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热门小说重生当首富继承人

热门小说重生当首富继承人

逗比色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正在连载中的武侠修真《重生当首富继承人》,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秦若菲林悦,故事精彩剧情为:一切委屈,哪怕是上次和林悦洗澡时被林天闯入要欺负她,她也只能流着眼泪承受!若不是最后杨婉蓉进来阻止,那时的她,就已经被眼前这个人夺去了宝贵的清白!但那又如何呢?两人已经订了婚,自己这身子,迟早是他的!这一次林天出车祸,秦若菲起初是兴奋的,可她父亲却明言告诉她,即便林天死了,她也只能为林天守活寡直到死!她所承受的压力,太......

主角:秦若菲林悦   更新:2024-07-10 20:2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若菲林悦的现代都市小说《热门小说重生当首富继承人》,由网络作家“逗比色”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正在连载中的武侠修真《重生当首富继承人》,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秦若菲林悦,故事精彩剧情为:一切委屈,哪怕是上次和林悦洗澡时被林天闯入要欺负她,她也只能流着眼泪承受!若不是最后杨婉蓉进来阻止,那时的她,就已经被眼前这个人夺去了宝贵的清白!但那又如何呢?两人已经订了婚,自己这身子,迟早是他的!这一次林天出车祸,秦若菲起初是兴奋的,可她父亲却明言告诉她,即便林天死了,她也只能为林天守活寡直到死!她所承受的压力,太......

《热门小说重生当首富继承人》精彩片段


客厅里,一个穿着白色雪纺上衣搭配宝蓝色A字斜摆包臀短裙的美女,正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

她有着一头酒红色的波浪卷发,精致的五官画着淡妆,偏偏给人的感觉又不会太成熟,就是那种青涩中带着恰到好处的成熟,她就那么端坐着,气质娴静淡雅,一双翦水秋瞳宛如会说话一般,只是面无表情的样子,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这个让林天都为之惊艳的女人,就是他的未婚妻秦若菲了!

京城秦家的公主,被无数京城世家子弟当成梦中情人的完美女人!

年芳二十,和林天一样是京城贵族学院大二级学生,同样也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校花!

林天低着头捧着一只碗喝汤,压根儿就不敢抬头好吗!

昨晚林悦根本没和他说多少关于秦若菲的事就睡着了,林天也不好喊醒她,可偏偏他脑海里确实没有关于秦若菲的记忆,这是要一开口就露馅的节奏啊!

“小天,你待会儿和菲菲出去散散心,今天再休息一天,明天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就要去学校了,学业不能荒废知道吗?”杨婉蓉苦口婆心又带着一丝溺爱的说道。

林天还在思考着对策呢,在杨婉蓉喊了几声才反应过来,茫然的抬头,终于弄明白杨婉蓉的意思后,林天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和秦若菲独处?

妈耶!

她随便问自己两个问题,自己都答不上来啊!

但老妈都开口了,他能怎么办?

换了套衣服和秦若菲出门,别说这别墅周围的环境还是极好的,有山有水有树,两人走在湖畔边上,秦若菲不说话,林天就更不敢胡乱开口了。

“你没什么对我说的?”

终于,秦若菲还是率先开口了。

出来时她的手挽在林天的胳膊上,这会儿已经松开了,退后半步和林天拉开距离,语气有些......冰冷?

“啊?说什么?噢,我没什么事儿,你不用担心。”林天楞了一下,随即故作镇定的说道。

既然是自己的未婚妻,担心自己应该是在所难免的吧?这话她应该也挑不出毛病。

然而秦若菲却眉头一皱,有些古怪的看着他,而后冷笑道:“我不用担心?林天,你别装了,你那点花花肠子,以为别人不知道是么?”

这家伙出了一次车祸难道转性了不成?

以前看到自己哪次不是一副恨不得吃了自己的色急模样?

林天也皱起了眉头。

别装了?

怎么回事儿?

