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逆袭大亨

重生逆袭大亨

金生水起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陈锋年少之时,生活一份风顺,后来一场变故,他开始堕落,因此留下一世遗憾。一朝重生,陈锋带着前世不堪记忆重返八零年代,这一世他发誓定要凭借自己的实力打造属于他的盛世商朝。这一世他再也不会辜负妻子林小兰的一片真心,定会许她一个美好繁荣的幸福未来!

主角:陈锋,林小兰   更新:2022-07-16 02:3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锋,林小兰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逆袭大亨》,由网络作家“金生水起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陈锋年少之时,生活一份风顺,后来一场变故,他开始堕落,因此留下一世遗憾。一朝重生,陈锋带着前世不堪记忆重返八零年代,这一世他发誓定要凭借自己的实力打造属于他的盛世商朝。这一世他再也不会辜负妻子林小兰的一片真心,定会许她一个美好繁荣的幸福未来!

《重生逆袭大亨》精彩片段

“团结就是力量

团结就是力量

这力量是铁

这力量是钢

比铁还硬

比钢还强

向着法西斯蒂开火

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

街道上大喇叭里面传出嘹亮的歌声,而陈锋默默的躺在床上,两只眼睛死死盯着屋顶。

老旧的屋顶刷了一层简单的大白,一根电线垂直吊着灯泡。墙壁是绿色的油漆,上面已经污迹斑斑。

陈锋看着四周熟悉的一切,脑海中思绪万千。

自己重生了,这环境自己太熟悉了,自己在这房间里结婚,也是在这房间中开始堕落。

二十岁之前的陈锋,生活一帆风顺。父亲陈建国是电子元器件厂的厂长,母亲罗爱民是市里知名高中的教师。妻子林小兰,虽然是为了城市户口,从农村嫁到陈家的,但长的十分漂亮,还十分孝顺。一切随着父亲突发重病倒下,而变的不一样了。

陈建国办了病退,厂子也换了新领导。新任厂长十分看不上陈峰,暗中经常给陈锋穿小鞋,在一次中午休息的时候,陈峰与好友喝了一瓶啤酒,被厂长在食堂抓了现行,直接开除了电子厂。

午休时间喝酒在那个年代本来就是一件小的不能小的事情。可是,新的厂长在全厂人面前狠狠的批评了陈锋,把陈峰树立了反面典型,在厂大会上宣布开除了陈锋。

丢了工作的陈锋心中充满了怒气,性格上有些偏激。终日和社会上的一些狐朋狗友开始酗酒,赌博。

妻子林小兰曾经不止一次劝说自己回头是岸,生活毕竟还是美好的。可当时的陈锋非但不领情,还认为林小兰是在嘲笑自己,甚至经常在醉酒后对林小兰打骂。

最后林小兰终于熬不住了,在陈峰熟睡之后,打开了家里的煤气罐。邻居闻到味道不对,撞开陈锋家大门,救出了陈锋和林小兰。

由于林小兰体质本身就差,最终没有抢救过来,含恨离开了人世,而当时林小兰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陈锋也因为这件事,最终选择了远离家乡,三年后父母相继逝去。出去拼搏多年的陈锋,终于进入富豪排行榜,身边美女无数,却没有再结婚,林小兰和自己的父母因自己离世,是陈锋心中永远都过不去的坎。

“咔哒!”

开门声音打断了陈锋的回忆,他抬头看去,一道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走了进来。高挑的身材,头乌黑柔顺的长发,一双眼睛大而有神,脸上有一小块淤青,陈锋知道这是昨天自己喝完酒回来打的。

是她,林小兰!我的爱人!陈锋喉咙深深咽了下口水,在床上坐了起来,张了张嘴巴,一时间千言万语却不知道如何开口。眼前的林小兰比自己记忆中更虚弱,脸色有些苍白。

陈锋心中五味杂陈,昔日的一幕幕呈现在脑海,一股愧疚之意涌上心头,心里一阵阵疼痛,这么好的女人自己怎么能这么对待她。看着眼前的林小兰,陈锋发誓这一辈子一定对林小兰好,让她过上幸福无忧的生活。

