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神级绝品医婿

神级绝品医婿

作别今夕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凌轩家境富裕,但他这些年过得并不开心。生于大家族的他,自生下来头上就压着兄长的优秀光环,他只能沦为陪衬。甚至他刚成年,就被家里外派出去当上门女婿,遭人白眼。他恨天不公,偏要昂首挺胸和这命运斗一斗。机缘巧合之下,他意外获得绝世传承,自此逆天改命!

主角:叶凌轩   更新:2022-07-16 02:3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凌轩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级绝品医婿》,由网络作家“作别今夕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凌轩家境富裕,但他这些年过得并不开心。生于大家族的他,自生下来头上就压着兄长的优秀光环,他只能沦为陪衬。甚至他刚成年,就被家里外派出去当上门女婿,遭人白眼。他恨天不公,偏要昂首挺胸和这命运斗一斗。机缘巧合之下,他意外获得绝世传承,自此逆天改命!

《神级绝品医婿》精彩片段

“子誉,快尝尝,这可是爸费尽千辛万苦,差人从颠川大山深处为你找来的万年精品古树茶,可香了!”

“子誉,上京城方家向我们递出了五个亿的项目,只愿求得你与他们女儿的姻亲。”

“子誉,还有那李家几次三番的和我们作对,你看是不是找人去将他们家主给……”

“子誉,你倒是说话啊!”

叶凌轩望着一旁哈腰点头、端茶倒水,满脸赔笑讨好的老爸叶如山,心里满是杂陈。

目光稍向左移,他的视线落在了叶如山身侧端坐太师椅、神色淡然的英俊青年身上。

叶子誉!

叶家百年不世奇才。

三岁识文断字,五岁通读四书五经,号称诸葛在世。

十六岁那年,从叶如山手中接过了风雨飘摇的叶氏集团,他力缆狂澜……

大刀阔斧之下,本该宣布破产倒闭的叶氏集团硬生生给他救活了。

转亏为盈,日进斗金。

这还不算啥,往后时日里。

叶子誉更是展现出了让人咋舌的惊天之才。

五年不到,他便让市值堪堪过亿的叶氏集团,一跃成了世界前百强的巨无霸大企。

而今方才二十出头的叶子誉,已是身价千亿。

其所掌控的叶氏集团,更是业务涵盖了大夏国的每一个角落。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叶子誉的横空出世,顺理成章让本不起眼的小小叶家,一跃成了上京城万众瞩目的强族。

如今,全上京,叶家叶子誉的大名,已然是老少皆知,妇孺皆识。

也因此,几乎所有的人都忽略了一个叶家重要人的存在。

叶子誉尚有一弟,名凌轩。

在叶子誉名誉满天飞、风光万丈的遮挡下。

叶凌轩十八年来的人世生活,就倍显普通,如那世间尘埃,存在却又被人忽视。

可在有的人眼里,叶凌轩是狗屎运强盛的那种人,能绑上这么非凡的一个大哥。

做弟弟的他,生活自然是如鱼得水,想怎么纨绔浪荡就怎么纨绔浪荡……

可事实呢?

在叶子誉力缆狂澜,名声大噪时,叶凌轩便被他这做哥哥的强制弃学了。

无他,只因叶家只需要、也仅需要一个名满天飞的叶子誉。

叶凌轩弃学一事,就这样在仅有其母一人不赞同的局面下,被叶家全族人默许了。

弃学回家后,他便被囚禁在了叶家一偏僻小院内近五年之久。

不仅如此,为了防止他逃,叶家还特意找来了保镖对他进行全天候的寸步不离盯梢。

几年间,仅有母亲对他仍是一如从前的疼爱,会时常前来看望他。

可天不悯,就在前年,母亲忽然得了绝症散手人寰。

自此,叶凌轩便如那角落里的破扫帚一般,彻底的给叶家人淡忘了。

近两年,叶凌轩都没能够走出这被叶家遗弃的小院半步,同样的也没有任何人来过此间。

这其中,包括了他的父兄。

可就在今早,叶如山却很突然的来到了小院,将他从囚笼带了出去。

光阴一瞥,五年尽去。

他终于再次身临叶家大堂。

可自从到了这儿,早间直到正阳高照过了饭点。

从始至终,不管叶如山或是叶子誉,都没有看过他一眼,二人有说有笑甚是快意。

可却连不放茶叶的白开水都是没能给他递上一杯。

叶凌轩满脸尽是悲哀自嘲之色。

十八年来,被人无视、蔑视讥笑的场面,他早就自我免疫了。

眼前二人,血浓于水,本是这世上他最亲之人才是。

可他从二人身上感受到的却尽是丝丝透骨的寒凉。

又过了半小时,叶如山似是想起了叶凌轩也在近前。

他扭过头来望着叶凌轩,脸上满满赔笑化作冷漠,哼声道:“你收拾下,明日便动身去江浙去吧!”