看到他这副样子,秦若菲更加嫌恶道:“如果你想告诉我你因为车祸后遗症丧失了记忆,这种骗小孩子的把戏还是不要开口了,你让阿姨喊我来,不就是想趁这个机会得到我么?”

“得到你?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一点?你不是这.....我的未婚妻吗?”林天有些迷糊,怎么这未婚妻和他预想中的不一样啊?

“是啊!全京城的人都知道我秦若菲是你的未婚妻,你很骄傲是吗?也对,你是谁啊?林家的大少爷,林老爷子的心头肉,世家的公子哥,这世上哪有你得不到的女人?你知道来之前我父亲和我说什么吗?他让我好好服侍你,只要我还是你林大少的女人,我们秦家就不会倒!呵......你林大少流连花丛,换女人如换衣服,我算什么?”

秦若菲像是被林天一句话给戳到了痛处一样,眼眶瞬间通红,晶莹的泪水在眼眶里面打转。

她泪眼朦胧的看着面前的青年,这个男人背后的势力,让最疼爱她的父亲,都不惜借她来绑住这棵大树!

她算什么?

一件物品罢了!

为此,她不得不和自己喜欢了三年的人说分手,也不得不昧着良心让他不要再留恋自己。

从她父亲逼她和自己喜欢的人分手的那一刻起,秦若菲就不是以前的秦若菲了。

她把自己层层包裹起来,默默的接受来自外界的一切委屈,哪怕是上次和林悦洗澡时被林天闯入要欺负她,她也只能流着眼泪承受!

若不是最后杨婉蓉进来阻止,那时的她,就已经被眼前这个人夺去了宝贵的清白!

但那又如何呢?

两人已经订了婚,自己这身子,迟早是他的!

这一次林天出车祸,秦若菲起初是兴奋的,可她父亲却明言告诉她,即便林天死了,她也只能为林天守活寡直到死!

她所承受的压力,太多也太重了!

本该是自由恋爱的年纪,却被捆绑在了眼前这个家伙身上,对秦若菲而言,未婚妻三个字,是她心中的痛!

林天直接傻眼了。

不是,大姐,我踏马没说错话吧?

好端端的你怎么就哭起来了呢?

在修真界,他是让人敬仰的渡劫期大修士,但在感情上,他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白,更何况刚重生第一天,很多事情根本不了解,秦若菲这出人意料的爆发,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虽然知道你不信,但我的确不记得很多事情了,这件事还希望你别告诉我爸妈,至于你说的那什么流连花丛之类的,我以前要是这么一个人,那我无话可说,你如果不想做我的未婚妻,也可以明说,我不会强求。”林天叹了口气说道。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你当然不会强求了!”秦若菲贝齿紧咬,哭着说道:“我要是敢提出和你解除婚约,你什么都不用做,自然会有人帮你收拾我!甚至我们秦家都会遭遇灭顶之灾!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丑陋心思吗?你不就是想看到那时候的我回来跪在你面前求你手下留情么?!”

????

林天一脑门子问号。

我踏马好心跟你说要走就走,你就这么想我的?

这弄得林天也有了火气,不耐烦的低吼道:“那你到底想怎样?和你订婚又不是老子的锅!”

“呵呵!当初要不是你上门去提亲,我爸岂会把我嫁给你?你林大少当然可以一挥手说不关自己的事!”秦若菲说到这,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无限委屈,蹲在地上把头埋在膝盖上,放声痛哭起来。

林天:“……”

闹呢这是!

被秦若菲哭的有些心烦意乱,林天一把拽起她,拦腰抱起就往别墅走。

秦若菲也像是放弃了抵抗,自己的命运,从来就不在自己手中!

然而到了别墅后,林天直接把她扔沙发上了,也不顾杨婉蓉和正在吃饭的林悦追在后面问怎么回事儿,直接拉着林悦就回了房间。

“哥,你跟菲菲姐又吵架了?”林悦一脸无奈的问道。

林天认真的问道:“你和我说说,以前我是啥样的。”

他重生后融合的记忆缺失了一大半,从之前秦若菲的话中不难听出,这原身以前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人?

