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缠绵游戏

缠绵游戏

喵星人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唐一和沈寒时在一起三年,没名没分,见不得光。她知道对方心里藏着一抹白月光,自她死后,他就疯了。沈寒时折磨唐一,让她疼,让她痛,就连夜里温存的时候,他喊的也是别的女人的名字。捂不热的心,她不再强求,既然缠绵不过是一场游戏,那她又何必委屈自己,不离不弃,她不伺候了!他彻底慌了。

主角:唐一,沈寒时   更新:2022-07-16 01:5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一,沈寒时 的女频言情小说《缠绵游戏》,由网络作家“喵星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唐一和沈寒时在一起三年,没名没分,见不得光。她知道对方心里藏着一抹白月光,自她死后,他就疯了。沈寒时折磨唐一,让她疼,让她痛,就连夜里温存的时候,他喊的也是别的女人的名字。捂不热的心,她不再强求,既然缠绵不过是一场游戏,那她又何必委屈自己,不离不弃,她不伺候了!他彻底慌了。

《缠绵游戏》精彩片段

唐一在厕所里吐了一会儿,重新走出来,漱了口,抽了一张纸稍稍擦了擦。双手撑着洗漱台,看着镜中的自己,感觉到很疲惫。

深V领的包臀裙,包裹出她绝佳的身材。

细腰,长腿,给男人无尽的遐想。

唐一不喜欢。她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打扮的?

哦,为了迎合沈寒时的时候。

一笔金钱的交易,她爬上沈寒时的床,从此成了他见不得光的地下情人。

表面上她是他的秘书,带她出席各种场合。可只有唐一知道,在夜深人静,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沈寒时如何蹂躏她的身体,又如何贪恋那一刻的刺激。

拿出口红,补了一下颜色。

唐一走了出去。

靠在墙边,一只脚抵在墙上的曹缙,看到她出来,站直了身体。

唐一看着他,说道,“我又不会跑,何必把我看那么紧?”

曹缙也不好解释什么,毕竟她说的是真的。

沈寒时怕她临阵逃跑,叫他在这里看着。毕竟就算是吐得不得已送到医院洗胃,沈寒时也眉头不皱一下,第二天拔掉吊针,又让她出现在另一个酒桌上。

唐一也不需要等曹缙,奔着包厢而去。

从曹缙的角度来看,唐一身形已经摇晃。

今晚碰到的那几个人,酒量都很好。她一个女人,明显不占优势。

推开包厢的门,霓彩灯闪烁,有些刺眼。

耳边传来粗糙难听的噪音。

唐一看到了那个坐在沙发中间的男人。

黑色的西装,白衬衫,扣子松开两颗,没有打领带,脖颈修长,喉结性感。狭长的丹凤眼,薄薄的嘴唇,显得他有些凉薄。

他翘着二郎腿,手指夹着烟,到嘴边吸了一口,也看向唐一,意兴阑珊。

如果说三年前只是一场金钱的交易。

沈寒时找到她,给她急需要的一笔钱,她妥协,同意了交易。

可三年之后,这笔交易已经变了味。至少从唐一的角度来看,已经不是一场交易。

她爱上沈寒时了。

他不对她发疯的时候,一张脸就足够招人。

唐一自认为定力不够,沦陷了。

可男人拿她当什么呢?

玩物罢了。

视线不过在空中碰撞了几秒,有个醉醺醺的男人拿着酒杯走过来把唐一搂住,“小唐,你怎么走了这么久?哥哥我都等久了。”

“哥哥对不起啊,女人家事多,你也懂得。我自罚三杯给哥哥赔罪了,好不好?”

男人很高兴的拖着唐一到沙发上坐下。

一只手从她的膝盖摸到了她的大腿。

唐一余光看一眼沈寒时,方才似乎感觉到这个男人在看她,可是看过去的时候,沈寒时正在拨弄着手机。

是她想多了。

他怎么会心软呢?

沈寒时身边有个衣着性感的女郎勾上了他的脖子。

那是专门陪酒助兴的。

“沈总,你怎么不喝呀?我陪你喝一杯?”

