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三宝妈咪是大佬

三宝妈咪是大佬

憧憧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被最信任的亲妹妹算计,程苏苏差点一尸两命……五年之后,她带着侥幸活下来的孩子,低调回归,心中只有一个目的——报仇!谁想到自己家的小棉袄漏风,千不该万不该,给她带回来个大魔头,程苏苏正愁躲不开陆少霆,没想到自家孩子就给他招上门了。

主角:程苏苏,陆少霆   更新:2022-07-15 21:2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程苏苏,陆少霆 的女频言情小说《三宝妈咪是大佬》,由网络作家“憧憧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被最信任的亲妹妹算计,程苏苏差点一尸两命……五年之后,她带着侥幸活下来的孩子,低调回归,心中只有一个目的——报仇!谁想到自己家的小棉袄漏风,千不该万不该,给她带回来个大魔头,程苏苏正愁躲不开陆少霆,没想到自家孩子就给他招上门了。

《三宝妈咪是大佬》精彩片段

“你这都怀孕七个月了,自己不知道?”

程苏苏脑子里划过一道惊雷,她这种不孕体质,竟然怀孕了?

这种概率可是十亿分之一!

之前,她都以为自己只是发胖!

诊室大门被人撞开,冲进来几个人。

为首的,正是她的亲生父母。

程父把桌子拍的啪啪响,唾沫星子乱飞,“你给我立刻打胎!我已经应允了你和赵家的婚约!”

“好不容易找到个愿意娶你的,你这样怎么嫁?立刻打!”

程苏苏冷眼看着这两位,生理意义上是她父母的人。

她不想再容忍这一家傻叉了。

她面带笑容,却冷的摄人,没有感情,更没有温度。

仿佛他们对于她,只是蝼蚁。

程母打了个寒颤,讪讪的闭了嘴。

“妈妈,你不要怪姐姐,她从小走丢,没受过什么教育,做出这种事并不怪她。”

最后进来的,是继母的女儿程菲菲,她一身白裙,化着精致的伪素颜妆。

她眼神扫过程苏苏的肚子,闪过一丝狠辣。

几个月前程苏苏突然冒出来,不就是想和她分家产吗?

所以她高价购买了迷药,趁她没反应过来时。做好了局。

谁知阴差阳错中,她爬上了陆少霆的床!

事后陆少霆留下一枚戒指离开,昏睡中的程苏苏被她带回了家。

自始至终,她一直不知道这件事。

程苏苏看着神色各异,却满脸算计的三人,觉得分外厌倦。

这种家人不要也罢。

程苏苏语调微冷,收拾起自己的东西,“谁订的婚谁去嫁,反正我不嫁。”

“不可能!聘礼我都拿了,必须嫁!”

“那好啊。”程苏苏从容拿起来桌子上的化验单,啪的一下亮在众人面前,“那你去和赵家说,买一送三的三胞胎,让他们彩礼翻翻!”

程母气的跳脚,“程苏苏!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的样子,赵少爷肯娶你是你的福分!”

“这福分你给程菲菲多好呀!”

谁都知道赵家有钱,但这个大少爷却非常不成器,天天吃喝嫖赌。

“你!你这个不孝顺的!不知道家里现在困难缺钱吗!”

程母被她怼的面红耳赤,真想一巴掌呼死她。

程苏苏眼神凉薄,面上尽是嘲讽,“缺钱的又不是我,让开。”

“我打死你!”

程母尖叫一声,朝着程苏苏扑过来。

程菲菲忽然尖叫一声,惊恐的指着程苏苏的裙摆,“血,好多血!”

五年后——

“哼,两个笨蛋,走这边!”

机场内,一只肉团子一只手拖着小行李箱,另外一只手拉着一只和他长得一摸一样的小女娃。

最后面,是慢吞吞的程苏苏。

她身着白色针织衫,黑色长靴和紧身裤,慵懒的装扮却依旧掩盖不了她高挑纤细的身材。

小巧的脸被大墨镜遮住一半,只露出精致的下颌和红润的嘴唇。

“妈咪,真的没有爸爸来接我们吗?”

