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太子病娇怎么治

太子病娇怎么治

楼星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别人的穿越都是拿外挂剧本,而祁嫣则成了个炮灰!开局被送进死牢是闹哪样?原主骄纵任性,外表看似强大,实则非常好拿捏,被人蒙骗而不自知,落得此般下场实属应得!祁嫣是个聪明人,以嫁给瞎眼太子为代价,避免了牢狱之灾,她不后悔这个决定,大不了守活寡!

主角:祁嫣,叶辰   更新:2022-07-16 01:3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祁嫣,叶辰 的女频言情小说《太子病娇怎么治》,由网络作家“楼星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别人的穿越都是拿外挂剧本,而祁嫣则成了个炮灰!开局被送进死牢是闹哪样?原主骄纵任性,外表看似强大,实则非常好拿捏,被人蒙骗而不自知,落得此般下场实属应得!祁嫣是个聪明人,以嫁给瞎眼太子为代价,避免了牢狱之灾,她不后悔这个决定,大不了守活寡!

《太子病娇怎么治》精彩片段

大牢里。

一个身上衣衫染着鲜血的女子,就这么躺在地上。

有个背着药箱的大夫,蹲下身子给女子看诊。

囚牢外,一个黑衣男子,脸上佩戴墨色羽毛面具,目光幽冷。

“郁大夫,她怎么样了?”

“阁主放心,她暂无生命危险,只是受的伤不轻,需要静养个把月即可。”

“个把月?”

男子蹙眉,她身处大牢,想出去静养,谈何容易?

郁大夫给女子看诊完后,他提起药箱,“阁主,我们该离开了。”

“嗯。”

黑衣男子深深看了一眼女子,最后跟着郁大夫离开。

半个时辰后,躺在地上的女子,终于恢复了神智。

她强撑着精神,睁开双眼,入目是囚牢般的存在。

头痛欲裂,抚着胀疼的脑瓜子,她竟穿越了!

她成了燕京城镇国将军的孙女祁嫣,前天刚与太子完婚,昨天回门,她赴卫婉仪的约,出了趟京郊,转眼间便成了个大牢里囚犯!

原主的记忆,所谓的良民百姓,全是刺客,要原主的命!

原主奋力与那些刺客搏命,最后原主也跟着死透了!

原主的悲惨命运,让她浑身发冷。

原主这是死在旁人构陷杀害她的计谋里!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推着轮椅进入大牢的美男子,是原主的堂兄,叫祁润。

祁润看向她,眸底皆是按压不住的狂怒之色,“祁嫣,昨天你应该回祁家归宁,你怎会撇下随侍们独自一人出了城郊?”

“大理寺今天收到密报,派人马出城查证,在城郊的一群死人尸堆里发现了你。”

“随后你便被送了回城医治,经大理寺初步调查,一共三十二人,死者皆是燕京城的良民百姓。”

“击杀他们的利器,就是你手中拥有的吟霜剑!”

他语气冷厉,全身的气势吓人。

“我……”

她刚开口,却觉得大脑像是被一记重物钝锤,教她眼冒金星!

祁润见她就说了一个字,之后又不解释,祁润气不打一处来,“你明知祖父十天后就要回京述职,你是要他老人家一回燕京城,就看着你被斩首示众,再让祖父他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祁润的语速极快,凌厉中夹杂着责备,更是带了几分懊悔。

她万万没想到,一睁开眼还没适应这身份,结果还要背负杀害良民百姓的罪名!

她看向祁润,摇头说道:“我没有杀他们!是他们想杀我!”

“这话说出去,谁会信你?知晓你被投入大牢后,权贵子弟无一不拍手称快!”

祁润看着她,认为她还是像以前那般,冥顽不灵的彻词狡辩!

气的转动轮椅,抛下一下句话,“你简直自作孽不可活!是生是死,都是你的命!”

“堂兄!我没说谎,他们真的是来杀我的!”

见他要走,祁嫣挣扎着想要追上祁润,却不知道自己的脚也受伤不轻,这一动,那扯皮带肉的痛感,让她重重落在地上。

她的狼狈,祁润虽然没有回首,却也听得见响动。

他继续推着轮椅,渐行渐远。

祁嫣没有注意到,在她唤出堂兄二字的时候,祁润推着轮椅的手,明显顿了一下。

自祁嫣性子变得嚣张跋扈时,她就没叫过他一声堂兄,都是叫他废物!

