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总裁他又苏又撩

总裁他又苏又撩

网络作者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因为一场突然得知的娃娃亲事件,陶夭夭和母亲大吵一架后出门。她在路上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想得到男朋友的安慰和怜惜。岂料,他此时正在家中和霸凌她多年的女人滚在一起,言语中对她尽是贬低。心死如灯灭,陶夭夭瞬间接受了家里安排的娃娃亲。只是,原以为是封建的配对,她竟然捡到宝了,未婚夫秦旭也太招人爱了吧!

主角:陶夭夭,秦旭   更新:2022-07-16 01: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陶夭夭,秦旭 的女频言情小说《总裁他又苏又撩》,由网络作家“网络作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因为一场突然得知的娃娃亲事件,陶夭夭和母亲大吵一架后出门。她在路上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想得到男朋友的安慰和怜惜。岂料,他此时正在家中和霸凌她多年的女人滚在一起,言语中对她尽是贬低。心死如灯灭,陶夭夭瞬间接受了家里安排的娃娃亲。只是,原以为是封建的配对,她竟然捡到宝了,未婚夫秦旭也太招人爱了吧!

《总裁他又苏又撩》精彩片段

陶夭夭在奔跑,她的眼睛里面盈满了泪水,此时此刻她唯一想的就是——

“我想见到我的男朋友郑叙,只要见到他并且向他倾诉,我就会好过不少,所以,就让我见一面,见他一面就好。”

周围的事物正在后退,她一边奔跑,一边流泪,年轻的脸上满满的都是泪水,可谓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清丽的脸上写满倔强和不甘。

她的脑海中回想着刚才在姨妈家经历的一切。

“这个娃娃亲,不是你说了算,我叫你去,你就应该去!”

陶夭夭正在反抗,她觉得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她陶夭夭也不是吃素的:“我才十八岁,如花的年纪,就要和一个从未谋面的人结婚,这算什么?关键是,我在大学里面,已经有男朋友了!难道你愿意让你的女儿陈蕊和一个来路不明的人结婚吗?”

“总而言之,这婚你总归是要结的!”姨妈仍旧言辞激烈地同她对抗。

陶夭夭一阵无奈:“为什么?仅仅是因为你们能够拿到数目可观的彩礼吗?”

“你这个丫头,怎么说话这么难听呢?”姨妈还在洗脑,“我辛辛苦苦把你拉拔长大,供你吃供你穿,你现在就是这样子报答我的?”

“这些年我到底过得好不好你心里面很清楚!”

然后气急败坏的陶夭夭冲出房间,开始奔跑,马上就到男朋友郑叙家的房子了。

她乘上电梯,满脸的都是期待,真好,可以见到郑叙了。

她拿出钥匙开门,发现门没有锁上,她轻轻一推就走进去了,发现卧室的门是虚掩着的。

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真,在床上有两具赤裸的身体纠缠在一起。

“亲爱的叙叙,你好棒……我是不是比那个完全不懂浪漫的陶夭夭好多了。”

“她总是不解风情,无趣得很,我们不要聊她好不好?”

“好……”

他们的身体交缠在一起,缠绵悱恻,忘乎所以,完全没有注意到陶夭夭的出现,陶夭夭一只手捂着的嘴巴,她瞪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过去,竟然看见了陈蕊!

陈蕊从小到大,就以欺负陶夭夭为一大乐趣。抢走了她的初恋,调拨了她和姨妈之间的关系,还总是在学校里面暴力她,从小失去父母保护的陶夭夭,在她身上可是吃了不少的苦头。

她推门进入!尽管她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她不愿意面对,但是这是事实,由不得她逃避。

她气得全身都在发抖!

郑叙看见陶夭夭出现,第一反应是:“夭夭,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可以来吗?”

郑叙立刻躲进被窝里面:“夭夭,事情不是你想象的这个样子的!”

“我都看得清清楚楚了,听得清清楚楚的!”

