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医王归来

医王归来

大萌鱼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振是赫赫有名的中原医王,战场之上,他救人也杀人。他万人之上,俯瞰众生,屹立于巅峰之上时,决绝想象不到,他的妻子和女儿正在经历怎样非人的折磨。妻子被逼陪别的男人,女儿的腿被人打断六次。得知妻女悲惨遭遇的林振,携万千权势,回归都市,报仇雪恨。当他牵起苏海媚的手,她便是世界中心,没有任何人可以再欺辱她。

主角:林振,苏海媚   更新:2022-07-16 01: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振,苏海媚 的女频言情小说《医王归来》,由网络作家“大萌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振是赫赫有名的中原医王,战场之上,他救人也杀人。他万人之上,俯瞰众生,屹立于巅峰之上时,决绝想象不到,他的妻子和女儿正在经历怎样非人的折磨。妻子被逼陪别的男人,女儿的腿被人打断六次。得知妻女悲惨遭遇的林振,携万千权势,回归都市,报仇雪恨。当他牵起苏海媚的手,她便是世界中心,没有任何人可以再欺辱她。

《医王归来》精彩片段

“爸爸,你是不是也和妈妈一样不要月月了?”

“你走后没多久,妈妈就把月月给卖了,月月给你打了无数次电话,你为什么到现在才接?”

“月月好难过,他们每天逼着月月乞讨要钱,还逼着月月吃垃圾......”

林振握着手中的电话,整个人都在颤抖!

不可能!

苏海媚怎么可能将他们的宝贝女儿月月给卖掉?

“月月,你妈妈是苏海媚吗?”

林振深吸一口气问道。

“是的,她是坏妈妈,她打月月,还把月月卖给了丐帮......”

小女孩失落绝望的声音传来。

林振的心脏一紧,不可置信的怒目圆睁,握住电话的手不停的颤抖。

“小兔崽子谁让你打电话的?你要够钱了吗?”

不等林振开口,电话那端就传来一声怒吼。

“我......我要了一百块钱......”

月月小心翼翼的解释。

男人大怒,只听咔嚓一声!

月月顿时一声惨叫,“疼,月月好疼啊......叔叔,月月的腿好疼!”

“不疼你怎么能要来钱?”

男人丝毫不怜悯,再次出手,又是咔嚓一声脆响。

月月又是一声哭喊,说话的语气都变弱了许多:“爸爸......月月好怕,月月的腿都断了六次了......爸爸,你回来好不好,我会乖乖听话......”

“还特么废话,再哔哔我把你胳膊也撅了!”

男人一巴掌将电话打飞......

电话里变成了忙音......

“不——!”

“我要杀了你们,狗畜生!”

林振捂住胸口,只觉得肝肠寸断,心脏像是被直接掏出来一般,痛得厉害。

月月才五岁啊!

那么小的孩子,腿居然断了六次?

她怎么承受得了?

还有苏海媚那个混蛋,当初她答应会照顾好月月,等他归来。

可......

想他林振是威名赫赫的中原医王。

哪怕在战场上敌军当前,他面对数千濒临死亡的伤员,他也面不改色的与阎王爷赛跑!

但此刻,他怒了!

地动山摇般的声音,从他的身体里吼出来::“来人,给我查!”

怒吼声直冲云霄,天地为之摇晃,天宫在这一刻都要塌陷下来。

“王,查到了。”

手下方力慌忙前来:“月月并非您和苏海媚的孩子,当初和您洞房的是苏家的保姆,也就是后来月月的奶妈沐清雨!”

“苏海媚当初和您结婚,就是为了你拿到林家祖宅的地契,因为林家家规地契只能代代相传,苏海媚就安排沐清雨和您生下了月月。”

“苏海媚从月月手中拿到地契后,就把沐清雨和月月卖了!”

“沐清雨受到胁迫,到现在都不敢说出真相!”

沐清雨?

林振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那个娇小的身影,面容姣好,却总是带着忧郁,不善言谈却用心呵护照顾着月月......

当初沐清雨给月月喂奶的时候林振还奇怪,为什么她不回去照看她自己的孩子。

现在才知道,月月就是她的孩子!

想到月月被人打断了六次腿。

沐清雨也在丐帮里不知道忍受着怎样的折磨。

林振眼中怒火中烧!

