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此生与你暂别离秦倾言

此生与你暂别离秦倾言

半糖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秦倾言始终认为,纪行风娶自己是因为爱她,就像是她从第一次见到他,一直爱到现在一样……可她错了,她以为的幸福开始,实际上是纪行风报复自己的开端。他之所以排除所有的声音,坚定的娶她,就是为了将她放在身边折磨,让她看着他与别的女人恩爱缠绵。秦倾言悔不该当初,却已深陷泥潭无法自拔。

主角:秦倾言,纪行风   更新:2022-07-15 21:1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倾言,纪行风 的女频言情小说《此生与你暂别离秦倾言》,由网络作家“半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倾言始终认为,纪行风娶自己是因为爱她,就像是她从第一次见到他,一直爱到现在一样……可她错了,她以为的幸福开始,实际上是纪行风报复自己的开端。他之所以排除所有的声音,坚定的娶她,就是为了将她放在身边折磨,让她看着他与别的女人恩爱缠绵。秦倾言悔不该当初,却已深陷泥潭无法自拔。

《此生与你暂别离秦倾言》精彩片段

烟花开了漫天,有鞭炮和唢呐声传来。

破旧的木屋门口,秦倾言问丫鬟:“鸢儿,少帅又娶姨太太了?”

小丫鬟眼底都是不忿:“夫人,可不!第六姨太了!”

“呵呵,他又娶了啊——”秦倾言声音很轻地随口问:“这次娶的又是哪家千金?”

鸢儿似是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夫人,是您的妹妹,木棉。”

秦倾言的指尖狠狠颤了一下。

烟花还在天空中绽放,耳畔的唢呐越来越响。秦倾言开口:“鸢儿,我要去前院!”

被纪行风责令住在这里后,秦倾言已经有五年没有踏出过这破旧的院落了。

她一路来到张灯结彩的前院,粗布麻衣和喧嚣热闹格格不入。

纪行风一身军服,亲自将秦木棉从花轿中接了出来,他高大俊朗的面孔冷冽锋利,长期铁血的模样看得在场的女人血脉偾张。

没有人察觉到秦倾言。

她独自在角落,看着喜堂中的二人拜过天地,又学着西式的风俗交换了戒指。

然后,纪行风当众亲吻了秦木棉。

秦木棉一脸娇羞地靠在男人高大健硕的身躯上,笑得满眼幸福。

秦倾言站在暗处,指甲嵌入掌心,浑然不觉得疼。

这已经是第五个了,过去他娶的五个女人她都不认识,而这次娶的却是从小欺负她的妹妹秦木棉!

“送入洞房!”

随着这一声话落,两位新人就要走入洞房,而这时,秦木棉突然‘咦’了一声,目光直直地向着秦倾言这边看了过来。

纪行风显然也看到了,他英挺的眉狠狠一蹙,随即,大步来到了秦倾言面前。

“你怎么来了?谁允许你出来的?简直丢人现眼!”他居高临下看着她,眸底都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周围人纷纷看了过来。

“这是哪个房里的丫鬟婆子?”

“应该不是丫鬟吧,少帅府的丫鬟,哪有穿成这样的?一看就是做粗活的!”

“不,她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秦木棉却已经欢喜地跑了过来,亲热地拉住秦倾言的手:“姐姐,我终于见到你了,还以为你不来了!我和少帅结婚了,以后,我们又是姐妹了!”

秦倾言没有理秦木棉,而是固执地望着纪行风:“你就非要这么报复我吗?”

纪行风冷笑:“报复?秦倾言,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贪慕虚荣的贱货罢了!”

他这么一说,所有人都知道了,原来这个粗布麻衣的女人是秦倾言,南城督军府少帅纪行风的结发妻子!

听人说,当初秦倾言和纪行风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两家早就给他们定了亲。

可是,纪家后来出了事,家产全部充公,纪行风的父母也自尽而死。

纪家败落,身为海关衙门副师长的秦父直接和纪行风退了婚。

据说,退婚那天,纪行风在秦家站了三天三夜,秦倾言都没有出来见过他一面,只是送出了一封信,信上简单两句话,是秦倾言的笔迹:

“纪行风,你现在的金钱和地位,连做我家的狗都不如!少在我家门口摇尾巴了!”

 


看到信,本来就三天滴水未进的纪行风高烧晕倒,后来被人救了,前往南城打拼。

之后几年,他在刀枪火海里摸爬滚打,得到了南城老督军的器重。

老督军的儿子战死沙场,于是收了纪行风做义子,让他成了这督军府的少帅。

现在督军年纪大了,纪行风便接手了所有的军务。

五年前,纪行风成为少帅的那天,铁骑踏破了已经落魄的秦家门槛,将秦倾言用八台大娇娶回了少帅府。

所有人都说,纪少帅对他青梅竹马的未婚妻情深义重,可是只有秦倾言知道,她那天满心欢喜下了花轿,等待她的,却是地狱般的残酷折磨!

此刻,烟花慢慢停歇,所有宾客都看了过来,纪行风冲着副官命令:“取家法!秦倾言不听命令擅自出来,家法伺候!”

