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佛祖劝我日行一善

佛祖劝我日行一善

亦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季暮雨本是叱咤天界的大魔头,却因为修炼走火入魔而穿进了看过的一部话本中。穿越的对象真是一言难尽,没有任何修为,甚至连灵宠都没有。幸好她随身带来了一个修真系统,只要完成任务,就能够得到奖励。季暮雨开局救下了一个小狼崽,哪知道软萌可爱的狼崽子,竟然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变成了佛子……

主角:季暮雨,安逸游   更新:2022-07-16 01:4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季暮雨,安逸游 的女频言情小说《佛祖劝我日行一善》,由网络作家“亦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季暮雨本是叱咤天界的大魔头,却因为修炼走火入魔而穿进了看过的一部话本中。穿越的对象真是一言难尽,没有任何修为,甚至连灵宠都没有。幸好她随身带来了一个修真系统,只要完成任务,就能够得到奖励。季暮雨开局救下了一个小狼崽,哪知道软萌可爱的狼崽子,竟然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变成了佛子……

《佛祖劝我日行一善》精彩片段

人声鼎沸的小城里面车水马龙,街上往来之人皆是穿着秀丽,不少人都是背着一把长剑或者阔刀,像这样的人被称作剑修和刀修。

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小姑娘,手里攥着两个冒着热气的大肉包,边一股脑的往前冲,边小心的往后面瞅。

一时间小姑娘经过的地方人仰马翻,不少的店铺被后来的那几个满脸横肉的大汉撞得青菜,粮食和灵兽满天飞。

“小贼,你每天都要来我们店铺投上几个包子,是不是不管你,你就无法无天了。”一个汉子由于体型太过庞大,被旁边的人一把抓住,旁边不少的修真者皆是一脸的愤恨,将他拦住,让他给店家留一个说法。

刚跑出来的季暮雨大口啃了一口手上的包子,满脸不屑的看了一眼后面跟丢她的几人,冲着那正在发火的人竖着中指,鬼灵精怪的眼睛中满是笑意,“大叔,拜拜嘞您,您还是留着跟这群君子们谈谈吧先。”

揣起包子刚吃一口,她就将包子吐了出来,这里面的肉都是一些腐肉做成的。

季暮雨转身,将包子皮扯下来塞到嘴里,肉馅全给扔了出去。

【完成任务成功拿到毒包子奖励三个生命点】

旁边的流浪狗循着肉香味,舔着地上的肉馅,不出两息已经开始四肢抽搐。

季暮雨冷眼看着流浪狗死去,她都已经自身不保了,那儿还有什么心思去管这些野猫野狗的死活。

【宿主毒害动物扣三个生命点】

已经打算抬腿走的季暮雨瞬间呆在了原地,此刻她心里只想骂娘。

这是她的原因吗?

艹,一提起这个,她就一肚子的气,想她好好的一个大魔头,一朝入了凡尘,竟然迷恋上了凡间的小画本,这也就算了,她没想到自己修炼的时候竟然不知道为何突然失去意识,再醒过来的时候,她竟然……穿书了。

“你扣吧,你死劲儿的扣吧,我要是没了,你也别想好过。”

这些天季暮雨也算是大概摸透了这个系统,它只负责给她颁发任务,什么偷包子啊,偷溜下山啊这之类的,完成这些任务后也会小恩小惠的给一些小奖励,比如刚才所说的她还不知道有什么作用的生命点。

在心里狠狠的骂了一通这个系统,季暮雨垂头丧气的迈着两条沉重的小腿,反正她知道这个系统压根不会搭理她。

沿着大路走,一趟都是沿街叫卖的商人,但是这些与她没有任何的关系,她穿越的这个人混的简直是没法用言语形容,大家族的废物私生女,好在嫡姐姐心里善良,等嫡姐姐到了入学院的时候,便让可怜的季暮雨跟着一起来了道教。

按书中所说,这不是一个废材逆袭的励志故事,相反这是一个惊天动地的渣男成长史,女主和自己都爱慕男主,但是男主一边回应着女主一边又和妹妹牵扯不清。要说这个角色有什么值得拿得出手的话,那就是书中说,季暮雨长的跟她姐姐极像,都是羞花闭月的容颜。

在心里捋着剧情的季暮雨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城门附近,在这儿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只要离开城池去了外面的地带,那就是富贵有命,生死看天。

【第一个支线任务开启救下小狼崽,限时一个小时惩罚:天雷入体奖励:洗髓丹一颗】

你大爷,季暮雨心里狠狠的又骂了一句,救救救,我救你大爷啊,连要救的东西的位置都没有,呸!