林悦瞪大了眼睛:“你连这个都不记得了?”

林天点了点头。

“你以前啊......”林悦咬着手指头,憋了半天才认真的盯着林天,吐出一句话:“挺混蛋的。”

林天差点摔倒,哭笑不得的问道:“挑重点的说,我以前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了?”

“那说到明天也说不完啊!”察觉到老哥逐渐变化的眼神,林悦吐了吐小舌头说道:“你七岁的时候,就开始不正经了,然后十三岁的时候,在学校升旗仪式上强吻了一个女同学,十五岁的时候,经常夜不归宿混迹夜店,有一次还欺负李家的小公主,十七岁的时候因为你们班主任批评了你两句,被你给整得没法任教了,十八岁的时候带人把王家二少爷打伤,在一次聚会时看上了菲菲姐,一个人跑去秦家提亲,还砸了人家老爸好几件价值过亿的古董,十九岁的时候偷看女孩子换衣服,被抓住了没跑不说,还把人家欺负哭了,还有......”

“停!”林天急忙打断这丫头扳着手指头一件一件如数家珍的话头。

他一头冷汗。

这样听起来......似乎,这原身以前真的挺那啥的哈。

林悦漫不经心的说道:“还有好多什么欺男霸女的事儿,我知道的就是冰山一角吧,反正在外面别人都喊你京城第一纨绔,当然,他们都不敢当面喊,你是不是又想对菲菲姐那什么?”

听到林悦话锋一转的话,林天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什么叫又?

以前自己经常干这事儿么?

如果这原身以前真是这副德行的话,那秦若菲之前的崩溃,还真......怪不得她。

“呼——”

林天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眼神灼灼的说道:“我决定了!”

“决定什么?”林悦一脸迷惑。

“从现在开始,洗心革面,改过自新!”

“噗!”


李诗情吸了吸鼻子,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然后走过去和那些大少一一打招呼,以前在这个圈子,除了林天和那个少年外,就属她最耀眼了。

京城上流社会曾流传着这么一句话:王侯争锋,不如美人一笑。

这一句流言,王侯说的是林天和另一位顶尖大少,至于美人一笑,说的便是李诗情了。

至于哪一位是王,哪一位是侯,至今没有结果。

诗情诗情,李家老爷子给李诗情取这个名字,而李诗情也没有辱没了诗情这两个字,很小的时候,李诗情就展现出了惊人的天赋和妖孽般的头脑,可以说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加上她时而温婉如水,时而古灵精怪的性子,以及那一顾倾人城的绝世容颜,深得老一辈人的喜爱,几乎是家家户户都想让李诗情嫁进他们家门。

而也正是因为这样,林天这一辈的京城大少,但凡是有点背景的,没有哪一个不是挤破了脑袋想要博取李诗情一笑的!

只是,有资格站在李诗情面前的人,却是不多!

这其中,又以林天和那位和他齐名的大少最为突出!

然而当年那件事,把京城上流社会的这一句流言,划上了句号。

时间流逝,这次宴请的人也逐渐到齐。

秦若菲没喊司机,她是一个人打车来的。

“菲菲姐,五年不见,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哼!真是便宜林天那家伙了!”看到秦若菲,李诗情立即走了过去,很是亲昵的打着招呼。

这态度让秦若菲微微怔了一下,随即也笑着说道:“诗情妹妹就别取笑我了,论漂亮,京城谁不知道你才是第一美人?”

“哎呀!那都是这群纨绔子弟瞎传的!何况再漂亮,也成不了林家的儿媳妇,唉!菲菲姐,你现在可是我们最羡慕的人了,要好好珍惜哦!”李诗情叹了口气,小脸上满是忧愁。

这话一说出口,包厢里的气氛顿时就变了。

秦若菲脸色也有些不自然。

她在和林天订婚之前,还和另外一个男生谈恋爱的事情并不是什么秘密,而且即便她再怎么在外人面前表现出和林天恩爱的样子,无论如何也瞒不过包厢里的这些人!