众人一听,都是一惊。

少帅府家法,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随着他话落,两名副官走了过来,一人手里拿了一卷草席,另一人手里则是一根长鞭。

“执行。”纪行风掷地有声。

“啪!”少帅府总管挥起手中的长鞭,毫不留情地抽在了秦倾言的身上。

霎时间,身体仿佛被一道火龙拦腰折断,后知后觉的疼痛才猛地席遍四肢百骸。

秦倾言发出一声闷哼,可是,刚刚的疼痛还没有丝毫缓解,接着,又是一鞭落了下来!

她的耳朵嗡嗡作响,视线里,都是众人看热闹的模样。

“呵呵,贪慕权势的女人,抛弃落魄的青梅竹马,活该这个下场!”

“可不是!听说当初少帅家道中落,她就马上和海城督军勾搭上了,结果被督军夫人知道,直接打得她半死!这种贱人,早该浸猪笼!”

众人声音纷乱,落在秦倾言耳畔,仿佛一柄柄尖刀,狠狠刺在她的尊严上!

呵呵,说她贪慕权贵?

有谁知道,当初纪行风家出事,她四处奔走,求得海城督军饶了纪行风一命,却被人说是和海城督军暗通款曲!

有谁知道,父亲和二姨太,也就是秦木棉的母亲听说纪家出事,马上就给她找了别的亲家,可是她却跪在父亲面前,甚至以死相逼,才让父亲暂时打消了将她嫁人的念头!

有谁知道,当初纪行风在门口等她,她为了见他而翻墙,结果被秦木棉叫人抓住,关在地牢,整整三个月不见天日,十四岁的如花年纪,瘦得只有一层皮,吓得府中的孩子见到她就哭!

又有谁知道,她十七岁,听到纪行风成为南城少帅,当晚开心得觉都睡不着!直到第二天,他用花轿娶她过门,她只想对他说一句:行风,以后我就把自己交给你啦,我们以后的好好的,再也不要分开!

……

一鞭一鞭落在身上,秦倾言已经感觉不到疼,身体越发麻木,眼前的视线也越来越模糊,她却倔强地没有闭上眼睛。

视线里,那个男人就站在她的面前,漠然地看着她身上的血肉开出了一朵朵刺目的花,他却搂着他刚刚娶进门的六姨太,唇角勾起快意的笑。

 


“少帅,夫人她晕过去了。”管家开口道。

“还差两下。”纪行风淡淡地道。

管家再次挥起皮鞭,他有些找不到可以下手的地方。

面前的女人,浑身都已经开裂,衣服成了布条,因为身上都是模糊的血肉,倒是露了和没露已经没什么区别了。

终于,管家道:“少帅,二十下已经执行完毕。”

纪行风挥了挥手,冲着其他宾客道:“今天谢谢各位捧场,他日再来我少帅府一聚!”

众人纷纷告辞,临走前还恭维了秦木棉几句,完全将地上一动不动的秦倾言当成死物。

众人纷纷离开,热闹的前院逐渐恢复了寂静。

鸢儿从外面悄悄探过身来,当看到一身鲜血的秦倾言的时候,不由捂住了嘴巴,眼泪滚滚落下。

“夫人!”她快走几步奔到了秦倾言面前:“夫人,您怎么伤成了这个样子?!”

可是,秦倾言脸色苍白,一点反应都没有。

鸢儿冲着周围大喊:“来人啊!求你们谁来把夫人扶回去,请个医生……”

可是,任凭她说什么,那些门口站岗的副官都没有往这里看一眼。

他们都是得了纪行风吩咐的,又怎么可能理会少帅恨之入骨的女人?!

鸢儿见无人过来,她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艰难地将秦倾言拉起来,架在了自己的肩上。

秦倾言的身上还在流血,她们一路走过,青石路上蜿蜒出一条长长的血痕。

从前院到那座废弃的木屋距离颇远,二人走了不到一半,天空就响起了闷雷,接着,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砸落了下来。

雨水冲刷着秦倾言的伤口,冰冷丝丝侵入身体,让她涣散的意识终于有片刻的清醒。

“啊——”她呻.吟出声。

“夫人,您醒了?!”鸢儿惊喜道。

“鸢儿,这是哪里?”秦倾言虚弱地问。

“夫人,您被少帅他用家法……”鸢儿声音轻颤。

秦倾言的记忆缓缓归位,她望着天空,已经暗沉一片,想必,已经是亥时了吧?

她颤抖着唇.瓣,虚弱地道:“鸢儿,我不要回去,你送我去香园!”

香园,也就是秦木棉过来后分的小院,这也是刚才秦倾言从宾客口中得知的。

“夫人!”鸢儿急了:“您本来就病了,再加上现在身上都是伤,再不治疗……”

“鸢儿,求你、求……”秦倾言声音发抖,虚弱得好似风中残烛。

鸢儿没办法,只好转了方向,又带着秦倾言到了香园。

那边此刻正张灯结彩,门口的灯笼在雨夜里发出迷蒙的红光。

丫鬟婆子看到秦倾言,冷冷一笑:“呵呵,我们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少帅不要的弃妇啊!这大老远的过来,是来我们六姨太房中找少帅的?”

“可惜啊,少帅正和六姨太洞房呢,谁会理你这个贱妇!”

“瞧你要死不活的样子,还不快滚远点,别死在这里晦气!”

“春兰,你忘了,刚刚少帅说了,这个贱妇最喜欢听人洞房的声音,就让她听个够!死在这里也没关系,我们少帅可宠六姨太了,回头重新给六姨太一座院子就是!”

两人正说着,果然,隐隐的雷声里,就传来了女人暧.昧的叫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