陈蕊好整以暇,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她就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抢了别人的男朋友,竟然连最基本的羞耻之心都没有,真是让人感觉到郁闷!

郑叙发现秘密曝光,直接摊牌:“既然被你发现了,我就直说,陈蕊才是我真正喜欢的人,而你什么都不是!”

陶夭夭转身就跑。

她很狼狈,因为在几分钟之前,她还以为男友郑叙,将会是她唯一的依靠,但是现在想来,完全就是她自作多情,浪费感情。

她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世界之大,就没有我陶夭夭的立足之处吗?难道她真的要嫁给一个身份不明的男人吗?

她跑到高中学校的小山坡,那里没有人,她抱着自己,嚎啕大哭。

忽然间,她的身后,传来充满磁性的声音:“桃之夭夭,灼灼其华。陶夭夭?我们又见面了。”

陶夭夭立刻擦掉自己脸上的眼泪,于是看过去:“于学长?!”

这位于学长是在桃夭夭高一时候认识的学长。

于晗迎面走来,带着几分醉意,他的五官很是精致,嘴角带着温柔的笑容。陶夭夭记得他,他在几天前,刚和自己表白,但是桃夭夭以已经有男朋友为理由,拒绝他了。

于晗能在这里碰见桃夭夭,自然是开心的。

于晗走进一看,看见她红红的眼眶,还有脸上未干的眼泪:“你哭过了?”

“没有吧,应该是因为风太大的关系。”

“其实……我前几天和你表白,并不是想要你立刻和我在一起,只是想把这份心意传递给你而已。”

陶夭夭看着于晗,他的脸上写满诚意,虽然他的脸上都是温柔,但是骨子里面还是有些傲娇的。

他微微扬起下颚,表现出一副十分尊重陶夭夭的模样。

陶夭夭回家之后,发现姨妈那一家人又开始虐待她了。

她房间里面的东西,全部都被搬到阳台了。

她现在只能住在阳台了,幸好现在不是很冷,不然陶夭夭真的会被活活冻死的!

“陶夭夭!你怎么还坐在那里,赶紧打扫卫生!想好明天准备什么早餐了,寄人篱下就应该有寄人篱下的自觉!”

陈蕊走到陶夭夭的身边,她用食指和大拇指,勾起她的下巴:“你的男朋友,郑叙,现在是我的人了,而你现在,就是一条什么都不是的可怜虫!”

陶夭夭看着阳台里面凌乱的场景,她感觉到一阵心累。

陈蕊在两面三刀的母亲的教育之下,已经成功练就了人前人后两幅面孔,并且切换自如的功能。

陶夭夭自然是不喜欢陈蕊的,但是她还是很清楚,寄人篱下应该注意的点。

原本属于她的卧室,现在已经被搬空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她拿出娃娃亲的信物,那就是一枚玉佩,陶夭夭一时间走投无路了,她忽然间觉得,投靠那个不知道名字的男人,也比在这里受折磨强。

她一旦产生了这种想法,一颗心渐渐地变得更加激动起来,她有没有可能,有没有可能接受娃娃亲,逃离这里呢?

还有比这更加令人感觉到痛苦的地方吗?答案就是没有。

于是在她准备好早餐之后,选择赴约了,并且穿上了她唯一的一条裙子。

“陶夭夭呢?”姨妈很是阴戾地说话,“一大早上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真是晦气,养了一只白眼狼!”


陈蕊说:“管她呢!不过,这丫头做的菜味道倒是不错。”

姨妈敲一下陈蕊的头:“现在应该是关注这个的时候吗?”

陈蕊“呀”地叫了一声:“妈,很痛哎!”

