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八零傻妻要娇宠

八零傻妻要娇宠

沐玖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朝重生,前世是杀手女王的苏柒,居然重生到一个傻妻的身上。原主唯唯诺诺,人尽可欺,她可不是,必须把脸狠狠的打回去。苏柒脚踩恶婆婆,手撕找上门来的渣男,一路逆袭走上人生巅峰!小日子混得风生水起时,她发现自己前世的死对头厉烨,居然成了她的未婚夫!不行,这婚必须得退。某人等了她这么久,怎么可能任由她再次溜走……

主角:苏柒,厉烨   更新:2022-07-16 01:4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柒,厉烨 的女频言情小说《八零傻妻要娇宠》,由网络作家“沐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朝重生,前世是杀手女王的苏柒,居然重生到一个傻妻的身上。原主唯唯诺诺,人尽可欺,她可不是,必须把脸狠狠的打回去。苏柒脚踩恶婆婆,手撕找上门来的渣男,一路逆袭走上人生巅峰!小日子混得风生水起时,她发现自己前世的死对头厉烨,居然成了她的未婚夫!不行,这婚必须得退。某人等了她这么久,怎么可能任由她再次溜走……

《八零傻妻要娇宠》精彩片段

苏柒恢复意识的时候,摸到脸上一片温热。

“呸!”

紧接着是手背上。

手指动了动。

“醒了,傻子醒了!”

......

傻子?

耳边的讥讽,让她多了一丝不耐。

哪个不要命的,竟然敢来惊扰她的睡眠?

“该死,活的不耐烦了?”

她的声音不重,但是绝对足够震慑所有人。

直到......

一片笑声。

“哈哈哈,傻子做梦呢?说活的不耐烦了!”

苏柒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刚刚不是她的声音。

作为21世纪顶级杀手组织的王,上一个这种语气对她说话的人,已经被她炸的尸骨无存,渣渣都不剩了。

眼眸猛然睁开,哪里还有半点儿痴傻,呆滞的模样。

凌厉的视线犹如腊月寒风,仿佛只要被她看一眼,都会被彻底冰封。

这里竟然不是她的房间,而身下也不是她的软床。

四周围突然鸦雀无声,她醒过来他们不奇怪,但是奇怪的是她看人的眼神......

似乎,有哪里不一样了?

就在这一刹那,苏柒的脑子里瞬间就多了许多莫名其妙的记忆。

1980年?

高中生苏柒?

这是什么东西?

傻,傻子......

她的心沉了底......

面前的人,并没有给她太多的“消化”时间,最前面的男人直接又是一口吐沫,啐到了她的身上。

“傻子,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竟然敢和峰哥哥告白?”

紧接着是男人身边的女孩子,不屑的咒骂。

苏柒想要从地上坐起来,才一动弹,便是一阵撕心裂肺般的疼痛。

她受伤了......

而刚刚她脸上的,是这些杂碎的吐沫......

低垂的眼帘下,是一双充满狠辣杀意的眼眸。

“苏柒,你喜不喜欢峰哥哥?”

“喜欢,因为峰哥哥会对我笑。”

“那喜欢是不是需要告白?”

“告白?”

“就是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前,告诉他,你喜欢他啊。这样他也才会开心啊。”

“开心,我想让峰哥哥开心......”

......

苏柒的嘴角噙着一抹冷笑,怂恿她“告白”的女人,就是现在咒骂她的刘佳。

“还真是个傻子,这么骂她,她竟然还在笑呢?”

