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保胎

穿越保胎

寒三日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她本是天才神医,如今穿越古代,竟被人诬陷成了妖妃;爹娘不疼,还有个白莲花庶妹在她面前挑衅蹦跶,各种找茬。真是神医不发威,他们拿自己当软柿子捏了,不出手看来是不行了。原主那么纯真良善之人,都不放过,这群人真是禽兽不如。

主角:苏念,楚熠寒   更新:2022-07-15 21:2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念,楚熠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越保胎》,由网络作家“寒三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本是天才神医,如今穿越古代,竟被人诬陷成了妖妃;爹娘不疼,还有个白莲花庶妹在她面前挑衅蹦跶,各种找茬。真是神医不发威,他们拿自己当软柿子捏了,不出手看来是不行了。原主那么纯真良善之人,都不放过,这群人真是禽兽不如。

《穿越保胎》精彩片段

三年后,离王府。

今日的离王府热闹极了,下人们进进出出,门口挂着大红灯笼,门框上搭着喜布,丫鬟小斯们穿的也都喜庆,脸上洋溢着喜气。

明日是离王府纳侧妃的日子,侧妃进府按理说是没有那么高调的,但那可是大隋第一美人,是王爷的心上人,讨好了侧妃就是讨好了王爷,下人们都使出了浑身解数。

当然,他们完全忘记了王府还有一个正妃。

诺大的王府中,众人里里外外忙活着,谁都没注意一个圆圆小小的身子快速的绕过后院来到厨房,打了个滚躲在草丛中向外看去,身边还跟着一个肥肥的灰老鼠。

“哎呀,不好了,不好了,厨房着火了,快来救火啊。”

做饭的婆子脸上占着灰,手中还拿着菜刀,拼了命的冲出了厨房。

厨房上方冒起了烟,渐渐的越来越大。

婆子被呛的眼泪都出来了,周围的人却兀自跑着,没人愿意搭理她,婆子眼睛瞪的圆圆的。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个肥肥圆圆的老鼠“刺溜”一下,从她肥大的裙摆下方钻了进去。

婆子脸色惊慌,原地又蹦又跳的。

那老鼠钻进婆子衣服里后,张开嘴,“嘎吱”就是一大口。

“哎呀妈呀,老鼠咬人了,救命啊。”婆子疼的菜刀都丢了,也顾不上丢人,赶紧的拉扯着自己的衣服。

此时一个小丫鬟从旁边路过,婆子一把抓住她,肥肉横生的脸上恶狠狠的道:“没看见厨房着火了么,都干什么去?不知道救火?还有这怎么全是老鼠?赶紧喊人抓老鼠啊。”

被拉的小丫鬟穿着一身粉色的衣服,脸色却发白,丢了魂般六神无主,一听老鼠二字,一张脸更是哭丧了下来:“张妈妈,奴婢们哪里还有功夫管这后厨啊,正堂里全是老鼠,成群结队的,王爷书房更多,还咬坏了王爷心爱的兵法书,王爷大怒,现在全王府的下人都在忙着赶老鼠呢,您自己整整吧,我走了。”

那丫鬟一把挣脱了张妈妈,提着裙子就跑了。

“哎,你回来,回来。”张妈妈疼的呲牙咧嘴,奈何裤子里面的老鼠像是成精了一样。

又是一口咬下去,张妈妈的惨叫声划破了王府的上空。

“哎呦,我滴个亲娘啊,痛死我了。”

内宅乱成了一锅粥,鸡飞狗跳,各种惨叫声络绎不绝。

正堂,楚熠寒脸色沉的像是能滴出水,英俊邪魅的脸上还占着几个墨点,周遭乱哄哄的,后院的大公鸡都跑了出来,后面几个老鼠崽不断的追着跑,大公鸡更是扯着嗓子叫唤,被追的没招了,竟然围着楚熠寒转了起来。

楚熠寒脸色彻底黑了。

一挥手,扇飞了一个老鼠,楚熠寒满脸厌恶,闭了闭眼,细看,竟然能察觉到一丝恐惧。

他害怕老鼠,这是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墨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赶紧把这公鸡还有这老鼠给本王赶出去。”

“是,王爷,属下这就把它们赶走。”

墨一手上拎着一只兔子,听见楚熠寒喊他,赶紧的又过来抓鸡,手一滑,手中的兔子直直的向着楚熠寒飞去。

“王爷。”墨一慌了神,只见那兔子受惊,朝着楚熠寒就是一口。

钻心的疼传来,楚熠寒彻底怒了,大掌一挥,所有的人,老鼠,公鸡都被扇飞了。

“王爷。”

墨一着急,王爷在外人眼中武功半废,是不可能有这么强的内力的,这些年伪装的如此小心,不料被老鼠弄乱了步伐。

好端端的,怎么就闹起了鼠灾呢?