因为这些人,有各种渠道知道更加真实的情况!

李诗情当众这么说,除了让她难堪之外,没有任何意义!

沙发上的林天也是一脸懵逼,这李诗情搞什么鬼?

一回来就要弄出这么大的阵仗吗?

“诗情妹妹放心吧,我会的。”秦若菲不自然的说了一句,然后走到林天身旁,坐在了早已给她让出的位置上。

“晚上我跟你回去睡吧。”刚坐下,秦若菲就挽住了林天的胳膊,几乎把半边身子都靠在了他身上,语出惊人的说道。

林天浑身僵硬,他当然知道这不是秦若菲的真心话,只是他感觉到了一道充满杀意的目光,不用看也知道这道目光来自谁。

徐紫琪凑到李诗情旁边,眼里满是愤愤不平的小声说道:“她这是在挑衅你!”

李诗情嫣然一笑,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然后招呼着这二十多号大少随意用餐。

接风宴只是一个幌子,其实李诗情是想借机表明一个态度,这次回来,林天,她不会放!

但秦若菲的身份,让她立于不败之地,这也是徐紫琪担心的地方。

就好像现在,秦若菲可以依偎在林天身旁,并且当众说出晚上去你家睡这种露骨的话,但李诗情不行。

秦若菲没感觉到李诗情的敌意吗?

答案是否定的。

她固然不喜欢林天,可面子这东西,不只是男人要,女人也要!

这第一招,她算是接下了,并且成功做出了反击,就看后续李诗情还有什么招了。

两个女人之间的交锋,这些人都是心如明镜,不过没人拆穿,谁都不想这时候引火烧身。

地字号包厢的规格虽然不及天字号,但却是枫林会所平时能开启的最高规格,所有的酒水饮食全部都是国际五星级大厨亲自烹饪的,只是对于这些吃惯了山珍海味的少爷千金来说,味道也就那样吧。

吃饭不是重点,趁这个机会联络联络各自的关系才是关键。

不过,宴会开始后没多久,包厢的门就被人推开了。

“诗情,听说你回国了,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紫琪你也是,为诗情举办接风宴,也不喊我?要不是我在隔壁看到你们进来,还不知道你们在这里呢!”

门推开后,走进来三个青年,为首的那个穿着一身小西装,梳着当下时髦的中分刘海发型,手里还端着一杯红酒。

李诗情偏头看了一眼徐紫琪。

后者吐了吐小舌头,自知瞒不住自家这位有着妖孽头脑的闺蜜,也没打算辩解什么。

因为一开始李诗情是拒绝摆接风宴的,后来架不住徐紫琪的游说,才勉强答应,但她明确叮嘱,不能喊门口这个为首的青年。

不为别的,只因为,这个青年是王侯之一!

赵家,赵浮沉!

天子脚下,权力中枢,永远不缺背景强大的红色子弟。

而赵家,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因为单独把林家或者杨家拿出来和赵家比,其实无论是背景还是其他方面,都是差不多的。

但如果是林杨两家一起,赵家也只能暂避锋芒。

当然,那种事情,极少会真的发生。

不然也不会有人把赵浮沉和林天相提并论,因为相提并论的前提是,只算林家,不算杨家!

赵浮沉的出现,让包厢里的气氛再次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就连挽着林天胳膊的秦若菲,身子都微微绷紧了一些。

别看现在这些人都给她极大的面子,不管比她大的还是比她小的,要么喊她菲菲姐,要么喊她嫂子,但其实秦若菲自己心如明镜,如果自己不是林天的未婚妻,今天这个包厢的门,她都未必进的来!

全场只有两个人镇定自若。

一个是迅速镇定下来的李诗情。

一个是始终坐在沙发上老神在在的林天。

前者是想好了对策,后者是压根不在意。

原身关于赵浮沉的记忆,倒是没有丢掉,甚至清晰的记得以前两人发生过的所有争端!