刘佳又是一声揶揄,看着瘫在地上的苏柒,幸灾乐祸的不行。

其他看热闹的学生,也全都兴致勃勃,开心的不得了。

“佳佳姐,也不能这么说,她傻成这样,还知道喜欢峰学长呢。”

张峰已经被这句话恶心的不行了,“谁要让傻子喜欢。”

又是一阵大笑,没有任何一个人留意到,苏柒收紧的双手。

刘佳咯咯的笑声,在她的头顶传来。

刚刚揍了这个傻子,还以为她会昏迷好一会儿,没想到她这么快就醒过来了,那就继续跟她玩儿,玩儿。

“苏柒,你不是喜欢峰哥哥吗?只要你现在从小胖的胯底下钻过去,峰哥哥就会喜欢你的。”

她用最温柔的声音,说出了最龌龊的话语。

人群里马上有一个至少超过200斤的男生走了出来,完全配合着她,神色无比兴奋的打开了自己的腿......

张峰似笑非笑,虽然身为学长,可是却丝毫没有阻止他们这个举动的意思。

他也已经看这个傻子碍眼很久了,如果不是碍于她的那个身份......

“苏柒,快点儿来啊,只要从王胖这里像狗一样爬过去,峰哥哥就会继续对你笑了。”

刘佳扭曲着目光,一脸灿烂的笑容,完全已经迫不及待了。

苏柒真的从地上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很疼。

她已经都不记得上一次,这样的疼痛是什么时候了?

虽然她曾经为了执行任务大大小小伤痕无数,可是却出奇的怕疼,所以后来成为杀手之王她就在也没有让自己受过伤。

王胖子有一股说不出的刺激感,已经想好了,只要她钻过来,他就直接“压”下去......

哦,太美妙了吧。

“傻子,快来啊。”

“苏柒,快钻啊,像狗那样。”

......

一步,两步。

苏柒踉跄着步子,终于来到了王胖子面前。

整个人仿佛被一股阴影笼罩,阴森恐怖。

王胖子却已经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幻想”当中,喉结上下滚动,吞咽着自己的吐沫。

下一秒,苏柒在所有人的“期待”下动了。

在王胖子剧烈收缩的瞳孔中,一脸乌青的苏柒竟然勾起了唇角。

她说,你完了。

砰!


他甚至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某个最重要的部位,便是撕心裂肺般的疼痛。

嗷的一声惨叫,浑身上下的汗毛都在战栗。

“嘶。”

四周围瞬间一片男生们抽气的声音,有的甚至直接缩紧了双腿。

苏柒的这一脚,简直就是快!准!狠!

完全不给王胖子留活路啊!

可是......

她不是傻子吗?

每个人都惊悚了表情。

距离王胖子最近的刘佳更是难以置信,“你这个......呃......”

她愤怒的话语,才说了一半,脖子便被苏柒伸过来的手狠狠勒住。

怎,怎么会?!

她的瞳孔中倒映着,苏柒那张犹如“恶魔”般的脸庞。

强烈的窒息感瞬间袭来,她根本来不及反抗,就已经深深体会到了死亡的来临。

涨的通红的漂亮脸蛋儿,因为暴突的青筋,竟然变得无比丑陋。

四周围看热闹的人,已经全都吓傻了,他们甚至连苏柒到底是怎么出手的都没看清楚。

而这一刻的苏柒,浑身上下散发出的强烈气场,仿佛高高在上,无视一切的王!

“救,救命......”

刘佳耗尽胸腔里的最后一丝空气,喊出这两个字。

她从来都不知道,一个人的手竟然能像铁钳一样,要了人的命。

张峰终于从震惊当中回神,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上前两步一把拽住苏柒的手腕。

“你这个疯子!松手!”

一声怒吼。

苏柒的眼底掠过一抹幽光,在张峰的愤怒注视下,手上的力气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再次加重。

刘佳的双手,在这一瞬无力的垂下......

“杀,杀人了!”

王胖子捂住自己的裤裆,巨大的恐惧,甚至让他短暂的忘记了疼痛,双腿一软,瘫倒在地,双腿一片温热缓缓“弥漫”......

苏柒阴沉着眼眸。

想不明白,为什么好端端的在床上睡着,就会来到这个完全陌生的八零年......

“苏柒,我跟你说话呢?你现在是什么表情?”

