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少夫人放肆宠

重生少夫人放肆宠

柏熙云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傲雪被最深爱的男人设计陷害,最终死于一场爆炸中。再次睁开双眸,她没有上天堂也没有下地狱,而是出现在了医院里。随后涌入脑海中的陌生记忆证实,她并没有死亡,而是经历了一场重生!原主沈微澜是个富家太太,因为受不了丈夫冷落,在他人的挑唆下选择自杀。重活一世,林傲雪决定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唯有复仇才是本命……

主角:林傲雪,冷肆爵,沈微澜   更新:2022-07-16 02: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傲雪,冷肆爵,沈微澜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少夫人放肆宠》,由网络作家“柏熙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傲雪被最深爱的男人设计陷害,最终死于一场爆炸中。再次睁开双眸,她没有上天堂也没有下地狱,而是出现在了医院里。随后涌入脑海中的陌生记忆证实,她并没有死亡,而是经历了一场重生!原主沈微澜是个富家太太,因为受不了丈夫冷落,在他人的挑唆下选择自杀。重活一世,林傲雪决定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唯有复仇才是本命……

《重生少夫人放肆宠》精彩片段

“嘶……”

林傲雪在巨大的疼痛中醒来,睫毛轻颤,巴掌大的脸泛着病态的白,眼神空洞地盯着天花板。

这是哪?

她不是被司徒延用炸弹炸死了吗?

怎么还感觉到疼痛?

环视四周,这是一间欧式的陌生房间。

双手撑在床垫,她艰难坐起来,拉扯到小腿,顿时传来钻心的痛。

林傲雪的目光落到自己的腿上,发现自己的小腿正被厚厚的纱布缠绕着,还隐隐透露着丝丝血迹。

她明明被炸弹炸死了,怎么只是伤了小腿?

不等林傲雪再去想,房间门突然被打开,一个穿着褐色西服,米白色衬衫,系着浅绿色的领带的男人迈着长腿走进来。

男人有着如神邸般的面孔,挺直的鼻子,深邃而狭长的眼眸,像一汪深潭,看多一眼都会被吸进去。

“想死就给我死远点。”他的声音如冰窟一样,没有一丝温度。

林傲雪闻声看去,她清澈的双眸与一双毫无温度的俊目对上了,熟悉的面孔让她眼瞳紧缩几分,双手也紧握成拳。

冷家少爷冷肆爵?这是怎么回事?

还没捋清思维,一些零零碎碎的记忆强行涌进她的脑海。

她这是,重生了?

林傲雪感受着自己脑海里蓦然多出来的记忆。

就在刚刚,原主沈微澜因为受不了冷肆爵的冷落,再加上一些人在她耳边吹风,一个想不开竟然从四楼跳下来,当场死亡,而她的灵魂却意外重生在她身上。

林傲雪双眸闪过一丝仇恨的光芒,上天怜见,竟然让她重生在沈微澜身上,以后她就是沈微澜。

重活一世,司徒延你给我等着,你欠我的,我会在你身上十倍拿回来。

“沈微澜,我警告你,以后别拿死来威胁我,否则哪天你真的会变成一具尸体。”冷肆爵厉声警告。

沈微澜瞥了他一眼,若是知道他这么渣,当年她就不该救他。

“既然你这么讨厌我,不如咱们离婚好了。”

话落。

冷肆爵蹙紧眉头,眼眸闪过一丝疑惑,当初他可是给她开出五个亿的离婚赔偿她都不愿意。

“怎么?想学别人欲擒故纵?”男人冷笑,看着她的目光便更加讽刺了。

沈微澜嗤笑,“抱歉,你想太多了,我纯粹就是想离个婚。”

冷漠疏远的态度让冷肆爵的疑惑陡然增加了几分。

以前的沈微澜甚是懦弱,像只鹌鹑一样,对着他,连说句话都不敢大声的人,现在竟然敢直视他跟他叫板!

