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我的七个绝美后妈

我的七个绝美后妈

黑天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安阳一直跟随师父生活在山上,这么多年来,他学习了一身本领。原本以为这样一辈子逍遥自在的也不错,直到师父交给他七个女人的资料。原来师父一直在暗中帮他搜集亲生母亲的信息,怀疑对象足足有七个。就这样,小神医安阳踏上了通往大都市的列车。前路究竟是坦途还是充满凶险?少年会经历怎样的奇遇?

主角:安阳,陈娅   更新:2022-07-16 02: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安阳,陈娅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的七个绝美后妈》,由网络作家“黑天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安阳一直跟随师父生活在山上,这么多年来,他学习了一身本领。原本以为这样一辈子逍遥自在的也不错,直到师父交给他七个女人的资料。原来师父一直在暗中帮他搜集亲生母亲的信息,怀疑对象足足有七个。就这样,小神医安阳踏上了通往大都市的列车。前路究竟是坦途还是充满凶险?少年会经历怎样的奇遇?

《我的七个绝美后妈》精彩片段

“金雅嫂子别这样,我,我还不太会呢。”

“赶紧的,这事得实践,一回生二回熟。”

安阳被青山村最美村花金雅拉进房内。

别看他嘴上拒绝,但行动却没有半分抗拒。

“嫂子现在心里有把火在烧,你赶紧给嫂子瞧瞧。”

一进门后,金雅嫂子就媚眼如丝,拉着安阳的手往自己心口处按去。

“嫂子……”

安阳俊逸的脸上微红,不过双眼却越来越亮。

在青山村只有师父会看病。

自己虽然学了师父大部分本领,却一直没有在真人身上实践过。

最近两年,随着安阳越来越帅气,山下村子内总有大姑娘小媳妇借找他师父看病为由,来山上来找安阳。

但是这些人的心思,每一次都被师父安玄老道所打断。

像金雅这次算是得逞了。

因为真正的接触到了!

原来是这种感觉!

金雅嫂子媚笑,准备将小衫扣子卸开。

安阳表情纠结……

自己该配合还是配合呢?

咔!

房门突然被推开。

一名身穿灰白道袍,身材清瘦高挑的老者走了进来。

“师父!”

安阳看到老者,顿时表情一垮。

没有惊慌,只是郁闷。

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了。

师父您老人家就不能再多迟到一会儿?

“安老神仙……”

金雅可没有安阳那么淡定。

安老道带着安阳在青山村后山住了十六年。

对于安老道的神奇,这些年村民们见识了太多。

抱着婴儿徒手驱赶袭击村庄的野猪群!

快要装进棺材的死人被他按几下就活了!

久而久之,村民们对安老道又敬又畏。

眼下,被老神仙撞见自己拉着他徒弟给自己“瞧病”,不知道会有多生气!

想到此,金雅内心慌张,脸色发白。

“你这小猴子越来越过分了,既然我看不住你,那你就收拾东西去名城吧!”

安老道对金雅视如不见,直接冷着脸对安阳说道。

“让我去名城?”

安阳愣了。

也太突然了。

是做错事的惩罚还是奖励?

自己早就想下山,奈何师父不让。

之前犯错,可不是这待遇!

安老道对安阳的惩罚除了练功画符,就是让他感觉最痛苦的背医书和对着木人练针灸了。

“你怎么还不走?”

安老道这次看向了金雅。

“啊,这就走,这就走!”

金雅这时心也不热了。

被老道一说,连忙倒腾着小碎步跑出房间。

“师父……”

“这是你师兄给你搜集的关于你母亲的信息,怀疑对象有七个,你自己验证去吧。”

安老道将七个信封扔给安阳。

安阳傻愣着接了过来。

七个信封上写着地址和名字。

信封内是当事人的照片。

“这七个美女都和我那死鬼老爹有关系??”

安阳看了七个女子照片。

竟然各个貌美气质佳,不由的瞪大了双眼。

心里,对那从未谋面的死鬼老爹有了一点嫉妒。

“目前调查情况是这样,你父亲可不是一般人!”

安老道淡淡说道。

安阳嗤之以鼻。

“现在医学那么发达,测一下DNA不就完事儿了吗?”安阳又道。

“你师兄生你气,说不愿意多管你的事了,让你自己去查,就从名城的那两个开始吧。”

老道目光淡淡的看着安阳。

“呃??”

“师兄不是这么小气吧,我只是上次说他有点娘,胸肌有些软……”

“咳咳……你和你师兄的事自己去解释,赶紧收拾东西滚蛋吧。”

安老道表情微有异样,轻咳两声打断安阳的话,然后驱赶他尽快离开。

“用不着这么急吧?”