林小兰看了看床上的陈锋,什么都没有说,冷漠的眼神,让陈锋全身感觉冰冷。

“饭做好了,起来吃吧。”林小兰这几个字说的毫无感情,就仿佛是一种机械的形式,让人感觉林小兰只是一部机器人而已。

“对不起。”陈峰看着林小兰,半天张口嘴巴说出了上辈子一直想说出的道歉。

林小兰听完陈峰说的话,顿时愣住了。过了几秒突然反应过来,抬起手摸了摸淤青的脸颊,之后自嘲的笑了一下,便转身出去了。

陈峰跟着也走了出来,桌面上放着两碗苞米面粥,还有一块咸菜。林小兰面前的那碗苞米面粥,几乎看不到什么米都是水。饭桌另一侧陈峰这碗,里面几乎没有什么水,满满的一晚苞米面。

这个时代的习惯,无论男人什么样,都要首先保证男人吃饱,至于女性么,只要饿不死就行。陈峰看着眼前的早餐,不由得眼睛有些湿润,即便最差的苞米面粥,林小兰也要让自己吃饱,而她几乎就是在喝水。

陈峰走到近前,端起自己面前的那碗粥,直接推到了林小兰面前,之后把林小兰面前的那碗粥拿了过来,紧接着喝了一大口。

林小兰看着陈峰怪异的举动,有些不知所措,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陈峰要为难自己,而为难自己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要钱出去喝酒、赌博,之后回来在打自己。

“你想干什么直接说吧。”林小兰干脆放下了筷子,一副任由你折磨的样子,无力的向陈峰说道,语气依旧冰冷。

“吃饭,”陈峰抬头看了一眼林小兰说道,这句话说的自己都违心,因为碗里的东西真的不能称作是饭,简直太难吃了。

“你每天都要去厂里上班,工作量大,多吃点。”陈峰疯狂的往嘴里扒拉着苞米面说道,自己的吃的快不是因为饿,是因为实在太难吃了,早吃完早拉倒。

“我真的没有钱了,连工资都预支过了,如果你想要钱就打我一顿吧。”林小兰干脆破罐子破摔,在借钱和挨打之间绝望的选择了挨打,因为能借钱的地方自己都已经借过了,况且大部分都没有还,还不如让陈峰直接揍自己一顿比较利索,最起码不用去借钱了。

说完话的林小兰干脆直接坐在椅子上哭了起来,眼泪顺着脸颊流淌着。

“不是,我不向你要钱,你这是干什么呀?”陈峰看着林小兰落泪,瞬间有些手忙脚乱,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起身去洗手间拿起毛巾,递给了林小兰。

“我知道家里没有钱了,我今天就出去想办法去,你先别哭了。”

面对陈峰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林小兰愣神了,抬头看看陈峰此时的样子。这个喝酒赌博的男人,今天跟自己说去挣钱,就这种骗人的话,他是怎么厚颜无耻说出来的,只要不向自己要钱,林小兰就已经烧香拜佛了。

“你骗我有意思么?”林小兰脸颊上流着眼泪,委屈的看着陈峰说道。

我特么的,这怎么想做个好人这么难呢!

 


看着林小兰望向自己失望的眼神,陈峰真的有些无语了。陈峰真想告诉林小兰,现在的一切自己曾经经历过一次,那一生自己悔恨终生,这一次在遇到你,自己会倍加珍惜,可是陈峰知道,这些话就算自己说出来,傻子都不会信。

“先吃饭吧,反正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信。”陈峰索性放弃了解释,要想把日子过好,只有靠自己的实际行动来向林小兰证明,看现在这种情况,自己说什么林小兰都不会信的,反正这一世自己不会在失去林小兰。