“这是你的新招?”冷肆爵骨节分明的大手猛地捏着沈微澜精致的下巴,指骨加重力度,嘴角勾勒出一丝讥讽的笑。

“啪……”

沈微澜怒拍下捏着她下巴的大手,明亮的眸子意志坚定,精致的下巴倨傲抬起,对着他,没有一丝胆怯。

“以前是我瞎了眼,脑子被驴踹坏了,所以才对你死缠烂打!但本小姐如今智商上线了,决定不吊死在你这棵树上。”

冷肆爵探究的眼神落在她的脸上,像道X光一样欲要将她看穿,明明一样的脸,但为什么却突然变成两种性格了?

“沈微澜,你别以为这样就会勾起我对你的兴趣,相反,我会更加讨厌你。”

这个蠢货最近肯定看多了偶像剧,所以才会换一个性格对他,想要引起他的注意。

对!

一定就是这样。

“你真自恋!”沈微澜不雅地翻了个白眼。

冷肆爵嘴角蓦地勾起一抹邪肆的笑,他一手撑在床垫,倾身凑近沈微澜,距离她唇瓣还有一厘米的时候停了下来。

“想我吻你吗?”

美男计?

沈微澜心里冷笑,若是换作以前的沈微澜,恐怕会开心得闭上眼等着他的吻,但是她觉得恶心!

“滚!”

冷肆爵眉头蹙紧,大手猛地掐着她的脸颊,薄唇轻启,“沈微澜,我就看看你要装到什么时候!”

话落之时,他的唇覆上她的樱唇,酥麻的感觉让沈微澜浑身一震。

这是结婚一年来,他第一次吻她。

他不爱她,他心里一直住着一个女孩,他们之所以会结婚全因为爷爷。

沈微澜明亮的眸子瞪大几分,眉眼间都是寒意,怒气涌上心头,她用力咬了一下在他的舌头,他吃痛松开了他。

就在这时,她抬起手狠狠打了他一个耳光。

“啪……”的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在这偌大的房间响起,时间仿佛凝固了一样。

冷肆爵的脸肿了起来,几个手指印赫然印在脸上,加上他阴翳的脸色,整个人看起来就好像来自地狱的使者一样。

“沈……微……澜!”

他漆黑而狭长的眼眸涌起怒火,咬牙切齿地低吼一声:“你找死!”

他抬起手就想打在她的脸蛋,但对上她清澈而不惧的双眸,他的心里竟然产生一丝不忍。

沈微澜看着他抬起的手,已经做好应战准备了,可谁知他竟然放下了手,冷哼一声便离开房间了。

接下来的一周,沈微澜都没有见到冷肆爵,而这段时间里,原主沈微澜的记忆她已经全部接收了。

沈微澜是名孤儿,今年二十三岁,是名服装设计师,去年与冷肆爵秘密结婚后便辞职在家,所以知道他们结婚的人并不多。

在这一年里,冷肆爵对沈微澜还不如一个佣人,结婚以来也都是分房睡,除非冷老爷子来庄园,沈微澜才能去他的房间睡沙发!

在这个庄园,犹如他的姓一样冷,因为沈微澜不得宠的原因,庄园没有一个人会正眼看她。

不过记忆中,只有这位冷爷爷才是真心对她好,而他最近检查出脑梗,医生判断他活不过一个月。

不过最好笑的还是原主沈微澜竟然跟司徒延是好朋友。

“你帮我去拿张轮椅过来,我想去花园透透气。”沈微澜看向一旁低头玩手机的佣人吩咐道。

佣人抬头看了她一眼,极不情愿地去拿了一张轮椅过来便又坐回去玩手机了。

“过来,扶我!”沈微澜蹙眉瞥了眼佣人。

“真麻烦。”佣人翻了个白眼,嘴里碎碎念的,“都伤成这样了,还去花园做什么?”


“现在你是少夫人还是我是?让你做就做,不想做就给我滚。”沈微澜绝美的脸染上怒意,美眸微眯,嗓音也提高了几个分贝。

她既然还没跟冷肆爵离婚,那么她就有权利支配这里的佣人做事。

竟然还敢给她甩脸色!