想她堂堂大魔头,何时会被这些小玩意儿吓到,接到第一个任务的时候季暮雨是一点都不相信,结果报应来了,没有半点修为的某人硬生生的被魔兽追了一晚上。

城外一只巴掌大小,前腿已经布满了伤痕的小狼崽,带着一身的伤拼命往前跑,快了快了,马上就要安全。

小狼崽撒着四肢,看着近在眼前的城池,觉得生的希望越来越大。

突然一道金光打在小狼崽的脚边,没有刹住车的崽子直接被击中了后腿,血顺着它的大腿一股一股的往外涌。

【目标已出现】

卧槽,这不是坑人吗?季暮雨觉得自己的腿现在有千斤重,看看这要逮捕这小崽子的人,一个个看起来都是凶神恶煞,搞不好手上都是沾满鲜血的主儿,要她从这些人手上抢东西?这是生怕她死的不够快的节奏。

左右也是一死,小狼崽看到季暮雨也是眼前一亮,立马转了方向,一头撞在小姑娘的怀里。

大哥啊,我是真的没有想跟你们抢东西,我这都已经准备好接收天雷的洗礼了,不过这小狼崽看着像是已经开智的模样,项上还带着一根金绳,看来到时候还能找这崽子的主人糊弄上一大笔钱。

“丫头,我们哥几个不想乱伤无辜,你要是识相的话,就将这狼崽子放下,你自行离去。”一位背着阔刀的男人,人未到声音已经先至,声音粗犷至极。

季暮雨抱好小狼崽,狡黠的看了它一眼,小声道:“我知道你会说话,你说说我要是救下你的话,我有什么好处?”

小狼崽直到被她抱起来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更加绝望了,一个没有修为的小丫头片子一个人乱跑什么,它大好的往生希望啊,破灭了。

“愚蠢。”

“小崽子我告诉你......”话说到一半,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它的。

眼看着那些人就要追上来,小狼崽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心里打着小九九,一会儿要是情况不好的话,大不了留了这个废物来为自己断路也挺好,当下就改了口道:“一颗冼洗草。”

“成交。”

冼洗草作为洗练经脉的药草,虽然不是特别稀少的类型,但它的价格不是季暮雨能承担的下来的,眼下这个交易好像确实不错。

于是城门外就出现了这么一幕,小姑娘一只手抱着小狼崽,一只手叉着腰,一脸的洋洋得意,没有害怕的意思,高声道:“大叔啊,咱们做人得讲道理是不是。”


呸!要不是你姑奶奶我没有修为,姑奶奶打的你满地找牙。

那两位刀修也是一愣,有些疑惑的看着季暮雨,其中一个人作势就要拿刀批向一人一兽,但是被旁边的人拉住,“哥,这小丫头咱们看不清她的修为,说不定是哪个门派的嫡传弟子。”

“你见过穿着如此奇特的嫡传弟子?”那人眉毛不自觉地跳了跳,要说这姑娘是丐帮的小丫头这还有几分的可靠度。

“等等,万一是真的呢?现在好多大门派都不按常理出牌。”

经过他这么一说,另外的一个人也是一愣,这话说的好像也确实是有一点儿道理啊。

刚才这里还是挤满了要进城正在排队的人,现在却已经像是被人有意清场了一般。

季暮雨明显也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越发的嚣张,“大叔啊,按着咱们修真界的规定,是不是谁先拿到就是谁的?现在我先拿到了,这小狼崽就是我的了,对不对?”

“放肆!”

