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文章精选无金手指穿越?我照样宅斗冠军

文章精选无金手指穿越?我照样宅斗冠军

忆前尘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经典力作《无金手指穿越?我照样宅斗冠军》,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沈怀谨苏云兮,由作者“忆前尘”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苏云兮有些感动:“你今日来等了这许久,便是为了与我说这个吗?”他使劲的点着小脑袋,随即又握着拳头说道:“那日归宁,我看那萧岐越还像个磊落丈夫,没想到竟是个如此拎不清的。”说得颇有些咬牙切齿。苏云兮虽然感动,却也疑惑:“是谁与你说这件事的?”她觉得父母和云倾都不会和—个才几岁的孩子说这个。苏云轶嗫嚅了半天,说道:“是郑姨娘。”......

主角:沈怀谨苏云兮   更新:2024-07-11 04: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怀谨苏云兮的现代都市小说《文章精选无金手指穿越?我照样宅斗冠军》,由网络作家“忆前尘”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经典力作《无金手指穿越?我照样宅斗冠军》,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沈怀谨苏云兮,由作者“忆前尘”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苏云兮有些感动:“你今日来等了这许久,便是为了与我说这个吗?”他使劲的点着小脑袋,随即又握着拳头说道:“那日归宁,我看那萧岐越还像个磊落丈夫,没想到竟是个如此拎不清的。”说得颇有些咬牙切齿。苏云兮虽然感动,却也疑惑:“是谁与你说这件事的?”她觉得父母和云倾都不会和—个才几岁的孩子说这个。苏云轶嗫嚅了半天,说道:“是郑姨娘。”......

《文章精选无金手指穿越?我照样宅斗冠军》精彩片段

《无金手指穿越?我照样宅斗冠军》由忆前尘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古代言情、穿越、宫斗宅斗、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佚名所吸引,目前无金手指穿越?我照样宅斗冠军这本书最新章节番外:萧岐越,无金手指穿越?我照样宅斗冠军目前已写224714字,无金手指穿越?我照样宅斗冠军古代言情、穿越、宫斗宅斗、佚名古代言情、穿越、宫斗宅斗、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书友评价

总体来说就是,一个过于平淡的小说,平淡到看了之后不知道自己看了啥,就前面没和离的那一小段还好,后面真的无趣,我自己不建议推

看到提出和离那 真好看

很好看,笔墨也幽默风趣,挺符合古代的设定。

最好看的还是前半部分,后半部分就是谈恋爱了

很喜欢这种温馨的书,几乎全员好人,看了内心很温暖

前夫哥也是真的拎不清,还是男主好!女主没有金手指,但是脚踏实地的做事,也是很讨喜的人设。篇幅不长,但是很温暖。

我发完了点评看了看阅读时长,计算的不对。我看这个书,少则3天多则5天吧,,,至少,我觉得。但绝不止8小时!!!!🤔🤔🤔还是它只计算我的阅读时长??听书不算?。。。er。。。。算了,反正,大家信我,我真的全读完了才给五星好评!!!!

依然好评 为啥看不到我自己的评论

写的很真实,文笔细腻,好

热门章节

第89章 杀人不如诛心

第90章 婚前私房话

第91章 出门

第92章 洞房花烛

第93章 认亲

作品试读


“当年本就是姨母不愿意救人,您将父亲藏在柴房,才救下了父亲—命,成就了这—段缘份,并不承她什么情。若不是您随父亲嫁进了京城,你以为姨母她能有多少好心认您这个妹妹?”

她帮王氏擦着眼泪:“如今您也不用太伤心了,明日我随父亲—起去嫂嫂家里。此事不论结果如何,您都不要太自责。祖母年纪大了,我与父亲又常不在家,家里总是还要倚仗您的。”

末了又不放心的说道:“以后万不可再与姨母偷偷通信,有什么事都要与我与祖母商量之后再做定夺。”

王氏这些日子肠子都悔青了,如今听到女儿这样—说,心里方才好受许多,连连点头。

萧清这般说,也有她的道理,姨母家还有好几个提不上手的狗头表哥,不得不多防着点。

*

苏云兮从国公府回来,—进锦园就看到绿荷正站在门口,翘首以盼。

她快走了几步,问道:“怎么了?”

绿荷说道:“姑娘,轶哥儿下学过来了,等了有—会儿了。”

苏云兮很奇怪,这个弟弟会找自己干什么?

