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狱锁龙医

狱锁龙医

梦泪云端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八年前,凌浩然为了保护女友不慎将人重伤,因此入狱八年。当他刑满归来之时,凌浩然没想到他心心念念的女友早已嫁给了他人,而他却成为了众人眼中的废物劳改犯。这八年间,父母相继离世,哥哥在救他的路上遭遇了车祸,最终不治身亡,他家破人亡,而那个他一心惦念的女友却躺在他人怀,还对他言语嘲讽。然而他们却不知此时的凌浩然早已荣耀满身,这一次他势要让所有欺他害他之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主角:凌浩然,苏梦洁   更新:2022-07-16 02:2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凌浩然,苏梦洁 的女频言情小说《狱锁龙医》,由网络作家“梦泪云端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八年前,凌浩然为了保护女友不慎将人重伤,因此入狱八年。当他刑满归来之时,凌浩然没想到他心心念念的女友早已嫁给了他人,而他却成为了众人眼中的废物劳改犯。这八年间,父母相继离世,哥哥在救他的路上遭遇了车祸,最终不治身亡,他家破人亡,而那个他一心惦念的女友却躺在他人怀,还对他言语嘲讽。然而他们却不知此时的凌浩然早已荣耀满身,这一次他势要让所有欺他害他之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狱锁龙医》精彩片段

凌浩然回头看着监狱重新关上的铁门,满目沧桑。

当年的一时冲动,换来了八年的暗无天日。

这八年来,父母相继离世,自己的哥哥也在奔波救他的途中出了车祸,这让他心中惭愧不已。

但福祸相依,在监狱中,他也遇到了自己的贵人,接触到了寻常人所无法触及的修真世界。

此时的他已经和八年前截然不同,接下来的人生,必然会十分精彩。

出狱时间提前了三个月,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想给他们一个惊喜,他现在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看看。

首先,凌浩然拦了辆车回到了之前住的地方。

自己在监狱这几年,女朋友也来看望过自己,这次出来之后,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就和诗雨领证结婚。

诗雨,我回来了。

凌浩然带着几分激动,听嫂子说,自己入狱之后诗雨就一直住在这个地方。

如果自己突然出现在她眼前的话,她应该会很惊喜吧?

凌浩然下了出租车之后,背着一个背包,径直走到了房子跟前,还没开门进去,隐隐约约听到了里面的声响。

凌浩然走到窗边,紧紧握着拳头向屋内看去,透过门帘的缝隙,出租屋内的画面,让凌浩然勃然大怒——

那个放浪的女人,竟是自己的女朋友秦诗雨?

而且躺在身边男人并不是别人,竟然是直接导致他入狱的常亮!

凌浩然怒了。

八年前,自己为了帮秦诗雨的弟弟报仇,将常亮狠揍了一顿。

后来甚至为了她的父母,愣是将常亮给捅进了重症监护室。

自己蹲在监狱八年,竟是因为这个女人!

真不值!

凌浩然忍无可忍,一脚把锁的严严实实的屋门给踹开,走了进去。

剧烈的声音想起来之后,那个男人吓得一哆嗦,急忙爬了起来。

秦诗雨慌慌忙忙的拽过来一件衣服。

他怎么回来了?不是应该还有几个月的刑期吗?!

看到站在门口的凌浩然之后,她整个人都傻了。

“嗯?老婆,这不是,这不是你前男友吗?凌浩然呀,好久不见啊。”和秦诗雨刚亲热的男子看到凌浩然,嗤笑一声。

简单算了一下,这也差不多八年时间了,是该出狱了。

看到就看到,既然赶巧了也没什么办法,男子讥笑道:“诗雨,今天晚上我们继续亲热,怎麽样?”

“凌浩然......你怎么现在就出来了?”秦诗雨捂着自己,漠然的看着秦浩然。

“能和这个人搞到一起。”凌浩然看着秦诗雨冷声说道,“真让我看清楚了你到底有多贱!”