这帮恶人,居然如此对他医王的老婆孩子!

他定然要这些人血债血偿!

哪怕死一万次,都不为过!

“立刻安排专机回江都!”

林振大吼命令道:“我要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去!”

方力有些担心:“可是,医学庆典已经定下三天后召开,皮首富已经约好您诊病......”

“他想治病,就让他去江都等着!”

林振冷冽的目光睨视着远方:“至于庆典,另行通知!”

庆典不过是那些大人物用来讨好巴结林振的手段,林振想开就开,不想开就不开!

一架喷气式战机腾空而起,直指江都!

随着方力的命令发出,这一刻天地都为之变色!

黑压压的乌云如同百万铁甲,势如破竹涌向江都。

江都的天,要塌了!

......

江都,天桥下。

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女人紧握着手里零零散散的钞票,跪求着眼前乞丐打扮的男人:“洪老大,都是我不好,我没用,我就要到了这么一点点钱,求你让我见见月月吧,以后我一定努力讨更多的钱!”

女人正是沐清雨,哪怕风吹日晒,饱受摧残,也无法掩盖她那张绝美的容颜。

但此刻,沐清雨却是哭的撕心裂肺。

月月是她和林振的女儿,现在被丐帮这些混蛋日日摧残,她这个当母亲的,心都要碎了。

出乎意料的,洪老大笑吟吟的应了下来。

“沐清雨,想见你女儿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只要能让我见月月,我全都答应你。”

沐清雨停止哭泣,满眼期待。

“晚上打扮的漂漂亮亮的,陪郑少一晚,只要把郑少陪好了,我直接把你女儿放了。”

洪老大一脸邪笑,郑少乃是丐帮帮主郑千秋的独生子,只要把郑少伺候好,他在丐帮的地位便能更上一层楼。

结果,沐清雨却是一个劲的摇头。

她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五年前被安排与林振发生关系,那是因为她喜欢林振。

可郑少,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她怎么可能让这种人渣玷污了她的身子?

最主要的是,郑有龙这个丐帮大少,还有一个人尽皆知的癖好。

那就是被他欺负过的女人,他绝不允许有第二男人再触碰,所以,凡是被他欺负过女人,下场只有死!

“哼,不愿意是吧?”

洪老大冷哼一声,对着一旁的手下吩咐道:“去把那死丫头的胳膊给我敲断,扔狗堆里喂狗!”

此话一出,沐清雨顿时慌了,泪流满面的抱住洪老大的大腿:“我错了,我错了,我答应您,求求您不要伤害我的女儿,我答应你便是!”

“早这样不就好了!”

洪老大满意一笑,丢给沐清雨一身新衣服:“去洗个澡,把这身衣服换上,见完你的女儿,就去陪郑少!”

沐清雨哭着接过衣服,只有女人能活着出去,她死又何妨。

很快,梳洗一番后的沐清雨被带到了垃圾场。

此时,垃圾场的狗笼子里,被敲断双腿的月月就被关在里面,在她周围,还关了几十条恶犬。

沐清雨瞬间泪崩,趴在关着月月的狗笼子前,哭的肝肠寸断:“月月,这到底怎么回事啊?你的腿怎么又断了,他们是不是又打你了?”

“小姨,是月月不好,月月偷偷跑出去被他们抓到了。”

月月蜷缩在笼子里,双腿已经扭曲变形。

“月月,你为什么不听小姨的话,干嘛偷跑啊?你不知道他们都不是人么?我们斗不过他们的!”

沐清雨又心疼又气愤,身为月月亲生母亲,她不敢让女儿知道她是这般没用,只能以小姨的身份陪在月月身边。

“小姨,月月错了,月月跑出去是给爸爸打电话了......”

“虽然他是个坏爸爸,可月月就是想爸爸了,月月不是没有爸爸的小野种......”

小女孩委屈的低着头不敢看沐清雨。

沐清雨被女儿的一番话惊到,足足缓了好久,才强挤出一丝微笑:“爸爸会来看月月的,只要月月听话,爸爸就一定会出现。”

“嗯,月月听话,只是小姨你今天好漂亮啊,你是来接月月的么?”