一声质问,让苏柒挑了眉头。

她终于正眼看向了坐在自己面前,对自己说教的老男人。

在这里他是她的老师,不,是这个身子原主的老师。

“呱噪!”

像苍蝇一样,嗡嗡嗡个不停。

......

赵建新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的被她这两个字卡了回去。

他可是她的班主任老师,她竟然对他说,呱噪?

“苏柒,你知不知道,你犯了多大的错误?现在刘佳和王胖都被送去了医院,他们万一要是有什么问题,你这是犯法知道吗?”

他气急败坏。

他们两个是被救护车拉走的,虽然刘佳已经恢复呼吸了,但是这个事情的性质,也实在是太恶劣了啊。

这个傻子平常也还算是老实本分的,怎么突然就发作了?

还有刘佳,王胖可是两个正正常常的人,竟然会被这么一个傻丫头给打了?

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赵老师,消消气,她脑子不灵光,就算真的闹出人命,估计她都不用偿命的。倒是校长,怎么偏偏会把这么一个傻子招进来呢。”

旁边一位女老师安抚着他的情绪,同时也对他同情了几分。

有这么一个傻学生,果然是天天胆战心惊。

赵建新呼哧,呼哧直喘,他也不明白啊,不过倒是可以趁着这次机会,直接把她赶出去。

“叫家长,我给她家长打电话。”

苏柒眼底一抹阴霾,说了这么久,他们都对她的伤视而不见,反而还要兴师动众的找她的麻烦?

这种人就该被扔进黄浦江直接喂鱼。

可是她也知道,这样的年代,特别是她现在的身份,并不能让她大庭广众之下为所欲为。

不过只要她想,便有一万种办法,让他在这个世界上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

“喂,帮我找一下,苏柒的母亲冯秀,我是苏柒的班主任老师。”

他说冯秀,是......她现在记忆里的母亲?!

“你说什么?冯秀现在过不来?为什么?”

......

“偷盗?好的,我知道了。”

赵建新很快挂断电话,看着苏柒的眼神,更是充满了鄙夷。

“赵老师,怎么了?”

女老师也听出了不对劲,赶忙询问着。

赵建新一声冷笑,“还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刚刚电话里的人说了,她妈现在来不了了,正被大院里的街坊们盘问呢。

她偷了别人家的东西。”

苏柒呼吸一顿,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下一秒转身而去。

“谁让你走的?你给我回来!”

赵建新有一种被完全忽视的挫败感,朝着她的身影大喊大叫着。

女老师拽拽他的胳膊,让他冷静一下。

她对苏柒也是多少有些了解的,这个女生智力低下,永远都是一副畏畏缩缩的模样,可是看着她现在离去的背影......

脊梁分明绷的笔直,迈开的脚步也没有丝毫的迟疑,甚至让她感觉到了一股说不出的压力。

怎么会这样呢?

“冯秀,你这个小偷!我今天饶不了你!”

李金花愤怒的咒骂声,传遍了整个胡同。

不少看热闹的街坊,全都兴奋了神色。

冯秀被李金花这个架势吓到了,不停的颤抖着。

“金花,你听我解释,真的不是......”

“你还有脸跟我解释?我刚才可是亲眼看见了,你摸进了我家的鸡窝。你手上的鸡蛋,这就是妥妥的证据!”

李金花吐沫星子横飞,完全一副自己亲眼所见的笃定,根本不给她说下去的机会。

四周围一片哗然。

大家都在一个大院里住着,就算是傻子母女的生活在困难,也不该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儿吧?

还正好被人家给撞见了!

简直就是丢死人了!

冯秀整张脸胀到通红,因为愤怒,身子都在剧烈的颤抖着。

她怎么能这么泼脏水呢?

“你......血口喷人,鸡蛋是我自己买的......”

“你自己买的?你问问大家谁信?谁不知道你家都快穷的揭不开锅了?”