突如其来的话,让叶凌轩呆愣当场忍不住问了句:“你要我去江浙做啥?”

“你兄长……”叶如山满脸不耐烦欲解释。

可就在这时,叶子誉的一声冷哼打断了他。

在叶子誉眼中,如叶凌轩这种普通亲弟,完全就是对他美名的侮辱。

叶如山一愣,忙改了称呼:“子誉近段时间喜欢上了道学。”

“听闻江浙的夏家养了一老鳖,已经通了灵性,子誉想买来杀了吃,可他们不肯卖,说啥要我们叶家儿郎娶了他们女儿,方才肯将老鳖做嫁妆送来……”

“哼!也不看看自个啥身份,想绑上我叶家大腿,妄想!”

“我们合计了一下,决定让你去夏家做赘婿,做个上门郎……”

哒哒哒!听到这么一席话。

叶凌轩脚步虚浮,踉跄后退了数步,脑瓜子嗡嗡作响,险些就气急攻心晕过去。

族人对他冷漠,叶子誉将他当作犯人来囚禁,这些他都忍过去了。

因为在今日之前,他心底里都始终认为自个是一个叶家人。

可如今,忍让换来的却是自个被当作交易物品被父兄拿去换老鳖。

“我真就那么不堪吗?竟然连一畜牲都比不过了!”

叶凌轩满脸愤怒憋红,怒目朝叶子誉大吼出声。

叶子誉对此却仅是淡漠一瞥,叶凌轩还不配他多费唇舌。

“闭嘴!”

叶如山冷眼望着怒不可遏的叶凌轩,哼道:“让你去就去,废啥话!”

“今日让你过来不过是要告知你怎么做,这一切乃是家族决议,你只有接受这一条路!”

叶凌轩彻底死心了,十指深陷肉中,鲜血自然而然的从指甲缝里流出。

这个毫无人情可言的家,他再无半分流连之意。

叶凌轩深呼吸,极力压抑住愤怒,开口出声道:“行,我听从你们的安排,但是在这之前我要去见一见我妈!”

自从母亲散手人寰,叶凌轩至今都不知道其葬身何处,也从未有人向他提及过。

他只想在离京前,再去见一见母亲,为其上柱香……

叶如山脸现迟疑,本欲开口答应,却给始终默不作声的叶子誉抢了先:“你如今已算不上我叶家人了,我已经将你从叶家族谱除名!”

“往后你只有一身份——夏家上门赘婿,与我叶家在无干系,所以你那请求就不必了!”

“叶子誉!你真要如此灭绝人性,绝情绝义!我不过是想给妈上柱香你都要阻挠吗?”

叶凌轩脸色愈发的苍白无力了!

“你妈?哼!这种话往后我不希望再从你口中发出来,你这样的垃圾,就不配认我的母亲为妈?你不配,你就该在臭水沟里过活。”

叶子誉的话音尽是冷漠。

“我不配?”

叶凌轩满目红丝,怒火满腔:“叶子誉,你给我记住了,今日耻,来日我必让你千百倍偿还回来!”


“想报复我?呵呵,可惜你这一生也不会有这种可能。”

叶子誉轻蔑一笑。

叶凌轩在他眼里不过是一蝼蚁罢了。

蝼蚁的威胁,他压根不放心上。

扭头望向叶如山,他平淡说道:“爸,我看不用等明日,现在就差人将他送去江浙得了。”

“还有他这样一个大活人放出去了,指不定得逃跑,记得将他给我弄晕关狗笼里。”

“子誉你这……真是想的太周到了,来人呐!给我将他擒下!”