两人又开始继续吃饭,林小兰见陈峰没有向自己要钱,虽然有些意外,但是也来不及多想,急忙吃起了碗里的苞米面粥。很快两人就吃完了,之前的自己曾经吃过无数的苦,工厂里陈峰吃过酱油泡饭;大雨天中陈峰吃过凉馒头配咸菜;生活最困难的时候,陈峰五元钱坚持了一周,五毛钱的方便面吃一天,跟这些相比,陈峰方才觉得苞米面粥却如此难以下咽,因为这些是林小兰为了能让自己吃饱饭省下来的,而自己却还要从林小兰手里抢钱,喝酒赌博。

眼见着林小兰要去收拾碗筷,陈峰急忙抢了过去,“你休息下去上班吧,以后你做饭,我刷碗,家里的活不能让你一个人干了。”

望着反常的陈峰,林小兰稍微一愣。虽然自己知道这绝对不是往常的陈峰,或许这家伙心里又憋着什么坏,会不会一会刷完碗之后,继续向自己要钱?

想到这里的林小兰不仅眉头紧皱,思索着陈峰真正的目的。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

“谁啊?”林小兰走到门前问了一句。

“我,楼上的李嫂!”门外喊了一声,声音中带着一丝丝火气。

林小兰听到这个名字,眉头紧紧邹了起来,神情中有一丝丝紧张,整个电子厂家属楼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李嫂最不好惹,李嫂的男人也是电子厂的工人,还是出了名的妻管严。

而上个月林小兰实在没有办法,就像李嫂的男人借了一元钱,本来想着开支就还了,结果开支的钱刚带回来,陈峰当天输了钱回家把工资抢走了继续赌,当时还打了自己。

这个时候李嫂过来,林小兰心里猜到了几分,只能硬着头皮把门打开。

“李嫂......”

“林小兰,你欠我家的一元钱啥时候还?”李嫂见林小兰开门,直接就大声喊了起来,“这都开工资半个多月了,你想拖到什么时候?”

面对李嫂的不停追问,此时的林小兰就宛如一名犯错的小女孩,躲在门的侧面,两只手不停的搓着衣服角,也不敢大声说话,唯唯诺诺的说道,“李嫂,对不起,这个月开支我就给你送过去,上个月的钱......”

“不行,”李嫂不等林小兰说完,直接回绝道,“你这一个月拖一个月的,什么时候是个头?你自己的男人没能耐,你就靠着漂亮脸蛋出去骗钱呀!我们家不过日子呀!今天必须给钱,你要是不给钱我就闹到厂子里面去!”

“李嫂,我实在是没办法,求求你在等我几天可以么?”林小兰委屈的说道,眼眶里面都是泪水。

“不行!”李嫂斩钉截铁的说道,“你现在要是不给我钱,我转身就去电子厂里面闹去,看看到时候有哪个人还敢借你钱。你不是有张漂亮的脸蛋么,出去找男人借去呀!”

李嫂扯着脖子喊着说道,此时正值上班的高峰期,整个家属楼有不少人出来看着,对林小兰指指点点,嘀咕着说些什么。

正在厨房刷碗的陈峰,同样听见了李嫂吵闹声,本来想着大家原先毕竟在一个厂子里面,如果李嫂给个面子,等自己过几天挣到了钱就先给他送过去,哪里想到李嫂如此不讲理,居然还辱骂林小兰,此时陈峰一腔怒火冲了出去。

“躲开!”陈峰快步走到门前,将林小兰拉到自己的身后。对于突然出现的陈峰,林小兰满是泪水的眼神愣住了,之前陈峰对家里的一切都是漠不关心,以往也有人上面要钱,都是自己对付的,陈峰还骂自己没能耐,连钱都挣不到。