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仰起头,黑葡萄一样的眼睛,带着湿润润的失望。

程苏苏揉了揉她的额发,“乖,你们没有爸爸,是妈妈充话费送的。”

小诺小嘴撅了起来,似乎快要哭出来。

哥哥苏一承板着精致的小脸,拉起妹妹的小手,“小诺,你又不是三岁小孩,怎么还相信妈咪这种话?你让她有本事再充一次看看。”

程苏苏无奈的撇撇嘴。

生的娃太聪明了肿么破?在线等,挺急的!

她连自己什么时候中招的都不记得,怎么可能找到那个男人?

小承越大,嘴巴就越毒,真不知道随了谁。

小承忽然停下,严肃的转过身,“妈咪,你打起来一点精神好不好,我们还要找弟弟呢!”

这番话,让程苏苏眼底闪过一抹寒霜。

五年前,她意外早产,拼着命生下了三只小可爱。

大宝和二宝生出来就没有呼吸,被程家人扔了出去,三宝被他们抢走。

好在师兄在最后关头赶来,带走了奄奄一息的她和两只宝贝的尸体。

幸运的是两宝只是暂时休克,师兄带来的医生紧急治疗后,醒了过来。

经过五年调养,她身体才恢复如初。

而这次回国,是想找到自己失落的三宝。

手机一阵震动,程苏苏接起,是师兄程潇一如既往沉稳的声线。

“苏苏,办完事速去速回。刚接到的消息,帝国第一总裁,陆少霆在全球找你!”

“真好烦,他堂堂帝国第一总裁,什么医生找不到。他们陆家的浑水,我才不想蹚进去。”程苏苏不满的嘟囔,

“没办法,谁让你是声名在外的脑神经专家,程苏苏EWA。”

程苏苏打了个哈欠,“放心啦,我平平无奇,他认不出的。”

萧然忍不住笑了,“你好意思说平平无奇?华国,可是陆家的地盘,你万事小心。”

程苏苏的眼神变得冰冷,程家的仇,她必须报!

程苏苏在机场停车场内,找到了财阀二哥给她安排好的车,带着两只小宝驶到最近的商圈,打算先吃一点东西。

因为不是饭点,只有寥寥几个行人。

在路过甜品专柜时候,小诺不走了。

她揪着小裙子撒娇,“妈咪,我可不可以吃一个甜甜圈?饿饿。”

程苏苏轻轻捋了一下女儿的小辫子,温柔道,“只能吃一个哦,不然牙牙疼。”

“嗯,谢谢麻麻~!”小姑娘露出小白牙笑了,在程苏苏脸上吧唧印下一个亲亲!

“乖,先带好口罩,妈咪等下就回来。”

程苏苏安顿好两只小团子在休息区等着,自己去前台付款。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忽然急步而来,砰的一下撞到了小诺。

甜甜圈掉在了地上,小诺也摔了个大大的屁股墩。

她呆了呆,委屈的憋着嘴哭了起来。

“呜哇!妈咪,痛痛!甜甜圈也掉了!”

程苏苏血气上涌,冲上去先把小诺抱起来,然后转过身就去看那个不长眼的家伙。

十厘米高跟鞋,雪白长裙和黑长直头发。

还有那张永远都化着心机妆的脸,是程菲菲。

真是冤家路窄。

程菲菲的白裙上印了一大块巧克力印记,她一看对方只是一个大人带两个孩子。

四下无人,程菲菲也放弃了保持人设。

她立刻指着程苏苏鼻子骂道,“眼瞎了吗?自己的孩子看不好?”

小承冷静道,“大婶,是你撞到了我妹妹身上,你应该和她道歉。”

程菲菲本来就很恼火这女人长得漂亮,又看她一言不发,以为她不敢惹事,顿时越发尖刻起来。


“道歉?小兔崽子,我看你是来这里碰瓷的吧?信不信我马上就可以把你们扔出去?”

“你,你这么不讲理,都不觉得羞羞嘛!”

小诺更是委屈的哇哇大哭起来。

程菲菲狞笑着,伸出手要掐她嫩嫩的小脸。

啪——!

啪——!

啪——!

谁都没看清,程苏苏是怎么动的,她的动作迅如闪电。

程菲菲脸上已经挨了三个巴掌,血红一片。

她站在原半晌才回过神来,“你!你竟敢打我,知不知道我是谁!”

程苏苏嗤笑,“你是谁,影响我打你吗?”

几个身着西服的男女快步走上前,马上把她扶起来,“程总,你没事吧!”