叶如山点头直赞同,同时大手一挥,就招来了两个五大三粗的壮汉保镖。

“叶子誉,老子和你拼了……”

叶凌轩怒目通红,大喝同时挥拳就朝叶子誉冲了上去!

对于叶凌轩自不量力的行为,叶子誉仅是淡漠一瞥,一笑置之。

同时,一个壮汉保镖一步上前,沙包拳头直接就朝叶子誉脑袋砸了过来。

砰!

叶凌轩应声倒飞出去,撞在了大堂里摆放着的古物铜制三台灯上。

星星直冒,叶凌轩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没人注意到的是,就在这时,一丝鲜血流进了三台灯的灯盏之内。

紧接着本该暗淡的古铜灯芯内,不燃却飘出了一缕青烟……

“大道无为有常法……”

仙音渺渺,随之在叶凌轩的脑海中响起,接着他眼前一道亮光闪起。

视线恢复,放眼一望。

只见一个端坐在蒲团上,手持拂尘,身披道袍,慈眉善目,须发皆白的和蔼瘦老头入了他眼。

“汝子既得神灯接引至此间,便可入吾门做吾今世传人,今传你三清修心诀,望汝济世悬壶,大道终成……”

都不给叶凌轩发问的机会,老头扬手朝叶凌轩脑门一戳。

嗖!

叶凌轩身体顿时霞光四放,把其吓得不轻,接着如针扎一般的刺痛随即从脑中传来。

无上修行法诀、通古逆天武术、绝迹超凡医术,一股脑涌进了他的头颅。

叶凌轩也随即迷糊双眼渐闭。

最后之际,他见到的是老头乘糊团高高升起,体放霞光万丈,直破云霄而去……

“无耻之徒,滚开,你给我滚开!”

忽然,一声怒不可遏的女声在叶凌轩耳侧响起,他而后猛睁双眼!

陌生地,他完全就不知自个身处何处?

叶凌轩大力摇了摇晕沉沉的脑瓜,而后抬眼四顾,映入眼帘的是一老旧破败的小屋。

墙壁上的白灰大片脱落,天花板上的白炽灯也已经沾染满了苍蝇光顾后的秽物,一切尽显老旧衰败。

不仅如此,空气里还弥散了一股子的霉臭味。

叶如山挣扎偏头朝门口望去。

只见一个健壮的青年男人,斜靠在门框上,一手死死抓住一条肌如雪的臂膀。

“呵呵,真是让人万万想不到啊!咱江浙第一美人,堂堂夏家女总裁,也有蜗居在拆迁房里的时候啊!”

“唐柯然,你这无耻之徒,立刻松开你的狗爪,不然我可要报警了!”

女人身姿曼妙,一身s曲线恰到好处。

叶凌轩虽只能见其背影,见不得真容,可也不难想象眼前的定是一个大美人。

不过入耳的却是其满怀愤怒的话音。

“报警?呵呵,夏清婉你可真是够天真的啊!”

唐柯然话音中满满的轻蔑与嘲弄:“你不会还以为自个是夏家未来继承人?还是那夏氏集团的女总裁吧?”

“如今的你,不过是夏家抛弃、容貌尽毁的丑八怪罢了。我看得起你,想找你玩玩,那是我给你脸,晓得不?居然还妄想反抗,真是可笑!”

唐柯然边说,边吐了两口唾沫。

眼前女人虽然说一张俏脸毁了容,可那前凸后翘的绝世身材还在,还是很能勾起他兴趣来的。

毕竟做好事又不一定非要看脸,灯一关,一切区别都不大!

一想到曾经备受人吹捧的骄骄女,立刻就会沦为自己的玩物,唐柯然胸中就满满的欲火,随之抓住女人的手也不自觉加重了力道。

面对唐柯然的放肆,夏清婉脸上不由露出了一抹怕意。

“我可是叶家的准儿媳!唐柯然你敢对我不利,就不怕叶家将来找你唐家麻烦!”

女人威胁的话语是显得那么的外强中干。

“呵呵,夏清婉,你当我是白痴吗?”

唐柯然不屑撇嘴:“你不过是找了一个被叶家扫地出门的垃圾罢了!”