媚眼如丝,一双手已经慢慢的滑向他的脖子,准备去触摸他的喉结。

唐一余光看的很清楚,有些得意的想,美女,你糟了。

果然下一刻沈寒时直接拂开了她的手,语气凉凉道,“我晚上还有个视频会议,就不喝了。”

女人觉得有些扫兴,却不甘心。

沈寒时是这里的常客,如果能把他拿下,她可就不用愁了。

女人还想卷土重来,沈寒时突然往椅背上一靠,顺手点了一根烟。再看向唐一那处,她正与人喝着交杯酒。

果真是为了钱,什么都可以。

他吐出一口白烟,嘴角扬起讥诮的笑意。

正在这个时候,男人站起来。男人又高又壮,唐一即便是一米六七的个子,在他跟前算得上是小鸟依人。

唐一架着男人,明显有些吃力。

男人的手搂着唐一的细腰。

不盈一握的手感,沈寒时再熟悉不过。

“沈总,那我先走?”和沈寒时打了个招呼,话外之意不言而喻,毕竟春宵一刻值千金。

“好,张总,慢走!”沈寒时一手夹着烟,站起身,微微颔首,权当是送行了。

男人挑了一下唐一的下巴,色眯眯的说道,“沈总好眼光,我可就不客气了。”

说完,便与唐一一道走出了包厢。

司机给男人打开了车门,然后和唐一有些费力的把男人放到了后座。

唐一还没站稳,就被男人直接一带,跌到了他的身上。

酒店房间早就已经开好。

唐一和男人进了酒店的房间。

放好了洗澡水,冲了一个澡,穿上了睡袍。

叮咚,有人按响了门铃。

唐一擦着半干的头发,走到门前,直接开了门。

沈寒时花了不到一秒的时间,把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做过了?”男人声音幽幽的。

“你猜。”唐一巧笑嫣然。


沈寒时两步走进来,一脚踢上了房门。将唐一抵着墙,手穿过睡袍探了过去。

如他所料,睡袍里什么都没穿,就是一副娇躯。

唐一勾住他的脖子,问道,“这么做,不怕张总生气?”

沈寒时说道,“我们之间约法三章的。”

“有吗?”明知故问。

她自然记得。

她的身体,只能他一个人碰。

用他的话说,脏了的话,他就不要了。

沈寒时见她装不懂,衔住了她的双唇,撬开,探索,品尝一番。

手下也在她的腿上游移,令她全身酥麻,招架不住。

身体有些瘫软的朝他靠过去。

沈寒时垂眼看她,“想起来了吗?”

唐一求饶,“想起来了。”

又委屈巴巴,“明明是你把我送给他的。”

沈寒时道,“我以为你有办法摆脱他。”

唐一更委屈,“几千万的合同,我不敢。不过,寒时……”指腹摸上他的喉结,轻轻的抚摸。

沈寒时很讨厌与别的女人的身体接触,除了她,可以肆无忌惮。

“你为什么会过来?仅仅是因为约法三章?”

“我怕他把你压死。”

