耐了!”夜宸璟冷笑着看向云薇薇:“跟季应琛就那么急不可耐?还是说你眼里就只剩钱了,来利用孩子上位这件事都做得出来!”

“叔叔,请你不要胡乱的给妈咪身上贴标签!”

小寒一听夜宸璟这么说自己的妈咪,精致的小脸上写满了生气两个字,他跑了过来伸开双臂护住云薇薇:“我的妈咪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咪!”

夜宸璟心里翻腾着,不是滋味。

他起身就走了。

云薇薇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她转头看向小寒:“你怎么来了?”

“是季叔叔说,明天奶奶要过生日,今天要先给妈咪买衣服所以带我来的。”小寒嘟着嘴巴,他偷偷的瞄了一眼夜宸璟离开的背影。

“妈咪,刚刚的那个大叔,他好凶啊!”

云薇薇叹了口气。

“好了,小寒,不要再说了。以后尽量不要和那个叔叔单独相处,知道了吗?”

小寒乖巧的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母亲的脾气。

云薇薇心事重重,季应琛的妈妈,就是夜宸璟的姐姐,当年她跟夜宸璟的事情,除了夜家的大部分人都是不知道的。

这一点夜家在逼迫她离开之后,做得很好。

就连她都是之后才知道季应琛一家竟然也和夜家有关系。

五年前,自己的父亲被人诱骗染上了毒瘾,欠了一屁股债。

而夜家的人,也找上了门。

他们需要夜宸璟回去,继承偌大的夜家。

那么优秀的一个人,不需要有云薇薇这样的女朋友。

云薇薇也没想到,夜宸璟竟然是豪门夜家的人,夜家家大业大,而自己只是一个普通女孩,怎么配得上,又怎么反抗?

一边是有欠下高额贷款父亲的女朋友,一边是盛世豪门唯一的继承人。

夜宸璟的未来里,注定不该有她的存在。

分手后,她带着父亲离开洛川市,强制戒毒期间,认识了季应琛,季应琛用尽了一切力量才帮父亲戒了毒,却也因此患上严重的哮喘跟神经性厌食在父亲的极力撮合之下,她才跟季应琛在一起,只是她怎么都没想到,夜宸璟竟然是他的小舅。

孽缘,真的是孽缘。

云薇薇叹了口气,跟着小寒走出去,上了季应琛的车,一路上看着这一大一小两个人,显得有些心事重重。

“叔叔,妈咪不太开心。”小寒扯着季应琛的袖子说道。

“嗯,叔叔看出来了。”季应琛笑了笑“还在因为刘鑫的事情发愁么?我已经拜托我小舅舅帮忙处理了,你啊,就是平时想太多了。”

话音落下,云薇薇的手指不自觉的攥紧:“夜宸璟早上过来是因为你跟他说了这件事?”

“怎么了?”

季应琛打着方向盘,他从后视镜中清楚的看到云薇薇的脸色不太好,眉间似乎凝聚着乌云,这几年云薇薇一直都在抗拒着跟自己内心过分亲密,甚至鲜少有什么事情能牵扯她的情绪。

难不成,是因为他擅自做主联系小舅舅,所以?

“薇薇,我知道你是个很独立的人,但是我是你未婚夫,你有时候可以依赖我的。”

说话间,车子停在了洛川市漠北街道上的一家店铺前,十分具有格调性的装饰一眼就能让人被吸引,只可惜现在云薇薇对这一切都毫无兴趣。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夜宸璟。

“走吧,顺便试试婚纱。”季应琛催促道。

婚纱……

云薇薇垂下了头,一周后就是他们的婚礼了。

可是到现在她都没有告诉季应琛自己跟夜宸璟的关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