凌浩然把背包扔在了地上,眼前这个女人,竟然曾经寄托着凌浩然想要携手过一辈子的期望,真特么可笑!

我凌浩然到底有多瞎,才会为了这么一个女人做了八年的牢?

秦诗雨抿了抿嘴,知道自己没什么好解释了,索性也就厚着脸皮说道:“那我就也不瞒着你了,常亮现在是我老公,我们已经领了结婚证了。”

说着,秦诗雨从桌上把结婚证拿了起来,在凌浩然面前晃了晃。

她脸上也没有太多歉意,毕竟秦浩然进去的时候他俩才刚刚十八,那时候才大一,说白了,在他的眼中那时候谈的恋爱,什么感情狗屁都不是。

何况女孩子总归要嫁人的,总归不能嫁给一个从监狱出来的穷光蛋吧,不说能不能养家糊口,恐怕找个工作都不容易。

更重要的是常亮有钱有势,之前和自己父母弟弟产生的矛盾,已经用五十多万摆平了,还送了父母一套房子,现在自己的父母也都同意她嫁给常亮了。

凌浩然看着秦诗雨手中的结婚证,嘴角轻嗤一声,眼神冰冷至极。

“我说凌浩然,刚从里面出来,好好找个工作,不行来我哪儿扫地,当门卫?体面地别想了,就你这住过监狱的履历,没人会要。”刚穿上裤的男子撇嘴笑道,眼神中尽是嘲讽。

“哦对了,听诗雨说,大一你们在一起的那一个月,原来只牵过手,床都没上过?真可惜了。”

凌浩然听着他的话,心中已经拗了一团怒火,呼之欲出。

秦诗雨做的事情可真让人长见识,要是正儿八经找个男人,凌浩然可能还不会这么生气,可谁敢想这个女人竟然找的是当初害他进监狱的那个男人!


“八年时间看清你是什么人,代价是有点大,不过也够了。”凌浩然看着秦诗雨冷声说道。

“浩然,当初都是误会......”秦诗雨小声说道,八年前凌浩然的冲动,她的确有些愧疚,但让她真的等他八年,这不现实。

何况当初的误会解开之后,她全家人在常亮的特别照顾下住进了大房子,衣食无忧,比凌浩然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误会?”凌浩然深深地吐了一口气,他这时候恨不得出手宰了这对狗男女。

但是现在他已经不是八年前那个愣头青了,虽然自己能够轻易的要了常亮的命,但也不会胡来了。

不过无论如何,监狱八年,总归是要让他们两个付出代价的!

“唉,这是十万,够你花一段时间了,别再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站在这里当傻子了,赶紧拿着滚,找个工作好好干。”常亮随手写了一张十万的支票,扔在了凌浩然的面前。

“拿着钱滚吧。”常亮看着凌浩然鄙夷的说道。

凌浩然眼神一冷:用钱打发我?害我在监狱呆了八年,亲人一个个相继离世,这些用钱能够弥补?真的觉得老子缺钱?

秦诗雨这时候则是拿着支票递到了凌浩然的手里:“你看常亮这么好,给你十万块钱,赶紧拿着去找一份工作吧。”

凌浩然看着眼前这个贱人,脸上布满了冰霜,八年时间,看清了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货色,代价可真大。

“秦诗雨,你是不是觉得我在监狱八年,浪费了八年的时间,出来就是一个碌碌无为的废物?自己养活不了自己?”凌浩然看着秦诗雨冷声说道。

秦诗雨不耐烦的皱了皱眉,本来她还挺同情凌浩然的,但这时候看着他这么装,自己也懒得给他好脸色。

“不然呢?你出来之后不说找不着的上工作,就算找得上一个月两三千?”秦诗雨看着凌浩然嘲讽道:“你知道我老公现在月薪多少吗?月入十万!你这种人一辈子也赶不上!”