话题短暂的结束。

玩火者已经开始自燃。

现在身体有感觉的不止唐一一人。

一想到她被扯开睡袍的样子,他的小腹隐隐作痛。

双手用力的将她的腰一提,唐一轻巧的勾住了他的脖子,双腿夹住了他的腰。

这习惯再熟悉不过。

沈寒时抱着她直接到了吧台前,然后将她放在上面。

解开她睡袍的带子,手一挑,睡袍散开,露出迷人的春色。

“你确定要在这做?”唐一抓着他的头发,笑着问。

沈寒时牙齿一咬,叫唐一吃痛又享受的向后仰头。

这一仰,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睡得跟猪一样的男人。

她才没那么笨。

和男人回了酒店,她就借机给他倒了一杯水,里面放了点安眠药而已。她洗澡的空档,男人已经去和周公下棋去了。

估计知道现在外面香艳的画面,能气的吐出一口血来。

从吧台被抱到了沙发上,唐一早就被脱了个精光。

沈寒时掌握着节奏,紧紧的扶着她的腰。

在看到沈寒时眼尾猩红的时候,唐一知道那一刻来了。她主动吻住了他的嘴,只想封住他的嘴,不想听到他喊那个女人的声音。

欢愉过后,两个人各穿各的衣服。

唐一弯腰套着黑丝袜的时候,感受到了背后灼热的目光。

她慢条斯理的穿上,然后转身,走到沈寒时跟前。

沈寒时有个习惯,每次做过之后,都要抽一根烟。

他靠在沙发上,衬衫的扣子还没完全扣上,吸一口烟,欣赏着唐一在他跟前毫不避讳的穿内裤,胸罩……

有什么可避讳的呢?

这身体他占有了三年了。

细腰,长腿,又黑又直的长发,胸前也隆起了不少,比起三年前稚气未脱,战战兢兢的女孩,俨然已经蜕变成了令男人神魂颠倒的女人。

唐一跨坐在沈寒时的身上,圈住他的脖子,“寒时,你还想?”

沈寒时一口烟喷在了唐一的脸上,惹得唐一咳嗽了几声。

“为了钱,一晚上几次都行?我可不想被你掏空。”

听到沈寒时的话,唐一笑起来,“寒时,你不是挺厉害的吗?”

“那也耐不住你这个欲求不满的小妖精。”

沈寒时说着,拿出手机,银行转账。

唐一的手机很快响了一下。

“两万,到账。”

唐一高兴的亲吻一下他的嘴,“谢谢,我母亲这周的医药费有了。”

沈寒时很满意她的表现。

在他看来,她取悦他,他给钱,清清爽爽的关系。

从沈寒时身上起来,唐一走到一边,从自己的手包里拿出一粒药丸,当着沈寒时的面吞下去。

避孕药,让沈寒时完全没有后顾之忧。

两个人从房间出去,沈寒时塞过去一张房卡。

酒店的房间已经开好,唐一刷房卡,沈寒时朝着另一边的电梯口走去。

欢愉过后,各走一边,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关系。

唐一躺在酒店的床上,想起她和沈寒时的第一次见面。

那时候唐一的妈妈躺在ICU,随时会死,而她因为交不起医药费,随时面临着放弃医治自己的母亲。

沈寒时像是从天而降,出现在她跟前。

“我可以帮你,你母亲的一切费用我来负责。但我……”

成年人的好从来都是有代价的。

唐一不会不懂,她问,“你想要什么?”

沈寒时吸了一口烟,指着唐一,“你。”

让她签下协议,以身体抵债。

从此,唐一就在沈寒时的身边,做着见不得光的事情。

好在三年来,唐妈妈被安排在国内最好的医院,已经从一开始的植物人,到逐渐身体已经有些动静。医生说状况很好,会随时醒过来。

对唐一来说,一切都值得了。

唐一只知道沈寒时来找她,帮了她一个大忙,像救世主一样。

可唐一不知道的是,沈寒时为什么会找上她。

一切从来都不是偶然。


睡了一觉,大概昨晚太过激烈,唐一睡得有点晚。

但唐一完全不用担心会耽误事,因为……

门铃声响起来,不厌其烦的几遍之后,终于把唐一从睡梦中叫醒。

她惺忪着双眼,去开了门。

见到曹缙,一点也不意外。

曹缙是沈寒时的贴身助理,二十四小时随时待命那种。安排沈寒时的一切行程,工作效率高的像是个机器人似的。

当然,唐一的很多事情也是通过曹缙来办。

曹缙西装笔挺,手中提着一个小箱子,里面有唐一要换洗的衣服。

别管晚上多么声色犬马,到了白天,还得老老实实当个打工人。

沈寒时的秘书,这是她对外的身份。可那点事,在公司谁还猜不出来呢?