“不要说他如今半死不活躺在那,就算他活蹦乱跳又如何,那样老子正好可以当他面玩弄你,增添情趣,哈哈哈……”

夏清婉听到这话,面若死灰,满是颓丧。

两天前,叶家答应了她夏家提出的联姻,夏家人随机堕入欢狂。

只要攀上了叶家,那么往后必然会有他夏家在江浙大放异彩的时日。

可让人万万想不到的是,夏家大小姐,夏清婉居然在婚前一夜自毁容貌,

无奈,夏家只得让夏清婉的妹妹替她去完婚。

可当人事不知的叶凌轩被送来夏家……

夏家人这才醒悟过来,自个给人耍了。

叶家派来与他们夏家联姻的并非万众瞩目的叶子誉,而是那个寂寂无闻的垃圾!

夏家很清楚自己给人摆了一道,可又不敢不从去得罪叶家。

无奈之余,只得将容貌尽毁的夏清婉又给弄出来做完婚新娘。

叶凌轩未醒便与夏清婉火急火燎的拜堂完婚。

接着二人直接给夏家扫地出门了!

夏清婉猛甩脑袋,摒弃杂念,一脸坚毅:“唐柯然,你就死了那做梦的心吧!我便是死,也绝不会让你得到我的!”

她用力挣扎被唐柯然抓住的胳膊,同时想要将唐柯然往外推。

咔嚓!

终于老旧的房门框不堪重负,伴随着碎裂声响起,夏清婉挣脱束缚,踉跄跌入了屋子里。

唐柯然微愣,紧接着肆无忌惮大笑出声:“哈哈哈……夏清婉就就乖乖认栽吧,今天你我吃定了!”

说着,唐柯然迈步进了屋内,一把再次抓住了女人一条玉臂,不管女人挣扎反抗,直接将其拖到了屋内的老旧沙发上,用力一推使女人平躺下来……

“嗯……”

夏清婉平躺在沙发上,口中忍不住发出一声吃痛娇呼。

唐柯然则是满脸邪恶微笑步步逼近。

女人满脸绝望,自知今日是在劫难逃了,双目紧闭,两行清泪不自觉流过脸颊。

“若不是急着去投胎,你就别向她伸手!”

一淡漠的话音悠然从屋内更里侧传来。

出声之人正是叶凌轩。


突闻其声,唐柯然微愣。

抬头见发声人是叶凌轩后,他轻蔑一笑,朝夏清婉伸出的手当即速度骤增。

便是玉皇大帝来了今儿也别想坏老子好事,你丫一废物倒插门就更别说了。

砰!

叶凌轩直接朝床上弹射起身,脚下猛一用力,刹那间便到了唐柯然近前。

唐柯然下意识抬手格挡,却晚了,他直接给叶凌轩一个大嘴巴子扇飞撞墙倒地。

噗!

一口血水掺杂了几颗门牙直接从他口中喷出。

在他满脸惊骇表情下,叶凌轩上前伸手揪住了他方才伸出之手。

“既然不听话非要伸手,那么这条胳膊就留这好了!”

咔嚓!

叶凌轩用力一捏,唐柯然手臂上便传来了骨头寸裂的声音。

“啊!啊!啊……”

小臂骨碎裂,唐柯然痛的鬼叫连连,却没能叫几声,便又挨实了叶凌轩朝腹一脚。

宛如皮球一般,唐柯然在地上滚了好几个圈,脑门直接撞在了一旁摆放着的餐桌。

哐啷!

桌上未收拾的碗筷落地碎裂,唐柯然则头破血流。

“王八蛋!敢打我,老子要弄死你,今日你必死!”

唐柯然满脸鲜血,狼嚎不断。

叶凌轩目光森冷,寒光四射。

两天前,他也是这样向叶子誉大发威胁言辞的。

可一切在叶子誉看来都不过是一个大笑话罢了。

如今,一切都变了,他已然不再是从前的那个他了。

叶凌轩淡漠出声:“没有实力的放狠话,不过是无谓的可笑之举罢了。”

唐柯然闻言色变,欲出声,却只觉脖子突然一紧,呼吸都是感觉困难。

叶凌轩右手死死捏住了他的脖子,一提便将他拎起来了。

唐柯然脸色瞬间红里透白,悬空的双脚不停的扑腾。

半分钟不到,唐柯然白眼一翻,拍打叶凌轩手的双臂无力下垂,停止了扑腾,昏死过去。

甩力一抛,唐柯然被叶凌轩如同垃圾一般扔到了墙角落。

这一切都被已经坐直身子的夏清婉看在眼里。

女人双目瞪得圆滚滚,满是震惊诧异之色,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事。

一个叶家的弃子,居然能够如此轻松就将练过武术的唐柯然给废了?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些。

可事实就是这样。

唐柯然在叶凌轩面前连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直接给揍得毫无招架之力。

好半天,夏清婉都是没能够从所见之中回过神来。

哒哒哒!