说到底还是以前的沈微澜太懦弱,竟然能让佣人爬上头来。

佣人被吼得身体微微一颤,对上沈微澜清冷的双眸,心突然咯噔一下。

好冷的眼神,好陌生的少夫人。

平常话都不敢大声说话的少夫人,今天竟然这么强势。

她点了点头,“是,少夫人。”

……

花园里百花齐放,姹紫嫣红,花香伴随着微风吹来,花香怡人,沈微澜迷醉其中。

耳畔蓦地响起一道尖锐的女声,伴着怒火,“沈微澜,我不是警告过你,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千觅不要这样,她始终都是你嫂子。”陈梦霏拉着冷千觅的手,充当好人角色。

沈微澜波澜不惊,淡淡看了眼吹胡子瞪眼的女人,嘴角轻蔑地勾起,“冷大小姐,现在是你硬要闯入我的视线。”

这个就是冷肆爵的妹妹冷千觅,在庄园,就数她欺负她最多了。

哦对了,还有她旁边那朵大白莲陈梦霏,整天拿冷千觅当枪使,也就她才会将陈梦霏当作“好闺蜜”。

但只有沈微澜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有多虚伪,她跟冷千觅做朋友,只不过是为了接近冷肆爵。

而且她还勾搭了冷千觅的男朋友。

“我哥压根不喜欢她,要不是因为爷爷逼着哥哥娶她,像她这样的山鸡又怎么能嫁入冷家?”冷千觅双手抱胸,轻蔑的眼神落在沈微澜脸上。

“不管你承不承认,我跟冷肆爵就是法律承认的夫妻。”沈微澜扬唇轻笑,“你有本事现在就叫你哥跟我离婚!”她巴不得呢!

冷千觅一副见了鬼的样子,沈微澜什么时候变得伶牙俐齿了?以前她骂她,她连一个屁都不敢放的。

冷千觅气得牙痒痒的,“你不就是知道爷爷现在病危了,我哥没空理会你才说话那么狂!”

沈微澜愕然,“冷爷爷病危了?”

医生的话也实现得太快了,说活不过一个月,一个星期就已经病危了。

“是啊!微澜,昨天冷爷爷已经被送进了ICU,医生也下了病危书了。”陈梦霏开口道。

“梦霏,你跟她说这么多做什么?她知道又怎样?又不能救得了我爷爷。”冷千觅的眼睛微红。

“冷爷爷在哪家医院?我去看看他。”他是冷家唯一对她好的人,如果能救活他,也算是还给他一个恩情。

冷千觅瞪了她一眼,“你去做什么?捣乱吗?”

“冷千觅,如果你不想你爷爷死的话就告诉我,他现在在哪家医院?”沈微澜语气凌然,带着不容拒绝的威严,周身的气场骤然森冷。

或许是沈微澜的气势太强了,冷千觅下意识就回答了沈微澜的话,“爷爷在第一人民医院,九楼ICU。”

沈微澜离开后,冷千觅还愣在原地,好久才回过神来。

“见鬼了,我刚刚竟然被沈微澜给唬到了!”

陈梦霏眯了眯眸,别说冷千觅,刚刚她也被沈微澜的气势给唬到了,这样的沈微澜不但陌生,而且还带给她一种莫名的威胁……

……

第一人民医院,九楼ICU。

沈微澜是让庄园的司机送她来的,冷肆爵见到她,眉头轻蹙。

沈微澜无视他,转头看向医生,她向医生询问冷爷爷的病情。

医生看了眼冷肆爵,觉得他没有反对的意思,他才回道:“冷老爷子的脑梗塞已经到了无法手术的地步了,小脑的血管已经堵住,血液无法畅通。导致他从一开始的中风,再到四肢瘫,直至现在重度昏迷,基本就是靠呼吸机维持生命。”

“在中医的角度来看,血管之所以堵住是因为气血两虚,如果能补气血,通血块,那他就有醒过来的机会。”沈微澜说得头头是道。

冷肆爵听言,嘴角勾勒出一抹讥讽,她一个服装设计师还懂中医?

医生眉头皱起,不认同她的见解,“他的脑血管不是单纯堵住,而是硬化了,怎么可能让硬块化软,然后再通畅?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沈微澜莞尔一笑,“你不懂中医,我不怪你。”

医生脸色微变,若她不是冷少爷的人,他已经发火了。

“让我进去看看他吧。”沈微澜跟医生说道。

医生看向冷肆爵,显然是在询问他的意思。

“沈微澜,你到底在搞什么?”冷肆爵眸色微沉。

“救人!难道不够明显吗?”