等到祁润离开后,祁嫣从地上爬了起来,坐在角落里,仔细分析自己现在的处境。

她如今身处囚牢,虽说是太子妃,但完婚的时候,太子根本没有露脸,昨天那场大婚,只不过是祁嫣一个人的独角戏。

祁润说的没错,大理寺主审这个案子,一旦给她定罪,她必死无疑!

她刚穿越,还没享受这个世界的快活风光,她就要想着怎么躲开杀头的罪过?!

眼睛突然一阵刺痛,祁嫣再次睁开眼的时候,这一扫视,左眼微暗,一组数据就出现在她眼前。

——左腿刀伤两处,未伤及动脉;

——后背剑伤一处,皮肉伤;

——肋骨断了一条,伤情较重;

——腹部被刺一剑,失血过多。

老天垂怜!

祁嫣暗暗松了一口气,透视能力竟跟着她一起穿越了,这对她提供了很大的辅助!

只是,这么严重的伤势,却处理的很随便。

若不是这具身体的生命力强盛,只怕会昏迷不醒。

若再没有好的药物治疗,伤口就没办法痊愈,更别提她有没有命出去这大牢。

眼下她的时间不多,必须在正式提审案件的时候,找到新的证据,证明那些死者并非是良民百姓,而是来杀她的刺客!

祁嫣皱眉,认真思忖半刻,便唤来守牢人,称自己身体不适,让他们把大夫找来。

祁嫣虽然是嫌疑犯,但仍是镇国将军的孙女,更是太子妃,怠慢不得。

保安堂的大夫急急来了一趟后,就面色诡异的出来,手里拿着两张药方,药方不是他写的,是祁嫣写的。

祁嫣大小姐什么时候也懂医理草药了?

郁大夫满腹疑问,认真的端详这些草药方子,祁嫣开的这些草药都很常见,他也看不出什么名堂,公子交代过,不能让祁嫣死在牢里!

这些都是祁嫣要的,他也不管她有什么目的,给她备齐便是。

太子患有眼疾,素来骄横的祁嫣,却与太子成婚了。

众人皆思,祁嫣刚完婚就闯下这弥天大祸,太子岂不跟着受罪?

太子府。

寂静的庭院中,一个男子安坐在莲花池上的亭子,纵然双眼被白纱系着,那一身白衣气质如同不染凡尘的天上谪仙。

白衣男子身边,还有个手执香扇的公子,他看了一眼太子,淡淡的说道:“祁润来天星阁了,付了十万两白银,请阁主保护在刑部大牢的祁嫣。这单生意,你要接吗?”

“人人皆传祁润与她并不亲络,恨不得与之划清界线,如今看来,世人皆误会了。”

太子叶辰叹息一声,道:“祁老将军满门清贵,本就不是富裕之家,祁润却也愿花这笔钱,看来祁家男儿,都是疼爱着她这个女娃。”

执扇公子怔了一下,“你这话什么意思?”


“闻秋,树欲静而风不止。她如今是我的太子妃。她与我成婚后,回门便遭到了算计。这事若不能处理好,整个祁家都得被牵连,就连我这个太子,也不得独善其身。”

叶辰很清楚,与其说是祁嫣自个招惹的麻烦,倒不如说是因为嫁给了他后,成了某些势力的眼中钉,欲除之而后快。

祁老将军年纪大了,即将回京述职,他手里还有十万兵权,那些人所图谋的,便是这兵权的归属。

闻秋听到后,对太子的选择,不作评价。

摇了摇手中的香扇,漫不经心的说道:“郁大夫让人带了口信,祁嫣找他要了些草药,我已经让郁大夫带去牢里了。”

“我今晚会再去一趟刑部大牢。”

叶辰思忖片刻后,给出了选择。

闻秋皱了皱眉,明显不悦,但还是尊重太子的选择,“好。”

“嗯,该回屋歇着了。”