见叶凌轩冷着脸朝唐柯然走去,夏清婉下意识开口问了句:“你还要干啥?”

叶凌轩扭头朝夏清婉咧嘴一笑,指着唐柯然道:“将这乐色扔到楼下去。”

话闭,叶凌轩揪住唐柯然就朝门口而去……

五分钟后,破败不堪的屋里面。

男女二人并排坐在沙发上,谁也没率先出声,气氛显得有些尬。

叶凌轩方才已经从夏清婉与唐柯然的争吵中得知眼前这个戴了口罩的女人,便是那家族指定给自己的老婆了。

夏清婉目光闪烁许久后,话语生冷的出声道:“方才的事,真是太谢谢你了。”

说实话,她心里面其实对叶凌轩是有非常大的怨言的。

毕竟自个如今这局面,都是因眼前这男人而起的。

叶凌轩微微摇了摇头。

要不是因为他被家族硬塞到了夏家来。

夏清婉也不会被夏家扫地出门,连容貌都是给毁了。

一念至此,叶凌轩出声的话语中不由带了丝丝歉意:“你不需要谢我啥!真要说起来还是是我连累了你才是,不过请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到底的。”

夏清婉满脸古怪望着叶凌轩。

良久,她满是自嘲的说道:“若你说这些是想博得我的好感的话,大可不必了!”

“因为我这样一个丑女人,并不值得你那样做,何况我……”

说到这女人目光一暗,接着抬手摘掉了脸上的口罩。

一张满是伤疤,倍显狰狞的脸出现在了叶凌轩的视野里。

粗略一看,叶凌轩看出了女人脸上的伤疤是为利器划伤所致。

夏清婉之前将叶凌轩看成了那种觊觎她美色的大胆狂徒。

目光死死盯住了叶凌轩,她很想看一看男人会被自个狰狞丑陋的容貌给吓成何样。

可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叶凌轩从始至终脸色都没有露出一点怕意。

男人一脸平静,平静中又带了些许的心疼与愧疚。

她小心脏扑通乱跳。

面对叶凌轩的镇静,她反被搞得有些措不及防了。

叶凌轩注视着夏清婉脸上的疤痕,目光中精光忽闪。

过了一会儿,他脑海中出现了一剂能够帮女人恢复容貌的良药——黑玉断续膏。

药方中所需的十几种药材都比较常见,大多都能够从中药房或者是医院内购买到。

叶凌轩当即就决定用此药帮女人恢复容貌。

“我会制作一种能够恢复你容貌的膏药,若你信我的话,我这就去买药材来帮你治疗。”

夏清婉第一反应便是叶凌轩在说大话。

她脸上这伤,可是连江浙医界大佬,华老都是没有一点办法的。

不过见到叶凌轩一脸自信认真,不像说假的神色后,她心头不由一颤。

“既然你有这自信,那就试试看吧!不过能不能成我都无所谓了。”

夏清婉冷冰冰说了一句,而后头一偏望向了窗外。

“那行吧!我这就给你买药去。”

叶凌轩望着女人后背说了句,随后起身就朝门口而去。

“等一下!”

夏清婉出声叫住了叶凌轩,脸上恢复了冰冷模样:“方才你打伤的那个人是唐家的一个少爷,唐家实力比我们夏家都还要略强。”

“你动手打了他,他定会想尽办法对你出手的,在外面你自个小心些。”

“明白了,我会注意的。”

听到夏清婉突然关心上自己,脸上却依旧满是冰冷的模样。

叶凌轩本来已经自我冰封了的心顿时升起了丝丝温暖,忍不住来了句:“我也有个事情想与你说一下。”

“啥?”

叶凌轩紧紧注视着夏清婉那双宛如黑珍珠的眸子,诚挚说道:“往后一切有我,你就尽管放心好了。”

“你曾失去的,我都将替你一一夺回……”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