陶夭夭拿着玉佩,打通了赴约的电话。她其实是有一些紧张的,万一是一个糟老头子怎么办?陶夭夭的脑海中出现了很多的想法。

她的手指头不自觉地搅动着,她看上去有些不安和紧张。

秦旭在办公室坐着,他的手上正在进行着很多项目,他慢慢游览,眼睛里面写满了睿智,深邃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垂落,高挺的鼻梁,还有弧线优美的嘴唇,极致艳丽的脸孔,却不会令人感觉到女气,浑身散发着冷冷的气场,让人觉得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秦少,那个女孩到了。”

“很好,接她上来。”

“来您的办公室吗?”

“不然呢?”秦旭一个眼神过去,助理立刻闭嘴。

陶夭夭就这么傻乎乎地坐在约定过的位置,但是当看清楚来人的时候,她惊呆了。

来接她的是一个长得干干净净的男人,竟然是助理蔡卓。

陶夭夭说:“是你吗?昨晚约的这个地方……”

蔡卓没有说话:“请你跟我来。”

桃夭夭有点害怕:“去哪里?在这里不能谈吗?”

“这个地方,暂时不适合谈事情。你放心,这里都有监控,我并不能把你怎么办。”

陶夭夭心里面想着,现在是光天化日之下,想想他们也不敢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于是她就跟着蔡卓,乘上电梯。

她的一只手,紧紧地抓住自己的包,她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紧张和不安的。她看着蔡卓的背影,一脸懵逼地心里面想着:“昨天晚上和我打电话的人,就是蔡卓吗?”

她的脸蛋红扑扑的,他这是要带自己去哪里聊天呢?

陶夭夭跟在蔡卓的身后,一直往前走,七绕八拐地,终于来到一个房间的门口。

蔡卓说:“你要见的人,就在里面了。你敲门进去就可以了。”

门口的总裁助理看见是蔡卓,于是就让陶夭夭进去了。

陶夭夭的频道还是没有转换过来。陶夭夭进去,身后的门就“啪嗒”一下关上。陶夭夭有点不知所措。所以,蔡卓不是她要见的人。

那么她要见的人,究竟是谁?

她的心中满满的都是忐忑和不安,一个人往前走,房间里面很安静,她好像可以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咚咚咚,咚咚咚……”

她慢慢地走进去,很快,看见了坐着工作的秦旭,然后陶夭夭忽然间就有种挪不开眼睛的模样。

这个男人虽然正在面无表情地工作,但是有一句话叫做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现在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吧。

窗外的光照射在他的脸上,令他的五官变得更加立体,长长的睫毛下,深邃的眼睛黑不见底,

优越的五官,出众的气质,单从外表上看,还真是男人的极品,俗称移动的荷尔蒙,然后他注意到了陶夭夭。

于是他放下手中的工作:“请坐。”

于是陶夭夭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他就是自己要和自己结娃娃亲的人吗?她看了一眼门,该不会等会又会进来一个人,说是自己的未婚夫吧?

陶夭夭看着秦旭,明明两人之间的距离并不是很远,但是陶夭夭就是能够感受到他绝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气场,不管是多么温暖的事物,只要一靠近他,就会结冰。

“我是秦旭,你要找的人,就是我。”

陶夭夭心里面忽然间有了问号,秦旭?要是她没搞错的话,秦氏集团的总裁秦旭?!

陶夭夭忽然间就有一种被大红花砸中的感觉,她有点不知所措,她在心里面自我安慰:陶夭夭,一定要撑住,面对现实,你可以的。

深呼吸,深呼吸,一定要镇定镇定,再镇定……

陶夭夭拿出信物玉佩,然后站起来,把信物放在他的办公桌上,秦旭拿起信物,观察一下。

“很好,开门见山,女人,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是陶夭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她的声线很是清脆好听。

秦旭看一眼陶夭夭,唇红齿白,面若桃花,不施粉黛,清丽自然。还真是像一朵含苞待放的桃花,这个名字,真的很适合她。

秦旭打破寂静:“你真的,愿意和我结婚?要知道,在这之前,我们可是素未谋面。”

实际上,陶夭夭也是走投无路,于是在那个家被虐待,不如放手一搏,寻找自己新的天空,陶夭夭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但是她有面对一切的勇气和信心。

“秦旭,我们,结婚吧!”