“嗤!”

冷肆爵仿佛听到什么笑话似的,他讥诮道:“你?一个服装设计师救活一个重度昏迷的脑梗塞病人?”

就连连知音都没有办法救治爷爷,她竟然口出狂言。

沈微澜眨了眨美眸,换作以前的沈微澜自然不行,可是她不一样。

她是一名中医,而她师傅可是大名鼎鼎的老中医萧羽。

“就一句话,你到底想不想冷爷爷活?”

“如果你救不活我爷爷,那我就将你丢下海喂鲨鱼!”冷肆爵促狭的眼眸微眯。

“如果我救了冷爷爷又怎样?”沈微澜漂亮的美眸水光波动,闪过一丝算计,“不如将离婚证扯了?省得大家互看对方不顺眼!”

一旁的医生倒吸一口凉气,这女人竟然是冷大少的妻子?而她还想离婚?

冷肆爵俊脸一沉,探究的眼神落在沈微澜绝美的脸蛋,她真的就这么想离婚?

而不是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

不过眼前这个沈微澜确实给他很一样的感觉,跟以前的她判若两人,他有时候都怀疑这个沈微澜到底是不是假的。

“带她进去。”冷肆爵吩咐医生。

医生让护士带沈微澜去换上无菌服,随后带她进ICU。

ICU充满浓重的消毒水气味,血压仪器发出“滴滴”的声音,冷老爷子脸色苍白躺在床上,双目紧闭,就好像一个将死之人。


沈微澜帮冷老爷子把脉,脉搏弱而乱,她打开他的眼帘,眼瞳略涣散,巩膜上还有几处红点。

她吩咐护士将冷老爷子的身体侧躺过来。

沈微澜抚上冷老爷子的后脑勺,跟预想中的一样冰凉,那是因为气血堵住造成,而且他头皮的血管也形成了像虫子一样的静脉曲张。

她大概也清楚了冷老爷子的病情了,心里也有一定的把握。

离开ICU后,沈微澜跟冷肆爵说:“相信我,现在带冷爷爷回庄园,我能救活他。”

“你只不过是一个服装设计师,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冷肆爵脸色阴翳,利刃般的眼神射向她。

“我刚刚已经帮冷爷爷检查过了,如果没有我的治疗,他一个星期内必死无疑。”沈微澜搁下狠话。

“闭嘴,你诅咒爷爷死?”冷肆爵的眼神如冰一样冷,还没到最后一刻,他都不会放弃。

这该死的女人竟然诅咒爷爷一个星期内必死无疑!

沈微澜微微一笑,“不相信我的话也无所谓,那咱们走着瞧。从明天开始,冷爷爷全身的静脉都会曲张,第二天,他的指甲会变深紫,第三天,他的眼睛会流血,直至心跳停止。”

冷肆爵瞪着她,俊脸覆上一片阴霾,阴沉得像暴风雨前的黑暗,全身的气息也倏然变得凌厉。

……

傍晚时分,夕阳西下,天边多了一片橘红色的晚霞,给天空增加了一片色彩。

沈微澜正吃着晚饭,冷千觅怒气冲冲地跑过来,她将餐桌上的菜肴全都扫落在地,些许菜汁溅到沈微澜的脚上,她脸色陡然一沉。

这个冷千觅还真是欠教训,若不是她脚受伤了,她一定狠狠抽她一顿。

听到声音,佣人们纷纷看过来,全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尤其是今天被沈微澜骂的佣人小张,更加一副恨不得沈微澜被虐死的样子。

“沈微澜,你竟然诅咒我爷爷死?还说明天我爷爷全身的静脉都会曲张,指甲发紫,眼睛流血。”冷千觅气得七窍冒烟,双眸怒视沈微澜。

沈微澜双手环胸,脸色平静,她瞥了眼冷千觅,“这不是诅咒,是事实,你们给冷爷爷准备好棺材吧!”