程菲菲面上的凶恶骤然消失,变得楚楚可怜。

“不碍事,是因为小孩子调皮,孩子母亲太关心孩子所以才......”

程苏苏这么说着,但眼圈已经红了,马上就有人对着程苏苏发难。

“竟敢对我们华庭一号的执行总裁动手,送去公安局!”

立刻有人来伸手去拉扯小承和小诺。

程苏苏冷着脸挡在他们前面,嗓音阴冷,“你动他们一下试试?”

几人阴着脸缓缓围上来,看样子是打算用强。

小诺哭的更大声了,“哥哥你快去帮妈咪,她被人欺负了!”

小承叹了口气,熟练的捂住小诺的眼睛连声安慰,“放心,一般都是妈咪欺负别人,我们不看了。”

一个高大男子伸手去推搡程苏苏肩膀,但她迅速扣住那人的手腕,轻轻一扭,就听到了一阵骨骼碎裂的声响。

紧接着,程苏苏朝后一脚,精准踹在了那人的肚子上。

她的动作行云流水,几个保镖就都躺在了地上。

程菲菲脸色涨红,她现在是陆少霆的准太太,何曾受过这种委屈。

她咽不下这口气!都是因为那个讨厌的死丫头!

她眼底闪过一丝毒辣,长长的指甲就朝着小诺的脸而去。

但小承神色淡定,在心底迅速计算了一下距离和角度。

然后,抬起小胖腿,把散落在地上的一个玩具随脚踢到程菲菲脚边。

“啊!”

那个小塑料玩具以一个刁钻的角度,滑落到程菲菲脚下,她细细的高跟鞋准确的踩在了玩具上!

另一只脚,踩在了长裙后摆。

刺啦——

蕾丝长裙裂开好大一条缝,程菲菲僵硬的蹲在原地!

再动,就走光了!

她已经被气的失了神志,抄起一只高跟鞋就要砸眼前这两个小屁孩。

但程苏苏眼神一凌,瞬间就钳制住了她的手腕。

“谁允许,你碰他们了?”

她语气阴冷,一字一顿的说道。

程菲菲只感觉自己手腕要断了,但还是强忍着没有哀嚎出来。

她咬着牙,眼神血红,“你,你敢弄断我手腕试试?”

程苏苏呵呵一笑,两根手指微微用力,咔吧!

“我这还是第一次见有人提这种要求,那我满足你。”

程菲菲发出一声惨烈的哀嚎,疼的蹲在地上起不来。

眼看已经有人发现了这个角落的吵闹,有几个零散的路人前来围观。

程苏苏刚回国,并不想把事情搞大,她语气冷漠,“别嚎了,没骨折,只是软组织挫伤而已。今天只是给你长点记性,再有下一次,可没这么容易。”

程菲菲压根没多想,这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口中的以后,是什么意思。

她咬牙切齿,神色扭曲:“等我告诉我老公,你们,死定了!”

但程苏苏只是耸耸肩,不可知否。

几个路人发现了这边的情况,围着几人指指点点。

“这又是熊孩子欺负大人吧,现在孩子真吓人。”

程菲菲立刻戴上口罩,她可不想被人认出来!

但小承眼珠一转,大大的眼睛瞬间盈满了泪珠,委屈巴巴的拉着妹妹。

“不是的!是这个阿姨和我们抢爸爸,说那是她老公,还把我和妹妹赶出家门,呜呜。”

小诺刚才刚哭过,大大的眼睛满是泪珠。

即便是带着口罩,也让无数人心疼无比。

众人口风骤变,唾沫星子几乎要淹没程菲菲。

“原来是小三,怪不得要戴口罩!”

“这种的,被原配打死都是活该!”

“我刚才看见了,她还想打孩子,太恶毒了!”

小承朝着程苏苏眨眨眼睛,三人迅速默契的退出人群,匆匆前往停车场。

空荡荡的停车场内,小承忽然指一辆静静停着的劳斯莱斯,兴奋跳起来。

“妈咪!这是全国限量款诶!很贵的,等我长大有钱了也买给你和妹妹坐!”

“我也要!我们买两辆送给妈咪!”