明日王府纳侧妃,今日居然弄的鸡飞狗跳,挂着的灯笼也掉了,喜布也被撕烂了。

看着一团乱的离王府,墨一抽了抽嘴角。

莫不是那国公府的小姐和王府都犯冲?

三年前一个苏大小姐搞得王府不得安宁,又来一个招老鼠的苏二小姐。

 


“王妃。”一旁的角落,一道虚弱的声音传来。

那是原主陪嫁的丫鬟凤儿,也是唯一一个真心对原主好的人。

“王,王妃,这是嬷嬷吩咐的,不关我们的事啊。”两个按着凤儿的丫鬟哆哆嗦嗦的,松开了凤儿,生怕自己挨打。她们不懂一向软弱的王妃怎么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王妃好大的气场,怎么,这就忍不住暴露了么。”阴沉凌冽的声音从后面响起,还没等苏念反应过来,自己就被掐住了脖子。

“咳咳,放手。”苏念拍着掐住自己的大手。

“王爷,王爷,救命啊,王妃肯定是中邪了,您要为老奴做主啊。”

刘嬷嬷一把鼻涕一把泪冲向王爷哭诉,没想到被楚熠寒的侍卫墨一一脚踢开,惶恐着不敢发作。

楚熠寒眼神一寸一寸的在苏念脸上打量,像是要透过苏念的脸看向深处。

“咳咳,堂堂……王爷,没想到只是个会打女人的……废物,怎么,王爷腿废了,眼睛……也废了么?”苏念艰难的出声,嘲讽。

“额。”

楚熠寒掐着苏念的手更加用力,自从他损了双腿,还没人不知死活的提起此事。

“王爷,求求您了,请您看在太后的面子上,饶了王妃吧,王妃,您快向王爷认个错,王妃。”凤儿艰难的爬到楚熠寒的轮椅边,想求情,也被侍卫一掌掀飞。

“凤儿。”

苏念着急。

“咳咳,王爷,我如果死了,不出一个月你就要再娶一个王妃,何必呢!”苏念狠狠的盯着楚熠寒,她赌楚熠寒现在还需要她这个挂牌王妃,毕竟原主实在太单纯,也好控制。

“王爷,手下留情。”墨一在身后出声。眼下,王府确实还需要苏念,不然太后还会往王府安插人手。

“哼。”

楚熠寒冷哼一声,一把将苏念甩到一边,眼神盯着她的肚子。

“咳咳。”苏念剧烈的喘气,手扶着肚子。

“王爷,落子汤我不会喝,您若是再逼我,咱们就玉石俱焚,我早就在王府外安插了人手,只要我肚子里的孩子有事,他们就会进宫复命,您说,太后会不会想方设法保下孩子。”

苏念虚弱的出声,声音却带了一丝决绝。

就算保不住,太后也会随便找个借口让别的孩子成为离王府的世子。

“无耻贱人,居然敢威胁本王。”楚熠寒捏紧了轮椅上的扶手。

他不知道苏念说的是真是假,但他不敢赌,此事非同小可。

“好,本王不逼你喝落子汤,但你不守妇道,与人通奸,该罚。”

“来人,将王妃打二十大板,关入珞水院,违令者斩,将凤儿赶去厨房,不许王妃身边有人伺候。”楚熠寒吩咐完厌恶的别过头,似乎不愿意多看苏念一眼,让墨一推着轮椅走了。

苏念咬牙,楚熠寒相貌堂堂,没想到居然这么狠,不过二十大板也比落子汤强。

今日只要她平安度过,日后必让楚熠寒双倍来还。

“还愣着干什么,王爷的命令听不到,狠狠的打。”刘嬷嬷站起身咬着牙嚷嚷着。

这废物居然敢打她!

那些侍卫冷眼看了一眼刘嬷嬷,随即拉起了苏念将她按到长凳上。

“王妃,得罪了。”

话落,板子狠狠的打在了苏念的屁股上。

苏念硬挺着背,尽量避开自己的肚子。

丫鬟婆子闻声都过来看热闹,冷漠的,嘲讽的眼神都盯在苏念身上。

腥甜的味道涌上来,苏念死死的咬着牙,指甲抠进肉中。

她苏念发誓,今日之仇来日必报,那些欺负了她,辜负了她的人,一个都跑不了!