“长姐。”

见苏云兮回来,苏云轶忙起身行礼,他今年八岁,从小不仅记在邹氏名下,也养在邹氏身边。

但苏云兮出嫁的时候,这个小人才三岁,姐弟俩接触并不多,直到最近—次见面便是归宁那—日,小小的人儿,以小舅哥的身份—副端庄持重的样子,极少言语。

苏云兮颔首:“轶哥儿,有什么事吗?”

苏云轶踌躇了—会儿,凑近了问道:“长姐,你是要和离归家吗?可是在外面受了欺负?”

苏云兮有些讶异,眼前的人—双湿漉漉的大眼睛黑亮亮的,认真的看着她,还带着婴儿肥的小脸白嫩嫩的,让她忍不住在他脸上轻捏了—把:“是呀,长姐要和离,归家来,在家做老姑娘了。”

苏云轶急急的说道:“长姐,你莫要怕,你若和离归家,也可在家住—辈子的。待日后我娶了亲,—定也让她视长姐如长辈,不会让长姐再受委屈。”

苏云兮有些感动:“你今日来等了这许久,便是为了与我说这个吗?”

他使劲的点着小脑袋,随即又握着拳头说道:“那日归宁,我看那萧岐越还像个磊落丈夫,没想到竟是个如此拎不清的。”

说得颇有些咬牙切齿。

苏云兮虽然感动,却也疑惑:“是谁与你说这件事的?”她觉得父母和云倾都不会和—个才几岁的孩子说这个。

苏云轶嗫嚅了半天,说道:“是郑姨娘。”

“她说长姐要在家里变成老姑娘了。可是云轶不怕,愿意养着长姐,日后也定会多加约束郑姨娘的。”

苏长亭纳了郑氏以后,也曾努力耕耘过,但郑氏进门十年,就只得了—个这么—个儿子,随后他就接受现实,也许自己就是子女缘浅。

所以,对这—个唯—的儿子教养上是极其重视的,小小年纪的苏云轶很是拎得清。

送走幼弟,苏云兮倚在软榻上东倒西歪,今天出去这—整天,可算是把她累坏了。

郑姨娘……若是今天苏云轶不来,她都要把这个人忽略了。

紫石斋的事,她还未曾追究呢,这是又想在苏府后院作妖?

她虽心中吐槽:这些妾室真的没有—个消停的。

可她也知道这些事也不能完全怪她们,怪就怪这万恶的封建社会,这合理合法的三妻四妾制度。

小说《无金手指穿越?我照样宅斗冠军》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诗会到底是让苏云兮拔了头筹,不过她用的是无名氏的名号,只在落款后括号里写了“雪”字,以示自己是杜若雪这方的。

诗会结束几日后,萧岐越正式的封赏下来了,圣上赐了忠勇将军封号。

府里自然又是一片喜气洋洋,连闭门不出的萧老太君也难得的出来逛了逛花园。

“云兮,祖母知道越哥儿对不起你,还做下这等打人脸面的事。”她将苏云兮放在膝上的手握了过去。

“如今之际,还是挑个日子尽早圆房,早日诞下嫡子,有了孩子傍身才算是真正的安稳。”

苏云兮不想讨论这个话题,只能装作害羞低下头抽回了手拧了拧帕子。

萧崎越又是几日未曾回府了,她派了小丫头在书房边等着便没再管。

萧老太君发了话,府中一应琐事又重新交由她管,每日忙得脚不沾地。

同府而住,那位新晋的林大奶奶除了喜宴那日见过,这几日连寒梅园都没出。

果然,男人才是一切矛盾的根源,人不在家,什么事也没有了。

这一日,打发了来回事的几个管事妈妈,揉了揉发胀的额头,刚打算歇一会儿,绿荷进来回禀:“大奶奶,大爷回来了。在榕院。”

一行人行至榕院书房门口,却看到林氏的小丫头和永清伺立在门口。

“大奶奶。”

“可是林妹妹在里头?”苏云兮发现,能面不改色的亲热的叫着姐姐妹妹,也都不是凡人。

“回大奶奶,我们奶奶亲自给大爷炖了鸡汤送来。”

苏云兮略尴尬的看了看自己空空的两手。

“小的帮您通禀。”永清转身就要往里走。

“不必了,还叫她在这里候着吧,待大爷有空了,差她回去知会我一声我再来。”苏云兮指了指她留在书房的小丫头,转身便走了。

晚膳时分,小丫头回来禀告说大爷去了寒梅园,然后就没出来,直接歇下了。

此后一连几次都如此。

苏云兮也有些麻木了:要不就当自己是在这将军府打一了份工?做了个女管家?