老板和年轻女秘书,本就是令人遐想的一对。

其实这样也好,唐一可不想这个年纪就坐吃等死。

她拿着那点薪水,还可以补贴弟弟的生活费。

还有,可以随时看到沈寒时。

“曹助,你等我一下哈。”

拿了衣服,快速去洗漱了。没一会儿便换了衣服出来。

“唐小姐……”曹缙递上早饭。

一杯豆浆,一个煎饼果子。

唐一眯眼一笑,“曹助,你最懂我了。我们边吃边走。”

利落的提了自己的小包,就往外走。

曹缙看着她,觉得其实唐一是个特别满足的小女孩。可是当她在沈寒时的时候,又好像是另一副样子。

唐一和沈寒时的关系太复杂了。

曹缙收起的自己的心思,赶紧跟上去。

上了车,唐一一边啃着煎饼果子,一边问道,“沈总上班去了没啊?”

“沈总已经到了。”

“也对,他一贯起得早。”又问,“你给他买早饭没有?”

曹缙后视镜里的样子愣了一下,然后说道,“我问了沈总,他说不用。”

唐一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你指望他自己吃早饭吗?你忘了他低血糖了?”

朝车窗外看了看,说道,“前面路口有家早餐店,在那停一下。”

放了唐一下来去买早饭,曹缙感叹,有时候他再周到,也没有一个女人来的细致。女人在生活上的细致,大概是与生俱来的。

到了公司,唐一把牛奶和面包递给曹缙,“拿去给他吃,记着看着他吃呀。”

语气像是操碎了心的老母亲。

曹缙有些木讷的点头,随着唐一的另一句叮嘱,“别多嘴说是我买的啊”提着早饭进了总裁办公室。

沈寒时正在看合同明细,一会儿那位张总就要过来签合同,他要确保一点错漏都没有。

见到曹缙走进来,可想是已经把唐一接过来了。

他抬眼的瞬间,看到了曹缙手上提着的早餐,直接说道,“扔了吧,我不吃。”

曹缙赶紧补充道,“是我买的,沈总低血糖,还是吃一点吧。”

帮着唐一撒谎,怎么都有点不自在。

沈寒时抬眼看他。

好吧,曹缙妥协。

“是唐小姐买的,她担心沈总一会儿签约会晕倒。”

说的有点紧张了。下次这种事再不帮唐一了。

“放着吧。”沈寒时瞥一眼自己手边的位置。

曹缙硬着头皮只好继续上,“一会儿张总就来了,沈总还是……”

要看着他吃呀。曹缙额头都要冒汗了。

沈寒时顿了一下,把文件夹推到一边,然后摊手。

曹缙把早餐递过去。

看着沈寒时吸了一口牛奶,又吃了一口面包,曹缙如释重负。

还没吃完,唐一在门口敲门,然后打开一半,“沈总,张总来了。”

一套职业装,弓着腰,是个小秘书的样子。

“你先去招待一下,我马上来。”

唐一看到了沈寒时手上的面包,朝曹缙挤了一下眼睛,然后转身走了。

沈寒时把没吃完的早饭转手扔进了垃圾桶,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套上西装外套。曹缙马上拿了合同跟在沈寒时身侧。

到达会议室的时候,沈寒时正好看到那个张总一双眼睛盯着唐一的双腿。

唐一今天也是包臀裙,不过比着昨晚的足足长了一大截。上面是衬衫加小西服,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张总能看的也就是那双又白又直的腿了。

再看这个张总,一脸憔悴,明显是宿醉后的表现。

反观唐一,因为化了妆,容光焕发,一点也没有疲倦的样子。

合同顺利的签下,唐一代沈寒时送了张总。

张总看着唐一,凑近说道,“小唐,我们什么时候再约啊。昨晚我竟然直接睡着了,你也不叫醒我。”

唐一笑呵呵的,“我叫了呀,叫不醒。我没办法,只好先走了。毕竟张总把一张床都占了,我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

张总不好意思的一笑,“是我错了。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请你吃饭。咱们,再续前缘?”

色眯眯的,就差把上床两个字说出来了。

这么个尤物没吃到嘴里,怎么也心不甘啊。

“好呀,你给我打电话,毕竟张总日理万机。”

电梯门已经开了,唐一推着他进了电梯,甜甜的一笑,招手拜拜。

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唐一转身,翻了个大白眼。

正好被站在不远处的沈寒时看在眼里。

唐一又换上甜甜的笑。

她是属狗的,会变脸。

沈寒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