突然的问话,沐清雨感觉喉咙被噎住了一般,泪水不争气的夺出眼眶。

“嗯,小姨马上就把月月接走,月月要相信小姨,月月很快就能离开这里了。”

沐清雨不敢说实话,但心里却下定决心要牺牲自己换取女儿的自由。

沐清雨,被洪老大的人带去了郑少的别墅。

天空的乌云越发厚重,压得人仿佛要喘不过气。


“伯伯,月月今天能不能不去,月月太疼了,求伯伯放过月月......”

小小的人儿,眼中噙满了泪水,却不敢哭出来,只是可怜巴巴的哀求着洪老大。

洪老大根本不听,直接让人强行把月月拖去了天桥。

天桥上,人来人往,月月拖着断掉的双腿,一个劲的给过往的行人磕头。

行人们于心不忍,大多都会施舍一些零钱给月月。

一下午的时间,月月就讨了将近一千块钱。

洪老大心满意足的数着钱财,却压根没有给月月治腿的心思,冷声道:“去把这小野种给我关进狗笼子,不许给她吃的,饿上一天,明天才更可怜、更好讨钱。”

被再度关回笼子,月月已经饿得双眼冒金星,她可怜巴巴的望着正在狼吞虎咽吃着狗食的恶犬,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她太饿了,又疼又饿,她想爸爸和小姨沐清雨,望着渐渐昏沉下来的天空,小家伙哭的让人心疼。

“爸爸,月月想你,你快点来接月月啊,月月要死了,爸爸再也看不见月月了。”

小家伙委屈的咕哝着,也不知道是太饿了,还是太疼了,迷迷糊糊中,她闻到了热气腾腾包子的香味。

“孩子,快吃吧!”

说话的正是一直偷偷给月月送食物的瞎眼婆婆,她是天桥下的拾荒流浪者。

她拿着一个热气腾腾的包子,悄悄塞进了笼子里。

“婆婆,月月不吃,月月吃了,婆婆就没有东西吃了。”

小家伙看清来人,偷偷吞了几口口水,便不再在包子一眼,她怕她忍不住吃了瞎眼婆婆的口粮。

“真是个好孩子,快吃吧,婆婆吃过了,你还小,饿坏了身子就麻烦了。”

瞎眼婆婆虽然看不清月月的容貌,但却能感受到月月的善良,这也是她为什么经常给月月送东西吃的原因。

“婆婆,那算月月借你的,等月月将来有钱了,月月给婆婆买一百个包子!”

小家伙很认真的说着,最终还是将包子接了过来。

但她只是吃了一口,就把剩下的包子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怀里。

偏偏这时,洪老大和他的手下恰好走了过来,当看到瞎眼婆婆偷偷给月月送包子,勃然大怒。

“好你个瞎老太婆,还敢给这小畜生送吃的,我看你是成心挡爷的财路!”

洪老大气的抄起一旁的铁棍,快步冲向了瞎眼婆婆。

“婆婆,你快走啊,那群坏人来了,你快走啊!”

月月急的大喊。

瞎眼婆婆吓了一跳,知道洪老大这帮人不好惹,急忙拿起拐棍就要逃跑。

可她一个瞎老太婆,哪里是洪老大的对手,还不等起身离开,就被洪老大一棍子砸在了脑门上。

顿时,鲜血如泉涌,年迈的瞎眼婆婆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捂着脑门起不来了。

可洪老大却不罢手,抄起铁棍,对着瞎眼婆婆又是狠狠的几棍子。

瞎眼婆婆哪里能扛住如此重击,很快就被打的奄奄一息。

“伯伯,月月求求你了,不要伤害婆婆,婆婆是好人,都是月月不好,月月不该要婆婆的包子。”

月月急的大哭。

“哼,放了她?我送她归西!”

洪老大狠厉一笑,再度抄起棍子砸向了瞎眼婆婆,显然是动了杀心。

“不要啊!爸爸,爸爸你快点来啊,你救救婆婆,月月不想婆婆有事,月月求你了!”

月月悲痛欲绝的呼唤着,也不知是饿的,还是惊吓过度,竟是晕了过去。

咔嚓!

晴空万里,突然响起一道惊雷。

雷声震耳欲聋,洪老大等人吓了一跳。

“玛德,这大晴天打毛的雷!”

洪老大啐了一口,正要再抡起铁棍砸下去。

一道巍峨的身影却是突然出现,死死的握住了下落的铁棍。

“你是什么人!?”