李金花扯着嗓子喊,生怕其他人听不清楚,满脸轻蔑。

街坊们也全都是一张张质疑的面孔。

冯秀浑身上下的血液,几乎一下子全都蹿到了头顶,瞬间红了眼眶。

这几天她一直在工地上帮工,买鸡蛋是因为这几天,闺女身子一直不大舒服,她好不容易结了钱,所以才买了四个,想给闺女补补身子的。

回到大院,她看见李金花家垒在院外的鸡栅栏门是开着的,她担心里面的鸡会跑出来,所以就好心的想帮她关上,可是没想到她却正好那个时候出来了......

现在被李金花这样咄咄逼人的污蔑,她愤怒,但是却又手足无措,更加的痛心,难堪。

李金花曾经跟她是一个工厂的同事,可是唯一不同的是,她是纺织厂的正式员工,而李金花却只是后去的临时工。

李金花刚去的时候,完全不能适应,是她手把手把她带出来的。

然后她们两个就成了很要好的朋友。

可是这种情况,却也仅仅只是维持了一段时间。

因为她在一次工作中有了很严重的失误,被工厂开除了,而顶替她成为正式员工的,就是李金花。

之后的这些年里,李金花在工厂混得风生水起。

不但在大院里分到了房子,而且还成了小组长,格外风光。

按理说她们两个人就算是身份拉开了差距,也不应该特别的生分。

可是自从她成为正式员工的那一天起,就彻底改变了对她的态度。

在大院里面不但经常明里暗里讥讽,就算是见面之后也是情分全无。

特别是最近这些年,她们母女的日子越来越落魄,她对她们也就越发地趾高气昂。

现在甚至还这样的冤枉她......

“我觉得金花婶子说的是真的,我刚才好像也看见了,冯婶子进鸡窝了。”

人群里叶小莲突然开口附和着,苏家的热闹,她可是比任何人都还要“积极”。

冯秀一张脸红的像是要滴出血来。

她根本就没有进去!


“冯秀不是我说你,就算你再怎么困难,也犯不着这么做啊。你看看你现在搞的这乌烟瘴气的,这件事情要怎么收场?”

另外一边的王大树,也扯着嗓子开了口,说到最后“痛心疾首”,直接就给她“定了罪”!

所有人看着冯秀眼神全都变了,就好像她是让人嫌弃的垃圾一样......

冯秀再也忍不住这样的羞辱,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

“你,你们到底想要怎么样?”

李金花一声冷笑,似乎就在等着她现在的这句话,挥挥手示意让大家安静下来。

“冯秀,这些年来,一直都让你们娘俩留在大院,是大家心善,觉得你们孤儿寡母的太可怜。

但是现在为了大院的名声,还有所有人的财产安全着想,你们还是离开大院吧。”

她的这番话,完全符合了王大树和叶小莲的心意。

冯秀的眼泪顿时凝固,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垂在身侧的双手握紧成拳,手背上的青筋都凸了起来。

她们母女,只剩下这个家了......

如果这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也就罢了,可是却是从李金花的嘴里。

为什么要把她们母女赶尽杀绝?

“不,我绝对不会走的!”

咬紧牙关开口,语气从来没有过的坚决!

这些年来,她在这个大院生存,已经没有任何自尊可言了,但是这一次,就算是为了闺女,她也绝对不会在退让!

李金花阴恻恻的笑着,“你要是不走,我就去报警,你就是个小偷,让警察来处理,这样一来也算是给大院除害了。”

人群里的叶小莲完全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甚至差点儿就忍不住笑出了声。

冯秀脸如死灰,只是几个鸡蛋而已,而且也不是她家的......

“金花婶子,就算您报警了,警察怎么会抓一个偷鸡蛋的贼呢?”

叶小莲又开了口,说到贼那个字的时候,尾音拉的长长的。

“要不我给您出个主意,您听听行不行?”

继续对李金花说着。

李金花皱皱眉,“你说!”

“让冯婶子,给您赔个不是就行了吧?”