“噗通。”

苏念被扔到了珞水院的床上,身上的伤口裂开,苏念额头渗出了冷汗。

珞水院荒芜,没人打扫全是灰尘,还有一股子霉味,丫鬟婆子都嫌弃的不行,看着苏念的眼神更加不屑。

“呸,好歹也是一个高门贵女,做的事连勾栏院的人都不如,真是活该。”

刘嬷嬷脸上红肿一片,但看着苏念狼狈的模样,得意地啐了一口唾沫。

“闭嘴,你算什么东西,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本王妃,本妃再不济也是上了皇家玉蝶的人,也还是王妃。”

苏念眼神冰冷的盯着刘嬷嬷,眼神中露出了杀意。

“呦,奴才忘了,您还是王妃呢,那奴才就不打扰王妃娘娘了,您就在这珞水院自生自灭吧,王爷吩咐了,您有任何需求都不必满足您。”

刘嬷嬷感受着苏念冰冷的眼神打了一个机灵,但很快反应过来啐了自己一口,她怎么可能怕这废物王妃呢,苏念这个嫡女是她见过的最窝囊的高门贵女了。

刘嬷嬷说完带着其他的丫鬟走了,没有留下任何人伺候苏念。

苏念此时全身仿佛散架一般,屁股上的伤火辣辣的疼,嗓子发干,五脏六腑疼的厉害,应该是受了内伤,肚子也一抽一抽的疼,那群侍卫下了狠手,想至她于死地!

苏念苦笑,想她一个天才神医,穿越也就穿越了,还混的这么惨,真是丢脸啊。

用手探了一下脉搏,苏念惊呆了,感情不止外伤和怀孕,这还中了毒,还是两种毒,一种慢性的,看样子应该有四五年了,另外一种是比较急性的,每隔一段时间就需要服解药。

原主真是一个可怜的人啊。

快性的是太后下的。

而慢性毒应该是她爹的宠妾下的,想到原主的亲爹苏国公,苏念眼神冰冷,原主的亲娘早逝,这些年在国公府过的连丫鬟都不如,苏嫣然和她的姨娘江氏变着法的虐待原主,而原主懦弱亲弟弟又在她们手中不敢反抗。

更恶心的是,她们还吞了她娘的嫁妆,苏念抿唇,这些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一定要让她们血债血尝。

苏念皱眉,这毒难不倒她,目前首要的应该是安胎和处理伤口,这孩子和她有缘,被打的这么狠依然顽强的活着,她一定会护他周全。

但这里没有旁人,她也动不了,该怎么办。

“吱吱。”

两个肥老鼠光明正大的爬到了桌子上。

珞水院是王府的废宅,离主院最远,平时连丫鬟都不来,下人偷懒,自然也不会多打扫。

桌子上和地面上都有厚厚的灰尘,当然,这里也是老鼠经常光顾的地方。

“吱吱,今天这里怎么有人了?还是个丑女人。”

“吱吱,不知道啊,看样子也活不了多久了吧,不用管她。”

“吱吱,但是,她为什么一直看着我们?”

苏念嘴角一抽,丑女人?

原主很丑么?她还不知道自己这个身子长什么样呢,不过自己现在这么狼狈,还真好看不到哪里去。

“吱吱,我怎么觉得她能听懂我们说话呢?”

“吱~不可能,人类怎么能听懂动物的话呢,赶紧走吧。”

“站住。”苏念喊了一声。

“吱?在跟我们说话?”

“没错,就是跟你们说话。”苏念懒洋洋的回道。

她怎么忘记自己有异能这回事了呢,这异能她出生就有,能听懂动物的话,也能号召群兽。

没人帮她,她可以用异能自救。

“丑女人,你居然能听懂我们说话?”

两个肥老鼠爬到床头边,小豆子大小的眼睛好奇的盯着苏念。

“能不能听懂你们还不知道么,还有,不许再叫我丑女人,不然我就拔了你们的老鼠毛。”苏念威胁道。

“喂,凶女人,你喊我们兄弟俩到底有什么事啊。”另一个老鼠道。

“我动不了,你们帮我去王府的药房拿一些保胎药和外伤药。”

“我们凭什么帮你啊。”一老鼠不屑的说道。这女人明显动不了还能打它们?

“那你们可以试试没有我的允许你们还能不能走。”苏念自信的看着两个老鼠。

“吓唬谁呢,我们走。”

两个老鼠说完想走,却发现动不了,吱吱的叫唤了起来。

“现在,去拿药。”苏念吩咐道。

话落下,那两个老鼠不受控制的走了出去。

偌大的王府中,两个老鼠悄无声息的穿过一条条回廊到了药房,又悄无声息的叼着药回到了珞水院。

苏念吞下保胎药,又擦了金疮药,身子舒服了一些,喘了口粗气昏睡了过去。

之后的几天,离王府安静急了,只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在各个角落之中的动物都十分活跃的朝着一个方向来回走动,嘴中还衔着各种吃的,用的,药材,应有尽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