秦旭没有说话,只是思考了一会:“你今年多大?”

“18岁,大一在读。”

“我们应该先订婚,不过我很好奇,你这么着急结婚是为了什么?”

“我……”

“你爱我吗?”

“我……”

“所以,你到底看中了我的什么?”

陶夭夭发现这个男人的身上散发出不友好的气场,他似乎觉得他们两人没有必要结婚。

陶夭夭说:“如果非要我说出一个理由的话,那就是嫁给你,我就可以保护自己了。”

从刚才到现在,陶夭夭一直在消化,和自己定下娃娃亲的人,是秦旭。

她想过很多种可能,甚至想过,会不会是一个糟老头,但是看见秦旭并且确定是秦旭的时候,她就下定决心了。

为了让姨妈一家人消停,为了找到一份兼职,为了找一个可以依靠的男朋友,这才是她应该努力的方向,所以她刚才才会信誓旦旦地说出这一句话:“秦旭,我们,结婚吧!”

假如这个人是秦旭,他可以帮助自己实现愿望,这就是她看中的一点。

“还是说,你只是觊觎我的身份。”

“怎么会呢?秦旭,我爱你,我们……结婚吧!”

这就是陶夭夭心中的决定。

然后秦旭惊呆了,他一瞬不瞬的看着陶夭夭,现在的孩子,都是这么直接的吗?秦旭有一瞬间,心脏跳错了节拍。

尽管他知道,这个少女,并没有爱上他,只是看上了他的身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讨厌不起来。


然后陶夭夭忽然间眼睛发光:“你能够给你的未婚妻,安排一个好的住处吗?”

秦旭挑眉。

陶夭夭在蔡卓的帮助下,来到一个套房内:“从今往后,你就住在这里吧。”

陶夭夭观察着周围的环境,真是一个十分宽敞舒适的环境啊!

陶夭夭回到姨妈家,整理好东西,准备永远地搬出姨妈家。

“你个小兔崽子,你是在干什么?”姨妈走过来。

陶夭夭说:“谢谢姨妈的养育之恩,从今往后,我将搬出这个阳台,开始我崭新的生活了。”

“你这个死丫头片子,在乱说些什么?”

“意思就是,我不会再来骚扰你了!你终于可以清净了!”

陶夭夭拎着行李箱出门,“啪”一下,当门关上,她的姨妈终于缓过神来的时候,陶夭夭已经不见了。

“喂,那以后饭谁来煮啊!死丫头,量你在外面,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总有一天你会回来的!”

陶夭夭终于摆脱了姨妈一家人,她很是开心的来到套房。

这么大的房间,现在就属于自己了!她很是开心地在房间里面打滚,她躺在床上很是开心的模样。

没有什么能够抢夺陶夭夭的好心情。

陶夭夭对秦旭,心存感激:谢谢你,秦旭,否则我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了。

走透无路的时候,能够碰见秦旭,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陶夭夭在马路上游荡找兼职,她一家店一家店地看过去,但是都被一一拒绝。终于在一家咖啡厅看见招收服务员的信息。

她立刻进去:“你好,我是来应聘咖啡厅兼职的。”

店长提问:“以前,有过相关的经验吗?”

“这个暂时没有,但是我有信心可以做好的,只要稍微培训一下我,教一下我,就可以了!”

“既然如此,我就给你一次机会,三天实习,要是工作顺利,你就可以继续在这里上班,明白了吗?”

“我知道了。”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一种机会啊!陶夭夭还算得上是能够吃苦耐劳的一类人。

一开始的时候,陶夭夭还是没有完全熟悉咖啡的制作流程,动作有些生疏,但是很快,她就渐渐上手了。她原本就是有一手的好手艺,也算心灵手巧的那一类人,就在她很快学习后,店长看见她熟练的动作,很是满意的点点头。

“恭喜你,通过实习期了。”

桃夭夭听见这个消息,可开心了,就在这个时候,她看见了自己的高中好友刘佩佩,她们两人总是形影不离,很有默契。

“陶夭夭?”