不管是为李诗情也好,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事情也罢。

“我原本都不想摆这什么接风宴的,临时起意,怕你太忙也就没有通知。”李诗情态度算不上冷淡,但也算不上热情的说道。

赵浮沉身材很好,一米八的身高,却一点都不魁梧,反而极为有型。

他端着红酒杯走了进来,让身后两人关上包厢门后,兀自走到桌上重新倒上半杯红酒,然后递给李诗情道:“你这也太敷衍了,咱们好歹算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青梅竹马,这杯酒你得罚。”

李诗情不着痕迹的看了林天一眼,然后伸手接过,笑道:“行,我罚。”

这个细微的举动,却没能逃过赵浮沉的眼睛,这让他眼底闪过一抹阴霾,但他却假装没看到林天一样,等李诗情抿了一口酒后,才从上衣口袋里抽出一张手帕,轻柔的伸手去擦拭李诗情嘴角的红酒渍。

“五年不见,我们家诗情妹妹是越来越漂亮了。”赵浮沉动作温柔无比,替李诗情擦拭的时候,还特意把手中的红酒杯放下了,以示尊重,也是表明他的态度。

他很重视李诗情。

不过,察觉到他的动作,李诗情往后退了小半步,正好避开赵浮沉的手,也保持了一个不至于生疏的距离。

“我自己来就好,你这个大忙人既然会出现在枫林会所,肯定是有事要办吧?小女子就不打扰你了,你还是先去办正事要紧。”李诗情恰到好处的化解了赵浮沉的尴尬。

即便如此,赵浮沉的手还是僵硬了一下,随后恢复如常,微笑道:“也没什么正事,就是陈大师的弟子陈曼青今天在枫林会所展示画道,我有幸得到邀请,过来捧个场。”

他虽然说得漫不经心,但脸上的傲然表情,还是出卖了他的内心。

而听到他的话后,包厢里顿时炸了锅。

徐紫琪惊呼道:“陈曼青?就是那个被誉为武道画道双天才的少女,有着月下嫦娥之称的陈曼青?!”

李诗情也是诧异的挑眉,这位月下嫦娥,她也早有耳闻,而且是如雷贯耳!

对于画道,李诗情的造诣也不低,很多人都拿她和陈曼青做过比较,只是,陈曼青除了在画道有极高的造诣之外,在武道上的成就也不低,而且是华夏武术协会名誉会长陈观潮的孙女!

这样的身份,不比他们这些在场的大少地位低!

加上陈曼青本身就是当世奇女子,就连在场的很多大少,都只闻过其名,没见过其人!

如今赵浮沉却说陈曼青在枫林会所展示画道,而且还邀请了他,怎能让他们不心惊?

他们可是知道,陈观潮是出了名的一身正气,不喜官场上的那些门门道道,而陈曼青也算是完美继承了她爷爷的这种性格,别说是主动邀请,哪怕是他们的老子去让陈曼青展示画道,也会遭到无情拒绝!

这样一来,赵浮沉被主动邀请,这份量就极高了!

至少,被誉为王侯的另外一人,并没有被邀请!

所以,就算是赵浮沉,也用上了‘有幸’这两个字!

高下立判!

这个世界,红色背景很重要,可武道,是凌驾于他们之上的另一个世界!

不错!

就是凌驾!

如今的华夏,武风不说盛行,但也比以前昌盛太多了。

这一切只因为当年的一场边境战役,在华夏不宜出动官方力量的时候,由华夏武道,成功阻击了他国的辱华行为!

有人偷偷把目光看向了在赵浮沉进来后就一言不发的林天身上,想知道这位在大部分时候还压着赵浮沉一头的年轻人,在听到这个消息后会是什么反应。

然而林天的反应,却让他们有些诧异。

因为林天一脸懵逼。

他的确有些懵。

陈曼青?

这名字......怎么觉得这么耳熟呢?