“诶诶诶,话可不能这么说。”季暮雨仗着这些人不知道她的身份,便开始了瞎扯之旅,偏她说的就像是真的有那么一回事儿一样。

俗话说的话,要想骗别人,首先你要骗的就是你自己。

“我乃道家第五十一代传人的嫡传弟子。”的亲妹妹。

“此次出山历练就是为了帮师傅找到这只小狼崽。”所以不能将它交给你,要是你硬抢的话,你这是与我道教为敌。

“咳咳,我看两位散修都这么老了,还在淬炼期,这修行也相当不容易,不如咱们就当没有见过,我也不告诉师傅,这小崽子是你们所伤,可好?”咳咳,这俩人是什么修为,全凭小狼崽的传音。

见他们还是犹豫不决,季暮雨当下就决定放大招,“你们可要知道,我师傅和我师兄弟们现在就在城里,你们当真要与我道教为敌?”

师傅在不在季暮雨不知道,反正按着小说的发展轨迹,自己离开道山已经好几天了,自家姐姐季暮柔应该早就下山找自己,然后她就会遇到这本书的男主。

这两人被小丫头的话给成功的唬住,别的不说单凭他们看不出小丫头的修为,但是小丫头却能将他们的修为全然看清这一点儿,就证明了她确实是比他们厉害。

“道友,我兄弟二人打扰了。”

季暮雨哼了一声,迈着自信的步伐走进城里。

两个刀修直到看不见她的背影,才发现问题,要是她真的修为高的话,当才难道不是直接跟他们打起来了?

“哥,咱们好像……被骗了……”

“闭嘴!”

其中一个刀修捡起地上,小姑娘遗落的一朵白色小花,“也不算是被骗了,她确实是道教的人。”

于此同时。

【滴,任务完成奖励洗髓丹】

【主线任务开启】

【阻止女主爱上男主目前女主对男主好感度100%完成度0%】

【找到佛教下的黑化佛子,并成功感化他完成度1%】

【两项任务完成后,宿主可自行回到原来世界,否则与该世界共同毁灭】

百分之一?季暮雨百思不得其解,看着怀里闭着眼睛的小狼崽,她突然记起书中有一个一笔带过的情节,佛教里面的一个大佬佬好像养了一只狼崽。

想着这些,季暮雨看着小狼崽的眼光逐渐变了颜色,这不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嘛。

夜晚的时候,天空飘起了小雨,破庙本就四面漏风,季暮雨睡着后不自觉地就往小狼崽身上靠,狼崽保持着原有的野性,不断冲着季暮雨咧着牙齿。

半夜的时候一道佛光乍现在这座破庙,小狼崽睁着冷清双目,死死的盯着屋子中央的石雕,本往下拖的尾巴,现如今也翘了起来,成了戒备的状态。

“呜......”

“呜......”

“呜......”

三声呜咽之后,金色的佛光消失不见,小狼崽像是完成了一个天大的任务一般,骄傲的摇了一下尾巴,舔了一下嘴巴,睨视着睡着的营养不良的小家伙儿,眼珠不断地转着,突然它肚子“咕咕”的叫了两声。

啧,瘦是瘦了一点儿,但是小归小,不影响口感的。

睡梦中的季暮雨冻得浑身发冷,尤其是怀里的热源不见以后。

“你在干什么啊,大半夜的,快来睡觉,等明天我给你买肉吃。”季暮雨有意无意的说着要给它买肉吃。

肉?小狼崽看了一眼这瘦骨嶙峋的丫头,歪着脑袋似乎是在考虑她话中的可靠度。

“嗷呜!”你最好说话算话,不然我咬死你。

这就成了?刚才的一幕其实全都落在季暮雨眼中,做了多年的大魔头,怎么可能连这点儿的警惕性都没有?看着小狼崽三声低吼消退“佛光”,季暮雨心里打起了小九九,本来打算将它送去佛教,然后趁机捞上一笔的,现在她觉得还是自己留着它的好。

只不过它这突如其来想吃掉自己可不太好。

“知道啦,知道啦,明天给你买大块儿肉吃,可以吧,快来给姐姐暖暖,我好冷。”见小狼崽一脸骄傲不愿意过来,她一把捞过小狼崽顺带着在它嘴巴上亲了一口。

“你说你这么可爱,为什么就这么凶呢?”