“刘佩佩?”

“太好了,你也在这家咖啡厅做兼职啊。”

“没错……前几天怎么没有看见你。”

“前几天,我家里有事情,所以请假了。”刘佩佩回复。

这下好了,她们这一对好朋友在一起工作,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自从遇见了秦旭,陶夭夭的生活,就算是走上一个新的台阶,为此,她是心怀感激的。

陶夭夭一个人回到套房,开心地在床上乱蹦,真是可喜可贺!

但是,很快,陶夭夭看着这么大的套房,只有她一个人,倒也是有点冷清。

又是一天,陶夭夭在咖啡厅工作。

“欢迎光临,请问要什么口味的……”

“陶夭夭?”竟然是秦旭,他的眉毛轻轻地皱起来:“你在这里兼职?”

“没错……”

秦旭忽然间有点生气:“你就这么缺钱?”

“我只是喜欢自食其力而已!”

秦旭的右手一摊,于是就有一张空白的支票,放在他的手上,是蔡卓放上去的,陶夭夭震惊了,他还真是不把钱当钱花呀!

秦旭说:“这样子够不够,赶紧辞职!”

他秦旭的未婚妻,在咖啡厅打工,要这么寒碜吗?

陶夭夭抬起有些倔强的笑脸:“秦旭,秦总,我只是暂时依赖着你的保护,但是这不代表我就是温室里面的花朵,我也是需要成长的!总有一天,我也可以成为,像你一样独挡一面的人!”

秦旭看着她微微扬起自己的下巴,很是有骨气的模样,于是有点刮目相看:“真是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类型的人。”

“请问,要什么口味的咖啡?”

“冰美式……”

“好的。”

秦旭看着她熟练的动作,很快就准备好一份冰美式,于是他微微眯起自己的眼睛。

就在这个时候,周围的人都是一阵讨论。

“这个男的,是谁?好帅啊!”

“是啊……”

刘佩佩也忍不住八卦一下:“你们认识啊?”

“刚认识不久的人。”

“要紧哒……”

陶夭夭被刘佩佩滑稽的模样,逗笑了。

因为秦旭和自己稍微聊一会天,就引起不少人的关注,秦旭和蔡卓立刻到一个位置坐下。

他们看上去,是在等人,陶夭夭的眼睛,时不时地就会往他们所在的方向看一眼。

秦旭打开电脑在工作,一边喝着咖啡。

蔡卓就在一旁看着他工作,时不时地提供帮助。

这个暑假一过去,她就要迎接崭新的大学生活了,她可一定要赚够生活费啊。

姨妈一家人都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她们用自己的父母留下的遗产交了她一年的学费,之后学费、生活费都只能自己赚了,还有全额奖学金要去争取……

陶夭夭一直都是这么坚强的。

晚上,陶夭夭和刘佩佩告别后,一个人在路上行走,周围的事物正在她的脚步下后退。

秦旭还是会时不时的出现在咖啡店,他们之间的默契,就停留在,他总是喜欢在下午的时候,来一杯冰美式。

桃夭夭站在天桥上,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然后眼眶里面有点湿润。

爸爸,妈妈,我现在的生活过得还是很辛苦的。不知道远在另一边的你们,现在过的怎么样……

然后,陶夭夭的手机响了,竟然是陈蕊。

桃夭夭忽然间就有一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她不是很想接听,但是最终她还是接通了。

“陶夭夭,现在,赶紧过来!我在微信上把定位发给你,你赶紧来这里!”

陈蕊所在的环境很是嘈杂。

陶夭夭忍不住拒绝:“不好意思,我并不是很想出现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