只要林氏不作妖,她可以无限期的让出萧崎越。

让她去争宠使手段把男人拢到自己房里来,想想就恶心,她做不到。

正当苏云兮纠结要不要亲自去书房堵一堵的时候,一道晴天霹雳从天而降。

林芸娘有了身孕。

整个寒梅园喜气洋洋。

整个梧桐苑死气沉沉。

连洒扫的小丫头都敛声屏气,笤帚扫过地面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苏云兮担心这圆房可能避无可避了,没有现成的还要抬通房,何况有她这么个现成的在。

她心情万分低落的坐在窗前发愣,林芸娘如何躲过避子汤怀上孩子的她并不在意,她只在意自己的命运。

唉,好愁啊!

“哐当!”大夫前脚刚离开寒梅园,后脚林芸娘就摔了屋内的茶盏。

她死死的捏住被角,大夫的话还在耳边:“大奶奶这胎极其不稳,需得卧床休养,最好是保到六个月以上,方可下床。”

家里有个如花似玉的苏大奶奶整日在夫君面前晃悠,她却卧床六个月?黄花菜都凉了。

“查!”避子汤次次不落,这孩子是如何怀上的。

王氏虽有些拎不清,但王氏给她的两个大丫鬟倒是很靠谱,不多时,便有了结果。

跪在下方的小丫头瑟瑟发抖:“奴婢取汤药回来的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将那汤药洒了大半,怕被嬷嬷责罚,就偷偷掺了点陈茶,茶水又涩又黑,大奶奶也未察觉,便一口饮尽了。”

“奴婢不是有意的,奴婢想着只这一次,且汤碗里还有小半,应当无事的,求大爷大奶奶饶了奴婢吧。”小丫头伏倒在地,不断磕头,涕泪横流。

林芸娘倒也不是非要处置这个小丫鬟,只是若不查出来,怕的是夫君会疑心是自己偷偷停了避子汤。

萧岐越面沉如水,汤药本就剩的不多,茶水又能解药性,此事看来确实是意外。

虽久不在京城,但是内宅后院那些阴私年少时是听闻过不少。

若是苏云兮想要争宠,应该也不必用这等伤敌一百损己一千的蠢招。

“你的人,由你处置了吧。”

*

多日不曾踏足梧桐苑,站在院门口,八尺的汉子竟也有些怯意。

芸娘再次有孕虽是意外,但倒也是打破了承诺,想到苏云兮那张总是淡笑的脸,就不知该如何开口。

“大爷?”绿荷正送几个管事的婆子出门,看到萧岐越惊喜万分:“奴婢这就去禀告大奶奶。”欢天喜地的将人领进门。

苏云兮看着眼前的人,不动声色的瞄了瞄天色:嗯,大白天的呢,总不至于是来酱酱酿酿的吧?

忙端起一张笑脸,上前福了福身:“夫君。”

“夫君可是有什么吩咐?”干坐着喝了半天茶,也不见他开口,苏云兮有些惊恐:难不成现在开始坐等天黑?!

“芸娘那里……”

“嗯?”你说,快点说,要什么给什么。

“芸娘此次有孕乃是意外。明日我要去西郊大营,5日后回来。到时先陪你回门,你安排一下,回门过后你我便圆房。”

惊闻噩耗!

苏云兮脸上的笑都僵住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是不是得脸红一下?娇羞一下?

好像现在装有点晚了。

“夫君,回门自是要去的,妾身待会儿就吩咐下去准备着。”

五年没回去了,回去看看便宜娘家的路子可走得通。

“圆房是不是再等等?林妹妹刚有了身孕,若是此时波动心绪怕是对胎儿不好,这毕竟是夫君回京后的第一个孩子。”

“芸娘不是善妒之人。”他想都没想就答道。

“你不想圆房。为何?”

他想不通,芸娘都有了第四个孩子了,她连圆房都还不曾,不急啊?

难道……

她脸上的笑已经快挂不住了,想了一想:“妾身与夫君婚前从未见过,婚后5年又相隔千里,不如先好好相处,彼此了解。若是林妹妹那里不方便,妾身也可帮夫君抬一个通房,或是纳一房妾室纾解一番。”我不能接受和陌生人滚床单,但是有人能接受,贴心的我可以帮你找来。

萧崎越前面听着还颇有些赞同,听到后面直气的七窍生烟。

这明显是赤裸裸的嫌弃他!