洪老大一惊,下意识询问道。

“要你命的人!”

林振毫无感情的说着,一脚踢中洪老大的小腹,洪老大直接倒飞了出去。

而后,林振快速看向了狗笼子。

狗笼子里,昏迷不醒的月月气若游丝,双腿扭曲变形到了让人不忍直视的地步。

“月月,我的女儿!”

林振瞳孔快速放大,瞬间布满血丝。

“混蛋,为什么掰断我女儿的腿?为什么把她关进狗笼子里?”

林振发疯一般的冲向刚从地上爬起来的洪老大,一把就掐住了他的喉咙。

洪老大哪里是林振的对手,被推得极速后退。

洪老大的几个手下见状,这才抄起家伙冲向林振。

“我看谁敢动一下!”

林振的手下方力带人赶了过来,瞬间将几人团团包围。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可知道我是谁?”

洪老大愤怒的质问道。

林振没有回答,硬生生把洪老大砸在了墙壁之上,然后用力的提起,又用力的将洪老大的身子重重摔回墙壁。

砰!

砰!

一下接着一下。

洪老大很快就被摔的满嘴喷血。

“混蛋,竟然敢伤害我的女儿,我让你生不如死!”

林振双目泛红,直接从怀中摸出一盒银针!

战场上,他这一手逆天夺命针活人无数。

同样的,也可以致人死地。

或者,想死不能!

银针出鞘,在这黑压压的乌云下,闪烁着冷冽的寒芒。

银针运起,天空顿时电闪雷鸣,狂风呼啸!

正所谓逆天夺命,鬼哭狼嚎,他林振要救的人,阎王见了也要抖三抖!

他林振要死的人,阎王也不敢不收留!

林振运针如飞!

“啊!你做什么了!我好疼好痒啊!”

陡然间,洪老大只觉得浑身的伤口又疼又痒,像是被一万只蚂蚁撕咬一般!

更可怕的是,一般的伤痛对于他这种刀口舔血的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但这一刻,他的痛感被无限放大!

“死......你让我死了吧!”

洪老大痛痒难耐,倒在地上来回打滚,眼球爆满血丝,用手不停的抓着身子,血流不止。

林振冷漠的看了洪老大一眼,他要让洪老大一直活在痛苦之中。

与此同时,林振快速冲向狗笼子,一把将月月抱在了怀里,颤声道:“女儿,爸爸回来了,爸爸对不起你,坚持住,爸爸马上给你治伤!”


说话间,林振将银针消了毒,飞快的在月月身上扎了起来。

这一次,还是逆天夺命针!

原本,月月疼痛难忍的双腿,居然奇迹般的不痛了......

施针完毕。

月月身上的伤还有她断掉的双腿,已经完好如初。

“爸爸,你是月月的爸爸么?”

小家伙睁开双眼,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凝望着林振。

林振强忍着内心的痛苦,用力的点点头:“我是爸爸,爸爸来接月月了!”

“爸爸,你是爸爸,真是太好了,月月有爸爸了!”

小家伙激动的搂住林振的脖子,怀里的包子却滚落到了林振的手上。

林振拿起还热乎乎的包子,一阵错愕,通过方才的治疗,他很清楚女儿的昏迷是因为太饿了。

不由得,林振诧异道:“月月,你都快饿晕了,为什么不把包子吃完?”

小家伙怔了一下,努着嘴道:“这包子是月月留给爸爸的,小姨说过,爸爸吃饱了,就不会离开月月了。”

天真的话语,如同晴天霹雳一般,让林振压抑已久的泪水轰然决堤。

他紧紧将女儿搂在怀里,眼含热泪的将包子一口口咬进嘴里:“嗯,爸爸吃饱了,爸爸再也不离开月月了。”

“爸爸,快救救瞎眼婆婆,婆婆是为了救月月才被打伤的,爸爸快!”

月月猛然想起什么,急忙指了指倒在血泊里的瞎眼婆婆。

林振闻言,急忙上前查看了一下老太太的情况,已经彻底断气了,哪怕他是能从阎王手里夺命的中原医王,此刻也无力回天!

“阿力,把老太太妥善安葬,如果她还有家人,替我好好弥补。”

林振吩咐道,瞎眼婆婆对他的女儿有恩,这个恩他要报。

“爸爸,瞎眼婆婆怎么了?她是死了么?月月不要婆婆死,爸爸快救救婆婆!”