叶辰起身,闻秋牵着他的手,引着他回到了寝院里。

入夜后,叶辰从榻上起来,将眼眸上的白纱解开,露出了虎目寒星,虽然淡漠看物,却有说不出的明澈。

……

入夜时分,祁嫣已经从大夫那里拿到了想要的药草,外敷内服。

她便躺下休息养足精神,夜半三更,囚牢里静悄悄的,守牢人百般无聊便靠着墙坐着,打起瞌睡。

这样松懈的守卫,显然是不担心牢犯会越狱。

祁嫣想在这样的环境下出去,轻而易举。

这不,单手握着那把大锁,轻轻左右互拉一下,紧闭的锁头悄无声息的打开,一步步的离开了囚牢。

她刚一出囚牢,就被人盯上了。

而盯着她的人,面上带着黑色羽毛制成的半边脸面具,一身黑紫色的衣袍,叶辰隐于黑暗之中。

叶辰全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盯着祁嫣的一举一动。

看见祁嫣从囚牢里出来后,他以为祁嫣是想逃狱,却不曾想到,她前进的方向,竟然是俭尸房。

在祁嫣悄悄的进入俭尸房后,叶辰也尾随她进去。

祁嫣看着面前陈列的三十二具尸体,脸上没有半点惧怕之意。

靠近尸体后,她第一检查的是尸体的双手。

当她的手,触碰到了尸体的手时,她原本墨黑的左眼,突然变成幽暗的蓝光,初步扫视这具身体的资料,一一显示在她眼前。

“男,身高182cm,重80kg。”

“骨髂年龄约在26至30岁之间。”

“生前身体受伤共计30次。”

“双手骨折碎裂20次。”

“双脚骨折断裂6次。”

“腰间肋骨断裂驳回7次。”

“后背大伤3次。”

“致命伤1次。”

“致命伤是一剑穿心!”

“……”

随着左眼检测结果一一呈报,祁嫣眯了眯眼,轻声自语道,“是习武之人!”

左眼的初步检视完成,接下来就是要验证那些伤情的位置,于是她直接将尸体的上衣扒开!

叶辰看见这一幕的时候,瞪大双眼,呼吸微窒,这祁嫣大小姐也太……

这一时之间,他竟找不到恰当的词来形容她的举动。

尤其她的那一双纤白细手,还在那具男尸体上,摸来摸去,这画面不要太刺激。

她一边检查,一边拿着香灰在自个白色的裙边画着图案。

一连几具尸体,祁嫣心里已经有底了,也知道要怎么替自己辩解,以证自己并没有滥杀无辜!

聚精会神这么久,祁嫣神情有些疲惫,悠悠的说道:“阁下看了一个时辰,不累吗?”

话音一落,她抬首看向屋梁,视线正好与叶辰对上。

叶辰倒是没有想到,自己的行踪竟会被祁嫣察觉。

他对自己的潜藏气息有一定的自信,祁嫣却能一眼就确定他所在的位置。

这只能说明,她早就发现他的存在!

她的眼睛,很美!

墨黑的颜色,如夜空一样深邃、神秘。

既然发现了,叶辰施施然的从梁上落地,站在了祁嫣的面前,“祁姑娘好本事。”

“阁下大晚上不在家中睡觉,跑来这盯着我做甚?”

祁嫣眯眼,打量面前的面具男。

对方虽然只是露出半边脸,浓眉大眼,五官俊美,眼底只有凉薄狂妄,当他那嘴角微扬的时候,邪肆勾人。

这样的人,最是狠辣无常!

叶辰听见祁嫣的问话时,散漫不羁的回答道:“祁润去了天星阁,花了十万两白银,让我暗中保你在囚牢不被杀人灭口。”

十万两白银?

祁嫣听到他的话后,低下眼帘,心情微妙。

祁润堂兄原来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男人,那头说不管她生死,回头还是高价请人来保护她。

祁嫣退了一步,对着他微微点头施礼,“感谢告知。不知怎么称呼阁下?”

“羽煞。”

祁嫣继而说道:“若我请阁下替我办件事,可否?”

“何事?”

“查一个图纹。”

“拿来!”