而今天陈峰主动出现在了门口,并且将自己保护在身后,林小兰看着挡住自己的背影,一种安全感莫名的涌上心头。

李嫂眼看到陈峰冲了过来,心里也不由的咯噔一下。往日里别人上门要账,也不见陈峰出现,今天这个废物怎么还敢站出来了?虽然陈峰现在的名声不好,成天跟一帮社会上的无业游民混在一起,但是李嫂自认为有理,丝毫不在乎陈峰,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你这废物居然起来了,”李嫂鄙视的看着陈峰,“你出来也没用,今天我必须见到钱才走。”

陈峰微微笑了一下,“不就是钱么,巧了我昨天还真赢钱了,你等着我给你拿。”说完,陈峰笑嘻嘻的准备低头拿钱,突然伸出手,手里握着一把菜刀。

“哐当!”一声,菜刀直接剁在门上,陈峰整个眼神都变了,两只眼睛直接冒出凶光,“钱就在这,有本事自己来拿!”

看着陈峰拿出菜刀,李嫂当时吓傻了,就一元钱的事,这陈家小子怎么还拼命了,至于不?顿时吓的有些发抖,四周的邻居见陈峰动了刀,也不由自主的向陈峰家这个方向围了过来。

“你......你啥意思?”李嫂说话都开始哆嗦了,即使害怕自己也要坚持下去,要不然以后自己怎么向陈峰要钱。

陈峰嘴角撇了一下,“你不是要钱么?我还告诉你,今天要钱没有,你要是真想把钱拿回去,拿起菜刀把我手指头跺下去两根,要是没胆子,就乖乖的给我回去等着,下个月必然还你钱!”

说完话,陈峰直接将自己一只手掌拍在了门上,就瞪着李嫂看着。

李嫂也是被陈峰一下子僵住了,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就在这个时候,有的邻居出来劝道,“李嫂,大家都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又是一个厂子的,要不你就等一个月,不就一元钱么?等一阵子总比出事强吧。”

“就是,她婶子,林小兰也欠着我钱呢,等人家缓过这阵子就还咱们了,不至于闹出这么大动静。”楼上的吴婶走下来拉着李嫂说道。

李嫂心有余悸的看看陈峰,这陈家小子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狠了,但是嘴上依旧不服,“陈峰,小兔崽子,你给我等着!”说着话,已经顺着拽自己的人离开了人群。

 


陈峰拼命保护自己的样子,林小兰看在眼里有些发呆。她从未渴望陈峰能站出来帮自己,自己心里也是很清楚是指望不上陈峰帮忙的,他不向自己要钱就不错了。

    可是今天的陈峰太反常了,从早上跟自己说的第一句对不起,到刚才拿着菜刀为自己拼命,所有的表现都自己期望的,可又是那么的不现实,林小兰眼眶中含着泪水,痴痴的看着陈峰。

“怎么,被我威武的一面吓到了?”陈峰迎着阳光咧嘴一笑,金色的阳光洒在陈峰的身上,林小兰顿时觉得还不是那么坏。

“我去上班,”林小兰有些紧张,急忙转身回屋盘好了自己的长发,戴上蓝色的工作帽。

80年代的工作服,虽然宽大而且颜色单一,但是就是这普通的工作服穿在林小兰的身上,却展现出一道靓丽的风采。

陈峰在后面痴痴的看着林小兰的倩影,林小兰打开房门,背对着陈峰,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出来,只是慢慢的关上房门走了出去。

随着哐当大门关上的声音,陈锋几步跑到大门口,看着关上的大门,“我好想你,老婆!”颤颤巍巍的声音从陈锋喉咙里面发出。

陈锋转身看向了屋内,室内空落落的,可以说是家徒四壁。陈锋不禁落下了两行热泪,自己的家曾经也有电视机、录音机,这是当时自己和林小兰结婚的时候,父母给自己置办的,后来都被自己变卖去赌博了。

陈锋用力砸了一下桌子,既然老天又给了自己一次机会,那么自己就不能像从前一样。

“小兰,这辈子我一定让你过上好的生活。”

“妈,爸,儿子这次不会让你们失望!”陈锋下定决心。

1984年,这是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的重要年份,陈锋心里清楚,从现在开始有无数的机会摆在自己面前。这个猪站在风口都能起飞的年代,对于自己来说有的是机会崛起,可是自己要从哪里开始呢,股票?不行那是90年的产物,估计现在还没有出来呢;这是个经济改革的时代,自己利用后世的眼光,随便卖点什么东西都能发家,可是无奈的手里没钱,怎么去捞第一桶金呢?