林悦不知道什么时候鬼鬼祟祟的摸了进来,小心翼翼的把门关上后,坐到床上叹了口气道:“菲菲姐,不是我说你,我哥虽然花心了些,但对你真的没话说,上次想要强你,也是因为知道了你和那个男人还有联系,他一向高傲,这种事他怎么受得了?今天他还跟我说了,会改过自新,如果是以前的他,你觉得你今天这么主动,他会熟若无睹吗?”

其实林悦也有些诧异,但对于自己老哥,别人只道他是纨绔,她却知道,对待家人,林天从来都是帮亲不帮理的。

她清楚的记得,有一次她在学校被人欺负,林天二话不说一个人就冲过去帮她报仇,那时候对方并不知道他的身份,林天被打了个鼻青脸肿,还要逗她开心。

这样的哥哥,林悦怎么可能不维护?

秦若菲无言流泪,心里却无比可笑。

对我没话说?

他要真对我好,怎么会强行霸占自己?

明知道自己有喜欢的人了,怎么会强行拆散?

你是他妹妹,当然帮他说话!

林悦劝了几句,见秦若菲这样子,也知道她听不进去,索性也懒得劝了,摇了摇头回了自己房间。

这一切是林天不知情的,他在山巅修炼到第二天清晨才下山,身上的衣服都被露水沾湿了。

林天伸了个懒腰,呼出一口气,灵气震动,身上的露水全部被蒸干,然后才站了起来。

修炼一夜,体内总算是有了一点灵气。

只是这具身体实在太过羸弱,一晚上全都用来开辟经脉了。

修真之道,分练气、筑基、开窍、金丹、元婴、分神、合体、大乘、渡劫。

如今的他,刚开始练气,弱的可以。

回到别墅,秦若菲和林悦两人正在用餐,杨婉蓉不在,估计是去了公司。

“哥,你这一晚上都在外面过的?赶紧去洗漱一下吃早饭了!”林悦跑过来挽着他的胳膊撒娇。

林天看了秦若菲一眼,后者也正好看过来,但迅速移开视线。

吃过早餐,保镖开车送他们到学校,一路上林天都在闭目养神,坐在他旁边的秦若菲微微颦眉。

其实昨晚林悦和她说的那番话,她并不是完全没有听进去,只是不怎么相信罢了。

浪子回头?

这种事就算有,也不会发生在林天身上!

不过以前他总是会找各种话题和自己聊天,怎么今天一句话都不说了?

下了车走进学校大门,林天有些哑然失笑。

想他身为修真界的顶尖大能之一,没想到重生之后居然要来上学,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京城贵族学院是一所私人学府,不过师资力量足以排的进华夏前十,而且不是光有钱就能进来的,没有一点势力背景,都会被拒之门外。

刚准备踏进校门,一个女孩就慌慌张张的冲了出来,一边跑还一边回头瞅着,正好和林天撞了个满怀。

“啊!”

林天纹丝不动,女孩却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当即痛呼一声,而当她看清楚眼前的人时,小脸更是瞬间惨白,急忙忍着痛爬起来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林少爷,我不是故意的!”

那眼神,就跟看着一头恶魔一样。

林天有些古怪,扶住她不停鞠躬道歉的身子,问道:“怎么了?鬼追来了?”

女孩被吓得更惨,整个人都在颤抖,又不敢擅自走开,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这幅样子,让林天无可奈何的同时也有些好笑,这原身以前这么恐怖吗?

不等女孩说话,一辆蓝色的敞篷跑车就从学校里面冲了出去,眼看着就要撞上林天了,才一个甩尾稳稳当当的停在林天面前。

跑车上的青年摘下墨镜,看到林天后,忍不住脸色一变,有些不可思议的惊呼道:“林天?!你怎么在这里?!”