“喂喂喂,你知不知道你们佛教的那个沦为败类的佛子啊。”

“哎,你说他长得帅吗?”

“诶,我听说佛教有的是能跟女子厮混的,要是他长得帅的话,我决定了一件大事儿,小崽子你这是什么眼神儿啊。”

季暮雨絮絮叨叨了一大堆,还非得掰着小狼崽与自己对视。

这女人看着年幼,怎么说出的话就这么的狼虎之词呢?但是这个视线看过去的话,好像......她长得也还算是好看,小狼崽心虚的嗷呜一声。

“你说话啦。你是不是也觉得我说得对。”

“嗷呜。”没有,你长得这么的丑,大魔王怎么可能看得上你嘞。

小狼崽刚要反驳,一抬眼才发现小姑娘已经抱着自己睡着了,心真大啊,小狼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侧脸,心里不由得有些好奇,像这样没有修为,而且还是女儿身的小姑娘这些年是怎么活下来的。

直到天亮蒙蒙亮的时候,小狼崽才呼呼的睡了起来。

一人一狼在破庙里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午。

【找到佛教下的黑化佛子,并成功感化他完成度3%】

刚睁开眼的季暮雨彻底呆住了,百分之三?这是什么鬼,她还没有遇到佛子啊,难不成它是佛子的灵兽,自己对它的好佛子可以远程有所察觉。

自以为分析正确的季暮雨暗戳戳的点了点头,像是看一块儿金子一样,笑的猥琐至极。

“嗷呜。”


你是不是脑子有病。

“没病没病,走啦走啦,我带你去打劫肉店。”正是沾沾自喜的季暮雨根本没有注意小狼崽在说一些什么,自顾自地将它抱在怀里。

我去,打劫?小崽子觉得自己有些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现在不用它知道,不出一个时辰它就成了今日份的头条。

城里不知道什么原因,今日的人流比前几天要多了太多,一人一狼,狼嘴里还叼着一块熟肉,飞奔在街道上。

“崽子,你跑快点儿,不然咱们就完了。”季暮雨一边跑一边不忘着催促小崽子,还要抽出时间往后瞟上两眼,确定后面的人已经跟丢他们以后这才停下脚步。

一位手里拿着屠刀的厨房大师被一修行者拦了下来,看他头发凌乱的模样,为了城里人的安全,修行者问道:“大哥,您这是......”

厨房大师不知道该怎么说,你说这明明一个没有半点儿修为的小丫头,跑起来跑的这么快,简直不合理啊,但这话说出来明显不会有人相信,“厨房遭了小人的偷窃,我出来看看。”

看看?

这一脸的凶神恶煞,谁相信呢?

修行者非要跟着他一起去案发现场,于是,季暮雨就这么幸运的逃跑成功。

“呜.....”

你运气真好。

总算是明白她所说的打劫是个什么意思的小崽子白了她一眼,狼吞虎咽的将口中的肉咽下肚子里,眼睛里闪着精光。

弱成这个鬼样子?小崽子心里逐步想出了一个天大的计划,别人都是养灵宠,它决定了自己作为大魔头,要养就要养一个特别的,比如眼前这个人好像就好不错?

打劫这一类的,我喜欢!小崽子嗷呜一声,撒开四肢跳到季暮雨身上,在她怀里变出来了一颗冼洗草。

“嗷呜。”

吃吧。

“好了,这可不是吃的,我先收好,咱们得去找我姐姐了。”季暮雨揉着小崽子的脑袋,喃喃自语着,“诶,你说你叫啥名嘞。”

小崽子没有回她。

“不回答?那好吧,我给你起一个吧,我叫你小崽子了。”简单好记。

季暮雨才不管小崽子的挣扎,一锤定音,当下就一口一个“小崽子”的叫它,往城里最大的客栈走去。

一处拐角的地方,两个闲人一个抽着烟草,一个喝着酒高谈阔论着,其中一个人道:“诶,你听说了吗?这剑修,刀修,灵修,要有那道教的人好像这几天都齐聚在这儿了。”

“那可不,我可是听我那在道教里扫地的七姑姑的二舅子的三儿子的外孙女的相公说的,这次几个教前往这里啊,是因为这里是离蓬莱仙岛最近的一个地儿。”

“蓬莱仙岛?这关蓬莱什么事儿?那仙君可也要来?”