小家伙哭成泪人,悲伤的模样,林振看的一阵揪心,只是安抚道:“乖女儿,婆婆没死,婆婆就是睡着了。”

林振善意的欺骗着女儿,内心却是极度痛苦和愤怒。

身为举世闻名权势滔天的中原医王,他这么些年,救了无数人于水火。

偏偏他的女儿和妻子,受到了非人的虐待,他却一直都不知情!

想到沐清雨还下落不明,林振一把揪起地上打滚的洪老大,怒意滔天的吼道。

“她,她很好,我只是让她去陪郑少了,我没伤害她,求求你给我个痛快,杀了我吧,我好难受!”

洪老大浑身剧烈颤抖,感觉浑身上下爬满了蚂蚁,生不如死。

林振狠声说着,像是丢垃圾一把,将洪老大狠狠丢在了地上。

而后,他吩咐道:“阿力,把我女儿送去医院疗养,她身子还很虚弱,给我用最好的药,找最好的医生!”

“爸爸,你是不要月月了么?月月哪也不去,求你了,不要把月月送走好么?”

小家伙如同受到了惊吓一般,发疯似的抱住林振的大腿,怎么也不肯松开。

“乖女儿,爸爸对不起你,之前都是爸爸不对,爸爸再也不走了,爸爸要去办点事情,等事情办完了就来接月月,爸爸向你保证!”

林振心疼的抱起女儿,他无法想象他不在的几年,给女儿的心理造成了怎样的伤害。

“那拉勾!”

月月擦了擦满是泪水的眼眸,很认真的伸出一根手指。

林振同样伸出手指和女儿勾了勾,转身而去。

天空中,狂风呼啸,被乌云笼罩的江都,沉闷的让人透不过气,似乎是在宣泄着林振心中的愤怒!

郑少?

是个什么东西!

东海岸别墅,丐帮少主郑有龙居住地。

此时,别墅四周巡逻的守卫就有不下二十人。

他们都是从各大安保公司选拔出的精英,平日以一敌十不在话下。

而别墅的某个豪华卧室里,穿着性感的沐清雨正被郑有龙拴着。

“你个小贱人,爬过来给我舔脚趾!”

郑有龙露着上半身坐在沙发上,将四十八码的大脚丫子伸到了沐清雨的嘴边。

沐清雨不情愿的摇着头,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噙满了委屈的泪水。

“怎么?你还敢违背我的命令?你是不是不想让你女儿好过了?”

郑有龙厉声威胁,他很清楚月月就是沐清雨的软肋。

“郑少,我舔,我求你不要再伤害我的女儿!”

沐清雨咬着嘴唇,虽然满心的不愿,但想到女儿还处于危险之中,只能硬着头皮凑了过去。

结果,当闻到郑有龙脚趾散发出的恶臭味时,沐清雨却抗拒的闪躲开来。

说着,一脚将沐清雨踢到在地,起身将恶臭的脚掌踩在了沐清雨左脸颊上。

“呜呜!”

沐清雨疼的大叫,委屈的泪水更是如断了线一般,啪嗒啪嗒的落在了地板上。

郑有龙邪恶的笑着,说话间,抽出腰带,一下一下的抽打在了沐清雨的身上。

很快,沐清雨雪白的肌肤上布满了鞭痕,她疼的香汗淋漓,却不敢叫出声来。

似乎是玩累了,郑有龙将瘫软在地上的沐清雨抱了起来,一把丢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不要,不要啊!”

沐清雨吓了一跳,看出了郑有龙的意图,她再也无法保持镇定。

她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蜷缩在床头,双手死死的护在胸前。

“哈哈,叫吧,你就是叫破喉咙也没有能救你,反倒你越是挣扎,本少就越兴奋!”

郑有龙红光满面,他已经惦记沐清雨的身子很久了,此时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火焰,张开双臂朝沐清雨扑了过去。

“郑少,是不是我从了你,你就能放过我女儿?”

沐清雨泪流满面,边挣扎边询问确认。

郑有龙笑着答应。

沐清雨放弃了抵抗,她红着眼眶,委屈不甘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

只要能女儿能平平安安,她宁可做出牺牲。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