叶小莲完全一副识大体,明事理的模样。

“那岂不是也太便宜她了?”

李金花直接耷拉了脸,这个丫头没事搅局来了?

但是现在事情闹得这么大,惊动了这么多的街坊,不出气她是真的不甘心。

叶小莲沉默了片刻,似乎是真的在认真思考着,她刚刚的问题。

两人一说一答,完全把冯秀当成了空气一样。

“也对,为了防止以后这种事情在发生,同时也是给冯婶子敲个警钟,就让冯婶子给您跪下来磕一个响头,您看这样行吗?”

李金花的眼底一抹精光,转瞬即逝。

然后给了叶小莲一个赞赏的眼神。

这个丫头还真是懂她的心思呢。

“那就让大家来评评理,这样解决行不行?免得说我,欺负了她们这孤儿寡母。”

“只是磕头认错而已,这都是便宜了她们了,有什么不行的!”

人群里王大树先领头答应了。

四周围十几个看热闹的街坊,也全都一片附和之声。

整个现场简直就是兴奋的不得了。

每一个人都好像迫不及待地,在等着冯秀给李金花磕头认错。完全没有觉得只是因为几个鸡蛋,就要这样给人难堪,有什么不对!

鲜血顺着冯秀握紧的拳头缓缓滴落,她的脸上已经从刚刚的涨红,变成了一片惨白。

这么多年来她们母女这个大院,不管日子过的多么艰难,不管被街坊怎样指指点点,她都全部忍下。

可是现在,李金花却把她的所有自尊,狠狠踩在脚下......

李金花下巴高高扬起,洋洋得意地看向她。

那个曾经让她嫉妒,觉得高不可攀的女人,现在竟然要卑躬屈膝的,跪倒在她的面前。

当真是没有比这,更让人心情愉悦的事情了。

上前一步,双手抱在胸前。

“冯秀,看在咱们也算是朋友一场,你跪下来给我嗑一个响头,我就不追究了。”

“磕吧!”

又是一片兴奋的催促声。

“你还是赶紧吧,就这么大点的事儿,难不成还要等到你家苏柒回来,看见了?”

“那傻丫头看见了,又能怎么样?搞不好,还会在一边儿拍手,鼓掌呢!”

四周围的讥笑,狠狠戳在了冯秀的心里。

她急促着呼吸,双目赤红,看着那一张张扭曲的面孔,拳头缓缓松开,弯曲了双腿......

李金花已经狰狞了神情......

就当冯秀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一股力量阻止了,继续下跪的姿势。

她很明显的愣了一下,然后扭头看向了身边。

苏柒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一切,目光复杂而陌生。

“柒柒,你怎么回来了?”

冯秀脸色顿时就变了,这样的场面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看到的啊。

“你们在做什么?”

苏柒冷冷的开口,略过在场的每一个人,最后停顿在李金花的身上。

所有人:......

这语气,怎么没有半点儿傻气了?

李金花显然也没想到,她会突然回来,不过回来就回来了。

一个傻子而已。

“苏柒,你妈偷人家的鸡蛋了。我们都等着,你妈给金花磕头认罪呢!”

李金花愣神的功夫,王大树已经开口调侃。

苏柒淡淡打量他一眼,冷漠的表情中,带着一抹隐隐升腾的杀意。

下一秒,嘴角微微上扬......

她在笑?

明明她在笑,但却让所有人都觉得“诡异”至极......

记忆中,这个男人就住在她家前面院里,之前原身父亲还在的时候,他就像是狗一样的巴结他们家。

可是这两年,却是变着花样的,想把她们撵出大院。

当然这么做也不是没有原因的,他是看中了她家里的那三间宅子的地方。

他唯一的宝贝儿子,今年已经十九了,已经到了娶媳妇儿的年纪,似乎有了对象。

可是女方却提出了一个要求,那就是必须有单独的院子过日子。

王大树想要在外面置田地,家里的条件却不允许,然后他就动了歪心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