“哎,我跟你讲啊,听说是魔族现身,他们啊,这是来商量办法的。”

“那岂不是......”

“谁说的准呢?现在没有修为的都拼命的往中心城在挤哟。”

魔族?小崽子本睡眼朦胧的眼睛突然发光,挣扎着要跳下去。

“小崽子,我警告你......”季暮雨一气之下出了声。

两个大汉一脸不善的盯着小姑娘,想他们都人到中年还被一个毛都毛没长齐的小姑娘叫做小崽子。

“哈哈.....哈哈.....”季暮雨尬笑着,一只手拧着小崽子的后劲,一只手捂着眼睛,“大叔啊,不好意思,我这是说它呢。”

一番赔笑又道歉之下,这两人也没有为难她们。

“嗷呜。”

没出息的模样,就是两个普通人而已,至于吓的两条腿都发抖吗?

“你行你上。”多亏系统,小崽子的每次不想她听懂的嗷呜,她都能及时的翻译出来。

“嗷呜。”

废物。

呵,废物你大爷的,要不是仗着你还有一点儿用,你姑奶奶我一把火把你做成烤狼肉吃,季暮雨瞪了一眼趴在自己怀里的小崽子,又挼了一把它的耳朵,手感不错。

......

龙门客栈,萧智城中最大的一处留宿客栈,此时已经被各方门派包场。

一位白衣女子,披着一头青丝,头上编了两股小辫子,此时满脸的忧心,一把推开了拦住她的人道:“师兄,我妹妹已经失踪一周了,现在星相表明她就在此出,你这是做什么。”

“现在外面不太安全,就算是找,那我们一起去会更好一些。”陆有为就是要拦着季暮柔。

现在别人不知道外面的情况有多危险,难道他们还不知道吗?现下城主的小儿子被魔族的人带去了城外生死未卜,这就说明魔族的人已经混进了他们之中。

“危险,危险,你只会说危险,难道我妹妹就没危险吗?”季暮柔一提起自己妹妹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那柔柔弱弱的妹妹啊,一点儿修为都没有,在这乱世之中如何生活?

一个穿着粉红色衣服的女孩儿,看着年龄不大,却是字字句句都透露着嫌弃之意,“季姐姐,你妹妹她那不是自找的吗?难不成你非要大伙为了你那个废物妹妹出去冒险?”

“你......”季暮柔被气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她找不到反驳的点儿,自己妹妹是修为差了一点儿,但是到了这群人嘴里,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季姐姐,要我说啊......”

那姑娘还在洋洋得意的说着小话,见季暮柔还在这儿,一路狂奔过来的季暮雨这才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现在还没有遇到死渣男,语气中带着些许的劫后余生的感觉,“姐姐。”

“暮雨。”季暮柔四下围着自家妹妹转了一周,除了衣服破了,脸弄脏了,怀里多了一只看起来刚满月的小狼以外,没什么不正常的。

“姐姐,我没事儿。”

季暮雨兴冲冲的说着,话音还没有落,耳朵就被季暮柔一把拧住,“现在跟我回去,好好算算你这偷溜下山的帐。”

看着一脸得意的粉衣小姑娘,季暮雨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娘的,就是你个小人害我的,但是一想这个姑娘也是一个可怜的炮灰,随即冲着她一脸“我都懂”的眼光。

楼下突然一阵喧哗,一帮背着剑的男主齐步走了进来。

“肖少主他们来了哎。”粉衣的小姑娘眼睛都快要毛粉色的泡泡了。

季暮雨白了她一眼,至于这么激动吗?你要是知道自己最后死在这人手下,还会如此的激动?

【警告男主已出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