“你还敢乱说?我撕了你!”

冷千觅作势就要扑上去,一旁的陈梦霏拉住她,看了眼沈微澜,随后又看回冷千觅。

“千觅你先别激动,微澜又怎么会想爷爷死呢?她可能真的有办法救冷爷爷呢?”

冷千觅气笑了,“梦霏,沈微澜一个破设计师,她懂什么医学!”

陈梦霏眸里闪过一丝阴毒,“可是现在所有医生都束手无策啊!只有微澜有办法救活冷爷爷,现在也只能是马死落地行了。”

如果冷爷爷是死在沈微澜手上,那么冷肆爵肯定会跟她离婚,而且冷千觅也不会放过她。

再者,就算让沈微澜瞎猫碰上死耗子,真让她救活了冷爷爷,那她也没损失。

不过这个可能性为0,正如冷千觅所说,她一个破设计师懂什么医学?

沈微澜嘴角微勾,陈梦霏的心思她又怎么不清楚?只不过她会失望的!

没有一定的把握,她又怎么敢夸下海口?

“放屁!她要是能治愈我爷爷,我特么直播吃翔!”冷千觅压根不相信沈微澜懂什么医学,只当她是为了在冷肆爵面前刷存在感才乱吹的。

沈微澜嘴角微抽,“呵!如果能让我治疗冷爷爷,恐怕冷大小姐得准备好直播吃翔了。”

“你要是能救得了我爷爷,别说我直播吃翔,我当佣人服侍你一个月又怎样!”

沈微澜:“我很期待冷大小姐直播吃翔的画面,想必肯定很有趣。”

冷千觅瞪眼,“我更期待你被我哥哥抛弃后的画面,肯定是眼泪鼻涕一起流!”

“让你失望了,这样的画面你永远不会看到。”沈微澜勾唇冷笑,如果冷肆爵跟她离婚,她肯定开心得要放鞭炮庆祝!

“好了,千觅,微澜是你嫂子,你不能整天巴不得她跟你哥哥离婚,这样她会不喜欢你的。”戏精陈梦霏搭腔道。

“呸!谁要她喜欢?”

“不知陈小姐的职业是什么?”沈微澜明知故问。

陈梦霏怔了怔,她不是知道她的职业吗?“演员。”

“梦霏最近还拿下最佳女主角的奖项呢!哪像你?吃喝都是我家的,没点用。”冷千觅挽着陈梦霏的手臂,重重地冷哼一声。

沈微澜给她们一个礼貌的微笑,“怪不得陈小姐的演技这么好,原来是演员啊!瞧你将冷大小姐耍得团团转,真是佩服。”

陈梦霏脸色微变。

“沈微澜,你又在胡说八道什么?是不是想挑拨我跟梦霏的关系?”冷千觅嗤了一声,“不过你还是省省吧,我才不会上当。”

看着冷千觅一副母鸡护小鸡的一样,她就觉得愈发讽刺,都被人撬墙角了,还在这里护着小三。

“你真可怜,被绿了都不知道!”

话落。

陈梦霏猛地看向沈微澜,手紧握成拳,该死的!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你说谁被绿了呢?”冷千觅双手叉腰,怒瞪沈微澜,“我跟我男朋友关系不知多好,等我毕业后,我们就会订婚。”

“看着你,我都怀疑你跟冷肆爵是不是同一个基因了!差距不是一丁半点。”

丢下话,沈微澜让小张推她回房。

冷千觅后知后觉,直到沈微澜完全消失在客厅,她才知道她话里的意思,她气得直跺脚。

翌日清晨。

沈微澜一醒来就听到关于冷老爷子的消息了,正如她昨天所说,今天冷老爷子全身的静脉都曲张了,血压也极其不稳定。

主治医生都待在他身旁不敢离开,以防他突然停止心跳,好做抢救的准备。

快了,最多两天,冷肆爵就会相信她的话,同意她救冷老爷子,到时候她再跟他提离婚的事。

或许是因为沈微澜说中了冷老爷子的情况,今天的冷千觅见到她,异常安静,不像平常那样疯狗,这样的她倒让她有点不习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