小诺也跟着附和,程苏苏唇角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把两只小团子抱上车。

忽然,她后脊一凉,下意识的回头望去。

那辆车贴着黑色防窥膜,看不清车里是否有人。

陆少霆坐在宽大的真皮座椅内,隔着玻璃和程苏苏对视,冷峻的脸上没有一丝丝表情。

漆黑的眸子中,宛如深不见底的幽潭。

这三人刚把她的未婚妻折腾的人设崩塌,现在倒是是开心心的憧憬起了未来。

“爸比,她刚才打了程菲菲,你不教训她嘛?”

一个肉肉的小家伙趴上他的腿,陆少霆的眼神瞬间就温柔下来。

五年前,程菲菲带着个满月的孩子和戒指找上了她,称自己就是和他迷情一夜的女人。

DNA鉴定后,小家伙的确是陆少霆的亲生儿子。

“为什么要教训他们?那两个小朋友,也和初初差不多大。”陆少霆揉了揉儿子的短发,语气微冷。

“可是,程阿姨毕竟是我的母亲,你未来的妻子呀。”

初初说着,语调低了下去,啃着自己的小手指。

虽然知道程菲菲是妈咪,但他还是更喜欢爸比。

而且妈咪好像也不怎么喜欢他,更喜欢经营公司的事业。自从他记事起,就一直都是跟着爸比生活。

陆少霆脸色划过一丝阴霾。

他理应对程菲菲负责,况且她还生了他的孩子。

这些年来,他给程家无数好处,却一直没有公开承认过她准未婚妻的头衔。

对于娶程菲菲,陆少霆下不了决心。

手机震动,是助理来电:“陆总,我们查到程苏苏EWA已经秘密回国。”

陆少霆浓眉拧起,“不惜一切代价,尽快找到她。”


程苏苏和两个小包子,入住了华庭酒店的总统套房。

华庭集团是这两年新崛起的品牌,旗下主做高端酒店和商场,这一切都是程苏苏的财阀二哥来安排的。

手机震动一声:【老大,今天程家又给你发信息了,催你回去参加程菲菲的庆功宴,她荣升了华庭执行总裁。】

程苏苏冷哼一声,这份“邀请”她已经收到数次,可一次都没回国。

但今天,她忽然来了兴致,回去看看也不是不行。

程苏苏主意一定,就安顿好两宝,出了房间。

她站在电梯口前,忽然背后传来一道软软的声音。

“诶......”

背后忽然传来一道奶奶的声音,她回过头,就看到一承咬着指头,站在她背后昏黄的楼道灯光内。

平常故作老练咋咋呼呼的小鬼头,现在却怯怯的。

到底还是个孩子呀,程苏苏虽然奇怪,但还是心底一软。

她走上前半跪下来,搂着儿子亲亲了一下,柔声道,“你乖乖回去看好妹妹,妈咪很快就回来啦,我会给你俩买蛋挞吃的哦。’

随后,她就匆匆上了电梯。

这一层只有两户,对面据说从不对外营业,所以这一层应该只有她们三人。

电梯下行后,一道修长的身影出现在楼道中。

是陆少霆,他低下头,声音带着微微的严厉,“初初,回房间,到睡觉时间了。”

初初的小胖手,捂着脸上刚才被亲亲过的地方,他呆呆的看着紧闭的电梯门。

刚才那个漂亮姐姐的亲亲,还有身上香香的味道,让他脸蛋红红的。

他从小跟着陆少霆长大,严格遵从营养师和陆少霆制定的生活计划。

但就在此时,他忽然抬头眨巴着大眼睛,“爸比,我想吃甜甜圈。”

陆少霆微微皱眉,直接拎着儿子进了门。

房间内,一名头发花白的医生眉头紧锁,“陆总,您的病如果再得不到控制,恐怕......”

“还有多久。”陆少霆口气淡淡的,听不出悲喜。

“半年。”

老医生重重叹了口气,陆少霆在幼年时候中了极其罕见的人工毒素,全球只有EWA才能救他。

“知道了。”

陆少霆送走医生后,回头就看到了儿子泪汪汪的眼睛,“爸比,你是不是头又疼了?”

小家伙犹豫了半晌,“或许,你也可以让那个姐姐亲亲一下哦,刚才我试过了,特别舒服!”

程家别墅,一片热闹。

程苏苏直接朝着二楼宴会厅而去。

在门口,她一眼就看到身着高定礼服,穿着红酒杯的程菲菲。她嘴角噙着一丝冷笑,看着不远处的闹剧。

一群人把一个女孩围在中间。

“小颖,你竟敢替今天下午那个贱人说话!”