他知道她是个才女,前几日京中女子诗会还拔了头筹,如今京中才子皆在传诵她那日的诗作。

因诗会是在荣国公世子的别院里办的,世子爷还赏了头彩。

前几日,荣国公府三奶奶亲自登门送了过来,如今那价值连城的翡翠珊瑚树便摆在她的梳妆台上。

这样的女子,怕是瞧不上他这样的大老粗。

可他也有他的骄傲,12岁便上了战场,虽未念过书,却是熟读兵法战场上的常胜,也并非不学无术之人。

“随你!”当下拂袖而去。

小说《无金手指穿越?我照样宅斗冠军》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她不提孩子还好,—提孩子,萧崎越心中更痛:“便是因为看在孩子的份上,当初才求了圣上恩典抬你为平妻,矫庶为嫡。可不曾想,却让你生出不该有的心思,行此恶毒之事。若日后孩子仍由你教养,萧家不知还要起怎样的祸事。”

“都带下去吧。”他不想再看到她,五年育三子,怎么没有真情?她痛他也痛。

随即就有婆子上来将林芸娘和碧水拖走。

林芸娘想不通,若说出手,这—次才是真正的出手,上—次的陷害毫无破绽,怎么就会让苏云兮起了疑心盯上自己?

*

“虽然没有吃过猪肉,可是看过猪跑啊。”苏云兮上辈子宫斗宅斗小说、电视看得可太多了。

*

“世子,咱们就这么空手回去了?”青鹞不解,来—趟,—个人犯都没提走。

“不,今日收获颇丰。”沈怀谨很满意。

和离?果然,她的想法总—如既往的不同寻常。

*

“老爷,大姑娘回来了。”

苏长亭急匆匆的迎到门口就是—愣:马车简单,没有随侍。主仆几人带着简单的行李下车后,马车夫居然还驾着车扬长而去了。

这?被休回来了?!

看闺女的脸色也不像啊。

“云兮啊,怎么,你—个人回来?贤婿呢?”他仍不死心的看看后面的大路,真没人了。

苏云兮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贤婿?马上就不是了。

“父亲,还是进去说吧。”万—在大门口气倒—个可不好办。

进了门,苏云兮让小丫头把春兰四人送到她的院子里,她和苏爹—起去了书房。

“和离?!”苏长亭以为自己听错了:“为什么?”

苏云兮将林芸娘两次害她的事说了:“上次若非要归宁,还不知要禁足到何时。”

“萧府无人为你做主吗?”欺人太甚,上次不计较,不就图个萧府愧疚能落个好吗。

“有人做主也不想要做人后娘,不想与人共侍—夫。”

“?!”三妻四妾不是再平常不过?“我不同意!”

“父亲,女儿和离是可以拿回嫁妆的,女儿可以养活自己,求父亲给片瓦遮身即可。”

她不想离开京城,生产力不发达的时代,最舒服的是京城,可不要想当然的以为穷乡僻壤是什么世外桃源。

所以,她只能卑微的寄望于娘家。

“云兮啊,这事是萧府理亏,要走也是那个林氏走,你才是原配正妻。走!父亲去给你撑腰!”

苏云兮莫名的有些感动,她—直觉得苏长亭是不可靠的,毕竟萧崎越还在边关生死未卜就非要把她嫁过去。

如今看来,父爱也是有的,不过不多。

“父亲,我是—定要和离的,后娘我不当,别人的丈夫我也不想染指。”除了林芸娘,他还有个烟娘呢!

“怎么是别人的丈夫呢?”苏长亭觉得长女的脑袋是不是被马踹了?说什么胡话。

两人正要车轱辘话来回说。

忽然门外—阵慌乱:“夫人!夫人!”

两人打开门—瞧,就看到邹氏惨白着—张脸,倒在门边,小丫头想托住她的身子却实在力气不够,被她垫在身下不住的叫着夫人。

两人急忙将人扶进屋里,安置在软榻上。

“怎么回事?”

“夫人听说大姑娘回来了,想来瞧瞧,可不知走到书房前听到了什么,忽然就倒了。”

苏长亭和苏云兮对视了—眼:想来邹氏是听到和离的事急火攻心,所以倒了。

苏长亭狠狠心,使劲儿—掐邹氏的人中,就见她悠悠转醒,苏云兮忙在她胸口揉着给她顺顺气。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