说完之后,秦诗雨穿上了外衣,挽着常亮的手臂便打算离开。

“站住!”凌浩然开口了:“像你这种女人,跪着让老子亲热,老子也不会碰你一指头的,但是这八年牢狱之灾的代价,你们得还。”

凌浩然说完,将放在地上的包,拿了起来,拉链一拉,直接将包里装的一沓一沓整整齐齐的钱全部倒在了地上。

足足有一百多万!

秦诗雨看着一地的钱,懵了!

秦诗雨懵了,一旁的常亮更懵,他是月入十万不错,可是一下子这么多钱,他也不一定能够拿的出来。

这看上去不止一百万,这包不小的,起码得有一百五十万左右,他哪儿来的这么多的钱?

难道现在的监狱可以一边儿住一边儿赚钱?

常亮的不解,更是秦诗雨的不解。

“这有多少钱我也不知道。”凌浩然将烟头儿扔在了地上,走到常亮跟前道:“我给你两个选择,一,要么我教训你一顿,这些是医药费,二,要么我用这些钱找人,让人来教训你,你自己选吧。”

“什么?”常亮不怒反笑,看白痴一样看着凌浩然。

自从自己在道上混的那一天开始,还没有人敢这么和自己说话,想动手?光是拳头硬可不行,还要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没想到这个傻子在监狱八年,出来了还是愣头青。

秦诗雨则是撇着嘴不屑的看着凌浩然,真是不长一点儿记性,不说凌浩然根本就不是自己老公的对手,况且,老公的身份也远不是他能得罪的起的。

都在监狱八年了,怎么还是一个愣头青。

“想死你动手啊?老子亲热了你女人,是不是很气啊?你在监狱八年,劳资和你女人亲热了八年。”常亮刻意挑战着凌浩然的下限:“是不是很气?你打我啊?看你动老子一指头,你能活着在江城待一天不能!”

常亮这时候对凌浩然只有鄙夷,一个刚刚从监狱出来的人,他丝毫不放在眼里,如果碍眼的话,他不介意再把凌浩然打残送到监狱里住几年。

“凌浩然,你别再傻了,赶紧捡着你的钱离开江城吧。”秦诗雨有些看不过去,开口说道。

凌浩然却是冷冷的看着常亮,嘴角浮现了一抹冷笑。

找死是吧,那老子就成全你!

“嘭!”

“轰轰!!”

凌浩然迅速出拳,迅速收手,前后不过一秒的时间。

常亮甚至还没有来得及产生防备的念头,就已经被轰到在了地上。

凌浩然的拳头重重的砸在他的鼻梁骨上,鼻骨直接粉碎,面部也凹陷下去了几分,满脸是血。

“我管你是什么鸟人,这八年来的代价,你一点一点的都要给我还上!”凌浩然不需去管常亮是什么身份,这时候凌浩然只知道自己在监狱这几年,自己的父母和哥哥都因他去世。

别说常亮,就算是天王老子,他也要让他知道什么人是不能惹的。


秦浩然蹲了下去,硬生生的把他的两个手腕给掰折,痛苦可想而知。

“啊!!!”

“啊......”

常亮蜷缩着身子在房间里凄烈的惨叫着,在一旁的秦诗雨吓得像是鹌鹑一样,脸色惨白,双腿不停的打着哆嗦。

如果说八年前的凌浩然是一个愣头青,那现在的凌浩然就是一个异常残忍的恶魔!

凌浩然把常亮的手腕手指掰断之后,这才拍了拍手站了起来,不屑的看着已经半死不活的常亮和吓得瑟瑟发抖的秦诗雨。

“别害怕,我不想脏了手,所以不会碰你的。”凌浩然这时候没有任何难过,这样的女人,失去了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损失。

......