他没有拒绝她的请求。

祁嫣撩起衣裙,将之前细心绘画出来的图案直接撕了下来,递给了他。待他接过后,祁嫣追问道:“多久可以查到?”

他看了看窗外深邃的夜色,给了个时间,“午时。”

“好,我在囚牢等你消息!”

说罢,祁嫣则是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了囚牢里。

他注视着她的背影,看着她一步一步的离开自己的视线,挑了挑眉。

祁嫣怎么和传闻中的嚣张跋扈不一样呢?

祁嫣根本不知道,眼前这个自称羽煞的男人,会是天星阁阁主,更是她的男人,太子殿下叶辰!

叶辰拿着祁嫣给的图案,仅仅是扫视了一眼,这图案好生眼熟!

好像在哪见过!

叶辰眯了眯眼,会是那人设计的吗?

他看向祁嫣所在的囚牢一眼,祁嫣大小姐的观察力真是厉害,竟能在这些尸体找到这样的图案。

仅凭这些图案,就足以证明这三十二具尸体不是良民百姓。

只是,自己还是回一趟天星阁,安排人手,再细查一下比较妥当。

这个祁嫣,虽说是他的太子妃,也倒是有点意思。

他深深看了一眼祁嫣,然后转身离去。


翌日,天空飘着细雨。

刑部大牢进来了两个妇人,一个是送饭菜的,另一个则提着一个恭桶。

守卫粗略检查了一下,没有发现有任何异常,便放两妇人进去了。

祁嫣所在的牢门刚打开,守卫只觉得后脖子刺痛,随后便垂直的倒在地上,他的后脖子处插着一根竹筷子!

眼前突如其来的一幕,让祁嫣吓了一跳!

紧接着,两个妇人目光不善的朝祁嫣的方向走了过去。

祁嫣感觉事有蹊跷,连忙开口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可惜,两个妇人没有回答的想法,已经逼近祁嫣。

距她最近的妇人,手握一根竹筷子直朝祁嫣的眉心刺了下去,祁嫣惊的连连退步!

她身上的重伤还未痊愈,又不是原主,哪懂什么这个世界的武灵护体

再说了,她身上也没有护身的银针!

在这两个刺客面前,她就是待宰的羔羊!

祁嫣强忍着身体不适,向侧边躲过,让那妇人扑了个空。

第一个妇人见状,与同伴打了个眼色,决定一前一后的围攻祁嫣。

还有一寸的距离,竹筷子就要刺中祁嫣了。

在祁嫣身陷危险之际,一道黑影瞬移似的站在了她的面前,将那根竹筷子徒手夺下,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他将竹筷子,直接送回给那个妇人,妇人的眉心插着一根竹筷子,眼睛带着惊讶,最终瘫软在地,死不瞑目。

对方的鲜血飞溅到了祁嫣的小脸上,祁嫣的视线出现了重影。

另一个妇人见状,手里突现一把匕首,就想往祁嫣的脖子处刺下。

黑影紧接着一记扬腿横踢,将靠近祁嫣的另一个妇人踢了出去!

被踢飞的那个妇人,重重的撞到墙上后,反弹摔落在地,口吐鲜血,已然没了动静。

“你没事吧?”

叶辰将这两个前来囚牢里刺杀祁嫣的妇人,直接给弄死了。

这一回首,就看见祁嫣脸色苍白,纤弱的身体竟有些冰凉。

“我……”

大脑再一次的刺痛,教她眼前发黑,话还没说完,祁嫣的身子径直向后倒。

叶辰见状,眼疾手快的将她拉向自己,环抱着她,这才没让祁嫣往地上的倒。

“祁嫣?”

叶辰见怀中的人,没有反应,她脸色也不怎么好,似乎真的晕过去了。

囚牢里刚刚发出的声响,惊动了守在外面的囚卫。

叶辰只能是将她放在床榻上,自己转身隐于暗处。

囚卫一群人冲了进来,便看见囚牢里的四个人全部躺着,这一检查,又是三具死尸!

万幸,祁嫣大小姐只是晕过去了,还有气儿!

发生这样的事,哪敢隐瞒,囚卫连忙上报头儿。

刑部大牢,陷入了鸡飞狗跳!