“呵呵,忘了吗?她以前还奉承过程苏苏,说什么她要好好护肤,身材瘦下来,也和菲菲姐一样是美女呢。”

“吃里扒外的东西,欠收拾!”

程菲菲脸色不太好看,今天陆少霆刚松了口,同意让她掌管华庭一切产业,就被一个女人破坏了好心情。

咕咚——

有人看出程菲菲不高兴,直接把小颖推到在地,甚至拳打脚踢。

“你以为菲菲姐人好就可以蹬鼻子上脸?我替她教训你!”

躺在地上的小颖发出一阵阵痛苦的呻吟,抱着脑袋不住躲避。

程菲菲走到人群中,蹲下身,她的语气分外温柔,“你们太粗鲁了,小颖毕竟是我的表妹呢。”

“你和程苏苏关系蛮好的对吧?那我们打个赌,你给她打视频,让我们看看她现在在哪里乞讨,有没有变瘦变漂亮,我们可以给她捐款哦。如果你能打通,我们就原谅你,打不通的话,你就再也不许穿我送你的这件衣服了呢。”

但小颖只流着泪哭泣,没有答话。

众人立刻起哄,“哈哈,她根本没办法联系到人家啊,所以,脱光了,滚出去,滚出去!”

几个男女笑的更加疯狂,疯了一般的扑上去撕扯小颖的衣服。

忽然,程菲菲只听背后一声熟悉的冷笑,她的头发被人抓住往后扯,她仰着头刚要张嘴呼痛,手机就被人从小包里抽出来,塞入了她嘴里。

“程菲菲,愿赌服输哦。”

坚硬的手机把程苏苏的口红都撞花了,牙齿也生疼。

她转过身,就看到了那张恨到骨子里的绝美面孔。

“你还敢来我家?把她抓起来!”

程菲菲被气的发抖,指着她大喊,但周围的人却被程苏苏的美貌,陷入短暂的震惊。

立刻就有一个男人点舔着脸道,“美女,你怎么能得罪菲菲姐?她可是陆少的未婚妻,你赶紧和她低头认个错,这事也就过了。”

程苏苏懒得搭理这些人,自顾自的把小颖从地上拉起来,拦在自己身后。

小颖盯着她的脸,及其不确定的询问,“苏苏姐,是你吗?”

“嗯。”

“程苏苏?!”

所有人都震惊了,全场鸦雀无声,无数双眼睛,来回在她和程菲菲身上来回扫。

程菲菲的确是个美女,否则也不会让陆少倾心。

但......

此时站在这个程苏苏面前,立刻就黯然失色,两人之间差了好几个档次!

众人的眼色,程菲菲看的分明,更是让她难堪!

她之前联系过程苏苏,想让她前来参加自己的这场宴会。

陆夫人的身份是从程苏苏这里偷来的,她需要把程苏苏踩在脚底,才能安心坐在这个位置!

可是,她怎么会变得这么漂亮?用最挑剔的眼光,都挑不出一点瑕疵!

程菲菲下意识的把手指藏在身后,抚摸着那颗巨大的粉钻。脸色僵硬无比,“姐姐,你回来怎么也不提前打招呼?”

“下午,不是招呼过你了吗?”

眼见着众人的目光都纷纷聚拢而来,程菲菲忽然换了面孔。

她眼圈通红,带着哭腔开口,“姐姐,我知道爸爸把公司给我经营你不高兴,可当时你会怀了别人的孩子,毁掉了我们和赵家的合作,又和男人私奔,给家里造成了很大的损失。如果你不高兴,就继续打我好了!”

今日来参加宴会的人不少,一听到这种重磅八卦,他们纷纷都朝着这个角落聚拢而来。

程菲菲眼底闪过一丝毒辣,长得美又如何?她也能在所有人面前,彻底毁了程苏苏!

果不其然,众人看程苏苏的眼光也充满了轻蔑。

就在此时,院内出来传来一阵骚动,紧接着传来程父谦卑的声音,“陆总,您,您和小少爷,亲自来了?!”

程菲菲被巨大的幸福感席卷而来,这是陆少霆五年来唯一一次,愿意在公开场合和她有交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