青年留着当下时髦的韩版发型,挺帅气的,只是看到林天后那见了鬼的神情,让他显得有些滑稽。

脑海中关于这人的记忆涌了出来,王洋赟,京城王家的三少爷,也是被林天在十八岁那年打成植物人的王高岭的弟弟。

王家在京城的势力不小,商政都有涉猎,只是比商比不过杨家,比政比不过林家,一直被压着,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一般的世家也不被王家放在眼里。

王洋赟比林天小一岁,如今是大一级学生。

“我在这里,你很意外吗?”林天嘴角勾起一抹危险的弧度,王洋赟刚才看到他的微表情已经出卖了一些东西。

比如,自己出车祸的事儿在刻意的封锁消息下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而王洋赟刚才的表情却表明他似乎早就知道这件事?

问话的时候林天已经一步一步接近了跑车,他双手撑在超跑的车门上,微微俯身看着眼里闪过一抹慌张的王洋赟,然后忽然回头冲那个女孩问道:“刚才是他在追你?”

女孩大脑有些当机的点了点头,随后发现不对又赶忙摇头。

但林天已经重新转过头盯着王洋赟了。

被林天这危险的眼神盯得全身发毛,王洋赟声厉内荏的低吼道:“这跟你没关系吧?你要多管闲事?!”

显而易见这话并没有多少底气。

他至今还记得当初二哥是怎么被林天带人打成植物人的,直到现在他二哥还躺在医院接受每天的例行治疗,而这个始作俑者却还在逍遥法外。

林天突然伸出手摁在了王洋赟的后脑勺上,在后者来不及反应之前猛地往前一按,就听见‘咚’的一声响,王洋赟的脑门和方向盘来了个亲密接触。

惨痛的嚎叫让四周的人都视而不见,开什么玩笑,林大少教训人什么时候需要理由过?

鲜血顺着脑门和方向盘之间的缝隙流淌,林天俯身在王洋赟耳边冷笑道:“你们王家干了什么你们自己心里清楚,放心,咱们有的是时间,慢慢玩!”

不顾内心狂跳脸色煞白的王洋赟,林天起身走到那女孩身前,笑着说道:“没事了,他以后要是还敢缠着你,你来找我,我帮你打他。”

丢下这句话,不管呆愣当场的女孩,林天背对着她挥了挥手走进了学校。

身后的秦若菲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眼里罕见的流露出一抹复杂的神色。

但也仅此而已罢了。

纨绔不是一天两天造成的,同样,改过自新也不是嘴上说说就能办到的。

在秦若菲眼里,林天依旧是那个京城第一号纨绔,那个毁了自己一生的人!

事实证明无聊的学业让林天支撑不到一节课就开溜了,离开教学楼漫步在校园里面,林天脑海中思考着下一步的对策。

原身的那一起车祸,显然不是什么巧合,结合刚才王洋赟看到他后的表情,不难猜出这事儿即便不是他们做的,也跟他们脱不了干系。

当然,事无绝对。

按照林悦所说,自己这原身以前得罪的人还真是不少。

比如李家。

据说那位被原身强了的李家小公主至今还在国外进修没有回来,林天倒是有些好奇对方究竟有多么花容月貌,能让原身这样的身份都不惜用强。

“也罢,既然占据了你的肉身,自当为你报仇,不管是谁设计害你,本尊都不会让他好过!”

“林天!”

林天正喃喃自语,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娇喝,声音清脆,带着一丝空灵。

他转身看去,只见一个穿着奶白色上衣和黑色皮裙的女生正怒气冲冲的盯着他。

这女生身材稍显娇小,不过两条腿极为纤细笔直,脚上踩着一双高跟凉鞋,晶莹的玉足涂着亮红色的指甲油,五官带点西方人的立体,整体却又是东方面孔,是个混血儿。

单论容貌或许和秦若菲相当,但截然不同的气质却还胜过秦若菲几分,让林天都是忍不住眼睛一亮!

只是自己貌似没见过她吧?

“你是......?”林天疑惑问道。

李诗情瞪大了眼睛,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来,双手叉腰一脸娇蛮的呵斥道:“好你个林天!五年前你把我拖进多媒体教室做过什么你这么快就忘了吗?!”

“!!!!”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