“那就再等两年!”

“别!我这就滚蛋!”

安阳一听师父这话,转身冲去自己房间收拾行囊了。

进入花花城市,是安阳几年前就期待的事情。

可惜他的身体情况不稳定,师父不允许他进城。

记事以来,他最远的地方就是五公里外的镇上。

五分钟后。

一身灰色运动装,背着崭新双肩包的安阳走出房间。

安阳容貌本就清秀,换上新装后更加帅气了几分。

“师父我这就走了?”安阳看着安老道。

“去吧,两年内如果找不到你亲生母亲,只能将你带回隐龙山,一辈子不能出来了!”

安老道摆了摆手道。

安阳身子一抖,打死他也不想去什么隐龙山。

他可是早就从师父嘴里知道隐龙山的‘恐怖’。

但是他也清楚自己的血脉有些问题,必须在二十岁前找到亲生母亲才能解决。

安阳转身,然后又转过来。

满脸谄媚看着师父道;“师父给点钱呗,名城可是大城市,师兄说那里消费可高呢。”

“滚,这些年你偷着卖符给你师兄,以为我不知道?再说了,那里还有你师兄,能穷到你?”

安老道顿时瞪眼。

安阳表情一变;“师兄这混蛋还让我保密,结果他告密!”

“你那点小伎俩还想和老子玩瞒天过海?赶紧滚蛋吧……对了,有一件事需要提醒你!”

安老道说到最后,表情略显严肃。

“师父您说。”安阳也正经起来。

“入世后你可以用医术赚钱,但不准用道术手段敛财,否则逐出师门,听明白了吗?”安老道严肃说道。

“为什么不可以?”安阳十分干脆的摇头。

道术,医术,武术。

安阳偏爱道术,因为神奇。

武术次之,最不喜欢的就是医术。

可师父偏偏让他着重医术。

“我说的是不准用其敛财,不是不许用,赶紧滚蛋吧!”

安老道摆手,随后转身回了房间。

安阳表情郁闷了一下,很快又满脸兴奋。

三五步飞奔下山而去。

安老道在门内看的一脸恼火。

这不孝弟子,真的对自己一点留恋都没有啊!

安阳来到青山村口,这里就有通往县城的班车。

“安阳,你真的要去名城吗?”

刚到村口,金雅从一颗大树后转了出来。

“金雅嫂子你有事?”

安阳满是疑惑的看着金雅。

想起之前的事,安阳感觉自己手心微微发热。


“如果是去名城,嫂子有事求你帮忙。”金雅看着安阳道。

“嫂子你说。”

“我从小父母离异,我妈带着妹妹去了名城,我只知道她们以前的地址,想拜托你去将我的电话给她们。”金雅说道。

“就这点事儿?没问题,我肯定帮你办到。”

安阳很干脆的答应下来。

送个信而已,这根本就是小事儿一件。

“谢谢你安阳,想嫂子的话就发飞信,嫂子给你传照片哦!”

金雅神情语气一变,神色爱昧的和安阳加了飞信。

“咳咳……车来了呢!”

安阳轻咳两声,正好班车从远处冒了头。

在金雅有些不舍的挥手相送下,安阳上了车。

买票落座后,安阳就将金雅抛到了脑后。

……

青山县开往名城的高铁上,安阳买了一等坐票。

不是钱多,而是只有一等座票了。

窗外景象飞速倒退。

安阳手中拿着七张照片,内心久久无法平静。

“秦岚李君……你们谁是我妈呢?”

看了半天,越看越觉得哪一个都像,又哪一个都不像。

“老爹啊,你还真会给你宝贝儿子搞事情……”

忍不住一阵苦笑,开始抱怨。

他两岁时被父亲莫名其妙的送给安老道抚养。

之后父亲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的一切身份信息,都是师兄谢楠从安阳随身的一块玉佩上探查出来的。

对于自己父母,安阳从懂事后就没有一点怨恨。

他清楚父亲肯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又想起自己的师兄,安阳脸上表情露出异样的思念。

已经五年没有见到师兄了……

“哎呀你干什么……臭留氓你放开我!”

安阳正想着五年不见的师兄变成什么样了。

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女子的愤怒惊呼。

半个车厢的人都被吸引,安阳自然也不例外。

后座上。

一名穿着名贵西装,身材肥胖的中年男子,正抱住一名年轻女孩。

看那身穿着,胖子是土豪无疑,但是此时的行为太气人了。

不但对女孩动手,甚至还在动嘴。

见到这情况,叔能忍婶也不能忍啊!