原本还在府中呼呼大睡的苍罗大人,一听这个消息,连爬带滚,衣衫不整的往囚牢方向奔跑!

祁嫣可不能死在牢里啊!

她若死在牢里,他这个刑部侍郎,就要被祁老将军生吞活剥了!

大牢发生这样的大事,祁嫣已经迁出了囚牢,安置在刑部官衙的后院雅间。

保安堂的郁大夫再次前来给祁嫣看诊,这一诊,可就诊出了大麻烦出来。

他一副如同见鬼似的神情,让苍罗大人也跟着在一旁悬着一颗心,“怎么样了?”

“回大人的话,祁嫣小姐以后不能再习武了,她的武灵被毁了。”

郁大夫说出看诊的结果后,苍罗大人呆若木鸡!

怎么会这样?

祁嫣的武灵被毁,祁老将军岂会善罢甘休!

罗大人立即拉着郁大夫,急切的追问道:“她是什么时候被毁了武灵?”

“昨天我给祁嫣小姐检查的时候,她的武灵还是正常的。只怕,是遭受了那两个刺客的毒手。”

郁大夫一边摇头叹息,一边回答罗大人的问题。

苍罗大人紧紧的抓住大夫的手,经受不住这个刺激,他也晕过去了。

“大人?!”

“来人啊!”

“大人晕过去,快扶大人回屋!”

郁大夫吓了一跳,连忙给罗大人掐人中,又是好一顿安置。

所有人都离开了祁嫣所在的雅间,门外留下了两个护卫看守。

叶辰摸了摸下巴,看在床上安睡的祁嫣,剑眉轻挑,透着疑惑。

这……

算什么情况啊?

听郁大夫的意思,昨天他来检查祁嫣的身体状况,还是没毛病的,结果经历今早的事,就武灵受损了?

若非自己也在现场,只怕也会信了郁大夫的话。

只是,他今儿一早进囚牢,就听见祁嫣大呼救命。

危急的情况下,他出手了,那两个妇人连祁嫣的衣角都没碰到,就被他给杀了!

刺客既没有碰到祁嫣,那祁嫣的武灵是怎么受损的?

祁嫣是将门之后,自小就习武,天赋不低。

若非是女儿身,绝对会培养成接任祁老将军之位的人才。

祁老将军很是疼爱这个孙女,故而找了铸剑大师,给孙女量身打造的吟霜剑。

还有她今天在囚牢里表现,让叶飞辰摸不着头脑,不清楚她这是怎么个情况。

若说她怕死人的话,昨天夜里在那俭尸房,她双手对着尸体上下其手的时候,那一脸平静冷漠,都让见多识广的他,也呆若木鸡好半天。

那她这会晕过去的原因,是什么呢?

黑色羽毛面具下的叶辰,他升起了满腹的疑云。

静静坐了一刻钟,祁嫣终于醒了过来。

祁嫣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她便看见了一身黑袍的人,坐在自己的床边,静静的看着她。

祁嫣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记起了他的身份,“谢谢你救了我。”

“收钱办事罢了。”

叶辰淡淡回应。

祁嫣会意,便转移了话题,“羽煞,你来找我,是找到图案的线索吗?”

“嗯,卫家私兵的图腾。”

叶辰据实而告。

“卫家?”

祁嫣轻喃,整理原主的记忆,分析道:“卫德妃的娘家,卫德妃育有二皇子,卫家是依附二皇子的。也就是说,城郊刺杀我的,就算卫德妃不是主谋,也必定是知情的。”

好一个卫家!

既敢动到她头上,那她也会毫不客气的还回去!

叶辰没有说话,他只负责查她要的消息,至于旁的,他不会多做,甚至不会多说。

祁嫣想了想,看向他,“能请阁下再帮我两个小忙吗?”

“说来听听。”

叶辰也想知道,她要用什么办法,可以清清白白离开这大牢!

祁嫣语气真诚,“第一件事,帮我弄点上好的药草。我身上的伤,伤的有点重,担心后天审问的时候,会因为伤势过重而再次晕过去,有口难辩。你放心,草药的钱,待我出去后,定会双倍奉还!”

“第二件事,把我在囚里被刺杀的消息,武灵被毁一事,传遍满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