这成了陈峰最无奈的问题,总不能把家里的东西在拿出去卖了换钱吧,先不说林小兰回来对自己的看法,这家里也没有什么可以卖的呀。

想来想去实在没有办法的陈峰,决定出去溜达转转,毕竟自己现在只能靠着回忆来想像外面的画面,想要做些什么,还要出去多看看,多走走,想到这里的陈峰起身走出了家门。

这一片家属楼里面,电子厂的家属楼是最高的,足足有六层。而旁边的几个家属楼只有三层,甚至周围还都是平房。陈锋出了家门,楼前面就是一片棚子,电子厂的家属每家都有个小棚子,用来储藏秋菜或者平时不用的东西。

陈锋家棚子外面放着一台三轮车,这三轮车还是父亲的老上级留给父亲的,父亲又留给了自己,按照记忆陈锋今天应该把三轮车推出去卖了,晚上赌博又输了,回来之后打了林小兰,之后林小兰打开了煤气罐。

陈锋望着眼前的三轮车,三轮车还是自己记忆中的样子,虽然有些破旧,但是依旧可以骑。陈峰把手搭在车把上,“老伙计,又见面了,这次就让你陪着我从头来过吧!”

街上的一切都和自己记忆中没有太大的变化,大辫子的公交车在当时来说是很便捷的出行工具,而现在在陈峰眼里却那么的怀旧;供销社就在不远处的街道上,手里有各种票才能去供销社买东西,因为现在的供销社还不收现金。

84年的夏天,天气炎热,而陈峰就这样骑着三轮车在路上溜达着,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了。陈锋找了个比较阴凉点的地方,坐下来休息一会。旁边坐着一名白发苍苍的大爷,皱着眉头,用手不停的拍打着收音机。

看着大爷手里的收音机,陈锋脑子一亮,终于找到第一桶金的门路了。

自己从小到大都是在电子厂长大的,跟着各种师傅,早就练就了一手过硬的维修本领,修个收音机不在话下。

虽然陈锋没有靠这个本事挣过钱,但是后世的时候,家里的电器有些小问题,都是自己修好的。眼下这是个赚钱的好办法呀,自己怎么把这个本事给忘记了。

七八十年代,婚礼四大件:自行车、收音机、缝纫机、手表,俗称三转一响。随着生活质量的提高,现在结婚都是电视、冰箱、洗衣机、录音机了,大爷手里的收音机早就成了家家必备的物件。

想到这里陈锋看了一眼大爷,身体向前凑了凑,“大爷,这是咋了?”

大爷回头看了一眼陈锋,“不知道,刚才还好好的,听着听着就没声音了。”

“要不,我给您看看?”陈锋试探的问道。

“你会修这个?”大爷看看陈锋狐疑的问道。

“大爷,您别小看人呀,”陈锋笑着说道。

“大爷,我给您看看,要是修好了,你给我点修理费,要是修不好,看见这三轮车没有,”陈锋伸手一指,大爷点点头,“要是修坏了,车我给你了。”

“行,”大爷稍稍犹豫了一下,“要是你修好了,我给你。。。。。。五毛!”大爷说着伸出一个手掌说道。

陈锋摇摇头,“大爷,你也太会过日子了,我修好了你给我一元,怎么样?”

“一元?”大爷扬起头说道,“你这不是抢劫么!”

陈锋笑了一下,“大爷,一个全新的收音机现在最起码也得四五十元吧,你舍得买个新的么?要是找个维修的,咱先不说能不能找到,就算找到了,修好了最起码收你三元,我说的对吧?”