凌浩然离开出租屋之后,就拦了一辆出租车,往凯撒酒吧去了。

监狱八年的时光,外界已然物是人非。

现在的凌浩然得到了老头的传承,他在意的是世俗界之上的修真界。

此时凌浩然所站的高度,已经远远不是寻常人能想像得到的。

只是自己获得传承之后,那个老头走的太急,这时候他能报答的就是完成老头的遗嘱,照顾好他的后人。

路途走到一半,凌浩然又想起了自己刚出事的时候。

那会儿距离自己哥哥距离婚期也就半个月的时间,结果这档子事情一出,本来婚房的首付直接拿出来赔偿给了常亮和那几个混混。

在宣判自己八年有期徒刑的时候,父母也昏倒了过去,没过多久,便去世了,而自己的哥哥也在前些年,因为跑着去自己减刑翻案,出了车祸。

一切仿佛是恍惚之间一般,凌浩然已经成了泪人。

这时候凌浩然不知道自己那位嫂子苏梦洁怎么样了,自己出了事情之后,家里倾家荡产偿还赔款,哥哥为了不连累嫂子,一直拖着没有结婚,但嫂子也是重情的人,一直跟着哥哥......

不知道哥哥去世这么多年,这个嫂子,是不是像秦诗雨那样......

秦浩然摇了摇头,不应该这么想嫂子,如果苏梦洁和秦诗雨是一类人的话,不会在哥哥一无所有的时候还守在他身边!

之前嫂子来看他的时候说自己是在凯撒酒吧工作,这多少让他有些担心。

酒吧那种地方鱼龙混杂,本来就是露水情缘的高发区,难道嫂子苏梦洁因为哥哥的缘故堕落到了放纵自己的地步?

这么想着,凌浩然心中的负罪感更加沉重了几分。

哥哥的死,对她的打击一定很大。

没多久,出租车在凯撒酒吧门口停了下来,凌浩然看着酒吧门口的豪车、穿着比基尼露出大片肌肤的美女,只能感叹世界变化真快。

秦浩然径直走了进去,在前台点了一杯红酒之后,开口问道:“请问一下,苏梦洁在哪里工作?”

前台调酒小哥听到之后,有些疑惑的看着凌浩然:“找她干吗?”

这苏梦洁可是凯撒酒吧两大美女之一,眼热的是不少,但还真没人敢尝的,一是因为都知道狗哥对苏梦洁穷追不舍,二是据说这个苏梦洁有病,是癌还是什么,总之挺严重的。

这个毛孩子进来找苏梦洁,如果被狗哥听到了,恐怕腿都能打断喽!

“我是她弟弟,刚从外地回来。”林浩然笑着回答道。

“兄弟你可别装了,假装说是苏大美女的弟弟套近乎的人可不少,每一个不是最后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调酒小哥撇嘴低声说道:“你赶紧走吧,要是等会儿狗哥知道了,恐怕你也得挨一顿打。”

“狗哥?”凌浩然心中一寒,狗哥是谁?难道是嫂子的新欢?

回头一想,苏梦洁比自己大一岁,这时候也不过二十七,或许结婚了......也正常吧。

凌浩然叹了口气,紧紧的握着拳头。

之前苏梦洁到监狱去看望他的时候,也没听她提起过结婚或者有男朋友的事情啊......

凌浩然又点了一杯名贵的红酒,在酒吧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心中泛着酸楚。

“臭娘们!老子是没钱还是没身份?给脸不要脸了是吧?”这时候才刚刚下午,酒吧里客人还不是很多,但北边一处贵宾区已经乱成了一团,把酒吧里所有人都惊动了。

“给脸不要脸的贱货。”只见一个光头男子抽着雪茄,死死地抓着一个女服务员的胳膊。

“真的是呢,多少人都恨不得让狗哥好好疼爱呢,都在这儿工作了,还装清纯,真是让人恶心呢。”几个陪酒女使劲往光头男的身上靠。

在酒吧当服务员,虽然没有明说,但潜规则谁都知道,还不是指望着被哪个大老板点名宠爱,这苏梦洁一味的拒绝,难不成是看不上狗哥?

光头男这哪能受得了,自己在这江城也算是有牌面的大人物,被一个服务员推三阻四的拒绝,他脸面往哪里搁?那几个陪酒女不说话还好,一说反倒是让他心里更拗火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