一青年立刻上前表现,一边咒骂一边动手拉拽胖子。

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这土豪胖子竟然力气极大。

青年非但没能拉动,反而被胖子一脚踹到了一旁。

其余人见状纷纷上前帮忙。

“啊,轻点,轻点……”

胖子将女孩抓的很紧,众人上前粗鲁拉拽,让女孩受到了一定伤害。

“这不是留氓,这他么是个疯子!”

众人不敢动手了,怕伤害女孩子。

乘警在短时间赶来,也上前尝试了一下。

最后都无奈的退了下来。

“我喘不过气了!”

女孩声音沙哑的叫道。

胖土豪已经改变姿势,将女孩放在面前。

一手搂着女孩脖子,一边满脸凶恶的嗅着女孩秀发。

众人此时都看出胖子的不正常。

这胖子不但双眼血红表情疯狂,脸色都有些发黑了。

“这精神病发作吗?”

“我看像撞邪了!”

众人七嘴八舌,却没有一个有办法。

“我是医生也没见过这种情况,我提议先将其打晕。”

一名西装中年男子开口提议。

众人一听都双眼发亮。

目前看起来这个办法是最实用的了。

两个乘警大哥都点了点头,其中一个抽出了警棍。

“你们这样是打不晕他的,只会激怒让他更疯狂。”

一道清朗声音传来,让吵杂的人群都看了过去。

说话的自然是安阳。

“小孩子胡说什么,警棍还打不晕一个疯子?”

“就是,胆子小就离远一点。”

众人看到安阳是个稚嫩少年,都没将他的话当回事。

安阳一耸肩,他也没想到刚一出门就遇到这种事。

安阳很聪明,知道自己的模样和年纪不够服众。

那就等着看好了!

哼哼!

乘警乙上前,一翻比量后绕到侧面,抡起警棍……

嘭!

一棍砸中了胖子的后脑。

这也就是乘警有一定经验,换成一般人还真不敢这样砸。

力道掌握不好,很容易死人的。

然而……

“吼!!”

胖子根本没晕,而是面目狞狰怒吼出声,状若野兽。

咔!

还没等众人从惊愕中缓过神,胖子突然一扭女孩的脖子,然后将其扔到座位上。

当听到那一声咔,众人脸色都变白了。

电影里可都这么演的……咔一下,人就死了!

“杀人了!”

“完了完了!白瞎一个小美女……”

胖子扔下女孩,直奔众人冲来。

明显是被激怒了。

一阵慌乱嚎叫,半个车厢的人都退到了后面。

只有两个乘警和安阳没有躲。

两名乘警还是很敬业的,直接挥舞警棍上前攻击。

此时已经不需要顾忌了,就算当场打死这胖子,也没有多大责任,甚至可能会立功!

然而。

当两人的警棍砸到胖子头上方时,直接被胖子伸出双手牢牢抓住了。

嘭嘭!

胖子随意一抡,直接将两人摔飞出去。

两人摔的挺狠,一时都无法起身了。


见满脸狞狰的胖子如此生猛,更没有人敢上前阻拦。

“那小子是不是吓傻了,赶紧跑啊!”

“完了,这小帅哥也要……嗯?他要做什么?”

就在所有人惊讶中,安阳非但没跑,反而一脸淡然的迎着胖子上前两步。

安阳一米七五,身材略显清瘦,而胖土豪绝对有一米八以上。

体型和吨位上的视觉差很强烈。

胖子根本没有犹豫,直接伸手抓向安阳脖子。

“切,这种低级存在也敢对小爷伸爪子?”

安阳低声鄙视。

随即随意伸手,直接抓住胖子的手腕。

看似瘦弱的手掌,却牢牢将胖子的手抓住,让其无法活动。

这可是有一定视觉冲击的。

安阳的另一手悄然捏了一道手印,在胖子另一手还没有伸出时,闪电般点中胖子的眉心。

安阳的动作极快,甚至旁人都没能看清。

嘭!

安阳没动,胖子的身体就被点穴一般,然后直直向后倒了下去。

“卧槽,咋回事?”

“这就倒了??”

“刚才那小子做了什么?”

“好像……就抓了一下手腕!”

所有人愣了一下,随后纷纷议论起来。

“小兄弟,这是怎么回事?”

两名乘警此时爬起身,不顾疼痛的来到安阳身旁,也是满脸疑惑。

“我也不清楚,可能被我帅倒了吧!”

安阳很自然的敷衍一句,让两位乘警大哥都是一阵翻白眼。

安阳也无奈,有些情况不是一两句就能解释清楚的。

安阳说完,转身走向被扭了脖子的女孩。

女孩当然没死!