“那你这一元也太贵了,再说我还不知道你能不能修好。”大爷皱着眉头说道。

“这样,大爷,”陈锋看着大爷说道,“我先给你修,修好了你给钱;修不好您也不用给钱,这三轮车就是你的了。”说着,陈锋把三轮车推了过来。

“行!”大爷一拍大腿说道。

1984年,人均月收入也就二十几元,重新买个收音机,绝对是笔大开销。

陈锋跟着大爷走进了屋里,找了把螺丝刀。陈峰熟练的拆开了收音机,对收音机内部做了简单的清理,清理灰尘之后,陈峰发现了问题所在,原来是内部有一根细电线断开了。

“大爷,问题就出在这里。”陈锋指着电线让大爷看,“这里本应该找一段细电线,用电烙铁重新给您接在焊点上,可是现在我手里没有电烙铁,这样我先把线给你接好,您先听着。明天我带着工具过来在给你重新接上。”

“好,好!”大爷笑着点头说道。

陈锋很快接好了电线,之后打开收音机。很开收音机里面就传出了评书,声音也很清楚。

“给您,大爷。”陈锋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把收音机递给大爷。

“行呀,小伙子!”大爷开心的接过收音机,又调试了几个频道,听着没有问题,爽快的掏出一元钱递给陈锋。

陈锋接过一元钱,紧紧攥在手里,两世为人,感触颇多。

“小伙子,电视你能修么?”大爷看着陈锋,目光中有些期待。

“不敢保证,我先看看。”

大爷带着陈锋换了一个房间,衣柜上摆放着一台电视,一快厚厚的棉布盖在上面。

“彩电?”陈锋有些吃惊的看了一眼大爷,这大爷家条件不错呀,要知道这年头家里有台黑白电视就了不起了,就算自己家结婚的时候也只是黑白电视。

“小伙子,可以呀,没打开就知道是彩电?”大爷笑着说道。

“大爷,不瞒您说,我原先是电子厂的工人,这东西常见。”陈锋笑了一下说道。

原来是电子厂的工人,难怪年纪轻轻手法这么好。大爷顺手打开了电视,电视没有太大的问题,色彩也很好,只是屏幕边缘有一根细细的亮线,时而有时而无。

“就是这个问题,虽然不耽误看,但是让人心烦。”大爷指着电视上的亮线说道,“找了几个师傅来看过,都说修不了。”

陈锋笑了,“大爷,这个没问题。”

“小伙子,你可别吹牛,”大爷看着陈锋说道,“这电视好几个老师傅看过都说修不了,你要是修好了,我给你五元钱。”

陈锋已经把电视机搬下衣柜,抬头看着大爷,“大爷您瞧好吧,帮我找一把小刷子就行。”

陈锋拆开了电视机的后壳,抽出电路板连看都没有看,直接拆下电路板和屏幕的链接线,接过大爷递给自己的刷子,开始沿着电视机屏幕边缘扫了起来。

几秒钟之后,一堆蟑螂的尸体就被扫出来。

 “怎么会有这么多死蟑螂?我一直用东西盖着电视机呢。”大爷吃惊的看着问道。

“蟑螂喜热和油腻,”陈锋边清理边说道,“电视机在工作的时候,会产生热量,蟑螂顺着电视机后面的散热口钻进去,”陈锋说道这里已经清理完毕,这时候他又拿起电路板仔细看着,看到有蟑螂的肢体就清理下来,“它们钻进来,电视机要是在工作中,被电路板电死,形成联电,还好你这不是关键部分,要是进入电视机的高压包你这电视机就可以报废了。”

说着,陈锋已经清理完毕,熟练的把电视机组装好,又搬了回去,接上电源打开电视,那条亮线没有了。

“神了!”大爷眼睛都瞪起来,“小伙子,你真是神了!”

“大爷,您客气了,只是小常识而已。”陈锋谦虚的说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