不过颈骨错位压迫了神经,再有几分钟就会有性命之忧。

安阳在山里虽然没有真正给人治过病,但是山里的大小动物都没少遭他的‘毒手’。

“别动,动出问题你能负责吗?”

安阳刚刚伸手准备给女孩脖骨复位。

突然一声吼叫从身后传来,吓了安阳一跳。

安阳转头。

就看到之前提议打晕胖土豪的那个中年医生满脸严肃的走了过来。

其余乘客也都围聚回来。

胖土豪直接被反绑起来。

安阳没有理会胖子的遭遇,他知道胖子醒后根本不会记得之前的事情。

看着中年医生,安阳有些莫名其妙。

“能动出什么问题?”

“情况不明,你乱动的话就会出问题!”

中年医生沉声,听起来似乎是好心。

但是安阳却从这人眼中看到了其他东西,直接一瞥嘴;“那你来动?”

“靠边!”

中年医生瞪了安阳一眼。

安阳很干脆的退开一步。

他本来就不愿给别人治病,有人接手,他可是乐得清闲了。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关注过来。

毕竟女孩的生死关系着事态轻重。

中年医生上前,一番小心翼翼的检查。

片刻后中年医生满脸凝重道;“人还活着,但是颈骨错位,压迫了血管和神经,必须尽快手术才行。”

“高铁下一站是南城,还有十分钟到站,来得及吗?”

乘警甲连忙说道。

“这个……”

中年医生表情犹豫,显然他不敢肯定。

“十分钟?再过五分钟这位小姐姐就会香消玉殒了。”

安阳在一旁忍不住淡淡开口。

安阳这时说话,多少有点威信了,众人一听都纷纷面露急色。

“医生你快想想办法啊!”

“对啊,你是医生,至少做个紧急处理,争取一些时间啊!”

周围人对那中年医生催促起来。

“啥也不懂的都闭嘴!”

中年医生怒吼一句道;“她的情况很严重,做手术是唯一的办法,这里什么都没有,我怎么救?”

中年医生说完还瞪了安阳一眼。

安阳再次被瞪的莫名其妙。

既然你瞪我,那我也不客气了。

“这么简单的症状还要动手术?你就算是医生,也是个没本事的医生!”

安阳开始真以为这医生真有点本事呢。

结果好像还不如自己呢。

安阳一直被师父说他医术差劲,所以他也自然认为自己医术很差劲。

但是眼前女孩的情况对他来说,却是十分简单的问题。

山里的野猪,脖子被扭断的比这严重多了,都被自己三两下复原了呢!

“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遍!”

中年医生脾气很爆,被安阳一说,顿时炸毛了。

“再说几遍都可以,你就是个没本事的医生。”

“你、你说我没本事?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谁?难道是家喻户晓的神医不成?”安阳满脸好奇姿态。

“哼,我是名城第一医院的外科主任医师齐涛!”

齐涛带着自傲报出自己的身份。

他在名城医疗界确实颇有名望的,不到四十的外科主任医师,算的上年轻有为了。

本事也许有点,但他的品性确实太差。

心胸狭隘,贪婪势力眼,嫉妒心强等等。

总之一句话概括,阴险小人!

周围个别乘客一听齐涛的身份,都微微惊讶。

显然是听闻过齐涛的。

不过这些对安阳可是毛用都没有。

“你那么厉害,却连这么简单的情况都处理不了,显然是徒有其名。”安阳道。

“简单?我处理不了,你能?”

齐涛本来怒火冲冠了,不过突然反应过来,眼珠转动反将安阳。

“当然能,我都说了很简单,既然是被掰歪的,再掰回来就完了呗!”

“靠边!”

安阳说完伸手将齐涛拨到一旁,将之前齐涛说的两个字原封不动的还给了他。

“你这是在杀人,等着蹲大狱吧!”

齐涛看到安阳双手扶住女孩脑袋,顿时冷笑。

“杀人?学着点吧,小爷在教你怎么救人!”

“当然,你这种没本事的人,教你你也学不会。”

咔!

安阳双手抓着女孩的头微微一扭一拉,就听到咔嚓一声。

齐涛眼底闪过一丝阴险。

就这样的粗暴手段,他认为女孩必死无疑。

不过很快他的表情就变成了愕然。

“快看,美女脸色红润了。”

“真的啊,这是被治好了?”

“小伙子不简单啊!”

“齐医生不是说要手术吗?”

女孩的脸色在极短时间内开始恢复红润,众人甚至能听到了她匀称的呼吸。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